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的聲音怎樣?」池上徹按下播放鍵,裡頭傳出某位歌手的歌聲。

「唔,音質還不夠強烈。」璃音皺眉回道。

「還是不行嗎?」

「嗯。」她無奈的聳肩。

今天是週六,她應著池上徹的邀請,跑來公司找尋適合演唱「It is my life」的歌手,但選來選去,璃音都還是覺得他們比不上邦.喬飛這名原唱。

「唉~~看來要到國外找了。」池上徹無奈的道。

「慢慢來吧!你都等那麼久了,也不急於這個時候。」璃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

「說得也是。」池上徹隨手拿起璃音這段時間寫來的歌詞稿。

「今天就先錄這幾首歌的試聽帶吧!」

璃音看向他指的那幾首歌,「粉雪」、「三月九日」、「Only Human」,全都是電視劇「一公升的眼淚」的歌曲。

「這幾首歌都很棒!」璃音笑道。

這部日劇當初她重看了好多次,每次看每次都哭得稀哩嘩啦、雙眼紅腫。

「妳想唱嗎?」見她一臉懷念的模樣,池上徹笑問。

「啊?」

「只是試聽帶,誰唱都無所謂。」

試聽帶就是給歌手跟唱片公司選歌時,聆聽曲調的damo帶,算不上正式的錄音帶。

「好。」

難得有這個機會,璃音自然想嘗試看看。

跟隨池上徹前往錄音室,錄音室裡卻有另一名歌手跟工作人員在裡頭。

「這是怎麼回事?」池上徹皺眉問道:「我不是說我要用這間錄音室嗎?」

「呃,另一間錄音室出了狀況,所以……」工作人員尷尬的道。

「出狀況?」池上徹冷笑。「三天前不是才進行過檢查嗎?」

「呃……」

「池上製作人你好,我是──」錄音室裡的女歌手笑臉盈盈的走了出來。

「妳是誰跟我無關,滾出去!」池上徹立刻下了逐客令。

「池、池上先生,我不是有意要佔用您的錄音室,我、我……」女歌手一臉委屈的低下頭。

見到氣氛尷尬,璃音悄悄拉了拉他的袖子。

「阿徹……哥哥。」在其他人面前,璃音還是喊池上徹哥哥,沒有掃了他的臉面,「這位姊姊錄了這麼久,說不定已經快好了,就讓姊姊錄完吧。」

「另一間錄音室是什麼狀況?」有了璃音的安撫,池上徹壓下怒火。

「呃,聽說有、有雜音。」工作人員心虛的回道。

「雜音?」池上徹再度笑了,「看來我該換一間保養公司了,維修時竟然連雜音都沒有檢查出來。」

「……」在池上徹強大的氣場下,現場又是一陣寂靜。

「阿徹哥哥,反正我們只是錄製DAMO帶,音質不用太好,我們去另外那間吧!」璃音拉著池上徹往外走去,解救了錄音室裡的眾人。

「小丫頭,那群人根本不是……唉,算了,這些事情妳這種小丫頭還是不知道比較好。」

被璃音稱作哥哥,池上徹雖然很高興,但那些人心底的盤算實在是讓他相當不爽。

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玩這一套,還想利用這種爛藉口接近他?當他是白痴嗎?看來有些人也該換掉了!

池上徹話裡的隱含意思,璃音自然明白。

不就是想藉著美色接近池上徹,看看能不能這位名製作人拉近關係,走一下後門嘛!

電台的那些前輩每天茶餘飯後聊得都是這些八卦,她早就聽多了。

當兩人進入另一間錄音室時,池上徹的秘書與錄音師早就已經在裡頭等他了。

「呦!」秘書兼損友─南宮曜笑嘻嘻的朝他揮手,「有見到那位美人嗎?」

「哼!」池上徹狠瞪對方一眼,沒有理會。

「哎呀呀,我可是好心幫忙呢!再說,那位小姐的公司給的『謝禮』還蠻豐厚的。」他從上衣口袋取出一個信封袋,裡頭是厚厚的一疊鈔票。

「拿來!」璃音一把將信封袋搶過,「這是阿徹出賣色相的錢,他才有資格拿。」

「噗!咳咳、咳咳咳……」正在喝咖啡的錄音師上村嵐,將一口咖啡給噴了出來,連帶引發一陣嗆咳。

「色、色相?」上村嵐面色古怪的看著璃音。

「噗哈哈哈~~」南宮曜笑彎了腰,「這個說法好!我喜歡!色相,哈哈哈……」

「閉嘴!」被調侃的池上徹直接將手上的詞稿砸向南宮曜。

「現在開始錄音!」

經過短暫的笑鬧後,璃音走進了錄音室。

錄製的第一首歌是「Only Human」。

在錄音師上村嵐的點頭示意下,璃音開口唱出了第一句。

「在悲哀的對岸,據說可以找到微笑……」
柔和而略帶憂愁的嗓音透過機械傳出,瞬間抓住了在場眾人的心神。

 

在悲哀的對岸,據說可以找到微笑
好不容易到達後,在那裡究竟有甚麼在等待我們?
並不是為了逃避而踏上旅程,而是為了追尋夢想
在那個遙遠的夏天
縱使因為預見未來而失去鬥志
現在也像逆流而上的孤舟一樣,繼續向前走
在痛苦的盡頭,據說幸福正在等待……


閉上雙眼,璃音沉浸在詞曲之中,那齣悲傷又透著堅強的日劇在她腦中不斷播放。

明明一步步走向死亡,但患病的女主角卻仍然堅強的笑著,認真的渡過每一天。

搭配著「Only Human」的歌詞與原唱者的溫柔的嗓音,璃音每次聽到這首歌時,總覺得心臟被人緊緊抓住,在即將氾濫的眼淚中鈍鈍的疼著。

仰望天際,儘管灰暗的陰霾籠罩上空,但代表希望與堅持的曙光卻化成利刃,破空而出,灑落在期盼光明的人們身上。

一曲唱畢,璃音緩緩睜開眼睛,心思卻仍舊沉浸在那樣憂愁的柔軟氛圍之中。

直到過了好一會,她才隱隱覺得不對勁。

未免也……太過安靜了吧?

抬眼望去,這才發現錄音間外的三人楞楞地盯著她看,池上徹眼底甚至閃爍著淚光。

「太、太美了。」上村嵐喃喃地說道:「這首歌、這歌聲真是、真是太美了……」

「就是妳、就是妳!」池上徹猛然站起,衝進了錄音間,緊緊握住她的手。「這首歌妳來唱,只有妳能唱!」

「別開玩笑了!」璃音想要抽出手,但對方卻抓得很緊。

「求求妳,算我拜託妳。」池上徹激動的央求:「這首歌只有妳能唱出那樣的氛圍,沒有別人了,就只有妳。」

「咳!璃音啊,妳就答應吧!」南宮曜跟了進來,同樣加入說服陣容,「我在這行待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阿徹這種失控的模樣。」也是第一次聽到這麼棒的嗓音。「我敢打包票,這首歌一定會紅,妳會立刻成為受歡迎的人氣歌手、超級大名星。」

我當然知道這首歌會紅。璃音苦笑,「我只是學生,我不想……」

「我懂,我懂,不想被人干擾、想要像個普通學生過生活對吧?」南宮曜連連點頭,「這樣吧!妳只需要錄製歌曲,其他像是宣傳、開演唱會、上節目演出之類的一概不用,也不用拍宣傳照,關於妳的一切我們都會保密,如何?」

「這樣……可以嗎?」璃音猶豫了。

她其實很喜歡唱歌,只要不讓她曝光,影響到她的生活,她倒是可以接受。

「當然!」南宮曜見璃音動心了,立刻開始跟她討論合約等事宜,當璃音離開唱片公司時,她已經簽下了賣身契,成為唱片公司的歌手了。

一週後,「Only Human」、「粉雪」、「三月九日」這三支單曲陸續上市,一上市立刻造成轟動,登上各個暢銷排行榜的第一名,各大電視台、商店與廣播節目都在播放這三支歌曲,演唱者「綾」這名歌手頓時成了記者的目光焦點,所有人的談論話題。

「我買到了、我終於買到了!」宮本晴子一衝進學生會,立刻獻寶似的拿出一張CD

CD封面沒有明星的人像,就只有飛舞的櫻花花瓣,以及一個龍飛鳳舞的中文簽名──綾。

「你們看!綾最新版的CD,上頭還有她的親筆簽名!」

「噗──」正在喝水的璃音,冷不防的噴出一口水。

「咳、咳咳!晴、晴子學姐喜歡她的歌?」她接過千鳥遞來的衛生紙,抹去唇邊的水漬。

「拜託!她可是現在最受歡迎的歌手!聽說她的粉絲已經破百萬人了!」宮本晴子一臉「妳的消息很不靈通」的表情看著她。

「百、百萬?」璃音呆住了。

這三首歌推出到現在……還不到兩星期吧?

「呵呵,這三首歌裡頭,我最喜歡Only Human這首。」相澤雪笑臉盈盈地道。

「啊,我喜歡粉雪。」宮本晴子回道。

「我、我喜歡三月九日。」金井泉輕聲說道。

「我喜歡Only Human。」上原千鳥頓了頓,而後轉頭望向璃音。「小音呢?」

「……Only Human。」在那雙閃爍的眼眸注視下,璃音選擇了一樣的曲目。

「好高興。」上原千鳥撲向她,「小音跟我喜歡的是一樣的。」

「呵呵,是啊。」璃音面色僵硬的乾笑。

因為中午在學生會遭受了重大打擊,下午的社團時間,璃音的神情有些恍惚。

「嗯喵?璃音怎麼了?好像沒精神吶!」菊丸英二撲在她身上,好奇的探問。

「綾……」璃音吐出兩個字後,便又止了口。

「嗯?妳也喜歡綾的歌曲呀?我也是呦!」菊丸英二開心的亮出他的CD,那CD跟晴子的CD包裝一樣,上頭都有簽名。

「這是我拜託了好多人,好不容易才買到的限量品呢!聽說開賣不到一小時就全數賣完了呦!」

「……」嘴角抽了抽,璃音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CD她可是足足簽了五千張,五千張啊啊啊啊!

「啊,璃音也想要嗎?可是我只有買到一張。」菊丸英二苦惱的道。

「不用,我也有。」她苦笑了下,語氣頓了頓,又道:「要是學長以後想要綾的其他CD,我可以幫你拿。」

好歹都是網球部的夥伴,這點小忙她還是會幫的。

「真的嗎?妳真的拿的到?」回話的聲音不是菊丸英二,而是桃城武。

「嗯,我有認識的人在綾的唱片公司工作,跟他說一聲就可以了。」

「太好了!」桃城武激動的叫道:「我沒買到這個限量版,呃,那個……璃音啊,妳可以請對方拜託綾簽個名嗎?」

「可以。」

「呵呵,不曉能不能多加我一份?」不二周助冒了出來。

「好。」

「嘶~~」海棠薰臉上微微泛紅,雙眸閃閃發亮的看著她。

「再加海棠學長一份。」璃音從善如流的點頭。

「璃音認識唱片公司的人,好數據,啊,我也要一張簽名CD。」乾貞治繼續刷刷地寫著。

「……好。」

「喔嗚喔嗚!熱血沸騰!Burning!我也要簽名CDBurning!」河村隆握著球拍,身後燃著熊熊火焰。

「……我知道了。」

「哼!還早得很呢!」越前龍馬撇了撇嘴,順手調整帽子。

「意思是你不想要?」璃音挑眉瞧著他。

就憑你這小不點也敢跟我傲嬌?信不信我拍飛你?

「……是那個色老頭想要!」越前龍馬搬出他老爸來。

「這、這個雖然我也很想要,但是大家都已經拿了麼多了,璃音的那個朋友也會覺得為難吧?而且綾小姐簽名也會是一種負擔……」大石褓姆又開始碎碎念了。

「大石褓、咳!大石學長,沒關係的,綾小姐當初有多簽一些,是給唱片公司用來贈送的公關CD,我拿一點沒關係……」璃音額冒黑線的打斷他的嘮叨。

「啊,那真是太好了,謝謝。」大石秀一郎開心的笑著。

「呵呵,手塚也想要一份嗎?」不二周助笑望著一旁沒開口的人。

「啊。」手塚國光應了一聲,茶色眼瞳閃了閃。

「部、部長也……」話還沒問出口,凍氣襲來,「咳!瞭解。」璃音敗退。

來個人將她打醒吧!為什麼連冰山也想要CD啊?這一定是在做夢,這個世界實在是太瘋狂了啊啊啊啊!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