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49f059c08b41309418ef69fcf553b2  

 

藍天白雲,晴空萬里。

遠處是層層疊疊的山峰,再往前是綿延的綠蔭樹海,更近處是清澈、澎湃的大河,河的兩岸是抽芽的嫩植株和草苗。

大河洶湧奔騰地在大地上劃出一道長線,線段中間拐出了一條小分支,支流的盡頭聚成一個湖泊,湖水邊立著一座造型雅緻、古樸厚重的八角亭。

亭子中央凌空漂浮著一個巨大的機關。

機關以木頭和玉石砌成。

最外圍以墨色玉石為框,切割出端端正正的中空四方體,四方體往內一層是標示著八個方位的八角盤,八角盤上鑲嵌著一個扁型圓環,圓環以同心圓的方式又套著兩個環,共分為大、中、小三個尺寸,模樣跟標靶很像。

最外圍的圓環顯示著「歲次」,一共刻劃出六十個格位。

中間的圓環是「月令」,分為十二個間隔。

最裡頭的圓環是「日期」,分有三十一個空格。

三根長短粗細不一的指針分別指著三個圓環的三個位置。

分別是:乙未,季春和五。

小圓環的中央位置漂浮著一塊玉質雲紋的長方牌,上書「清明」二字。

指著歲次和月令的指針沒有移動,但日期所屬的細長指針卻是微微地變化著。

才一眨眼,那指針就移到了「六」的位置。

再一眨眼,指針到了「七」。

又一眨眼,指針來到了「八」……

 

這時,一名身穿白色巫服的少年乘著雲朵降落。

「穀雨?穀雨你在哪裡?」

「輪到你輪值了,快出來……」

「穀雨,有沒有聽到我的話?」

「穀雨……」

少年一邊叫喚、一邊到處找尋,一下子就把涼亭周圍十幾里地繞了一圈。

「奇怪,他不是都會在這邊戲水的嗎?」少年皺眉嘀咕。

腳下一蹬,他踩著雲朵,朝南方直奔而去。

「小巫童,你匆匆忙忙的,要去哪裡啊?」

身穿火紅衣裳,周圍縈繞著蒸騰熱氣的青年叫住了他。

「立夏,你有看到穀雨嗎?」巫童著急的詢問:「輪到他去人間值班了,可是我怎麼找都沒找到人。」

「穀雨?沒見到。」立夏搖頭,手上把玩著一隻黑色金翅的蟬,「他不是都窩在八角亭的湖底嗎?」

「我找過了,他不在那裡。」

「你也不用擔心,有立春在,不會出問題的。」立夏毫不在意的回道。

立春是春季節氣神的領頭,按照他的性格和行事作風,他絕對不會讓自己掌轄內的節氣出亂子。

「立春的確很厲害……」巫童贊同的點頭。

不曉得為什麼,同樣都是領頭,他跟立夏、立秋和立冬相處起來就很輕鬆自然,唯獨立春,每次見到他,他總是不由自主地小心、謹慎起來。

「你看,這隻是我養出來的金翅蟬王,不錯吧?」他得意洋洋的炫耀著。

「嗯,看起來很健壯、漂亮……」

立夏咧嘴一笑,「這次跟夏至、大暑他們的比賽,我的金翅蟬王肯定能得第一!比賽的時候你也一起來看吧!」

「好。」巫童點頭答應,「我要繼續去找穀雨了,要是你看到他,請叫他立刻去人間值班。」

「行!我會轉告他的。」

「謝謝。」

在南方找不到人,巫童便轉而前往西方。

「巫童,你來的正好,幫我看看這霞衣的顏色可好?」衣著華麗的秋分笑盈盈地朝他招手。

他一手持著金剪,一手拿著一塊剛才剪下的彩霞。

橘金色的底色上襯著幾抹深淺不一的藍色,看起來相當雅緻。

「很好看!秋分的手藝還是這麼出色。」巫童誠摯的讚美道。

秋分開心的笑了,「改天你有空就到我這裡來,我替你做件新衣裳!老是穿著白衣,看起來真無趣!」

「巫服的顏色就是白色。」

「誰說的?先前我還見過青色、赤色、黑色和黃色巫服呢!」

「沒辦法,誰讓輪到我們這一批,五行色正好是白色呢!」巫童無奈的聳肩,「對了,要是你看到穀雨,請跟他說,他的值班時肩要到了,叫他快點啟程去人間。」

「好。」

緊接著,巫童又往北方而去。

「穀雨?沒見到。」

正領著一群雪靈寶寶堆大型雪人玩的冬至,簡潔俐落的回道。

「那要是你看到他,請讓他快點去人間值班。」

「嗯。」

三個方位都找了,就剩下東邊,也就是春季節氣神們所在的地區。

「要是穀雨在那裡,立春肯定會叫他去值班的……」

也因為這樣,巫童才會覺得穀雨不在那裡,轉而從其他節氣的領地找起。

「算了,還是去找一下吧!也要通知立春一聲。」

撓了撓頭髮,他催趕著雲朵朝東方飛去。

「立春……穀雨!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到茶園中,巫童震驚的指著站在立春身旁的少年。

「立春要我來幫忙澆灌茶園。」穀雨撓撓臉頰,不明白為什麼巫童那麼驚訝。

「可是已經輪到你值班了啊!你怎麼還待在這裡?」

為什麼立春沒有叫你去值班?

「咦?已經到這個時間啦?立春,我先走了!」

穀雨朝立春打聲招呼,隨即乘風飛離。

「立春……」巫童有些不滿的看著他。

明明穀雨就在這裡,為什麼立春沒有提醒他去值班?

一想到自己剛才心急如焚的到處找人,巫童就覺得很不高興。

「繞了一大圈啊……」立春彎著腰檢查茶樹的情況,慢條斯理的說道。

「什麼?」

「南邊、西邊、北邊,問過了其他節氣之後,才來到這裡……」

緩緩直起身,立春目光盈盈、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小巫似乎忘記了,穀雨是春季節氣?」

「沒有啊,我沒忘記。」巫童立刻搖頭。

不曉得為什麼,在他的注視下,他竟然莫名覺得心虛?

「那為什麼,找不到穀雨時,小巫不來問我,反而找了別人呢?」

「呃、我以為他不在這裡……」

「是這樣啊?我還以為小巫認為我不稱職,連自己管轄的節氣行蹤都不知道……」

「沒、沒有!絕對沒有!」巫童頭皮一麻,連連搖手否決。

「立春最厲害了!我最佩服立春了!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不敬的想法?」

「小巫覺得我厲害?」

「嗯嗯!」巫童用力點頭,動作激烈的好像要把腦袋給晃下來一樣。

「那我們邊喝茶邊聊吧!」

「聊?聊什麼?」

「聊小巫佩服我什麼?崇拜我什麼啊!」立春溫和的笑道:「還是說,小巫剛才的話只是敷衍我的?」

「沒!我沒有騙你!」

「很好,那就走吧!」

立春開心地牽著他的手,拉著他御風而去。

 

※ ※ ※

 

終於,趕在「穀雨」的這天,將這篇文生出來啦!

今年的穀雨是在四月二十日呦!

 

貼一下關於穀雨這一節氣的介紹。

 

穀雨,二十四節氣之一,每年在41921日之間,是春季的最後一個節氣。

 

穀雨源自古人「雨生百穀」之說,指雨水增多,大大有利於穀類農作物生長。

 

「清明斷雪,穀雨斷霜」,穀雨節氣的到來意味著寒潮天氣基本結束,氣溫回升加快。此時節正是莊稼生長的最佳時節,插秧、播種成為農民們主要的農活,農民從這時起就真正進入了農忙時節。

 

另外,春茶是在穀雨附近開始摘採,而且必須把時機,太晚則茶質不佳,一天到晚採茶、烘茶,此時茶農最為忙碌。

 

故,又有一俗諺為:穀雨前三日無茶挽,穀雨後三日挽不及。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自雨水後,土膏脈動,今又雨其穀於水也…蓋穀以此時播種,自上而下也。」

 

算命的有種說法:「穀雨始,萬物生,期間出生的人非富即貴。」

 

對於漁家而言,穀雨節流行祭海習俗。

古時有「走穀雨」的風俗,穀雨這天青年婦女走村串親,有的到野外走一圈就回來。

 

南方有穀雨摘茶習俗,傳說穀雨這天的茶喝了會清火,辟邪,明目等。所以穀雨這天不管是什麼天氣,人們都會去茶山摘一些新茶回來喝。

 

北方穀雨食香椿習俗,穀雨前後是香椿上市的時節,這時的香椿醇香爽口營養價值高,有「雨前香椿嫩如絲」之說。

 

穀雨的河水也非常珍貴。

在西北地方,舊時,人們將穀雨的河水稱為「桃花水」,傳說以它洗浴,可消災避禍。穀雨節人們以「桃花水」洗浴,舉行射獵、跳舞等活動慶祝。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