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薰姐姐,姥姥說這些綠豆湯給妳帶回家吃。」

某日,當季薰要離開佐˙司魂院時,小彌拿了一袋包裝好的綠豆湯給她。

「這麼多?」提著那袋頗具重量的綠豆湯,季薰有些詫異,「妳不是很喜歡吃這個嗎?不留一些自己吃?」

「有,姥姥有留一鍋給我。」她笑嘻嘻的點頭。

「小彌,快過來!卡通要開始了!」景泱的催促聲從屋裡傳出。

「好。」朝季薰揮手道別,小彌一溜煙的跑入屋內。

見到小彌逐漸恢復以往的活力,季薰很替她開心,心底的擔憂也解了一半,至於另一半……

金恩不曉得怎麼樣了?她掛心著他。

事情發生後,金恩就完全與他們斷了聯繫,像是人間蒸發一般,就連那兩位天使姐姐也不清楚他的形蹤。

那晚的儀式後續,季薰其實沒什麼印象,唯一記得的,是兩張哭泣的臉,一是小彌、一是金恩。

事發隔天,她斷斷續續從別人口中聽來後續。

聽說,伊格爾死了。

聽說,伊格爾用自己的性命救了他們。

儘管她也是參與其中的一份子,然而,記憶好像被人抹去一塊,每當她回想時,腦海中只有模糊殘缺的影像。

為什麼伊格爾會死?

為什麼進行中的儀式會中斷?

為什麼古聖物被摧毀?

她心中困著滿滿的疑惑,卻沒人為她解釋。

所有人像是說好了一般,絕口不提她記憶中的那段空白,就算她窮追著問題不放,他們也只是敷衍帶過。

也許金恩會告訴我,但是……我要去哪邊才能找到他?才苦惱著該如何與金恩連繫,步出1111小舖時,她竟然就遇見了他。

「金恩?」發現他站在店外等待,她訝異的瞪大眼。

「有空嗎?」他客氣的詢問,神情近乎哀求,「可不可以陪我聊聊?」

「你……怎麼變成這樣?」季薰驚愕的問。

用「憔悴」二字形容算是客氣了,金恩的頭髮凌亂、滿臉鬍渣、衣服皺巴巴的,臉上光彩盡失,甚至還有一種人近黃昏的萎靡與落寞感。

儘管風采不再,街上的行人「回眸率與注視率」還是極高,對於這般「脆弱」的金恩,不少女生被激起母性,恨不得將季薰一把推開,將金恩擁入懷中好好疼惜。

「沒想到天使也會有鬍渣跟黑眼圈。」不是挖苦,季薰只是感到不可思議。

她還以為天使是完人、神人,永遠都是青春永駐、神采奕奕的模樣。

面對這樣的提問,金恩只是淡淡的苦笑,「天使……也只是天使。」

就算擁有神賜與的力量,也還是一樣會受傷、會死亡,正如他逝去的友人一般。

「……抱歉。」明白他的意思,季薰滿臉尷尬。

「……」無言的牽動嘴角,他想笑,臉上湧現的卻是憂愁。

見到他這副模樣,季薰想也不想的抱住他。

「他不會希望你變成這樣。」她輕聲勸道:「過去了,放下吧!」

身子明顯一僵,金恩眼中閃過複雜情緒,遲疑了幾秒,他才回擁住季薰,刻意佯裝出的堅強垮下,他將臉枕在季薰的肩窩,無聲哭泣。

哀傷迅速渲染開來,就連行經的路人也感染了這份悲慟,莫名地淌下兩行清淚,哭得不能自己,附近徘徊的眾生,被這份沉痛牽動,扯心撕肺的大聲嚎哭,一時之間,天地變色,陰風慘慘。

……人家在難過,你們跟著哭什麼?瞪著幾名熟識的眾生,季薰滿臉黑線。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想哭咩!」接收到她的意念,他們滿是無辜嚷嚷。

「好難過啊,我脆弱的心肝就像要被撕毀扯裂一樣。」

「……」季薰無言了。

就在她不知道該怎麼收拾善後時,她的手機響了。

『帶伊格爾的朋友來店裡。』命子的聲音傳來,『就說伊格爾有遺物要交給他。』

『遺物?伊格爾他……』季薰詫異的追問,命子卻已經結束通話。

「在哪裡?那家店在哪裡?」旁聽到話筒流露出的聲音,金恩的情緒瞬間轉為激動。

抓著季薰的雙肩,沒等她回話,金恩便擅自讀取了她的意念。

「是那裡嗎?好。」潔白的羽翼一張,他瞬間轉化為天使型態。

「喂、喂喂!你怎麼突然變身,這裡一堆路人──」

「抓緊。」一手摟住季薰的腰,不顧對方的制止,金恩就這麼直接抱著她直衝天際。

「啊──」驚嚇過度,季薰發出一聲極悲慘的慘叫。

在金恩不要命的高速飛行下,她也只能叫出一聲,後頭的聲音全被灌入嘴裡的空氣給壓下了。

幾分鐘過後,他們在命子的店裡降落。是的,沒錯,在「店裡」降落。

不曉得是不是金恩不想煞車,或者他根本忘記還有煞車這回事,帶著季薰,他就這麼直接破門而入。

……若破的只有門,哪也就算了。

衝入店裡時,他所挾帶的龐大氣流伴隨他們進入店內,磅地一聲,窗戶玻璃盡碎、杯碗筷子齊飛,就連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也逐一碎裂,驚人的聲勢簡直可以媲美電影特效。

這麼強勁的現身,自然引起員工們一陣驚慌,眾人又跑又叫,一下子喊著「天崩了」、一下子喊著「地牛翻身了」,後來又說什麼「毀天滅地」云云。

「這種現身方式,還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站在櫃檯處,命子神情淡定的輕笑,強風將她梳好的頭髮吹亂。

「伊格爾、伊格爾他……」金恩激動的連話也說不清楚,身上火焰炙熱。

那強烈如日光的光燄,讓一屋子的妖異退至角落,發出宛如沙漠遇難者般的痛苦呻吟。

若不是季薰被他抱著,連帶受到天使光圈保護,最接近金恩的她,恐怕就要被這份熱力給烤焦了。

「冷靜點。」倒了一杯水,命子趨步上前,「喝口茶潤潤喉吧!」

「不用……」金恩本想婉拒,但,在命子的注視下,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接過茶杯。

說也奇怪,明明就只是一杯平凡至極的白開水,飲入喉裡竟有股出奇的沁涼,心底的燥熱、騷動與狂亂全被驅除,熱焰頓失。

在金恩解除壓迫人的氣焰後,瑟縮角落、攀在牆面打算竄逃的服務生們,這才鬆了口氣,怯怯的往命子身後聚攏。

說也奇怪,平常一開店總是人滿為患的店裡,今天卻出奇的冷清,一名客人也沒有,也因如此,金恩的闖入才沒有引起大騷動。

「請問伊格爾他……」

「東西在樓上左邊第一間包廂。」纖指往樓梯一指,命子示意他上樓。

「謝謝。」金恩的身影瞬間消失。

確定對方遠離,一群服務生立刻包圍住季薰,嘰嘰喳喳的問話。

「欸,季薰,那個天使是誰啊?」

「妳跟他是什麼關係?」

「他怎麼突然衝來店裡?要來找伊格爾?」

「喂,你們幾個,當家裡沒大人了嗎?」朽六制止的喊:「有空在那邊嚼舌根,不如快點將店裡收拾一下。」

「哎呦,等一下再掃就好啊!」

「就是嘛!說幾句話又礙不了什麼時間。」眾人不情願的反駁。

「也是,不過就閒聊幾句而已。」抽著長煙管,命子溫和的笑笑。

「是啊、是啊,閒聊而已……」

幾個人點頭附和,在笑聲過後,現場陷入一份莫名的靜默,帶著點無話可說的尷尬。

「怎麼了?不想聊了?」偏著頭,命子目光清透的打量他們。

「呃,沒、沒……我、我去拿掃把。」

「我收拾碎玻璃。」

被用這種目光注視,服務員們紛紛尷尬了起來,結束交談,他們逃也似的離開現場。

「真不愧是老闆娘。」朽六笑著稱讚。

「為什麼伊格爾會將東西交給妳?」直到閒雜人等散去,季薰這才提出她的困惑。

「誰知道呢?」命子聳肩笑笑,目光往她手上掃去。「妳買了綠豆湯啊?真剛好,我才想買來吃呢!」

從她手上接過,命子拎著東西往廚房走去,將它倒入小鍋裡。

「那是廚房姥姥煮的。」尾隨進入廚房,季薰想繼續先前的話題,卻被外頭的聲音打斷。

「你好,我是修玻璃的工人,早上有人打電話來說要換玻璃。」

「是,那些窗戶全都要換新的。」拋下季薰,命子朝門口走去。

「你好,我來修門。」另一名工人緊接著出現。

「大門壞了,麻煩幫我看看。」

「嘩!老闆娘,妳這門……是被車子撞到嗎?」

「是啊,一台酒駕的車子直接衝了進來。」命子臉不紅、氣不喘的應和,「還好我們還沒開店營業,不然可就慘了。」

「老闆娘,妳窗戶要哪種材質的玻璃?」窗戶工人遞上參考目錄。

「這個吧!」

「老闆娘,妳這扇門壞的太嚴重,換新的會比較便宜。」

「那就換新的吧!價格請算便宜一點喔!」

「當然、當然。」

站在一旁,季薰原本想上樓探視金恩的情況,但,就在她動念時,淡淡的憂傷自二樓蔓延而下,皺了皺眉,她轉了心意,不去打擾。

 

坐在包廂內,金恩面前的桌面擱著一個小箱,裡頭的物品已經被拿出──一封信以及一根潔白如雪的羽毛。

 

我唯一的摯友,金恩:

 

當你見到這封信時,我的計畫已經失敗了,我的失誤將導致我命葬黃泉。

死,並不遺憾,遺憾的是無法再與你月下共飲、徹夜暢談。

 

記得你曾經問過我離去的理由,當時,我並沒有回答,也無法回答。

我的離去,就是為了尋找答案。

為什麼身為神,卻只能從旁看顧這一切,有所為、也有所不為?

為什麼身為天使,我們卻無力救援天下蒼生?

為什麼世間充斥著苦難?為什麼人心懷著怨恨?

眾多的疑問充斥我心,彷彿浪濤般將我淹沒。

這漫長的時間裡,我走訪世界,自我放逐、流浪,一次偶然的機會中,我發現了這世界的秘密。

我找到了線索,也解了部分疑惑。

雖不清楚這是否是正確解答,但,我願意搏命一試。

革命必會有犧牲,建造之前必先毀壞。

我不願傷人,然,為了未來,我願將雙手染血。

也許你會覺得我很可笑、愚昧,就為了那份虛無飄渺,我竟捨棄了善。

我知道我過於偏執。

只是,我真的很期盼,有朝一日,失落已久的伊甸園,能再現人間。

 

當這項計畫失敗後,與我合作的罪人必會重起爐灶,再次奪取那份力量,倘若對方成功,這世界的命運將會被扭轉。

為了避免這後果發生,我將我的記憶封存,託付於你,請務必制止。

為你增添這份困境,我深感抱歉,就當作是我最後一次的任性,懇請你答應。

身無長物,僅有茶具隨身,今將它轉贈於你,盼友誼長存。

 

若我的意識能存於人間,我將會在虛空中看顧你,為你祈禱。

 

                        伊格爾 絕筆

 

從信件中抬頭,金恩的眉頭深鎖,藍眸中鬱結著沉重的哀慟。

目光凝在羽毛上頭,手掌大的羽毛微微發著光,光芒裡透著伊格爾的氣息。

指尖發顫的輕撫,懷念與不捨的情緒一擁而上,深吸了幾口氣,這才勉強壓抑下激動的情緒。

指尖在羽毛上憑空劃了幾下,羽毛化成光粒子,飄入他心口,連同伊格爾的思緒。

閉著眼,金恩逐一將伊格爾的記憶收下,他的遺憾、他的夢想、他的無奈……

金恩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將這些情緒全數吃下。

睜開眼,他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神情極其疲憊。

「笨蛋。」他苦澀的彎了嘴角。「伊格爾,你真是個任性的大笨蛋。」

捂著臉,他無聲的哭著,淚水從他指縫中滑落。

……金恩,他還好吧?察覺到越來越濃烈的悲傷,季薰有些擔心。

「呼!終於整理完畢了。」

忙了幾小時,服務生終於將店內打掃完畢,順帶將店內佈置進行了小更動。

「累死了,這比工作一整天還累。」

「還好命子說今天店裡要進行小改裝,不對外營業,不然就要付客人醫藥費了。」佳佳慶幸的笑著。

「付醫藥費是小事。」阿當開玩笑的說道:「就怕還要一個個為他們清除記憶,那過程可麻煩了。」

「不麻煩,你沒看過電影MIB嗎?」旁人興沖沖的回應,「用他們那個記憶消除的棒子,閃一下就可以了。」

「要記得戴墨鏡!不然自己的記憶也會被消除。」

「對對!」

「那樣器材真有趣,好想買一根玩玩。」

「別鬧了,那是管制品,哪有可能那麼容易買到。」

似乎是閒著沒事做,一群人就這麼針對消除記憶的事聊了起來,直到金恩步下樓。

「季薰,妳可以帶我去伊格爾的住所嗎?」他問著。

這樣的要求,季薰當然是同意了。

「晚餐時間快到了,帶點東西去吃吧!」命子拎了一個袋子從廚房走出,交給季薰。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