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明明不是壞人卻偏偏裝出一副凶狠的樣子……」璃音低聲嘀咕著。

「嗯?」手塚國光望著她,「妳認識他們?」

「也不算,我只認識鬼大哥,他是個個性很體貼的好人呦!」璃音笑著說道。

「鬼?是那個臉上有疤痕……」大石秀一郎回想著。

「長得一臉兇惡的紅毛?」菊丸英二瞪大雙眼。

「他是好人?」桃城武一臉的不信。

如果不是在這裡遇見,如果對方沒有穿著U-17的運動服,他肯定會以為對方是流氓!

「幹嘛那種表情啊?不信就算了!」璃音沒好氣的白了他們一眼。

之前請齊藤至訓練她,讓她能打出璃音領域時,鬼十次郎還很好心的陪她練習一整天呢!

「妳跟他打過?」越前龍馬比較好奇這個問題。

「唔,那也不算正式的比賽……」

「結果呢?結果呢?」菊丸英二好奇的問。

「當然是輸了啊!輸的很慘、很慘。」璃音覺得他問出一個笨問題,她那時候才剛接觸網球不久,怎麼可能贏得過鬼大哥?

就在這時,廣播聲音響起。

「各位初中生請注意,請在五分鐘內到中心集合,那裡會有導覽員帶你們熟悉環境……」

「中心?」

「那邊那棟最大的建築物就是了。」璃音為他們指明位置。

「走吧!」手塚國光拎起行李。

「我還有事,不跟你們過去了。」璃音朝他們揮手道別。

「有事?」手塚國光皺眉看著她,後者無辜的回望。

「不華麗的青學經理,妳該不會是偷渡進來這裡,怕被抓到吧?嗯?」跡部景吾揶揄的笑著。

「跡部大爺,你這是什麼不華麗的想法啊?瞧!我可是有訪客証的!」璃音抓起掛在脖子上的證件,朝他搖晃了幾下。

「妳要去哪裡?」手塚國光直接切入正題。

「要去齊藤大叔那裡幫忙,現在時間也差不多要到了。」璃音看著手錶上的時間。

「齊藤?」

「他是這裡的精神教練,你們只要看到一個長得很高、很高,頭髮束成馬尾,穿著一件白色長袍的人,那就是他了!」

「兩百一十六公分。」

「兩百一十六。」

乾貞治與柳蓮二同時開口,在場邊的看台處,璃音描述的男子就站在那裡。

「小璃音~他們要遲到了喔!」齊藤至看了一下手錶,「還有三分鐘,少年們。」

「啊!你們快走!遲到可是會被處罰的!」璃音連忙催促他們動身。

聞言,眾人立刻朝集合地點跑去,沒有人希望自己在第一天就因為遲到被懲罰。

 

在跟隨導覽員參觀了環境、見識過各種高科技的設備與器材後,他們依照宿舍名單前往各自的房間,房間是四人一間,所有學校的人都被打散了,並沒有依照學校分房。

這樣的房間分配其實有它的隱含用意在──他們來到這裡以後,彼此都是競爭對手,不再是同校的夥伴──只是這一層意思,目前似乎還沒有人發現,他們只是單純的以為,這只是隨機的房間分組。

將行李安置妥當後,時間也已經到了中午,眾人陸續前往餐廳用餐。

寬敞明亮的餐廳內布置了數張長桌,桌上放置著媲美五星級自助餐的各式料理,種類豐富而且色香味俱全,光是飄散在空中的食物香氣就足以讓人口水直流。

「哇~」

「好厲害,就跟高級酒店一樣……」

「這些真的可以隨便吃嗎?」菊丸英二激動的問著站在旁邊的廚師們。

「是的,喜歡吃什麼都可以自行取用,不管吃多少都可以。」廚師笑盈盈的回道。

「太棒了!」菊丸英二興奮的歡呼。

「你們幾個……」跡部景吾的聲音從旁傳來,「未免也太過得意忘形了吧?」

「你說什麼?」海堂薰板起了臉。

「如果是抱著郊遊的心態來這裡,那就趕快收拾行李離開這裡吧!太礙眼了。」跡部景吾不客氣的批評道。

看著他與冰帝正選們遠去的背影,海堂薰的怒火更盛。

「好了、好了,冷靜點,腹蛇。」桃城武勸解著。

「不過啊,能夠吃到這麼豐盛的料理,還有最先進的運動器材,甚至連溫泉都有,看來這次的合宿比預想中更令人期待啊……」河村隆笑著說道。

「嗯,說得沒錯!」

「對啊!」

其他人紛紛附和他的說法。

就在眾人開心的拿著餐盤,找尋自己喜歡的菜色時,璃音也結束了齊藤至那裡的工作,來到餐廳用餐。

「璃音、璃音!我們在這裡!」已經找好座位的菊丸英二,笑嘻嘻的向她打招呼。

璃音笑著朝他揮揮手,順手拿起餐盤,朝餐點區走去。

看著琳瑯滿目的菜色,璃音猶豫著要吃哪一樣,喜歡的菜色太多、胃容量卻太小,還真是一件令人傷腦筋的事情。

眼角餘光瞥見一抹身影接近,不用回頭,光是隨著靠近飄來的薄荷氣味,以及混合在香氣裡的淡淡茶香,璃音就知道站在自己身邊的是什麼人。

「國光,你覺得烤鰻魚好吃還是沙朗牛排好吃?」她把煩惱丟給他。

「烤鰻魚。」對喜歡吃鰻魚的手塚國光來說,這個選擇題一點都不困難。

「嗯。」璃音夾起兩塊烤鰻魚片,又接著往下一道菜走去。

就在璃音的餐盤半滿的時候,手塚國光替她夾了青菜。

「不可以偏食。」

「我哪有偏食!」璃音不服氣的朝他的餐盤看去。

好吧,他餐盤裡的食物還真是相當均衡,就像營養師開出來的菜單一樣。

「……」沒辦法反駁,璃音只好吞下不服氣,嘴唇也微微嘟起。

「生氣了?」清冷的聲音低聲詢問,若仔細觀察,可以發現嗓音裡透出些許緊張,像是生怕她不高興一樣。

「沒有。」她又不是小孩子,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事情生氣?

從手塚國光小心翼翼的態度,璃音也看出對方對自己真的相當重視,連那微乎其微的小情緒也觀察到了。

還沒認識以前,光看他的外表與性格,會以為他是一座冷漠而疏離的冰山,然而,在接近以後,才發現他的內心溫柔如水,任何一個被他放在心上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無微不至的關懷。

發現手塚國光似乎還有一些忐忑,她悄悄握住他的手,輕輕在他掌心捏了一下,並在其他人注意到之前放開。

這曖昧的動作讓手塚國光的情緒一鬆,嘴角也微微上揚幾度。

用餐的氣氛一如往常的熱鬧,孩子氣的菊丸英二吃得歡快,還不忘推薦別人美食,桃城武與海堂薰邊吃邊鬥嘴、鬧得熱火朝天,不二周助笑呵呵的看著這一切,偶爾插上幾句話讓爭執更加熱烈,大石褓姆則是這邊勸勸、那邊制止,忙得不可開交……

看著與眾人鬧成一團的璃音,手塚國光露出寵溺的笑意,目光溫柔如水。

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呢?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的心除了網球以外,也有了她的位置?

他還記得,自己與璃音初次見面的情況。

很意外、很令人驚奇,很……讓人出乎預料。

套句不二說的:「她是一個有趣的女生。」

是的,的確很有趣。

初次見面就叫自己「大人」,像軟弱的小動物一樣,在自己面前瑟瑟發抖,有那麼一瞬間,他都要以為自己是不是長的太過「凶神惡煞」,嚇壞了這個膽小怯懦的女孩。

後來,瞭解了她的身世、瞭解了她的獨立,與她相處過後,這才知道她的膽子並不小,當她發脾氣時,就連自己也無法招架……

一直以為她是一個嘴硬心軟、個性和善的女孩,但在那一天,當她發現自己不顧舊傷,私下與越前比試時,那眼底隱含的怒火,那毅然決然離去的背影,讓他見到了她的另一面──決然而冷冽。

在她憤怒的表面下,他看到了一顆柔軟而容易受傷的心。

那天,她離去的背影深深地刻在他心上。

他知道,他的作為傷害了她。

這個總是揚著笑臉,勇敢而堅毅的女孩,在那天,因為他而流露出悲傷。

看著這樣的她,看著她緊抿的蒼白唇瓣,他感到心慌意亂、懊惱自責。

提出退部的隔天,她沒來學校。

又隔了一天,她還是沒來。

他都已經想好了說詞,只要遇到她,他就向她道歉、向她解釋自己的想法,只是她連學校都不來,讓他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璃音該不會都不來學校了吧?」大石擔心的說道。

「轉學嗎?似乎很有可能呢!」不二周助彎著眼睛,笑臉盈盈的猜測,「畢竟她在這裡又沒有其他親人,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儘管知道不二只是惟恐天下不亂,故意說這些話擾亂自己,但他還是受到影響,為這樣的臆測感到忐忑不安。

他曾經想過,是不是要前去她的住處找她,與她解釋清楚,但是……

不知道為什麼,他猶豫了。

這不像他的作為。

若是以往,他一旦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肯定會坦承道歉。

是因為對象是璃音的關係嗎?

因為害怕再度被她拒絕?

或許是,也或許不是。

向來總是清楚目標,從不會被外物所困的他,此時卻無法掌控自己的心,無法釐清自己的思緒。

幸好,在他行動之前,他在越前的住處見到了她。

見到她的一瞬間,他著實鬆了一口氣,心底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滋生。

而後,在他近乎耍無賴的要求下,她心軟的原諒了他。

這也是他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還有這樣的一面。

再後來,他聽到她出車禍時,身上的溫度像是瞬間被抽走,腦中空白一片,心臟更是鈍鈍的痛著。

心底不斷祈求,希望她能平安脫險,希望上天不要將她從自己身邊帶走。

或許神佛聽到自己的請求,也或許沒有。

當他見到全身纏著繃帶,身上無一處完好,臉色蒼白如紙的她時,他這才發現,原來生命如此脆弱。

她真的很堅強。

一般人發現自己失明時,肯定會激動的吵鬧、難過的嚎啕大哭,又或者是做出其他發洩行為……

璃音沒有。

她比任何人都要鎮定,比任何人都還要快速的接受這個事實,甚至還反過來安慰其他人。

好像她並不是失明,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從她的自述裡,他才知道,原來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遇到這種險事。

聽著她說出那些驚心而絕望的過往,看著清淺溫和的笑容,他覺得很心疼,很想打斷她的話,很想將她摟在懷裡安慰。

難怪她害怕看到血,那是經歷過生死關頭的後遺症啊!

想起她曾經遭遇過的事情,手塚國光對她更是憐惜。

他曾埋怨過命運,為什麼要讓她遭遇這些不幸,但無法否認地,他也感謝命運,將她送到自己身旁……

「怎麼了?」發現手塚國光直勾勾的看著自己,璃音納悶的摸摸臉頰。

她臉上應該沒有弄髒吧?

用餐過後,其他人各自分散行動,她與手塚國光便到處散步閒逛,走累了就坐在長椅處歇息。

面對璃音的疑惑,手塚國光微微一笑,伸手將她摟在懷裡。

「我很高興。」他輕聲在她耳邊說道。

高興他沒有錯過她。

高興她願意與自己在一起。

高興她陪伴在自己身邊。

溫熱的氣息灑在脖頸上,讓璃音覺得有些酥麻發癢。

她縮了縮脖子,也同樣伸手抱住他,臉頰貼著臉頰蹭了蹭,像撒嬌的小貓一樣。

「我也很高興。」

很高興有你當我的港灣,當我的棲身之所。

「以後,有我在。」手塚國光目光真摯,語氣堅定的說道,宛若宣誓一樣。

不會再讓妳遇到危險,不會再讓妳孤單寂寞,不會再讓妳強忍淚水。

不管什麼時候、什麼情況,妳的身邊都有我。

「嗯。」璃音在他懷裡輕輕點頭。

兩人就這麼靜靜的坐著,肩靠著肩,十指交扣,泛著微甜的溫情在他們之間圍繞。

就算沒有對話,這樣的氣氛也不覺得尷尬或無聊,很多時候,心底的情感、思念與關懷只要一個眼神、一次對望就能傳達。

 


※ ※ ※

對後面的劇情其實挺猶豫的,畢竟《新網王》現在正在連載中,要是把劇情寫出,這似乎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劇透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