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璃音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大呵欠。

昨天她在錄音室灌錄新歌忙到凌晨兩點,早上六點多又被學姐們挖了起來,說是宮本晴子的籃球社要到神奈川進行交流比賽,她們約好了要去替籃球部加油。

於是乎,眾人還不到八點就抵達了神奈川,現在她們正坐在公車上,準備前往立海大中學。

「璃音,振作點,妳今天可是要來為我們加油的!這麼沒精神怎麼行?」宮本晴子搖晃著她的雙肩。

「是、是~~」隨著搖晃的擺動,璃音的眼睛再度瞇上。

「璃音!」宮本晴子氣呼呼的加大搖晃力道。

「學、學姐,別搖了,我想吐……」

「鈴──」手機的來電鈴聲響起,適時解救了她。

「哪位?」她問。

「龍馬。」

「喔,小不點啊,找我啥事?」

「我不是小不點!」對方氣呼呼的吼。

「你比我矮四公分。」璃音一針見血的戳了回去。

「哼!」對方的語氣頓了頓,「加藤他們約我去青春台網球俱樂部打球,妳也一起來。」

「啊?」

「啊什麼啊!我要跟妳一較高下!」

「今天沒空。」

「妳想逃?」

「逃個屁,你大姐我現在人在神奈川,要不然你過來找我啊!」

「神奈川?妳去那裡做什麼?」

「來幫學姐的籃球部比賽加──」

話還沒說完,她便聽到對方掛斷電話的聲音。

「靠!竟然掛我電話?等我回去你就死定了!」璃音氣呼呼的收回手機。

「誰啊?」

「一個臭屁、自大又不承認自己矮的小鬼頭!」璃音忿忿的回道。

「噗哧──看樣子妳跟對方的交情很不好。」相澤雪笑道。

「哼!」

「需要我去幫妳解決他嗎?」上原千鳥殺氣騰騰的道。

「呃,那種小傢伙不用麻煩千鳥學姐啦!我自己處理就好。」璃音額冒黑線的笑笑。

她可不想《網球王子》的主角因她的關係被打掛了。

「那個……各位,我們該下車了。」金井泉羞怯的嗓音傳出,提醒著眾人。

下了車,一行人站在校門口前,璃音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環境。

古樸、莊嚴。這是這座學校給她的第一印象。

身為籃球部部長,宮本晴子習慣提前抵達會場,跟交流的對手先打一聲招呼,也因如此,當璃音等人才會提前半小時,八點半就抵達立海大。

「我們要等籃球部的成員到齊再進去嗎?那我想先去買早餐……」璃音開口說道,她一早就被挖起來,都還沒吃早餐呢!

「我跟妳去。」上原千鳥跟她一起行動。

「一起去好了。」宮本晴子喊道:「前面轉角那裡有一間早餐店,東西便宜又好吃,我每次來都會去那邊買早餐。」

「好。」

在宮本晴子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早餐店前,點了一堆外帶餐點。

在等待時,璃音無聊地到處張望,當她望向對街的行人時,呼吸瞬間一滯。

「爸、媽……」她顫抖的低語。

前方牽著一名孩童的夫婦,面容跟她前世的父母十分相似。

不,不只相似,簡直是一模一樣!

「璃音,妳怎麼了?」上原千鳥納悶的看著她,她剛才說的是中文,上原千鳥並不明白那兩個聲音的意思。

「我、我……」

璃音才想回答,卻見到那對夫婦座上了車。

「不,等等我!」她朝著對方的位置跑了出去,「爸、媽,我是璃音!」

「璃音!等等!危險啊!」上原千鳥追在她身後。

見到她試圖衝過車陣,跑到對街上,隨後跟著追出的幾個人臉色都被她嚇白了。

「攔住她!快攔住她!」宮本晴子朝剛好經過的兩名男生大喊。

就在璃音準備衝出馬路時,其中一名頭戴帽子,肩上揹著網球拍,身材高大黝黑的少年將她抓了回來。

「放開我、放開我!我爸媽他們要走了!放手啊!」璃音跪在地上,不斷試圖從對方手上掙脫,神情激動,簡直就像瘋了一樣。

「璃音、璃音冷靜點!」相澤雪趕到她身旁,柔聲安撫道:「那應該不是妳的父母親,妳之前不是說他們不在日本嗎?」

「是他們、就是他們沒錯!我沒認錯,妳也看到了吧?剛才牽著一個小孩子的那對夫婦。」她反過來抓住她的手。

「可、可是妳不是說,他們已經離婚了,而且他們去了很遠的地方?」儘管不想這麼殘忍,但上原千鳥還是將話說了出來。

「我、我……」

張了張嘴,璃音像是被潑了一桶冰水,瞬間清醒過來。

「對啊,我怎麼會忘了,他們不在這裡……」她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跪坐在地上。

「這裡,這個世界,只有我一個人吶,我怎麼會忘了呢?」她茫然的自語,嘴角露出嘲諷的笑,晶瑩的淚水順著她的臉龐滑落,在水泥地上滴出一朵墨色水花。

「我怎麼會忘記,這種事我怎麼會忘了?」

「胡說八道!」見到她這悲悽的模樣,宮本晴子等人也跟著難過起來。

「妳怎麼會是一個人?妳還有我們。」說話向來輕聲細語的金井泉,用著她最大的音量喊道。

「小泉說得沒錯!妳永遠都不是一個人!聽到了沒有!妳還有我們這群朋友!」宮本晴子激動地抓住她的雙肩搖晃。

「妳想把她的腦袋搖昏嗎?」上原千鳥一把拎開她,直接將璃音抱在懷裡,「我當妳的姊姊、妳的家人,我來保護妳!」

「沒錯!我們都是妳的姊姊,妳的家人!」宮本晴子信誓旦旦的道:「以後要是有人敢欺負妳,妳跟我們說!」

「真好,依照順位排序,我是璃音的大姐了呢!」相澤雪摸著璃音的頭髮,溫柔的笑著。

「我是二姐。」宮本晴子接口道。

「我、我……」金井泉才想說她是第三,卻同年級的上原千鳥搶先,只能排第四。

感受到眾人的關心,璃音臉上尚未散去的悲傷,被她凝成一抹笑靨,挾帶著甜美與感動。

「嗯,以後,就請姐姐們多多指教了。」她點頭,眼睫上的淚珠隨著動作落下。

將璃音從地上扶起身後,她這才注意到兩名身材高大的少年站在她身旁。

「剛才謝謝你們了。」相澤雪客氣的道。

經她這麼一提,璃音這才想起剛才有人及時拉住了自己,連忙抹去臉上的淚水,低頭道謝。

「真是太鬆懈了。」攔住璃音的那名少年,調了調帽子,以渾厚的嗓音說道。

太……鬆懈?會用這種奇怪的話當口頭禪的,該不會也是《網球王子》裡的角色吧?璃音表情古怪的打量對方。

在她的認知中,凡是《網球王子》裡的人物,都會有一句專屬的口頭禪,然後這個人就會不管時間、場合對不對,總是用口頭禪回應一切問題。

這一點真是很微妙啊……

才剛哭過的黑眸此時盈著水光,看起來清澈而耀眼,被這樣的黑眸直勾勾盯著,就算是被稱為「皇帝」的立海大副部長,也是難以招架。

「咳!」真田弦一郎再度調整了下帽子,耳朵隱隱泛紅。

「呵呵,你們認識嗎?」站在男子身旁的花美男開口了。

「不。」

「不認識。」璃音與真田弦一郎同時否認。

也因為這句詢問,璃音的目光轉到說話者身上,眼前這人給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妖孽!

白皙的膚色、如玉般的水潤肌膚,精緻的五官,藍髮紫眸,活脫脫就是一個美人胚子啊!

這傢伙真是男的嗎?璃音的目光好幾次在他的胸前與喉結上打轉,心底默默感慨。

男生長成這樣子,還真是讓人嫉妒啊……

「咦?你們是……幸村精市跟真田弦一郎?」宮本晴子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妳是青學學生會的宮本晴子同學,這一位是學生會副會長相澤雪同學,對吧?」幸村精市笑道。

相澤雪與宮本晴子因為經常組織校外交流活動,不少學校的人都認識她們兩人,就連幸村這位網球部部長也不例外。

「今天籃球部跟幾所學校有交流比賽,場地定在你們學校。」相澤雪簡短的回道:「順帶一提,這位安倍璃音是我們學生會的新進成員,同時也是男網部的經理。」

「喔?」聽到男網部,幸村精市的紫眸瞬間一亮。「手塚他還好嗎?」

「很好。」璃音點頭。

「啊!快九點了,我們該走了。」宮本晴子向幸村與真田道別後,拉著眾人快步跑向立海大的校門口。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