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康帕納博士的家,我們依著剛到手的新地圖路線,快速趕到機器人製造工廠,才剛接近工廠外圍,兩名巡邏機器人立刻攔住了我們。
「你們是誰?接近這裡有什麼意圖?」
問話時,巡邏機器人同時亮出了槍枝,似乎只要我們說出不適合的話,它們就會毫不留情的殺了我們。
「我們來這邊找資料!」為了不引起麻煩事件,我們立刻停止所有的動作。
「嘎啦啦,主人要找資料!」暴雷異口同聲的道。
「請出示通行證。」其中一名巡邏機器人對我們要求道。
依著機器人的話,我們將通行證遞給了它們,在它們將通行證接過手後,它們的眼睛發出兩道藍色光線,將通行證上掃描了遍。
「通行證資料判定為康帕納博士所有。」機器人用僵硬的聲音說道:「審查通過,獲准進入。」
巡邏機器人帶我們來到工廠的入口處,一名身穿套裝短裙、留著俐落短髮的女機器人站在門口接待我們。
「歡迎光臨,我是負責帶領兩位遊覽工廠的導覽機器人,雪蓮娜。」
「嘎啦啦,妳好,我是乖乖的暴雷。」暴雷替自己加上了新的稱呼。
在簡短的自我介紹後,雪蓮娜要我們站上自工廠延伸出來的傳輸帶,準備帶我們參觀工廠。
才剛站定,一個半圓型的透明罩子自上空降下,將我跟遙日覆蓋在裡面。
「這個是什麼?」發現突然出現一個透明屏障,我跟遙日臉上出現問號。
「嘎?被蓋住了。」望著透明的玻璃,暴雷繞著透明罩的空間轉圈圈。
「在製造機器人的過程中,會出現有危害人體的廢氣,」雪蓮娜開口解釋道:「為了訪客的健康,參觀時,這個空氣濾淨裝置為您過濾毒氣。」
在雪蓮娜的帶領下,我們站在長長的輸送帶上,參觀了原料加工區、能源石轉換區、機器人製造廠、機器人測試區等等,繞過一圈後,我們被傳輸帶送回原先的入口,困住我們的透明遮罩也在此時開啟。
「參觀工廠行程已經全部結束,希望以後還有機會能再為兩位服務。」雪蓮娜保持著淡然的笑容,朝我們鞠躬行禮道。
「等、等等!」發現對方已經準備送我們離開,我連忙制止的喊:「我們是來找資料的,請問你們這邊有AR機器人的構造圖嗎?」
「抱歉,關於工廠的內部資料,我不能隨便跟外人透露。」雖然回應的語氣非常有禮貌,但雪蓮娜的表情卻是十分漠然。
「非常謝謝兩位的參觀,歡迎兩位下次再度光臨。」用著客套的語氣,雪蓮娜對我們下達了逐客令。
「可是……」不打算白跑一趟,我才想要再度詢問雪蓮娜其他問題時,雪蓮娜已經轉身離開,工廠的門也在此時關上。
「走吧。」沒打算多作停留,遙日開口對我說道。
「就這樣走了?」我無法置信的說道:「如果構造圖真的在裡面呢?」
「就算構造圖真的在裡面,我們進不去也沒用吧?」遙日反問我。
「所以說,我們要想辦法溜進去啊。」我轉身望著工廠,試圖找尋能讓我們潛入的路徑。
「嘎啦啦?主人要偷溜進去?」暴雷對此感到極為意外。「這是不乖的行為喔!」
「因為我是主人,所以我可以不乖。」我不假思索的說出這歪理。
「嘎?」暴雷的頭上冒出一連串的問號。「暴雷要乖乖,主人可以不乖?主人喜歡乖乖的暴雷,暴雷要喜歡不乖的主人?」
「貓,妳不要造成暴雷的認知混亂。」聽到暴雷開始胡言亂語,遙日無奈的警告道:「要不然以後它的個性會變成很奇怪。」
唔……好吧,為了讓暴雷可以理解,我只好重新將我的打算跟想法向它解釋清楚。
「暴雷,平常的時候,我們要做個奉公守法的人,但是要是遇到了很難解決的大麻煩,為了解決它,我們可以小小的耍一點手段,知道嗎?」
「嘎啦啦?主人的意思是說,我們要『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暴雷半理解的反問。
雖然聽起來有點奇怪,不過這項說法還蠻符合我的解釋。
「算是這樣吧!」懶得在字面上多做推敲跟解釋,我索性就用這樣的解釋認定。
「嘎啦啦,暴雷懂了。」暴雷認真的點頭回答,並開始幫忙我構思溜進工廠的計畫。
「嘎啦啦,主人想要進去工廠,那……暴雷可以用雷電將大門炸開!」
「不行。」我不贊同的搖頭。「我們要偷偷的溜進去,不能被發現。」
「嘎?要偷偷溜?」暴雷苦惱的飛繞了幾圈。「那……暴雷將機器人引開,主人就不會被發現了!」
「將機器人引開?」我開始衡量這個可行性。
「這個計畫行不通,」遙日率先提出反駁:「這裡是機器人製造工廠,就算這個方法能應付機器人,但,如果到時候全場機器人都出動了,我們會引發更大的騷動。」
「嘎啦啦,不行嗎?真是好麻煩吶。」暴雷苦悶的嚷著。
「是啊。」我同意的點頭。
正當我們陷入苦思時,一艘飛行車用極快的速度自我們身旁飛過,還沒來得及看個仔細,對方倒是先發現了我們,車子倒車回到我們身旁,車主從裡頭探出頭來。
「日安。」普立德笑著跟我們打招呼。
「普立德?你怎麼會在這裡?」見到原本該待在圖書館的他出現在這裡,我感到非常意外。
「我今天放假,你們是來參觀工廠嗎?」普立德往我們所站的地方望了眼,好奇的問。
「不,我們來這邊找資料。」我回給他一個苦笑,並且將我們在工廠內的遭遇說了一遍。
「也難怪它們會這樣對待你們了。」普立德像是知道什麼原因的笑了。「兩年前,這裡突然遭受到不明怪物襲擊,造成不少的損失,雖然這陣子怪物已經不再出現,不過為了預防萬一,工廠的負責人加強了軍事防備。」
「這意思是說……如果『有人』想要強行潛入,恐怕會遭遇更大的困難?」我用著假設性的語氣反問道。
「嘎啦啦,如果要溜進去的話呢?」
「強行潛入?應該是完全行不通吧!」普立德伸手指向圍牆的上空。「晚上時,工廠的上空會升起強力電流屏障,只要一秒就能將人烤焦。」
「嘎啦啦,會焦掉?」暴雷發寒的抖了下身子。
「……」好吧,既然這個方法不行,我們只好換其他方法了。
「你們真的那麼想要進去嗎?」普立德開口說道:「我認識裡面的廠長,或許可以請他通融一下。」
「真的嗎?」聽到普立德有辦法讓我們進入工廠,我又重新燃起希望。
「不過,在這之前你們要先跟我去打獵,」普立德開啟了座車後座的車門,示意要我們進入。「要是你們的成績能夠贏過我,我就答應幫你們這個忙。」
「沒問題!」我笑著一口允諾。
普立德的飛行車一直行駛到海邊才停下,下車後,夾帶大海溼氣與鹹味的狂風朝我們吹襲而來,站在水泥海岸邊,打上岸的浪花高高濺起,將我們的褲管打溼了大半。
「這裡……能打獵嗎?」站在海岸邊,我實在是不知道這裡能獵到什麼東西。
在狂風的吹襲下,海面捲著一道又一道的巨浪,真要說來,眼前的景色似乎比較適合衝浪這種活動。
「有一種獵物要在這邊才遇的到。」普立德從飛行車裡頭拿出三塊動力浮板及改良型槍枝。
在他說出這句話時,海面上跟著躍出一尾長相怪異的巨大白魚,魚頭的形狀像是蜥蜴,魚身則是呈現三角形,身側各長有兩隻魚鰭。
「它就是我們的獵物『角龍白魚』,」普立德對我們說明道:「長度大約是二十到三十公尺,生命力非常旺盛,是個很難纏的獵物。」
看起來真是很不好應付……見到它那亮光閃閃的堅硬魚鱗,以及行走在浪濤中的凶狠氣勢,我開始感到頭疼了。
「嘎啦啦,魚嘴巴好大!」看到角龍白魚張口鳴叫的神情,暴雷往後退縮了些。
「暴雷,你留在岸邊等我們,別下去了。」不想它變成角龍白魚的餌食,我要暴雷留在岸上等待。
「比賽的方式就是我們雙方利用浮板在海面上行動,見到獵物出現就開槍獵殺,比賽時間為三小時,」接著,普立德又拿出三個正方體說道:「這是記錄器,它會幫我們計算時間跟獵物。」
本以為動力浮板會像衝浪板一樣貼在水面上,沒想到當我站在它上面時,它竟然飛了起來。
「你們兩個人都算是新手,這場比賽你們的成績可以合併計算,只要兩個人加起來的成績能贏過我,就算勝利。」普立德好心的提議道。
「不──」我才想回覆他,用不著對我們放水時,遙日卻搶先回應了他。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說完,遙日立刻站上動力浮板飛到海面預備,我跟普立德則是尾隨在他後頭。
對射擊相當拿手的我,並不認為我會在這一個強項上輸給普立德,但,實際上場後,才發現這場打獵比賽比我想像中困難多了。
我們的動力浮板離海面不到三十公分,雖然漂浮在空中可以讓我們免去隨著海浪搖擺起伏,但,我們還是必須抵抗強風的吹襲,也要在閃避角龍白魚的攻擊時,分心留神隨時會撲打過來的浪潮。
「真糟糕。」經過三十分鐘,我連一隻角龍白魚都沒獵到手。
還好剛剛遙日沒有拒絕普立德的提議,要不然,這下可就慘了。面臨一隻魚都獵不到的窘境,我開始擔憂起來。
「別灰心,習慣了就能抓到訣竅了。」遙日笑著安慰我,他同樣也是一條魚也沒有獵到。
反觀普立德,他站在動力浮板上頭,在大浪中奔馳、穿梭,獵殺角龍白魚的身手俐落矯健,才一會功夫,他就已經獵殺了兩隻角龍白魚,嚴然就是一副海中勇士的模樣。
「好厲害。」看著他的表現,我真是深感佩服,他實在一點也不像圖書館人員。
發現我們的注視,普立德朝我們揮手笑笑,並將祕訣告訴我們。
「雖然角龍白魚的鱗片很堅硬,不過,只要能夠集中攻擊同一個點,子彈就能射穿它的鱗片,另外,眼睛也是它的弱點之一。」
說完話,普立德在浪濤中來個扭身空翻,掉頭朝另一邊的海面飛去。
「真帥!」看到普立德使出帥氣又漂亮的空翻技巧,我真想為他鼓掌叫好。
「用那種方式轉彎,不覺得很浪費體力嗎?」遙日實事求是的說道。
「因為那個動作很帥氣。」我回答著。
「可是,只要用一分力量就能完成的動作,為什麼要特地用上五分的力量去做華麗特效?」
習慣以簡潔、省力、迅速三項原則解決問題的遙日,對這種多餘的特效感到頗不以為然。
「因為這種動作做起來很酷又好玩啊,有些時候這樣玩玩也不錯。」說著,我也學著普立德的動作在浪濤中做了一個空翻。
就在我剛轉身站定時,腳下的海面映出了一個巨大白影。
糟了!發現角龍白魚就在我正下方,我連忙快速往旁閃開。
同一時間,海底下的角龍白魚快速往上竄出,雖然我已經盡力躲開,但還是被角龍白魚的尾鰭給撞翻,整個人狼狽的摔入海底。
才剛浮上水面換氣,我便瞧見角龍白魚正張大口往我直撲而來。
「碰碰碰!」在旁的遙日立刻朝角龍白魚發動攻擊,連開了十數槍,試圖讓它轉移注意力。
但,角龍白魚卻像是認定了我是它的獵物般,筆直的朝我衝來,我連忙抓緊手上的槍枝朝它瞄準。
雖然想要快點開槍結束它的性命,但,起伏的海浪讓我無法鎖定目標,終於,在它要張口咬下之前,我一槍射中了它的眼睛,將它擊斃。
「呼,好險。」我心驚的呼了口氣。
遙日幫我將遠在五百公尺處的動力浮板拿了回來,在我爬上浮板時,他開口對我提醒道。
「也許妳下次該選安全一點的場所表演特技。」
「就是危險才有挑戰性啊。」雖然剛剛經歷了差點喪命的危險事件,但我還是沒有半點害怕恐懼。
「提醒,比賽時間剩下兩小時。」跟隨在我們身邊的紀錄器報出時間。
「不能再混了,一起加油吧!」我操縱浮板朝有角龍白魚出沒的海域飛去。
「貓,坐著射擊會比較好。」在我離開前,遙日提出了他的想法。
「坐著?」我無法理解的望著他。
「我們操縱動力浮板的技術並不熟練,沒辦法好好穩住重心,勉強維持站姿只會增加射擊上的困難,」遙日坐在浮板上對我逐一分析道:「如果我們採用坐在浮板上頭的方式移動,我們的重心會跟著下降,身體的搖晃程度大為減輕,除了射擊準度有所提升以外,找尋獵物也方便許多。」
「嗯,我知道了。」點頭答應了聲,我聽從遙日的建議,橫坐在浮板上移動。
在瞧見獵物身影時,我刻意壓低浮板跟海平面的距離,試圖引誘角龍白魚浮上水面,見到它有往上跳躍的動作時,我立刻來個大轉彎,在拉開跟它之間的距離後,等待獵物衝上水面的瞬間,我瞄準它的眼睛部位射擊,一次便將角龍白魚給擊倒了。
YA!」見到角龍白魚倒在海面上,我開心的朝遙日比出勝利手勢。
遙日在解決完他的獵物之後,也朝我豎起大拇指笑著。「我們還要再接再厲,普立德已經有獵殺五隻角龍白魚的成績了。」
掌握到訣竅之後,我們接下來的行動也變的越來越順手,在比賽時間截止時,我們跟普立德的戰績是十八比十七,以一尾角龍白魚之差險勝普立德。
勝負出來後,普立德遵守他的承諾為我們聯繫上工廠廠長,並且還送我們到工廠門口,因為跟廠長約的見面時間是晚上,所以我們便在普立德車上跟他閒聊。
談話中,我們得知打獵是普立德最愛的休閒方式,他的皮膚之所以是古銅色,也是因為長時間在海上曝曬的關係。
「除了放假日外,心情不好、壓力很大的時候我也會跑到海邊打獵。」普立德邊喝著車上準備的啤酒,邊對我們說道。
「圖書館人員的壓力會很大嗎?」我好奇的問著。
「當然,除了整理書籍館內的書籍之外,還要服務前來圖書館借書閱讀的客人,有些人個性很糟糕,非常自以為是,好像我是他們家的僕人,理所當然要為他們服務……」普立德輕手搖晃著啤酒罐,語帶不滿的說道。
「這種人真是很糟糕。」我認同的點頭。「難道你不能不理會他們嗎?」
「不行。」遙日替他回答了我。「畢竟圖書館人員是一種服務眾人的職業。」
「是啊。」普立德發出了一聲長嘆,順帶一口乾掉手中的啤酒。「有時候我常常在想,那些人只不過是錢多了點,並沒有其他生存在這世上的才能,要是他們活在以前的戰亂時代,他們應該早就被戰爭淘汰了吧。」
「被戰爭淘汰?」這樣的說法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嘎啦啦?淘汰?」
「沒錯,淘汰。」普立德又開了瓶啤酒喝著。「在以前戰亂的時候,使用槍械保護自己是生存的必備技能,因為你隨時都會被敵人、被機器人殺死,能在惡劣環境中生存下來的人,就會被當成王者崇拜,擁有力量就等於擁有權勢、金錢……」
「這樣說來,要是你生存在那個時代,你應該會是國王等級的吧!」我以他為比喻,打趣的說道。
「你們也是啊。」普立德朝我回了個笑。「依照你們的身手,你們肯定也不是泛泛之輩。」
說到這裡,普立德神情一變,用一種奇異而認真的神情對我們問道。
「如果真有能夠掌握權勢的一天,你們會怎麼做?」
掌握權勢的一天?這種沒頭沒尾的話,我實在是聽不明白。「請問你這個問題的意思是?」
「可以請你說的更清楚一點嗎?」遙日也跟著開口反問他。
「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你們會怎麼選擇?改變它,或者維持這個世界的原樣?」
喝下兩罐啤酒後,普立德的臉頰有些泛紅,不過他的眼神看起來還是很清醒,似乎不像是醉語。
「這要看分析的數據跟資料才能決定。」務實派的遙日,論點當然偏向分析與數據。「如果分析的結果顯示,改變這個世界會比較好,那我就會選擇改變。」
「要有數據啊……」普立德唇邊勾起一抹意義不明的笑。
「韃羅貓小姐的想法又是如何?」得到遙日的答案後,他轉而問著我的意見。
「如果覺得改變會比較好,那就試試看囉!」我說出我的想法。「有很多事情沒有實際去做,誰也不曉得結果會怎樣。」
「看來妳是個行動派啊,」普立德臉上的笑容加深了許多。「也許往後我們能夠有機會合作。」
「如果需要我幫忙,你儘管跟我說沒關係。」誤以為普立德日後打算委託任務給我,我笑著答應道。
殊不知,普立德的笑容裡頭其實藏著一項計謀……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