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刻意喔!」一直到步出大門,辛西亞這才笑著揶揄。

「什麼?」魈故作不解的眨眨眼。

「那位小姐。」辛西亞斜睨他一眼,「為什麼故意裝做不認識呢?」

「有嗎?我認識她嗎?」魈側著頭,半真半假的笑道:「雖然有點眼熟,可是在妳這位大美女身邊,其他女生都相形失色,我怎麼還有辦法注意到其他女生呢?」

「你剛才的反應可不是這樣。」魈的演技能騙過其他人,但瞞不過她的雙眼,「剛才我們走出化妝室時,你的目光先停在她身上,然後才是我,情緒也是,你見到她的時候,反應有點異常喔!」

「嘖嘖,被妳看穿了,真奇怪,我的演技可以騙過測謊機,怎麼就騙不過妳?」

「因為我比測謊機厲害。」辛西亞帶點自豪的笑了。

「所以妳這是在吃醋?親愛的小寶貝,我發誓,以後跟妳在一起的時候,我的視線永遠在妳身上。」他故作嚴肅的豎起三指。

「如果發誓有用,世上就不會有那麼多騙徒了。」輕掃他一眼,辛西亞在車前駐足。

替她開了車門,待她坐上副駕駛座後,魈才轉身走向駕駛座,發動車子,駛出停車場。

「我喜歡她,那名少女。」她繼續著先前的話題,「她有很美好的心性,勇敢而直率。」語氣中透著欣賞。

「有發現什麼線索嗎?」奔馳在路上,魈直接將對話切入重點。

Resurrection下星期二的晚上有聚會。」辛西亞說出她在化妝室聽來的情報,「這次的聚會主要是吸收新人加入,她也是被看上的目標。」

「她?」魈不解的皺眉。

「那位小姐。」她思索了下,「好像叫做季薰對吧?她被當成重點對象,如果不加入,他們就會將她當成祭品。」

雖然起初她無法從對話中判斷目標人選,但,當她見到季薰時,她立刻就明白了。

「她身上的香氣很危險。」辛西亞有點擔心她的安危,「我沒辦法形容那是什麼,只知道那是非常美好、純粹而且豐沛的靈氣,以空氣做比喻,她就像是純氧吧?去除雜質之後的精華,對那些人來說,她就像是天然的補品,他們被她深深吸引。」

「補品?」魈開懷的笑了。「她還真慘。」

「你不擔心她?」拆下固定髮髻的水晶飾品,辛西亞的頭髮散落下來,添了幾分慵懶風情。

「不需要。」魈回的乾脆。

「真是無情。」把玩著水晶髮飾,辛西亞望著車窗外的街景,「再怎麼說,她也算是你的朋友吧?」

「現在我跟她是生意上的競爭對手。」魈嘴角勾起淡笑,「我可沒有好心到會去幫敵人的忙。」

「真是口是心非。」辛西亞嘴角擒笑。

「……好像有麻煩找上門了。」看著後照鏡,魈語帶埋怨,「妳被對方察覺到了嗎?」

車後,原本明亮的道路竟然變得漆黑一片,兩旁的路燈由遠至近,逐一熄滅,就像是黑暗正追逐著光源,將周遭景物一一吞噬。

「還不都是為了你那位可愛的競爭對手。」辛西亞淡淡的回道。

那時她本來可以等到雪莉她們離去後,再離開藏身的廁所,若不是察覺到季薰似乎遇上困難,她也不會貿然現身。

「我可不希望化妝室裡發生分屍案。」她隨手順了順頭髮。

「妳怎麼知道她無法應付?」魈挑眉反問。

「我又不是你,跟她不熟,當然不知道她有幾分能耐囉!」辛西亞笑的極甜。

「好奇心可以殺死一隻貓。」魈才不信她純粹是為了救人,更多的原因,應該是對季薰感到好奇吧!

「我又不是貓。」她無所謂的聳肩。「我只知道,要是你再不開快一點,我們肯定會被黑暗吞噬。」

「……」

一腳將油門踩到底,魈試圖加速將那片黑幕甩開,但,十多分鐘過去,那暗影依舊緊緊跟隨。

「不要只注意後面,前面也要小心。」辛西亞提醒著。

視線彼端,數隻模樣奇怪的怪物,踩著前方車輛的車身,行動俐落的朝他們跳來,看上去有點像是青蛙群在路上蹦蹦跳跳。

「夾攻?真是老套的招式。」魈轉動方向盤,讓車子在車陣中蛇行,試圖不讓怪物有機會攀上車身。

然而,就算魈的駕駛技術再好,在行動空間受限的情況下,顧及其他駕駛的安危,他們還是被怪物逮到機會,跳到車頂。

「啪啪、砰砰砰!」一連串的撞擊聲出現,車頂開始出現凹洞、凹痕。

「雖然是老梗,但還是很有用。」辛西亞下著評論。

「妳還不打算出手嗎?」魈往她掃去一眼。

「咦?保護委託人應該是你的職責吧!」她淺淺笑著。

「我以前的委託人不會給我找麻煩。」將車窗搖下,魈一拳將攀在車窗邊的怪物揍飛。

「我能幫上什麼?我又不會打架。」她無奈的嘟嘴。

「怪物交給我,後面的交給妳。」放出闇影與怪物纏鬥,他又補了一句:「如果妳想跟他們耗上一整晚,我可以奉陪。」

聳聳肩,辛西亞取下髮飾上的水晶,搖下車窗,往後一拋。

「磅」地一聲,車後結起無形的屏障,將黑影攔住,趁此時機,魈踩足了油門,順利從黑影的追獵中脫困。

但,怪物還在追逐,前一批才被魈的闇影清除,下一批隨即來到,從四面八方包圍他們的行車。

「真是纏人。」辛西亞不溫不火的埋怨,口氣就像是在抱怨路上遇到塞車那樣。

「找個地方解決吧!」魈轉動方向盤,繞到另一條路上,遠離市區。

他們來到河堤邊,特意找了沒有路人的偏僻角落停車。

將辛西亞留在車上,魈獨自下車,才在車外加上結界,怪物們也尾隨而至,牠們發出低沉的吼聲,嘴角淌著灰色汙濁液體,眼神赤紅且狂暴,沒有停留,牠們如同豺狼、禿鷹般的撲向魈。

亮出鐮刀,魈華麗且俐落的舞動,將近身的怪物一一腰斬,斷屍殘塊像下雨一樣的墜地,在地上撞出悶響,沒有立即死亡,軀體在沙地上不斷抖動,開始吞噬彼此,進行了二度結合。

「設計出這種怪物的人,真是變態。」辛西亞在車內埋怨著。

那些殘塊結合的過程並不賞心悅目,好像是一堆黏液生物,互相進行吞噬,過程中還發出濕黏的「啪滋、啪滋」聲,讓人聽了極不舒服。

「是啊,那傢伙本來就不正常。」魈揚笑回道,神情依舊輕鬆自若。

唸動雷訣,魈引了雷電攻擊那些殘塊,試圖在牠完成結合前,將牠的性命終結。

遭受雷擊,怪物的部份軀體變成焦黑一片,但牠彷彿沒有知覺,竟反向將壞死的部份吃下,自己撕裂自己的傷處啃食。

「好噁心!牠、牠怎麼在吃自己!」辛西亞摀著臉,光是想到那種痛楚,她全身就起了雞皮疙瘩。

透過指縫偷窺,發黑的膿液自怪物的傷口流出,沙地頓時就像被倒了石油,被黑色黏液狀的東西淹沒。

融合告一段落,怪物變成巨大的人形,發出沉重的喘息聲,鼻口噴出腥臭氣味,空氣瞬間被臭氣污染了。

「現在是毒氣攻擊嗎?」儘管車窗緊閉,辛西亞還是聞到了那臭味。

猶如數百公斤的重量級巨人,挪動宛如象腿的雙腳,一步一步靠近魈,每跨出一個步伐,身上的肉就震了幾震。

「咳咕、咳咕……」

喉間發出奇怪的聲音,巨人的喉嚨像青蛙一樣脹大,還沒弄清楚牠是怎麼一回事時,嘴一張,牠朝魈吐出灰白色黏液。

緊急跳開閃避,那灘黏液落在草地上,翠綠的青草瞬間乾枯,彷彿生命力被瞬間抽取。

「真沒公德心,竟然隨地吐痰。」就算是這種緊張時刻,魈還是不改耍嘴皮的個性。

「咳咕、咳咕……」鼓著喉嚨,牠發動了第二波攻擊。

在巨人吐出黏液前,魈迅速逼近巨人身側,往牠的側腹揮刀攻擊,巨大的肚子被開了一個口,黏液自傷口淌出,不在意的抹抹傷處,液體很快就止住了,傷口也癒合了。

「擁有自行癒合能力?」魈頗感興趣的觀察著。

「啊──」

車裡的辛西亞突然傳出慘叫,莫名地,靜止不動的車子像船一樣的左右搖晃,要是弧度再大一點,整個車子就要被推倒翻覆了。

定眼一瞧,原來怪物並不是一隻,而是組合成兩隻,只是因為另一隻身型不大,又加上牠位於車子的另一側,魈與辛西亞全沒注意到。

幸好魈事先在車外上了結界,怪物目前只能對結界進行攻擊,在結界尚未被破壞前,辛西亞還算安全。

魈想衝上前搭救,但巨人卻攔住他的行動,巨拳一揮,魈被狠狠打飛。

摔落地面之前,魈一個懸身,及時在半空中穩住身子,沒有狼狽的在地上滑行。

「擋路?」吐出嘴裡的鮮血,魈握緊手上的鐮刀。

身形一閃,眨眼間就現身巨人眼前,刀光乍現,在魈退開時,巨人的皮膚像是繃裂般,裂出無數道傷口,液體從傷處噴出,活像一個小型噴泉。

沒有理會,魈迅速前去搭救辛西亞,以鐮刀刀尖插入另一隻怪物體內,像釣魚一樣的將之勾至高空,手上一甩,那怪物被拋向巨人,兩隻怪物撞擊在一起後,立刻互相吞噬、融合。

吞噬同伴的巨人變得更壯大,搖搖晃晃走了兩步,喉間再度發出奇怪聲響,只是這一次,牠嘴裡的液體還沒來得及吐出,體內突然發出霹霹啪啪聲響,魈迅速躲至車子另一側,才剛低下身,怪物轟的一聲就爆炸了,屍塊伴隨火燄四散。

「……好噁心。」辛西亞開了雨刷,試圖將車窗上的黏液刷除。

開了車門,魈坐回駕駛座,發動車子離去。

「你剛才做了什麼?為什麼牠們會爆炸?」辛西亞好奇的追問。

「我只是在牠們體內加了一些會引爆的東西。」魈簡短的回道:「牠們具有再生與療傷能力,只是劈劈砍砍絕對沒辦法解決,想要確實消滅,就必須徹底摧毀,不讓牠們有任何殘留。」

「創造這種怪物的人,真是一個恐怖份子。」辛西亞心有所感的道。

「是啊,他是一個令人頭痛的傢伙。」

「能在短時間就想出反制方法的你,更恐怖。」這句才是她的重點。

「……用聰明伶俐、反應過人這種形容詞會比較好。」

「我倒覺得恐怖比較貼切。」她聳肩回道。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