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餐過後,被淘汰的選手收拾好行李,來到訓練營為他們準備的大巴士前集合,而通過比賽的選手們也來送行。

「越前這小子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桃城武仍然不停的朝周圍張望。

「真是的,怎麼到處都找不到金太郎?」金色小春嘟嘴埋怨著。

因為沒有出席比賽而被視為棄權淘汰,直到現在也沒找到他們的蹤影,這兩個傢伙還真是讓人不省心!

「喂!動作快一點啊……」向日岳人不耐煩的催促。

大巴士的車門被身材足以媲美相撲選手的田仁志慧塞住,不過這也不是他故意擋在那裡,他是被門給卡住了。

「慧,吸氣,把你的屁股縮緊!」他的夥伴在後頭推著。

「用力一點推啊……」田仁志慧滿頭大汗的催促。

「英二,再見。」大石秀一郎朝菊丸英二笑著,後者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勉強的微笑。

「……」海堂薰默默地朝手塚國光行禮道別。

「……」手塚國光靜靜的點頭回應。

像這樣不捨、難受卻又無可奈何的別離陸續進行著,沒有太多話語,唯一有的就是故作堅強的背影。

看著身旁異常沉默,神情更冷,眉頭也皺得比往常還要緊的人,璃音無奈的輕嘆一聲。

能怎麼辦呢?作為一個少數知情的人,她其實也挺苦惱的。

「別擔心。」她拍了拍手塚國光的背部,在對方低頭望來時,她朝他眨了眨眼。

「他們自有他們的際遇。」

目前她也只能說這麼多了。

「……」手塚國光的眸光一閃,順勢握住了她的手。

儘管璃音沒有多說,但憑著雙方的默契,他聽出了話裡的隱含意思。

──事情還有轉機。

發現對方已經理解,璃音甜甜的笑開。

不愧是習慣以眼神跟人對話的手塚,跟他溝通就是方便!

「嗶嗶嗶、嗶嗶嗶……」手機的鬧鈴提醒聲響起,璃音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順手將設置關閉。

「我該去忙了。你們快去休息吧!接下來的訓練可是很嚴苛的。」

她的話才剛說完,廣播就傳來了集合提醒。

「獲勝的二十五名中學生請立刻到主球場集合……」

見狀,璃音只能朝眾人聳肩笑笑,「好吧!沒得休息了。要努力撐下去呦!加油!你們一定辦得到的!」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菊丸英二抓了抓頭髮。

「嗯喵?怎麼璃音的笑容有點像……幸災樂禍?」

「……」身為璃音的親親男友,手塚國光自然也感覺到了,不過這種時候總不能拆自家女友的台,所以他只能保持沉默。

「呵呵~似乎很有趣呢!」不二周助笑容燦爛的說道。

事實證明,情況的確是「很有趣」!

 

……

前腿肌伸展……

開放膝跳 一百次

雙膝跳 一百次

開放深蹲 一百次

槓鈴仰臥推舉(槓鈴三十公斤) 十五次

後腿肌區接 一百次(兩組)

仰臥起坐(4式x30次)五組

俯臥弓身(4式x30次)五組

小腿伸展 四十次(兩組)

腓腸肌訓練 六十秒兩組

深蹲 兩百五十次

頸部伸展 六十秒

……

 

林林總總的訓練項目列了五十多樣,長長的訓練明細布條掛在二樓欄杆處,一眼望去相當驚人。

「這就是訓練菜單?」菊丸英二驚呼,「明天開始就要做這麼大量的練習嗎?」

「誰跟你說是明天了?」循環訓練教練,柘植龍二反駁道。

「咦?難道是從現在開始?」菊丸英二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他們上午才打完那麼激烈的淘汰賽,下午又要緊接著做這些訓練?

「限時六小時,不許有任何抱怨。」柘植龍二語氣強硬的說道:「高中生只要三小時就能完成這些訓練,給你們開了特例,多了一倍的時間,你們應該要心懷感激了!」

「高中生只要三小時……」

這樣的說詞無疑讓他們再次體會到雙方的差距。

「不能在規定時間內完成的人,就從集訓營裡滾蛋!完畢!」

好不容易贏得比賽,沒有人願意就這麼被踢出訓練,所有人都竭盡所能的完成各個項目,不讓自己落後他人。

 

另一方面,坐在巴士上的淘汰者望著飛逝的景象,思緒沉浸在淘汰賽的回憶裡,越想心底就越是不甘。

「開什麼玩笑,就這樣結束了嗎?」冥戶亮握緊拳頭。「這樣真的甘心嗎?」

「怎麼可能甘心?」向日岳人吐槽道:「再比一次的話,我絕對不會輸給侑士!」

這次他會贏,是他運氣好!要是再來一次,他絕對、絕對不會輸!

「我的宇宙大爆炸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田仁志慧激動的站起身,肚子上的肥肉也跟著一顫一顫的。

「啊!就這麼回去我不甘心!」

「怎麼能夠回去呢?太丟人了!」

有人開了頭,其他人也跟著紛紛起鬨,宣洩心底的不甘。

「別開玩笑了!」真田弦一郎沉喝一聲:「有點自覺吧!我們輸了。」

沒有任何藉口,他們就是輸了!

「沒錯。」大石秀一郎附和,「是堂堂正正在比賽中輸掉的,勝的一方應該也很痛苦吧……」

想起菊丸英二那宛如哭泣的表情,大石秀一郎就覺得胸口沉悶,酸澀感自心口泛出。

抱歉啊,英二,明明約定好要一起完成集訓的……

「不甘心的話,回去後再好好練習就好了。」

「但是……」

「嘰──」

巴士突然來了一個急轉彎,讓眾人嚇了一跳。

「喂……我們是從這條路來的嗎?」日向岳人納悶的問。

被淘汰的沉重打擊讓他們悵然若失,完全沒有留意到車外的景色,現在仔細一打量,這條路似乎不是他們回家的路啊!

「這是怎麼回事?」

「這裡是哪裡?」

「喂!司機先生,你怎麼把我們載到深山裡了?」冥戶亮兇惡的質問,但司機完全視若無睹。

顛波的道路讓車身劇烈搖晃,行駛的並不是舖平的柏油路而是泥土山路。

「那個……」金色小春抓著鐵杆苦笑,「司機先生啊,迷路的時候還是暫時先停下來,看看地圖再……」

沒有理會他們,司機又是一個急轉彎,朝森林的更深處駛去。

 

「到了,下車。」

車門一開,巴士司機將所有人趕下車。

「這、這算什麼啊?」

眾人提著行李,茫然的站在陌生的樹林裡。

「為什麼把我們載到這裡?」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恭候各位多時了。」旁邊傳來帶著笑意的嗓音,眾人這才注意到一旁還有人。

說話者是穿著大白袍的齊藤至,而失蹤多時的越前龍馬與遠山金太郎也與他在一起。

「齊藤教練?」

「越前?為什麼你在這裡?」

「越前,之前你都在幹什麼啊?」

「小金,大家都很擔心你啊!」

「抱歉抱歉,我跟越前去探險,結果迷路了,對吧?」遠山金太郎面色不變的說謊。

「差不多就是這樣。」越前龍馬隨口敷衍道。

「接下來就是我真正的工作了。」齊藤至直接切入主題。

「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不是被淘汰了嗎!」

「沒錯,是被淘汰了。」齊藤至沒有否認這一點,「但是呢!不想跟勝者拉開差距的人,就來攀爬這座山,如何?」

他指著背後險峻的高山。

「爬山?」

這樣的說詞讓眾人心底掠過一個猜測。

「難道說……只要翻過這座山,就能得到重新挑戰的機會了嗎?」

「這個嘛~誰知道呢?」齊藤至沒有給予確切的答案。

「什麼叫『誰知道』啊!」

「不要這樣含含糊糊的,說清楚一點啊!」

在眾人想要討個確實的說法時,越前龍馬直接朝目標走去。

「啊啊~等等我,越前,不可以偷跑!」遠山金太郎追了過去。

「……」

他們的行動無疑是一種催化劑,其他人互望一眼,隨後也跟著動身。

這趟路程並不好走,他們攀上峭壁,走過樹林,涉過小溪,踏上看起來不怎麼可靠的木製吊橋,橋的下方是潺潺溪流,而後又因為突發意外導致橋斷人摔,差點失散,在重新聚集後又發生了小爭執……

「……根據財前所說,要登上頂峰就必須攀爬這個懸崖。」

「要爬上這裡嗎?看起來不怎麼簡單啊!」

舉著火把,望著眼前險峻的峭壁,累了一天的眾人實在沒什麼自信。

現在已經入夜,山上的氣溫偏低,他們現在又餓又累又冷,再加上身處令人不安的荒郊野外,剛才還聽到狼嚎聲,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都承受了莫大的壓力,他們的神經繃緊到最高點,只要再加上一點力道,承受壓力的那根弦肯定崩斷!

 



※ ※ ※


要是沒有人提醒,我真的忘記這篇還沒寫完

(璃音都已經跟手塚確定關係了,在我看來也就算完結了)

沒意外的話,網王同人文這段時間就會把它結束掉

之前也說了,這篇同人就是寫到,手塚國光離開集訓那段,以那裡作為終結呦~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