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堂學長,你真是太帥了!」在海堂薰走回休息區時,璃音笑嘻嘻的遞上毛巾給他。

「嘶~」被這麼稱讚,海堂薰有些害羞的紅了臉。

「你一定餓了吧?我有買點心。」璃音從背包裡取出食物,「啊,你現在應該沒什麼力氣吧?想吃什麼跟我說,我幫你打開。」

「嘶~」海堂薰目光望向果汁。

璃音立刻替他拉開拉環,插上吸管後再遞到他面前,服務的相當週到。

「嗯喵~璃音對海堂真好,好羨慕!」菊丸英二撲了上去,搶走其中一盒餅乾。

「因為海堂學長很努力啊!」她理所當然的回道:「遇到逆境依舊奮戰到底的男生最棒了!」

「喂,我已經分析了那個繞柱球,就是你說的迴旋蛇球。」乾貞治出現在海堂薰身旁,「我可以為你準備一個訓練計畫,回去之後,要試試看嗎?」

「這樣可以嗎?」海堂薰回問:「你這樣只會增加自己在校內排名賽的對手。」

「沒問題的,只要掌握更多數據,我就一定能贏。」乾貞治信心滿滿的道。

儘管他現在不是正選球員,但,下一次的校內排名賽,他一定會穿上正選球衣!

「只要再勝一場,我們青學就贏了,越前,打倒他們!」大石秀一郎朝他喊道。

與越前龍馬對上的,是不動峰的單打二選手,留著及肩中分紫髮的伊武深司。

一上場,發球的越前龍馬就以一記外旋發球轟去,網球擦著伊武深司臉龐而過,越前龍馬順利取得一球。

接下來,他又連連發出了幾記外旋發球,在一分鐘以內,越前龍馬就取得了一局,對方一分都沒得到。

然而,伊武深司也沒有讓越前龍馬囂張太久,在第二局時,他也打出一記外旋發球,還打掉了龍馬的帽子。

「出現了!深司的超旋發球!」不動峰的人如此喊著。

「超旋?不是外旋嗎?」堀尾聰史納悶的問。

「兩種是一樣的意思。」乾貞治解釋道:「但是在我看來,兩者的區別在於,超旋的力量更強。」

「你好像還沒有使出全力吧?」伊武深司對龍馬說道:「我總覺得有哪裡奇怪。」

聽了這句話,越前龍馬笑了,他將球拍換到了左手。

「說對了。」他回道:「也差不多該來真的了,浪費時間也沒意思。」

「左撇子?」伊武深司看著他握拍的手。

「為了配合右撇子的你方便擊球,我只能用右手。」越前龍馬笑笑的說著,「你這麼快就發現了,也不賴嘛!」

聽了這番話,對方瞬間變了臉色。

「龍馬這小鬼果然很欠揍。」璃音嘆道。

如果換成她在球場上,早就狠狠教訓那個小鬼一頓了!

「我絕對會讓你敗在我手上,你太自大了。」伊武深司宣告著。

就在伊武深司發球後,兩人展開互不相讓的劇烈攻防,一來一往的回擊對方打出的球。

「真是劇烈的比賽,看來這場比賽,非要打到其中一人倒下才會停了。」大石褓姆說道。

「那小子跟他父親很像。」龍崎教練笑道。

「您認識越前的父親?」大石褓姆好奇了。

「嗯,龍馬的父親以前是職業網球選手。」龍崎教練回話時,還刻意看了璃音一眼。

璃音立刻轉頭迴避。

「職業選手?是哪種類型的選手呢?」大石褓姆追問:「是跟越前一樣,積極進攻型的選手嗎?」

「是啊,那傢伙眼裡沒有防守。」龍崎教練面露懷念的笑著,「他所知道的就只有怎麼樣進攻。那小子就像是外星人,他的球感來自於力量和速度,他通過獨特的方式來學習知識……」

「他真的這麼強啊?」大石褓姆驚嘆。

「是啊,他是十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不,也許更長的時間也不一定能遇到……但是越前南次郎還是超乎了我的預料,他創造了二刀流打法。」

一直專心聆聽的手塚國光,因為龍崎教練的這句話而面露詫異。

「他開創了二刀流打法?」他重複著這句話。

「是啊!這剛好彌補那傢伙反拍很弱的狀況。」龍崎教練笑道:「一流的網球選手都會像這樣克服自己的不足,龍馬的爸爸就是這種人。」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手塚國光突然說道。

「明白什麼?」龍崎教練不解的問。

「現在站在場內比賽的人是越前南次郎,他的力量、速度與反應,所有的一切都超過了普通選手,包括我們在內,他的確可以讓所有對手都感到意外,這是事實,越前的打法完全跟他爸爸一樣……」

「真是稀奇啊,很少聽你這麼長篇大論呢!」龍崎教練揶揄的笑了。

沒有理會龍崎教練的話,手塚國光接著道:「在越前克服了那個障礙後,他又會遇到什麼樣的障礙?」

「誰知道呢!」龍崎教練笑了笑。

被談論的越前龍馬,在追球時,使出了傳承自越前南次郎的二刀流絕技,成功打回了原本應該打不到的球。

這項特技自然引起了觀眾們的一陣讚嘆。

切!不過就是換手打球啊,這有什麼?我也會。璃音不以為然的撇嘴。

「說起來,璃音也是南次郎的徒弟呢!這二刀流應該也有學到吧?」龍崎教練突然轉頭望向她。

突然被這麼點名,璃音錯愕的呆住,而後在手塚國光的目光下楞楞地點頭。

「原來真的有學到啊?那怎麼沒見妳使出來過呢?」龍崎教練依舊笑著。

「呃……」璃音的背脊開始發涼,「沒、沒那個機會。」

「這樣啊?」龍崎教練笑得更燦爛了,「放心吧!往後肯定有機會。」

「……」我可以拒絕這樣的機會嗎?她想哭了。

場上的比賽依舊持續著,目前的比數是越前龍馬佔了上風。

「不覺得那樣的打法有些奇怪嗎?」一直在觀察場上情況的不二周助說道:「看起來好像只是交互打出上、下旋轉球。」

聽著他的提醒,其他人這也才注意到這細部情形。

就在眾人困惑為什麼對方的打法這麼單純時,越前龍馬突然漏接了球,出現不可能會犯的錯誤。

15-0!」

「奇怪,那種球明明很容易打回去的……」璃音納悶的道。

「小不點剛才的動作好像瞬間停頓了一下?」動態視線極佳的菊丸英二,一臉的疑惑。

「那傢伙不錯嘛!竟然用那樣的手段。」龍崎教練看出了端倪。

隨著比賽進行,對方繼續打出上、下旋轉球,一次次取得分數。

「他的手到底怎麼了?僵住了嗎?」看著越前的臉色,璃音不解的猜測。

場上,為了解除手臂不受控制的危機,越前龍馬乾脆旋轉身體,打算用這種方式勉強擊球。

「他、他打算這樣強行出手嗎?」大石褓姆面露擔憂。

就在此時,旋轉揮擊的越前龍馬,手上的球拍被甩了出去,撞上了固定網子的鐵柱,斷成兩截,而後又彈了回來,直接命中越前的臉。

「危險!」眾人發出一陣驚呼。

越前龍馬摀著臉,跪倒在地上,殷紅的鮮血不斷自他指尖的縫隙湧出,染紅了他的衣服與地面。

這突發的異變讓所有人一陣驚楞,就連他的對手也呆住了。

「龍馬!」櫻乃扯下綁在領口的粉紅色領巾,自觀眾台上跳下,快步跑向場內。

「龍馬,你、你沒事吧?」她擔心地問道。

「不要擅自進入比賽場地!」越前龍馬沉聲喝斥。

「暫停!比賽暫停!」璃音抓著白色毛巾從休息區衝出,來到越前龍馬身邊。

「讓我看看。」

璃音示意越前抬起頭來,發現他的左眼眼皮上有一道長長的傷口。

見到不斷湧出的鮮血,璃音的臉色瞬間發白,指尖顫抖,手心不斷冒出冷汗。

「喂,妳這是什麼表情?」

見到她一副快暈倒的模樣,越前龍馬直接抓過她手上的毛巾,摀住了左眼。

「我、我有買急救用品,回休息區包紮。」璃音用力握緊拳頭,試圖讓自己冷靜。

「不用了,妳們兩個快離開。」越前龍馬推了推璃音的手,卻發現她的手極為冰涼。

「喂,妳可別暈倒了啊!」越前龍馬皺眉看著她。

「龍馬,你需要去看醫生。」櫻乃苦口婆心的勸著。

「不需要。」

「但、但是你傷得很嚴重啊!」櫻乃叫嚷著。

「走。」璃音一把抓住龍馬的手,逕自將他往休息區拖去。

「喂!放手,妳快放手!」

龍馬想要抽回手,但當他察覺到對方的手微微發顫時,掙扎的動作停下了。

「我有買醫療用黏膠,可以迅速黏合傷口跟止血。」璃音從背包裡取出先前採購的急救用品。

「大、大石學長,麻煩你……幫他止血。」她將東西遞給大石褓姆。

「璃音,妳沒事吧?妳的臉色比龍馬還要難看。」菊丸英二關心的問。

「沒、沒什麼,我只是有點暈血,等一下就沒事了。」璃音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微笑。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