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月光灑入車窗內時,機器人製造工廠門口走出一名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
「晚安,普立德先生。」廠長站在車窗外,低頭朝普立德打招呼。
「廠長晚安。」普立德禮貌性的對他笑笑。「我的朋友說想要進入工廠找一些資料,在不造成工廠困擾的情況下,請你協助他們。」
「這當然沒問題,我一定會竭盡所能幫助他們。」廠長一口答應道。
跟普立德道別後,我們隨著廠長進入工廠,因為已經說明過此行的目的,廠長便駕著一台室內用小車,帶我們前往資料室。
資料室的門一開,我們見到房間裡面飄浮著十多個光學螢幕,以及十多個裝滿資料的大書櫃。
「這些是我們從建廠到現在的資料,你們慢慢參觀。」廠長跟我們簡短的說了聲,隨即退到一旁的沙發上坐下。
看著令人傻眼的龐大陣仗,我一時之間還真不曉得該從哪邊下手。
「嘎啦啦,好多的東西。」暴雷在資料室內飛繞著。
「請問你們這些資料有分類嗎?」遙日開口詢問著廠長。
「有啊,你們想找哪種資料?」
「請問你們將構造圖放在哪邊?」遙日往週遭環顧了圈,說道:「我們想找AR機器人的構造圖。」
AR的構造圖?那你們就來錯地方了。」廠長朝我們搖頭笑笑。「幾年前,AR的構造圖被列為國家資產,已經被圖書館拿走收藏,不在這邊。」
「圖書館?」聽到這個令人訝異的消息,這才發現原來我們繞了一大圈。
「既然你們要的資料不在這裡,我們就快點離開吧!」廠長似乎是一分鐘也不想多待,隨即站起身催促著。
在車子開往門口的途中,廠長跟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夜晚的工廠很恐怖對吧?看起來好像隨時會有怪物出現。」望著寂靜而漆黑的四周,廠長開玩笑的說道:「要是你們今天夠幸運,說不定真的可以見到『那傢伙』喔!」
「那傢伙?」
「那傢伙是一個怪物。」廠長故意壓低音量,用著陰沉的語氣描述道:「好像是從兩年前開始的吧,一個像今天一樣平靜的晚上,工場突然遭到不明怪物攻擊,我聽見過的人描述,那傢伙的皮膚是像魚一樣的鱗片,兩顆眼睛向外暴凸,手是像青蛙一樣的蹼,下半身是一條長長的,像鰻魚一樣的身體,它的背部還有四隻奇怪的大翅膀,總之,那怪物說有多醜就多醜!」
廠長描述完怪物的外型之後,連帶附加了一個嫌惡的表情給我們。
「嘎啦啦,醜醜的怪物!」暴雷跟著廠長的動作,
「那怪物剛出現的時候,幾乎每天晚上都會跑來攻擊工廠,你們現在看到的防護屏障也是為了它而設的……」廠長指著頭頂上空的電流屏障說道:「不過,說也奇怪,那怪物好像知道我們加了武器,在屏障完成之後它也就沒再出現過了。」
為此,廠長像是感到驕傲般,臉上流露出得意的笑容,眼睛更是笑彎了。
談論突襲怪物的話題直到我們抵達門口時,廠長才意猶未盡的結束。
「抱歉沒能幫上你們的忙,如果沒別的事情,我要先走了。」簡單的寒暄幾句後,廠長便準備駕著車子離開。
就在此時,一聲奇怪的叫聲劃破天際,擾亂了夜晚的安寧。
「這是什麼聲音?」我好奇的抬頭找尋,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奇怪的物體靠近。
「是、是它,是那個怪物!」廠長在聽見那古怪的叫聲後,臉色頓時轉為慘白,手腳更是不停的顫抖。
「耶?你不是說它已經很久沒出現了?」我訝異的反問。
來這邊的第一個晚上就遇到,我們未免也太幸運了吧?
沒有等到廠長的回答,他「碰」的一聲關閉了大門,將我們丟在外頭,不管我們的生死。
「嘎啦啦,門,門關起來了!」暴雷一邊嚷嚷、一邊忽上忽下的飛著。
哇咧!這個廠長還真是夠狠的,竟然不會拉我們一起躲?
在工廠的大門關上後,警鳴聲跟著自工廠內部傳出,幾盞照明燈的光線穿梭在夜幕中,當其中一盞光線照在怪物的身上時,其餘幾盞像是鎖定了獵物般的尾隨而至,將怪物以及它附近的夜色映個通亮。
就像廠長所形容的,這個怪物的上半身是人形,下半身是長長的鰻魚尾,怪物原本打算自空中侵入工廠,但在它接近電流屏障時,它突然警戒的停下動作,像是知道眼前出現的是什麼樣的防護措施。
在不得其門而入的情況下,它開始繞著週遭飛行,試圖找尋其他的入口。
就在怪物繞著工廠兜兜繞繞時,我跟遙日的形蹤意外被它發現,發現有其他目標可以攻擊,怪物在大吼一聲後,迅速朝我們衝來。
不多做考慮,我立刻拿出複合劍盾上前迎戰,在我朝它一劍砍去時,怪物舉起右手臂阻擋,劍擊在它手臂的鱗片上,發出一聲響亮的清響,除了有幾片鱗片應聲剝落外,我的攻擊並也沒對它造成其他傷害。
「雷鳴!」遙日緊接在我之後發動攻擊,他朝怪物放出巨型雷電。
電擊讓怪物的行動減緩了些,但,它也不是一個只會承受攻擊的笨蛋,它在退開幾步後,起手一甩,水藍色的液體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朝遙日灑了過去,發現情況不對,遙日連忙彎身閃躲,那液體直接噴在附近的工廠圍牆上,發出「滋」的聲音後,水泥牆壁出現幾個焦黑的坑洞。
好險,要是剛剛遙日被那東西噴到,他可能直接投胎去了吧!
發現對方不是能輕易應付的怪物,遙日先是朝它發出一圈火焰,將它的行動困住後,隨即轉身拉住我的手臂,拋下移動符咒離開。
脫險後的我們,轉移到圖書館門口。
「嘎啦啦,好恐怖,好危險。」暴雷心有餘悸的嚷著。
「為什麼不跟它繼續打下去?」向來習慣完成整場戰鬥的我,不解的發問。
「我們身上沒有防護裝備,贏它的勝算不高。」遙日用他一貫的理由回應我。
「你沒有試過怎麼知道?」我無法認同的反駁道:「雖然那怪物真的很厲害,但是說不定我們能打贏啊。」
「也許吧,不過那怪物並不是我們任務的線索,沒必要浪類時間在那上面。」遙日轉身朝圖書館走去,我則是尾隨在他身後。
「你怎麼知道不是線索?既然它出現了,應該有它出現的用途吧?」
「所有的線索都有它的連貫性、地區性,」遙日邊走邊為我解釋道:「從一開始,我們接觸到的線索都是廢墟、機器人、能源、戰爭,這個怪物跟其他線索連不上關係……」
在遙日說完這段話後,我們來到了圖書館的服務台前,因為知道普立德他今天放假,我原本以為我們會見到一個陌生人,沒想到站在服務台裡頭的人,竟是餐廳老闆的女兒──莉莉兒。
「莉莉兒,妳怎麼會在這裡?」我訝異的問著。
「普立德先生今天放假,我過來打工代班。」莉莉兒笑著回答道:「你們是來看書的嗎?」
「我們想要找一個東西,」遙日對她說出此行的目的。「我聽說這裡有一張AR構造圖,妳知道在哪裡嗎?」
「構造圖?」莉莉兒尷尬的笑了笑。「抱歉,我只是來打工的,比較詳細的東西還是要問普立德先生才行。」
「要不然,我們就在這邊等他上班吧。」我望著窗外的天色,原本漆黑的夜空已經逐漸轉白,用不了多久天就亮了。
「嘎啦啦,等吧、等吧。」暴雷附和的說道。
才打算找個地方坐下休息,沒想到竟然在附近的書櫃旁遇見普立德。
「又遇到兩位了,我們還真是有緣啊。」他笑著跟我們打招呼道。
「你今天不是放假嗎?」發現不該現身的他竟然出現了,我的頭上跟著冒出問號。
「反正在家裡也沒事情可做,乾脆就來這邊找書看。」普立德朝我回了個笑,他手上還拿著本名為「革命與權力」的書籍。
「你們在工廠有找到需要的資料嗎?」我們還沒開口,普立德就先一步發問。
「沒有,廠長說我們要找的東西在這裡。」遙日開門見山的回答道:「聽說你們這裡有AR構造圖?」
AR這款機器人已經停產很久了,你們怎麼會想要找這個東西?」普立德沒有回答遙日的提問,反過來詢問我們理由。
我簡短的將阿光要尋找主人的故事說了一遍,希望普立德在聽完故事之後,能夠給予我們協助。
「原來如此,所以你們那時候才會來找人造人的資料啊?」普立德帶著恍然大悟的語氣道。
「嗯。」我略帶無奈的點點頭。「雖然阿光的主人應該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不過我們還是希望……」
「不,或許他還活著。」普立德用一種半肯定的語氣回答著。
「真的嗎?他真的還活著?」發現事情仍有轉圜餘地,我激動的提高了音量。
「請問你有阿光主人的相關消息嗎?」發現普立德似乎掌握了某些線索,遙日立刻追問他。
「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確定,請你們先冷靜聽我說。」普立德先要我們穩定自己的情緒,然後才慢慢道來。
「因為你們曾經詢問我關於人造人的事情,我後來便特別留意相關資料,我見到一本書上記載,如果身體的重要維生器官被機器取代,這名被改造的人將會擁有比常人多上三、四倍的壽命,直到那些維生機器停止運作為止,如果這本書說的沒錯,那麼你們要找的人應該還活著才對。」
「可是這陣子我們城裡、城外都找過了,並沒看到像是機器人的人類。」我皺著眉頭說道。
「可能我們遺漏了某些地方。」遙日同樣陷入了思索。
「也許你們可以去詢問醫療所的凱莉醫生。」普立德給了我們一個找尋方向。「這裡只有一間醫療所,城裡或城外的人一旦生病都必須找凱莉醫生診療,聽說人造人並不會生病,就算受了傷,也不是使用一般的方法治療,你們可以問問凱莉醫生,看看有沒有人在這十幾、二十年來都沒來看過醫生,這樣不就知道大概的人選了嗎?」
「真是很感謝你給我們的建議。」遙日在這個談話結束後,又將話題拉回最初。「請問我們可以跟圖書館借AR構造圖嗎?」
「很抱歉,AR構造圖算是歷史文物,無法外借。」普立德婉拒的回答道。
「可是我們真的很需要這張圖,不能通融一下嗎?」我試圖說服他。「我保證我們不會對它造成任何損壞,用完之後我們會立刻拿來歸還……」
「嘎啦啦,拜託、拜託,請借給主人。」暴雷用淚汪汪的神情對普立德央求道。
「真是很抱歉。」普立德絲毫沒有讓步的打算。「不過,我可以帶你們過去參觀構造圖。」
「但是……」
「貓,我們先跟他過去看看吧。」遙日截斷了我的話,並對我傳來了密語。
『先跟他去看構造圖,必要時我們就強行將它搶走。』
『呃?你說你要搶構造圖?』從遙日口中聽到這種不良說法,我還真是無法置信。
『是啊。』遙日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應道:『妳自己之前不是說過,為了達到目的,有時候可以不擇手段嗎?』
『呃,我的確是這樣說過……』我回給遙日一個苦笑。
怪了,我怎麼有一種……不小心將遙日帶壞的感覺呢?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