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璃音的預料,抵達德國後,她竟然忙得連一分鐘的空閒也沒有,才剛下飛機,桑塔斯就跟她討論她的職業生涯規劃,隔天又帶她去專門的醫院進行體檢,而後又安排了幾天基礎訓練給她。

結束訓練後,她還要觀看其他選手的比賽影片,聽桑塔斯分析他們的球技與球風,點評兩人的精彩處與敗筆。

直到精英培訓營的訓練前一日,她才終於有空閒,聯繫上那些朋友。

青學在全國比賽得到冠軍,但手塚國光輸給了真田弦一郎,而幸村精市敗給了越前龍馬,除此之外,龍馬小不點在比賽開始之前,竟然還失憶了!還好後來他的記憶有恢復。

主角光環果然強大……璃音感嘆了句。

「除了比賽的事情,妳沒有其他話想對我說嗎?」手塚冰山的冷氣從話筒那端傳來。

「呃……」璃音楞了一下,「我們現在是男女朋友嗎?」

雖然相澤雪他們都說「是」,但她還是想確認一下。

「妳對這件事情有疑問?」尾音微微上揚,氣溫往下降了兩度。

「既然你已經成為我的男朋友,以後要疼我、關心我、照顧我、保護我,不可以罵我、不可以對我放冷氣。別的女生勾搭你,你絕對不能理她們!也不可以跟她們單獨出去,她們給的點心、禮物、卡片什麼的也不能收……」

自從相澤雪等人告訴她,手塚冰山很受女生歡迎的事情後,她心裡總是有些芥蒂,現在兩人分隔這麼遠,要是一不小心,這個搶手冰山被拐走了,那該怎麼辦?

雖然一開始有過迷惘,但當她重新審視手塚國光對她的種種關心後,她發現,像手塚冰山這麼體貼、功課好、個性好、外貌又相當出眾的優質男生,數量還真是相當稀少,要是她不好好栓牢,很容易就會被搶走。

「還有,你的手要照顧好,別以為你不告訴我、我就不知道,阿姨已經跟我說了,你的手又受傷了!你為什麼這麼不重視自己的身體啊?要是你再這樣下去,等你老了,身體一定會有一堆病痛……」

「啊。」聽著璃音嘮叨一堆,手塚國光的音調透出愉悅,顯然很享受她的這種管束。

語氣一頓,璃音突然想到一件事。

「你有跟阿姨說我跟你的事情嗎?剛才我跟她聊天時,她的態度……很熱情,比以前還要熱情很多。」

一想到剛才手塚母親的興奮語氣,還有一些有些曖昧的說詞,璃音就覺得有些詭異。

「啊。」

「你說了?」

「說了。」

「你說了什麼?」

「我說,我跟妳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

「……」璃音無言了。

大哥,你會不會想的太遠了?

雖然這樣的話讓璃音覺得很甜蜜,可是也讓人很害羞啊!

「難怪她剛才會說,有些事情還是等到成年再做,還要我做好安全……咳!」發現自己說漏了嘴,她連忙轉移話題,「那個,既然阿姨都已經知道了,那我會讓阿姨監視你,要是你身邊出現其他女孩子,我就不理你了!」

「啊。」

「我明天就要去培訓營了,我不知道那裡能不能帶手機進去,要是有機會,我會打電話給你……」

「啊。」手塚國光應了一聲,而後又接著道:「到了培訓營,不可以跟男生單獨出去。」

「噗哧──」意外聽到這樣的吩咐,璃音忍不住笑了出來。

「……」冷氣增強了一些。

「是,我絕對不跟男生單獨出去。」璃音連忙安撫。

「不可以接受他們的禮物。」

「噗──咳!我絕對不收禮物!」璃音再度保證。

「不可以接受他們的追求……」

「呵呵……」沒想到手塚冰山也會在意這種事情,璃音臉上的笑容更盛。

「回答。」沒有等到璃音的回應,手塚冰山的冷氣又增強了。

「國光,我已經有你了。」聲音溫柔如水,甜美如蜜。

話出口後,璃音也是錯愕的一愣,她第一次發現,原來她也可以用這麼小女人的語調說話。

「……」手塚冰山沉默了,粉紅色的甜蜜氣氛透過話筒蕩漾開來。

「國光,我好想你。」儘管知道對方看不見自己,但璃音還是羞紅了臉。

還沒聽到手塚國光的聲音之前,她以為自己對他並沒有那麼牽掛,但與他通了電話之後,她這才發現,自己真的很想他。

她想握著他的手,想觸碰他的臉頰,想要擁抱他,想要把臉埋在他的懷裡,聞著他身上特有的薄荷香氣……

「我也是。」

「等到培訓結束,我會找個空檔回去……」

「啊,我等妳。」

 

※ ※ ※

 

 

全國大賽過後數個月,身為冠軍隊伍的青春中學網球部正選們,接到了一張來自「U-17」的集訓通知單。

日本高中國家代表隊「U-17」,全名是「UNDER SEVENTEEN代表隊」。

這裡是全國頂尖高中生球員的嚮往之地,擁有最高級、最先進的各項設備。

搭乘著專車來到門口,青學的正選們下了車──除了越前龍馬以外,所有正選都到齊了。

在全國大賽過後,越前龍馬突然一聲不響的跑去美國,搞得眾人措手不及,就跟璃音離去時一樣的突然。

「這裡就是U-17選拔隊的甄選集訓營……」看著雄偉的建築、廣大的腹地,不二周助與其他人都面露驚豔。

「好、好像很了不起啊!」河村隆忐忑的說道。

「我們這些中學生來到這裡真的合適嗎?」大石褓姆面露不安。

0%。」乾貞治推了推眼鏡,「截至去年為止,從來就沒有徵召中學生參與代表隊集訓的前例,其中必有玄機!」

「你們看、你們看!這裡有攝影機耶!呦咿──」菊丸英二爬上架設攝影裝置的桿子,朝鏡頭比出V的手勢。

「英二!別這樣!」大石褓姆連忙上前攔阻。

「別擋我的路!」

「你才是!不要擋住我!」

「你煩死了!」

「你這家伙才煩透了!」

「你想打架嗎?」

「正合我意!」

海堂薰與桃城武吵吵鬧鬧的走來,兩人的火氣都很大,似乎要打起來了一樣。

「真是的!你們給我適可而止!」大石褓姆生氣了,「我們可不是來這裡打架的!」

「哼!」

兩人同時哼了對方一聲,又同時別過臉去。

「走吧!」手塚國光領頭朝內部走去。

「等一下!這幾位小哥──」兩名高中生攔住了他們。

「就是你們吧?特別被允許參加這次集訓的『超級中學生』……」戴著帽子的光頭男笑道,語氣裡意有所指。

「雖然你們才剛抵達,有點冒昧,不過……總之,先來接受盤問吧!」

「盤問?」眾人一頭霧水,但也知道來者不懷好意。

眾人跟著兩人來到網球場地,他們在網球場的兩條底線以及場地中央擺上空罐子,一共三瓶。

「每個人來試五球,打中三個罐子就算通過。」他們說出測試規則。

「怎麼了?一臉的不情願啊?喂喂!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到的話,就別來這裡湊熱鬧了。」

「……」青學正選們無奈的互望一眼。

他們還以為會是什麼高難度的東西,沒想到竟然是要他們打罐子?這種小遊戲他們早就玩膩了!

在對方的挑釁下,眾人一一上前發球,所有人都只花三球就解決,並且對挑釁者展現出引以為傲的絕招。在他們擊球時,這場集訓的三位指導教練也在螢幕前觀看──更正確來說,是兩個人在觀察他們,而另一人則是趴在地上做伏地挺身,時時刻刻不忘鍛鍊自己。

「被喜歡爭強好勝的高中生們找麻煩,還以為他們一時之間會有些不知所措,不過看這個樣子,他們挺能幹的嘛!」身高超過兩公尺的高人,U-17的精神教練「齊藤至」笑道。

就在此時,手塚國光上場了,他只用了一球就擊倒三個空罐,展現出相當高超的控制力!

「一球就將三個罐子都打中,很精彩。」齊藤至讚嘆道。

「手塚國光,三年級,青春學園網球部部長。」坐在螢幕前的戰略教練─黑部由起夫緩緩說道:「他的實力被稱為完美無缺,聽說他的實力已經接近世界級水準……我有說錯嗎?小璃音。」

「沒有,黑部大叔的資料非常正確。」斜倚在門邊,璃音笑臉盈盈的回道,順帶還打了個呵欠。

「時差還沒調整過來?」齊藤至笑望著她。

「我昨天才剛抵達這裡,一晚上的時間哪裡夠啊?」璃音無奈的嘀咕幾句,順帶伸了個懶腰。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她問。

雖然她是以「訪客」的身份來這裡參觀,但總也不能真的把自己當客人,畢竟她能獲准進入這裡,齊藤至他們可是幫了不少忙。

「暫時沒有,妳自己找東西玩吧!」黑部由起夫站起身,拿起擴音器往陽台外走去。

「自己找東西玩?怎麼聽起來像是把我當寵物了?」璃音嘀咕幾句,轉身朝餐廳走去,她現在非常需要食物跟咖啡提神。

至於跟手塚國光等人會面的事情……

她這趟回國並沒有事先對他們說,為的就是給他們一個驚喜,既然是驚喜,當然就不急於一時啦!

至少要先把肚子填飽,養足了精神才可以。

才剛走出建築物,她就聽到黑部由起夫的聲音透過擴音器傳出。

「十三號球場,禁止竊竊私語!」

「是!」

「轟與村田跟十五號球場交換。」

「是!」

被點名兩人,正是先前談論場邊的青學正選們的兩名U-17候補選手。

從十三號球場降階到十五號,這無疑是一種懲罰。

在這裡,場地的編號與實力有關,就像一個金字塔一樣,一號場地位於最頂端,十六號是最底層,想要往上晉升,他們就必須不斷與上面的人比賽,只要能贏了對方,就能換到對方的場地。

「初次見面,在總教練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由我戰略教練黑部指導你們合宿。這次,在一軍二十名選手遠征韓國的期間,我們又挑選了五十名中學生加入兩百四十六名二軍選手的集訓。」

「五十?」桃城武等人面露訝異,他們還以為只有他們幾個受邀呢!

「現在開始,無論是中學生或是高中生都要進行切磋較量,以提昇U-17日本國家代表隊的實力為目標!」語氣頓了頓,黑部由起夫又道:「只是,總教練傳話來說,三百名選手太多了……」

在他說到這裡時,空中出現一架直昇機,無數顆網球從上方投落。

「我們只空投兩百五十顆球,沒撿到球的人就立刻離開這裡!」

「真的假的?」

「騙人!」

「不會吧?」

「開什麼玩笑!」

「球!撿球!」

「快撿球!」

隨著黃色小球落下,現場立刻出現一陣慌亂,為了能留在集訓營,眾人搶成一團。

在青學一看人拿到球的同時,也注意到場上出現不少熟悉的面孔。

「你、你們……」

冰帝、四天寶寺、立海大、比嘉中、不動峰、聖魯道夫、山吹中學、六角……

這些跟青學在比賽中交過手的對手都出現了,雖然不是全部的正選都有入選,但出現在這裡的人都是球技相當不錯的球員。

「大家都來了啊!」桃城武興奮的叫嚷。

在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能見到這些熟悉的臉孔,這讓青學眾人多了幾分安心感,有一種「外地遇見故鄉人」的錯覺。

「你們這些傢伙都被叫來了,沒有理由身為王者的我會缺席吧?嗯?」跡部景吾用著一慣的囂張語氣說道。

「居然都沒發現我們已經到了,太鬆懈了!」真田弦一郎依舊板著一張臉,神情也是一如往常的嚴肅。

「被選拔出的也有我們關西人呢!」白石藏之介語氣溫和的笑道。

「越後那小鬼不在嗎?」遠山金太郎納悶的問。

「如果妄自以為只有自己被邀請了的話,可要讓你們吃苦頭了。」比嘉中的木手永四郎挑釁的說道。

「我醜話可是說在前頭,雖然都是被選拔出來的中學生,不過這可不代表我們就是同一陣線啊!」切原赤也用球拍玩著網球。

切原赤也這句話也代表了其他人的心聲,他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友好的交朋友,而是為了擊敗各自心中的對手,為了提昇自己的實力而來!

幸村精市與手塚國光對望一眼,從彼此眼中讀到同樣的競爭意味。

 
※ ※ ※

重看一次後,覺得璃音跟手塚通電話的那段,手塚的回話有些突兀,所以就修改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