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訓練正式開始了。

「今天隨機回合賽發表了!」

也不曉得是誰喊了這麼一聲,所有人都聚集到公佈欄前觀看。

「啊!有阿桃的名字!」視力一流的菊丸英二,一下子就從名單中找到夥伴的姓名。

「真的耶!」

與他對打的對手是「鬼十次郎」,也就是先前那位看起來很像流氓的人。

「真幸運!馬上就能比賽了!可以大顯身手了!」桃城武開心的活動手臂,一副準備大幹一場的模樣。

「中學生之中只有桃城啊……」大石秀一郎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擔憂。

而且他的對手還是鬼十次郎,那個具有野獸氣息的男人。

雖然知道回合賽的名單是由教練們隨機挑選,然而,五十名中學生裡,就只有桃城武被選上,這是對方看到他的素質想要培養,或者是想殺雞儆猴,利用這方式先剉剉他們的銳氣呢?

「五號球場的鬼十次郎啊……」不二周助慣常的笑容收斂了些,「讓人有點在意呢!」

若要問璃音這場比賽最後的結果,她肯定會直接回一個白眼。

這不是很清楚嗎?阿桃肯定會輸啊!

雙方無論體格或是水準都有明顯差距,他們又還沒開始進行特訓,難道還指望他會打贏?

這場比賽的關注點不在輸贏,而是桃城武的實力與對方相差多少?他能不能輸的好看一點?

而桃城武顯然做到了這一點,他以奮戰不懈、到最後仍不放棄的精神,在最後一球時打斷了鬼十次郎球拍上的兩根弦。

可別看只有兩根,鬼十次郎的球拍跟一般的不同,他的拍上就只有兩根弦交叉成十字狀,這弦一斷,球拍也就等於毀了。

這傢伙……

看著倒在地上大口喘氣,再也無力起身的桃城武,鬼十次郎那兇惡的臉上露出一個很淺,近乎看不見的笑容。

「你再報一次名字吧!」他對他說道。

先前以為是螻蟻,沒在意他的自我介紹,現在他想記下這名少年的名字了。

「桃城……武。」力量耗竭的他,回話的聲音宛若氣音。

得到想要的回答,鬼十次郎轉身走出球場。

「再爬上來吧!桃城武。」

我會在上面等你。

等待與你再一次的交手!

「桃、阿桃……」青學一干正選跑進球場關心。

「沒事吧?」

剛才那彷彿不要命的激烈比賽,讓他們很擔心他的手臂,而一旁待命的助理人員也進入了球場,擔架一抬,在眾人的陪伴下,桃城武被送往醫務所治療。

 

餐廳裡,黑部由起夫手裡端著花茶品嚐,面前的桌上擺著一台筆記型電腦,螢幕上是桃城武的個人資料與先前那場比賽的影像。

「簡直就像是一群進了獅口的羔羊啊!」他感嘆道:「中學生與高中精英的實力差距根本就是天壤之別……可以說是束手無策吧!」

儘管這一切全在他的預料中,現在也只不過證明了這項猜測。

然而,就算是弱小的羔羊也會襲擊獅子,沒有比被逼到絕境更難以預測的生物了……

桃城武在賽場上的表現正好證明了這一點。

「我以為妳會去探望妳的朋友,小璃音。」他笑望著來者。

「現在去了也幫不上忙。」璃音聳肩回道,順手把一疊文件放到他的桌上。

再說,他們都是一群堅強的人,就算是暫時受挫,也一定能夠重新站起,她只需要待在旁邊默默陪伴就好。

「不擔心嗎?」

「你問的是阿桃的傷勢還是今天的訓練?」比起前者,她更擔心後者。

「嗯?今天負責訓練的人好像是……」略一思索,黑部由起夫就明白了。

的確,是他的話確實是該擔心。

那人看似溫柔無害,實際上卻是相當嚴酷啊!

「希望他們能挺得過這套訓練吧!」嘴角微勾,黑部由起夫有些壞心的說道。

「……」璃音無言的看著他。

這幾個教練的性格到底是怎麼培養的?怎麼一個個都這麼惡劣啊?

她同情的往主球場上望去,正在球場上等待的選手們並沒有意識到危機,仍舊群聚在一起,輕鬆的談笑聊天。

「太好了,幸好骨頭沒斷。」菊丸英二慶幸的說道。

「總之,你別讓我們太擔心啊……」大石秀一郎也鬆了口氣,責備的話語裡透出濃濃的關心。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慘遭挫敗的桃城武依舊是一臉沮喪。

「你這傢伙做事每次都這麼不計後果,你這個冒失鬼。」海堂薰同樣譴責著,儘管經常與他鬥嘴,但不得不說,他心底仍然將他當成重要的同伴。

「你說什麼?混蛋!」

明明知道對方的關心向來很彆扭,但桃城武還是跟他吵了起來,這已經是習以為常的固定模式了。

「怎樣?想打架嗎?」海堂薰先是一愣,反應過來後,不甘示弱地用更強大的氣勢吼了回去。

見到兩人又開始爭吵,大石秀一郎無奈的苦笑。

這樣也好,這麼有精神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比起先前那種死氣沉沉的模樣,還是活力充沛的桃城武比較好啊!

「不能放鬆警惕。」手塚國光沉聲提醒,「要是發現手有麻痺的感覺,盡量不要再握球拍了。」

他其實是想說:這幾天就不要參加訓練了。

但桃城武肯定不會遵循他的意思,而且他們身處的環境也不能讓他這麼做,若他向那些教練提出請假,對方肯定讓他直接退訓,把他遣送回去。

「是,我明白了。」桃城武乖乖答道。

「喂──各位中學生。」緊接在這句話之後的,是一聲響亮的碰撞聲響,疼痛的叫聲透過擴音器傳出。

這種突兀的出場方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抬頭向上看去,只見在一名身高相當高、綁著馬尾,身穿白色長外套的男子出現在二樓陽台上。

「大家早安。」待額頭的痛楚消散後,齊藤至再度開口,「我是U17的精神教練,名叫齊藤,我已經看過各位的比賽了,大家厲害的不像是中學生呢!但是呢,如果能夠強化精神層面,各位的實力還能更上一層樓喔!」

精神層面?眾人面露茫然,不太能夠理解對方的意思。

「首先,請各位分成兩人一組,可以自由找搭檔喔!」

被璃音稱為惡魔的男子開始佈下了網。

一聽到兩人一組,所有人都以為接下來要打雙打,一些原本是搭檔的自然成了組合,而其他人也紛紛找了交情好的朋友或是認可的對手。

青學的黃金搭檔就不用說了,沒有人能拆散他們;海堂薰找了手塚國光;不二周助找了弟弟裕太;河村隆與年少時的好友亞久津仁一組;越前龍馬人不在現場,不知道跑去哪裡了;桃城武與千石青純,而落單的乾貞治則是與聖魯道夫的觀月初組隊。

「都組好隊了嗎?」惡魔露出了他的獠牙,「那麼現在開始進行『單打』比賽。」

單打?眾人一陣驚愕,現場喧嘩聲四起。

「輸的一方將被淘汰。」惡魔男子露出溫和而殘酷的微笑。「沒錯,就是與你們剛剛找到的搭檔比賽。」

和一起奮戰到此的夥伴比賽,在激烈的競爭中淘汰掉對方,踩著好友往上攀爬……

「強化精神層面……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不二周助後悔找弟弟搭檔了。

「開什麼玩笑!這種事情怎麼做得到!」海堂薰激動的大吼。

手塚國光可是他一直尊敬著、仰慕著、追逐著的隊長啊!

「先從這裡到這裡的選手開始進行比賽吧!」齊藤至隨性地劃分了區域。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長竹竿!」海堂薰激動的吼道。

「啊,還有就是,不參賽的組合一律淘汰。」

所以說,為了倖存下來,為了能繼續留在這裡,就算再怎麼不情願也要上場。

「比賽採取搶七決勝制,都明白吧?」齊藤至笑盈盈的說道。

「那麼,就開始比賽吧!」

賽場上的氣氛相當沉重,每個人都抱著複雜的心思在對打,在經歷過掙扎、猶豫、對抗、鼓勵與堅定後,結果出爐了。

儘管這樣的比賽讓人覺得殘忍,但選手們也從過程中得到了寶貴的收穫,並且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既然是自己親手淘汰了夥伴,那麼,他們就要背負著夥伴的那一份繼續前進!

場上的比賽持續進行,而選手們對決的畫面也透過監視器播放,讓待在監控室的教練與工作人員看得一清二楚。

螢幕上,除了有主場上正在進行的淘汰賽之外,另一處也有兩場私下的較量進行。

越前龍馬對上一號球場的德川一矢;四天寶寺的過動兒遠山金太郎對上鬼十次郎。

「啪!」

同一時間,兩邊的球都在對方場地落下,經歷了許久的比賽,越前龍馬與遠山金太郎終於取下一球。

「哎呀哎呀!一號球場的德川還有令人畏懼的鬼大哥,竟然同時被中學生得分了。」齊藤至訝異的說道:「這下比賽的主導權完全被對方控制了啊!」

「主導權被控制?這怎麼可能。」坐在螢幕前的黑部由起夫嗤之以鼻。

「嗯?可是……」

「仔細看清楚了,他們還沒拿出真本事。」黑部由起夫說道:「證據就是……那兩個中學生進攻了這麼久才拿下一球,兩人都已經氣喘吁吁、渾身是汗,而德川和鬼兩人雖然略有出汗,但呼吸平穩,仍然非常冷靜的在比賽,非常鎮定。」

「青春學園越前龍馬、四天寶寺遠山金太郎,他們都是被期待成為新時代種子的一年級學生,但兩位高中生是怎麼看他們的呢?」

他們對這兩名中學生的評價又是如何?是覺得名符其實或是名過於實?

這一點讓黑部由起夫十分感興趣。

「這場比賽可真是讓人目不轉睛啊……」齊藤至笑道。

他很好奇,在兩名高中生認真起來後,他們還能不能取得分數?

又或者,這兩人能不能讓德川與鬼認真以對?

「你必須注意主球場那邊,不然我會很傷腦筋。」黑部由起夫皺眉提醒。

「咦?」

「你不會是忘記報告書的事情了吧?」他問著。

將主場淘汰賽的選手資料分析出來,並在隔天交給他,這件事情昨天吩咐過了。

「哎呀!是啊、是啊……」差點忘記了呢!

齊藤至心虛的別過臉去。

在午餐之前,淘汰賽的結果出爐。

青學這裡留下的人是手塚國光、不二周助與菊丸英二。

乾貞治的淘汰是非戰之罪,他喝了自製的乾汁,結果乾汁的配方出了問題,讓他在廁所拉肚子拉了很久,直接宣告放棄。

桃城武也是,因為先前與鬼十次郎的對決受傷,他的手腕根本無法握拍,只能鬱悶的放棄比賽。

而越前龍馬則是到淘汰賽結束前都沒找到人,因此,他也同樣被淘汰了。

比較出乎預料的是,立海大皇帝──真田弦一郎也被淘汰了。

然而,看到他的對手後,這份訝異也就消失了。

畢竟那個人可是「神之子」──幸村精市啊!

能與他一較高下的人實在不多。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