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風華02_封面+書腰.jpg

 

 

金石堂: https://www.kingstone.com.tw/new/basic/2018561531695?zone=book&lid=search&actid=wise

 

 

【劇情簡介】

 

加入國英團啦!以後我也能成為曾經崇拜過的英雄嗎?

徐婕有些惶恐,可是又有些興奮。

加入國英七隊以後,她發現,這個七隊已經不能說是金手指啦!要叫金大腿!

一堆特殊異能者都在隊伍裡面,隊長的挑人眼力真是強大!

不過話又說回來,同樣被尉遲隊長挑中的她,其實也是很優秀的嘛!(自豪)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所以我們要先搜集蟲殼,製造蟲甲和異能武器!

蟲子們!把你們的殼洗乾淨!我們來啦!

 

 

 

 

第一章 有金大腿和外掛的國英七隊!

 

 

徐婕在第三軍醫院做了種種檢查,讓醫護人員取了各種樣品做紀錄,即使檢查設備都是最先進的,檢查過程還是耗費了不少時間,當他們走出醫院時,時間已經是十二點半了。

「去吃飯。」尉遲鷹領著徐婕朝軍方的餐廳前進。

軍隊的餐廳是一棟七層樓高的建築物,從外觀看來,這棟建築物原本可能是酒店或是高檔餐廳,後來末世災難發生了,老闆跑了或者死了,這裡就被軍方徵用了。

「妳的徽章。」尉遲鷹把先前徐婕沒拿的國英團徽章遞給她,「進出軍部餐廳或是軍方場所,要出示徽章或是軍部證件,妳的證件明天就會發下。」

「嗯。」徐婕點頭。

「回答時,要說『是』或是『明白』、『知道』,不要嗯嗯啊啊的。」尉遲鷹皺著眉頭數落。

誰嗯嗯啊啊了!

徐婕心底腹誹,嘴上還是乖乖應聲。

誰叫對方現在是她的上司呢?身為屬下,最重要的就是順從上級命令,抱好上級大腿!更何況尉遲鷹還是前程光明、未來能量相當龐大的金大腿,她絕對要抱牢了才行!

「早餐時間是五點半到八點,午餐是十一點到一點,晚餐是五點到七點半。」

目前基地裡頭的物資還算充足,任務繁重的軍人還可以維持一日三餐,再過一段時間可就不一定了。

「超過時間就沒飯吃?」徐婕確認的詢問。

尉遲鷹譴責的掃了她一眼,「守時是最基本的原則。」

不過就問了一句遲到有沒有飯吃,幹嘛回得這麼……

徐婕鬱悶的低下頭,給這位大靠山加上「嚴肅、古板」的標籤。

餐廳的二、三樓是採用樓中樓設計,坐在上面可以看到一樓的情景,四樓以上是包廂,專門提供給高層官員用餐和討論事情的,一般人不能隨便上去。

這裡是採用自助式的用餐方式,好幾張長桌拼成的自助餐台上擺放著大量食物──包子、饅頭、炒飯、炒麵、咖哩、白飯、大量的蟲肉、少量蔬菜、罐頭食品以及熱湯。

種類不多,但是份量不少,每一個種類都是滿滿的一大盆,堆如小山。

「吃多少拿多少,不能剩下,不能浪費。」

尉遲鷹拿了兩個餐盤,將其中一個遞給她。

「嗯……是,我知道了。」接收到尉遲鷹的瞪視,徐婕連忙改口。

新鮮蔬菜不易存放,而且現在也沒人耕種了,所以自助餐台上的蔬菜是冷凍蔬菜和醃漬的菜品。

徐婕把每一種菜色都夾了一大份,又盛了兩大碗的炒麵和炒飯。

就在她準備結束取餐時,尉遲鷹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吃點肉。」

本以為已經走遠的他,現在卻是端著餐盤站在她後方,他已經盛好飯菜,餐盤裡的食物份量是徐婕的三倍。

「我吃這些就夠了。」

「等一下要出任務,肉食比較營養、抗餓。」尉遲鷹堅持道。

「不是明天嗎?」徐婕納悶的反問。

她記得尉遲鷹先前是說:明天早上五點,在南二門集合。

「……下午兩點,青田市收集的物資。」尉遲鷹皺著眉頭,重複先前說過的任務內容。

田僑說這件事情的時候她也在現場,怎麼一轉身她就忘了?

記性太差!

「啊……是那個啊!」徐婕後知後覺的想起來了。

雖然有聽到這個任務,但是她心態上還沒將自己歸為他們的成員,自然以為跟她無關,也就沒有放在心上了。

不管是找尋物資或是殺蟲怪,都是很耗費體力的活動,她要是不吃點肉類,下午肯定很快就餓了。

知道對方是好意提醒,徐婕自然順從對方的要求,夾了幾塊煎蟲肉。

這時正好是用餐時間,餐廳人滿為患,一樓已經沒有座位,尉遲鷹領著她在二樓角落找到一處空位。

兩人面對面坐著,安靜地低頭吃飯,尉遲鷹的進食速度很快,明明他的食物份量是徐婕的三倍,卻是跟徐婕同一時間吃完。

他的吃相並不粗魯但也說不上優雅,而是有一種全身心的專注,他吃得很用心,感覺得出他很珍惜這些飯菜。

有些人吃飯時會皺著眉頭、東挑西撿,好像桌上擺得是毒藥,是不得不吃下去的東西似的,有些人則是會讓人覺得他吃得是山珍海味、是天底下最好的美食──即使他吃得只是一碗普通的白米飯,尉遲鷹無疑是後者。

徐婕也很重視食物,可是她沒辦法吃得像尉遲鷹這麼「賞心悅目」,相較之下,她的吃相就顯得狼吞虎嚥多了。

不過這也沒什麼,丑就丑吧!有吃飽就好,在意那些虛的做什麼?

摸著漲得有些難受的肚子,徐婕放慢行走速度,她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吃撐的感覺了。

身旁的尉遲鷹抓緊時間,對她說明團隊用的簡單手勢。出任務時,為了不引來怪物,他們大多以手勢代替說話。

在徐婕記住最常用的幾個手勢後,兩人也抵達軍備中心的大門前。

尉遲鷹出示了證件,帶著徐婕領取屬於她的裝備──具有多種功能的手錶型通訊器、特製的輕型戰術背心、兩把軍刀、一個裝著簡單急救物品的腰包、一個軍人專用的大容量背包,以及一件左胸口處印著鷹形標誌的灰色迷彩軍裝外套。

接過這堆裝備,徐婕的神色有些複雜。

十幾年後的國英團,是一個擁有專屬的團隊服裝、專屬的高科技武器、專屬座車、專屬運輸機、專屬住處等等高級待遇的頂尖團隊。

也因為待遇相當優渥,又有極高的名聲與人氣,這才有那麼多異能者削尖了腦袋想要加入,否則,光憑「英雄」的名聲,絕對吸引不了麼多人。

說句現實的話,在付出與收穫不成比例的情況下,誰會願意加入這種以性命拼搏的高風險團隊?

即使它是國家單位,即使它背負著異能頂尖精英的好名聲,即使大多數人的心底都有個英雄夢……

然而,這些虛無飄渺的東西還是比不上現實中的一塊麵包。

尉遲鷹給她的裝備在普通民眾眼中算是很高檔的東西,可是在見識過後世種種特殊裝備的徐婕眼中,這些東西可說是相當簡陋,別說與幾年後的國英團相比了,就連民營的大型傭兵團裝備都比不上!

並不是軍方吝嗇、小氣,而是因為國英團才剛創建不久,再加上各地物資匱乏,就算軍方想要大力支持也沒有辦法。

卻也因為這份簡陋,徐婕才有了加入國英團的真實感,才覺得自己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的重生回來,自己的命運是真的改變了。

她真的加入國英團了,而且還是鼎鼎大名的國英七隊,幾年後,被譽為國英團三支柱的頂尖團隊之一……

無意識地撫摸外套上的鷹形圖樣,先前的徬徨與猶豫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安心與自豪。

緊接著,尉遲鷹將智能手錶遞給她。

「這是軍方專用錶──軍盾五代。」尉遲鷹一邊介紹,一邊向她演示智能錶的種種功能。

「除了一般的通訊、運算、紀錄、健康管理跟拍照、攝影功能之外,它還可以連接軍方專用網路,登入軍方論壇。即使地面的網路通訊設備都毀了,妳也可以藉由衛星通訊聯絡……」

「它是用太空金屬製成,防水、防摔,抗壓性強,室外溫度一百五十度到零下一百度都能運作。另外它還有衛星導航、衛星定位系統、衛星網路系統、健康檢測、碼表計時以及冷光功能……」

其實不用尉遲鷹介紹,徐婕也知道這款智能錶。

大概三年後,局勢稍微穩定了,軍用錶推出了新款,這款智能錶就會開始對外販售。

據說有位四階的力量異能者在買了之後,用全力搥打它,測試它的堅固性,結果這款智能手錶絲毫無損,外殼連一丁點刮傷也沒有!

還有小道消息說,這款手錶能擋住能量武器的攻擊!

徐婕原本也想買的,可是它的價格跟評價成正比,要二十五萬五千顆蟲晶,就算把她全部的財產加起來,也還差七萬三千顆蟲晶!

雖然她可以跟人借到蟲晶,可她還是捨不得花這筆錢,就沒買了。

「它充電方式有三種,一種是電池充電、一種是插座充電,還有一種是太陽能充電……」

尉遲鷹一邊操作智能錶介面,一邊替她進行各種設定,介紹完畢,他也完成了基本設定。

「這是國英團的論壇。」他直接替她儲存了網址,方便她日後找尋,「這是我們團隊的論壇,要進入論壇需要輸入密碼,團隊的密碼每個月更換,我等一下再跟妳說密碼……」

他將自家隊伍的論壇加入書籤,並設置在介面首頁。

從這個舉動就可以看出,尉遲鷹是一個「親疏有別」的人──自家隊伍當然要擺在最明顯的位置!

緊接著,他開啟了通訊欄,將他自己的通訊號碼輸入,並設置在第一位和緊急通訊欄位。

……看著被搶佔的欄位,徐婕再次對他的「霸道」有了新認知。

也對!要是他不強勢,她現在也不會是他的隊員了。

「戴上吧!」尉遲鷹將智能錶遞給她。

接過已經設置完成的智能錶,她默默地將它配戴在手腕上。

將智能錶扣在手腕上,「咔!」地一聲輕響過後,手腕像是被針紮了一下,然後就看到智能錶上彈出了介面。

「血樣採取完畢,個人終端綁定,使用者徐婕,隸屬國家異能者精英部隊暨國土安全維護特殊行動團部第七團隊……」平板的語音說道。

軍方的東西跟民間的果然有差,民用的智能錶可沒有這種採血樣的綁定功能。

徐婕垂下眼眸,指尖輕撫著錶面。

「軍盾綁定以後,只能妳一個人使用,要是妳死亡,它會把妳死前的資訊傳回總部,而後會自動銷毀。」尉遲鷹解說著智能錶的情況,又問:「妳會用槍嗎?」

「會。」心思還在軍盾五代上頭的她,不假思索的點頭。

「……」

即使猜到她可能會使用槍械,尉遲鷹還是因為她語氣中的篤定停頓了一下。

「我……坤叔他有教過我,我會一點。」

對上那雙深邃的灰藍色眼瞳,徐婕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連忙開口補救。

會使用槍械就表示她拿過槍,即使現在百姓身上有配槍並不稀奇,但不管怎麼看,一個平凡的女大學生,在末世後卻能面不改色的砍喪屍、殺蟲怪,還會使用槍械,這樣的表現實在太過了。

「以前很喜歡玩打靶遊戲,我想我的準度應該還不錯……」她不安的解釋,希望能圓過剛才的話。

尉遲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負責管理物資的警衛拿出一把短槍、槍袋、一個滅音器以及兩盒子彈。

「防身用。」

他把東西遞給她,即使徐婕說自己會用,他還是重新教她一次該怎麼開關保險,該怎麼瞄準射擊,怎麼拆卸清理,怎麼穿戴槍袋配件。

脫下身上的登山大外套,徐婕穿上戰術背心,而後把登山外套裡的東西──餅乾、糖果、礦泉水、多功能工具組和自己準備的急救包取出,一部分放入迷彩外套的口袋,一部分連同登山外套一併收入軍用背包裡。

沉默地看她做完這一切動作,尉遲鷹看了一眼手錶。

「剩七分鐘集合,跟上。」

丟下這句話,他轉身朝集合地點跑去,徐婕連忙緊追在後。

兩人以極快的速度穿行過四分之一個基地城,在一點五十九分的時候抵達現場。

 

寬敞的空地上停了五輛軍用大卡車、四輛悍馬車,以及二十多輛轎車與廂型車,聚集了一百多名傭兵、八十名軍人,而穿著國英團制服的成員約莫有二十人。

相較於氣喘吁吁的徐婕,同樣跑了那些路程的尉遲鷹,氣息相當平穩,連一滴汗也沒流。

妖孽!徐婕暗暗腹誹道。

剛才她可是用盡全力奔跑,這才追上他的速度,而同樣的速度、同樣的距離,他竟然臉不紅、氣不喘,像是散步過來的一樣,這項發現大大打擊了徐婕的信心。

好歹她是二階異能者啊!怎麼還會跟不上他?

「隊長好。」

「上尉好!」

在尉遲鷹出現後,軍人與國英團成員紛紛舉手行禮。

「集合。」尉遲鷹下令道。

待所有人都來到他面前時,他說出這次任務的內容。

「這次的任務是去青田市收集食物、飲水跟日常用品,這裡到青田市大約一小時,我們預計在青田市停留四小時就折返,不過現在有很多道路都被蟲怪破壞,再加上民眾逃難時將車輛和行李丟棄在路上,車程可能比預估的多上一兩倍,要是運氣不好,我們甚至可能在那裡過夜……要是沒有疑問,現在就出發。」

他說得這些,在任務單上都已經寫明了,眾人自然沒有任何問題。

在尉遲鷹一聲令下後,這個兩百多人的團隊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徐婕跟著尉遲鷹等人坐上軍用大卡車,車裡的國英團成員不到十人,除了幾名陌生面孔之外,其餘幾人徐婕都認識。

「這台車上的全是自己人。」待車輛開動後,坐在徐婕對面的尉遲鷹才開口說道:「她叫做徐婕,今天加入七隊,你們自己介紹一下。」

「妳好!我叫做侯林,光系治療異能,大家都叫我猴子,妳比我小,叫我猴哥吧!」性格活潑的侯林朗聲笑道。

光系?聽到這個異能,徐婕的眼睛亮了一下。

之前侯林為她醫治時,她因為太過虛弱,並沒有注意他的屬性,沒想到他竟然是珍貴而罕見的光系異能者!

光系異能在前期沒什麼太大的力量,就只是可以淨化毒素、弄出照明的光球,以及進行簡單的治療救助,連一點攻擊力都沒有,但是如果能夠晉升到四階以上,光系異能者可以促進植物生長、治療精神力受創的人,促進細胞活性讓肢體再生,讓人長保青春,甚至延緩老化……

上述這些都只是針對治療屬性,以攻擊力來說,高階光系異能者可以針對暗系蟲族和據有毒素的蟲族,製造出淨化光雨,一舉削弱蟲族的毒素和力量,甚至是直接撲殺!

當然,這些都是徐婕從旁人那裡聽來的,實際情況如何,徐婕也沒有親眼見識過。

前世的她,接觸到的都是低階光系異能者,在光系高階異能者的能力流傳開之前,低階光系異能者大多被認為是拖後腿的,不被人重視,很多光系異能者在強大之前,就先遭遇各種意外死去了。

徐婕對侯林的關注,其他人自然也察覺了。

「我這個光系跟小說寫得不一樣,沒有那些末世小說裡頭說得那麼厲害……」侯林猜到徐婕在想什麼,半自嘲的笑道。

「現在不行,不代表以後不可以。」徐婕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加油吧!少年,我很看好你!」

「什麼少年啊!我明明比妳大!要叫侯哥!聽到沒有?」侯林不滿的嚷嚷。

「你怎麼知道我比你小了?」看著侯林這麼有趣的反應,徐婕起了逗弄的心思,故意反問。

「那還用問嗎?我看過妳的入隊資料!妳今年十九歲,我二十二,我比妳大!」

他一直都是團隊中最小的,每次都被那些年長者欺壓,現在好不容易來了一個比他更小的,他還想著要耍耍哥哥的風範呢!怎麼可能被她這麼忽視過去?

「可是我覺得我的心理年紀比你大……」

「有人這麼算的嗎?大家都是看身體年紀的好不好,誰跟妳看心理啊!」侯林跳腳的嚷嚷。

所以你這是默認自己心理年齡幼稚?

徐婕很給面子地沒有將這樣的想法說出。

「好了,別鬧。」田僑一把將侯林按在座位上,讓他別扭來扭去,「徐婕小妹妹的確比你穩重。」

嘴上雖然是在誇獎徐婕,可是他還是給她安上了「小妹妹」的稱呼,顯然是在幫侯林,可惜這麼明顯的維護,在場眾人就只有侯林沒有聽出來。

「喂!怎麼連你也這麼說……」侯林不服氣了,「我這個叫做熱情、活潑!才不像你們!一個個都像老頭子!」

這地圖炮一開,現場的人都中彈了。

田僑無奈的嘆息,決定不理會這個蠢貨。

「田僑,速度異能,歡迎妳加入。」他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朝徐婕露出溫和的微笑。

「我叫做金剛,這是本名,不是外號。我是力量型的異能。」金剛摸著光亮的腦袋,咧著一口白牙笑道。

「小美女妳好,我叫張宇,外號章魚,偵察兵,精神系異能……」膚色比其他人白一些,十分陽光開朗的張宇說道。

精神系異能可以將意識外放,偵查周圍環境,就跟偵測雷達差不多,異能者的精神力越強,掃描的範圍就越大,除此之外,精神系異能者還可以催眠他人、對蟲怪造成精神干擾、以精神力隔空取物,甚至用精神力破壞物品……

不過這些都是要等到等級高了以後才能辦到,現在的張宇是做不到的。

「陳宏木,綽號木頭,木系異能。」

「黃亮,叫我阿亮就行了。」頭上綁著迷彩頭巾的青年笑道:「我的異能……大概是黑暗屬性吧!」他也不是很確定自己的異能是什麼,「可以腐蝕和放毒,其他的功能還在研究。」

「暗系嗎?」徐婕瞪大雙眼。

暗系的異能聽起來雖然有些恐怖,可是他們對付蟲怪的能力相當高超,身體百毒不侵,還能腐蝕蟲怪堅硬的甲殼,而且他們還能將各種毒素抽取出來,任意地進行混合,可以說是玩毒專家!

徐婕記得,後世推出的抗毒藥劑,有不少都是暗系異能者發明的!

這個團隊是開了外掛嗎?最少見的光系、暗系和精神系都出現了!

徐婕慶幸自己加入了這個團隊,除了有尉遲鷹這個強大的三系金大腿之外,還有未來會很厲害的外掛夥伴!

「王山,火系異能。」

王山是隊伍中最年長的人,兩鬢的髮色是紅色,像是特地挑染了一樣,那是火系異能常見的髮色變化。

他的外表看起來約莫三十出頭,其實他已經四十多歲了,因為覺醒異能的關係,他臉上的皺紋消除了不少,容貌也變得年輕許多。

「林坤,金屬異能。」

即使已經跟徐婕認識,林坤依舊按照團隊慣例,向徐婕自我介紹道。

他們沒有報上異能等級,一來是因為他們都還在一階異能,二來是因為軍方還沒制定出異能的強弱程度,無從分級。

「徐婕,治療跟攻擊……防禦應該也有一點。」她無法明確說出弦線與蛛網屬於哪一種,只能這麼含糊的介紹。

聽了她這麼說,其他人也沒有露出訝異或是不解。

在這之前,他們早就聽說過徐婕的「豐功偉業」,而侯林與田僑等人也曾經提過她的攻擊手段,對她算是有些瞭解,只是他們沒有親眼見到她出手罷了。

短暫的寒暄過後,話題又回到任務上。

青田市有不少食品加工廠跟倉庫,算是一個相當大型的糧倉,之前都有軍方的人鎮守,直到前段時間喪屍與蟲怪大量出現,這才淪陷。

前幾天軍方已經陸續派人反攻,驅逐蟲子和喪屍,奪回了部份領地,現在他們就是趁這時機將食物運回。

眾人研究過城市地圖,知道任務目標與可能會遭遇的蟲怪後,車內再度陷入一陣寂靜。

他們都是老兵了,自然知道該怎麼在行動前調適好自己,幾個人安靜地整理裝備、擦拭匕首與軍刀,有人閉目養神,也有人看著外頭景色發呆

徐婕屬於閉目養神的那種,她的裝備先前就已經整理好了,不需要再整理一次。

 

不一會,他們抵達目的地,車輛停在軍方的駐地外圍,眾人陸續下了車。

站在軍隊駐紮的防衛線外,隱約可聽見指揮官的號令聲、哀號聲、蟲怪跟喪屍的嘶吼聲,以及遠處傳來的零星槍聲。

「……我們有幾隊弟兄在裡頭接應百姓,如果有機會遇見,還請你們幫個忙。」指揮官臉色沉重的請求。

儘管他沒有見過國英團的戰鬥場景,但從他們身上的裝備以及利刃般的氣勢看來,他知道眼前這群人是有本事的。

在這裡堅守的這段日子,他已經損失很多弟兄了,如果他們願意出手幫忙,或許待在裡頭的同袍能多幾分活命機會。

他也明白國英團是為了任務而來,軍人的行動原則就是服從命令、任務優先,就算他們願意協助任務以外的工作,上面的長官恐怕也會因為他們私自行動而……

為了不與任務發生衝突,指揮官也只能用「有機會遇見時,就請幫個手」這樣的話,向他們提出請求。

徐婕並不清楚這些彎彎繞繞,在她看來,這種事情本來就應該幫忙,畢竟他們現在屬於同一個單位,都是軍人啊!

相較於徐婕的迷糊,田僑等人就不同了,他們原本就是軍隊出身,自然能聽懂對方的意思。

「放心吧!都是自家兄弟,看到了自然是要搭一手,對吧?隊長。」侯林朗聲笑道,直接允諾了這件事。

尉遲鷹朝對方點了點頭,默認了侯林的話。

見狀,對方這才鬆了口氣,皺著的眉頭也鬆開了一些。

「出發吧!」

「是!」

一行人才進入市裡沒多久,就遇到一群被喪屍追逐的逃難者,從衣著上判斷,其中五人是軍人、其餘十幾人是一般百姓,而追在他們身後的喪屍有五十多隻,蟲怪也有十來隻。

「救人!」尉遲鷹一聲令下,所有人立刻行動。

為了不引來更多喪屍和蟲子,他們沒有拿出手槍射擊,而是用軍刀和異能與怪物戰鬥。

雙方人馬一接觸,不到幾分鐘的時間,那些怪物追兵就被清除了,手法相當乾淨俐落,完全不拖泥帶水。

「你們沒事吧?」

戰鬥結束,尉遲鷹站在一旁戒備,徐婕與侯林則是收起武器,朝倖存者的位置走去,看看有沒有傷患需要醫治,而其他人則是打掃戰場、剖開蟲怪,查看有沒有蟲晶。

「……謝、謝謝。」對方目瞪口呆的愣了一會,這才想起要向對方道謝。

剛才那一幕實在是太讓人匪夷所思,他們從沒想到,那麼難纏、那麼恐怖的怪物,竟然三兩下就被解決了!

「有人被喪屍抓傷或是被蟲怪咬傷嗎?」侯林詢問著。

他這一問,人群裡立刻有人面露警戒,還有人摀住了傷口、身體往後頭縮了縮,頗有欲蓋彌彰的意味。

沒料到對方會是這樣的反應,徐婕愣了一下,納悶的望向侯林。

「別擔心,我們有治療異能,可以替你們治傷。」侯林不在意的咧嘴笑著,表情憨厚。

這種情況他遇過不少次,早已經習慣了。

聽他這麼說,那幾個警戒的人並沒有放鬆防備,反而更加激動了。

「你騙人!之前也是說要治療我媽媽,結果你們卻把她殺了!」一名青年紅著眼眶,面容扭曲的朝他們大吼,脖上的青筋都冒了出來。

徐婕這才明白,這些人為什麼對他們如此戒備。

看樣子,應該是治療的人手不足,為了預防意外,那些被咬傷的人就直接被放棄了。

「不是的,我是……」

侯林還想解釋,徐婕卻打斷了他的話。

「他們不想治就算了,到了軍營那裡,同樣會有人替他們醫治,我們還有任務在身,不要耽擱。」

說著,她逕自替幾名軍人療傷,沒再理會那些人。

這些軍人的傷比他們嚴重多了,那些人不過就是一些皮肉輕傷,軍人身上的傷口可都是深可見骨!

「我們還有一些兄弟在附近,就在前面的皇城大賣場,能、能不能……」一名軍人面露期盼的央求。

剛才徐婕等人跟怪物戰鬥時,他一下子就注意到這個女孩,年紀輕輕、身材又那麼纖細,好像沒什麼力量似的,結果跟怪物戰鬥時,她竟然一點都不輸給那些訓練有素的軍人,三兩下就肢解了蟲怪,再加上她現在展露的治療能力,他那些兄弟只要沒死,肯定就有救了!

「隊長……」徐婕轉頭望向尉遲鷹。

她心底自然是願意的,但是現在正在執行任務,她必須聽從隊長的指示。

如果現在沒有怪物、不是非常時期,這樣的請求是不被允許的,但國英團在組建時,組建國英團的沈壽也對他們說過,現在這種混亂的時期,隊長可以在不影響任務的情況下,依據現場的情況進行變動。

就算讓徐婕去其他地方進行救援,也只是稍微耽擱一會,搬運食物的人手已經夠了,少幾個人也只是讓清除怪物的速度慢一些罷了。

「徐婕、林坤跟田僑一起行動,等一下直接到目的地會合。」考慮過後,尉遲鷹點頭放人。

「是!」

 

與田僑一起行動後,徐婕這才發現他的奔跑速度竟然可以達到時速兩百以上,要不是她的等級比他高,恐怕還追不上!

相較之下,林坤追得就有些吃力了。

「呼、呼……臭小子,你是故意得吧?欺負我這個老頭子跑不快是吧!」在大賣場附近停下時,林坤氣喘吁吁地搥了田僑一拳。

「坤哥,你現在正值青壯年,哪裡老啊?」田僑揉著肩膀,齜牙咧嘴的苦笑。

「喂!喂──」

「上面!我們在上面!」

上方傳來喊聲,連帶還砸下椅子、垃圾桶、伸縮型衣架等物品,「磅磅!碰碰碰!」的砸在聚集於大賣場門口的喪屍堆裡。

「這是哪個白痴?想把喪屍跟蟲怪引過來嗎?」徐婕的面色很是難看。

「應該是求救的……」田僑和林坤面露苦笑,像這種急著求援卻做了蠢事,引來更多怪物的事情他們可遇過不少。

三人抬頭上望,發現四樓的大窗台處聚集了幾個人,發現徐婕等人注意到他們了,那些人立刻揮舞著手上的衣服跟武器,朝他們發出求援信號。

田僑將食指豎在唇上,朝他們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並抽出腰間的軍刀,而徐婕與林坤也做出相同動作。

大賣場門口聚集了不少喪屍,大門與落地窗全被破壞,裡頭同樣有喪屍活動。

賣場裡頭光線昏暗,空氣混濁,血腥氣與腐敗的惡臭混雜著香水、香精打翻後的香氣,形成一股令人做噁的難聞氣味。

現場凌亂不堪,坍倒的櫥櫃、展示架,裂開的磁磚、壁面,碎裂的窗戶,地面覆蓋了發黑的血污、凌亂的鞋印、發黃的水漬與各種掙扎、打鬥的痕跡。

三人一路殺了進來,收穫了不少蟲晶。

「沒有蟲怪?」徐婕眉頭微皺,覺得現下的情況很不對勁。

蟲怪與喪屍並不算敵對的存在,蟲怪不會排斥喪屍在自己的領地活動,有些蟲怪甚至喜歡棲息在喪屍體內,以它們為宿主寄生。

再者,不少蟲怪的聽覺都很敏銳,剛才那群人弄出那麼大的聲響,蟲怪不可能沒聽到動靜,不可能不出來巡視。

「或許還沒到牠們出來活動的時間?」

林坤透過破損的落地窗朝外看去,天空呈現鉛灰色,光線黯淡,分辨不出是白晝還是黑夜,空氣中泛著潮意,又悶又濕熱,很像是要下雨的前兆。

「要是這場雨能下下來,就不用擔心缺水的問題了。」田僑看著天色感嘆了句。

「……」徐婕跟著抬頭仰望天空。

看著陰霾的天色,她的心底莫名湧現不安,在她的印象中,大雨過後似乎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是什麼事呢?

因為時間離得太久,她一時之間竟然想不起來,只記得是相當大的變故。

還沒等她釐清思緒,林坤的聲音打斷她的回想。

「喪屍又圍過來了。」

三人握緊手上的軍刀,在喪屍發現前,動作輕巧無聲地藏身於樓梯的牆邊。

從貼在牆上的「樓層介紹圖表」看來,這裡一共有七層,地下兩層、地上五層,地下兩層是停車場,而一至四樓是販賣化妝品、衣物、生鮮食品和家電用品的地方,最頂層則是餐館跟孩童遊樂場,有老少咸宜的家庭式遊樂設備,也有給青少年玩的大型電玩。

這棟大賣場採用「口」字形設計,四棟建物分據於東西南北四方,圍出了中間的庭園廣場,佔地面積相當廣大,即使知道倖存者就在四樓,要找尋也絕非易事。

看完建築物平面圖,以及寫著「皇城大賣場是市內第一大型商場」的自誇標語後,徐婕的嘴角微抽。

這裡繞一圈,差不多等於七、八千公尺,就算他們的體質強化了,也還是會累的啊!

「走吧!」田僑跟林坤倒是不在意這些,他們早就習慣了。

雖然知道目標就在四樓,但為了避免其他樓層也有倖存者,他們依舊一層層搜索的仔細,經歷過一段時間的清剿和巡視後,他們收穫了兩個孩子跟五名成年人。

到了第四層樓時,三人身上濺了不少污血,握刀的手也微微發顫,身上肌肉隱隱泛著酸痛。

「終於到了……」徐婕長呼了口氣。

搜查幾處地方後,他們在生鮮食品區找到倖存者,人數總計三十七人,男女老少都有,軍人佔了八位。

看著滿地的斷肢殘骸以及撕裂、毀損的各種物品,就知道他們曾經經歷過一場大戰。

「太好了!我們有救了!」

「元寶、元寶,撐著點,我們可以出去了……」

「我先替你們治療。」

徐婕主動上前替傷者療傷,而田僑則是向他們報上自身來歷。

「我們是國英團第七團隊。這棟建物的怪物已經清除,你們休息一下,十五分鐘後,我們帶你們出去。」

「轟隆!轟隆!轟隆──」

田僑的話音剛結束,天空乍現幾道金色電光,滂沱大雨緊接著落下,高溫也瞬間驟降幾度,讓人頓時覺得一陣清涼。

「下雨了……」

「下點雨也好,剛好可以把那些臭味清一清、洗一洗……」

「我好久沒洗澡了……」

或許是因為看到生存機會,平時令人厭惡的雨天並沒有讓眾人心情不好,每個人臉上都是帶著笑容,隨意地說說笑笑。

站在破裂的落地窗前,徐婕沉默地看著下方的雨中街景,街上行走的喪屍完全沒有被這場大雨影響,依舊到處徘徊,尋找它們的獵物。

傾盆而下的磅礡雨水沖刷著路面,柏油路上的血漬、垃圾、蟲液、泥漿、廢水、腐敗物與不明污穢全部混雜在一起,骯髒、噁心的水流在路面漫開,一部分淤積在路面的坑洞裡,一部分順著排水孔流入下水道。

垂眸看著那流淌的泥水,徐婕心底得不安越發濃烈,好像有什麼事情被她忽略了。

到底是什麼事?她摸著心口,秀眉微蹙。

她一向很相信直覺,前世能在末世存活那麼多年,一部份是因為她小心謹慎,另一部份是因為她的預感很準,讓她避開了不少危險。

她細細回想著沿途種種,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實在想不出會發生什麼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
貓邏

貓步慢行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