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視的結果,古聖物是知道下落了,但,地契沒有,不管小彌怎麼追查,她始終沒有在兩人的過往裡找到相關影像。

儘管感到疑惑,兩人還是趁著空檔外出,偷偷前往他們藏匿古聖物的地方--教會。

將東西藏在這邊,難道不會被其他天使發現嗎?站在教會門口,季薰有著滿腹疑問。

伊格爾可是被追緝的天使,而教會可是天使的地盤,他怎麼可能進入這裡而不被注意到?

這樣的困惑,在她們推門進入後,季薰終於明白了。

這座教會其實是個幌子!雖然有神像、十字架,所有教會有的東西一應俱全,但,這裡沒有天使的氣息,也就是說,天使們並沒有守護這裡,這個教會並不是天堂的領地。

「季薰姐姐,這邊。」小彌悄悄地朝她招手,領她走向布幔後的隱秘通道。

延著蜿蜒的樓梯上行,她們來到教會頂端的小閣樓。

「門鎖著。」小彌為難的說道。

「我來。」用了點小技巧,季薰開啟了門鎖。

小小的房間裡沒有任何家具與裝飾,空蕩蕩的,在房間的木造地板上,日炎之柱就擱在正中央,四周圈著各色水晶石,屋頂上方是特製的玻璃窗面,陽光透過玻璃面映照而下,古聖物與晶石浸於光芒之中,發出耀眼非凡的閃閃光輝。

與照片上不同,置於房間中的實體古物已被修復,美麗的水晶鑲於底座,缺漏的部份也重新補上,一如季薰夢中所見到的景象。

「東西在這裡,我們快點拿走吧!」小彌上前想拿,卻被季薰拉住。

「我來拿,妳站後面一點。」

不曉得對方是否有佈下什麼陣法,季薰不想讓小彌冒險。

小心翼翼地接近,季薰先對它周邊的空間進行探測,確定沒有異狀後,她緩緩伸出手去。

單手握上聖物底座,她試圖移動卻意外發現它沉重無比,與外型不符。

雙手放上,她跪在地上,施加上更大的力量,然而,就算她用盡全身力氣,忙得滿頭大汗,那物品還是沒有挪動半分。

「奇怪。」察覺事有蹊蹺,季薰收回手,面色沉重。

「需要幫忙嗎?」俊安的聲音從旁傳來。

驚慌的回頭,季薰發現小彌被麗芬摀住口制服,而俊安則是站在她身後,手持異物。

還沒來得及反應,俊安抓著手上的物品朝她擊來,額角一陣劇痛,季薰眼前一黑,整個人暈了過去。

當她再度醒來時,身上已被俊安以粗繩牢牢綑綁,額角隱隱作痛,似乎腫了一個大包,小彌貼坐在她身旁,身上同樣捆著繩子。

「難怪我覺得妳不太對勁,原來妳們想要偷東西?」俊安的表情猙獰。「還好這裡有裝監視器,不然就慘了!

「報警吧!叫警察來!」麗芬雙手交疊胸前,生氣的大罵:「妳們兩個真是不要臉!虧我對妳們那麼好,妳們竟然做出這種事!賤人!」

聽到對方的斥責,季薰突然想笑,這不是做賊喊抓賊嗎?

「要報警就去吧!」她涼涼的回道:「反正這東西也是你們偷來的,要是警方發現你們派人去國外偷取珍貴的古文物,不曉得是誰的罪比較重?」

「你們才是小偷!壞人!」小彌氣呼呼的罵:「你們竟然將奶奶的房子毀掉!把奶奶的地契還給她!」

「地契?我要那種東西做什麼?那塊地又不值錢。」俊安不以為然的揚笑。

「騙人!」小彌才不相信他的話,「不想賣地,你們為什麼要把房子拆了?」

「那種事情你們沒資格知道!」麗芬驕傲的抬高下巴。

「反正你們一定是要做壞事對吧!」小彌激動的雙頰泛紅。

壞事?季薰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那裡是儀式的地點?」她脫口驚呼。

「……妳是聽誰說的?」俊安臉上浮現緊張。「是誰告訴妳的?說!妳是不是還有其他同夥!」

這一連串的質問,間接證實了季薰的臆測。

難怪他們之前會一直逼奶奶搬走,難怪小彌會沒有看到他們竊取地契的經過,他們根本不是要賣掉那裡,而是要用它來當儀式舉行的場所!

「原來妳已經追查到這邊來了?」伊格爾從門外走入。

「伊、伊格爾先生。」見到他,俊安夫婦頓時慌了手腳。

「實在是很抱歉,我們也不清楚她們是怎麼找到這裡。」

「我以性命擔保,我們絕對沒有說漏半個字。」麗芬舉手發誓。「我發誓!我們對您絕對忠誠!」

「不用擔心,這跟你們無關。」伊格爾朝小彌看了一眼,「那孩子具有窺探歷史的能力。」

「你是說,小彌她……」夫婦倆意外的一愣。

「難怪當初你會要我們將她拋棄。」俊安頓時恍然大悟。

「哼!早知道當初就直接殺了妳!這樣就不會有今天的狀況!」麗芬狠毒的道,完全忘了小彌是她懷胎十月的親生骨肉。

「你要他們拋棄自己的孩子?」季薰怒火頓升,「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你太過分了!」

「我只是給他們『建議』。」伊格爾說的雲淡風清。「將孩子送走,日後才不會因她多嘴壞了計畫。」

「就因為你那個愚蠢的計畫,你就忍心拆散他們一家人?」

「當然。」伊格爾沒有絲毫歉意,「再說,我不認為這孩子跟著他們,會過的比現在還好。」

「你這個混蛋!」季薰真是恨不得衝上去暴打他一頓。

「伊格爾先生,請問要怎麼處置她們兩個?」俊安必恭必敬的詢問。

「既然她們對儀式這麼有興趣,就讓她們參加吧!」伊格爾神情冷淡的笑笑,「如此聖潔的靈魂,用來當祭品再適合不過。」

「你別想得逞!」季薰咬牙切齒的道:「你等著好了!一定會有人阻止你!你那個白痴儀式一定會失敗!」

「妳不說我倒忘了。」手指一勾,兩人藏在身上的位置追蹤器飛至半空。

「這種東西不適合出現在儀式場合。」伊格爾隨手一捏,追蹤器瞬間粉碎。

「就算沒有追蹤器,他們也絕對可以找到我們!」怒瞪著他,季薰說的信誓旦旦。

「是嗎?那我就拭目以待了。」伊格爾朝她笑了笑,「我們還有其他事情要忙,麻煩妳們先睡一下吧!」

一陣清風吹過,季薰與小彌就此暈了過去。

不知睡了多久,只知道她們再度被喚醒時,兩人已被帶離那間小房間,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不,也不能說是全然陌生,眼前的田野景象,季薰還是有些眼熟。

「這裡是……奶奶家?」小彌認出了她們的所在位置。

「是嗎?」季薰皺眉。

原本的房屋被清除的一乾二淨,連殘骸也不剩,房屋的地基被挖出一個極大的坑洞,深約兩人高,面積比游泳池還大。

十數輛貨櫃車停在土坑四周,陰暗的黑氣從車子的縫隙飄出,儘管不清楚車裡裝載了什麼,但,季薰可以肯定,那絕對不是她們期待見到的東西。

兩人被安置在輪椅上,被人推至空曠處安置,兩人身上不見任何束縛,卻完全無法挪動手腳半分,身體的力氣好像被全數抽空。

無力且茫然地,兩人看著那些人員進進出出的忙碌,做著她們不明白的佈置工程,時間迅速飛逝,夜幕頃刻降臨,場地上架著十數盞聚光燈,入夜後,那些燈光全被開啟,將整個會場映照的有如白天。

這段時間中,季薰沒見到伊格爾的身影,俊安夫婦偶爾會經過兩人眼前,用著似笑非笑、近乎得意至極的表情笑著。

又過了一會,與會的成員陸續出現,高級私家轎車佔據大半空地,瞬間人聲鼎沸,他們臉上溢滿開心的笑容,彼此熱絡的互動交流,現場宛如祭典般熱鬧。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逼近,季薰內心的緊張也攀升到高峰。

為什麼沒有人來?季薰急得滿頭大汗,從早到晚,她不斷傳音呼喚,然而,漫長的時間過去,她傳出去的聲音沒有獲得回應。

為什麼會這樣?難道他們在這裡上了結界?季薰後知後覺的想起這點。

「咯咯咯,真是一群愚蠢的傢伙,死到臨頭了還這麼快樂。」特倫斯現身她身邊,一旁伴著伊格爾以及他的保鏢。

「……特倫斯?」見到他,季薰臉上瞬間失去血色,當初的經歷在她心底還殘有陰影。

「咦?原來妳還沒死?」突出的大眼緊盯著季薰,目光流露出貪婪。「真有趣,竟然可以在妖化過後恢復成正常,值得研究、值得研究,咯咯咯。」尖銳的笑聲讓季薰頭皮發麻。

他並不知道,當時出手拯救季薰小命的人,便是站在他身旁的伊格爾。

「不准你傷害季薰姐姐!走開!」看著眼前形貌怪異的特倫斯,小彌緊張的放聲大吼。

「傷害?咯咯咯,我只會改造她,讓她變的更好。」細長變形的手指握住季薰下巴,將她的臉揚起。

「一段時間不見,妳身上的變化越來越奇妙了,咯咯咯。」對方彷彿打量獵物的看著她。「伊格爾,你是怎麼抓到她的?」

「她跑去竊取聖物,剛好被抓到。」伊格爾語氣平淡的回應,目光緊盯著會場上的情景。

終於,長久以來的夢想,今日終於要實現了。他的內心充滿激動。

「咯咯咯,真好,自動送上門的獵物。」特倫斯滿意的點頭笑著,「把她送給我吧!她是個很好的實驗材料。」

「隨便你。」伊格爾才不在乎,現在他只希望時間快點流逝,讓這場「開門」儀式早日進行。

好不容易,他捱到了深夜,計畫即將開始的時刻。

「各位親愛的夥伴,重生的時間到了!」站在臨時搭建的小高台,俊安抓著麥克風,開心的喊道:「等到儀式結束,我們全都會獲得美好的力量、美好的人生,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今天過後,我們就是神!是高高在上的神!」

群眾的情緒因他的喊話激動不已,他們開啟香檳,愉快的喝酒慶賀。

真是一群神經病!輕蔑的看著人群,季薰毫不掩飾她的厭惡。

「現在,請大家跟我一起到靈穴去!」拿著麥克風,俊安夫婦走下高台,往工人挖出的大土坑移動。

「我先跟各位解說一下儀式的流程。」站在坑洞裡,俊安說著他從伊格爾那邊聽來的說詞。

「等一下日出的時候,光線會照射到那邊的遠古神器。」他指向安置在坑洞旁邊的日炎之柱,古聖物的周圍擺放各色水晶,形成一個魔法陣。

「當光線照射充足之後,神器會發出美麗的神光,我們站的這裡是靈氣最多、磁場最好的地方,到時候天地靈氣會在這裡面互相混合,這些力量會輸入我們的身體裡,成為我們的神力!」

「……這種說法他們也相信?」季薰覺得他們已經徹底的瘋了。

「人啊,只要起了貪念,就會被蒙蔽心智。」伊格爾揚起殘酷的微笑。

「為了祈求這場儀式進行順利,我們特別找來了祭品!」俊安手一揚,小彌立刻被人推至先前他所站立的高台。

「各位,讓我們歡迎她們──我的孩子與母親!」俊安激情而高亢的喊。

什麼?季薰愕然的望向高台,緊接在小彌之後,奶奶也被帶至台上──兩名男子硬架著她上台。

「奶奶!為什麼?為什麼要抓奶奶?你們為什麼要抓她!」小彌激動的尖叫。

「小彌,原來妳被他們抓來這裡?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妳……」彎下身,奶奶抱著小彌痛哭失聲。

「我的母親以及我的女兒為了表示支持,為了祈求我們Resurrection的重生儀式順利,她們『自願』成為獻祭的祭品,她們這麼為我著想,我真的非常感動!」俊安用誇張的哽咽聲音說道。

「自願個頭!她明明就是被逼上去的!沒看到她們在哭嗎?」季薰破口大罵,她想起身救人,無奈全身毫無力氣。

「最後,讓我們來歡迎帶領我們邁向不凡的天使!伊格爾先生!」

在眾人的歡呼聲下,伊格爾張出翅膀,蛻去凡人的模樣,恢復成天使狀態,緩緩飛升至半空。

揮動的羽翼飄散出晶瑩美麗的光粒子,棕色頭髮隨風增長,宛如絲線飄揚,他手持長杖,金棕色瞳孔透出威嚴。

眾人景仰著他的美麗與高貴,紛紛報以熱烈而激情的掌聲,投以崇拜目光。

「時辰差不多了,請各位服用重生之藥。」伊格爾眺望遠方天際,黑夜逐漸出現曙光。

依尋他的指示,所有人拿出藥瓶,將瓶子裡的藥丸全數吃下,一顆不剩。

「咯咯咯,該去忙了,晚點我再來帶妳走。」特倫斯轉身走向停在較遠處的貨櫃車。

土坑中,吃下藥丸的他們藥效開始發作,無法承受突然增強的妖氣,眾人伏著身體,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嘶吼、哀鳴,此起彼落的慘叫聲在這安靜的夜色中,聽來格外恐怖。

「小彌,沒事,奶奶會保護妳,不會有事。」瑟縮著身體,奶奶緊緊抱住小彌,擔心的直發抖。

過了不到幾分鐘,那些人開始出現變化,黑氣吞噬了他們的靈魂,人群爆出悽慘哀號,哭喊聲猶如深處地獄,直到十數分鐘過後,音量逐漸降低,最後趨於安靜無聲,那些人臉上不再有任何表情,目光茫然而渙散。

確定狀況控制住了,伊格爾朝特倫斯所在的貨櫃打了手勢,土坑附近的貨車啟動了,它們以倒車形式接近坑洞旁,貨櫃門一開,數量龐大的怪物衝出貨櫃,撲入土坑裡,大肆吞噬裡頭的人群,那裡成了牠們最好的獵食場。

失去心神的他們沒有反抗,只是默默的呆站著,直到被怪物啃食殆盡……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