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上午,璃音跟學姐們在學校會合後,搭車前往立海大,開始美日學生交流籌備會的第一次會議。

而會長手塚國光因為有其他事情要忙,便沒有出席這次的會議。

九點二十分,她們抵達了立海大的校門口,對方的學生會會長已經站在門口等待,除了會長之外,璃音還見到一個面熟的少年。

一行人簡單寒暄過後,隨即朝會議室走去。

「妳好,青學男網部的經理小姐。」態度溫文有禮,有著淺栗色髮色的眼鏡少年,來到璃音身旁。「我是柳生比呂士,立海大的風紀委員,同時也是這次開會的與會人員。」

「我記得你,你也是網球部的人對吧?之前有見過。」璃音朝對方點頭笑笑。

上次受傷後,立海大的正選們也陪同她前往醫務室,除了正、副部長之外,這個看起來很溫文儒雅的少年,還有當時陪在他身邊,綁著小辮子的銀髮男,同樣也讓她印象深刻。

「噗哩~我也記得妳喔!」眼鏡少年爽朗的笑了:「上次敗給妳的海帶頭可是我們立海大網球部的正選呢!沒想到他竟然被妳打得落花流水,啊,那個絕招好像叫做『重力奔騰』對吧?聽說璃音同學還是青學男網部的陪練,嘖嘖!真是厲害,不曉得有沒有機會切磋一下?」對方熱情地問道。

「呃……」對方突然轉變的態度,讓璃音有些無法適應。

「柳生同學,我們今天來的目的是開會,不是打球。」上原千鳥替璃音擋了回去。

「噗哩!別這麼說嘛!璃音不是已經答應海帶頭要陪他打幾場了嗎?分一場給我嘛!」對方完全不肯放棄。

這個人跟他的外表差真多……璃音皺眉瞧著他。

她原以為這個人應該就像他的外表一樣,是個穩重文雅的人,怎麼現在卻……

「仁王雅治!」微怒的聲音傳來。

會議室的門口外,站著一名長得跟柳生比呂士一模一樣的少年。

「咦?雙胞胎?」金井泉詫異的看著兩人。

「噗哩!本尊出現了。」璃音身旁的眼鏡少年,摘除了眼鏡與假髮,變成一名膚色白皙細緻,綁著一條小辮子的銀髮少年。

「立海大的詐欺師?」璃音這才認出對方的身份。

她曾聽乾貞治說過,立海大男網部有一位善於模仿與偽裝的部員,他總是喜歡扮成好友的模樣到處招搖撞騙。

「噗哩~原來璃音知道我啊?真高興。」仁王雅治瞇眼笑著。

「真是抱歉,他應該沒有做出失禮的舉動吧?」柳生比呂士歉然問道。

「噗哩~柳生怎麼這麼說我,真是太讓人傷心了,我可是規矩的乖寶寶呢!」仁王雅治半真半假的抗議著。

「你給我安靜。」柳生比呂士頭疼的扶額,「我不是已經叮嚀過你,這場會議相當重要,你絕對不能搗亂嗎?你竟然敢騙我,說會長要我直接到這裡等待,不用去校門口接人?你怎麼可以……」

「噗哩~我本來想聽話啊,誰叫我看到名單上有璃音同學呢?你也知道,我對她可是朝思暮想,盼了許多天呢!」仁王雅治朝璃音拋去一個媚眼。

看來不管是哪一間學校,男網部都有問題兒童啊……

看著兩人的互動,璃音暗暗感嘆。

「柳生同學,辛苦你了。」璃音拍拍他的肩膀安撫,「要照顧這樣的夥伴,很累吧?」

「的確如此。」柳生比呂士推了推眼鏡,神色感慨。

真好,終於有人理解他的無奈了。

「噗哩~你們統一戰線了?哎呀,這可真是不妙。」

「那個……璃音,要開會了。」金井泉拉著她的手提醒,其他人都已經進入會議室坐定位了。

「啊,耽擱了大家的時間,真是抱歉。」柳生比呂士再度向眾人道歉。

「噗哩~開會多無趣啊,璃音同學,我們還是去球場吧!」

「仁王,你該去上課了。」柳生比呂士將對方推出會議室,迅速將門一關,還特地上了鎖。

由於是兩校的第一次會議,雙方先進行了自我介紹,而後相澤雪拿出先前就已經整理好的舊資料分給眾人,文件上詳細列出上屆的相關紀錄。

第一次的會議向來比較輕鬆,相澤雪的原訂計畫是,先在今天擬定粗略的行程安排,訂定幾項參觀活動以及表演。

大致的方向排定後,往後也才能進一步規劃細節。

然而,因為討論過程相當熱烈,在接近兩小時的會議中,他們才擬定出交流會的行程簡表而已。

「辛苦了,請先到學生餐廳用餐,下午再繼續吧!」學生會會長提議道。

看了看時間,才十一點四十二分。

現在就吃飯?會不會太早了一點?璃音納悶的想著。

「這時候去餐廳,不會跟其他人爭搶位置。」似乎是看出了璃音的想法,坐在她身旁的柳生比呂士低聲解釋。

就像柳生比呂士所說,當他們抵達學生餐廳時,寬敞的餐廳內只有幾名學生正在用餐,看那樣子似乎是提前下課或是翹課出來的學生。

「啊!是妳!」就在璃音等人坐定位後,熟悉的叫喊聲傳來。

「海帶頭?」看著來人,璃音笑了。

「我叫做切原赤也!不是海帶頭!」對方咬牙切齒的回道:「妳不是說要找我打球嗎?怎麼現在才來?」

「我有說嗎?」璃音眨眼反問。

「有啊!上次說的,妳忘了嗎?我等妳等了好幾天!」切原赤也一副「我可是牢牢記著」的模樣。

「改天吧!我今天是學姐們來開會的。」璃音推辭著。

「欸?今天不行嗎?我可以等你們開完會!」

「我沒帶球拍。」

「噗哩!我可以借妳球拍呦~璃音同學。」仁王雅治冒了出來。「至於租借費用呢~就用一場球賽來抵吧!我很公道對吧?」

「……」扯了扯嘴角,璃音真是無言了。

為什麼一扯到網球,這群傢伙就變得這麼纏人啊?

「這個……」璃音才想再度拒絕,相澤雪打斷她的話。

「去玩吧!下午的會議妳不用參加。」

「雪學姐?」

「呵呵,立海大男網部可是連任兩屆的全國冠軍呢!跟立海大正選交手的機會可是相當難得喔!」相澤雪笑臉盈盈的道。

「可是……」璃音還想反對,耳邊卻傳來宮本晴子的低語。

「青學遲早會跟立海大對上,趁這機會,打探一下對方的底細。」宮本晴子朝她眨眨眼睛。

身為籃球部部長,她自然知道探查對手情報的重要性。

在學姐們一致同意的情況下,璃音也只好答應了。

用餐過後,璃音又跟學姐們閒聊一會,接著在切原赤也與仁王雅治的陪伴下,繞著立海大校園散步半小時,消化胃裡的食物,而後才跟隨他們前往網球場。

「咦?她是不是上次跟切原打球的那個女生?」嚼著口香糖的紅髮少年,指著璃音問道。

「是她。」坐在紅髮少年身旁,有著外國人的臉孔,巧克力膚色、身材高大的光頭男點頭。

「……為什麼你們都知道我?」璃音額冒黑線的問。

「啊?妳跟切原打球時,我們也在啊!」紅髮少年回道。

「你們也在?」璃音訝異了,她還以為這群人是後來才出現的呢!

「忘了自我介紹,我是丸井文太,立海大的天才!」紅髮少年燦爛的笑著,「這一位是我的雙打搭檔,胡狼桑原。」他指著巧克力膚色的少年道。

「嗯,我聽羊、呃、慈郎提起過你。」璃音點頭。

「妳認識慈郎?」

「嗯,跟他一起吃過飯,有時候也會一起去吃蛋糕。」

那隻羊咩咩算是璃音的甜食好夥伴。

「啊!吃點心怎麼沒有找我?慈郎真是太過分了!」聽到璃音也是慈郎的朋友,丸井文太對她的態度立刻親近許多。

「啊,聊了這麼久,還不知道妳的名字。」丸井文太問著。

「我叫做安倍璃音,叫我璃音就可以了。」

「安倍璃音,青學一年級生,身高一百五十五公分,十三歲,男網部的經理,同時也是他們的陪練人員,絕技是『重力奔騰』,深受男網部正選們的信賴,跟他們的感情很好……」

看著突然冒出的少年,璃音突然有一種見到乾貞治的錯覺。

「你是……學生會的書記,柳蓮二同學對吧?」璃音皺眉看著他。

這名閉著眼睛的少年,同樣也在開會的與會人員裡頭,但因為兩人的位置離得遠,璃音跟對方沒有多大的互動。

「你不是要紀錄開會的討論內容嗎?怎麼……」丟下會議,跑到網球場了?

「紀錄的工作我請另一位同學幫忙了,璃音同學應該不介意我在此旁觀吧?」

「旁觀?你也是網球部的人?」

「噗哩~柳是我們的參謀,立海大的『行動字典』,學識相當豐富呦!」仁王雅治笑著介紹道。

「你該不會也跟阿乾學長一樣,喜歡收集數據資料,打的是情報網球吧?」璃音覺得他與乾貞治的感覺真是相當相似。

「沒錯。」對方回以肯定的答案。

「……為什麼我覺得我好像掉入某種陷阱裡了?」璃音黑線了。

算一算,除了正、副部長之外,立海大的正選好像都出現在這裡了吶!

「好久不見,璃音同學。」

說人人到,花美男幸村精市與鐵面皇帝真田弦一郎出現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兩位也是來當觀眾的?」

「是的。」花美男點頭微笑。「當然了,如果璃音同學想……」

「不、不,我什麼都沒想。」璃音立刻提出聲明。「我只跟小海帶打,而且只打一場。」

她可不希望變成立海大團隊的陪練人員!

「噗哩?不行不行,剛才明明說好要跟我打一場的,怎麼可以把我刪除呢?」仁王雅治不滿的搖頭。

「……好吧!加你一個。」畢竟她跟對方借了球拍,欠了人情。

「呵呵,璃音不想跟其他成員交手嗎?這可是收集情報的最佳方式呢!」幸村精市笑容和煦的問。

「我不擅長那種事情。」璃音無所謂的聳肩,「要是你們想提供情報給我,麻煩請將它整理成文件檔,我會很樂意接收。」她朝對方眨眼笑笑。

「呵呵,璃音同學說話真是有趣。」幸村精市面色不變的笑著。

「很多人都這麼說。」她隨口回道。

接過仁王雅治遞來的備用球拍,測試了拍網的彈性後,璃音走入網球場。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