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開手後,橘桔平望向站在一旁的璃音。

「剛才的約定還算數嗎?」他笑問。

頓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璃音身上。

「約定?什麼約定?」菊丸英二納悶的追問。

「璃音跟不動峰的部長認識?」不二周助笑呵呵的問道。

「沒有,今天才認識的。」璃音連忙澄清。

「那你們……」大石褓姆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移動。

「也沒什麼啦!就只是剛才閒著沒事,想找他打一場球。」她尷尬的解釋。

要是知道對方會在這種時候提出打球的邀約,她剛才絕對不會做出這種提議!

「打球啊?」乾貞治的鏡片閃著光芒,「可以旁觀嗎?」

「呃……」璃音猶豫了。

「說起來,這是璃音第二次主動找人打球呢!上次那顆海帶──」不二周助再度提起舊事。

「學、學長們想看我打球,是我的榮幸!非常歡迎!」璃音急忙打斷他的話,「但、但是龍馬他不是要去醫院嗎?你們不打算陪他去嗎?」

「呵呵,他有龍崎教練陪同,不用擔心。」不二周助笑容燦爛的道。

於是,在鬱悶又無奈的情緒下,璃音借了不二周助的備用球拍,跟橘桔平打了一盤。

橘桔平不愧是不動峰的隊長,網球實力相當不錯,璃音被逼得使出千重影、重力奔騰、風卷與流光這四個絕技,才勉強以六比四勝出。

「妳的確很厲害。」儘管輸給了她,橘桔平臉上的笑容不減,真心誠意的讚嘆著。

「你也是,青學裡頭,只有不二學長能逼得我使出這四招。」璃音上前與對方握手。

雖然她也跟手塚國光對打過,但因為對方的手臂還沒痊癒,所以他們的對練也只是活動活動筋骨,沒有拿出各自的絕招拼殺。

「只可惜依舊只有四招。」不二周助略帶惋惜的聲音傳來,「我很想看看『飄』那招呢!」

……混帳腹黑熊!你非得要挖光我所有招式才甘願啊?

璃音氣惱的鼓著腮幫子。

其實,就算使出了飄渺,她依舊還有其他隱藏招式,但……

現在才地區預賽啊!接下來還有東京都大賽、關東大賽跟全國大賽呢!要是才剛開始就被挖出所有招式,她往後該怎麼辦啊啊啊!

「嗯喵~我也很想看看飄的那招呢!」菊丸英二附和著。

「嘶~」

「飄?」橘桔平同樣一臉的期盼。

混帳!你們不要用那種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我啊啊啊啊!

「就打一次看看吧!」乾貞治提議著。

「……一次,就一次!只打一次!」她強調著次數。

「太棒了!就知道璃音最好了!」菊丸英二開心的嚷嚷。

「嘶~」

「喔喔,璃音要展現新招式了啊!」桃城武一臉的激動。

璃音發球後跟橘桔平對打了幾球,而後當她再次揮拍時,那球速突然變慢了,球體看起來輕飄飄的,宛如慢動作播放一樣。

「就是這個嗎?」

橘桔平趕在球的落點處,對準了網球揮拍。

然而,那顆球卻像是沒有碰觸到拍面,直接從球拍的網面穿透而過,落在了球場的邊線上。

「這……」橘桔平瞪大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

他明明就看準了落點,也、也應該擊中了啊!怎麼會……

這奇異的景象讓現場一陣寂靜無聲,就連拿著筆記本紀錄的乾貞治,也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這個,就是『飄渺』。」璃音的聲音場內響起。

飄渺─幻象一般的球技,看起來球速不快、力道不大,但當對手揮拍擊球時,明明應該準確打中了,那球卻宛如幻影一般,穿透而過。

「真是……太厲害了。」大石褓姆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詞句形容了。

「好棒!不愧是璃音!」菊丸英二興奮的道。

「好、好強,沒想到還有這種招式。」桃城武激動的握緊拳頭。

「嘶~」

「呵呵,真想回擊看看啊,對吧,手塚?」不二周助的一雙藍眸閃閃發亮。

「啊。」茶色雙瞳裡燃著火焰。

「……」接收到眾人「熱情」的視線,璃音的背脊隱隱發寒。

「那個……時間不早了呢!」她將球拍遞還給不二周助,「我餓了,要是沒什麼事,我先回家了,學長們再見。」

「等等。」河村隆叫住了她,「到我家吃飯吧!我爸爸已經準備好食物了。」

「咦?」

 

在河村隆的領路下,青學一行人轉移陣地,來到一間壽司店前。

經過河村隆的說明,眾人才知道這是他父親開的店,他假日空閒時也都會待在店裡幫忙。

稍早之前,在河村隆打電話向父親匯報比賽成績時,他的父親開心的掛上休息牌,空出了整間店,要河村隆邀請網球部全體成員到店裡慶祝,所有壽司全部免費招待。

同行的人除了網球部的人之外,井上與芝沙織兩位記者也跟來了。

當一群人在店裡笑笑鬧鬧的聊天時,前往醫院治療傷口的越前龍馬與龍崎教練、櫻乃也來到店裡。

「抱歉,這麼多人來打擾你。」坐在櫃台前,龍崎教練歉然的對河村的父親說道。

「是啊,還邀請了我們……」井上記者同樣感到不好意思。

「別在意,盡量吃,別客氣。」河村父親爽朗的笑著。

「井上、芝,這些孩子以後就拜託你們了。」龍崎教練向兩名記者說道。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芝一臉得意的拍胸口保證,「大姊姊我一定會好好『愛護』他們的!」

「阿芝,妳真是……」井上額冒黑線的看著她。

「老師,祝賀你們勝利。」河村父開心的道。

「這只是地區預賽,真正的比賽還沒開始呢!」龍崎教練笑道。

「說這什麼話,就算是地區預賽也是贏得很漂亮啊!不管怎麼說,現在青學有了天才一年級生,他跟我沒用的兒子正好相反呢!」

「喂喂,老爸,你怎麼這麼說啊?」河村隆提出抗議,怎麼可以說他是沒用的兒子呢?

河村父親爽朗一笑,拿出了一瓶清酒,倒了一杯給龍崎教練。

「抱歉,我還要開車。」龍崎教練尷尬的婉拒。

「啊,那麼這位老師呢?」河村父親轉而望向手塚。

「噗!咳咳、咳咳咳……」坐在手塚身旁的璃音,被茶水嗆到了。

「我是部長,手塚。」手塚國光神情淡定的回道。

「呃,那真是失禮了。」

「噗哈哈哈哈……」其他人因這番誤會全都笑了出來。

不一會,豪華的壽司料理一盤盤端上桌了,眾人立刻開始了搶食行動。

「啊,不二好奸詐,一個人獨占一盤!」菊丸英二衝上前,搶了他的一個壽司放入嘴裡。

「哇啊啊啊!這、這是什麼啊?」菊丸英二被嗆得眼眶泛淚。

「芥末壽司。」不二周助笑呵呵地回道。

「茶、茶茶茶,我要茶~~」菊丸英二奔向茶壺。

在歡樂的用餐氣氛中,眾人一邊享受美食、一邊讓芝拍了數張合照,玩得不亦樂乎。

「來,兩位請看這邊!」芝朝手塚國光與璃音喊著。

當璃音應聲回頭時,芝按下了快門,拍下了她與手塚的合照。

「呵呵,璃音的表情真是可愛呢!」芝笑嘻嘻的讚美道。

「妳認識我?」璃音記得她沒有跟對方交談過。

「是櫻乃跟我說的,她說妳的網球很厲害,是青學的經理兼陪練助理呢!」

芝跟璃音隨意聊了幾句後,便又轉移陣地,跑去拍她喜歡的越前龍馬。

真是一個有活力的記者啊……

看著芝就像小孩子一樣的跟龍馬他們玩鬧,璃音默默的低下頭,繼續吃她的茶碗蒸還有壽司。

「啊,妳就是網球部的經理,對吧?」河村的父親笑嘻嘻的看著她,「我家那個笨蛋兒子有提起妳呢!他說妳經常陪他們練習,還拿很多好吃的點心給他們吃,他受傷時也是妳陪他去醫院,真是非常感謝妳的照顧,妳真是很貼心的女生啊!」

「這、這些都是我該做的事情,請不用在意。」第一次被這麼稱讚,璃音窘迫的羞紅了臉。

「這些壽司夠嗎?還想不想吃些別的?妳喜歡吃星鰻壽司嗎?我家的星鰻很好吃的呦!」河村父親準備再捏一些壽司給她。

「夠了,這些壽司已經很多了。」璃音急忙制止。「可、可以的話,請再給我一份茶碗蒸。」

「妳喜歡吃茶碗蒸啊?好好,我這就拿給妳。這位部長呢?還想吃點什麼嗎?」他轉頭問著手塚。

「跟她一樣,謝謝。」

儘管比賽才剛結束,身為部長的手塚與龍崎教練,依舊還有一堆事情要處理,用餐過後,他們便提前離開壽司店,返回學校。

與他們同行的還有璃音。

唉~你們要回學校討論事情就去嘛!幹嘛非要抓我一起呢?難道經理就等於無事不包的打雜小妹嗎?

無奈歸無奈,在強大的部長與教練面前,她這個小小經理沒有說話的份量,只能乖乖的跟著他們回到學校,幫忙整理各項數據資料。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