「抱歉。」返回醫院的途中,手塚國光歉然的賠罪。

他沒料到事情會朝這方向發展,當初他只是想讓維多利亞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道理,並不是只有職業網壇才有最佳球員,業界以外的地方同樣有出色的人物。

然而,後續引發的情況卻完全出乎他的預料,他沒想到維多利亞竟然會對璃音這麼有敵意。

「所以說『藍顏禍水』啊~」璃音半開玩笑的感嘆,「沒想到你這麼受歡迎,維多利亞看我的眼神,好像想把我吃掉一樣,嘖嘖!真恐怖……」

「……」手塚國光沉默了。

「要是讓其他人知道我成了你的護花使者,不曉得他們會有什麼反應?」璃音戲謔的笑著。

「……」繼續沉默,冷氣增強。

「請問手塚國光同學,對於璃音跟維多利亞為你競爭,你的感想如何?」璃音學著那些記者,假裝手裡握著麥克風,握拳遞到他面前。

「……沒感想。」手塚國光面露無奈的看著她。

「你希望那一方獲勝呢?」璃音繼續追問。

「……」再度沉默。

「要是我輸了……你應該不會怪我吧?」她試探性的問。

儘管很不喜歡維多利亞那種目中無人的個性,但她再怎麼說也是全美冠軍、是當紅的有名選手,就算璃音接受過越前南次郎與桑塔斯的指導,在青學的訓練量也不亞於男生,而且每天都還會跟青學的正選對打,但那些都是私下的練習賽,她從沒打過正規比賽,也不曉得自己的場上表現會如何,會不會因為緊張而失誤……

思前想後,她實在沒把握能贏維多利亞。

「……」沒有回答,手塚國光只是定定的看著她,目光深邃。

「喂喂,你這樣讓我很有壓力。」璃音連忙退開幾步,「說實在的,除去個性,維多利亞在網球界的評價很不錯,華德也說她是新人中最有名氣的,跟她合作,對你來說其實很不錯。」她很真誠的建議道。

現在回頭想想,這場比賽根本沒有那個必要,跟維多利亞合作,對手塚而言都是有好無壞,沒理由拒絕啊……

「全神貫注的上吧!」手塚國光沉聲說道。

比起勝負,他更希望璃音從比賽中找到樂趣。

「噗哧──好久沒聽到你這句口頭禪了,真是懷念。」璃音笑道。

兩人邊走邊聊,穿過了醫院的大門與花園迴廊,就在他們經過大廳時,旁人叫住了璃音。

「璃音,有人找妳。」對方指向旁邊的沙發休息區。

「找我?」璃音順著指示看了過去,坐在沙發上的男子正好站起身,回頭望向她。

那人看起來約莫三十歲左右,前額的瀏海全都往後梳起,五官深邃、身材挺拔,身穿一襲款式休閒的套裝。

看清楚那人的面容後,璃音震驚的瞪大雙眼,張著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那張臉,她恐怕一輩子也不會忘記,他便是給了璃音新的生命,並把她帶來這裡的「神」。

「好久不見。」男子溫和地笑著。

「你、你怎麼會……」璃音突然覺得喉嚨有些乾澀。

「妳母親想見妳。」男子直接了當的說出來意。

聽到這句話,璃音身子一僵,「你要帶我回去?」

「是有這個想法,如果……」

「不要!我不要!」她斷然回絕,連帶退了好幾步。「你說過要我在這邊好好生活,你說希望我在這邊找到幸福,我現在有朋友、有關心我的長輩,我在這裡過得很好……」

「好、好,別激動。」男子緩步走向她,璃音想轉身逃開,但身體卻像是被定住了一樣。

「我不要離開。」她再次強調著,「為什麼因為她的一句話,我就必須捨棄現在的生活?她憑什麼?為什麼我必須聽她的?為什麼犧牲的人都是我?為什麼她從不考慮我的心情,從不問我我要不要、願不願意?她想拋棄就拋棄,想見我就見,她把我當什麼?玩具、寵物?」說到最後,璃音的情緒已經瀕臨崩潰。

「乖~別這麼激動,事情並不是妳想像的那樣,我也是為妳好……」

「不要把我當成三歲小孩!這算什麼為我好?為什麼你要聽她的話?為什麼你要站在她那一邊?你……」

「因為妳還牽掛著過去,這樣對妳不好。」男子打斷她的話。

「這是什麼爛理由?過去這種東西又不是我想拋開就能丟掉,有本事你丟給我看看啊!」璃音朝他吼了回去。

「我不是那個意思。」男子來到她面前,面露無奈苦笑。「我只是希望妳能解開心結。」

就在他伸手想拉璃音時,手塚國光擋在她的前方,臉色冰冷的隔開兩人。

「她不會跟你走。」他語氣堅定的道。

「放心,我不會勉強她,別用那種看壞人的眼神瞪我。」男子無奈的笑笑,「璃音,願意私下談談嗎?妳母親生病了。」

原本想拒絕的璃音一聽到最後一句話,牴觸的情緒軟化了。

「……嗯。」遲疑了一會,她最後點頭應允。

她拉著對方走出醫院,來到附近公園的小湖邊。

「妳母親得了癌症,她覺得自己時日無多,想要見妳、向妳道歉。」男子聲音平和的說道。

「臨終前的懺悔嗎?她想讓自己走的心安?」璃音扯了扯嘴角,露出譏諷的笑,「就因為這樣,你就打算帶我回去,去聽她的遺言?」

「是。」對方回得篤定,「去聽聽她的話,把妳一直掛在心上的結解開,徹底跟過去告別,這樣妳才能得到幸福。」

「要是結沒有解開呢?」璃音反問:「你怎麼能確定我一定能釋懷?」

這種事情,就連她自己也無法保證。

「妳會的,因為妳是好孩子。」男子相當篤定。

「會吵鬧的孩子才有糖吃。」璃音不冷不熱的回嘴。

「妳這樣鬧彆扭也很好。」男子笑著揉揉她的頭髮,「之前的妳太乖、太安靜了,現在這樣很好、很有活力。」

「……你還會帶我回來吧?」璃音確認的問。

「會。」男子肯定的點頭,「只是時間上可能……妳也知道,這畢竟是穿越,一來一回肯定會出現時間差。」

「差多久?」

「最短十幾天,最多不超過兩年。」

「……這範圍會不會太大了一點?」璃音額冒黑線的看著他。

「我盡量縮短時間差。」男子很無奈的聳肩。「穿越可不是我的專長。」

「明天我有一場比賽,明天晚上你再來接我。」璃音給出了時間。

「比賽加油。」男子點頭笑著,「不要太緊張,妳沒問題的。」

「她……是什麼病?」猶豫了一下,璃音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

「子宮頸癌。」

「……」璃音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在對方離去後,璃音在湖畔站了許久,樹葉一片片落在她的身上與腳邊,她卻恍然無覺。

直到夜幕低垂,一個溫暖的懷抱擁住了她,熟悉的薄荷香氣襲來,她這才回過神。

「……怎麼天黑了?」她茫然的看著滿天星斗。「我站了很久?」

「啊。」手塚國光回以肯定。

雖然明知道不應該,他還是追著璃音他們來到公園,儘管有些對話聽得不是很清楚,但他還是約莫明白了情況,在男子走後,他陪著璃音在這裡站了兩個多小時,直到入夜了、天氣變涼了,他這才來到她身旁。

「我明天晚上離開。」璃音將臉埋在他的胸口,低聲說道。

「啊。」

「我媽媽得了癌症,想見我。」

「啊。」

「之前我出了一場很嚴重的車禍,是剛才那個人救活我,給了我新的生命,也是他讓我來到這裡,他是個好人……」

「啊。」

「他說可能十幾天就回來,也可能要兩年。」

「……嗯。」

「我……」

張了張嘴,璃音突然不曉得接下來該說什麼。

要手塚等她回來?要等她什麼?他們又沒有約定要一起進行什麼事,她也不可能叫他將青學網球部經理的位置空兩年吧?

不要忘了她?這種事情就算他現在答應了又怎樣?

隨著時間推移,就算兩年後手塚國光依舊記得她,他們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無話不談,他會有新的朋友、新的生活圈……

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足以改變很多事情,也會讓一個人出現很多變化。

再者,她也不一定就會等兩年後才回來,說不定十幾天過後她就回到這個世界了,這樣的話,她對手塚國光說這些事情、提出這些要求,似乎又顯得有些多餘。

「我們回去吧!我餓了。」她離開手塚國光的懷抱,臉上掛著與平日沒什麼兩樣的微笑。

「……」手塚國光目光深邃地望著她,對她剛才的欲言又止有些放心不下。

「走吧!我還要收拾行李呢!」璃音轉過身,率先朝醫院的方向走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