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度新裝版02書衣




 

 

◎內容介紹:

 

bug?你說我是個bug!

等等,今天又不是愚人節,開什麼玩笑啊!

 

真是的,沒想到老哥竟然對外人比對我好,

他想玩遊戲,我不但要保護他,還要偽裝成他的女朋友?

別開玩笑了!要是這件事情被戰神的人知道,我的形象就毀了!

 

 

機器人阿光想要找主人?

沒問題!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幫到底!

啥?你忘記主人的模樣了?這、這要我怎麼找啊?

 




【試閱】


第一章 分割空間

 

 

對Deus這些後台管理者來說,遊戲進行檢測的方式有兩種。

一種是檢測者不在遊戲中,透過網路直連主機系統進行檢測,這種方式只能查看是否有遭受入侵、程式錯誤或中毒等等。

另一種是直接進入遊戲中進行檢測,也就是實際玩過一次,而「分割空間」就是架設在這種情況下的檢測。

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分割空間」裡沒有任何物品,純粹只是一個遼闊的空間區域。

它是架構在遊戲中的另一個空間,測試人員可以在這個地方任意拉出遊戲的某個場景,觀看在這個區域活動的玩家行動,當然啦!這是一個後台的監控行為,玩家完全不知道檢測者的存在,除此之外,分割空間還可以回溯過往,看到玩家的歷史紀錄。

大多時候,這個功能被用來監控黑名單上的玩家,在這些惡劣玩家作惡時,管理者可以立刻出面制止。

當遙日進入分割空間時,其他Deus的成員也已經到達了。

見到成員都到齊了,立人才開口說出他的發現。「雖然這麼說你們可能會覺得很訝異,可是……我在其中一個記錄檔中發現,遊戲中的確是有個玩家存在。」

「這怎麼可能!」其他人聽到立人這麼說,個個大感意外。

「能追蹤到那個人嗎?」浪人追問道。

「雖然我試過要循著帳號去追查,可是我查到的資料全是一堆亂碼,」立人無奈的擺擺手。「我打算直接將遊戲紀錄檔調出來查看,順便討論該如何解決。」

「要直接線上檢查?沒有其他方法了嗎?」非凡子皺眉反問。

線上檢查可是一件相當繁瑣、枯燥的工作,花費的時間與人力相當多。

「就是沒有辦法,我才會出此下策啊!」立人同樣也是一臉的不樂意。

「唉……這下子又不知道要花多久時間了。」格鬥天丸跟著垮下了臉。

從他們萬般不情願的反應中可以得知,沒有人想接下這份苦差事。

在畫面進行中,所有人都必須要緊盯著螢幕,要是一個沒留神,很可能就將問題點遺漏,整件工作就必須重來,一點也馬虎不得,這也是立人將其他人全找上來的原因,這份工作光憑他一人實在是太過吃力。

「別叫了,我也不想這麼做啊!」立人無奈又無辜的攤手。

「開始吧!」相較於其他人的愁眉苦臉,向來將工作當成生活一部分的遙日,倒是沒有太多不滿的情緒。

對於他的反應,其他人只是哭笑不得的互望一眼,在工作上,他們似乎從沒看過遙日有偷懶的時候。

「嗯。」立人叫出了光學鍵盤,快速輸入幾個指令,一個大型螢幕就這麼出現在眾人面前。

場景是在一間屋子內,屋子裡頭有兩個人,一個是烏龜大仙,另一個則是……

「呃?」為了確認自己沒有眼花,立人將眼鏡拿下,用衣角將鏡片擦亮再戴上。

「那個人……」浪人也跟著做出同樣的動作,還兼揉了揉眼睛。

「她……好像是……」為了確認清楚,非凡子還特意將畫面停格,將螢幕焦距對準那名人物,並且將臉部放大數倍仔細看著。

「她不就是……」遙日這會也認出對方了,有別於其他人的詫異,他顯露出納悶與不解。

「立人的妹妹?」

「芥伶!」

「貓?」

「風城的藍衣舞孃?」與此同時,遙日也叫出了對方的身份。

「啊?」

「什麼?」

聽到還有另一種答案,遙日跟其他人動作一致的望向對方。

「她是立人的妹妹?」遙日更為訝異了。

「她是藍衣舞孃?」這答案讓其他人頭上浮現大大的問號,而立人與浪人的頭上則是大大的驚嘆號。

雖然髮型與穿著風格全然不同,但立人十分確信那是自家妹妹,但為什麼遙日會說她是……舞孃?

依照立人對妹妹的認知,芥伶跟舞孃這種極具女人味的稱呼,可是完全扯不上邊的啊!

「這是怎麼回事?遙日你……見過她?」立人無法置信的追問。

「嗯,我在風城見過,她那時候在噴水廣場跳舞,NPC都說她是藍衣舞孃。」說到這裡,遙日又仔細打量螢幕中的人幾眼,「她那時候是穿著藍色的舞衣,不是穿這種衣服。」

「這就奇怪了……」其他人也被搞糊塗了,畢竟這個女生的長相跟立人的妹妹真是很像。

「查一下暱稱不就知道了。」浪人叫出了光學鍵盤,十指飛快的在上頭敲打著。

『查詢玩家暱稱中……』系統的執行聲音響起,等了兩秒之後,螢幕上出現了玩家的暱稱──「※☆★╬

「……」看到這一堆亂碼,所有人的臉上全出現三條黑線。

「怎麼會連暱稱都無法顯示?」

「我試試看能不能從另一種方式找出名稱。」浪人又嘗試了幾個不同的指令,最後,人物的暱稱終於出現。

「韃、羅、貓?」望著畫面上出現的名字,遙日喃喃唸出口。

「果然是貓老大……」見到韃羅貓的名字出現,浪人唇邊浮現一個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沒想到我們在追查的bug竟然是她。」

「她真的是……立人的妹妹?不是NPC?」格鬥天丸驚愕的瞪大眼。

「嗯,是本尊沒錯。」立人頭痛的揉揉太陽穴,他萬萬沒想到,出現在遊戲中的bug竟然是自家妹妹!

「為什麼她會跑到還沒有開放的測試區?」遙日問出一個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

「誰知道。」立人滿臉無奈的聳肩,當作是回答對這個無解的問題。

「她的電腦技術很好嗎?」遙日問出他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她不是駭客。」明白遙日所指的是什麼,立人搖頭否定。「我妹她雖然有些系統基礎,不過,她還不到能夠侵入遊戲的地步,再說,她也沒這必要。」

立人說的話自然取得其他人認同,畢竟因為想玩遊戲而侵入遊戲,這個動機實在是太過薄弱。

既然這樣,那她為什麼會……所有人的視線再度集中到螢幕上。

雖然他們很想將影片往前,調查事情發生的最初原因,但是記錄檔只有在玩家進入遊戲才會開始進行錄影,在遊戲以外所發生的事情完全無從得知。

而他們現在叫出的這個畫面,是這個角色的第一筆紀錄。

「看看她接下來做了什麼好了。」格鬥天丸按下播放鍵,讓原本停格的畫面開始進行。

接下來進行的影像,讓所有人又是一陣驚呼。

「喂!你們看她身邊的那個東西。」非凡子指著韃羅貓身邊的解答精靈,「它竟然自動進化成寵物!」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眾人完全處於錯愕與思考混亂中,這麼詭異的情況,他們還是第一次遇見。

跟著,他們看到韃羅貓搶奪烏龜大仙手杖,收了烏龜大仙為師,而後看到她第一次見到蚊子軍團的蒼白臉色。

「真沒想到,貓老大竟然會出現這種表情。」同是她戰神夥伴的浪人無法置信的大笑,他開始敲打起鍵盤,將畫面存入自己的電腦系統中。

「你作什麼?」立人無法理解浪人的行為。

浪人回給立人一個燦爛的笑容。「這種珍貴的畫面,我當然要留下保存啊!」

「珍貴的畫面?」立人不清楚浪人的意思,雖然她這種害怕的表情真是不常看見,不過……也沒有重要到需要複製保存吧?

「貓她這模樣,我可是第一次見到,不,說不定整個狙擊手的玩家都沒人見過呢!」浪人興奮的說道。

「不可能吧……」立人臉上出現詫異神情。

見立人一臉不信的模樣,浪人索性將話給說個明白,「她在狙擊手跟我們一起對戰的時候,不管敵人的人數多我們幾倍,軍火比我們強上幾倍,她也從來沒有出現過害怕的表情,說真的,如果說將這張照片放到網路上拍賣,肯定能賣到高價!」

「拍賣?」聽到浪人這樣的動機,立人臉上浮現一個陰暗的冷笑。「你不怕被她知道,你會被她殺了嗎?」

「呃!」浪人臉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我、我說要賣只是隨口說說,我只是絕想要保存啦!絕對不會將這照片外流,拜託、拜託,千萬別跟她說……」話說到最後,他已經沒有了先前的得意神情。

就在兩人談話時,記錄影像檔已經進行到韃羅貓接下任務,衝入魔王城堡的畫面。

這時候的她被大比克團團包圍,身上的衣服殘破不堪,身上的血量僅剩一點點,但,臉上卻還是掛著開心的笑容,彷彿無所畏懼的模樣……

「真帥!」格鬥天丸手邊同樣出現了鍵盤,也開始在上面敲敲打打,將畫面存入自己的電腦中。

「阿丸,你……」立人見到格鬥天丸的動作,臉上跟著出現三條黑線。「這樣的畫面值得保存嗎?」

在立人看來,韃羅貓她現在的狀況只能用「狼狽」、「悽慘」這類的形容詞形容,要再說的更狠一點,立人恐怕會說芥伶現在已經變身成「暴力女超人」。

他不懂,像這種「說美不算美,說酷不算酷」的畫面,為什麼格鬥天丸會想收存它。

「你不覺得,她這樣很有氣勢、很有活力,還有一種不肯屈服的運動家精神嗎?」格鬥天丸用著萬分激賞的表情回答道。

「……」他的話讓立人沉默了秒鐘,他認真的看了那畫面幾眼,而後才回答道:「我只有看到一個目露凶光的女屠夫。」

立人的話讓浪人哈哈大笑了起來,他拍拍立人的肩膀。「告訴你,狙擊手那邊,可是有很多人喜歡她戰鬥時的模樣喔!」

「嘖!」立人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擺出一副家中長輩的姿態說道:「女孩子還是不要太過暴力會比較好。」

「哇塞!真是帥呆了!」專注盯著影像的格鬥天丸,突然爆出一聲驚呼,這讓立人的目光再度回到畫面上。

這時的韃羅貓已經抵達魔王房間,跟拉克大魔王對峙著。

「妳是烏龜大仙派來奪取龍行珠的吧!它就在我的權杖上面,要拿它,就看妳的本事了!」拉克大魔王邊說邊得意的仰天大笑。「不過,這也要妳能打贏……」

但是,魔王的話還沒說完,韃羅貓就已經朝他的頭部踢了一記,連帶將將魔王手中的權杖搶去。

「手、手杖被奪走了?」拉克大魔王氣沖沖的對她罵道:「該死的入侵者,我要殺了妳!」

拉克大魔王舉起雙手,口中念念有詞,像是即將發動一場大型魔法,但是,韃羅貓並沒有乖乖等在原地,趁魔王的咒語唸到一半,她便朝他發動了攻擊,將魔王進行中的咒語打斷。

接下來,當魔王想要再度發動咒語時,在他唸到一半時候,又被韃羅貓的氣功彈給打斷了。

韃羅貓緊接在氣功彈攻擊之後,飛快衝向拉克大魔王將他擊倒,然後又對他進行了一連串的攻擊,直到魔王剩下最後一口氣。

「不可能,我不可能會輸給妳!」拉克大魔王發出不甘心的怒吼聲。

「你知道你輸的原因是什麼嗎?」韃羅貓冷眼瞧著魔王,語調冷漠。

是啊,為什麼中級的魔王會被一個新手擊倒?這個答案,Deus所有人都想知道。

「你的話太多了!」她說出了答案。

「……」眾人無言。

「好一句……話太多。」浪人這時真是不知該做什麼反應。

正當所有人都是一臉黑線時,遙日卻反倒笑了出來。「真有趣的答案。」

「有趣,可是不好玩。」立人鬱悶的回道。

為了不讓這麼丟臉的事情再度重蹈覆轍,立人馬上著手針對魔王的程式修改,將魔王念咒語的時間縮短,同時也將他多餘的台詞刪去。

影片繼續播放,當他們看到韃羅貓在烏龜大仙家突然移轉到竹林時,眾人困惑的楞了下。

「為什麼她又跳到這個場景?」非凡子愕然的問。

「遙日,這時候你也是在這裡吧?」立人評估著當時的時間,開口詢問道:「你當時有發現出現什麼狀況嗎?」

「不,我不在。」遙日篤定的搖頭。「那時候你說要修改程式,要我先行退出。」

「是因為程式修改,所以她才跳到另個區域?」立人手支著下巴猜想著。

這也是目前唯一可以解釋的理由。

影片繼續進行,當立人看到芥伶學舞的笨拙模樣,表情變得極為僵硬,頭上更是冒出數道黑線。

「這笨蛋在跳什麼啊?」立人掩面罵道:「好醜。」

這麼丟臉而笨拙的行為,他真是沒臉看了。

「不會啊,她這模樣很可愛。」非凡子倒是十分喜歡。

「你的品味變低了。」立人冷著臉回道。

雖然嘴上是這麼批評,但在韃羅貓學會舞蹈後,看著身穿水藍色舞衣,在噴水池邊開心起舞的她,立人也不由得推翻自己先前的認定。

「天啊!這個人真的是貓老大嗎?」浪人馬上又將圖片截取回自己電腦裡。

不只浪人,就連向來只熱衷武術的格鬥天丸也是,兩個人擷取圖片的動作從沒有停下過。

「非凡子,你怎麼不抓圖?」望著向來最喜歡收集美女照片的他,立人深感不解。

依照非凡子對自家老妹所表現出的好感,照理說他應該會動手收存一些畫面圖片才對。

「沒必要浪費力氣。」非凡子一副悠哉的回著,他似乎早已經計畫好了。「我等一下將影片檔複製一份回去不就得了?」

原來這小子不是不想要圖,而是想要全部吃下啊!立人這才明白他的用意。

「對喔!我怎麼沒有想到!」聽到非凡子這麼說,浪人跟格鬥天丸立刻停下動作。

「我也要複製一份!」格鬥天丸甩甩發酸的手,對立人說道。

「反正這個記錄檔不能留在系統裡面,我們乾脆一人複製一份回去吧!」浪人笑著提議。

「不行,要是被芥伶知道,我可就完蛋了。」立人斷然拒絕這項要求。

「哎呀!不要這麼小氣啦!這可是很難得的影片,不收存真是很可惜……」非凡子打哈哈的笑著。

「放心、放心!我以人格擔保,絕對不會讓影片外流。」格鬥天丸也加入說服陣容。

「阿丸,我相信你的人格。」立人對他露出溫和的微笑,「但是,這可是牽扯到玩家個人私密問題,無論於公於私,我都不能答應。」

想要從立人手中拿到檔案,似乎不容易啊……立人堅決的態度讓幾個人皺起眉頭。

雖然立人跟他妹妹平日總是吵吵鬧鬧,但是在私底下,立人對於芥伶這個妹妹、這個唯一的家人,可是極盡保護與照顧。

「再怎麼說,我在狙擊手也常常幫忙你照顧貓……」浪人一手搭上立人的肩膀。「你應該不至於不给我吧?」

「……」對於浪人的這番話,立人似乎無從拒絕,畢竟對方真是幫了自己很多忙。

當初,浪人並不知道立人的妹妹也在玩狙擊手,直到某一天,他跟立人聊起了自己組建的隊伍「戰神」,立人在聽到隊伍名稱時,狐疑的愣了一會,而後才開口告訴浪人,他的妹妹的隊伍也叫做戰神。

在經過照片與遊戲畫面的對照下,兩人這才發現,原來戰神中的韃羅貓竟然就是立人的妹妹,之後,在立人的請託之下,浪人便幫忙立人照顧、注意芥伶。

這可不是要提防她被欺負,而是防止她暴走時會亂欺負人!

「立人,雖然你說不能複製玩家的檔案,可是……」遙日略帶為難的望著他,「我需要那個檔案當作測試的參考資料,所以我必須要複製一份留存才行。」

「我也是!我也是要拿它當參考資料!」一聽到遙日說出這個理由,非凡子立刻附和。「我要分析她的行為模式!」

「我要參考她動作,讓戰鬥技能更加完善!」格鬥天丸跟著掰出理由。「還有……」

「好了,我知道了。」一聽到大家紛紛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立人這下也只好點頭答應了。「全部的人都可以複製一份。」

「那個……」在他們結束討論之後,遙日開口道:「如果說,所有問題的起源是因為立人的妹妹待在測試區,那麼,要是我們直接將她轉移到正常的遊戲中,是不是就能將這問題解決了?」

「這個……」遙日提出的想法,讓所有人又回到原先討論的話題上。

「先將她找出來吧!」立人開始搜尋妹妹目前的位置。

將影片快轉到底,也就是查看韃羅貓目前正在進行的任務,他們在一望無盡的草原上,看到韃羅貓的身影,此時的她,正指揮著寵物誘敵,順利獵殺白狼。

「她手上拿的武器是什麼?」負責監督、設計遊戲中武器的格鬥天丸問道,雖然那東西看來很眼熟,但他卻想不出那武器的名稱。

「那是西瓜刀。」浪人說出那刀子的稱呼。

「什麼?」格鬥天丸發愣的回問,腦袋還沒反應過來。

「西、瓜、刀。」浪人刻意一字字慢慢的重複。「專門用來切西瓜的西瓜刀。」

「難怪我會不記得有這把刀。」格鬥天丸這才恍然大悟。

除了武器之外的物品,格鬥天丸全都交給工作小組自行負責,他當然無法辨識這把武器的來歷。

「為什麼她要用西瓜刀殺狼?」認定每種東西都該遵循它原有功用的遙日,納悶的問道。

「難道西瓜刀只能拿來切西瓜?」立人回給遙日一個古怪的笑容。

「……」這樣無俚頭的答覆讓遙日沉默了下,視線又重新回到畫面。

雖然韃羅貓規劃出很不錯的方式獵殺白狼,但也不是整個過程都很順利,有時她也會慘遭狼群偷襲,甚至差點被狼群擊中要害。

一次次的險境,都在她機警的反應中化險為夷。

在她奮力跟狼群對抗一段時間後,全部的狼群終於被她消滅,她疲憊的坐在草地上休息。

此時,畫面上的時間已是黃昏時分,綠色的草原被夕陽渲染成黃昏色調,白狼群的屍體橫臥在她四周,橘金色的光輝映照在韃羅貓身上,她的衣服殘破不堪,身上傷痕累累,臉上卻是滿足又得意的笑容。

「真是一種具有毀滅性的美感啊!」非凡子在感動之餘,說出了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具有毀滅性的……美感?這是哪門子的形容詞?」立人的頭上再度出現黑線。

「這畫面感覺真棒!」格鬥天丸又動手將畫面給抓取存檔。

「你抓圖幹嘛?不是決定將整個記錄檔複製一份了嗎?」立人沒好氣的望著他。

「啊啊……我忘了。」格鬥天丸隨即停下手,抓了抓頭髮,嘿嘿的傻笑。

「在將她調整到正常的遊戲區之前,還是先跟她說明清楚整個狀況吧!」浪人建議道,手上也準備敲下一些指令。

「等等。」立人制止他的動作,唇邊浮起一抹奇怪的笑容。

「怎麼了?」順著立人的視線,浪人再度望著畫面。

在白狼群被清空之後,草原上突然出現一頭巨大的白狼,那是名為「狼王」的頭目級怪物,見到它出現,韃羅貓立刻警戒的起身跟它對峙。

「連狼王都出現了,她的運氣可真好。」立人帶點幸災樂禍的笑笑。

「你不打算幫她解圍?」非凡子不解的詢問立人,「她剛剛才解決一群白狼,現在應該沒力氣打了吧?」

「想要打怪物就要不怕死,反正她也陣亡不少次了,多這一次也沒關係。」立人一副無所謂模樣的笑笑。

 

畫面中──

 

「暴雷,你等一下接近狼王的時候,不要飛太低。」韃羅貓對暴雷叮嚀著。

「嘎啦啦!好!」暴雷迅速朝狼王飛去。

在暴雷成功吸引住狼王的注意時,韃羅貓立刻把握機會衝上前,手中的刀瞄準了狼王的頸子,打算給予致命的一擊,但狼王卻反應飛快的退了開來,並反手朝她揮出一爪子,來不及閃躲的她被正面擊中,強大的力道讓她整個人摔飛到草地上,手上的刀子也脫離她手中。

「嗷嗚!」狼王高聲咆嘯之後,隨迅速衝向韃羅貓想要攻擊她。

「嘎啦啦!主人!」暴雷為了保護主人,立刻飛到狼王面前阻攔,不斷用它那小小的身子撞擊狼王。

狼王朝暴雷揮了幾爪卻總是落空,在它跟暴雷纏鬥時,身後突然飛來一記氣功彈將它炸倒。

「暴雷,退開!」原先倒在地上的韃羅貓已經重新站起身,她對寵物命令著。

在狼王掙扎起身時,她又朝狼王轟出幾記氣功彈,一直到雙方的狀態差不多時,她才停下手。

在等待狼王恢復行動的同時,她撿起地上的刀子,握緊刀,謹慎的跟狼王對峙著,似乎,她想要用刀跟狼王一決勝負。

遙日查看了下韃羅貓的狀態,發現她還有將近十發的氣功彈可以使用,這些數量足以讓她將狼王打敗,可是她卻停手了,這讓遙日實在是無法理解。

「為什麼她不繼續發出氣功彈?」遙日開口詢問。

「因為那樣的勝利,不是真正的勝利。」同是韃羅貓的夥伴的浪人,當然理解她的想法。

「勝利還有分真假?」遙日困惑了。

「她一定是想要跟狼王來場真正的決鬥!」格鬥天丸臉上出現興奮的神情。「一場立足點平等的決鬥。」

「唔?」遙日被兩人的話搞迷糊了。

「不用想太多。」見到遙日滿臉苦惱的模樣,立人微微的嘆了口氣。「她只不過是突然想拿刀砍白狼而已,沒什麼理由。」

「喔。」經過立人這麼一說明,遙日這才理解的點頭。

「要開打了!」格鬥天丸緊盯著畫面,表情非常激動。

狼王的狀態跟韃羅貓差不多,同樣都是一副體力透支的疲憊模樣,雖是如此狼狽,韃羅貓的唇角卻向上勾起,笑得比夕陽的光芒更加燦爛,眼中發散出一種自信且不服輸的神采。

她那耀眼的笑容,同時也感染了觀看影像的Deus幾人,緊張與期待的情緒在他們心中激盪。

狼王再度咆嘯了聲,它露出口中的尖牙,流出嘴角口水中摻雜著血絲。

雙方的攻防一觸即發,靜默了幾秒後,韃羅貓跟白狼同時有了動作,筆直的衝向對方。

誰生?誰死?

勝負,即將在交鋒的一瞬間揭曉!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