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司魂院。

「老闆,我來交差了。」魈進入玹澄楓的辦公室,將一個小袋子擱在桌面上。

「辛苦了。」闔上閱讀中的文件,玹澄楓從袋中拿出玻璃瓶端詳。

那些半透明、甚至有些混濁的溶液,全是從遭受病毒感染的動、植物與人類屍體上取得。

「造出這麼大的騷動跟風波,他們究竟想做什麼?」玹澄楓眉頭緊蹙,百思不解。

那些被抓進網路遊戲中的靈魂──除了在遊戲中被殺死的人之外,其他「生還者」全在虛擬世界崩解後,回到自身的肉體裡,並且遺忘了所有事情,而那個遊戲網頁,就像是被人刻意隱藏般的消失了。

表面上這場風波算是平息,然而,對於對方近期如此密集,且看似預謀許久的行動,玹澄楓始終耿耿於懷。

他曾經派人搜索,結果卻是徒勞無功,所有的「痕跡」全被清除乾淨,彷彿種種事件只是一場虛妄不實的幻想。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組織並沒有像傳聞說的,準備將重心轉到這裡。」魈回答道。

「你怎麼會知道?」語氣一頓,玹澄楓隨即明白了,「收集樣本的時候,你跟他們的人接觸過?」

「剛好見到,所以就去向他們打聲招呼。」深入對方陣營明明是極為險惡的事情,魈卻說的像是到鄰居家串門子一樣輕鬆。

「既然沒有打算將重心轉移,那又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玹澄楓試圖釐清對手的想法。

「實驗。」魈聳肩答道:「特倫斯那傢伙好像將這裡設定為他的實驗場,打算在這進行一連串的實驗。」

「目的呢?」

「他說沒有目的,只是純粹的實驗。」魈不以為然的笑笑。

「你相信嗎?」玹澄楓將裝著酬勞的紙袋遞給魈。

「當然不信。」他語氣篤定的回答。「就算特倫斯是一個實驗瘋子,他也不會將時間浪費在毫無用處的研究上。」

「那麼你能查的出──」

「鈴──鈴──」

兩人對話到一半,魈的手機突然傳出響聲,打斷他們的交談。

『喂,小季啊……』

魈才喚出對方的名字,話筒的一端隨即傳來隱含怒氣的質問。

『魈老大,你終於肯開機接電話了嗎?這幾天你跑到哪邊去鬼混了?』

『小季啊,妳真是冤枉我了,我哪有去鬼混?』

『還說沒有!你這個爛人、死大叔!』這聲高分貝的怒吼,逼得魈將手機遠離耳朵。

『一整個星期都沒看到人,打電話找你、你的手機還給我關機!是怎樣,你是欠債欠太多準備要逃跑了嗎?丟著事務所的事情不管,你這樣對嗎?』

『我才沒有要逃跑,我是在忙。』魈辯解著。

『忙什麼忙?我們有多久沒接到案子了你知道嗎?上一期的電話費、水電費、瓦斯費都沒有繳,你想要被斷水斷電嗎?』

罵到一半,季薰的語氣突然一頓,聲音跟著沉了下來。

『你該不會瞞著我,自己偷偷進行什麼案子吧?喂,當初的合約可是有說,你要進行任何工作都需要帶著我,要是──』

『我知道、我知道,我沒有違約。』魈打哈哈的回道。

『那你剛才說你在忙,是在忙什麼?』

『呃,我忙……忙著到山上種樹啊。』魈隨口亂掰,笑的尷尬,『前陣子山裡的植物都被病毒弄死了,所以玹澄楓就委託我到山上種樹,今天才剛剛下山來,妳也知道,深山那種鳥地方的訊號很糟,我明明都開著手機啊,誰知道收不到訊號呢。』

『少騙人了!可以種樹的人那麼多,為什麼非要你去?而且你怎麼可能會接這種工作!』

『因為我缺錢啊。』魈一臉苦悶的回道:『妳剛才不也說了,事務所現在都沒有工作,還有一堆費用要繳,沒辦法,我只好來拜託他,看看能不能有什麼工作給我,唉~~現在失業率這麼高、景氣又這麼差,有工作、有錢賺就好,我哪還敢挑工作啊。』

他說的極其委屈,彷彿這份種樹的工作還是他放下身段,向玹澄楓「求」來的。

『……你說的是真的?』聽到魈說的如此低聲下氣,季薰被他說服了。

『要是妳不相信,妳可以問他啊,我現在就在他的辦公室,才剛剛領到種樹的錢,妳可以跟他確認。』魈作勢要將手機遞出。

『玹澄楓,那個小季……』

『不用了。』季薰制止了他的動作,『既然事情忙完了,你就快點回來吧,還有,馨慧他們說要找你討論社團的事情,你等一下撥個電話給他們。』

『了解。』

掛上電話,魈鬆了口氣的長呼一聲。

「你沒告訴她這件案子的事情?」聽完整場對話,玹澄楓大致理解事情的狀況。

魈朝他攤手笑笑,回道:「又不是什麼大案子,只是收集材料,用不著多她一個礙手礙腳的吧。」

「礙手礙腳?依照季薰的能力,她應該不至於會『礙手礙腳』才是。」玹澄楓雙手交疊於桌面,輕笑道:「再說,她是你的夥伴兼助手不是嗎?當夥伴就是要互信互助,怎麼可以隱瞞對方……」

「錯,她是助手兼債務人。」魈截斷玹澄楓的話,正色更正道:「除此之外,我跟她沒有其他多餘的關係。」

「原來你還是老樣子啊。」玹澄楓輕嘆一聲,「不愛跟人深交、長期居無定所、獨來獨往,我還以為你收了助手之後,情況應該會有所改觀。該不會幾天後,你又要不說一聲的離開了吧?」

「也許吧。」魈故作神秘的笑笑,「長期待在同一個地方,對我沒什麼好處,而且你們也會覺得很頭疼,不是嗎?」

玹澄楓不否認的回以微笑。「如果可以,我會希望你停留的時間可以長久一些。」

「好幫你處理那些頭疼的案件嗎?」魈戲謔的笑道:「接案子的人並不是只有我一個,多多培養那些新人吧。」

「當然,這方面的事情我也有在進行,只是……」

「鈴──鈴──」

魈的手機再度響起,又一次打斷了玹澄楓接下來的話。

『魈,你要回來了嗎?』季薰的聲音再度傳來,『我剛才要煮飯,發現冰箱沒菜了,衛生紙也快沒了,你回來時順手買一下,還有,你問問看玹澄楓那邊有沒有新案子可以接。』

『喂喂,好歹我也是老闆。』魈抗議的嚷嚷,『怎麼妳好像是在叫助手做事一樣,命令的這麼順口?』

『接案子本來就是老闆的工作,有什麼問題嗎?』季薰涼涼的回問。

『但是買東西……』

『怎麼?當老闆就不能買東西?老闆就不需要吃飯?當老闆的人,在大便跟擤鼻涕的時候都不需要衛生紙?』季薰牙尖嘴利的回嘴:『不想買也可以,反正我只是一個小小助理,再說,老闆上廁所沒有衛生紙又關我什麼事?老闆肚子餓沒東西能吃,好像也與我無關,老闆沒錢付水費、電費、瓦斯費……』

『好好好,妳不要再唸了,我買、我問。』魈投降似的喊。

結束通話,魈一臉無辜且無奈的望向玹澄楓。

「我家『老大』要我問你,有沒有什麼輕鬆、不危險的工作能做?」

「輕鬆不危險?她剛才好像沒有說出這些條件吧。」玹澄楓打趣的笑道。

「沒有是吧?對嘛!我早就知道你沒有這樣的案子。」魈直接忽略玹澄楓的話,自顧自的說下。

「並不是沒有……」玹澄楓朝他笑著。

 

※ ※ ※ ※ 

 

「你要我到佐˙司魂院打工?」季薰沒想到他竟然接了這樣的案子回來。

「剩下一個多月就要過年了。」魈將手上拎著的食材與衛生紙放到桌上,「這段時間一直到過年是他們最忙的時候,玹澄楓說他們那邊很缺人手,想找短期工讀生,所以我就幫妳答應了。」

「喂!我是要你去找工作、接案子,不是要你去『幫我』找工作!」季薰朝他大吼:「要打工的話我還需要透過你嗎?我自己去接不就好了!現在是事務所沒錢、沒案子、沒工作!你到底知不知道狀況啊?」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是用妳個人的名義,我是用事務所的名義去接這份工作。」魈將租來的影片放入DVD放映機中,按下播放鍵。

「你的意思是說……我在佐˙司魂院工作賺到的薪水,不是我個人的,是事務所的?」季薰聽出話中的意思。

「沒錯。」魈開了一瓶啤酒,坐在沙發上開始看起影片來。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去工作的人是我耶!憑什麼錢全是你拿走!」季薰簡直快要氣炸了,「就算是人力派遣公司,他們也只是抽個一成、兩成!你竟然要全部拿走?你這種行為簡直就跟搶匪沒什麼兩樣!你這個黑心奸商!」

「嘖嘖,怎麼說我是搶匪、奸商呢?這種評語還真是傷人啊。」魈嘻皮笑臉的搖頭。

「我不管!」季薰雙手交疊胸前,完全不想接這份工作,「如果是這樣的狀況,我才不要去,你自己去!」

「當初叫我接案子的人是妳,妳怎麼可以反悔?」魈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畫面,嘴裡發牢騷的數落。

「我叫你去接工作,是因為事務所這陣子都沒有收入,我擔心你沒有錢付帳款!」季薰反駁道:「要不然我也可以都不管啊,反正我只是助手,你繳不出錢,被斷水斷電趕出這裡我也無所謂。」

「是因為『擔心我』啊,這句話聽的真是讓人感動,來,讓我給你一個感激的擁抱吧!」

魈從沙發上起身,朝她張開雙臂,卻被季薰一腳踢倒。

「別給我亂吃豆腐!你這個變態色狼大叔!」

「真過份。」趴在沙發上,魈咬著抱枕哭訴,「竟然這麼賤踏人家的感情,我的一片真心全被妳踩碎了。」

「少在那邊跟我演哭戲,也別想用這種方法轉移我的注意力。」季薰冷聲回道。

「哎呀呀,去佐˙司魂院工作真的有這麼痛苦嗎?」將抱枕塞在身後,魈斜躺在沙發上,「雖然玹澄楓那個傢伙是小氣了一點,每次給的酬勞都不多、又愛刁難人,不過勉強也能算是不錯的客戶……再說妳不是想問小彌問題嗎?」

最後的這句話,說中了季薰的想法。

在得知小彌身體狀況無礙後,季薰曾經抽空去探望她,然而,小彌卻像是刻意躲著自己,每次聊不到幾句就藉故閃躲,跟以往的態度完全不同。

「要我去也行,我要抽成。」儘管同意接受這項工作,季薰還是不讓魈佔便宜。

「好好,妳說要抽成就抽成吧,七三。」魈無所謂的回道:「明天開始上班,上班時間早上十點到晚上九點。」

「你說的七三分是……我七你三?」季薰試探的詢問。

「當然不是。」

「那不行。」季薰才不會讓自己吃這麼大的悶虧。「付出勞力、辛苦工作的人是我耶,最低底限也要五五分。」

「不錯喔,妳討價還價的技術進步了。」魈似笑非笑的稱讚道:「好吧,五五分就五五分。」

「一言說定,你可不能反悔!」季薰強調著。

「小季,妳怎麼變得這麼愛斤斤計較啊?我什麼時候說話反悔過了?」

「很多時候。」季薰鐵著臉回道。

「好、好,我投降,一切都聽妳的,現在可不可以讓我安靜看影片?電影台詞都被妳的大嗓門蓋過了。」魈示意她噤聲。

「哼!」季薰也懶得理會,逕自往裝著食材的提袋一抓,準備往廚房走去。

「咚、咚咚、咚……」手突然一鬆,提袋裡的東西突然掉滿地。

咦?奇怪……季薰納悶的楞了一下。

剛才有那麼一瞬間,她的手突然失去力量,彷彿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小季,就算心情不好,也不用拿食物出氣吧?」魈半開玩笑的損道。

「誰會那麼小心眼啊!」

懶得理會魈,季薰彎身拾起食材,快步往廚房走去。

「對了,我去打工,那你要做什麼?」

在廚房切切剁剁,季薰後知後覺的想起這個問題。

「我當然是去善盡『老師』的職責,努力教導學生、作育英才啊。」

「啊?你在說什麼?」抓著菜刀,季薰走出廚房,眼中滿是困惑。

「我是說,我這位社團老師已經曠課很久了,為了彌補那群可愛的學生們,我要利用這段時間幫他們補課,而且他們說想要進行一個禮拜的台灣鬼屋環島探險,非常需要我這個導師帶領,哎哎,學生這麼需要我、這麼信任我,真是讓我感到好為難……」

「意思是說,你要跟學生出去旅行?」季薰眼中閃出殺氣。「我去打工,而你跟他們去玩?」

「呃……也不算是。」生怕季薰隨時會將手上的菜刀丟出,魈抓了抱枕擋在身前。

「我是為了讓他們知道鬼屋的由來,告訴他們什麼樣的屋子要防備,旅行回來後還要幫他們上課,這一切都是為了教育、都是教育啊!」

「教育你個大頭鬼!」季薰爆出怒吼:「本小姐辛辛苦苦去打工,你給我跑去玩!你這樣對嗎?」

「不要丟菜刀!」魈緊張的大叫。

「好!老娘不丟菜刀!我丟雷符!」

抓著符咒,季薰一張張朝他轟去,雷電在屋內轟隆作響,劈焦了沙發還燒毀電視。

緊急使出結界的防禦的魈,全身毫髮無傷,可是心卻在淌血。

「我的電視、沙發啊~~」他欲哭無淚的看著災難現場,「下次妳還是用菜刀丟我好了。」

「哼!」惡瞪他一眼,季薰轉身為到廚房繼續做菜。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