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到底在做什麼?」質問的音調微微發顫,季薰無法相信眼前的光景。

「餵養寵物。」他嘴角揚起微笑,目光透出瘋狂。

餵養?季薰心頭一寒。

「他們是人!不是食物,不是飼料!」她聲嘶力竭的怒吼:「你怎麼可以這麼做?你怎麼會這麼殘忍!」

「人就不能當食物?妳沒聽說過『菜人』嗎?人都可以吃人了,怪物吃人又有何妨?」他笑的殘酷。「為了這個世界的未來,他們的犧牲非常值得。」

「瘋了,你瘋了!你一定是瘋了!你不是天使!是惡魔!」

沒有理會她的喊叫,伊格爾只是默默看著土坑裡的屠殺。

那些被當成「糧食」的人類,經過長時間服用藥丸,體質已經出現明顯產生變化,以他們為食的怪物們,吃下這些等同於補品的食物,力量與身型更是因此壯大數倍。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為什麼偏偏沒辦法聯絡其他人!心急如焚的她,腦中閃過一個影像。

對了,我還有將軍的令牌!召喚出令牌,季薰隨即進行召喚。

就在她連續喊了幾聲後,將軍與他的部下出現。

「吾等終於得以進入。」將軍稍鬆了口氣。

「終於?難道你們……」

「此地設有結界。」簡短的回應,將軍拔出腰間長劍,舉劍號令。

「妖魔鬼怪,殺無赦!」

命令一下,將軍與他的手下衝向怪物所在的土坑。

「等、等等!」見他們這麼莽撞的闖入,季薰急得滿頭大汗,「那些怪物很危險!你們不要亂來!」

對於她的勸告,將軍等人充耳不聞,他們手持各式武器,奮力殺怪,暫時止住了怪物們的壯大。

在這場征戰進行時,天色逐漸發白,清晨的第一道曙光穿過雲層出現,正好落於日炎之柱的杯裡,金色光芒在杯中閃閃發亮,就像是盛滿了一杯晨光。

「開始了。」伊格爾興奮的等待。

待光線增強後,吸足光源的古聖物開始有了變化,底座的水晶發出璀璨光輝,杯口衝出一道光泉,直往天際,經過雲層折射,天上如同降下光雨,將四周景物映成金光一片。

杯緣的動物裝飾在光雨降下後,發出四色不同的光輝,光芒交集在地表上一公尺處,組合成一面門扇。

那是……什麼?看著這一切的變化,季薰湧現錯愕。

「開門儀式開始!」伊格爾發出宏亮的聲音,表情極其興奮。

也就在這一聲令下,土坑裡的怪物群發出高亢的叫聲,牠們像是瘋了一樣,大肆啃食周邊的人類、同伴與鬼兵,在這樣的吞噬之下,牠們逐漸融合成巨大無比的怪物。

「退!快退!」

發現情況不對,將軍立刻下令,但卻為時已晚,不少士兵成了怪物的糧食。

「將軍!救人!先把奶奶跟小彌救走!」季薰朝他喊著。

「有結界,吾等無法離去。」將軍面有難色。

儘管如此,他還是起手一揮,率領剩下的士兵,移動到奶奶與小彌身旁,嚴實的守護兩人,這也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土坑裡的怪物現在聚成了一隻,龐大的身形猶如戰車,不斷往外擴張的身體擠滿整個坑洞,甚至往外溢出。

「撞開那扇門!快點撞開它!」伊格爾心急的下令。

依尋指示,怪物朝面前的門扉揮拳。

那扇門只有巨人拳頭大小,看似應該很容易就能攻破,然而,正當巨人揮拳攻擊時,門扉出現反作用力,以更強大力量反擊,巨人的右手臂就在瞬間被炸飛、炸碎了。

「繼續攻擊!不要停下!」

斷掉的手臂重新組裝完成,巨人再度開始牠的攻擊,一拳又一拳的進攻,一次比一次更加用力,門扉的反作用力也相對的增強,巨人的身體不斷重複著炸開、組裝、炸開、組裝,最後連人形也維持不住,成了形狀模糊的肉泥。

每一次的重組,巨人發散出的妖氣也隨之增加,到最後,那股龐大的壓力讓眾人喘不過氣,若不是將軍與鬼眾及時張設結界,小彌與奶奶恐怕就要因此昏厥。

「碰!」突然的巨大聲響出現,結界裂出了開口,金恩衝了進來,其他人尾隨他身後。

「天啊,這邊是怎麼回事?」見到結界裡頭的場景,眾人臉上出現驚愕。

「快阻止牠!阻止那隻怪物!」季薰放聲大吼:「絕對不能讓牠破壞那扇門!絕對不可以!」

她不清楚那扇門若被開啟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但,直覺告訴她,一定要阻止伊格爾的行動!

聽到季薰的話,眾人紛紛展開行動,試圖用各種方式剷除那隻龐然大物。

「伊格爾,我終於找到你了。」手持刻有蛇紋路的火焰長劍,金恩飛升至他面前。

「已經進行到最後,我絕不容許有人破壞。」伊格爾沉聲說道。

揮舞著長杖,伊格爾朝金恩展開攻擊,招招直攻要害,毫不留情,金恩奮力回擊,兩人以流星般的速度在空中飛馳,互不相讓。

趁著現場一團混亂,辛西亞快步跑向日炎之柱,打算將它拿回。

「不!不要碰它!」見到她伸出手,季薰警告的大喊。

她的警告晚了一步,辛西亞的指尖才碰到杯身,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震飛,若不是魈及時接住她,她恐怕就要摔入坑裡,成為怪物的糧食。

「沒事吧?」魈關心的詢問。

「沒。」甩甩手,辛西亞只覺得指尖有些發麻,除此之外,身上並無大礙。

「妳待在這邊,不要亂跑。」丟下辛西亞,魈重回戰鬥之中。

「可惡!為什麼我動不了!」這種無能為力的情況,讓季薰心急如焚。

就在她二度發動力量,想要衝破身上的束縛時,眼前突然跳出一些符號,像字又像咒語。

「那是什麼?」她錯愕的詢問其他人。

「什麼東西?」辛西亞困惑的反問。

「就空中飄的那些字啊!」她真希望能用手指給她看。

「……沒有啊,空中沒有字。」在空中努力張望好一會,辛西亞還是沒見到季薰所說的東西。

奇怪,難道只有我看的到?季薰納悶不已。

空中的文字並沒有長時間停留,而是像浮雲一樣飄動流逝,季薰尋著那文字逐一唸出。

「形之所縛,全數脫離。」唸出這句話後,她的身體突然一輕,力氣重新回歸。

「能動了?我可以動了!」她立刻從輪椅上站起。

本想加入戰鬥行列,與其他人一同對付那怪物,但,她的目光卻鎖定在古聖物上頭,隱約中,她感應到古聖物正在呼喚她。

沒有多做猶豫,她快步朝日炎之柱跑去。

伸出手,她並沒有觸碰杯身,而是將手指貼在杯口衝往天際的光源。

那光源如同往上衝的水柱,季薰甚至可以感受到光芒的流向,小心翼翼的觸摸著,她察覺到光源裡似乎有一些「異物」,如同按鈕一般的東西。

按下這個,門就會消失。莫名地,她腦中閃過這樣的訊息。

「住手!不准干擾我的計畫!」伊格爾暴怒的聲音傳來,他火速朝季薰衝下。

反射性的,季薰手一握,從光芒裡抽出「武器」抵禦,兩相撞擊之下,伊格爾被狠狠擊倒在地。

「膽敢擅闖門扉,試圖扭曲秩序者,死。」嚴肅的瞪著眼,季薰發出不似她的聲音。

「……」意外的看著她,伊格爾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季薰,她的意識被佔據了。

「是宇宙的意識嗎?」他問。

「膽敢擅闖門扉,試圖扭曲秩序者,死。」沒有理會伊格爾,季薰再度複誦著警告。

面向怪物,手上的光束一拉,光芒轉化成弓箭,瞄準門扉前的怪物,拉弓,射出,箭矢沒入怪物體內,同時也中止了怪物的行動。

緊接著,她拿起日炎之柱,狠狠的往地上一摔,古聖物瞬間化為塵土散去,連一塊小碎片也不剩,在古聖物毀壞後,光雨與門扉也跟著消失。

「這是怎麼回事?」眾人面面相覷,對突如其來的轉變感到納悶。

「怪物的樣子好像不太對勁。」尚漓第一個注意到這一點。

受了那一箭,怪物的身體迅速脹大,幾乎到了極限的緊繃狀態。

「靠!不會是要爆炸了吧?」伊恩垮著臉慘叫:「這麼大的能量,被牠炸到了我們還用的著活嗎?」

「目前的能量等同於一顆核彈的規模。」微菈同樣白著臉。

「快跑!」眾人紛紛尋求掩蔽。

「對了,薰!」尚漓轉頭找尋她,卻發現她仍愣站在原地,意識尚未恢復。

「薰!妳在發什麼呆啊!快跑!」才想回頭救她,尚漓身邊迅速竄過一道黑影。

抱著季薰,魈試圖衝出爆炸範圍。

怪物的體內開始出現爆裂聲響,部分能量已經先從裂開的縫隙外露,捲起強風,吹的眾人東倒西歪,甚至引發地表震動。

「伊格爾,快走!」爆炸的前一刻,金恩拉著他準備逃離。

儘管兩人是敵對關係,他還是無法捨棄伊格爾。

抬起頭,伊格爾朝他回以微笑,神情如同他往日的溫柔。

「金恩,我很高興有你這位知己。」

將金恩用力一推,舉起長杖,伊格爾朝怪物奔去,在牠爆炸時張立結界,自己同時也被爆破的衝擊淹沒。

「伊格爾!」金恩悲傷的喊叫,而伊格爾的身影則已經化為塵煙消失。

因為伊格爾以自身的力量緩衝,這場爆炸並沒有造成過多傷亡。

「咦?我怎麼……」恢復神智,季薰發現自己被魈護在身下,而他則是頭上淌著鮮血,陷入昏迷。

「魈?」迅速爬起身,她檢查著他的傷勢,魈的背部傷痕累累,衣服被鮮血染紅,看起來受創甚深。

「魈、魈!你醒醒,不要睡!」發覺他氣息微弱,季薰心急的喊:「快點醒來!拜託你。」

「……小季?」緩緩睜開眼,魈的聲音極為虛弱。

「太好了!」季薰開心的抱住他,眼眶泛紅,「我還以為你……」

「小季。」回手抱住她,魈往她懷裡蹭了蹭,「妳的胸部真的有變大,現在這個尺寸不錯,軟軟的,真舒服……」

「你這個大豬頭!」用力將他推開,季薰氣急敗壞的大罵:「色狼大叔!你乾脆死了算了,省得社會上多你這隻禍害!」

「痛……」被她摔在地上,魈騰的眼角泛淚,「我是重傷患者,妳竟然對我這麼粗暴?也不想想我是為了救誰才會這樣……」

「你活該!又沒人叫你救!你──」

話才說到一半,身體突然傳出一陣劇痛,季薰痛得倒地,彷彿體內充斥著電流,龐大的能量想要衝破身體爆出一般。

「怎麼了?」魈快速上前探視。

「……」無法開口,季薰全身泛出冷汗,臉色蒼白,近乎快要昏厥。

正當她快要支撐不住時,背上突然感受到一股拉力,那些痛楚彷彿被那力量吸走。

茫然的抬頭,季薰不解的看著魈,對方回以微笑。

「沒事了。」臉上笑的溫和,魈出手將她攙扶起身。

「你……」季薰想問他對自己做了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該從何問起,最後只好沉默。

攙扶著她,兩人走向小彌所在的高台,穿過聚攏的人群,眼前的場景讓季薰意外的一愣。

小彌面前站著兩位奶奶,一名倒在地上,氣絕身亡,另一名則沐浴在光芒中,嘴角泛笑。

「奶奶,奶奶妳不要走。」小彌淚眼央求著。

「小彌乖,不要哭。」奶奶想為她拭去眼淚,手卻從她臉龐穿過,苦澀的收手,神情透出淡淡哀傷。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如果不是要保護我,妳也不會死掉。」她萬分自責。

爆炸的當下,小彌無法挪動身體半分,奶奶為了保護她,以身體替她擋去衝擊的力量。

「傻孩子,妳怎麼這麼說?」奶奶回以微笑,表情平和。「原本我應該在醫院裡就死去,是觀世音菩薩為我延長了壽命,讓我可以在最後一刻保護妳,妳沒有受傷,我真的非常高興。」

「可是妳卻死了。」小彌雙眼微腫。

「死是必然,人到最後都要走到這一步。」奶奶對死生之事倒是看的很淡。

談話當中,天邊飄來一朵五彩祥雲,觀世音菩薩立於其上,神情莊嚴且溫和。

「菩薩來接我了,我該走了。」奶奶向在場眾人鞠躬行禮。「各位,往後要麻煩你們照顧小彌了。」

站上蓮花座,觀世音菩薩帶著奶奶緩緩升空,消失在天際。

目送老人家離去,小彌哭倒在地,直到景泱趕至。

「這個是奶奶寄給妳的東西。」景泱將一件包裹遞上前。

雙手發顫的打開包裹,裡頭放著有奶奶的照片、祖厝的地契、奶奶親手為小彌縫製的衣服,以及一封信。

信上寫滿了奶奶對她的關心與叮嚀,默默的看著信件內容,小彌的眼淚未曾停止,季薰則是安靜的陪在她身邊,讓小彌可以抱著她痛哭。

 

古聖物被毀,辛西亞雖感到無奈,卻也為此感到慶幸。

「要是這次的事件再發生一次,我們恐怕就沒這麼幸運了。」臨離去前,她如此說道。

「妳回去後,要怎麼跟上司說?」季薰替她擔心。

她對毀壞古聖物以及射殺怪物的行動全無印象,但,經過別人轉述,她深深覺得是自己的錯。

「照實說啊!」辛西亞笑的坦然,「要是他們不信,就叫他們自己來查,反正有你們當我的證人。」

「辛西亞大美女,妳真的一定要馬上回去嗎?」機場送行,魈顯得依依不捨,「要不要留在這裡多住一陣子?我可以充當導遊,帶妳到處去玩。」

「你還敢說!」美目一瞪,她半開玩笑的斥責,「之前還說會保護我、不讓我受傷,結果呢?爆炸的時候你保護的是誰?還好我擅長張設結界,要不然我的小命不就不保了?」她玩笑似的糗著他。

「冤枉啊!大人,那是一時錯手,我要救的人其實是妳,誰知道救錯人。」就在他故作無辜的嚷嚷時,腹部被季薰暗撞了一記,疼的他臉都皺起。

救錯人?冷冷瞪他一眼,季薰氣的咬牙切齒。

這幾天她因為感到愧疚,三天兩頭往他的住所跑,充當台傭為他打理一切,現在他竟然說那時候是救錯人?

「小季,我現在可是重傷傷患!妳出手不會輕一點嗎?」全身包著繃帶的他,發出抗議。

「就是因為你是傷患,我才輕輕的『碰』你一下。」季薰冷聲回應。

如果不是看在他全身包的像木乃伊,她大發慈悲、手下留情,季薰早就直接開扁了!

「啊,時間差不多了,我該走了,改天有機會再見囉!」朝兩人揮手道別,辛西亞快步走向候機室。

「唉~~美女走了。」發出一聲長嘆,魈順手搭在季薰肩上,「我們也回去吧!」

一把將他的手推開,季薰惡瞪他一眼。「我還有工作要忙,你自己搭車回去!」

「喂喂,小季,妳這樣就太超過了喔!也不想想我是因為誰才受傷,妳現在竟然這樣對我?」

「你不是說我是『救錯的人』嗎?既然這樣,我沒必要對你的傷勢負責吧?」她涼涼的回道。

「妳吃醋了嗎?」他打趣的笑著,「因為我不是專程去救妳,所以吃醋了?嘖嘖!沒想到妳這麼愛我,我真是好感動。」

「愛你的死人頭!」季薰真想將他嘴巴封起,讓他不要亂講話。

「小季乖,不要任性,我最疼妳了喔!」魈笑嘻嘻的黏在她身上。「小彌還在等我們回去,不要再耽擱時間了。」

「……你這個人的臉皮真不是普通的厚。」沒好氣的白他一眼,季薰扶著他往門口走去。

經過機場的櫃檯處,恰好見到電視上正在播報新聞。

「警方在○○海邊的沙灘處找到名模雪莉的坐車,但屍體遍尋不著,據經紀人透露,雪莉前陣子疑似罹患憂鬱症,情緒極度不穩,再加上工作不順、收入銳減,生活開銷無法負擔,推測她因為財務週轉不順,導致起了輕生的念頭……」

默默的看著那則新聞,她知道事實與報導相去甚遠,但,新聞上的「真相」有時會比事實來的好一些。

至於那場驚天動地的「大災難」,電視新聞竟意外的全無報導,就連爆炸時引起的天搖地動,也只被當成是偶發型地震,以小型新聞處理,一切的事件彷彿被人刻意消除,這讓季薰隱隱感到不安。

死了那麼多人,那些人的家人難道不會找尋?他們的朋友難道不會關切?更別提他們大部分都是位居公司的領導者之職,老闆不見了,難道員工不會在意?

一想到L組織竟然可以將這麼龐大的事件抹滅,彷彿它不曾存在,季薰不禁湧現恐懼。

在龐大的權力運作下,人命竟是如此之輕……她感嘆著。

 

事件到此似乎告一個段落,然而,日後季薰等人回想時,才發現它只是一個開端……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