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交流賽一共由四所學校輪流比賽,每一間學校都會跟其他三所對上,算是經由切磋瞭解對手並找出自身缺點。

由宮本晴子所率領的籃球隊實力很好,團隊默契也不錯,頭一場比賽就勝了對方二十多分,表現的相當出色。

中午時間很快就到了,當眾人準備出去用餐時,璃音因為睡眠不足再加上早上哭了一場,耗費了大量的體力與精神,整個人疲憊不堪,在觀看比賽的中途,她便已經昏昏沉沉的睡去。

見她熟睡的模樣,其他人也沒打算吵醒她,只在她身邊留了一張字條,說她們會替她帶午餐回來,要她留在體育館內休息。

璃音最後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當她醒來時,時間接近中午一點,看到身旁留的紙條,她眨了眨眼,接起了手機。

「璃音!好消息!《一公升的眼淚》劇本送出去之後,現在有三間電視台、兩間電影公司在跟我們接洽,想要將它拍成電視劇跟電影!」南宮曜興奮的聲音傳來。

在錄製那三首歌時,璃音順帶跟她們聊起了《一公升眼淚》的劇情,聽完她的敘述,南宮曜立刻找了幾名編劇,開始進行劇本製作,而璃音只是將劇情那些人說了幾遍,並將一些令她感動的段落細細說出。

她原以為劇本至少要費時一、兩個月才能完成,沒想到在南宮曜的高效率運作下,劇本只花了十二天就完成了。

「恭喜。」璃音笑著,「拍完之後我要一套DVD喔!」

「這有什麼問題!別說一套了,十套也行!」南宮曜語氣一頓,又緊接著道:「璃音啊,跟我們接觸的那幾間公司,都說希望由綾來演唱主題曲。」

「好。」沒有猶豫,璃音點頭答應了。

她知道南宮曜他們在掩飾她的身份上做了很多努力,甚至得罪了一些節目單位,為了回報他們的付出,只要是她能配合的事情,她都願意答應。

「好樣的!我就喜歡妳這種爽快的作風,等合作對象確定了,新曲寫好之後,我再通知妳錄音的時間。」

匆匆忙忙說完後,南宮曜掛上電話,繼續忙他的工作。

抓了抓有些凌亂的頭髮,璃音拉下髮帶,一邊重新紮起馬尾、一邊往外走去。

她想找自動販賣機買飲料喝,然而,她繞了好一會,卻始終沒見到販賣機的影子。

見鬼了,難道這裡的學生都不喝飲料的?她納悶的嘀咕。

就在此時,她聽見了「碰、碰、碰」的擊球聲響,若她沒有聽錯,那應該是網球的聲音。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朝聲音來源走去。

諾大的網球場內相當冷清,只有一名少年在練習擊球。

少年的頭髮彎彎翹翹的覆蓋在額前,看上去就像將一把海草蓋在頭上一樣。

「一個人打球不無聊嗎?」璃音走進場內,「我來陪你打一場,如何?」

「妳要跟我打?」少年的神情有些輕蔑。

「輸的人請對方吃一頓吧!一支球拍借我。」璃音走向一旁的長椅,少年的備用球拍放在那裡。

等到璃音發球後,少年輕蔑的表情消失了。

「有點本事。」他舔著唇瓣笑了。

來回幾次擊球後,璃音也跟著笑了。

「看來你的水準也不錯。」

「哼。」

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人從一開始的互相試探,逐漸轉為凌厲攻防,在少年一次又一次的逼迫下,璃音連續使出數次千重影,順利取下一局。

「……我要擊潰妳!」少年做出了宣言。

緊接著,少年使出了單腳小碎步與指節發球,然而,不管他怎麼變動,璃音全都能跟的上,甚至也做出跟他一樣的單腳小碎步。

眼看著對方一次次得分,少年的神情變了,雙眼開始充血,表情也轉為猙獰。

「呃,你還好吧?要不要去看醫生?」看著他充血的雙眼,璃音關心的建議。

「呵呵呵,我要擊垮妳!」少年發出瘋狂的笑聲,每一次回擊的求也都往璃音身上轟了過去。

「啪!」璃音的膝蓋被擊中,她疼得跪倒在地。

該死的混蛋!我的膝蓋肯定被打腫了!

儘管運動長褲蓋住了傷勢,但她還是能猜出傷勢。

「你瘋了嗎?」她氣憤的罵道:「網球是這麼打的嗎?你是打球還是打人啊!」

「技不如人的傢伙才會躲不過。」對方一點悔過的意思都沒有。

「神經病!不打了。」璃音想離開,對方卻緊接著又發了一球,攔住她的去路。

「除非妳倒下,否則……這場球不准結束!」

靠之,原來這個海帶頭還真是一個瘋子!

璃音現在很後悔,早知道會這樣,她絕對不會說要跟這個傢伙打球。

沒辦法,現在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她無奈的嘆氣。

後來的幾局,對方依舊刻意地將球朝她的身體打去,要不是璃音閃躲的速度快,她身上早就出現一個又一個的球印了。

「該死的混帳海帶!你真的想找死嗎?」璃音火冒三丈的瞪著他,她現在全身都是擦傷,整個人相當狼狽。

「哈哈哈,怕了嗎?我要擊垮妳!」

「你是白痴嗎?」璃音回他一記白眼,「說來說去都是這句台詞,換一句行不行?要我教你幾句嗎?」

「我要打死妳!」

很好,他換了,換一句更加變態的。璃音額冒黑線的扶額。

「我說,小海帶,你當真以為……你用這種方式就能贏我?」璃音挑眉看著他,回手發了一記外旋發球,黃色網球朝著少年的門面衝去。

「碰!」

為了迴避球勢,少年狼狽地跌倒在地,臉頰也被網球擦出一道血痕。

「小海帶,你呀,最好給本小姐聽清楚了。」瞇著雙眼,璃音語氣陰沉的道:「你的這種手段,我並不是不會,我是不屑用!」

只可惜,眼睛充血的少年並沒有理會她的話,剛才那個外旋發球被他當成挑釁,少年神情更加瘋狂了。

「不是妳倒下,就是我倒下。」少年惡狠狠的道:「我一定會擊敗妳!」

「……」璃音無奈的掩面,「我果然不應該期待,這個海帶星人能聽懂我的話。」

就在少年持續叫囂、挑釁時,璃音放棄了文明的溝通方式。

「既然不能用語言交流,那就用你的身體好好體會吧!」璃音這下真是發狠了。

她沒有用少年那種攻擊身體的方式回擊,而是不斷使出力道強大的絕招,一次又一次打飛少年的球拍,一次又一次的放倒他,直到少年躺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為止。

「呼~~累死人了。」璃音甩了甩酸軟的手,跟著坐在地上。

「剛才……那是什麼招式?」少年撐起身體,雙眼已經恢復正常。

「哪招?」

少年怒瞪她一眼,「妳後來一直用它轟我的那招!」

「欸,我想想……」仰著頭,璃音思考了一會,「他們好像叫它『重力奔騰』。」

「他們?」

「嗯,替招式命名的前輩。」璃音聳肩。

她沒有替招式命名的習慣,在她看來,打球就是打球,又不是什麼武俠小說,命什麼招式名呢?

只不過網球俱樂部的那幾個前輩不這麼認為,他們替她完善這些絕招之後,又搶著替招式命名,還規定她要好好將這些招式名稱發揚光大。

切!要不是看在他們對自己很好的份上,她才懶得記這些名稱呢!

「妳……叫什麼名字?」少年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像今天這種不斷被擊敗的無力感,他只有在跟部長與副部長交手時發生過,而眼前這個女生……

「璃音,安倍璃音。你呢,海帶頭?」

「我不是海帶頭!」少年不滿的叫嚷,「我叫切原赤也,立海大網球部二年級的王牌!」

「你是網球部的正選?」璃音訝異的驚呼。

「沒錯!」切原赤也得意的抬高下巴,「所有正選中,只有我一個二年級!」

「那又怎樣?青學的正選選手中,還有一個一年級呢!」璃音不以為然的吐槽回去。

「一年級?誰?他……」

就在切原赤也打算追問時,璃音的手機鈴聲響起,打斷了他的話。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