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著一張面癱臉,其實也很辛苦吧?

別人可以輕易的用表情表達出喜怒哀樂,面癱卻沒辦法,只能裝出一副冷若冰霜或是老成穩重的模樣,女生倒還好,大家頂多說是冰山美人或是木頭美人,但是男生卻……

看著站在網球場前的手塚國光,璃音不由得對他感到同情。

難怪年紀輕輕就被誤認成大叔,面癱果然是一個很嚴重的毛病……

「你們在做什麼!」龍崎教練的怒吼聲傳來,嚇了璃音一大跳。

順著聲音望去,站在網球場內的龍崎教練手上抓著兩顆網球,朝網球部的成員打去,看那樣子應該是在做接球練習。

「不要把你的視線從球上移開!」龍崎教練又吼了一聲,又打出了兩顆網球。

只可惜,負責接球的部員兩球都漏接了。

「再來一次!」龍崎教練聲亮宏大的喊道。

「是!」

與此同時,鐵網外頭也傳來了聲音。

「櫻、櫻乃,妳奶奶好恐怖。」站在網球場外,隔著鐵網觀看的小阪田朋香驚恐的道。

「奶奶她平常不是這個樣子……」龍崎櫻乃尷尬的苦笑。

看了那兩名少女一眼,璃音淡淡地笑了笑,隨後又將目光放回場上。

在她先前見到這兩人時,她其實有些納悶,不太確定《網球王子》這套作品是否有這兩個人,後來才漸漸從記憶中想起,名為櫻乃的女生喜歡越前龍馬,而小阪田朋香則是稱越前龍馬為「王子」,一個相當熱情的崇拜者。

「好!全體集合!」手塚國光沉穩的聲音傳來,也讓璃音跟著移動到他與龍崎教練的身後。

待眾人集合後,龍崎教練開口了。

「地區預賽就要到了,這次選出的八位正選將要為全國大賽進行嚴格的訓練,所有參賽學校的網球水準都有進步,因此,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在龍崎教練說完話之後,手塚國光接著說道。

「好,繼續練習,二、三年級使用C場地,場地AB給正選球員使用……」

就在正選選手準備往場地走去時,龍崎教練又開口了。

「對於正選球員,我請人準備了一份『特別訓練』行程。」

隨著龍崎教練的聲音落下,帶著黑框眼鏡、身穿白色運動服的乾貞治搬著箱子出現了。

「阿乾?」

見到他,在場的正選球員發出一陣驚呼。

嘖嘖!他們的好運就要到盡頭了。璃音不動聲色的竊笑。

她已經先看過新的訓練單了,說實話,那樣的程度其實有點吃力,但她相信這群熱血青年絕對可以熬過,只不過……

璃音往另一個箱子裡的「阿乾特製蔬菜汁」簡稱「乾汁」掃去。

雖然顏色看起來就跟正常的蔬菜汁沒什麼兩樣,可、是、呢~~

她可是也參與了乾汁製作過程吶!相較於她添加的青椒、苦瓜、紅蘿蔔這些正常蔬菜,乾貞治加在裡頭的東西可就……

若要她選擇,她寧可被手塚罰跑一百圈,也絕對不喝那恐怖的乾汁!

就在璃音回想結束時,場上的解說也結束了。

每個人的腳踝都戴上了兩百五十克重的重力帶,加上襪子,剛好是一公斤重,而他們這些正選選手要做的事情,就是配戴著重力戴,將乾貞治與教練發出的球,對照球上弧線的凹處顏色,打向相同顏色的三角障礙物。

弧線的顏色分為黃、紅與藍,障礙物的顏色也是黃、紅與藍。

依據乾貞治的說法,這是一項訓練腳力、專注力與動態視力的訓練。

最初的測試者是菊丸英二跟越前龍馬,兩人一開始的表現都很好,準確地將球打到對應的三角障礙物上。

但時間一久,兩人立刻察覺到狀況。

「突然覺得腳上變沉重了。」菊丸英二與越前龍馬各自往腳上看了一眼,「原來如此……會增加難度啊!」

腳上的重量雖然不重,卻很恰好的對他們的速度造成一些妨礙。

儘管只是一公斤,卻也是不能輕忽的重量啊……

「接下來……紅色!」菊丸英二喊道。

「應該是藍色吧!」乾貞治笑著回問。

「咦?騙人!」菊丸英二因為乾貞治的話動搖了,連帶的,本該接到的一球卻沒接到。

看了滾在地上的球,的確是菊丸英二認定的紅色。

「什麼嘛!明明就是紅色!」他不服氣的朝乾真治大吼:「阿乾,不公平,你這個騙子!」

「如果你的專注力不夠,你的判斷力也會因此受到影響!」乾貞治義正詞嚴的反駁道。

「……」被他這麼一說,菊丸英二也只好認了。

「對了,順便提一下,出錯的人要喝我特製的阿乾蔬菜汁!」乾貞治拿起預備好的綠色果汁,笑容極為燦爛。

「噫?」

一聽這話,現場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這、這裡面是什麼啊?」身為第一個試喝的人,菊丸英二不得不詢問狀況。

「是食物,不用擔心。」乾貞治笑容滿面的道。

「嗯嗯,沒錯,是食物呦!營養豐富的食物!」璃音興沖沖的走上前,她也很想知道這個成品的威力。

「呃……」看著璃音過份燦爛的笑容,菊丸英二心口涼涼的。

「味道已經被調整過了。」乾貞治咧嘴笑著,潔白的牙齒甚至還閃爍著光芒。

「喝吧、喝吧!對身體很好的。」璃音雙眼閃閃發亮的看著菊丸英二。

「好、好……」好恐怖的眼神啊!

菊丸英二心驚膽戰的接過杯子,心一橫,仰頭一口喝光,其他正選則是一臉不安的看著他。

「嗚啊!這是什麼啊!水水水水水──」菊丸英二用他最快的速度往球場外衝去。

「……」看著他這樣的反應,眾人一陣呆愣。

「越前!」龍崎教練喊了一聲,但越前龍馬依舊沒有反應過來,漏接了球。

「哎呀呀,第二位這麼快就出現啦?」見到是小不點龍馬出錯,璃音笑嘻嘻的端了杯子,跑到他面前。

「妳……」越前龍馬很掙扎、非常掙扎。

「怎麼?龍馬小不點不敢喝嗎?」璃音很適時的用了激將法。

「哼!」

拿著杯子,越前龍馬賭氣地一口喝乾──然後摀著嘴巴網球場外衝。

「……」看著越乾龍馬的背影,場內的正選球員依舊是一臉呆滯狀。

「你們在幹什麼?下一個,大石、河村!」

被叫到名字的兩人心頭一驚,腦中只想著:絕對不能出錯!

只不過……

兩人還是很「幸運」的喝到了乾汁了。

緊接在兩人之後,桃城武、海棠薰、不二周助也都失誤了,只不過不二周助他是故意失手的,理由是:「至少要喝一次,嚐嚐味道」,而他也是唯一一個覺得乾汁很好喝的人。

看著笑容滿面,還說要推薦這款飲料的不二周助,就連乾貞治也冒出了冷汗。

……腹黑熊果然是強大的啊。璃音默默下了這個結論。

所有正選中,就只有手塚國光沒有喝到那詭異的乾汁,這讓璃音覺得可惜,她挺想看看手塚被放倒的樣子。

當然啦!這也只能想想,她可不敢直接衝去問對方,「部長,你想不想喝乾汁?」

要是她真這麼問了,恐怕會被對方的冷氣凍死吧?

在放倒一堆正選之後,乾貞治開始分析他們的缺點,並點出對方需要強化的部份。

「河村,你有在擊球時,握拍鬆散的習慣,如果鍛鍊你的前臂肌肉,這個情況可以得到改善。大石和海棠必須增強前後運動,菊丸和不二需要加強左右衝刺,需要訓練四頭肌與三頭肌……」

「這些肌肉在哪裡啊?」正選們齊聲吶喊。

無視他們的提問,乾貞治往下繼續解說。

「桃城,如果你只用百分之七十的力量來擊球,準確性將會有所提高。手塚做的很好,沒有任何失誤,但你需要更多的靈活性,臉部表情太僵硬了。」

「噗──」這個評語讓所有人全都噴笑出來,璃音也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阿乾,好樣的,這是在哀怨手塚冰山沒有喝到你的乾汁嗎?

「還有,越前,你從現在起,每天都要喝兩瓶牛奶。」

這項規定讓越前龍馬垮下了臉,「即使我每天喝很多牛奶,也不會很快長高啊……」

「喝吧!」其他正選齊聲說道。

手塚國光推了推眼鏡,「阿乾的推薦,不會有錯。」

「噗哧──」璃音再度笑了出來。「小不點,你就聽從乾前輩的話吧!」

「璃音也是,一天兩瓶。」手塚國光接著道。

「咦?我也要嗎?我比他高耶!」璃音指了指越前龍馬,換來對方一記怒瞪。

手塚國光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臉上是不容反對的表情。

「是、是,我喝。」璃音吐了吐舌頭,反正她也挺喜歡喝牛奶的,這種要求對她來說不算什麼。

「回到主題。」乾貞治走到箱子旁,拿出了要放在重力帶裡頭的重量鐵片。

「現在讓我們再增加一個負重……」

「五個應該差不多吧!」旁人插嘴道。

「最後都是要跟你一樣,用到五個吧?乾前輩。」其他正選看著他綁在腳踝上的藍色帶子。

「就算用六個我也無所謂。」越前龍馬臭屁的道。

「不,對於正選球員……最多可以到十個。」乾貞治回道。

「……」現場再度陷入一陣寂靜。

「別胡說八道了!」惱怒的正選們抓起網球丟他。

「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十個、十個會死人的啊!」

果然很青春熱血啊……站在一旁看著他們互動的璃音,眉眼彎彎地笑著。

像他們這樣無所顧忌、喜怒哀樂都能表現出來的互動,讓她相當羨慕,也十分慶幸自己是這其中的一份子。

雖然先前曾經想過要加入女子網球部,而龍崎教練也說要推薦她進入,但最後她還是婉拒了。

先前想加入女網部,主要是想要結交朋友,想要擁有有著共同目標的夥伴,而這些,學生會跟男網部已經填補了空缺。

再者,女網部的水準比她預想中的還要低,就算不跟網球俱樂部的那些高手前輩比較,她們跟男網部比起來,依舊有一段距離。

若她想找人對打,男網部、南次郎或是網球俱樂部的那些高手前輩,都是比女網部出色的人選。

兩個主要原因都沒了,女網部對她的吸引力自然也就沒有了。

雖然龍崎教練也曾問過她:難道不想讓自己也在網球場上發光發熱?

龍崎教練若是在一星期前這麼問她,她肯定會點頭,然而,在前幾天晚上發生那件事情後,她的心思就從網球上轉移了……

那個人……真的不是穿越來的嗎?璃音想著等一下跟對方的會面,心情有些緊張。

算了,現在想這麼多也沒用,晚一點見了面不就知道了嗎?她甩甩頭,將心底的煩躁甩開。

「手塚,你不要太勉強自己,要衡量一下往後跟復健的狀況……」龍崎教練的聲音從旁傳來,連帶勾回了璃音的注意力。

「現在我只想跟他們一起贏得大賽。」手塚國光面色沉穩地回道,茶色雙眸流轉著光彩。

不得不說,現在的手塚國光還真是……

固執、任性、很難教導的面癱少年啊……璃音感嘆地搖頭。

在她看來,身體才是最重要的,若身體不健康,那些夢想、理想啥的又怎麼能實現呢?

只不過這些話她也只是放在心底想想,沒打算跟對方談論這些,畢竟那是他的手、他的身體、他的信念,他的一切就只有他自己能做決定,旁人沒資格多說什麼。

「璃音,妳也去試試吧!」龍崎教練冷不防的說道。

「試?」試什麼?

順著教練的目光看去,她看到了那三個顏色的三角障礙物。

不會吧?那不是正選的訓練課程嗎?關她什麼事啊?

「教練,我應該不用吧,我只是經理……」

「妳也是網球部的一員。」龍崎教練不容反對的道。

「……要是失敗,我可不可以不喝乾汁?」她垮著臉哀求。

「嗯?」乾貞治推了推眼鏡,鏡面上亮光一閃。「不想喝,就不要失誤。」

……好你個乾貞治,好歹那飲料是我跟你一起研發的耶!我們也算是「同夥」吧!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璃音哀怨地瞄他一眼,慢吞吞地取出球拍,往球場上走去。

興許是上天有保佑,又或者是在高度緊張的情況下,腎上腺素發揮了作用,璃音的表現可說是完美,完全沒有出現任何失誤,就連乾貞治在發球時刻意誤導了顏色,她也能精準的做出判斷。

呼~~還好,逃過一劫。璃音抹去額上的冷汗,而乾貞治則是一臉的惋惜。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