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旁邊傳來了聲音。「你們拿到文件了嗎?」

「拿到了。」

「在那邊?」他們急迫的問:「文件藏在哪裡?」

「中間那棟大的建築物,裡面有一隻boss,打倒它就會拿到了。」艾奎回道。

「要打boss啊?」

「其他機器人就已經很難應付了,要怎麼打boss?」儘管知道目標,他們還是束手無策。

「你們用什麼樣的方法進攻?」

「只要將它胸口的鎧甲打掉,就會看到一個紅色晶片,那個晶片是弱點,把它打碎就可以了。」艾奎進一步的說明。

「聽起來好像很難……」幾個人遲疑了一下,「可以請你們帶我們進去打嗎?」

「你們隊伍的人數不是滿了嗎?」艾奎反問道。

初級任務的組隊人數是十人,對方已經沒有多餘的名額可以讓我們任何一人加入。

「這個……」幾個人面有難色的互望一眼。

「山鬼,你退出吧。」其中一名戰士開口道:「我們的戰士已經夠多了。」

「……」被點名的戰士沒有做出任何抗議,默默的點頭答應。

「等等,為什麼要叫他退隊?」另一名女法師抗議的喊:「既然知道要怎麼打,那我們就一起去解任務就好了啊。」

「對啊,而且山鬼他剛才幫了我們很多忙。」另一名牧師也跟著點頭。

「我們這是公會團,他又不是我們公會的人。」戰士反駁道。

「當初是看他一個人解任很辛苦,所以才找他加入,可是他加入之後根本就沒有幫忙打怪。」另一名弓箭手指責道。

「什麼沒有!」女法師反駁的嚷著。「剛才的任務,最後不是都他在坦?」

「他跟我們配合不來。」最先提出要他退隊的戰士回道:「每次都他一個人亂衝,打怪的節奏完全搭配不上。」

「而且他也不是我們這個陣營,他是中立者。」弓箭手提出另一項原因,「中立者不是不敵對的嗎?不需要解這種任務吧。」

「你們真的很過分耶!」女法師氣呼呼的罵:「當初是因為戰力不足,所以才會找他加入,現在竟然又這麼說!」

「千櫻,好了啦。」盜賊拉拉女法師的袖子,「大家都是同一個公會的,妳不要這樣。」

「話不能這麼說||」

「……好了,我已經退隊了。」那名叫做山鬼的男生,中斷了這場談話。

「其實你們可以分成兩批進行任務。」艾奎提出另一種方式,「這樣你們大家就都能完成任務了。」

「那會很累耶。」其中的一名女生嚷道:「我們剛才已經打了三次了。」

「對啊,我不想一直解這個任務。」術士附和著。

「他已經退了。」對方的隊長直接中斷話題,開口邀請著,「你們哪一位要加入幫忙?」

「抱歉,我累了。」我直接躺在草地上,閉目休息。

「哎呀呀,我也是呢~~」痞子殺手撐開他的大傘,為我跟他遮去刺眼的陽光。

「那……」他們將目光集中在艾奎身上。

「不好意思,請你們自己解吧。」艾奎同樣拒絕。

「你!」對方有點惱怒的瞪著他,「你在耍我們嗎?」

「耍?」他輕笑著,「我並沒有答應你們吧。」

「可是你也沒有拒絕啊!」

「我現在拒絕了。」他語氣僵硬的回道。

「你這個人真的很過分耶!哪有人這樣子的。」

「該不會是因為我們要他退隊,所以你才故意這樣說吧?」對方怒沖沖的質問。

「基本上,我們三個也是中立者,如果硬要分陣營,我們跟你們也是不同陣營。」痞子殺手直接引用他們剛才的藉口。

「呃?」對方困惑的一愣,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

「事實上你們說的沒錯。」我語氣和緩的說道:「解任務本來就必須要有適當的職業成員相互輔佐,要是合不來要對方退隊這樣也很正常。」

「那你們為什麼……」

「態度的問題。」我點出重點。

「我不懂你們的意思。」

「因為默契配合不來,要對方退隊,這點成立。」痞子殺手開始逐一說明:「因為是公會團,所以要非公會的人退隊,這一點也算能夠成立,因為對方在解任務上派不上用場,所以要他退出,這一點也算是合情合理,那麼究竟是哪邊感覺怪怪的呢?」

「『拋棄』的態度。」艾奎接口說道:「如果因為人數已滿,卻又需要別人加入幫忙,會體貼別人感受的人,應該會要其中一人先行退隊,其他人先完成一次任務後,再來重新組隊,幫忙剩下的人完成,可是你們卻覺得這樣很麻煩。」

「就是這樣。」痞子殺手拍手附和,「既然你們自己都覺得進行兩次任務很麻煩了,我們當然也一樣,憑什麼我們要為了你們這群陌生人,進行兩次任務?」

「說那麼多廢話做什麼?不幫就算了!我們自己解!」

「不過是完成任務就自以為很厲害嗎?哼!」得不到想要的援助,對方氣沖沖的罵。

「我也要退出。」名叫千櫻的女法師說道:「反正我也是中立者,立場跟你們不同。」

「千櫻妳……」

「隨便妳!」被她這樣的舉動惹惱,隊長率領其他人怒沖沖的離去。

「抱歉,他們實在是太過分了。」千櫻低頭向山鬼道歉。

「不。」山鬼搖頭。

坐起身,我打量著眼前的這名戰士,他是個人族,卻有著不輸給獸族的魁武身材,身高就像籃球員一樣高,臉部輪廓很深,膚色是古銅色,光看外表就讓人覺得很有震懾感。

利用系統的檢視功能,我查探了對方的基本資料,令人訝異的是,這個人並沒有加入公會,從最初到現在,任何一間公會都沒有加入。

如果是剛進入遊戲的人,沒有加入公會很正常,可是眼前這個人都已經玩到「零族」的階段了,就算是很勤奮的每天進入遊戲練功,那也要花上三個月以上的時間,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加入公會的狀況就顯得十分特殊。

「你怎麼不加入公會?」我好奇的發問。

「……」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的望著我。

「抱歉,我這種問題問的很奇怪嗎?」我尷尬的苦笑。

「沒有。」他搖頭,「我……不擅長團體。」

「不擅長團體?這種句子真有趣。」痞子殺手提起興致來了,「是說不擅長跟人相處,還是說不習慣一群人打怪?」

「……都是。」

「你該不會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一個人玩吧?」艾奎狐疑的反問。

「也有組隊。」停頓了下,他又補上一句:「必要的時候。」

「你好厲害喔!」千櫻突然叫了出來,「沒想到你可以一個人完成任務呢!我就沒辦法了,我一定要跟其他人組隊,而且你不覺得跟大家組隊比較好玩嗎?可以一起聊天、一起烤肉、一起掛掉。」

「……」相較於千櫻的興高采烈,山鬼只是以沉默回應。

「要解嗎?」我詢問道。

「是說這個任務嗎?」千櫻側著頭反問。

「是啊。」

「可以嗎?我們加起來只有五個人耶!」千櫻不甚確定的反問。

「缺少補師應該會有點辛苦,不過,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要嗎?」我再度提出邀約。

「要!我想要加入!」千櫻開心的舉手。

「……好。」山鬼也跟著點頭。

「請問你們缺人嗎?我叫作夏木因,主修補血治療,副修魔法。」我們身後傳來了聲音,一名少年站在我們身後,那是剛才離去隊伍的其中一人。

「阿因!」千櫻開心的抓著對方的手,「太好了!我們剛好缺少補師呢!你怎麼也退隊了啊?」

「嗯。」他尷尬的抓抓頭髮,「他們又去找了別人組隊,對方也有一個牧師,因為我補血的技術比較糟糕,所以就……離開了。」

「那等一下你可以好好練習補血的技術了。」我拍拍他的肩膀。

「啊?是這樣嗎?哈哈……」他露出無奈又有些膽怯的笑容。「要是、要是我補的不好,請你們多多包涵。」

「放心,我們的要求不多。」痞子殺手回應他一個燦爛的笑容,「只要不要讓我們全滅就可以了。」

「這、這一點我可以盡量辦到。」夏木因點頭答道。

重新檢視裝備後,我們再度邁向監察哨的入口,途中,我們經過了剛才的隊伍,他們似乎又失敗了,正聚集在門口進行檢討。

「呦?不到十個人就想要解任務?真是有信心啊。」

「夏木因,加油!不要讓你們隊伍全滅了喔!」

「……」聽著隊友的調侃,夏木因尷尬的紅了臉。

「你們說什麼啊!真過份!」千櫻生氣的罵著:「剛才會滅團,是因為你們根本不保護他!阿因他一直在幫你們補血,可是他被怪物攻擊的時候,只有山鬼去救他!」

「不用在意、不用在意。」攬著夏木因的肩膀,痞子殺手笑著安慰。「有些人就是這樣,自己做不到就覺得別人也一定做不到,乖~~不要理他們。」

「嗯……」

「你只要盡力去做。」我接著說道:「其他的事情,我們會將它完成。」

「還是要按照剛才的方式嗎?」站在入口處,艾奎確認的問。

「不。」我有了另一個主意,「讓山鬼打頭陣,其他人配合他行動。」

「讓山鬼當隊長嗎?」千櫻詫異的道。

「這樣……好嗎?」山鬼露出疑惑神情。

「我想看看你的作戰方式。」我說出我的目的。

「……」他猶豫著。

「放心吧。」艾奎拍拍他的肩膀,鼓勵道:「我們會全力配合你。」

「上吧!」痞子殺手往他的背部一拍,「能夠被我家貓老大這麼期待的人,可是很少的喔!」

「好。」

點頭允諾了聲,山鬼隨即往裡頭衝去,他沒有分批解決怪物,而是讓所有機器人追在他身後跑。

為了讓機器人追逐他,山鬼將機器人的槍械全都斬壞,逼它們使用刺刀進行攻擊。

「他打算這樣一直往裡面跑嗎?」痞子殺手不解的抓抓頭髮。

「引這麼多怪,要是被追上一定會死。」夏木因擔心的道。

「先看情況吧。」我觀察著他的動作。

當追逐他的機器人數量到達二十多名時,山鬼奔跑的速度突然減緩,那些機器人瞬間就追上他,一窩蜂的將他團團困住。

「糟糕,被包圍了!」千櫻不安的喊道。

擔心山鬼會被圍毆致死,夏木因急忙施法為他進行補血治療。

「救人吧。」艾奎拿出雙斧,打算上前營救。

「等等。」我攔住他。「你保護他們兩個,我跟痞子過去看看狀況。」

我總覺得,他並不是被追上,而是刻意停下。

我們才靠近到怪物附近,怪物堆裡頭突然出現一陣龍捲風,那強大的風勢將所有機器人砍成塊狀、轟上天去,要不是我跟痞子殺手及時退開,恐怕也會被捲入風裡。

站在旋風中心點的山鬼,不斷轉動他手上的武器,那是一支雙頭都有巨大彎月型刀刃的長柄武器。

「這傢伙不簡單。」痞子殺手突然稱讚道:「他的武器是最近才出現的『七奎斬』,很難到手喔!」

「碰、碰碰、碰碰碰!」接連的槍響傳出,附近有機器人躲著偷襲。

「開工了。」

找出機器人的位置後,我迅速衝上前將它們的槍枝斬斷,痞子殺手則是利用這空檔,舉起大傘,從傘尖射擊出無數枚冰彈,將那些機器人擊殺。

停戰後回頭,我發現山鬼停在原地等我們。

「儘管進攻,我們絕對會跟上你的速度。」我朝他喊道。

「快衝、快衝,目標,中間棟建築物!」痞子殺手連聲催促著。

「……」對我們點點頭,山鬼繼續往前衝去。

一路上,山鬼負責吸引機器人包圍住他,然後用同一招式將機器人清除,僥倖逃過一劫的機器人就由我跟痞子殺手接手解決。

冷不防的,幾隻機器人趁亂從旁襲擊山鬼,將他撂倒在地,在山鬼被擊殺前,我上前將它們擋下,用力將它們踹遠後,痞子殺手的箭矢跟著穿過它們的胸膛。

「還好有趕上。」我將他從地面拉起,慶幸的說道。

「……謝謝。」山鬼朝我點頭道謝。

「這麼客氣做什麼?」我不以為然的挑眉,「我們是夥伴耶!」

「嗯。」他輕輕的點頭。

「貓~~」痞子殺手從背後跳到我身上。

「哇啊||」一個重心不穩,我跟他雙雙摔在地上。

「臭痞子!你找死啊!」將坐在我身上的他推開,我起身惡狠狠的踩著。

「嗚哇||痛痛痛痛!」痞子殺手狼狽的喊:「人家只是想提醒妳,要打王了啊!」

「提醒我需要跳到我身上嗎?」

「我是不小心的啦~~」他嘿嘿的乾笑著,「本來是想要抱住妳,結果不小心衝太用力,就直接跳到妳身上了。」

「這是什麼歪理啊!欠揍!」我繼續狠狠的踩著。

「那、那個……這樣的情況我需要幫他補血嗎?」夏木因尷尬的問著艾奎。

「這個嘛~~」艾奎苦思了幾秒,「死了之後再幫他復活好了,這樣才不會讓他痛苦太久。」

「喂……」痞子殺手爬到艾奎腳邊,扯著他的褲管,血流滿面的道:「正常的狀況下,你應該是要解救我吧?」

「抱歉。」艾奎朝他聳肩,「我不想與貓為敵。」

「嗚~~你這個沒良心的。」他哀淒的哭訴:「要是我死了,我也絕對會深深的怨恨你。」

「幫他治療吧。」我對夏木因說道:「我不想再浪費力氣打他了。」

「好、好的。」夏木因隨即施放治療術。

「親愛的貓貓,妳捨不得了對吧?」痞子殺手像軟糖一樣的朝我黏來,「妳一定是心疼我,所以才會說不想打我。」

「錯!我只是想要保留力氣打王。」我頭冒青筋的反駁。

「不要害羞嘛~~」他捏著我的臉頰,「真是的,妳好討厭喔!死相!不過就算是這麼彆扭、這麼粗暴的妳,我也很喜歡喔!」

「夏木因,停止治療。」沉著臉,我制止了他。

「呃,可是還沒完成……」

「改用復活術吧。」手上的長劍一揮,我直接將痞子殺手給宰了。

「妳、妳怎麼……」夏木因錯愕的瞪大眼。

「貓,殺害玩家會扣聲望喔。」千櫻好心的提醒。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千櫻。」夏木因臉冒黑線的道。

「沒關係,我早就在黑榜上了。」我無所謂的聳肩。

「可是比較起來,要發洩的話還是用拳頭毆打比較好呢!」千櫻笑嘻嘻的道。

「千櫻……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夏木因頭上的黑線更多了。

「哎呀呀,看起來千櫻的風格跟我們好像很合得來呢!」重新復活的痞子殺手,隨手整理了下衣服。

「要打王了嗎?」在這場鬧劇結束後,山鬼才開口問道。

「親愛的山鬼夥伴,你這樣不行喔!」將大傘扛在肩上,痞子殺手朝他搖頭,「剛才貓不是說隨你的方式進行了嗎?想進攻就進攻吧!你一行動,我們就會立刻跟上,不用等我們。」

山鬼看看痞子殺手又看看我,唇邊浮現一絲淡淡的笑,「知道了。」

他起步往建築物裡頭走去,在他朝BOSS發出第一波攻擊時,我跟痞子殺手也同時展開行動。

跟先前一樣,山鬼主攻,我跟痞子殺手從旁輔佐,艾奎則是幫我們清除其他雜兵。

「千櫻,把所有的束縛術全下了。」我朝她喊道:「夏木因,全力幫山鬼補血、加祝福。」

「好。」

「知道了。」

經過一番激戰,山鬼順利將BOSS的鎧甲卸下,露出胸前的紅色晶片。

「攻擊!」

我們三個人同時出招,痞子殺手的冰彈在機器人身上轟出數個洞,我一劍刺穿了機器人的頭部,山鬼則是將機器人連同晶片斬成兩半。

「不!不!這不可能!我不可能會輸||」發出幾聲哀嚎,機器人往後一倒,散成了一堆鐵塊。

「成功了!」千櫻跟夏木因開心的大叫。

「這種設定真糟糕,需要文件的人數有幾個人、文件就出現幾份,完全不能多拿。」痞子殺手將任務物品從鐵塊堆中抽出,交給山鬼他們。

「任務只需要一份文件,多拿也沒有用啊。」千櫻不解的回道。

「有用、當然有用,我可以將文件拿去賣,或者是給公會的人拿去回任務啊。」痞子殺手說出他的企圖。

「該撤退了,機器人要重生了。」山鬼催促道。

完成任務後的我們在外頭找了一塊空地,坐在草地上聊天順便休息。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我們竟然可以一次就過關。」夏木因雙眼發光的道。

「我們的人數不到十人,照理說應該打的很吃力,可是剛才我覺得我們打的好輕鬆呢!」千櫻面露不解嘟著嘴。

「因為他們三個很厲害。」山鬼罕見的開口道。

「對對!真的好強!」夏木因興奮的點頭。「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精采的戰鬥!甚至有一種『根本不用擔心你們會被殺死』的感覺!」

「不是喔。」我否認的笑著,「剛才主力進攻的人是山鬼,我們只是輔助,厲害的人是山鬼,不是我們。」

「貓說的沒錯,任務會進行的這麼順利,都是因為山鬼的行動判斷很正確。」艾奎同意的點頭。

「咦?這樣說……不對啊。」千櫻無法理解的反問:「剛才山鬼跟我們同一隊的時候,他也是用這種攻擊方式,結果我們全部被滅團,他還被隊長罵呢!」

「對啊,隊長說他只會亂衝、完全不管別人死活,擋怪擋的很糟糕……」夏木因重複著先前的指責詞。

「簡單來說,是時間的問題。」痞子殺手從倉庫拿出點心跟飲料跟眾人分享。

「時間?」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身為當事者的山鬼,同樣一臉疑惑。

「你沒有發現嗎?」我拿起一瓶飲料。「你不是不適合團戰,而是不適合跟一般玩家組隊。」

「說難聽一點,就是反應慢、動作遲鈍的非專業級玩家。」痞子殺手惡質的笑著。「遇到怪物或狀況時,一般人做出反應跟動作大約是五到十秒,當然也有更久的人,而專業級的玩家卻會立刻動作,反應時間差不多是一、兩秒。我注意了一下,山鬼的反應時間差不多是三秒左右,這幾秒的時間差就是造成其他隊友無法配合的主因,了解?」

「不了解。」他們三個一致搖頭。

「……你們還真有默契。」這下換痞子殺手頭冒黑線了。

「來個實地操作如何?」我將蛋糕上的奶油抹在食指上,並對痞子殺手使了個眼色。

OK。」他跟我進行相同的動作。

同一時間,我跟痞子殺手同時出手,將奶油抹向山鬼跟夏木因的額頭。

嚇了一跳的兩人,山鬼順利側身閃過,而夏木因沒有躲過,他的額頭沾上了奶油。

「這個就是差距。」痞子殺手將面紙遞給夏木因,讓他擦去額上的奶油,「同樣的招式、同樣的速度,山鬼能躲過而夏木因沒辦法。」

「當山鬼遇到狀況做出反應的時候,其他隊友跟不上他的速度,產生了停滯的空間,團隊的步調不一致,所以你們就被滅團了。」艾奎簡單明瞭的做出解釋。

「可是剛才我們也沒跟上速度啊。」千櫻指著自己道。

「中間的空檔他們兩個補上了。」艾奎指著我跟痞子殺手,「只要有人填補,就不會造成停滯空間。」

「咦?你們不是說要解任務嗎?怎麼全部坐在這邊?」

「大概是任務失敗了吧,不過那也是預料中的事情。」

千櫻他們先前的隊員站在附近,似乎是打算來找麻煩。

「千櫻,早就跟妳說不要退隊妳就不聽,我們已經完成任務了。」對方的隊長亮出任務文件,一臉得意的笑著。

「黑丁丁,我們也完成了。」千櫻拿出一模一樣的東西。

「怎麼可能!你們才六個人!」叫做黑丁丁的男生不信的喊。

「這當然是『能力』問題囉!」痞子殺手語帶揶揄的道。

「你覺得你很厲害?」覺得受到輕視,黑丁丁瞬間變了臉色。

「當然不是,我是說我們幾個人很幸運、團隊默契配合的剛好。」痞子殺手笑著緩和氣氛。

「哈!配合的剛好,那是當然啊,你們全都是一群肉腳!你們會過關,應該是有找到高手幫忙◎○※*%#*……」

知道對方是故意找碴,後續的話,我直接讓它左耳進右耳出,不想理會、也不想在意。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