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在製作一款遊戲,幫著寫了裡頭一個小篇

這篇是廢棄的文章,就將它貼上部落格啦~


※ ※ ※


 

一日,沙漠中的國家迎來了喧鬧與歡樂,

今天是小王子的生日,

舉國上下普天同慶。

 

人們讚頌著小王子的聰明、乖巧以及那精緻的容貌,

稱讚著他那英明而寬厚的雙親……

在這些話語裡,只有一個存在被人們刻意遺漏

──他的哥哥,這個國家的大王子。

 

大王子出生後不久,醫生就發現他的身體比一般孩子孱弱,

儘管國王尋來名醫為他醫治,買了昂貴的藥品讓他服用,

大王子的身體依舊沒有起色,

為此,國王與王后陷入憂愁之中,

甚至有人私下臆測,說大王子活不到成年。

 

低沉的氣氛在小王子誕生時一掃而空,

小王子的身體很健康,個性活潑開朗,而且聰明伶俐,

有他在的地方總是充滿歡笑,

 

漸漸地,國王與王后減少了探望大王子的時間,

漸漸地,國王與王后開始有意無意的忽略這個孩子,

漸漸地,「小王子將會是王位繼承人」的消息流傳開來,

漸漸地,大王子這個詞不再從人們口中傳出……

 

坐在床上,望著外頭的美麗佈置,聽著那些歡樂的歌謠,

大王子臉上勾起一抹溫和的微笑。

儘管他無法到場祝賀,他還是在心底默默為弟弟獻上祝福。

 

從白天到黃昏,再從黃昏到深夜,

他始終維持著同樣的一個姿勢,

一動也不動,

宛如一具精緻的人偶。

直到眼睛覺得有些酸澀,他這才慢慢躺平,閉眼睡覺。

 

儘管,他並不想睡。

但除了睡覺,他也沒有別的事情能做了。

 

在他入睡後,房間來了一名訪客。

那是一名有著銀白色長髮的青年。

 

青年來到床邊,坐在床沿看著熟睡中的少年,

修長的手指輕撫他的臉龐,

圓潤的指尖滑過少年的眉毛、鼻樑,

在缺少血色的嘴唇輕輕一頓,而後來到下巴,

拇指與食指輕輕一捏,讓少年的嘴唇微微開啟,

 

青年的掌心凝聚了銀白色光輝,宛如他的髮色,

仔細一瞧,那光芒其實是像砂粒一樣的實體,

但卻是像液體一樣的流動著。

 

他將它倒入少年嘴裡,份量不多,大約就是半口的量,

少年蒼白的臉龐逐漸有了血色,

做完這一切,青年輕輕地將少年的嘴巴合上,

並仔細檢查了他的臉,確定自己沒有捏紅他的皮膚。

 

他是棲息在沙漠中的魔神,被人們懼怕的魔神。

儘管,他從沒傷害過那些人。

 

少年出生的那天,魔神聽見了歡慶的聲音,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他來到這裡,見到了他。

 

小小地、軟軟地,身上還發散著奶香氣的幼崽,

在這之前,他從沒見過這種名叫「嬰兒」的生物。

 

很脆弱。這是他第一個念頭。

彷彿一根手指就能毀了他。

 

正當他打算離開時,熟睡中的小傢伙醒了,

視線相對時,小傢伙咧開沒有牙齒的嘴,朝他咯咯的笑著。

 

看著手舞足蹈,好像想要起身的小傢伙,

魔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他上前抱起了他。

 

真的很小。

魔神有些失措,害怕自己稍一用力就會殺死他。

他想將他放回床上,但又眷戀著小東西身上的溫暖。

 

小東西真的很神奇。

柔軟、脆弱、幼小、香甜……

抱著他的時間越長,他就越捨不得放下。

一種從未有過,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他心裡滋長。

 

這種不受控制、前所未有的感覺讓魔神害怕了。

他迅速把小傢伙放回床上,拒絕聆聽他的哭聲,

相當狼狽的跳窗逃離。

 

他以為,只要不再看見他,他就不會受到影響。

然而,從那天以後,

小傢伙的模樣、小傢伙身上的香氣、小傢伙的笑聲,小傢伙的柔軟觸感不斷在他腦中浮現……

 

他以為自己中了惡咒,找了各種方式解咒,卻還是無法擺脫,

 

那麼,只要殺了他,我就能解脫了吧!

他惡狠狠的咬牙。

 

於是,他返回那個國家,見到了長大的小東西,

儘管容貌與身形截然不同,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他。

 

小東西生病了,身上有難聞的藥味,

他的臉色很不好,就算魔神不殺他,他也活不了多久。

 

這樣的發現讓魔神莫名的煩躁,好像就要失去什麼一樣。

 

他藏身在樹陰底下,看著坐在窗戶邊的小東西,

他從他眼裡看到了羨慕與渴望。

就像是被困在籠子裡,仰望著天際,期盼能夠再次展翅飛翔的小鳥。

 

結果,魔神沒有殺死他。

他在深夜裡潛入小東西的寢室,餵他喝下了延長性命的「砂」。

 

是的,那些凡人並不曉得,那些讓他們長生不老的,並不是綠洲裡的泉水,而是摻在泉水裡的砂。

 

順從心意行動以後,魔神心底的糾結也消除了,

他不想讓小東西消失,他想要親近他,

既然這樣,那就這麼做吧!

他原本就是一個順心而為的人。

 

往後,魔神便經常來探望小東西,

有時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的睡臉,

有時會餵他喝下小半口的砂,

 

那些讚揚小王子的言論讓他嗤之以鼻,

愚蠢無知的人啊……

論起容貌,他比小王子還要俊逸出色,

論起才智,就連被譽為智者的宰相也不及他的一半,

論起性格,他更是比那以「溫柔」聞名的王后還要親切和善。

 

魔神很高興,小傢伙的這一面只有他知曉。

這樣也好。

這是他與小傢伙的秘密。

 

秘密總有一天會被發現。

大王子活到了成年的生日,這一點讓所有人都很訝異,

包括他那對父母。

他們開始對他的健康感到好奇,

國王與王后頻頻探視他,藉由關懷的話語窺探內幕,

孤寂而單純的大王子沉浸在親情中,

很快就把事情說得一清二楚。

 

他其實是知道魔神存在的,

只是因為擔心對方會傷害自己,他便假裝不知,

後來發現魔神沒有惡意,他便放下心底的不安,任由對方親近自己。

 

「也許他跟我一樣,也覺得寂寞,想要有人陪伴吧?」

 

這樣的猜想讓大王子對魔神起了同情,

他曾想過跟魔神攤牌,又怕嚇跑他,

於是便維持這樣的相處模式,直到現在。

 

聽完兒子的敘述,國王想起永生之泉的傳說,

人總是貪婪的,就算是擁有最高權勢與財富的國王也一樣。

 

國王讓大王子與魔神結交,想辦法從他那裡取得更多的永生之泉。

大王子乖乖照做了。

在魔神來的當晚,他不再裝睡,而是起身與對方攀談,

他以父親生病的名義,向魔神討要生命之泉。

 

魔神很訝異,他沒想到小傢伙竟然知道自己的存在,

但他也很高興,小傢伙並不像其他人,他不害怕自己。

至於小傢伙的請求……

雖然他隱隱覺得不安,但他還是答應了。

 

得到永生之砂的國王,並沒有因此滿足,

他還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於是,大王子只能一次次的向魔神索取,

精明的魔神很快就察覺到情況不對,

只是看著小傢伙透著愧疚的眼神,

他嚥下了到嘴邊的質問,繼續把這代表他生命的砂子送出。

直到他虛弱的倒地為止。

 

「對不起……」

大王子抱著魔神哭泣,懊悔的淚水順著臉頰滑落。

他早就猜出砂子與魔神的關聯,

也發現魔神逐漸虛弱下去,

只是他眷戀著雙親對自己的關懷,

害怕沒有砂子以後,這份溫暖也會離去。

所以他壓下了那份不安,繼續向魔神索取。

每天他都告訴自己,再一次就好,再拿一次就不再拿了。

就這樣,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直到魔神在他面前倒下……

 

他怎麼會那麼自私,

竟然利用魔神對自己的疼愛,對他予取予求?

 

他怎麼會那麼愚蠢,

竟然因為那虛假的親情,傷害了真正關心自己的魔神!

 

「對不起……」

許多懺悔的話想說,但到了嘴邊,卻還是只能吐出這一句。

 

看著泣不成聲的大王子,魔神吃力的抬起手,緩緩拭去他的淚水。

 

「別哭。」

魔神的聲音極輕,彷彿風一吹就會被吹散。

 

「別哭。」

小傢伙,眼淚並不適合你。

 

「我知道錯了,我會改,你不要、不要離開我。」大王子哀求的看著魔神。

魔神勉強勾出一抹微笑,

他很想答應,只是,他做不到。

 

他的身體逐漸崩解,化成雪白的細砂,

變化從指端沿著手腕往上蔓延,

緊摟著魔神的大王子很快就發現這一點,

他驚恐地加大擁抱的力量,彷彿只要這麼做,就能將魔神挽留下來。

 

「不要,不要走!」

「不要消失,不要離開我!求求你,不要……」

然而,不管大王子怎麼呼喚,魔神依舊化為白砂死去。

 

「好好活下去。」

這是魔神最後說出的道別。

 

後來,大王子失蹤了。

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只隱約聽聞沙漠旅人提起,

曾經在一處美麗的綠洲,見到一位清俊而溫柔的男子……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