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那個人約的時間是晚上八點,璃音跟其他人一起收拾好球具、從學校離開後,她還有時間回家洗個澡、換套衣服再過去。

見面的地點是靠近網球俱樂部的咖啡館,璃音抵達時,時間才接近七點五十分,她早到了。

「歡迎光臨。」在她進入咖啡館後,服務生笑臉盈盈地前來帶位。

就在此時,她察覺到有一道目光盯上了她。

順著方向回望,那是一名有著黑色及肩頭髮、配戴無框眼鏡,面容略為蒼白的男子,估計年紀應該不超過三十歲。

莫名地,當璃音與對方的目光對上時,一種熟悉感湧上心頭,就像是見到她前世的那些電台朋友一樣。

所謂的音樂人的氣質嗎?想起電台的大哥曾經自詡為「有音樂氣質的優質男子」,一抹懷念的笑容隨即自她唇邊逸開。

「小朋友?」服務生不解的望著她。怎麼這個小女生一進店裡就站在門口不動了?難道是害怕?

「我見到我要找的人了。」璃音朝對方笑笑,隨即邁步朝對方走去。

「請問是池上徹先生嗎?」她問,語氣卻是篤定的。

「妳是安倍璃音?」池上徹詫異的瞪大眼。

他原以為能寫出那樣歌詞的人,應該是有相當社會歷練的成年人,沒想到竟然是一名小女生?

「徹叔叔,叫我璃音就可以了。」璃音笑了笑,逕自在他面前坐下。

「叔、叔叔?」池上徹差點被口水噎到。「小丫頭,我可是音樂界裡最年經、最有身價的黃金單身漢!叫哥哥!」

「噗哧──」璃音被對方這麼孩子氣的行為惹笑了,這個人果然跟電台的大哥很像吶!

事情的發生是在前幾天的晚上,她閒著沒事,開了電腦瀏覽網頁,因著過往的習慣,她反射性地搜尋跟音樂有關的事物,後來,她進入了一間唱片公司的網站,網站主頁上放著一首歌曲,那首歌沒有歌詞、沒有主唱的歌聲,只有音樂的曲調。

璃音一聽,就知道那首歌是「邦.喬飛」的「It is my life」,相當經典的一首歌曲。

但那網頁上卻寫著,這首歌是由音樂製作人「池上徹」所創作,只有曲,沒有歌詞,邀請喜愛創作歌詞的人填詞,要是歌詞錄用,將會與填詞者簽約洽談。

看到網頁上的這則公告時,璃音第一個反應是翻白眼。

神經病!這誰都知道是邦.喬飛的名曲,怎麼會是什麼池上徹的人做的!

心情鬱悶的她,當下就想留言罵人,然而,當她見到下方真的有一堆人回覆歌詞時,她愣住了,一個荒謬的想法閃過。

為了確定那個想法是否正確,她開始在網頁上搜尋。

果不其然,這個世界沒有邦.喬飛這個人,不只邦.喬飛,其他那個世界的有名歌手,像是麥可傑克森、瑪丹娜等人,這個世界也統統沒有。

那些她所耳熟能詳的經典名曲,在這個世界完全沒有出現過。

在得到答案的那一瞬間,璃音茫然了。

這一切「事實」,無疑是在她心上劃上一道標記,刻骨銘心的提醒她。

這裡,不是她熟悉的那個世界。

她恍神了好一段時間,當她回過神來時,她已經在頁面上填好詞,並留下個人的聯繫資料了。

隔天晚上,她一開電腦,就看到信箱裡有著對方的回覆信件,一共十七封。

第一封是很正常的聯繫信,對方說她的歌詞很棒,正是他要的詞句,通篇說了一堆對音樂的理念後,他留下自己的聯繫方式,家裡電話、公司專線電話、msnemail等等,彷彿生怕她找不到他一般。

後來的信件幾乎每隔一小時就寄一封,一開始是急切的問有沒有收到上一封,然後又將上一封的信件內容複製在下面,最後還附註要璃音盡早跟他聯繫。

這樣的信件延續了幾封,到了第六封時,對方開始跟她話家常了,說他現在正在吃午餐,正在做某首歌等等……

看完那些信件後,璃音沒有立刻回覆他,而是在網路上搜尋這個人的資料。

她不認識池上徹,但池上徹這三個字顯然很有名,一趟搜尋下來,關於他的介紹就足足蔓延了一百多個網頁。

他是一名相當出色的音樂人,十四歲就開始替人寫歌,每一首歌都相當受歡迎,十六歲升級成音樂製作人,捧紅了不少歌手,二十歲時自己開了音樂公司,就是璃音看到的那個網站。

世人對他的評價有好有壞,有些人說他狂妄、自大、傲氣,也有人說他才華出眾、待人熱情和善……

對於這些評語,沒見到本人之前,璃音持保留態度,而現在見到人了,她的直覺告訴她,這兩種評語都是正確。

這是一個對音樂有相當熱情的人,說的想的念的都是音樂,若跟他談起音樂方面的事情,他自然是熱情的,但若跟他閒扯別的有的沒的,也就不能怪對方冷臉相待了。

這樣的脾氣,跟她前世的電台大哥,真的很像。

「音樂人都是像你這樣嗎?」她笑問。

「哼!當然不是,我可是難得一見的天才製作人,那些凡夫俗子怎麼能跟我比?」對方得意的朝她挑眉。

「既然這樣,那為什麼天才叔叔還需要別人替你填詞呢?」璃音笑嘻嘻地反問。

根據她找到的資料,他所製作的歌曲,幾乎都是他自己作詞作曲,甚少給別人填詞。

提到這件事,池上徹沮喪的垂下雙肩。

「妳以為我不想啊?我是沒辦法啊,明明在夢裡都清楚記得那些歌詞,可是每次醒來就都忘光光了。」

「夢?」璃音心頭一緊,難道他真的不是穿越來的?

「嗯,夢。」他抓抓頭髮,訕訕地笑道:「說了也許妳不相信,我從十歲開始,就一直做一種夢,夢裡的我跑去一個跟這邊差不多的世界,那裡的音樂好棒,好多好好聽得歌,我會走上音樂這條路,就是為了將那個世界的歌曲全部製作出來,跟大家分享,只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曲調我都記住了,歌詞卻……」

「……」張著口,璃音貞是不知道該回什麼了。

這算不算也是穿越呢?夢境穿?

「除了音樂之外,你……沒見到其他東西嗎?」她試探地問。

「別的東西有音樂吸引人嗎?音樂是最棒、最奇妙的魔法!其他東西在我看來不值得一提!」他不以為然的撇嘴,彷彿璃音問了一個奇怪的笨問題。

「……」璃音心裡真是百感交集,開心的是她可以藉由這個人手中,將前世的音樂全部複製過來,難過的是,原來這裡沒有其他穿越者,她依舊只是一個人。

「妳怎麼知道那些歌詞?」池上徹好奇地追問:「雖然我記不得那些歌詞,但是看到妳寫的詞時,我的直覺告訴我,妳寫的詞就是我聽到的那些,妳……也跟我一樣嗎?」

看著對方希冀的人神情,璃音笑了,「是啊,我跟你一樣,只不過我歌詞跟歌曲都記得,但是我不懂作曲,只能將歌詞背下了。」

璃音的記憶力很好,當初進入電台時,電台大哥給她的一個考驗就是記住經典曲目,記住那些歌詞的創作背景,若可以,最好歌詞也一起記下。

那段時間她為了達到要求,幾乎是沒日沒夜的背歌聽歌,磨到後來,她一聽前奏就知道歌曲以及創作者、演唱歌手。

「太好了!」池上徹開心的握住她的手,「這樣的話,以後我作曲,妳填詞,我們一起將那些天籟全都製作出來!」

「好。」璃音笑著允諾。

「我這裡還有其他曲目,妳聽聽看。」池上徹拿出一個水藍色的隨身碟。

璃音接過手,將耳機戴上,粗略聽過前奏後,她便知道這些歌曲的歌名以及歌詞了。

「怎麼樣?」池上徹緊張的問。

「我回去後就依照順序將歌詞寫給你,你那邊應該有備份檔吧?」她問。

「有、有,歌曲的排序是相同的,妳只要標上編號給我就行了!」池上徹開心的道:「喔,對了,這是『It is my life』的合約……」

遞出的手頓了一下,池上徹又將合約收回。

「呃?」璃音不解的看著他。

「這合約是給那些新手的,既然要合作,自然是要給妳相等的待遇。」池上徹笑道:「明天我會讓人重擬一份,妳明天上午可以來公司一趟嗎?離這裡很近……」

他畫了一個簡易的地圖給她,同時寫上了公司地址。

「我還是學生,明天要上課,大概要六點半左右才能到。」收起那張地圖,璃音回道。

「啊,我都忘了。」池上徹抓抓頭髮,「妳幾歲啊?哪間學校?」

「十三歲,青春學園一年級。」

「咦?才十三嗎?」池上徹詫異的看著她。

剛才她跟他聊天的口氣與態度相當成熟,雖然外看起來真的很年幼,但兩相平均一下,他估計她應該是十五歲左右呢!

「我看起來很老氣嗎?」璃音挑眉回問。

「也不是。」池上徹訕訕地笑笑,「光看外表,就算妳說妳才十歲我也信,可是這年紀的小女生可不像妳這麼沉穩。」

「那是因為阿徹你太小孩子氣了。」璃音端起喝了一半的拿鐵咖啡,喝了幾口潤喉。

「喂喂,叫徹大哥,怎麼可以叫阿徹呢?沒禮貌。」池上徹不滿的嘀咕。

「是你自己說我們是平等的合作關係,那當然就是要互相叫名字囉!你不也叫我璃音嗎?」璃音眨眨眼,一臉無辜的回道。

「妳……」池上徹被對方噎了一下,只能不甘心的默認了。

「時間不早了,我要回去了。」璃音拿起水藍色隨身碟朝他了晃,「回家後我會將第一首歌的歌詞寫好給你,往後若沒有出現意外狀況,每隔兩天都會寫一首……最遲不超過一星期,你也知道,我是中學生嘛!功課很忙的……」

「我送妳回去。」池上徹拿起帳單準備結帳,現在已經是晚上十點了,他不放心她一個人回家。

既然有人要開車送自己,璃音自然是不反對。

「妳這麼晚回家,家人不會罵嗎?」坐在駕駛座上,池上徹問道:「要不要我跟妳家人解釋一下?簽約方面的事情我也……」

「不用了。」璃音打斷他的話,語氣淡然的道:「我爸媽離婚了,兩個人都不在日本,我的事情我自己作主。」

來到這裡之後,她老是要進行這種詭異的「自我介紹」,次數一多,實在讓她覺得有些煩躁。

「……」池上徹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也沒多說什麼,就只是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徹叔叔,請不要亂吃嫩豆腐!」璃音一把將他的手拍開,將被他弄亂的頭髮整理整齊。

「嫩豆腐?」池上徹失笑,「妳這年紀連豆腐都不算,充其量不過是黃豆而已。」

「哼!總比你這個『大叔』好多了!」

「是大哥、大哥!我今年才二十七!」他抗議著。

兩人就這麼拌著嘴、一路吵吵鬧鬧的來到璃音的住所前。

「公寓啊?妳住在哪一戶?」從車窗探出頭來,池上徹好奇的問。

「三樓,左邊那間。」她朝自己的住所指去。

「嗯哼。」池上徹點點頭,「我回去等妳的歌詞。」

丟下這句話,他隨即調轉車身離開。

 

 

    文章標籤

    網球王子同人文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