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球呢?已經沒有了嗎?」

「沒有了嗎?」

「不會吧?至少留給我一個啊!」

場上還有人在找球,而破例選拔出來的五十名中學生,手上都已經拿到球了,而且還有人一拿就是拿了一堆!

乾貞治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以手指指向不遠處的地面,那裡正好還有一顆網球。

見狀,附近的選手們一擁而上,卻在他們快要撲到網球時,一顆天外飛來的石頭把球給擊飛,黃球在空中高高飛起,劃出一道拋物線後,落在一名少年的球拍上。

穿著黑色夾克、頭戴球帽的少年拿著網球,笑容燦爛的朝眾人打招呼。

「大家好。」

「越前!」

「好什麼好啊!」桃城武一把勾住他的脖子。

「小鬼頭!」菊丸英二開心地拍打他的腦袋。

「很難過啊,阿桃學長。好疼,菊丸學長。」越前龍馬滿臉無辜的叫嚷。

「我們很擔心你啊!越前,突然一聲不吭就失蹤了……」大石褓姆責備道。

「越前被叫來的機率是120%,完全符合我的預估。」

「嘶──」

「歡迎回來!Welcome back!」河村隆握著球拍,激動的叫嚷。

「美國那邊怎麼樣?」手塚國光問著。

「還過得去吧!」越前龍馬笑道。

「太好了!這樣我們九人就到齊了!對吧?阿桃。」菊丸英二開心的說道,剛才桃城武還在為了越前龍馬沒能參加這次集訓的事情感到可惜呢!

「那個……我倒是覺得無所謂啦!」桃城武撓著臉,他才不承認他是這麼想的。

「呵呵,那小鬼還是老樣子。」幸村精市笑道。

「你的身手沒退步吧?嗯?」跡部景吾問道。

「竟然遲到,真是太鬆懈了!」真田弦一郎指責著。

「越後!一決勝負吧!」遠山金太郎衝到他身旁,興奮的邀戰。

「你還是老樣子啊……」越前龍馬無奈的笑著。

就在此時,黑部教練的聲音再度透過廣播傳出。

「看來中學生的各位都拿到球了呢!那麼我就來簡述一下這次合宿的安排吧!這裡根據實力排名,將場地分成十六個區塊,數字越小,選手的實力越強。」

而初來乍到的中學生們,自然是位於最底層的了。

「每天在練習開始之前,教練們會選出幾組選手進行交替隨機回合賽,也就是所謂的『洗牌戰』,勝利者可以往上晉升到新的場地,敗者就降階到下面的場地……沒有拿到球的高中生們,就如同我剛才說的,請你們馬上離開這裡,完畢!」

高中生會就這麼甘心,乖乖聽話離去嗎?

答案是──不可能!

能夠進來這裡的,都是球技具有相當水準的選手,他們怎麼可能容忍「中學生留下,而他們卻必須離開」的事情發生!

「開什麼玩笑!你們這些臭小鬼!怎麼可以一個人拿那麼多顆球!」金髮男率先發難。

「他可沒說一人只能拿一個吧?」白石藏之介反駁道。

「就是、就是,先搶到的就是贏家!」遠山金太郎支持自家部長的論點。

「哈哈哈,真是遺憾啊!你們就快點打包滾蛋吧!」切原赤也火上澆油的催促。

「不過就是搶到一顆球,別太得意忘形了!」對方氣憤的叫嚷,「那根本不算什麼網球實力!」

「沒錯沒錯!你們只是運氣好而已!」

「不比一場的話,我沒辦法服氣!」

「比賽吧!用比賽一決勝負吧!」

「那邊的四眼田雞,你敢用你手上的球跟我比一場嗎?」

四眼田雞?

這裡可是有不少人戴眼鏡呢!

手塚國光、乾貞治、木手永四郎、忍足侑士、金色小春、柳生比呂士……

「……」正當手塚國光準備上前應戰時,旁人叫住了他。

「請等一下,手塚同學,對方應該是在叫我。」木手永四郎推了推眼鏡。

「不,木手同學,是在叫我呢!」立海大的柳生比呂士攔住他。

「嗯?既然是叫戴眼鏡的,肯定是在叫我。」冰帝的忍足侑士也是一臉的躍躍欲試。

雖然對方是高中生,但這種名稱上的差距可不會讓他們畏懼,反而會讓他們生出想要擊垮對方的欲望。

就在眾人都搶著想要上場時,乾貞治卻是默默的拿下眼鏡。

「……為什麼要摘掉啊?乾學長?」海堂薰額冒冷汗的看著他。

「喂!給我適可而止!」邀戰的金毛男覺得自己被輕視了。

「可以開始了嗎?」場上,越前龍馬已經站定位,他的臉上多出一副眼鏡。

「咦?越前,你那副眼鏡是……」桃城武納悶的問。

「啊!是什麼時候被拿去的?」失去眼鏡的金色小春慌亂的叫嚷,「我的眼鏡、我的眼鏡、眼鏡……」

「謝了。」越前龍馬把眼鏡丟回給他。

「嗯~真是討厭、壞心眼!」金色小春故作害羞的道。

「又是你啊?臭小鬼,給我退下!」金毛男粗聲粗氣的吼道。

「嗯?話說的那麼囂張,原來你是沒自信啊?」越前龍馬挑釁著。

「你說什麼?」

「喂!佐佐部,交給我吧!」頭戴紫色帽子的光頭男出現,他是U-17的二軍之一,第十七號球場的松平親雄。

在對方登場後,金毛男退開到一旁,轉而坐上裁判的高椅。

「松平,對方只是個小鬼,手下留情一點啊!」金毛男笑道。

「很遺憾……我不曉得該怎麼放水。」松平親雄回道。

「沒關係,不需要你特別放水,我也一樣會贏。」越前龍馬自信滿滿的笑著。

他的狂妄發言無疑惹火了對方,松平親雄直接打出他的絕招「麥格農彈(火焰彈)」,這記強速發球直接把越前龍馬的帽子打飛了。

「好可惜!差一點就打到臉了。」旁人幸災樂禍的笑道。

「火力全開,招招命中吧!」

越前龍馬無動於衷的撿回帽子,重新戴上。

「麥格農彈!」松平親雄再度發球,而這球卻被越前龍馬打回了。

「打、打回了?」旁人面露訝異。

「看來可以享受一番啊……」松平親雄不以為意的笑著。

兩人就這麼你來我往的打了起來,而場邊的觀眾也是看得興高采烈。

「呦!沒想到這時候過來,還有一場好戲能看啊?」璃音笑盈盈的站在場地邊,右手拿著咖啡、左手提著一個大袋子。

「璃、璃音?」青學一干人喜出望外的看著她。

「妳、妳不是應該在德國嗎?」

「什麼時候回來的?」

「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璃音出現在這裡的機率……完全不符合我的估計。」乾貞治推了推眼鏡,著手修改筆記本上的紀錄。「推定助手的機率為10%、訪客的機率60%、其他原因15%……」

「我想你們了,所以就過來啦!」璃音朝他們晃了晃手上的提袋,「裡面有點心跟飲料,看戲總要有零食才行嘛!」

「太棒了!我正好餓了!」桃城武一把接過提袋。

「甜點!我要甜點!」菊丸英二探頭翻找著他要的食物。

「好久不見。」幸村精市朝她走來。

「好久不見,身體還好嗎?」璃音關心的詢問。

「已經完全康復了。」幸村精市點頭笑著。

「噗哩~一段時間不見,璃音變得更漂亮了呢!」仁王雅治語帶調侃的說道。

「妳怎麼會在這裡?也是來受訓的?」切原海帶頭滿臉狐疑。

「當然不是──」璃音才想解釋,她的話又被打斷了。

「沒想到妳這個不華麗的女人也在這裡,嗯?」跡部景吾挑眉看著她。

「不華麗的跡部大爺都來了,我又為什麼不能來?對吧?樺地。」璃音學著他的口氣回嘴。

USU!」

「璃音、璃音!我好想妳!」慈郎羊咩咩撲向她,將她緊緊抱住,「來打球吧!我們來打一場,妳一定變得更厲害了對吧?」

「慈郎!」跡部景吾額冒青筋的瞪著他,這小子就不會看一下說話場合嗎?他還在跟璃音對話!

除了跡部景吾面露不滿以外,一旁的手塚冰山也是面色深沉,冷氣不斷外冒。

「羊咩咩,你變重了。」璃音拍拍他的腦袋,示意他放開自己,「乖,先去吃點心,慢了就被搶光了。」

「好。」慈郎乖乖點頭,「等我吃完了,妳要陪我打球喔!」

「好、好,有時間的話,我就陪你。」璃音可不認為他們到這裡以後,還有空閒時間做其他事。

「妳該不會是在德國混不下去,被趕出集訓營了吧?」跡部景吾挑釁的問。

「嘖嘖嘖!沒想到跡部大爺的消息這麼不靈通,這樣不行呦!」璃音朝他搖搖手指,「你不知道那個訓練營只有兩個月嗎?我可是以第十名的成績結訓的呢!」她一臉驕傲的挺起胸膛。

「哼!本大爺認可的人,能拿下第十名也不錯了。」明明是一種稱讚,但跡部大爺就是能把話說的如此自戀。

「啊!青學那個很兇暴的經理!妳怎麼會在這裡?」不二裕太訝異的指著她。

「你是不二的……那個誰?」

「弟弟!我是他弟弟!不二裕太!」他氣憤的漲紅了臉。

「我知道你是他弟弟啊!」璃音很無辜的聳肩,「你不是不喜歡人家這麼叫你嗎?而我又剛好忘記你的名字……不、二、弟、弟~」

「妳、妳……」不二裕太氣鼓鼓的瞪著她。

「嗯?我怎麼了?我有叫錯嗎?」

「璃音。」不二周助哭笑不得的看著她。

「我又沒對他怎麼樣。」璃音兩手一攤,滿臉純真。

好吧!她承認她是故意要捉弄他的,誰叫他一開口就說她很兇暴呢?

不過她也知道該有個分寸,要是把裕太弟弟弄哭了,那個弟控哥哥肯定會找她麻煩!

除了冰帝與立海大等人之外,千石清純、橘桔平、神尾彰、伊武深司與四天寶寺的一干人等也上前與她寒暄幾句。

算一算,獲選的五十名中學生中,竟然只有十三名不認識她,這種人脈也讓那十三人感到相當詫異。

在他們閒聊敘舊時,場上的比賽仍在繼續進行。

「松平也真是的,到底要玩到什麼時候啊?」金毛男不以為然的道,在他看來,這場比賽早就該結束了。

「快點解決他吧!要不然等一下會很累的喔!」旁邊的高中候補二軍也紛紛叫嚷。

「喂!那邊的學長啊!你們不換個人嗎?」

「小不點會哭的喔!」

「還是說你們都怕了呢?」

對於對方的挑釁,眾人全都面露不以為然。

「沒必要換人吧?就這種水準……」桃城武邊吃著漢堡邊嘀咕。

「嘶~真是無聊。」海堂薰已經要沒耐心看下去了。

「這傢伙不過是彈珠球的水準。」不二裕太附和著。

「小不點還是一如以往的囂張啊!竟然在模仿那個人的打法,還用對方的招式回擊。」璃音笑呵呵的說道。

就在這時,越前龍馬打出了一記強勢的回球,松平親雄漏接了。

「我說,你剛才的發球很有趣呢!」越前龍馬笑道。

相較於對方的氣喘吁吁、熱汗淋漓,他卻是氣定神閒、呼吸平緩,好像才剛暖身一樣。

學著對方的動作,越前龍馬也發出了一記麥格農彈發球,這球直接命中對方的頭部,把他的紫色帽子打飛,也讓他倒地不起。

「還差得遠呢!」越前龍馬得意的笑道。

緊接在他之後,其他人也紛紛上場,以自己得意的絕技與高中生一較高下,無一例外,這些叫囂的高中生全部被打敗了。

「這、這些傢伙真的是中學生嗎?」

他們從沒想過,自己竟然會被一群小鬼擊敗!

「立海大的真田弦一郎與冰帝的跡部景吾嗎?」看著展露出出色球技的兩人,齊藤至面露讚許的微笑,「這群中學生倒是相當優秀嘛!」

「這種程度還不能代表什麼。」正在鍛鍊身體的循環訓練教練,柘植龍二否定了他的評價。

「現在才剛剛開始呢!」被真田弦一郎打飛球拍,而且球拍還破了一個洞的金毛男,不服氣的爆吼:「喂!誰去給我拿一隻新的球拍過來!」

「太難看了!」旁邊傳來制止的警告。

眾人尋聲望去,發現看台高處出現三名二軍選手。

「也不評估一下對手的實力就開打,真是膚淺啊!」

「沒拿到球的人快點給我走人!不要再丟人現眼了!」臉上有著一道傷疤的紅髮男吼道,他是位於五號球場的鬼十次郎。

「大、大哥……」

儘管對小鬼們不服氣,但對於這位大哥,他們可是相當信服。

眾人默默的收拾東西,轉身離開球場。

「欸?要走了嗎?」遠山金太郎著急的喊道:「不好意思,我還沒比賽呢!」

「抱歉囉!這裡原本就是禁止私下比賽的。」深金色捲髮、配戴圓框眼鏡的男子說道,他是三號球場的入江奏多。

「想跟我們比賽的話,就先打贏洗牌戰吧!」接話的黑髮男子名叫德川一矢,一號球場的選手。

「別開玩笑了!」

「這明明是你們高中生先挑起的!」

「我先挑明一件事,跟你們比賽的人都是十號球場以下的選手,別太得意了。」德川一矢完全沒將他們放在眼裡。

「那你又是幾號球場呢?蠢貨。」混混出身的亞久津仁挑釁的說道:「我現在就可以把你徹底擊潰。」

「別太猴急了。」鬼十次郎冷眼看著他。

「你這是在對誰指手畫腳?」亞久津仁殺氣騰騰的瞪大眼。

「亞久津。」河村隆擔心的制止。

「洗牌戰啊!真是令人期待……」深怕亞久津仁直接在這裡跟他們打起來,桃城武也連忙岔開話題。

「我是三號球場的入江奏多,我也很期待與你們交手。」

「五號球場,鬼十次郎。」

兩人各自報上自己的場地號碼,也算是對他們的一種回應。

「你是幾號呢?」越前龍馬問著黑髮男子,對方只是沉默的走過他身邊,沒有理會。

「你很強嗎?跟我打一場吧!」切原赤也拉住德川一矢的手臂,卻被對方冷冷瞪了回來。

「你想回去嗎?」他面無表情的問。

「……」

被那樣的目光一瞪,切原赤也鬆開拉住他的手,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那種令人顫慄的眼神,他只在自家部長身上看過。

「看來,這個U-17集訓營似乎暗藏了超乎想像的怪物啊……」木手永四郎感嘆道。

不過……

這裡是妖魔鬼怪的老巢也好,地獄也好,他們都要奮戰到底!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