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因為這只是初階任務,所以我們要前往的監獄並不在薩伊德陣營的主城內,而是一處位置偏僻的郊野。

監獄外牆約莫到胸口的高度,守門以及巡邏的機器人守衛並不多,大多是兩兩一組進行巡視。

圍牆裡頭立著一個大型的八角型建築物,在它附近還有幾間造型相同、空間小上幾倍的房屋,水泥鋪成的地面鑲著發亮的線條,如同道路的引路指示一樣。

「那些柱子上面的東西是什麼?」粉紅可樂指著建築物附近,像是路燈般立著的柱子,一個像是蜂巢的多角型物體立在它的最頂端。

「不知道。」夜影杰聳聳肩。「大概是裝飾品吧!」

「不,它們跟一般的裝飾品不太一樣。」細心的艾奎察覺出異狀,「雖然目前還不知道那是什麼,不過大家最好小心提防。」

「我們這麼多人要潛入可能有困難,乾脆直接殺進去。」我建議著。

「好啊。」其他人接受了我的提案。

「門口的守衛就先讓我測試一下晶石吧。」

我將強化攻擊力的晶石裝上長刀,因為晶石的作用,長刀增大了一倍並微微發著彩光。

「要不要將它們引過來再打?」夜影杰說出一慣的作法。

「不行。」痞子殺手否決了這項提議,「機器人的武器是步槍,它們只會站在射程內攻擊,引不過來。」

「我過去就好。」壓低身子,我動作輕巧的逼近。

在機器人發現到之前,我先一步擊毀它們手上的槍枝,而後使出十字斬,在它們的身上做出切割,揮舞了幾下,機器人的四肢隨即被我卸下,屍首分離。

「真不錯!」解決了機器人,我伸手拔下它們胸前的勳章,「攻擊力提高了,現在砍一下有四百多點的殺傷力。」

「我也來玩。」

痞子殺手造出了一把長柄大刀,朝鄰近的機器人守衛攻去,只不過他忽略了機器人附近立著一根柱子,上面的蜂窩狀多角體在他接近時發出紅光。

「噠噠噠噠……」

如同機關槍掃射的聲音響起,乒乓球大小的子彈從蜂窩孔裡射出,要不是痞子殺手反應快,立刻躲到遮蔽物後方,他恐怕就被打的全身穿孔了。

「痞子,機器人過去了!」我朝他喊著。

在蜂窩型掃射機的掩護下,痞子殺手只要一離開遮蔽物就會被掃射,根本沒有辦法進行反擊。

若不是粉紅可樂及時對機器人使出束縛,將它們困住,痞子殺手恐怕就被它們殺了。

「欸,你們能夠將那個蜂窩打下來嗎?」痞子殺手朝我們喊道。

「我試試。」我朝蜂窩發出氣功彈,但因為距離實在是太遠了,氣功彈的射程不夠。

「要再靠近一點。」

才往前接近一點距離,那個蜂窩型掃射機隨即朝我發動攻擊,讓我完全無法近身。

痞子殺手本想趁它暫時停火的空檔逃出,才剛起身,攻擊又立刻發動了。

「用弓箭試試。」艾奎手上出現一把弓,拉緊弓弦,將箭矢射出。

箭矢在空中劃出漂亮的軌跡後,直接命中蜂窩型掃射機,但,這樣的攻擊並沒有辦法摧毀它,只是讓它將掃射的目標轉成我們而已。

「束縛的時間快到了。」粉紅可樂一邊提醒、一邊又對機器人加上其他禁錮法術。

「貓,蜂窩交給我,妳對付機器人!」痞子殺手朝我喊道。

「好。」

我的手上出現一把狙擊槍,利用圍牆當作遮蔽,我瞄準機器人額頭上的紅色晶石,扣下板機……

「碰、碰!」

兩聲槍響傳出,機器人一前一後倒下,同一時間,痞子殺手抓緊機會起身,他拿出一把紅色長弓,在箭矢前端裝上了一個紅色定時炸彈,按下了時間裝置,瞄準、拉弓、射擊。

「咻」的一聲清脆聲響傳出,箭矢漂亮的命中蜂窩型掃射機,炸彈跟著在瞬間引爆,掃射機被熊熊火焰包覆,從柱子的頂端墜毀。

「呼~~好險。」待一切危險稍歇,痞子殺手立刻退回我們身邊。「原來那個蜂窩是掃射器啊。」

「等一下要先解決它。」艾奎說道。

「那個就交給我吧。」痞子殺手晃了晃他手上的長弓,「我這邊準備了不少炸藥,應該夠用。」

「這個明明是初級的任務,為什麼這麼困難啊?」麥當當抱著頭喊道。

「雖然不想這麼說,可是……」粉紅可樂垮著臉,「我們能夠順利完成嗎?還是要再找一些人來?」

「你們再說什麼?」痞子殺手不以為然的笑著,「這個任務超簡單的耶!」

「啊?簡單?哪有!」他們不信的叫著。

「痞子大哥,你不要開玩笑了啦!」夜影杰揶揄的說道:「剛才你才接近,蜂窩就立刻對你發動攻擊,要不是可樂將機器人困住了,你早就被殺了。」

「那只是測試嘛~~要是真的進攻,我跟貓兩個人就可以解決了,對吧,貓?」痞子殺手轉頭看著我。

「不,兩個人有困難……」我搖頭。

「看吧!連貓師父都說有困難了||」

「但是如果加上艾奎,三個人應該就可以了。」我補充道。

「什麼?」

「太誇張了,我才不信!」

「我也是!」

「那就來示範給你們看吧。」我揚了揚手上的狙擊槍。「艾奎,你負責左邊、我右邊。」

「好。」

艾奎明白了我的意思,搭弓、拉弦,箭矢在空中劃出軌跡後,準確命中了機器人的頭部,但,機器人沒有因此倒下,反而是舉槍朝我們的方向瞄準。

「要瞄準額頭中間的紅色晶片。」在機器人發動攻擊前,我搶先補上一槍,終結它的性命。

「我知道了。」明白攻擊目標後,艾奎接下來的射擊便沒有再失手過。

利用牆壁當做支撐點,我對鄰近的機器人展開狙擊,痞子殺手則是用它的炸彈將柱子上頭的蜂窩一一轟下,成了火球墜落地面的蜂窩,在地上染出火紅色的光芒,如同烽火中的戰場一樣。

「真漂亮。」看著滿地的機械殘骸與擴散的火燄,我讚嘆的笑著。

「……貓師父,妳的審美觀很特別。」夜影杰他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說法。

「咦?會嗎?」我不解的反問:「不覺得這樣很好看嗎?」

「哪裡好看啊?不就是被你們凌虐過後的景象而已嗎?」

「凌虐?」我們什麼時候有做這種事情啦?

「貓,戰爭的美感他們不懂啦。」痞子殺手拍拍我的肩膀。

「不要說美感了……我們也搞不懂你們這種生物。」

「為什麼能夠射中快速移動中的機器人頭上的晶片?我光是用看的眼睛就都快跟不上了。」

「就是說啊,我的眼睛都快看花了。」

「那個叫做行動預測。」我解釋道:「機器人其實有它的行為模式,只要預測它接下來的落點就可以。」

「所謂的行為模式要怎麼看?」

「這個……行為模式有很多種耶。」我苦惱的抓抓頭髮。「如果機器人握槍的手腕動了一下,就表示它要進行射擊,如果動兩下就表示它要換成刺刀,它站著的時候,要是有一隻腳微彎,那就表示它要往彎腳的方向跑,如果……」

「停!」還沒說完,他們就制止了我。

「不、不用說了。」

「明白了?」我詫異的問。

「不。」他們頭上冒出黑線,「這種東西誰能夠明白啊。」

「等級實在是差太多了。」糖衣毒藥無奈的道。

「與其說等級不同……不如說他們根本不是地球上的生物,是外星人吧?你們肯定是從別的星球來的!」

「哇哈哈哈!」痞子殺手得意的叉腰大笑,「沒錯!我們是來自冥王星的神!膜拜我們吧!崇拜我們吧!」

「不要發瘋了。」我往他的頭上敲了一記。「快點解任。」

「任務是要將監牢裡的人放出,在這之前要先打倒典獄長,拿他身上的鑰匙開鎖。」艾奎指著建築物的最上面,「典獄長在最上面的樓層。」

「嗯,走吧。」

建築物裡頭的機器人數量比外頭多了一些,依照之前的方式,我們很順利就來到典獄長所在的房間。

典獄長是一個體型壯碩的裝甲型機器人,身上配戴諸多護具,讓它看其來足足有其他機器人的兩倍大,它的左手是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移動的電鑽,右手則是拿著機關槍。

「要是被它的腳踩到,腸子一定立刻流出來。」

「那個電鑽手……應該可以輕鬆將肚子挖出一個大洞吧?」

「機關槍耶,這要怎麼打啊?」

藏身在房門外,見到對手的陣仗後,夜影杰等人紛紛顯露出不安。

「正面找不到弱點,不曉得背面有沒有……」我陷入苦思。

眼前的典獄長不像其他機器人那樣,額頭有明顯的紅色水晶弱點,在裝備齊全的鎧甲下,我看不出任何破綻。

「該不會致命點是在鎧甲內部吧?」我猜測著。

「這麼說,除非將它的鎧甲打掉,不然沒辦法順利擊倒?」艾奎推敲的附和。

「有沒有辦法脫下它那些裝備?」我巡視機器人身上的可能部位。「從肩膀或關節進攻不知道行不行。」

「嘖嘖,沒想到貓竟然打算扒光機器人?妳、好、色、喔~~」痞子殺手故作害羞的揶揄道。

說我色?「是你這傢伙自己想偏的吧!」

起腳,我用力的將痞子殺手踹入房間,他才剛踏入房間,那名如同雕像一動也不動的典獄長立刻有了動作。

「擅自闖入的劫獄者!我絕對會殺了你!」

說完警告後,緊接著是一連串的機關槍掃射,痞子殺手就在這樣的槍林彈雨中左躲右閃,拼了命的防禦與反擊。

「太、太危險了,怎麼可以將痞子大哥推出去?」夜影杰驚恐的喊道:「他一個人絕對應付不來!」

「那你去幫他。」我順手將他給丟了出去。

「啊啊,貓、貓……」其他幾個人嚇得大叫。

「阿德,補血。」我催促道:「不斷的補血、絕對不要停。法師幫他們加祝福、防禦,另外用束縛、冰塊困住典獄長。」

「啊?」他們仍然呆愣著。

「快點,要是他們兩個掛了,我就將你們全部都丟進去房裡。」我惡聲的威脅著。

「是、是。」

幾個人手忙腳亂的施法、補血,努力幫助房內奮戰的兩人,想辦法讓他們存活下來。

「欸,你們能夠將它的鎧甲打掉嗎?」觀察著房內情勢,我朝房裡的兩人喊道。

「不行!這傢伙的鎧甲就像是黏在它身上,根本打不掉!」夜影杰猛力揮動長刀,不管怎麼揮砍,絲毫沒辦法讓鎧甲移動半分。

「用炸藥試試。」才說著,痞子殺手就在典獄長身上安裝了數顆小型炸藥。

「快閃!」他先一步跳開。

「等、等等!哪有人說都不說一聲就安裝炸彈||」夜影杰手忙腳亂的找掩護。

幾次劇烈的爆炸後,典獄長胸口中心處的鎧甲終於出現一個小缺口,透過缺口看去,那裡有一顆紅色晶片閃耀。

找到了!我迅速抓起狙擊槍瞄準,但機器人的晃動讓我沒辦法確切掌握位置、扣下板機。

「有沒有辦法讓機器人的動作再慢一點?」

「欸欸,這位客人的要求真多,」痞子殺手似笑非笑的埋怨道:「我們現在連保命都有問題了,還要跟我們要求速度……」

「想要快點結束,就想辦法讓機器人動作慢一點,不然就將它胸前的缺口挖大,你們自己挑一個吧。」

「那就將它的鎧甲打碎吧!」

痞子殺手用力往它胸前一擊,在巨響過後,原本只有五公分大小的破損,擴張成拳頭般的範圍,明顯將弱點完全暴露出來。

「很好。」

我舉槍瞄準,板機一扣下,子彈準確命中目標,典獄長搖晃了幾下便直接倒地,散落成一地的鐵塊。

「成功了!」糖衣毒藥等人開心的歡呼。

「我們的任務是拿鑰匙,你們的呢?」痞子殺手從典獄長的廢鐵殘骸裡頭找出一張鑰匙晶片卡。

「這個……我看一下。」夜影杰翻找出任務,「打倒典獄長之後要拿下它身上的徽章回報。」

「吶。」痞子殺手拾起菱形徽章丟給他。

「剩下的就是去救人。」艾奎轉身往外走,「牢房在一樓。」

快步往樓下跑去,沿途我們遇到一些重生的機器人,憑著一股衝勁,大家卯起來亂砍亂打,敵人也就這麼被殲滅了。

利用晶片卡開啟牢房的中控鎖,被關在裡頭的人一個個逃了出來。

「謝謝,謝謝你們解救我。」

「太好了,我終於自由了,謝謝。」

「我要快點回去,我的老婆跟孩子還在等我,謝謝了!」

「你們是我們英雄!」

「終於完成任務了。」步出監獄,夜音黎恩他們開心的笑著。

「貓師父真過份,竟然將我丟進去房間裡面,也不來幫忙。」夜影杰抱怨道。

「這是在訓練你成長。」我理直氣壯的回道:「聽說獅子要訓練小獅子,就是將孩子推入深谷讓小獅子自己爬上來,用這種方式鍛鍊牠的力量。」

「我又不是獅子。」他抗議著。

「將你當成獅子真是太高估你了。」痞子殺手揉亂了他的頭髮,「你剛才的表現就跟猴子差不多,跳來跳去、跑來跑去,沒見過像你這麼亂七八糟的身手。」

「什麼嘛!跳來跳去的人明明是你!不要弄亂我的頭髮啦!」夜影杰抓開痞子殺手的手。

「下一個地點在哪邊?」沒有理會他們的胡鬧,我問著身邊的艾奎。

「竊取機密的任務在監獄的西方監察哨。」他回答道。

「那走吧!」

抵達目的地時,我們發現監察哨的外圍聚集了一群玩家,似乎是跟我們進行同樣的任務。

「這到底要怎麼打啊,完全殺不進去。」

「滅團滅了五次,好累……」

「太難了啦,這些機器人跑的未免也太快了。」

他們苦悶的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凌亂,有些人身上還帶著傷。

「目標位置在哪邊?」我問著。

「那幾棟房屋的其中一棟吧。」痞子殺手聳肩回道:「任務上沒有寫的很清楚。」

「那就只好一間間找了。」我打量著前方的建築物。

這裡一共有三間大房子以及四、五間像是倉庫類的小房子,房屋的數量並不算多,找起來應該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剛才的進攻方式你們有記起來了嗎?」我問著糖衣毒藥等人。

「呃?是說查看機器人動向的那個?」他們尷尬的抓抓頭髮。

「沒有,我們完全搞不清楚……」

「了解,那麼我們就改變策略吧。」我頭疼的揉揉額角,「機器人的武器是槍,數量眾多而且動作十分敏捷,近戰對我們不利,等一下法師盡量困住機器人的行動,其他人就用槍、用弓箭或者用炸彈進行攻擊,不要跟它們靠的太近,知道嗎?」

「嗯嗯。」

「既然要用炸的……這個看誰要用吧!」痞子殺手丟出一把新型槍械。「殺傷力跟炸藥差不多喔!」

「嘩!給我、給我!我要玩!」夜影杰興沖沖的接過手。

「真好,我也想要……」麥當當一臉羨慕的道。

「那你用這個吧。」痞子殺手又拿出兩把很像是信號槍的東西,「這個是黑戰士的最新發明,殺傷力聽說也很不錯。」

「太帥了!」麥當當興奮的道:「沒想到我竟然能使用黑戰士的新發明!」

「好了,上場吧。」我催促道:「第一個進攻的目標是左邊那棟大房子。」

「好!」

「欸,等等。」才準備要出手,另外一批人制止了我們。

「你們剛才的方法我們用過,這裡的機器人很快就會重生,等你們搜尋完其中一棟建築物再出來時,馬上就會被一堆重生的機器人包圍。」

「原來還有這樣的情況。」艾奎理解的點頭。

「聽到了嗎?等一下要跑快一點。」我提醒著。

「知道了。」

戰鬥才剛開始,痞子殺手就連連丟出炸藥轟炸,其他人開槍的開槍、射箭的射箭,只見眼前箭矢飛竄、彈藥齊發,爆炸的威力引燃了熊熊火焰,再加上有幾桶汽油桶擺放在外頭,幾聲轟然巨響後,火勢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衝!」我朝他們喊道:「我跟艾奎負責開路,痞子斷後,其他人動作快一點!」

「好。」

我們用最快的速度衝入建築物內,見到機器人就砍,見到桌子、書櫃就找,幸好建築物只有兩個樓層,我們很快就可以查探清楚狀況。

「有嗎?」

「沒有。」

「這裡也沒有。」

「退!到中間那棟!」

「了解。」

循著之前的方式,我們邊打邊跑,來到中間的建築物,才剛解決完小角色,一個低沉不像人類聲線的聲音出現。

「可惡的侵入者,竟敢擅闖這裡,我要消滅你們!」

「哇啊||這邊有BOSS!」糖衣毒藥驚恐的喊。

「真討厭,這麼累的時候又出現BOSS。」夜音黎恩氣喘吁吁的埋怨。

先前用盡全力的東跑西竄、又是打怪又是丟炸彈,讓眾人耗費大量體力,臉上明顯出現疲憊。

「這是理所當然的啊。」痞子殺手咧嘴笑著,「每個關卡都應該要有大魔王,不然就不好玩了。」

「加油!越是不利的狀態,越容易激發出潛力!」我打氣的說道。

「貓師父,妳說的激發潛力,應該是指現實的狀況中吧?」夜影杰反駁著,「遊戲就是遊戲,不可能……」

「閉嘴。」我往他的頭敲了一記,單手抓起他的衣領,「要是不信,那就來試試看啊!」

「呃,師、師父,妳該不會又要……」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抓緊了手,我開始選擇他的落點。「準備好了嗎?要出發了喔!」

「不、不行!妳根本是將我推入火坑啊!不可以!」他掙扎的慘叫。

「上吧!」沒有理會,我直接將他丟向BOSS||裝甲機器人。

「哇啊啊啊||」在一連串的慘叫之後,他四腳朝天的摔在機器人後方。

發現到他的存在,裝甲機器人開始有了動作。

「補血師準備!」我舉起手上的長刀,朝眾人喊道:「法術、炸彈、機關道具,不管是什麼,能用的、能攻擊的東西全往裡面丟去!」

「了解。」

「喂喂!別開玩笑了,我還在這裡面啊!」夜影杰大吼著。

「那你就想辦法活著吧!」我揮刀攻向機器人。

「磅!」的一聲巨響,它以槍身擋住我的攻擊,下方,痞子殺手的大傘一掃,猛力極中機器人的腳部。

「嘖!沒倒。」收傘,他再度揮出一擊。

「它的腳比你想像的硬啊。」

在機器人的手臂揮來時,我順勢攀上他的肩頭,以刀鋒往肩關節處戳下,試圖將它身上的鎧甲剝下。

用力搖晃幾次,但那鎧甲只是被我開出一個小孔,一不留神,我被它凌空抓起,丟到一旁的牆上,將牆面撞出一個大凹洞。

「痛……」才剛穩住腳,機關槍隨即向我掃射而來,緊急之中,我迅速張起防護盾擋住子彈。

在首波攻擊結束後,機器人邁開大步朝我走來。

「貓!快躲開!」其他人朝我喊著。

「咻咻咻||」一陣箭雨突然出現,將機器人插成了刺蝟。

因為這陣箭雨,機器人轉而朝艾奎衝去。

「嘿嘿,來吧!準備放煙火了!」痞子殺手跟艾奎雙雙抓著長弓,箭矢頂端安裝著炸藥。

兩人同時將手一放,兩支箭矢全插中了機器人的胸膛,爆破的威力終於順利將它胸前的鎧甲震碎。

「看到了!」

夜影杰抓著長刀,衝到機器人面前,對準胸前的紅色晶片準備擊下,同一瞬間,機器人的手形成刺刀,高高舉起。

「笨蛋!」我快速朝他跑去。

就在眨眼的瞬間,刺刀穿過了夜影杰的胸口,而他的刀鋒卻在紅色晶片前停下。

「不是告訴過你,行動之前要先想好下一步的嗎?」我怒罵道。

手上的大刀用力砍下,直接將機器人的手臂給卸下,將他從刀口中救出。

「呃,咳咳咳……」身受重傷的他咳出一攤血。

抓起他的後領,我將他丟向門外讓其他人治療,「待在那邊睜大眼睛看清楚,我是怎麼做的!」

接替夜影杰的位置,我展開了示範教學。

「首先!你要用力的砍下!」

舉起刀,我猛力一擊,將機器人的護甲打出一個凹痕。

「砍了第一刀,馬上接著第二刀!絕對不要停!最好殺的它沒辦法反抗!」

一次又一次,我速度極快的揮舞著刀,刀身化成了成千成百的殘影。

「鏘!」機器人以殘餘的手阻止了我的進攻。

「被擋住了就換別的方向進攻,遇到攻擊就防禦……」

我用力的殺、用力的砍,將機器人逐一剁成殘塊,再將它身上的零件一一卸下。

「最後,再給它致命一擊!」

刀鋒朝著紅色晶片刺去,貫穿了機器人的胸膛。

「這樣……了解嗎?」收手,我轉身望向夜影杰等人。

「這……」他們嚥了口口水,表情驚愕。「與其說是戰鬥,不如說是在屠殺吧。」

「感覺就像在剁一個沒辦法還手的鐵塊。」

「這種情況,真不知道該說是崇拜還是恐怖。」

「你們……對我的『教學』有什麼意見嗎?」我冷冷的瞪著他們。

「呃,沒、沒有。」他們慌張的搖著手,尷尬的笑著。

「貓師父特地親身示範耶,哪會有什麼意見呢?」

「對啊,這種機會可是十分難得的喔!真是非常感謝貓師父的教導。」

「找到文件了。」艾奎從機器人的殘骸中拿出一疊文件,分給眾人。

「出去吧。」

完成任務後,我們直衝向大門,沿途遇到擋路的機器人,見一個砍一個、見兩個殺一雙,不讓它們阻攔我們的去路。

「接下來呢?」回到入口處,我們先坐在空地稍作歇息。

「先去補充東西……」

「不行。」夜音黎恩插嘴道:「開會時間要到了,該回公會了。」

「對喔,差點忘了時間。」夜影杰抓抓頭髮,「今天可是聯盟的第一場會議呢!絕對不能遲到。」

「聯盟?」聽見這種說詞,我狐疑的側著頭。

「對了,你們應該還不知道。」粉紅可樂興奮的笑著,「我們公會跟『乘龍御天』公會結盟了喔!」

「兩個公會結盟?這還真是有趣。」痞子殺手摸著下巴,意味深長的笑著,「該不會是為了『以後』做的打算吧?」

「沒錯!」夜音黎恩點頭笑道:「我哥跟皇甫哥都說,現在很多公會都在積極的進行創建,等到大家有了基礎之後,一定會開始進行公會戰,要想要在遊戲中站穩陣腳,就必須有盟軍才行。」

「痞子大哥,你們公會要不要也加入,我們三個公會來組一個聯盟?」麥當當雙眼發光的問。

「這個嘛~~」痞子殺手欲言又止的笑著,「玩遊戲如果沒有對手,那就太無聊了,不是嗎?」

「我明白了。」明白痞子殺手的意思,幾個人朝我們點頭笑笑,「我們絕對不會輸!」

「那你們可能要再多加磨練。」我打趣的笑著。

「當然!下次見面,我們一定會比現在更厲害!」幾個人信誓旦旦的道。

「我會期待。」

跟他們幾個道別後,我們三人沒有即刻離開,而是留在原地休息。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