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談妥後,我們快步跟上其他人的腳步,用一種近乎摧殘的方式,滅掉各層的蛛械獸後,我們來到了目的地──IR製造廠。
厚重的鐵門伴隨震耳的響聲緩緩開啟,提醒有入侵者的機械語音也跟著傳出,紅色警戒光將整個廠房染紅。
在了解這裡的歷史之後,望著眼前佔去大半面積的大型機器人,我突然有種預感──也許它會是這個任務的最終大魔王。
當然,我希望這個想法不會成真,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它!
不一會,金屬機器人出現了,見到我們之後,它們隨即轉變成戰鬥狀態,左手轉換成槍械,右手則是轉成鋒利的軍用刺刀。
「各位伙伴!準備開工啦!」
痞子殺手第一個衝上前,將一張符咒裝在傘尖後,將傘尖朝地面擊下,符咒化成一道水流沖出,將附近的機器人全給掃倒在地。
在機器人還沒來得及起身時,焰星出手射出數張紙卡,紙卡在半空幻化成老虎的模樣,落地之後的虎群迅速撲上前,將機器人咬的支離破碎。
相較於兩人的華麗表現,一旁的天神樂也不惶多讓,他揮動著手上的野太刀,發出了一個不斷冒出火焰的龍捲風,凡是被這龍捲風捲入的機器人,全都被燒成殘破的焦鐵。
「嘿嘿,我來試試我的新武器好了。」如此說道的拉布拉,在他的手上出現了一把電吉他。
「你拿吉他當武器?這真是令人難以想像啊。」痞子殺手頗感有趣的說道。
「怎麼?難不成你以為我會拿釣魚竿當武器?」拉布拉朝他回了個笑,手指隨即在弦上快速移動、刷彈著。
一首快節奏的搖滾樂隨即從他手中出現,樂音成了實體狀的音符,隨著氣流的波動衝向機器人,當雙方碰觸到時,音符化成小型炸彈,一個個在機器人身上引爆,將機器人炸的體無完膚。
就在他們兩人分心聊天時,兩三具機器人趁隙從旁偷襲,但它們還沒來得及出手,就已經先被遙日的雷電給擊倒了。
「謝啦!」痞子殺手跟拉布拉回頭跟遙日道謝,不過,在見到遙日現在的「魔法全開」狀態後,兩人訝異的張大嘴巴。
如果天神降臨這個世界,那會是什麼樣的畫面?──相信我,當你看到現在的遙日時,一定會覺得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情況!
淡藍色的水流呈螺旋狀飛繞在遙日身邊,他的左手聚集著白色風球,右手臂盤旋著樹枝狀的金色閃電,腳下的地面圈繞著三圈火燄,這樣的狀態再伴隨魔法各自特有的華麗效果,讓遙日整個人看起來就是金光閃閃、耀眼無比的模樣。
「混合魔法技?這招很難耶!」痞子殺手大感訝異的嚷著:「我們才一陣子不見,你竟然就已經練成功了?」
「要練成功其實不難,只要能力表的魔法跟智力兩個數值達到滿額,然後再學習混合魔法,大概失敗三百次就可以學會了。」遙日說出取得技能的門檻。
「魔法跟智力滿點?」
「失敗三百次?」
他們幾個人一聽到這句話,臉上的表情也跟著僵掉了。
能力值屬性表的最高上限是999點,雖然遙日嘴上說的輕鬆,事實上,要將能力值提升至滿點可是個高難度動作,更不用提還要有三百次的失敗經驗了。
越高的等級就越難往上增加,這是遊戲中不變的定律,雖然可以繳錢到學校學習,進而提升數值,不過學校的高等課程只能幫忙提升數值到八百點,剩下的就要靠玩家自己努力,糟糕的是,能力值一旦到達八百點,整個提升數值的困難度就會相對提高不少,想要再往上提升就必須要花費數倍的努力才行。
相較於他們五個人華麗戰鬥,我的戰鬥方式就顯得樸實許多,沒有特殊道具,沒有魔法的漂亮特效,我只憑藉著訓練出來的速度跟機器人對戰。
用著飛一樣的速度穿梭在機器人之間,時而跳躍、時而彎身閃躲,在數量眾多的子彈縫隙中穿梭,用著俐落、不拖泥帶水的攻擊方式,一劍一個,將機器人一一解決。
在我解決完最後一批,停手休息時,發現其他人的視線全集中在我身上。
「真是好快的速度!我眼睛都要看花了。」拉布拉驚訝的說道。
「真是厲害,貓竟然從原先的狂趴王變成高速女超人。」痞子殺手直接給我貫上一個奇怪的稱號。
「雖然速度可以當成優勢,可是對方畢竟持有槍械這種高速武器,妳要不要考慮一下,換個安全一點的方式?」天神樂語帶保留的建議道。
「貓已經練成『疾行術』這個特殊技能,她現在的速度可以輕鬆應付機器人,不會有事。」遙日開口替我說明著。
練疾行術是遙日給我的建議,他說,雖然他沒見過所有人目前的狀況,但光從痞子跟焰星兩人來比較,我的程度很明顯差了他們一大截,要是想在往後的比賽中取得優勢,最好的方法就是專攻一項特長,將它發揮到極致。
在橫量過我這個種族的基本屬性跟我擅長的作戰方式後,我決定朝敏捷這一點下功夫苦練。
「要練疾行術要先將敏捷值提升到滿點,然後再去跟NPC接有時間限制的運送物品任務,任務必須要成功兩百次以上才算成功,妳……真的做了?」焰星大感懷疑的反問我。
「對啊。」
「可是妳不是最討厭這種單調、反覆的事情嗎?」痞子殺手也同樣無法置信。
「是啊。」回想起那段痛苦的經過,我也只能無奈的苦笑。
雖然我在中途也曾經想要放棄,但,一想到要是我放棄了這項技能,導致我在往後的比賽輸給痞子他們,還要接受他們的懲罰……兩者相較之下,我寧願忍受兩百次任務的折磨,也不要被他們惡整。
一聽到我得到疾行術的技能,天神樂求證的發問:「我聽別人說,練成疾行術之後就連子彈也可以躲掉,這是真的嗎?」
「我剛剛在機器人堆裡跑來跑去,你有看到我受傷了嗎?」我沒有直接回應,只是轉了個彎的間接承認。
「妳真的練成閃子彈絕技?太誇張了吧,我有沒有聽錯?」痞子殺手作勢掏掏他的毛耳朵。
「應該不會吧?」拉布拉一臉不信的反駁:「躲弓箭我還聽說過,躲子彈?可能嗎?」
「是真的還是假的,試試看不就知道了?」焰星快速丟出了一張紙卡,在金色的閃光過後,紙卡變成了數量眾多的火球,大舉向我撲來。
也許在外人看來,火球的速度就跟子彈差不多快,但就我而言,它們的速度向是被人調慢了三、四倍。
在這種像是下雨一樣密集的攻勢下,我閃避的過程不算輕鬆,但也還能毫髮無傷的全身而退。
「焰星,你這是在預先測試我的程度嗎?」避開那些火球後,我笑著反問他。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焰星也沒有多作反駁,僅僅朝我回了個意味不明的笑。
「嘖嘖!看來要想個辦法應付妳的速度才行!」痞子殺手像是打算策劃某種作戰方式的說著。
「那你就加油吧!」我朝他的肩膀拍了兩下,算是為他打氣。
「既然這裡的機器人都解決了,我們回到上層從頭來過吧!」焰星開口催促著我們。
「好,走吧!」
我轉身走向門口,準備搭乘外頭走廊的電梯回到地面上,但,就在我接近大門時,痞子殺手在我身後喊道。
「貓,妳先讓我測試一下吧!」
「啊?」當我回過頭,想問清楚痞子話中的意思時,卻發現他將大傘的傘面對準我,準備對我發動魔法。
「你這個──」死痞子三個字還沒出口,發光的傘面飛出了無數條黑蛇,蛇群速度飛快的衝向我。
為了躲開攻擊,我快速朝旁邊跳開,閃過攻擊後,我才準備開罵時,痞子卻回給我一個詭笑。
「小心、小心,還沒結束喔!」雖是這麼說,但他卻已經將傘給收起來了。
「貓,蛇群轉向了!」遙日開口提醒我。
「轉向?」回頭望去,發現那堆被我閃過的黑蛇群,在衝過頭之後,立刻回身轉了個彎,再度朝我撲來。
看到黑蛇一隻隻張大嘴,準備狠狠咬上我一口的模樣,不多加思考,我立刻拔腿狂奔。
毫無目的的到處亂跑,一邊試圖拉開蛇群的距離,一邊想著該如何脫身,突然間,我發現牆角處有一間房間,我隨即以它為目標衝了過去,拉開門衝進房間後,我手腳飛快的將門關上。
「碰、碰、碰、碰!」一聲聲撞擊聲出現,幸好用來阻隔的門是鋼鐵製成,材質非常堅硬,要不然依照那群蛇的「狠勁」,牠們可能會直接將門撞出無數個洞來。
「呼……」解決了麻煩,我頓時鬆了口氣。
「死痞子!用這種偷襲招式不覺得太卑鄙了嗎?」開了門,我怒沖沖的大罵著。
「哎呦,貓老大連子彈都躲的過了,這群蛇怎麼可能傷的了貓老大嘛!」痞子殺手沒有絲毫的悔意,依舊是一臉嘻皮笑臉的模樣。
「貓,妳沒事吧?」天神樂關心的問著。
「嗯,沒事。」
「怎麼會有這個房間?裡面有什麼?」相較於我的安全問題,遙日卻是對我藏身的房間比較有興趣。
「不知道。」我朝他聳聳肩。「之前打完機器人就閃了,沒去注意。」
「這房間還真是夠隱密的,應該沒什麼人會注意到這裡吧?」門外的他們全部走入房間內打量。
房間的內部擺設很單純,只有一張大平台跟部分機器零件、一些像是維修工具的東西,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別的了。
「只是一個空房間啊。」發現沒有任何奇特的地方,拉布拉頗感無趣的退出了房間。
「走吧,回上層去了。」焰星跟其他人也在參觀一圈之後走了出去。
正當我也跟著打算離開時,視線不經意瞄到門後頭有個東西。
「那是什麼?」拉開擋著的門一瞧,發現那是一個半個人高的紙捲。
看到這樣的東西時,我下意識的將紙捲拉開,發現裡面畫著密密麻麻的線,部分位置還寫著我看不懂的文字,雖然不清楚內容,但,紙張最上頭的名稱我可就看的懂了。
「構造圖!」我用近乎尖叫的語氣喊了出來。
「找到構造圖了?」聽到我這麼喊,遙日快步湊到我身邊瞧著。
「那是你們任務中的線索?」天神樂大略猜出這物品的重要性。
「嘖嘖!這麼重要的線索竟然藏在門後面?」痞子殺手一邊搖頭,一邊用慶幸的口吻說道:「還好貓有發現,要是剛剛沒有人注意到這地方,這個任務就算玩一輩子也解不出來吧?」
「是啊,這種線索的放置設計還真是惡質啊!」拉布拉同意的點頭附和。「難怪這個任務到現在都沒人解開。」
「有了這張構造圖,阿光很快就可以被修復,等到它的記憶恢復,要找它的主人就容易多了!」一想到接下來的事件將會順利完成,我的情緒也跟著轉為興奮。
「各位,抱歉了。」遙日拿出移動符咒對其他人說道:「我跟貓要將構造圖拿去給博士,先走了!」
跟眾人道別後,我們眼前的場景也跟著轉到博士的家門口。
 
當我們抵達時,朝陽也剛自遠端的地平線升起,因為天才剛亮,博士他們家的防護屏障還沒撤下,我跟遙日站在屋外靜靜的等待。
眺望著光芒萬丈的日出天色,我深深覺得,拿到構造圖的我們,接下來的行動也會像這清晨的陽光一樣,充滿耀眼的希望!
「嘿嘿嘿!這個難解的A級任務就要被我們解開啦!」我興奮的對遙日說道。
自從拿到構造圖之後,我的情緒就一直處在沸騰的高點。
「嗯……」見到我這麼開心,遙日雖然同樣用笑容回應我,但他的神情卻還帶著些遲疑。
「怎麼了?你看起來好像不怎麼高興。」我困惑的追問道。
「我只是覺得……A級任務應該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解出來。」因為事情發展的太過容易,遙日反而覺得不尋常。
「說的也是。」遙日的話讓我的思緒稍微冷靜下來。「你之前也曾經說過,這種任務都會牽涉到很多環節、環環相扣,不過我們兩個到目前為止,也沒有經歷過什麼特殊事件……」
「嗯。」他同意的點頭,低頭望著我拿在手上的東西。「不過,我們是真的拿到構造圖了。」
「是啊。」也就是因為得到這項線索,所以才沒有否定這一切的可能。
「會不會……是要構造圖先出現,然後才會有其他事件發生?」我突發奇想的臆測。
「這……」
正當我們還在討論時,一陣機器響聲出現,康帕納博士的屋子開始撤除屏障了。
「韃羅貓小姐、遙日先生早安。」在我們敲門時,蜜莉絲笑著開門迎接。
領我們到圓桌坐下後,蜜莉絲端出了熱騰騰的蜂蜜鬆餅跟香氣迎人的奶茶招待我們。
「博士正在盥洗,請兩位先等一下。」說完這句話,蜜莉絲便轉身走開,開始進行她的清潔、打掃工作。
見到食物出現,我下意識想到了暴雷,便將它從倉庫中叫了出來。
「嘎啦啦,哼!」一出倉庫,暴雷隨即轉過身不理我,頭上還出現生氣的符號。
「暴雷,你怎麼了?」我無法理解的用手指戳戳它。
「嘎啦啦,主人不跟暴雷玩,暴雷也不跟主人玩!」暴雷用生氣的口吻回著。
「呃?」
聽到這種指責,我先是一愣而後才想起,我這陣子的確忙的沒有時間陪它,每次拿食物餵飽它之後就讓它窩回倉庫,就因為這樣,所以它跟我鬧彆扭、生氣了?
既然錯的人是我,我也只好用討好的口吻跟它說話。「因為我之前很忙,所以沒時間陪你咩,別生氣啦……」
「嘎啦啦,暴雷不要理主人了!」說著,暴雷還故意跑遠了些。
「暴雷,你真的不理我?我特別留了這塊鬆餅要給你吃呢!」我插起一塊鬆餅,在它面前晃了幾下。
「嘎啦啦,食物不是一切!不要用食物誘惑暴雷!」一向貪吃的暴雷似乎已經鐵了心,態度非常堅定。
好樣的,竟然連「食物不是一切」這種話都說出來了。既然無法用食物誘惑它,我索性收回手,一口將鬆餅吃掉。
「嘎……」見到我將鬆餅吃下,暴雷出現晴天霹靂的表情,眼睛更是閃出汪汪的淚光。
啊哩?剛剛不是才在說食物誘惑不了它咩?現在幹嘛又是一副大受打擊的表情啊?
「你想吃嗎?」我再度插起一塊鬆餅,遞到它面前。
「嘎……」暴雷一臉認真的盯著鬆餅,表情像是在猶豫、又像是再忍耐,最後它還是毅然決然的別過臉去。
「嘎啦啦,暴雷不想吃!」
喲喲,真是有骨氣的孩子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到啥時。
不知道為啥,每當我見到像暴雷這樣愛逞強的人時,我總會忍不住捉弄對方,從測試對方忍耐極限中得到樂趣,所謂的「將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說的大概就是我這種人吧!
「好吧,既然你不想吃,那我就把鬆餅通通吃光囉。」沒有第二句話,我再度將鬆餅放入口中,順帶還喝了一口熱奶茶。
「熱呼呼的鬆餅淋上蜂蜜,再搭配上奶茶的香味,這簡直是人間美味啊!」我像是美食評論家的讚嘆道。
「嘎啦啦,人間美味吶……」聽到我這樣的評論,暴雷只能用呆呆的神情望著我,口水都快要滴出來了。
故意裝做沒有注意到暴雷的反應,我一口一口接連不斷的吃著,暴雷的嘴巴也隨著鬆餅減少而越張越大,表情更是出現掙扎、哀怨、渴望、猶豫等等的情緒。
一直吃到最後一塊鬆餅,我用著慢動作將鬆餅叉起,沒有馬上張口將它吃掉,反而將它遞到暴雷面前。
「暴雷,你真的不吃嗎?最後一塊了喔!這鬆餅真的很、好、吃耶!」邊說,我邊在它面前晃了幾下鬆餅。
沒有多做遲疑,暴雷隨即張大口,一口將面前的鬆餅吃掉。
「嘎啦啦,蜂蜜鬆餅,人間美味、人間美味……」暴雷一邊開心的嚷著、一邊在桌上打滾,身旁更是冒出無數顆粉紅色小愛心。
用著滾動的方式,暴雷我的熱奶茶移動,它張大嘴巴,一口將剩下的熱奶茶喝下肚。
「嘎啦啦,熱奶茶,人間美味、人間美味……」大眼睛閃著晶亮的光芒,暴雷用著一副感動至極的模樣傻笑著。
「嘎啦啦,暴雷還想吃。」
「沒有了。」我指著空無一物的盤子。
「嘎啦啦,沒有了。」望著空空的盤子,暴雷淚眼汪汪的望著我,一臉哀淒無比的模樣。
「誰叫你要耍脾氣說不吃?要是你坦率一點,那一整塊鬆餅就會全部都給你,」趁這機會,我開始對它展開說教。「暴雷,我討厭不乖的寵物,以後要是你再跟我鬧彆扭,我連最後一塊鬆餅也不給你,聽到了嗎?」
「嘎,暴雷會乖乖的。」被我用食物恐嚇的暴雷,連忙乖乖的點頭答應。
「我這份給你吧。」遙日將他的鬆餅跟奶茶推上前,
「嘎啦啦,謝謝!遙日是大好人!」暴雷開心的撲向餐盤,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兩位早安。」康帕納博士的聲音從附近出現。「你們今天來的還真早。」
「博士,我們找到構造圖了!」我開心的朝他笑著,並將構造圖遞給他看。
「真的嗎?我看看。」康帕納博士立刻將紙捲攤開。
在他觀看構造圖的說明時,康帕納博士臉上閃過驚喜、訝異以及尷尬的複雜神情。
「博士,怎麼了嗎?」發現他有奇怪的反應,我不解的問。
「這……不是AR構造圖。」康帕納博士朝我們苦笑了下,他隨手指向紙張的右下角。「瞧,這裡寫著『IR構造圖』。」
的確,在紙張的右下角出現IR構造圖幾個字,只是這幾個字並不是很不明顯。
「害我那麼高興,結果竟然是錯的……」我垮下臉並重重的嘆了口氣。
「這項任務本來就不是可以輕鬆解開的。」遙日倒是坦然接受了這個答案,沒有絲毫失望。
大概是見到我一臉沮喪的表情,康帕納博士也跟著開口安慰道:「就算沒找到AR構造圖,你們能找到這張IR也真是很了不起,這上面的機器人可是戰爭時代的最偉大發明!」
康帕納博士開頭之所以表現出訝異與驚喜,為的就是見到這難得一見的構造圖。
「問題是,我們要的是AR。」我朝他苦笑了下。
「呃,說、說的也是啦。」康帕納博士訕訕的笑了笑,視線仍條留在構造圖上頭。「請問……這張構造圖可以借我研究幾天嗎?」
「好啊,你拿去吧。」我不假思索的答應道。
反正這張構造圖又不是我們要找的東西,就算現在博士要我將構造圖送他,我也絕對會點頭答應。
「遙日,接下來我們該去哪邊找圖?」我轉頭問著他。「廢墟已經快被我們找遍了,城裡的人也都問過了。」
對於我的提問,遙日則是陷入了沉思。
「你們有沒有去過機器人製造工廠呢?」康帕納博士提議的說道。
「機器人工廠?它在哪裡?」完全沒聽過這地方的我們,精神立刻為之一震。
「它位於東邊城外的海岸邊,是一間歷史悠久的製造工廠,我們這裡所有非軍事用途的機器人都是在那邊生產的。」
「可是地圖上並沒有顯示這個地方。」遙日將地圖攤開在桌上,在城市東邊的海岸是一片空白。
「這是之前的舊政府所規定的,機器人製造廠算是本城的經濟重心,」康帕納博士開口解釋道:「如果製造工廠發生狀況,我們這座城市就會陷入經濟危機,為了避免發生這種事情,在以前的戰爭時代中,政府下令將工廠從地圖上去除,讓敵人無法發現並攻擊這個製造廠。」
「那……如果我們朝東邊的海岸走去,就能發現它囉?」我詢問著。
「我請蜜莉絲畫地圖給你們吧。」康帕納博士將蜜莉絲叫進屋內。
在接獲博士的命令後,蜜莉絲的手指轉成了黑筆,動作俐落的畫起地圖來,不一會,一張精細無比的地圖出現在我們面前。
「這是通行證,有了它,你們才能獲准進入工廠。」康帕納博士將明信片大小的晶片遞給我們。
「嘎啦啦,主人跟遙日獲得機器人製造工廠的地圖跟通行證囉!」暴雷吃完鬆餅,飛到我們身邊開心的嚷著。
「機器人製造工廠有一個房間是專門放置機器人相關資料的地方,我想,你們應該能在那邊找到構造圖。」康帕納博士對我們說明道。
「謝謝。」我開心的向博士道謝道:「等我們找到構造圖,一定會馬上拿來給你!」
「我會在這邊等待你們回來。」康帕納博士朝我們回了個笑。「祝兩位一切順利。」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