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師父你們是選擇哪一個陣營?」糖衣毒藥問道:「不同陣營的人不能一起解喔。」

「中立者。」我們三人一致回答。

「咦?中立?」面前的一群人紛紛發出訝異聲。

「貓師父,妳是在跟我們開玩笑對吧?」夜影杰玩笑似的撞了撞我手肘,「我還真的被妳嚇到了,說真的啦,你們選哪個陣營?」

「我是說真的。」我亮出中立者陣營的徽章。

「太誇張了吧?」糖衣毒藥驚恐的道:「貓怎麼會變成和平主義者?」

「世界要毀滅了,天上要下箭雨了!」夜影杰誇張的大喊。

很配合的,其中一人隨即拉弓往天上射箭,讓我們所在的區域下起一陣名符其實的箭雨。

「選中立有什麼不好?我覺得很好玩啊。」痞子殺手笑嘻嘻的反駁。

「這……」粉紅可樂遲疑的望著我們,「痞子殺手作事情本來就不按牌理出牌,他選中立者我們也會覺得很正常,畢竟你們公會在選領地的時候,痞子就已經這樣亂搞了,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可是貓跟艾奎……」

「可是貓跟艾奎選中立方就很奇怪。」伯納德接口:「第一王者跟暴力份子怎麼會是那種愛好和平的人?你們應該是好戰份子吧!怎麼說都應該選另外兩邊,好好殺個過癮啊。」

「就是說啊,難怪最近遊戲裡頭經常出現bug。」麥當當點頭附和:「原來是出現『異象』了,啊啊,這個遊戲該不會要滅亡了吧?」

「無法置信。」夜音黎恩蒼白著臉,「真是太恐怖了,我完全無法想像貓會說出『愛與和平』這種話。」

「……我當然不可能說這種話。」我頭冒黑線。

哪個正常人會將愛與和平掛在嘴邊?

「誰說選擇中立方就是屬於和平主義呢?」痞子殺手笑著反問:「就因為我們是好戰份子,所以才會選擇這個陣營。」

「咦?這是什麼意思?」

「只有中立方,才能一次跟兩個陣營敵對。」艾奎解釋著理由。

「原來是這樣!」他們恍然大悟的點頭。

「不愧是邪惡的好戰份子!竟然會想到這一點!」

「對啊!我們看到簡介時,都以為那是不想打戰的人才會去的呢!」

「厲害、厲害,果然是深不可測的高手!也只有你們這種逆向思維、天生叛逆,完全不知道你們腦袋到底裝什麼的人才會想到這一點。」

一群人紛紛說出像是恭維又像是諷刺的話來。

「中立者的話,兩個陣營的任務都能夠參與。」粉紅可樂拉起我的手,「貓師父,先幫我們解巡邏者的任務吧!」

「巡邏者?」

「就是剛才我們打的怪物。」之前請正、冒牌痞子幫忙的隊長回道:「妳好,我叫做魔比,剛剛看到妳的時候,我就一直在猜是不是本人,沒想到真的是,我很喜歡妳戰鬥時的影片,真的很有趣……」

「謝謝。」

「魔比,要聊天等一下再聊,不要一個人獨佔我家的貓師父。」粉紅可樂將他拉退。

「好了嗎?」伯納德站在一旁的空地,手上拿著信號彈,「我要開始了喔。」

「好了!」糖衣毒藥朝他喊了回去。

咻的一聲,煙火在空中炸開,精英怪出現了。

「上吧。」我亮出武器。「你們主攻,我輔佐。」

「好。」

幾個人快速衝上前,用自己擅長且具殺傷力的招式進行攻擊,而我則是擔任控場,在他們需要支援時上前幫忙。

「可樂,退開!」我衝到她前方擋住怪物,就差一擊,她就要喪命了。

在我跟怪物纏鬥時,粉紅可樂立刻為自己進行治療跟補血,這原本是擔任補師的伯納德的工作,但是他在兩分鐘之前掛了。

現在場上只剩下我跟粉紅可樂,其他人全數陣亡,精英怪還有四隻。

真是有點頭痛啊……我使出了分身術,讓分身們跟怪物對抗。

「先去救人。」我對粉紅可樂說道。

在她一一將其他隊友復活、治療時,我與我的分身則是和怪物周旋,不讓他們靠近隊友。

敏捷的在空中跳躍,揮舞長刀與他們進行來回攻防,兵器的閃光乍現,在看清楚對方使的是什麼武器之前,我的身體已經先一步動作,往後一個空翻避開。

「鐵鎚。」

喊出口令,手上的刀換成了大鎚子,用力一揮,將衝向我的怪物給打飛。

另外兩名精英怪發出吼聲向我逼近,我在手上聚集出眾多彈珠大小的氣功彈,如同機關槍一樣的砲轟他們,狠狠的將他們轟退。

攻防之間,我輪番測試了我的幻實武器,評估它們的攻擊強度與堅韌性,說實話,雖然比一般武器要好上一些,但卻遠遠不及怪物們的兵器。

「為什麼他們隨便砍我一刀,我就扣掉一千多點的血,我砍他們才扣一百多點?」我抱怨著。「雙方的攻擊力未免也差太多了吧!」

「因為他們是怪物啊。」痞子殺手笑嘻嘻的答。「怪物本來就比較佔優勢。」

「對啊,而且他們還是精英怪,精英怪怎麼可能不強?」

「這不公平。」我發出嘆息。「從視覺上看來,我造出的武器絕對比他們厲害,至少我的刀、劍沒有生鏽的感覺,但是攻擊力卻……」

如果說他們用漂亮、感覺很厲害的武器砍我,那我也就心甘情願的認了,可是他們手上的武器,簡直就像是生鏽、快要廢棄的爛東西,被那種東西砍死,就像是被人拿樹枝戳到死,感覺自己好蠢、好失敗。

「貓,妳要是再不認真點打怪,我就要開始扣分了喔!」痞子殺手提醒著,「妳該不會忘記我現在正在幫妳『評分』吧?」

「貓師父,加油!」麥當當朝我大喊。

「衝啊!貓師父,Go GoGo!」糖衣毒藥吆喝道。

Go什麼啊?」我白了他們一眼,順手剁下一隻怪物的手。「你們全部坐在那邊做什麼?還不給我滾過來繼續打!」

「哎呦,我們也很想啊,可是剛剛一接近就被砍了。」

「對啊,才刺他們一刀,結果被反砍三刀,好痛。」

「那是因為你們的進攻方式不對!」我以盾牌擋下了攻擊,並起腳將敵人踹開。「進行攻擊的時候,腦中要先預設一連串的行動,你們發出一個招式之後就停頓住,敵人當然可以趁這個空檔反擊啊!」

「有啊,我們有想好步驟,可是有時候還是會反應不過來。」他們反駁著。

「那就是臨場經驗不夠!」我喊了回去。

旋身跳起,我踩上了怪物的肩膀,刀鋒直接從頭頂刺下,穿過了頭盔,直接取下它的小命。

「嘩~~貓師父好帥啊!」

「來,大家為貓師父掌聲鼓勵鼓勵。」

鼓勵個頭!「再不滾過來,我就連你們一起滅了!」我凶惡的恐嚇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不要衝動啊,貓師父。」幾個人連忙抓著武器,衝向我跟怪物。

待他們進入戰場後,我從中抽身,將殘餘的兩隻精英怪交給他們應付,自己則是擔任輔佐與治療者的角色。

兵器撞擊聲響亮的傳出,夜影杰抓著雙刀,用力朝怪物猛砍猛殺。

「阿杰,你的攻擊全被擋住了,換別種方法攻擊。」我提醒著。

「呃?換、換攻擊方式?」他傻住了。

抓著他停頓的空檔,怪物即刻進行反撲,要不是我跟夜音黎恩及時將怪物攔住,他恐怕就被砍成兩段了。

「喂!我是叫你換另一種方式進攻,不是要你被怪物砍。」我沒好氣的罵道。

「啊、啊我就在想要換什麼,手就忘記動了。」他尷尬的抓抓頭髮。

「笨阿杰,就算在想東西,你手上也可以隨便揮啊!」夜音黎恩責備道。

「要不然就退開,讓其他人補你的位置。」我補充著。

「知道了啦。」抓著武器,他再度加入對戰。

「哇啊啊──」

粉紅可樂跟糖衣毒藥發出尖叫,身為法師的兩人此時正被怪物追殺。

「用地縛!」我對她們叫著,那是法師脫身的最佳利器。

「好、我……」

才剛停下腳步吟詠咒語,怪物立刻追上,見到怪物近身,她們嚇得拔腿繼續跑,而補師伯納德為了不讓兩人被砍死,也追在她們身後補血。

「跑向我!」夜音黎恩對她們喊著。

她在地上擺了個冰凍束縛陣,當怪物接近時,束縛陣立刻讓怪物結冰,暫時制住它的行動。利用這短暫的停滯時間,夜影杰跟麥當當上前擋住怪物,救兩人脫困。

經過一陣廝殺,我們終於順利滅掉剩餘的精英怪,完成任務。

「呼、呼~~好累。」幾個人坐在地上,疲憊的喘氣。

「被砍了好幾刀,痛死了。」

「才這樣就喊累?訓練不夠喔。」我交疊雙臂,站在他們前方,「你們現在是公會的幹部,以後要帶新人來這邊訓練,這麼弱怎麼行?怪物有空就多打一點吧。」

「是妳強過頭了……」他們沒好氣的咕嚷著。

「明明都是剛成為零族的人,立足點應該相同才對,為什麼貓可以強成這樣啊?」

「簡直是大魔王,沒見過這樣的人。」

「你們說什麼?」我挑眉質問。

「呃,我、我們是說,貓師父你們怎麼不用忙公會的事情啊?」糖衣毒藥轉移了話題,「不是獲得公會城跟領地了嗎?接下來應該有一堆事情要忙吧?」

「對啊,我們會長跟其他幹部最近都一直在開會討論,每天上線都有一堆事情要做,你們幾個卻好像很悠閒?」

「因為我們有小精靈幫手啊。」痞子殺手胡扯道:「那些小精靈幫手會幫我們將所有的事情完成。」

「耶?有這種功能嗎?我怎麼沒有聽說?」夜影杰信以為真。

「騙人的吧。」夜音黎恩不信的皺眉。

「因為我們是第一個完成任務的公會,這是獎勵!」痞子殺手語帶驕傲的笑道。

「真好,第一名的公會果然就是不一樣。」

「哎,不過才差幾分鐘,要是我們的動作再快一點,我們就是第一名了。」他們發出感嘆聲。

「你們真好騙。」我直接戳破痞子殺手的謊言。

「啊?我們被騙了?」

「我們公會根本就沒有什麼小精靈幫手。」我朝他們笑著。「全部都是他胡扯的故事。」

「那你們第一名得到什麼獎勵?」

「錢,還有比較大的公會城空間。」痞子殺手一臉無奈的回道。

「我還以為會是很好的獎勵品,這兩個感覺上好像沒什麼……」他們苦笑著。

「是啊。」我認同的點頭,「錢我們公會又不缺,空間的話……因為我們建了很多間商會,所以公會城的空間對我們來說也不是非常重要。」

「我還以為真的有小精靈幫手咧。」夜影杰垮下臉來,「如果有,我們就可以不用這麼辛苦了。」

「對啊,除了要努力提升自己的等級,公會裡的事情也要忙,真的很累。」

「既然沒有幫手,那你們公會的事情都是誰在處理啊?」伯納德困惑的道。

「大魔王。」痞子殺手笑嘻嘻的答道。

「又在騙人。」已經上當過一次的他們,完全不再採信。

「是真的。」痞子殺手一臉認真的道:「我們公會裡的那隻大魔王可厲害了,料事如神,什麼事情都早早計畫好了,從一開始知道有公會城這個任務時,那位魔王就開始策劃拿到領地之後的行動,所以我們現在才能夠這麼悠哉,因為所有工作魔王老早就安排好了。」

「與其說我們很悠哉的玩任務,不如說我們三個人的工作就是解任務。」我補充說明,「在大家都還不了解新任務時,我們先一步行動,之後再將解任務的技巧跟相關資訊告訴公會其他人,讓他們也能夠順利而且快速的完成,這個就是魔王分派給我們的工作。」

「公會的魔王?誰啊?」

「焰星。」我說出名字。

「喔喔!這是妳說的喔!」痞子殺手指著我大叫:「妳說焰星是魔王,我什麼都沒說!嘖嘖,要是被焰星聽到妳就完蛋了,怎麼辦呢?我該不該跟焰星說這件事情呢?」

「好啊。」我一腳將他撂倒,順勢踩在他的肚子上。「你想說,我當然也沒辦法阻止你,不過……我勸你最好想清楚再行動,你也知道,我絕對不會一個人下地獄。」

脚尖稍微使勁,被我踩在腳下的他立刻慘叫連連。

「我、我知道錯了,貓老大,妳就饒了小的這一次吧,看在我們過往的感情份上,妳應該不會這麼狠心,連一次機會都不給我吧?請高抬貴腳、高抬貴腳啊!」

「把你最近拿到的『紅雷之弓』給我,我就考慮原諒你。」

「什麼?那是最近才出的精良武器耶!」他驚恐的叫著,「妳又不是弓箭手,幹嘛學人家拿弓啊!」

「你也不是弓箭手,你拿那樣武器做什麼?」我用他的話回問。

「那就給我吧!」夜音黎恩指著自己笑道:「我最近有在練弓。」

「不、不,給我,我的第二項專業是弓箭!」粉紅可樂也想要那武器。

「不給!誰要我都不給!」痞子殺手在我腳下揮動手腳掙扎著。「那把弓可是我打了很多次魔王才拿到的,我才不給人!要的人自己去打!」

「你們好了嗎?要不要先去回報任務?」艾奎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朝我們晃了晃手中的袋子,「現在我們可以向軍事官接任務了。」

在我們閒聊時,他已經將任務要求的東西全部收集完成,就等著我們一起回去回報。

「啊,抱歉,我都忘記還有任務了。」我鬆開脚,讓痞子殺手起身。

「沒關係,反正這種收集任務一個人也可以應付。」他不在意的笑笑。「只不過完成速度上有點慢而已。」

「等一下要不要一起解任?」夜音黎恩開口邀約,「零族的任務都是團體任,大家一起解比較好解,而且速度也比較快。」

「好啊。」痞子殺手爽快的答應道。

他們跟隨我們回到中立者的領地,當我們去回報任務時,他們去商店捕貨、在接上遊蕩。

將三十個任務回報完成後,我們順利從軍事官翼獸女「布蘭妲」手上取得任務許可。

「請你們在志願軍同意書上簽名。」她將一張紙遞上前,「最後一次提醒你們,當你們寫下名字,成為志願軍的一員之後,你們將會成為戰士,『帝普羅斯』跟『薩伊德』將會視你們為敵對者,若你們想要再回到原有的中立立場,你們可以回來我這邊撤銷登記,但是如此一來,你們之前所建立起的功勳將會全部消失,了解?」

「我們知道了。」

我們三人快速在紙上填下自己的名字。

「很好。」布蘭妲將紙張收起,「我簡單跟各位說明一下志願軍的位階,剛加入的新手是實習志願軍,然後是戰士、戰將、戰子爵、軍公爵,最高職位為戰爵,這些功勳全依靠你們完成的任務數,以及在戰爭時所獲得的徽章,各位在對付敵人時,請務必將敵人身上配戴的胸章拿回,回來這裡時將所有徽章繳到我手上,我會以你們取得的徽章數量以及敵方位階來進行紀錄,然後再給予各位獎勵。」

「為了輔佐各位,每個階段每項任務我們都會提供獎勵品,但是升上戰爵之後,便沒有獎勵制度了,身為戰爵,應當要為和平、自由與榮耀而戰!」布蘭妲說的慷慨激昂。

「所有的軍事任務都是在旁邊的任務公告欄承接。」她指向一旁的發光螢幕,「為了各位的安全,你們只限於承接跟自己目前位階同等或高一級的任務,除非有比你們高階的人帶領,不然你們不能接洽等級超過太多的任務。」

「我能夠說的就是這些,你們要是沒有其他問題,就去找迷薩亞大人吧。」她朝我們揮揮手,「他似乎還有其他事情要告訴你們。」

找迷薩亞?我們互看彼此一眼,還以為講解完之後就能立刻承接任務,現在看來,似乎不是如此啊。

依著指示,我們來到迷薩亞面前,他將幾顆顏色不同的晶石交給我們。

「這個是強化晶石。」迷薩亞介紹道:「為了維持中立者的立場,我們不能製造或提供強大的軍事武器,這些晶石具有加強幻實的功能,你們只要將武器造出來,然後將它裝上就可以了。」

「不同顏色的晶石有它不同的功用,殺傷力、堅韌度、速度、治療等等,一顆晶石只能使用一次、一次一小時,不可以兩顆晶石混合使用,若是你們需要這些晶石,可以向商店購買。」

迷薩亞給了我們各個顏色各一顆的晶石,當成是禮物也算是給我們的試用品。

回到任務公告欄前,我們一一瀏覽著上頭顯示出來的任務項目。

「現在我們能接的任務是『劫獄』、『解決敵人』、『竊取機密』、『研發中的東西』……」

一邊讀著上頭的標題,我們一邊將任務給接下。

在回到其他隊友身邊之前,我們先繞去商店購買晶石,而後才前往會合地點。

「劫獄、解決敵人還有『殺掉典獄長』在同一個地方,阿杰他們的竊取機密跟中立者目標是一樣,這兩個可以一起……」

看著任務地圖的標示,我們開始匯整手上的共通任務,計畫接下來的行動行程安排。

「先去劫獄吧。」我興致高昂的提議道:「我對這個比較有興趣。」

「也好,監獄離我們也比較近。」痞子殺手點頭認同。

「劫獄之後再去竊取機密。」魔比說出接續的地點。

決定目標後,我們各自使用自己的交通工具前往目的地──薩伊德的監獄。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