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要先來?」站在場內,她回頭問道。

「我!」

海帶頭才想跟著進入場地,卻被仁王雅治一把拉退。

「噗哩~赤也學弟,長幼有序啊!」

「……是,學長。」海帶頭乖乖退讓。

待仁王雅治在對場站定後,兩人轉拍決定先後順序。

「正拍,妳先發球。」仁王雅治做了個「請」的手勢。

「小心囉!」璃音好心提醒了聲,隨即發出一記外旋發球。

「碰!」

仁王雅治漏接。

「噗哩~第一球就是外旋發球,璃音同學對我可真殘忍。」

「這表示我很重視你啊!」璃音再度發出一記外旋發球,「你可是蟬聯兩年的全國冠軍,立海大男網部的正選呢!」

第二球仁王雅治依舊沒接到。

「噗哩~聽起來,我要是不認真一點,可就丟了立海大的面子了。」

「這個……你也不用太在意啦!」

想起這些網球少年對於網球可是相當重視,璃音連忙換了口氣安撫。

「勝敗乃兵家常事,只要記得,『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就好了。我們學校的那些正選,也常常輸給我呢!」

「聽起來,璃音同學的網球水準很高啊!」幸村精市的目光一閃,笑容燦爛,宛如百花盛開。

嘖嘖!又是一隻妖孽啊!笑得那麼美,還要不要讓我們女生活了啊?

璃音幽怨的看他一眼,感嘆連連,對方則是一臉的莫名奇妙。

仁王雅治並沒有讓璃音得分太多,他很快就發揮了詐欺師的才能,設下幾個陷阱,從璃音手上拐回了分數。

「不愧是詐欺師,真是厲害。」璃音讚嘆著。

「噗哩~謝謝誇獎,我可是球場上的老千呦!」仁王雅治欣然接受她的讚美。

「聽說你擅長模仿別人的招式,這一招你能複製嗎?」璃音使出了她今天的地一個絕招。

「重力奔騰?可以呦~」對方以同樣的招式回擊。

他早就見過璃音的這個招式,而且也已經針對這個招式研究好一段時間了。

「呵呵,那這個呢?」璃音打出第二招─風卷。

這是一個如同暴風肆虐般,沒有特定球道軌跡,讓人完全無法捉摸的招式。

當對手還在狂風席捲中掙扎時,球已然落地得分。

「噗哩?新招式?」仁王雅治沒有接住,綠眸裡燃起了火焰。「可以繼續用這招嗎?」他想要好好研究一番。

「沒問題呦~」學著他的語氣,璃音轉著尾音回道。

在璃音取得兩局得分後,仁王雅治終於成功將這個招式複製了。

「噗哩~風卷來囉!」仁王雅治回敬了一記風卷,卻被璃音破除了。

「沒想到璃音還會針對自己的絕招找弱點啊?」仁王雅治臉上的笑容更盛。

「畢竟這是我自己的招式嘛!」璃音同樣回以燦笑。

其實這些破除絕技的打法,全都是青學那群熱血青年的鑽研成果,璃音只是在他們將自己的絕技破除之後,自己也跟著學了那些反擊方法罷了。

「要不要再複製一個?」璃音笑問。

「噗哩~當然好。」

璃音第三個使出的招式是「千重影」,無數個網球殘影遮去半片天空,交織成一面黃色大網。

「真漂亮。」仁王雅治吹了聲響哨。

然而,這個絕技一直到比賽終了,這個銀髮詐欺師依舊沒有學會。

「再打一場如何?」他躍躍欲試的問。

「原來立海大的正選也是熱血笨蛋。」璃音白了他一眼。「手給我。」

「噗哩?」

「再不把手伸出來,我就讓你們部長罰你跑圈!」璃音惡狠狠的威脅。

「噗哩?小璃音想牽我的手嗎?真是讓人害羞……」仁王雅治伸出左手。

「真田副部長,這個笨蛋手都受傷了還不肯休息!」璃音轉頭朝坐在長椅上的人喊道。

「呃……」仁王雅治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仁王!太鬆懈了!」真田弦一郎的怒吼聲傳來。

「妳、妳怎麼知道……」他還以為他掩飾的很好。

「你以為那三個招式很容易練成嗎?」璃音瞪了他一眼,拉著他的左手朝其他人走去。

「他的右手應該拉傷了,最好去醫院治療一下。」看著已經出現紅腫的手臂,璃音提醒道。

「謝謝。」幸村精市的笑容微斂。

「能夠迅速複製別人的招式,你的確很厲害,但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情況,適合別人的,不見得就適合你。」璃音一臉嚴肅的叮囑。

「噗哩~妳該不會是故意要讓我受傷的吧?」仁王雅治接過柳生比呂士遞來的冰袋,半開玩笑的道。

「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啊?」璃音往他腳上踩了一腳,疼得他哇哇叫,「我是看到你有這樣的天賦,覺得很好奇,才會讓你學這些招式,誰知道你這傢伙竟然完全不顧自己的手臂狀況,硬要將所有東西練會,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循序漸進啊?如果你是青學的正選,我早就罰你跑圈了!笨蛋!」

就連青學的天才不二也只是試練一、兩招就收手了,璃音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拼著手臂受傷,也要將招式練會的人。

「換我了、換我了!」切原赤也拉著璃音,快步朝球場內走去。

在他見過那三個招式後,他就已經按耐不住情緒,恨不得立刻上場與璃音較量一番。

新一輪的對練很快就開始了,這次仍舊是璃音發球。

在切原赤也的要求下,璃音也同樣對他使出那三個絕技,並且很快就取得一半的局數。

而始終追不回比分的切原赤也,臉上的表情突然變了。

「喂喂,你的眼睛又充血了,真的沒問題嗎?有沒有去看醫生啊?」璃音關心的問。

「我要毀了妳。」對方惡狠狠的道。

「那個……這個海帶頭,總是這樣嗎?」璃音額冒黑線的問著其他人。

「是啊,這是赤也的變身絕技,『惡魔赤也』。」嚼著口香糖的丸井文太點頭回道。

「變身?他以為他是超級賽亞人啊?」璃音頭疼的扶額,「我說,你們沒有帶他去看醫生嗎?眼睛充血很危險耶!他該不會有高血壓吧?」

「咳!醫生說他很正常。」真田弦一郎面露尷尬。

「這樣叫正常?」璃音一邊閃躲對方打來的球,一邊反駁:「你們該不會遇到庸醫了吧?」

「讓我把妳染得全身通紅吧!」惡魔赤也擰笑道。

「喂,你們不上來制止他嗎?」先前的受傷已經讓璃音受到慘痛的教訓了,她可不想再被他打傷。

「噗哩~沒問題的,妳上次不也是壓制住他了嗎?我很看好的妳呦!」仁王雅治笑著看戲。

「璃音同學很厲害的呢!」幸村精市勾起溫柔的微笑。

「碰!」一個沒注意,璃音握拍的手被打中,球拍脫手飛出。

「該死的海帶頭!你又打我?我回去會被冰山凍死啊啊啊!」璃音爆出怒吼。

不,在這之前,說不定她會先被正在開會的幾位學姐罵死。

「毀滅……我要毀了妳!」惡魔赤也完全聽不進她的喊話。

「毀滅我?老娘現在就先滅了你!」

璃音換成左手握拍,朝他接連轟出重力奔騰,一次又一次打飛他的球拍,十分鐘過後,切原赤也狼狽不已的趴在地上,像小狗一樣的大口喘氣。

「混帳海帶、該死的海帶!既然是海帶就在海裡窩著,上岸來禍害人做啥啊?」

餘氣未消的她,踩著切原赤也的屁股發洩。

「咳、咳咳!」真田弦一郎的乾咳聲傳來。「切原,太鬆懈了,等一下作兩百次揮拍練習!」

「是……」切原赤也垮著臉回道。

「璃音的手還好嗎?」幸村精市關心的問。

「腫起來了。」璃音舉起手,手腕上印著深深的球印,腫起了半圈。

「上次膝蓋受傷,手塚部長就已經用冷氣凍了我好幾天,現在又……我死定了。」她真是好想哭。

「那個……對不起。」休息過後的切原赤也,尷尬的抓抓頭髮,「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每次一激動就……抱歉。」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璃音一把擰住他的耳朵,切原赤也痛得連連慘叫,「我上次就說過了吧?既然會覺得愧疚,一開始就不要犯下這種錯誤!要是我捅了你一刀,再跟你說對不起,你接受嗎?嗯?」

「我、我控制不住啊……」切原赤也想救回自己的耳朵,但對方完全不給他這個機會。

「什麼叫做控制不了?這都是藉口!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為食神,啊、錯了,是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脾氣!」璃音被氣昏了頭,連食神的電影台詞也冒出來了。

「外在的事情就不說了,我們現在談的是你的身體、你的意識、你的脾氣,要是一個人,連自己的意志都掌控不了,你還想做什麼?你還能做什麼?啊?」

「……」切原赤也低頭沉默了。

「呵呵,璃音真是……一針見血呢~」幸村精市笑道:「不曉得璃音有沒有辦法解決赤也的小毛病呢?」

「我又不是醫生。」璃音聳肩。

「就算醫生來了也沒用處,赤也並沒有生病。」真田弦一郎重申道。

「那就把他砍掉重練!」璃音惡狠狠的瞪著他,切原赤也害怕的縮了縮脖子。

「璃音同學……」幸村精市的完美微笑出現了裂痕。

「要是沒辦法溝通,那就處罰啊!」璃音回道:「要是他又出現那個狗屁變身,就狠狠的懲罰他!」她握著拳頭,在切原赤也面前威脅的揮舞。

「咳!每天都在罰。」真田弦一郎壓了壓帽沿。

「……每天?」璃音愕然的瞪大眼,「我一直以為,青學的正選已經夠讓人頭疼了,沒想到你們立海大也有這樣的問題兒童?真是辛苦了。」她感嘆地拍拍真田弦一郎的手臂。

「咳咳!真是、真是……太鬆懈了!」對方面色尷尬的別過臉去。

「要是體罰不行,那就來文的吧!」璃音又提出一個建議,「他有沒有不擅長的科目?」

「英文。」立海大眾位正選齊聲回道。

「……看來他的英文真是很爛。」璃音楞楞地點頭。

能讓所有人不用思考就回答出來,他的英文成績絕對很悽慘。

「咳!」真田弦一郎再度黑了臉。

「這樣的話,就罰他抄寫英文課文吧!」璃音建議著。

「抄寫英文?我不要!」切原赤也惶恐的叫嚷。

「你沒有資格拒絕!」璃音瞪了他一眼。

「噗哩?這樣有用嗎?」仁王雅治不太相信。

「我也不知道。」璃音聳肩,「不過看他這個樣子,體罰對他應該沒什麼用處,既然在肉體上造成不了打擊,那就從精神層面來嘛!就算他的脾氣沒有改善,英文課本抄多了,他的英文程度多少都會增加吧?換個角度想,要是成功了,那就是英文水準與網球技術一同提昇,若失敗了,也不會對他的球技造成什麼影響,而且英文還能變好,不是很棒嗎?」

「說得也是。」幸村精市等人心動了。

於是乎,在所有人一致表決通過後,切原小海帶陷入了恐怖的英文地獄裡。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