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丁丁,你夠了吧!」千櫻氣憤的站起身,指著他的鼻子大罵:「你以為只有你很厲害嗎?笑死人了,在這裡的人,山鬼、貓、痞子、艾奎,他們全部都比你厲害!」

「其他三個我是不知道,山鬼?妳別笑死人了,那種連怪都坦不好、沒有團隊默契的人,根本就是遜貨!怎麼可能會打的好!」

「那是你們太弱!所以才會跟他配合不好!」千櫻搬出我們剛才的論調。

「弱?」黑丁丁臉上一陣青一陣白,「那來打一場啊!看看是誰厲害!」

儘管對方已經挑明了,山鬼還是無動於衷。

「怎麼?不敢啊?膽小鬼!沒種的傢伙!只會讓女生替你出頭,自己連個屁都不吭一聲!」

「他才不是不敢,是不想跟你打!」千櫻氣憤的反駁:「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喜歡打架鬧事嗎?你--」

話說到一半,山鬼制止了她。「不要吵架。」

「這不是吵架,我是在跟他講道理!」嘟著嘴,她怒火高漲的道:「我啊,最討厭這種沒事找碴的人了,這種人就像是地球的害蟲,跟蟑螂、老鼠差不多同等級,討厭死了!」

「妳說什麼!」揪住千櫻的領子,黑丁丁表情凶惡的瞪著,「別以為妳是個女人我就不會揍妳!」

「住手。」山鬼上前拉開他的手,將千櫻護在身後。

「怎麼?想裝好人?打算在女生面前表現嗎?」黑丁丁用力的推了他幾下,挑釁意味極為濃厚。

「不爽的話就來打啊!打一場啊!要是你打贏,我就放過你!」

「我上線只想玩遊戲,不是來打架。」山鬼堅持不出手反擊。

「不敢嗎?我最不爽你這種只會說不敢做的孬種!」

黑丁丁起手往他的臉揍去,一拳又一拳,照理說對方的拳速山鬼應該能夠輕鬆閃開,但他卻沒有這麼做,像是打算讓對方盡情發洩,他一拳拳的忍著。

「真是一個怪人。」看著傷痕累累的山鬼,我繼續當著觀眾。

「你們不去幫忙嗎?」夏木因愕然的問:「他會被打死,一定會!」

「死了也可以復活,擔心什麼?」我朝他揮揮手。

遊戲中最不用擔心的就是性命問題,每個人都可以無限重生,就像外星生物一樣強悍。

「住手!不要再打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千櫻發動魔法火焰,狠狠的將對方轟飛。

「你這個臭女人!」遭到攻擊,黑丁丁拿出大刀,衝向千櫻準備砍下。

閃身上前,我站在千櫻前方護衛,痞子殺手撐傘擋下攻擊,而艾奎則是直接砍下黑丁丁一隻手。

「山鬼,你沒事吧?」沒有在意自己的安危,千櫻反而關心著他。

「妳……你們不應該干涉。」他神情複雜的望著我們。

「抱歉,害你之前白挨打了。」我無奈的苦笑。「本來想等你的事件結束,我再來砍了他們,結果現在順序改變了。」

「什麼嘛!怎麼可以等山鬼被揍完呢!要是他真的被打死了怎麼辦!」千櫻生氣的喊著。

「如果他真的打算將命送給對方,我們也只能配合。」我聳肩回道:「不過,說真的,忍耐並不符合我的風格。」

「該死的傢伙!我要殺光你們!」黑丁丁召集了他的同伴,打算仗著人數將我們給滅了。

「開戰吧、開戰吧!」痞子殺手興高采烈的道:「我們就來好好的殺一場!」

就像痞子殺手說的,我們的確是打算好好戰一場,但是……

「好弱。」看著倒地的一群人,我真是有點哭笑不得。

「連熱身運動都不算。」艾奎搖頭道。

「嘖!一點都不好玩。」痞子殺手掃興的扁嘴。

「這……應該說是你們太強了。」夏木因驚愕的闔不攏嘴。

「哇哈哈,這樣誇我,我怎麼好意思呢!」痞子殺手厚臉皮的道:「不過的確有很多人說我英俊瀟灑、氣質高貴、無敵霹靂的厲害,簡直就是強者中的強者、神一般的存在……」

「走吧。」沒有理會痞子殺手的自我陶醉,我催促道:「先去回任務,然後再繼續解任。」

「站、站住!」趴在地上的黑丁丁,勉強撐起身體叫住我們。

「你們哪一個公會?報上名來!我要跟你們打公會戰!」他咬牙切齒的道。

「打公會戰啊?你等一下,我看一下行事曆。」痞子殺手叫出一個視窗,逐一翻看上頭的行程。

「唔,目前跟我們預約要打公會戰的公會,已經排到下下下個月的月中,那我就幫你們排在下下下個月的二十號好了。」

「公會戰已經開始預約了啊?」我好奇的探頭上前,打量上頭對戰公會的名單。

「嗯,剛開始的半個月是一天跟一個公會打,給大家一點時間都熟悉狀況,之後就是一天跟三、四個公會對戰。」

「你騙誰啊!怎麼可能預約到那麼久!不敢戰就說!不要找藉口!」對方絲毫不相信痞子殺手所說的話。

索性,痞子殺手將行事曆放大,呈現給在場所有人看。

「看清楚,從下星期開始,我們的行程的確是滿檔了。」痞子殺手叉著腰說道:「瞧!每一個欄位都被填滿,沒有空的日期,想打的話就報上公會名,我幫你們預留後面的位置,記得叫你們會長快點寄戰帖過來。」

「你、你們是新戰神?」看著行事曆上顯示出的公會名稱,對方刷一下的變了臉色。

「新戰神公會?怎麼覺得這麼名字很耳熟?」千櫻不解的側著頭。

「就、就是那個啊!」夏木因發抖的指著我們,「他、他們是目前所有公會中,最有錢公會第一名、戰鬥力最強公會第一名、資訊最多公會第一名、最受歡迎公會第一名!很少有公會能夠像他們那樣拿到這麼多第一。」

「嘩!沒想到你們這麼厲害!」千櫻崇拜的看著我們。

「哈哈,還好啦!小事一件、小事一件。」痞子殺手得意的笑道:「雖然目前我們拿到不少第一,可是我們公會的副會長還不滿足,他打算拿下公會城防禦力最強、裝備最多、公會領地治理最完善幾個第一名,身為會長的我,當然也只好配合啦!嘖嘖!會長這個職位可真是不好當啊!」

「痞子殺手真的很了不起呢!」千櫻崇拜的道。

……其實了不起的是焰星。我真是很想這麼說。

所有的一切焰星都已經安排好了,我們只需要按照他規劃的流程去走,耗費的精神其實不大。

「咦?夏木因,你拉我做什麼?」千櫻看著身旁的他,此時夏木因正抓著她手臂。

「雖然他們很厲害,但、但是,他、他們也是最暴力公會第一名、最變態公會第一名,」他怯怯的縮著身體,面有難色的道:「還有、還有……」

「最想擊垮的公會第一名。」痞子殺手替他說出了後句。

「最想擊垮?」我笑了,「痞子會長,你的交際應酬做的不好喔,怎麼會讓公會變成這麼不受歡迎?」

「錯了,因為我們很強,所以才會被當成對手,想要擊垮我們。」痞子殺手笑著反駁:「不過最近MASK跟聖˙十字軍公會的票數快要追過我們了,這還真是傷腦筋,我本來想要保持這個頭銜三個月呢!」

「回去回報任務吧。」艾奎中斷了對話。

「咦?他們人呢?」痞子殺手四下張望,卻沒見到那群人的身影。

「走了。」艾奎回道:「你們聊天的時候,他們就傳送離開了。」

「真是的,要走連聲招呼也不打?沒禮貌。」千櫻不滿的埋怨。

「走吧,回去中立者那邊回任跟補貨,然後再繼續解任。」我將定點傳送貼紙分給他們。

貼上貼紙,我們傳送回中立者的城市。

「做的很好。」軍事官布蘭妲滿意的點頭,「賞金會直接匯到各位的銀行帳戶,另外這些強化晶石是給各位的獎勵品,以後請繼續努力。」

跟商店裡購買的強化晶石不同,任務所給的晶石等級更高一層,算是更好的優質貨。

「接下來要解什麼任務?」將所有裝備補齊後,艾奎詢問道。

「去帝普羅斯那邊吧!」我提議著,「我想去看看他們那邊的狀況。」

「好。」

 

相較於薩伊德陣營的科技感,帝普羅斯的地盤呈現詭譎的原始氣氛。

紅色大地上有著一個又一個墨綠色水池,水面不斷冒出氣泡,黑色膠狀生物以及白色大蚯蚓在水池與陸地來回行走,翼獸女則是在半空中來回巡邏。

一棵棵半人高的小樹生長在水池邊上,它的枝葉往上交錯成一個鳥巢形狀,上頭安置著一顆巨大的蛋。

「那到底是什麼生物的蛋?」痞子殺手好奇的道:「看起來好像可以放進去一隻小狗。」

「翼獸女的蛋。」我指著一個已經破殼的蛋,一隻小翼獸女已經從蛋裡探出半個身子。

「任務要我們一人淨化五顆蛋。」艾奎看著任務上的說明。

「感覺好像要去幫蛋打預防針。」千櫻看著任務發給我們的工具||一個很像釘槍的注射器。

「先清掉怪物吧,這樣比較安全。」我拿出長劍,「有看到蛋的人就先淨化,不用等其他人。」

戰鬥很快就開始進行,為了彌補人數上的不足,我們叫出了寵物應戰,翼手龍尼克、暴雷跟痞子殺手的龍都是屬於飛寵,對上擅長空戰的翼獸女恰到好處,我跟痞子殺手在空中跟翼獸女展開對決,山鬼的寵物是獵獅,山鬼跟牠負責清除地面上那些黑膠怪物跟蚯蚓。

千櫻跟夏木因適時的從旁輔助,艾奎保護兩人,整場戰鬥倒也算是遊刃有餘。

「是誰?是誰在破壞我們的蛋!」

高分貝的吼叫聲出現,空中烏雲密佈、雷電交錯,在狂風暴雨之中,翼獸女一族的王者出現。

「耶?這裡有女王啊?」沒有預料到這種情況,我們幾個驚愕的退開。

揮動翅膀,女王颳起強烈大風將我們吹的東倒西歪,淡藍色的冰雪紛飛,在地面上凍出一層冰霜,氣溫也因此而驟降。

「我、我被冰住了!」夏木因發出慘叫,他的雙腳被冰層固定在地上。

「我幫你解凍。」千櫻朝他施法,但法術卻因其他翼獸女的攻擊而中斷。

「先解決小怪!」我指揮暴雷上前纏住翼獸女,同時趁機發動攻擊。

在女王的攻擊與阻攔下,戰鬥變得困難而且驚險重重,我們除了跟翼獸女對打之外,還要閃避女王的狂風、雷電與冰雪突襲,除此之外,地面跟水池裡還有黑色膠狀怪跟大蚯蚓加入攪和,所有的情況對我們來說都非常不利。

糾纏了一陣子,我們終於一個個敗下陣來,直到全員滅團。

當然,一次的失敗並不會對我們有什麼影響,很快的,我們進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的進攻。

直到第四次的失敗後,我們才中止行動,坐在附近休息,討論更完善的作戰策略。

「痛死了,我剛剛被一堆冰椎穿孔。」我趴在地上慘叫。

「沒想到這個任務這麼難搞,那隻女王真討厭。」千櫻苦悶的罵。

「人數少,果然很難打。」艾奎苦笑道。

「大家還缺幾顆蛋?」痞子殺手詢問著進度:「我已經收集完成了。」

「我缺兩個。」千櫻回道。

「我也收集完成了。」夏木因附和著。

「我缺二。」我舉手。

「缺一。」山鬼簡短的回。

「我完成了。」艾奎回覆著。

「這些大概只要再打一回就可以完成。」痞子殺手說出接下來的打算,「等等一完成任務,大家就立刻閃人。」

「不打女王了嗎?」我疑惑的問。

「我也很想打,可是我們現在的戰力不足啊……」痞子殺手心有不甘的嘆氣。

「說的也是。」我沮喪的低下頭,「要是能多一個隊友應該就比較有希望。」

「還是說,我們在公眾頻道找人組隊呢?」千櫻詢問著。

「要這麼做也是可以……」

「貓,你們在這邊做什麼?」黑戰士的聲音從上空傳來。

抬頭望去,他駕駛著一台飛行機車,停在半空中。

「親愛的小黑!你來的正好!」痞子殺手興奮的朝他招手,「來幫忙砍怪吧!」

「這裡的女王嗎?」黑戰士降落在我們旁邊。

「是啊,你解過這個任務了?」艾奎問道。

「嗯,早上剛解完,很難打的一個任務。」收起交通工具,他從倉庫中拿出一個金屬多角球。

「那是什麼?」

「機器人。」他往上頭按了一個按鈕,那顆球立刻伸展開來,變成一個一公尺高、背後裝著彎形機翼的機器人。

「剛剛才完成,現在正好可以進行測試。」

「這麼小隻……能打怪嗎?」痞子殺手抓起機器人,翻來覆去的研究。

「它的功能不是戰鬥。」黑戰士將機器人拿回。「走吧。」

誠如黑戰士所說,那隻小機器人的確不是打怪用,只見黑戰士讓它飛上天去,停在空中的一角。

當我們開始進行任務時,翼獸女先行出現,解決掉幾隻後,女王也出現了,就在女王現身後,機器人開始發揮它的功用,為我們持續進行輕微的補血治療,並且將所有法術傷害減低三分之一。

雖然它補血療傷的效果沒有很好,但,將法術傷害降低這點倒是有很大的幫助,傷害降低後,我們幾個存活的時間也就跟著拉長,跟女王的對戰也可以持續進行下去。

纏鬥好一陣子之後,我們終於順利將女王跟她的手下擊敗,獲得勝利。

「贏了!終於打贏了!」高舉著武器,我開心的大聲歡呼。

「那隻機器人還真不錯!」艾奎笑著稱讚道。

「對啊,多虧它,我們終於獲勝了!」千櫻興奮的叫著。

「它唯一的缺點是,一定要等到BOSS級的怪物現身,它才會發揮功用。」黑戰士惋惜的道。

「我不行了。」痞子殺手成大字型躺在地上。「先休息一下再繼續。」

「晚一點要解哪一個任務?」夏木因問著。

「接下來……」

才想要選擇,公會頻道突然傳來絕對殺戮的聲音。

『現在要進行團體對戰訓練,請參與的成員五分鐘後到公會練習場集合。』

「要進行公會團練了,你們有參加嗎?」黑戰士問道。

「啊,差點忘了這件事情。」抓抓頭,我不好意思的笑著。

「你們還有公會團練啊?」千櫻訝異的瞪大眼。

「不愧是第一名的公會,竟然還有這樣的安排。」夏木因同聲稱讚著。

「我們要成為最頂尖的公會,這些努力是必須過程。」痞子殺手自豪的挺起胸膛,「接下來我們會攻佔各個排行榜!絕對會造成一股風潮!」

「我相信你們一定可以!」千櫻臉上出現憧憬的笑容,「跟你們一起解任務後,我真的覺得你們非常、非常厲害!超強的!」

「對啊,感覺好像是不同世界的人。」夏木因不斷的點頭。

「哇哈哈,你說的沒錯!我們的確是不同世界的人,偷偷告訴你們,其實我們是外星人!」痞子殺手又開始胡言亂語。

「要是再不走,你就真的會被阿戮轟到外太空了。」抓著他的領子,我向千櫻他們道別。

「我還有一些東西要準備,先回去了。」黑戰士先行傳送離開。

「山鬼,以後要是找不到人解任,就找我們吧。」我笑嘻嘻的提議。

「對啊,你不要不好意思,大家一起玩比較有趣。」艾奎附和道。

「我知道了。」他朝我們點頭。

「等、等一下。」千櫻突然叫住我們,「請問我可以跟去看你們的團練嗎?」

「我也想去!」夏木因附和道。

「好啊,一起走吧。」艾奎帶著他們兩人先行傳輸離開。

「山鬼,你要一起來嗎?」我向他提出邀約。

「我……」他猶豫著。

「走吧、走吧!男人不要扭扭捏捏。」痞子殺手自我手上掙脫,硬是抓著山鬼進行移動傳送。

 

當我們抵達公會練習場時,其他成員已經在那裡等待。除了要進行對戰練習的團員以外,觀眾席也擠滿了觀戰的成員。

「好高級的會場,還有評分器耶!簡直就跟官方的競技場一模一樣!」看著會場的環境,夏木因目瞪口呆的道。

「佈置跟裝飾都好高級的感覺。」千櫻咋舌的點頭。

「嘿!你們遲到了。」拉布拉朝我們叫著。

「哈哈,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啦!」痞子殺手笑嘻嘻的看著眾人,「一站上這裡,我們的身分就是敵人,我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你們也絕對要全力以赴喔!」

「好!」高亢的聲音響徹整個會場。

「很好,大家很有精神。」將大傘扛在肩膀上,痞子殺手讚賞的點頭。

「這次的對戰練習採用十對十團體對戰。」絕對殺戮說出規則,「團隊默契跟合作上要特別注意,被系統判定輸了的隊伍就立刻下場,換新的組別上來,勝利的隊伍可以一直留在場上,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就開始進行練習。」

「等等。」隊員中有人指著我們幾個說道:「你們的人數不到十個人。」

「我看看喔。」痞子殺手開始逐一唱名:「我、貓、絕對殺戮、黑戰士、艾奎、拉布拉……只有六個。」

「這種事情不是問題啦,他們就算只有六個人也能贏。」其他成員回道。

「對啊,要是他們湊齊了人數,那才麻煩!」

「不行、不行。」痞子殺手不認同的搖頭,「雖然你們說的是實話,但是為了尊重各位敵人,我們還是要湊滿十個人才行!」

「千櫻、夏木因、山鬼,可以請你們加入我們嗎?」我轉身詢問道。

「好。」山鬼乾脆的答應。

「可、可是我不擅長這種競賽。」夏木因有些沒信心的道。

「我也是。」千櫻顯得有些猶豫。

「那麼,剩下的兩個名額就給我們吧。」一道光芒掃過會場,遙日跟非凡子在光芒中現身。

「咦?你們忙完了嗎?」我訝異的問。

「現在是休息時間。」遙日拿出他的短槍,並將它轉化成法仗。

「一整天盯著文件跟程式真是很無聊,」非凡子張開了他的金色羽翼,同時活動著筋骨,「可以開始了嗎?」

「只有九個人。」痞子殺手打算繼續找尋隊友。

「不要浪費時間,就九個人上吧!」絕對殺戮催促道。

「好吧。」痞子殺手乾脆的點頭,同時朝對手們催促道:「開打了、開打了,誰要先上來?」

「這、這要怎麼打啊?」隊員們發出慘叫。

「近戰有絕對殺戮跟痞子會長,遠攻有黑戰士跟拉布拉,法術攻擊對上遙日,空中有非凡子會襲擊,比速度我們又比不過貓……」

「死定了、死定了,這次會趴很大。」

「還沒開打就沒了氣勢,這樣不太好喔。」非凡子咧嘴笑著。

「各位親愛的敵人。」我將長劍的劍鋒指向他們,「你們準備好要接受死亡了嗎?」

「大家不要怕!就算滅團,也一定要拉幾個人陪葬!」

「沒錯!」

「那就開戰吧!」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