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大大打著呵欠,季薰灌下第二杯咖啡,試圖讓自己能清醒點。

清晨讓伊格爾送回家,才剛沾上床,睡不到兩小時就被電話聲吵醒,放了幾天假,她完全忘記自己現在是東伶的助理,需要陪著他趕通告。

「振作點。」東伶的徒弟之一,艾力克斯遞上熱咖啡給她。「放那麼多天假,也該充足電力了吧?」

「……我盡量。」她往咖啡裡灑了糖與奶精,大口灌下。

這是她今早的第二杯咖啡,加上昨夜喝的一大堆茶,她開始懷疑自己會不會咖啡因攝取過量,中毒了。

「這場秀還要排多久?」說話時,她打了第二個呵欠。

「到中午十二點,然後放飯休息,下午兩點再繼續。」艾力克斯說出流程。

「嗯,那我中午有兩小時可以睡。」季薰如此盤算著。

再不找地方躺一下補眠,她下午大概會呈現神遊放空狀態!

「這場秀是大秀,秀導跟客戶都很重視,晚上走秀結束還會舉行慶功宴喔!」艾力克斯咧嘴笑著。

「……我應該不用參加吧?」她剛才還打算等活動一結束,就要立刻衝回家裡睡覺。

「當然要參加,妳是我的女伴。」東伶現身她身後,「瞧瞧妳,黑眼圈這麼重,妳是幾天沒睡?」

「為什麼我要當你的女伴?我是助理耶!」她抗議著。

「既然是我的助理,我都出席宴會了,妳怎麼可以不去?」

「……你找別人跟你去啦,我要回家睡覺。」她垮著臉哀求。

「不要。」東伶斷然拒絕。

「他大概是怕別的女生對他毛手毛腳吧!」艾力克斯揶揄的笑著,「師父在這個圈子非常受歡迎,很多女生都想跟他有關係。」

「她們只是想炒作自己。」東伶白了他一眼,不悅的道。

「只要能跟你的名字沾上邊,馬上就會受到注目,當然要好好炒作。」艾力克斯理所當然的回道:「進來這個圈子,誰不想出名?誰不想大紅大紫?那些女模本來就想要跟你鬧些八卦、趁機炒作身價,只可惜她們還沒找到機會。」

「乾脆你這次就給她們機會吧!」季薰順勢接口,笑吟吟的提議,「讓她們沾沾你的光……哎呦!好痛,幹嘛突然打我?」她額頭捱了一記,頓時有點發暈。

「敲敲妳,看妳的腦袋會不會清醒一點。」東伶沒好氣的罵:「這種爛主意也說的出來,妳是睡眠不足昏頭了嗎?」

「嘿啊。」她誠實的點頭,「再不讓我睡覺,我怕我會說出更多胡言亂語。」

「……」連責備也能接的如此順口,東伶真是服了她了。

「季薰好久不見。」雪莉從旁走來,身上依舊散著黑氣。「咦?妳怎麼好像很累的樣子?不是聽說妳放假休息嗎?」

「呃,我昨天沒睡好。」她尷尬的笑笑。

「反正現在也沒妳的事,回車上去睡一下吧!」東伶決定放她去休息。

「謝謝。」向他們道別。季薰一溜煙的跑開。

正當她來到地下室的停車處,開了車門想上車歇息時,突然察覺深受有異樣氣息逼近,警覺的轉身,正好與雪莉的眼睛對上。

「有什麼事嗎?」她小心翼翼的防備著。

「給妳提神用的好東西。」她笑吟吟的靠近,掌心中出現一顆藥丸。

「這是……」季薰倒抽一口冷氣,與其說那是藥丸,不如說是一顆散著強烈濁氣的物體。

「這是特製的維他命,可以讓人恢復精神,還會讓熬夜過後的皮膚變好,我每次需要熬夜時,就會吃一顆這個。」

抓起季薰的手,她將藥丸放到她掌心,瞬間,帶著痛麻感的惡寒,自手心蔓延至她全身,她甚至還出現幻覺,聽到有人在她耳邊淒涼的慘叫。

很好,這下我真的清醒了。季薰在心底嘆氣。

不管是誰,就算是熟睡到打呼的人,被人突然倒了一桶冰水在身上,耳邊又有人發出刺耳的叫聲,很難不重振精神吧?

「很有效喔!我們有不少人都會吃它保養身體。」雪莉提出保證,笑的燦爛。

「這……應該很貴吧?」她想將藥丸塞回雪莉手中。「我睡一覺就好,吃這個太浪費了。」

「哎呦!又不是什麼大錢,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嘛!」她將藥丸推回,「對了,今晚的宴會東伶有人陪他一起去嗎?」

「有,我會去。」季薰如實回道。

「妳是他的助理,當然要去啊。」雪莉咯咯咯的笑著,誤解了她的意思。

「不是,我是說……」

「雪莉,要換妳上場了!」她的助理站在遠處喊著。

「好。」她喊了回去,「妳休息吧,我先去彩排了。」艷紅的朱唇勾起美麗的弧線,蹬著高跟鞋,她步伐輕快的離開。

「……」瞪著手上的藥丸,季薰開始頭痛了。

在車上的置物櫃找了紙筆,她在便條紙上畫了封印陣,將藥丸包起,將那些氣息與噪音隔絕。

將物品收入外套口袋,她打算等有空時拿去佐˙司魂院進行檢測。

調整座位,她才躺了幾分鐘,電話響起。

嘖!今天是怎麼搞的?煩躁地,她接了電話。

『薰!我回來了!妳身體有沒有好一點?』尚漓興奮開心的聲音傳來。

『我已經好了。』將電話拿遠一些,她頗感無力的回道。

『那就好。我本來想請假去照顧妳,可是夏契爾他真的很過分,不但不讓我休假,還派我到非洲去!非洲耶!跑去那邊,就算我有空閒時間,也沒辦法馬上跑去找妳,我覺得他根本就是故意的!真是好過份……』尚漓一連串的抱怨,好像是要將這段時間沒說到的話補完。

『你打來就是要跟我抱怨這些?』季薰想掛電話了。

『沒有啊,我想去找妳,妳現在在哪裡?我在家裡沒看到妳,事務所也沒人,門是鎖著的。』

『我現在是東伶的助理……』季薰簡短說明狀況,順帶報上了位置。

不一會,尚漓就現身停車場。

「這裡怎麼有一種怪味道?」尚漓皺眉,「你們是在車裡打翻東西沒有清理嗎?」

「不是。」季薰將它封印的藥丸拿出,紙張邊緣出現腐蝕狀況,部分黑氣自缺口溢出。

「你拿回去化驗,看看這到底是什麼。」她道。

儘管心底大約有了底,但她還是想進一步瞭解。

「妳遇上麻煩了?」

尚漓從口袋中拿出一個手機大小的物體,在上面按了幾下,一個工具包從螢幕上出現。

「不算,只是在查一些事情。」

「這東西是從那邊拿到的?」

「一個叫做雪莉的模特兒給我的。」

從工具包取出夾子與容器瓶,尚漓小心翼翼的將藥丸放入瓶中,蓋上瓶蓋後還在蓋口加上封印條,順帶註明了取得日期與相關資料。

「她身上有任何不尋常狀況嗎?」將物品收好,尚漓繼續追問更詳細的內容。

「有奇怪的氣,感覺跟之前的異種、極樂丸相似。」

「所以這件事跟那個科學怪人有關?」

「我覺得是。」

「好,我現在就拿去請薇菈化驗,一有結果馬上通知妳。」

「你要走了?」季薰有些意外,她還以為尚漓會留下繼續聊天呢!

「這麼重要的東西,拿到之後當然要立刻進行!」尚漓回的理所當然。「我們追查L組織很久了,只是每次一有進展就會被他們清掉所有物證,難得有新的線索,當然要快點進行調查,對了,我會跟夏契爾說這件事情,請保持手機暢通,或許我們還會需要妳提供協助。」

「了解。」嘴角噙著笑,季薰意味深長的打量他。

「幹嘛用那種奇怪的表情看我?」尚漓感到有點不自在。

「沒什麼,只是突然覺得……你長大了。」她感嘆的笑著。

打從她拿出藥丸開始,尚漓的態度隨即不同,俐落、謹慎的收集物品,詳盡且專業的詢問各項資料,嚴然是一名訓練有素的調查員。

「有一種『阿漓變成大人了』的感動呢!」她半揶揄的笑道。

「什麼嘛!我本來就是大人!」驕傲的抬高下巴,尚漓開玩笑的回道:「我的目標可是要成為最厲害的死神喔!」

「我相信你可以辦到。」季薰認真的點頭,「要加油喔!」

「嗯嗯!我會的!那我先走了喔!」尚漓快速退出車外離去。

當晚在進行慶功宴時,季薰便接到尚漓的回報電話。

『成分的確跟異種相近,感覺是一種改良後的進化版,我們讓實驗體吃了那顆藥,服用後,實驗體變得極具攻擊性,力量也增強了幾倍……』

『嗯。』季薰不意外會有這樣的結果,只是……

『就只有這樣嗎?』她總覺得事情並不單純,『這個藥既然是改良版,那它應該有多出其他作用吧?』

『我們也是這樣猜想,但是因為藥丸只有一顆,沒辦法長期觀察。』

『嗯,我知道了。』

『薰,夏契爾問妳那邊還有什麼線索。』

『目前還不確定。』她往雪莉的方向掃去一眼,『等我確定了再跟你們說。』

結束通話,她快步回到東伶身旁,將他從人群中解救出來。

「妳要是再晚來一步,我就要裝病離開了。」附在她耳邊,東伶悄聲埋怨。

「這主意不錯,那就該脆趁機閃人吧!」季薰非常贊成。

「妳跟我的上司剛才打電話來,他說要是我們敢趁機偷溜,他就要嚴刑伺候。」東伶回以苦笑。

「那我們要待到幾點才可以?這裡好悶。」季薰嘟嘴嚷嚷。

這個晚宴會場,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名模、明星、名流與名牌,男生比行頭、女生比身材與美豔,就連空氣中也出現數十種香水氣味爭鬥,讓她幾乎想要奪門而出。

「妳就當成妳在走秀、展示衣服吧!」東伶輕笑著。「難得打扮的這麼漂亮,當然要多多讓別人欣賞。」

「我腳酸。」季薰不斷移動雙腳重心,讓腳上的酸痛減輕。

因為要參加上流宴會,東伶為她借了一套小禮服,比起在場其他女生,她的服裝款式算是保守,只是小露香肩,短裙長度中規中矩,並沒有特別暴露,唯一讓她不適應的是腳下的高跟鞋,因為是新鞋,鞋跟高度又將近十公分,讓甚少穿高跟鞋的她吃足苦頭。

「沒事拿這麼高的鞋子給我做什麼。」她抱怨著。

「那已經是這裡最低的鞋子了,妳看看其他人。」東伶以眼神示意其他女模特兒足下。

每位女生穿的高跟鞋不僅高的嚇人,鞋根又非常細,像是只要稍一使力就會折斷,光是看她們走路的搖晃模樣,就讓季薰替她們捏足冷汗。

「可不可以找地方坐下休息?」她央求著。

「現在都沒人坐下休息,妳一個人坐在位置上,會很引人注目。」東伶提醒著,「要是有人過去纏妳,坐著也不容易脫身。」

無奈地,季薰只能打起精神強撐,她可不希望像方才那樣,被一堆人纏住,問東問西。

「妳去洗手間吧!」東伶給了一個建議,「坐在廁所裡,可以休息又不會有人打擾,不過別去太久,我可不想又被一堆人纏住。」                

「好。」

當季薰開心的推開化妝室外門時,她卻見到了很不想見到的人──雪莉以及幾名女模特兒。

杵在門口,季薰突然想轉身逃離。那些女生身上全泛著黑氣,宛如黑暗一樣籠罩整間化妝室,令人不寒而慄。

「季薰,真巧,又遇見了!」雪莉笑吟吟的招呼,「沒想到妳真的是東伶的女伴,我還以為妳是以助理身分出席呢!」

「咦?她是助理?我還以為是金星公司的新人呢!」

「長的可愛、身材又好,只是當助理不覺得可惜嗎?」

「這件禮服是不是C牌的新品?我上次好像有在發表會上看到。」

「這首飾很貴吧?我聽說是限量品呢!」

一群人包圍住她,上上下下的打量,嘴裡稱讚著她身上的衣飾,目光卻透著異樣光芒。

隱約地,季薰感受到冷意與帶刺的情緒。

「妳跟東伶好像很親近,你們認識很久了嗎?」雪莉好奇的笑問。

「嗯。」季薰點點頭,謹慎地回道。「我當助理之前就認識他了。」

「原來是這樣,難怪我覺得他對妳的態度很不一樣。」雪莉甜美的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

「你們該不會是男女朋友吧?」旁人銳利的追問。

「不是。」

「不是嗎?可你們看起來很有那種感覺耶!」

「真的不是,我們只是好朋友而已。」她不斷搖頭否認。

「只是『好朋友』?這種說法很可疑喔!」雪莉打趣的揶揄。「該不會是公司下了封口令,不能承認吧?」

「沒有,真的不是。」季薰頗感無奈。

「咦?妳身上好香喔!」一人湊近了她聞著,「這是什麼香水?」

「我、我沒有擦香水。」季薰苦惱的笑笑。

「沒有?可是很香耶!」

「對啊,我也聞到了。」

一群人越湊越近,身上的黑氣逐漸擴大、變濃,神情也開始變得奇怪。

要出手制止嗎?手心發冷出汗,季薰的心臟狂跳。

要是讓對方繼續得寸進尺下去,她說不定就要在這化妝室裡被撕裂吃掉了。

「嘩啦──」緊閉的洗手間突然傳出沖水聲,這聲響讓她們停住行動,恢復神智。

廁所裡步出一名女子,穿著鐵灰色洋裝,長髮隨性的梳成髮髻,上頭插著古圖騰形狀的水晶飾品。

莫名地,季薰突然覺得這名女子眼熟,但就是想不出是在哪邊見過。

向佔據在洗手檯前的她們說聲「借過」,女子站在洗手檯前洗手與整理儀容,動作優雅且緩慢,不疾不徐。

「差不多該出去了,在這裡聊太久,主辦單位找不到人可就糟了。」盈盈一笑,雪莉領著名模們準備離開。

「對了,我們下星期二晚上有聚會,妳要一起來嗎?」臨開門時,雪莉突然回頭詢問。

「聚會?」本想拒絕,但,腦中突然閃過的念頭讓她改了口,「是什麼樣的聚會呢?」

「妳來了就知道。」朝她神秘的眨眨眼,雪莉笑的嫵媚。

「好。」她欣然答應。

直到她們離去,季薰這才解除警戒狀態。

好險……無力的靠在牆邊,她慶幸著。

要是剛才那位小姐再晚一點出現,她恐怕就要被迫出手了。

她們說的聚會,該不會跟Resurrection有關吧?

在緊繃的情緒鬆下後,腳下的痠疼與熱燙感,讓她想起她來化妝室的目的。

「高跟鞋根本是虐待女生的產物。」彎腰揉著腳踝,她低聲埋怨,這發言引來旁人的輕笑。

先前解救她脫離危機的女子,正站在洗手台處笑望著她。

雙頰燥紅,她不好意思的躲入廁所,將馬桶蓋放下,脫下高跟鞋,坐在上頭讓雙腳休息片刻。

天啊,起水泡了。看著紅腫的腳丫子,季薰再度發出歎息。

如果可以,她真想將雙腳泡在冷水中,只可惜廁所裡唯一的水源是馬桶用水,她還沒痛到將腳泡入馬桶裡的地步,也不想沒公德心的將雙腳放入水箱,所以只好不斷朝腳指頭搧風,試圖讓熱痛感降低。

直到腳尖與雙腿的酸疼、熱痛感覺趨緩,她才又重新穿回高跟鞋,不情不願的走出廁所。

意外地,那名女子還待在洗手台前,沒有離去。

「這個藥膏可以消除疼痛。」她將一瓶小藥膏遞給她。

「謝謝。」發現對方竟是在等待自己,季薰感到意外與感動。

「妳要小心,黑暗正伺機吞噬妳。」

在季薰彎身擦藥時,對方突然說出這句警告。

「咦?」抬起頭,季薰意外瞧見對方身上發著光輝。

儘管只有一瞬間,她還是感受到了,那光芒淡淡的,不怎麼刺眼,宛如月光般溫美,還帶有一種聖潔氛圍。

「謝謝。我會注意。」上好藥,季薰穿回高跟鞋,將藥瓶遞回。

在季薰清洗雙手時,對方目光如炬的打量她,視線彷彿要在她身上穿出洞來,這讓她感到有些不自在。

「不,妳不會。」對方突然開口,笑的歡快。

不會?有點不知所以的回望她,對方卻轉身走出化妝室了。

快速以紙巾擦乾雙手,季薰追在女子之後步出化妝室,她不認識對方,但,她卻有一種直覺──她好像知道些什麼!

「欸,小姐──」

才開口叫喚,意外地,她在走廊上見到一個眼熟的身影。

魈?她訝異的張口,卻沒將名字喊出。

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滿懷著納悶,季薰停下腳步。

往她的方向瞧了一眼,魈快步走來,身穿正式西裝的他,身材十分挺拔。

「辛西亞,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語氣透著關心,問話的對象是那名女子,至於季薰,魈連看也沒看一眼。

「有點累,所以在裡面休息了一會。」辛西亞語氣溫柔的回應。

原來她是……季薰終於想起,這女生就是之前跟魈一同用餐的美女。

「要是覺得累,要不要我先送妳回家?」魈體貼的詢問,目光始終停在辛西亞身上。

「也好。」她順從的點頭。

「走吧!」

摟著她的腰,兩人轉身往外走去。

……搞什麼啊?就算在把妹,也用不著當成不認識吧?有異性沒人性的死大叔!怒沖沖地,季薰重重跺了一下腳,扭頭往會場走去。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