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晚上,在雪莉的帶領下,季薰來到一處私人別墅,在她們抵達時,房屋內外就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初步估計,這裡約莫聚集了近百人之多。

這裡是黑暗大本營嗎?季薰打了個寒顫。

所有現身在這裡的賓客,身上全有奇異的黑氣,彼此之間就只有濃淡程度與侵蝕範圍上的不同。

「怎麼了?」察覺到她的異狀,雪莉親切的詢問。

「沒,只是覺得,我穿這樣好像不太適合。」她尷尬的笑笑,視線迴避著她。

比起最初相遇的時候,雪莉身上的黑氣又加重許多,就連走在她身邊,季薰也感到寒意襲身,哀號與尖叫聲更是不絕於耳,她覺得自己快被高分貝噪音吵到耳聾了。

所有現身在此的賓客,身上雖然沒有穿著正式禮服或華服,但,從他們身上配戴的飾品看來,每一位似乎都有非凡身價。

「妳想太多了,我不也是穿的很休閒嗎?」雪莉輕笑著。

……休閒嗎?季薰回以苦笑。

雪莉上身穿著露肩小洋裝,下身是一件合身牛仔褲,光以這樣評量,的確是很一般的裝扮,但,若進一步察看衣服上的牌子時,便會發現,她身上穿的都是要價上萬的名牌衣,光是她腳上的涼鞋,恐怕就比季薰全身的衣服還貴了。

「要吃東西嗎?」雪莉親切的詢問:「這裡的餐點都是請飯店大廚做的喔!」

「好啊。」她走向設置在戶外的自助餐桌,隨手取了幾樣點心。

當季薰與雪莉現身時,庭院的賓客並沒有多做留意,但,隨著季薰身上的香氣散發,談話聲逐漸出現停頓,賓客們四下張望、試圖找尋香味來源。

逐漸地,目光匯集到季薰身上。

「進屋裡去吧!我為妳介紹這裡的主人。」雪莉突然勾住季薰手臂,目光輕輕往周圍掃視一圈,神情透著炫耀與宣示主權的意味。

「好。」儘管不想跟雪莉有肢體上的接觸,季薰還是勉強忍耐下來。

在雪莉的半推半拉之下,季薰走入屋內,陪著雪莉在人群中穿梭,最後來到一個小團體前。

「教主、副教主好,我今天帶了新朋友過來。」她客氣有禮的打招呼。

幾個人同時回頭,其中兩人見到季薰時,詫異的瞪大眼。

「咦?妳是……」

「嗨!又見面了。」望著面前一團又一團的黑霧,她強自鎮定的揚笑,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又驚又喜。

「天啊,真是太巧了。」麗芬握住她的手,開心的笑道:「我昨天才跟俊安提到妳呢!沒想到今天我們就遇見了,我們還真是有緣。」

「你們……認識?」雪莉臉上透著質疑。

「之前見過,我跟小薰還說好要一起喝咖啡呢!」麗芬笑吟吟的道:「對了,妳不是說回台北之後要給我電話嗎?怎麼都沒消沒息呢?」她埋怨著。

「工作太多了,一放完假就馬上有一堆事情要忙。」她無奈的笑笑。

「這個我可以替她保證。」雪莉飛快的插嘴,試圖將眾人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她最近可忙翻了,工作滿檔,幾乎連睡覺時間都沒有了呢!」

「這樣啊,真是辛苦呢!」麗芬始終沒有鬆開握住的手,「難怪妳臉色看起來這麼憔悴。」

「還好啦,我喜歡讓自己忙一點。」她笑笑的回應。

「所以這位小姐也是模特兒?」站在俊安身旁,一名身著白色合身套裝,容貌俊美的金髮男子笑問。

「不,她是助理,負責幫忙模特兒處裡雜事的。」雪莉刻意強調,語氣中顯現出她的優越感。

「怎麼不考慮當模特兒?要是覺得身高不行,往演藝圈發展也可以。」

「是啊!」年輕男子認同的接口,灰藍色眼眸上下打量她。「雖然我不了解娛樂圈,不過這位小姐身上有一種特殊的吸引力,感覺很有明星的特質。」

……應該是食物的特質吧?季薰在心底暗暗反駁。

那些人看她的神情,簡直就像是將她當成高等燕窩魚翅,恨不得一口吞下肚。

然而,令她感到奇怪的是,那名金髮男子身上竟沒有絲毫黑氣!光從氣場判斷,對方就跟路邊的尋常凡人差不多。

「今晚的貴賓還真多。」伊格爾的聲音自季薰背後傳來,令她全身一僵。

搞什麼,他來這裡做什麼?不敢回頭,季薰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伊格爾先生,您來了啊!」

「沒想到您竟然會抽空過來,我們真是太高興了。」

不同於原本帶著點傲氣的態度,俊安夫妻倆極為恭敬的問候,目光透出敬畏與崇拜。

「剛好有空,所以就過來這邊看看。」伊格爾溫和一笑。

儘管季薰背對著他,她還是能感受到伊格爾的目光停在她身上,沒有移開。

「請問您還記得我嗎?我們之前曾經在宴會上遇見過。」雪莉雙眼發亮的問,神情透著迷戀。

「雪莉小姐,是吧?」伊格爾彬彬有禮的回應,「我們在上個月的餐廳聚會見過,妳穿了一套白色洋裝,十分適合妳。」

「沒想到你記得這麼清楚,我好高興。」雪莉的音調略略提高幾度,情緒激動。

「妳今天的妝扮也很漂亮。」伊格爾讚美著。

「哪有漂亮,我今天穿的比較休閒。」雪莉嬌嗲的回道。

「季薰,今天怎麼這麼安靜?不像妳。」伊格爾將話題轉回她身上。

「……我在聽你們說話。」硬著頭皮,她回頭向他打招呼。

兩人的互動讓在場的其他人大感訝異。

「你們認識?」

「只是見過幾次。」季薰慌忙澄清。

「是啊,我們見過幾次面,每次都讓我印象深刻。」伊格爾意味深長的說道。

「聽起來,你們交情不錯。」雪莉的聲音透著妒意。

「哪有什麼交情──」季薰想從中脫身,但伊格爾卻刻意將她拖下水。

「的確是這樣沒錯。」他笑道:「上星期我邀請她一起觀賞夜景,邊喝茶、邊聊天,就這麼聊了一晚,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不過總有一種相遇恨晚的感覺。」

那是你的「錯覺跟幻覺」!季薰很想這麼吼回去,只是現場的氣氛讓她開不了口。

「原來是這樣……」雪莉的聲音有點乾扁,就像是從牙縫中硬擠出句子。

很明顯地,季薰感受到她的負面情緒,她身上的黑霧如同化成細針,一下下的扎著季薰的皮膚,令她十分難受。

「鈴──」急促的手機鈴聲響起,適時讓季薰從這樣的窘境中逃出。

「抱歉,我接個電話。」迅速退離人群之中,季薰閃身至大廳角落。

『老菩薩病危,目前被送至醫院。』將軍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來,聽來十分遙遠,宛如在空地說話的迴音。

『怎麼會這樣?有辦法救她嗎?』季薰擔心的追問。

問題沒有回應,對方只留下醫院名稱,隨後便掛上電話,話筒只剩下斷線的「嘟嘟」聲。

快步回到人群裡,季薰抓著俊安夫婦著急的嚷道:「奶奶被送到醫院去了,聽說狀況很危險!」

「咦?啊,是喔?」沒有預期中的焦急、擔憂反應,兩人只是淡淡的應了幾聲。

「我現在要立刻趕過去,你們要一起走嗎?」季薰恨不得現在就能抵達醫院。

「恐怕不行。」麗芬為難的笑笑,語氣淡漠,「妳也看到了,這裡這麼多賓客,身為主人,我們不能將他們丟下。」

「如果距離不遠,現在趕過去應該也來得及吧?」金髮男子附和著季薰的話。

「我哪有那種閒工夫!」俊安面露不悅。

「晚一點等這裡結束,我們會馬上趕過去。」麗芬敷衍的回道:「要我找司機送妳嗎?」

「不用了,我自己搭車過去!」季薰不由得升起怒火。

就算再沒感情,對方畢竟也是他們的母親,至少也該在對方臨終前盡盡孝道!她沒料到兩人竟可以無情至此。

她氣沖沖的轉身往屋外走去,情緒激動而焦躁。

現在搭計程車去車站,不曉得有沒有車,還是要包車下去?邊走,季薰腦中轉著最快的抵達方式。

對了!小彌!她連忙撥了一通電話到佐˙司魂院,本想告知小彌這件消息,卻從鬼差們口中意外得知,小彌已經早她一步接獲噩耗,在玹澄楓與景泱的陪伴下,十多分鐘前就已經開車南下。

「真是的,有錢人住的地方真是不方便!」

她快步在馬路上行走,別說計程車了,就連一般行車也不見幾輛。

正當她想聯繫計程車行,請他們派車前來,一部轎車出現在她身旁,隨著她的步伐緩緩行駛。

「上車,我送妳去。」搖下車窗,伊格爾朝她喊道。

「……」猶豫了下,季薰還是開門上車了。

儘管她不太想跟伊格爾太過親近,但,現在由不得她顧慮太多。

報上醫院名稱後,季薰便沉默的坐著,目光渙散的定在窗外,看似若有所思,事實上她腦袋一片空白。

大量的情緒湧現,過往的記憶被觸發,當初失去親人的痛楚,隨著奶奶的入院消息而回歸,鮮明的彷彿只是昨日之事。

感受到她的情緒,伊格爾沒有多做安慰,只是平穩的開著車,馳騁在高速公路上。

「面對死亡,你會難過嗎?」不知過了多久,季薰突然開口詢問,聲音空洞而飄邈,彷彿這其實是她的夢囈。

「不會。」

「我是說以前的你。」她補上這句。

「……」伊格爾沉默了。

為人心痛、難過的感覺,似乎已經離他很遠、很遠,又或者,那樣的情緒未曾離開,只是他麻痺了、習慣了。

「你有沒有曾經發生過……你很想、很想救某個人,可是卻沒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死去,非常非常的無力,非常非常的無可奈何,很想做些什麼,卻什麼都做不了,覺得自己很沒用,非常恨自己的無能?」

「曾經。」他用了過去式回答,現在的他,已經想出解決辦法。

「要怎麼做,難過可以減輕一點?」目光調轉,季薰求助的望向他,「要怎麼做,才可以在每次想起那件事情的時候,心不會那麼痛?」

「讓這樣的事情不再發生。」握緊方向盤,他的神情篤定,「如果時光可以倒回,那就回到過去改變它,如果不能重新來過,那就用盡一切手段,確保它不會再度發生。」

「辦得到嗎?」季薰沒有信心。

她無法回到過去解救雙親,但,她想救奶奶,她不希望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死去。

「當然可以,不,絕對可以成功。」後一句,伊格爾是在說給自己聽。

只要能達成「那件事」,這個世界就會改變,不會再有那麼多邪惡與汙穢,人間將會變得像伊甸園一樣美好。

兩人各有心思的沉默一會,車子很快就來到醫院前。

本想詢問病房號碼,但,才剛踏入醫院,季薰便瞧見將軍站在裡頭等待。

「……」沉默的看了她一眼,將軍轉身領路,帶著季薰前往病房。

奶奶並不在加護病房,而是被安排在普通病房,這並不代表她的狀況已經趨於穩定,而是急救無用,醫院正在等待奶奶嚥下最後一口氣。

小彌站在病床邊,眼睛跟鼻頭泛紅,淚水不斷落下。

當季薰看清楚病床上的狀況時,她著時嚇了一大跳,不過幾日不見,老人家身上的業障變得極為巨大,佔據了病床的半邊,奶奶上半身幾乎被黑影遮住,龐大、幾乎令人惶恐的黑影就這麼壓著她,在她的頭上、臉上與上半身,季薰只看見伸出影子之外的雙腿。

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季薰以眼神詢問待在走道的將軍,對方卻始終保持沉默。

「奶奶、奶奶妳醒醒,妳跟我說話,拜託妳……」小彌悲傷而心碎的喊著,從背影望去,她顯得極為脆弱、瘦小。

快步走到床頭,季薰給了她一個深深的擁抱。

「奶奶、奶奶,季薰姐姐來了。」自季薰懷中掙脫,小彌激動而著急的喊,彷彿季薰是讓奶奶清醒的關鍵。

「奶奶,妳不是要找她嗎?妳不是有事情要跟她說嗎?她已經來了,妳快醒醒……」一聲聲的喚著,嗓音乾啞,聽起來,她似乎曾經聲嘶力竭的號哭過。

玹澄楓與景泱沉默的站在病房角落,現下這種時刻,他們唯一能作的就是保持安靜,讓小彌好好的與親人道別、好好發洩內心的情緒。

「季薰姐姐,妳幫我叫醒奶奶,妳跟她說話,快……」小彌淚眼汪汪的央求。

「奶奶,我是季薰。」顫抖的,季薰牽起奶奶的手。

佈滿皺紋的手有些粗糙,那是長期從事農事工作所形成的厚繭,握在手裡的手軟弱無力、體溫偏低,季薰必須稍微施加力量緊握,才能確保它不會從自己手上垂落。

「奶奶,妳有聽見我的聲音嗎?」才說出第二句話,季薰的眼眶就已經紅了,喉間湧上苦澀。

伸出手,她撥開籠罩在奶奶臉上的黑影,她想要看清楚老人家的臉。

「奶奶,醒醒,季薰姐姐跟我都在這裡,妳張開眼睛看看我們。」小彌輕輕搖晃著她,試圖將她「吵醒」。

不知道是因為聽到叫喚而清醒,亦或只是迴光返照,老人家的眼皮動了動,緩緩地,她睜開眼睛,目光有些失焦。

「奶奶!奶奶醒了!」見到她睜開眼,小彌又驚又喜。「奶奶,妳終於醒了!沒事了,妳不會有事的。」

張嘴,奶奶試圖說話,但她虛弱的聲音卻被氧氣罩隔離。

顫抖的舉起手,她將氧氣罩拔除,季薰與小彌同時貼近她嘴邊,準備仔細聆聽她要說的話。

「幫我……」

「照顧她……小、小彌……」

「照、照顧小彌……」

斷斷續續,一句話說了數次才終於完整。

聽到奶奶病危了還心心念念著自己,小彌再度哭了。

「妳不會有事,妳不會有事,我不要別人照顧我,我只要妳。」床單因小彌的淚水濕了一大塊。

「小彌、小彌、我的小彌……」反覆地,奶奶不斷呼喊著她的名字,儘管眼睛半開,她卻似乎見不到她。

「奶奶、奶奶、奶奶,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小彌不斷的回話,就算要她叫一百次、一千次,只要能有一聲能傳入奶奶耳裡,那就足夠。

呼喚小彌名字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輕,到最後只剩下唇形,緩緩地,連那乾裂的雙唇也不動了。

「嗶──」旁邊的儀器傳來刺耳的聲響,原本顯示心跳的線型圖此時成了水平。

「不、不會的,不會的!」小彌拼命的搖頭,試圖以此否認這項事實。

奶奶已經氣絕。

聽到警示聲,醫護人員緊急跑入病房,進行一連串的急救,卻還是回天乏術,他們停手了。

「死亡時間,三月二十四日,晚上十一點──」

「沒有、沒有!」小彌失控的尖叫:「我奶奶沒有死!沒有!你們走開!我討厭你們!」

互望一眼,醫護人員退出病房。

「……」緊咬下唇,季薰握緊拳頭,內心除了悲傷之外,還帶有濃烈的氣憤。

為什麼這樣的一個好人,最後落得這樣的下場?

為什麼這麼慈祥、和藹的長輩,生命的終點卻是這麼令人鼻酸?

「啪!」

一聲細細的、小小的破碎聲響傳入季薰耳中,雖然聲音極輕,卻深深的撼動了她,令她不得不從憤怒中分心注意。

手上一沉,她困惑的低頭查看,不知何時,她的手心握著一節竹管,管身出現裂痕,飄邈如白煙的身影緩緩流出裂口。

那白色生物在她掌心聚成形,由原先的球體長出耳朵與雙眼、口鼻,趴在她掌心處,那小東西伸出舌頭,舔食她手心不知何時弄傷的傷處。

牠在舔我的血?季薰茫然且困惑的看著牠,若不是記起那是觀世音菩薩給她的竹節,她肯定會將這生物當成是不明妖物。

將不多的血珠舔乾,小生物長出細長的身體與四肢,牠飛跳到床舖邊,舌頭在唇邊打轉,那東西張著大又黑亮的雙眼,抬頭望著季薰,神情似乎還有些意猶未盡。

明白牠的意思,季薰四下找尋了會,最後在床頭的桌子見到一把水果刀,毫不考慮的拿起,在手心上一劃,殷紅的血大量滲出。

對於她的行為,小彌因為太過悲傷,所以完全沒有察覺,而其他人則是瞪大了眼,專注的等待接下來的發展。

喝吧!她將手遞向那生物,在心底說道。鮮血滴落到床單,形成一朵朵血花。

走上前,牠低頭舔食,將季薰掌心的血全部吃得一乾二淨,並為她治好了傷口。

最後,那生物長出了長長的尾巴,牠滿意的搖晃,似乎是這樣才算是「成長完成」。

轉身,牠撲向還罩在奶奶身上的業障,張大了嘴,開始進行吞噬,儘管身子嬌小,牠吃東西的模樣卻十分迅速,簡直可用狼吞虎嚥形容,不一會,業障就被牠全部吃食完畢。

滿意的打了個飽嗝,挺著稍微變大的肚子,牠搖搖晃晃的飛出窗外,遁入夜空。

就這樣?給我那隻東西,就只是要吃掉業障?季薰突然感到啼笑皆非。

人都死了,吃掉業障有用嗎?不,應該說,人都死了,業障有沒有去除,又有什麼關係?

「咳、咳咳咳、咳咳咳……」突然,已經斷氣的奶奶,發出一陣劇烈咳嗽。

「奶、奶奶?」呆滯的雙眼逐漸聚焦,小彌激動的脹紅了臉,「奶奶、奶奶、奶奶!」

一聲又一聲的叫喚,小彌深怕這只是一陣短暫的驚喜。

「小、小彌?」喘著氣,奶奶眼泛淚光的看著她,「我怎麼……我以為我……」

「奶奶!」撲進她的懷裡,小彌泣不成聲的哭著。

祖孫倆人感動相擁,而季薰卻在玹澄楓的眼神示意下,退到病房外的走道。

「我不清楚妳做了什麼,不過……妳改變了她的命。」玹澄楓拿出手機,遞給她看螢幕上的內容。

上面記載著奶奶的生辰八字,以及過世的時間與原因,原本的死亡紀錄是剛才奶奶斷氣的時刻,但,現在那行紀錄被劃掉,改填上新的壽命。

「是觀世音菩薩救了她。」季薰開心的笑著。

或許,這一切全是觀世音菩薩的安排,從最初的贈藥到後來的竹節,一切的一切說不定就是為了這一刻!她暗暗猜想著。

「既然已經沒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院裡還有很多事情要忙。」玹澄楓讓景泱留下,自己則是連夜趕回台北處理公事。

送走玹澄楓,季薰接著見到將軍現身眼前,對方沉默依舊,只用鞠躬表示他的感謝,而後身影逐漸淡化消失。

聽聞死去的病人重新復活,醫護人員趕忙回到病房裡,為奶奶進行各項檢測,最後他們決定讓奶奶留院觀察,忙亂了一晚上,季薰讓小彌與景泱留在病房陪伴奶奶,自己則是走到醫院外頭透氣。

此時,外頭的天色逐漸明亮,遠方天邊出現清晨來臨前的淡藍天色。

「忙完了嗎?」身旁遞上一杯熱咖啡,一直沒有現身的伊格爾,原來尚未離去。

「謝謝。」接過熱飲,她現在的確很需要補充水分。

「還有……謝謝。」她又重複了一次,這次是因為伊格爾今晚的相助。

「說一次就夠了。」他淡淡的笑了,「沒想到我能在這裡見到奇蹟,妳救活了她,對吧?」

雖然不在現場,伊格爾還是能感應到生命的逝去與復甦,儘管他不清楚理由。

「不是我,我沒那麼厲害。」季薰予以否認。

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伊格爾肯定這件事情跟季薰有關,他明顯感受到她的氣息,本以為季薰是刻意要對他隱瞞,然而,她回應的眼神卻十分真誠,不似說謊。

「要回去嗎?我送妳。」他轉了話題。

「謝謝,不過我想留在這裡陪他們。」季薰婉拒了。

雖然她留在這裡也派不上什麼用場,但,她還是想留下。

「好吧!那我也不勉強妳,改天有機會再見。」伊格爾轉身離去。

奶奶死而復活的事情,自然也傳入中午才抵達醫院的俊安夫婦耳裡,聽到那些護士帶著點誇大的描述,兩人對這件事感到質疑,再加上當他們見到奶奶時,發現困著她的黑影已經全數除盡,這令他們更加意外與驚愕。

不約而同,兩人將季薰當成這件事的關鍵人物,早在他們跟季薰初見面時,夫婦倆就已經察覺季薰是個與眾不同的人,雖然不清楚她的能力,但,光是她身上發散出的盎然生氣,就已經深深吸引了他們,現在又發現她「可能」具有起死回生的力量,這讓兩人對她更加關注。

暗地裡,一項計畫在兩人心底逐漸成形……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