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上徹提出的合約條件相當優渥,很明顯就是將璃音放在跟自己同一個等級上。

看得出來,對方真的是將她當成朋友看待。

明白這一點後,璃音與池上徹之間僅存的一點隔閡也就消除了。

不管他說的「夢境」是真是假,不管他是不是穿越人仕,對方對自己的友善是真心的,對音樂的喜愛也是真實的,只要明白這些,璃音覺得其他的事情都無所謂了。

畢竟,每個人都會有不能說的秘密,她不也是對相澤雪等人有所隱瞞嗎?

「嗯喵,璃音~~」菊丸英二撲到她身上,「璃音拿的是什麼?餅乾嗎?」

「是甜果屋的點心。」璃音的話音才落,手上的大盒子瞬間消失了。

「哇喔!甜果屋很有名耶!他們家的點心很好吃,但是很貴!」掀開盒蓋後,菊丸英二激動的叫嚷。「璃音太棒了!璃音我愛妳!」

「那是雪前輩從家裡帶來的。」璃音澄清道。

每隔幾天,相澤雪就會拿一大堆點心到學生會,那些全是別人送給相澤家的禮物,因為吃不完,便將這些高級餅乾、茶點帶來學校,跟學生會其他成員分享。

每一次大家除了吃飽喝足之外,還能拿上一、兩盒回家繼續吃。

雖然璃音也喜歡吃甜食,但……吃多了也會膩啊!不想將這些點心拿回家的她,便將目標放到了網球部身上。

還好,網球部的人都很好餵養,不管什麼食物,只要味道不要太奇怪,他們都能通通接收。

別人忙著搶食時,龍馬來到她面前。

「我要跟妳打一場。」他跩跩的道,琥珀色雙眸燃著挑戰的火焰。

在璃音入學後,經由南次郎的介紹,越前龍馬才知道璃音是被那個色鬼老爸看好的天才,是他新收的徒弟,那個死老爸還說,璃音的資質跟水準都在他之上,這口氣他怎能嚥的下?

再加上前幾天的那場測試,全部的受測選手中,就只有手塚國光跟璃音沒有出現失誤,沒有喝那杯該死的乾汁,這也讓龍馬想要打倒璃音的欲望更加強烈。

天才?哼!妳還早得很呢!我一定會擊敗妳,等著看吧!

龍馬的想法很明顯地表露在臉上,璃音挑了挑眉。

想贏我?哼哼,很好,那隻大的欺負我,我就從你這隻小的欺負回來!

才想開口答應,璃音卻敏感的察覺到幾道目光。

腹黑不二,你的眼睛不是一直都是瞇瞇眼的笑著嗎?現在睜那麼大作啥?

乾貞治,把你的筆記本給我放下!

英二學長,你、你不要用那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啊啊啊!

呃,還有一道目光是……手塚冰山?!璃音頓時背脊發寒。

見鬼了,手塚冰山注意我做啥?他的注意力應該在越前龍馬身上吧?難道就因為他認定的支柱想挑戰我,所以他也就……

「咳!今天你們的訓練還沒結束,不適合比賽。」璃音一臉認真的道。

「妳怕了?」越前龍馬挑釁的問。

怕你個頭!老娘是不想被盯上啊啊啊!璃音額爆青筋,恨不得一拳將龍馬揍扁。

「呵呵,現在是休息時間,你們可以打一局。」不二周助笑容溫和的提議。

「但、但是這樣會延誤到……」

「只不過一局而已,並不會耽擱太多時間,我想手塚也不會反對,對吧,手塚?」不二周助笑問道。

「啊。」

啊什麼啊?你難道看不出來這隻不二腹黑熊在找我麻煩嗎?你知不知道一旦被腹黑熊盯上,那老娘就等於一腳踩入地獄裡頭了啊!難道你這座冰山也被傳染了嗎?變成腹黑屬性了嗎?

心裡暗暗發著牢騷,璃音委屈的瞄了手塚一眼,而後又狠狠瞪了龍馬小不點一記。

「龍崎教練,我是覺得我跟龍馬可以私下比試,不用……」

「沒關係,一局而已,拖不了多長時間。」龍崎教練一臉寬宏大量的道。

「……」混蛋啊!你們根本就是想看戲啊!

發現事情沒有轉圜的餘地,璃音只能鬱悶的拿起網球拍。

該死的小不點,你準備承受老娘的怒火吧!

對上璃音的目光,龍馬不自覺得打了個冷顫。

怎麼回事?變天了嗎?他困惑地望向天空,發現天空依舊是金光燦爛的黃昏色調。

在場上站定後,璃音發球。

第一球是外旋發球,龍馬輕鬆接下。

當球回擊之後,璃音迅速使出了絕招「千重影」。

只見黃色的網球分成無數個影子,在半空分散開來,宛如張開一張大網,這張球網在穿過龍馬之後重新聚合,球體落在場內邊角處。

「……」場內一陣寂靜。

「那、那是什麼?」菊丸英二抓著搭檔大石褓姆問道:「我、我看到好多球,你們看到了嗎?」

「看、看到了。」大石秀一郎點頭,順帶嚥了口口水。

「呵呵,真是有趣。」不二周助張開雙眼,藍眸閃閃發亮。

「新的招式嗎?很特別的技巧……」乾貞治刷刷地在筆記本上紀錄著。

後來的幾次過招,璃音全都用千重影回擊,一局結束,龍馬依舊沒辦法破除這個招式。

「哼哼,you still have much more to work on(你還有得學呢!)」璃音將往球拍靠在肩上,一臉得意的笑。

「那招叫什麼名字?」越前龍馬追問。

「千重影。」

「千重影?我一定會破解它!」他信誓旦旦的道。

「好啊,我等你。」璃音笑道。

「呵呵,璃音的話聽起來……似乎還有其他招式?」旁邊傳來問句。

「當然!我還有風卷、流光、飄……」聲音訝然止住,她又感受到灼熱的視線光束威脅了。

該死的腹黑不二,你非要挖坑給我跳嗎?雖然你的藍色眼睛很漂亮,可是沒有人跟你說,你睜開眼睛時很有「殺氣」嗎?快閉上啊!

菊丸英二,你、你是雙打、雙打啊!你的夥伴是大石褓姆!不要用那種閃亮亮的眼睛看著我啊!

「嘶~~」

海棠學長,你的外型設定應該是走酷哥路線,不要學那個笨蛋桃城,一副熱血的模樣!

「風卷、流光、飄?又得到好數據了。」乾貞治繼續刷刷地紀錄著。

不是「飄」,那個招式名稱是「飄渺」……璃音黑線了。

「呵呵,真希望能挑戰璃音的幾項絕技。對吧,手塚?」不二周助眉眼彎彎地笑著。

「啊。」手塚國光淡淡地應了一聲,茶色雙眸閃過不明光彩。

「還早得很呢!」越前龍馬調了調帽子。

「璃音,跟我打一場吧!我要打!」菊丸英二興沖沖的邀約。

「啊,我也要!」桃城武附和道。

「喔嗚喔嗚!熱血沸騰啦!Burning!」河村隆握著球拍,身後燃著熊熊火焰。

「大家對網球這麼熱情,這是一件好事,但是今天訓練還沒完成,要是璃音跟每個人都打一場,體力應該會透支,要是大家再……」大石褓姆開始了他無止盡的碎碎念。

「……」璃音無言了。

「那個……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事,先、先回家了!」她俐落地跑向門口,卻被手塚國光攔住了。

「你、你……嗚嗚,人家只是小小的經理,又不是正規選手,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欺負人,手塚部長是壞蛋!」摀著臉,璃音委屈的埋怨道。

「啊。」

啊?這是什麼意思?他承認自己是壞蛋?璃音悄悄的抬頭,從指縫中偷窺對方的表情。

只見手塚國光嘴角上揚,茶色雙眸流淌著笑意。

夕陽的金色光輝灑落在他的身上,在他周身凝成一圈光暈。

不得不說,這畫面還真是相當的美。

也因為被這難得一見的美景震懾到了,當璃音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竟然已經接下了「陪練」的任務,每天都要陪同一名選手進行對打練習。

靠之!剛才那隻笑得勾人的美型妖孽不是冰山吧?手塚冰山什麼時候學會用美男計了?

璃音突然覺得這個世界變了,天要崩了,她這個小小的網球部經理遇上大魔王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