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暗如夜的房間內,一名長著「四隻」手臂,雙眼誇張暴突的中年男子,坐在加大版的舒適坐椅上,金魚般往外暴突的雙眼,緊盯著牆上的超大型螢幕,劇烈而吵雜的叫喊、打鬥聲從畫面中傳出。

 

「快離開,這裡要坍方了!」

「如果不小心掉到外面去,說不定一輩子也沒辦法離開這個網路世界。」

「靠!想逃?老娘才不會放過你!」

「我還有事,要先走了。」

「可惡!別跑!」

「不要戀戰!這個世界快要瓦解了,再不走就真的會被困住!」

「知道了!」

「季薰,快點過來!」

「好!」回過頭,季薰的動作突然停頓住,美麗的金屬色雙瞳鎖在一名女子身上。

「……媽媽?」她失神的輕喚,眼裡充滿依戀。

回應著她的呼喚,殭屍舉起她發黑、枯瘦的雙手,掐住了季薰的脖子。

「小季,妳在發什麼呆!」

位於出口處的魈身形一閃,火速現身在她身旁,及時將季薰救出殭屍的魔掌。

 

影片到這裡結束,影像定格在崩毀瓦解的網路世界中。

「真有趣……」指尖在下巴來回輕刮,特倫斯露出意味深長的思索神情。

就在他打算將影像倒轉,回到前一個畫面時,螢幕突然出現扭曲,一個光圈從中出現。

「我回來了。」一名少年的身影從光圈中跳出。

「陳,事情辦完了嗎?」特倫斯隨口問道。

「我現在的名字叫做『潘拉蒙』。」他不滿的糾正,「都已經幾天了,你還沒記住我的名字?」

「叫什麼名字不都一樣。」特倫斯四手一攤,無所謂的回道。

「不一樣。」潘拉蒙口氣篤定的否決,「以前那個只會唸書,除此之外什麼不會的陳逸安已經死了!現在的我是潘拉蒙,潘拉蒙是網路世界的強者!」

「好好,我知道了。東西呢?有帶回來嗎?」特倫斯隨口敷衍幾句,話風一轉,直接進入正題。

「當然有。」潘拉蒙一臉神氣的抬高下巴。

在身上掏掏摸摸一會,潘拉蒙從夾克兩側的貼袋、長褲口袋等地方拿出數個小玻璃瓶,瓶子裡裝著各色液體,顏色有些渾濁。

將瓶子接過手,特倫斯立刻轉身走到實驗器材前,將那些溶液一一放入預備好的機器中。

「以後不要叫我做這種事情。」潘拉蒙往沙發上一坐,「那些死掉的東西臭死了!皮膚爛掉、流膿,屍水跟血水流了一地,蒼蠅跟蛆在上面爬來爬去、飛來飛去,簡直比殭屍還噁心!」

「辛苦了。」特倫斯心不在焉的敷衍,「要在短時間拿到這些樣本,只有你才能辦的到。」

「也對,我從網路開門,一下子就可以到其他國家去了。」潘拉蒙面露得意的輕笑,「不過我真沒想到印尼、非洲那些地方也會有網路,還以為他們很落後……」

相較於潘拉蒙滔滔不絕的談論,特倫斯則是一語不發的專注在實驗上,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對了,你給我的這個身體真不錯,輕巧而且靈活,比我之前的好用多了,只是如果可以加強一些力量會更好。」

「你可以幫我加上武器嗎?就像電影裡的那種,從身體裡拿出武器,或者是手腳會自己變成武器,之前看電影的時候,就覺得那樣子真是帥呆了,啊,還有……」

叨叨絮絮說了數分鐘之後,潘拉蒙突然不發一語的沉默了。

「怎麼不說話了,口渴了?」察覺到這份奇異的靜默,特倫斯開口詢問。

「沒有,只是突然想到,你要我拿這些東西做什麼?」潘拉蒙追問道:「這些東西跟計畫有關係嗎?」

「當然。」確定採樣全數正確後,特倫斯停下手邊的工作,調整座椅面向潘拉蒙。

「如果能夠進行的順利,我就可以輕易製造出許多怪物,不用像以前一樣,一個個抓回來改造。」

「製造怪物?」潘拉蒙失笑的搖頭,「你身邊的手下還不夠嗎?難不成你想要佔領世界?」

「咯咯咯……」特倫斯發出詭異的笑聲:「我可是世界頂尖的科學家,你覺得我會像那些蠢蛋一樣,滿腦子想著權力、金錢跟女人嗎?」

「不然呢?你做這些事情的目的是什麼?」潘拉蒙好奇的追問:「要是實驗成功了,除了製造出很多怪物、弄的世界大亂,還會有什麼有趣的情況出現?」

「咯咯咯,你平常一回來就是窩在電腦前玩遊戲,今天怎麼突然對我的研究這麼好奇?」特倫斯半瞇著雙眼,視線中透出探量意味。

「遊戲我玩膩了。」潘拉蒙一臉無奈的回道:「閒著沒事做,來跟你聊聊天,再說我也是L的一員,總要對組織裡的計畫關心一下。」

「組織?」特倫斯詭異的笑了,「真遺憾,我並沒有跟潘拉蒙提過組織的事情。」

「哎呀,我露餡了嗎?」潘拉蒙笑了笑,仍舊是一副輕鬆自若的模樣。

「沒想到你竟然可以轉換氣息跟他同化,手段越來越厲害了,魈。」特倫斯似笑非笑的稱讚。「難怪我到處派人追蹤你的氣息,卻怎麼也找不到你。」

「被你們追捕了這麼久,我總該學會一些逃跑技巧。」

「除了逃跑之外,你似乎也學到隨時隨地偽裝自己啊。」特倫斯意有所指的輕笑,「身經百戰的你,竟然也會害怕遊戲中的鬼怪,這還真是有趣。」

「人生這麼漫長,總該找些事情來怕,不然不就太無趣了嗎?」

對話中的潘拉蒙,笑容突然一卸,傾身往前倒下,陷入昏迷狀態,一抹闇影自他的背上竄出,化成了魈的模樣。

「這孩子還真可憐。」魈大剌剌的往潘拉蒙的背上一坐,翹著二郎腿,「還以為你們至少會將他收入組織,沒想到他從頭到尾都只是一顆棋子。」

「咯咯咯……組織可不是廢物、垃圾的收集場。」特倫斯輕蔑的笑著,「這種程度的傢伙,路上隨便抓都一把,真要我挑人,上次幫你們開門的傢伙我還比較感興趣。」

「嘖嘖,真是好傷人的話。」魈搖頭埋怨,「要是當事者聽到,恐怕會傷心的哭了,畢竟他可是拋棄生養他的父母,拋棄身為人的權利,讓自己變成這副不人不鬼的樣子……」

「你跑來這裡,就是來對我說這些話?」特倫斯打斷他的話,戲謔的輕笑。「什麼時候你變得這麼有同情心?」

「當然不是,剛才只是基本的寒暄。」魈聳一聳肩,隨即進入正題,「我只有三件事情想問,問完了我就會立刻閃人。」

「咯咯咯,你以為我會回答你的問題嗎?」特倫斯不以為然的冷笑。

「我相信你會。」魈的手上突然出現幾個玻璃瓶,「除非你不想要你的樣本了。」

「你以為我會上當?」特倫斯咧嘴笑著,「我剛才已經確認過,那些樣本都是真的。」

「我沒說那些是假的。」魈再度晃晃手中的試管瓶。「只不過,我這份也是真的。」

「……」笑容微微歛起,特倫斯開始思索對方葫蘆裡究竟賣著什麼藥。

正當他試圖釐清狀況時,身後裝有樣本液體的機器突然冒出輕煙,而後火花迸出,機器連同盛裝液體的瓶子全被炸毀。

「你這個傢伙!」見到好不容易收集回來的樣本全數毀壞,特倫斯為之氣結。

「如何?決定要跟我進行『交易』了嗎?」魈笑嘻嘻的問道。

「就算我說了,你也不見得會將東西給我。」特倫斯並不信任他。

「我個人覺得,自己還算是一個誠實、守信用的人。」魈把玩著玻璃瓶。「如果你肯跟我合作,好好回答我的問題,你就不用再辛苦收集這些樣本,再說,『拒絕跟我合作,重新再找樣本』和『你被我騙了,拿不到東西,只好重新再收集一次樣本』這兩者的結果相同,你為什麼不賭賭看?反正對你來說也沒什麼損失。」

這些話的邏輯雖然奇怪,但是為了節省材料收集時間,兩相權衡下,特倫斯還是妥協了。

「……說吧。」

「我聽說你們逐漸將重心移到這裡來,為什麼?」魈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當然是為了實驗,不然還能為了什麼?」特倫斯沒好氣的回道。

「沒有其他理由?」

「沒有。」

「除了你跟你的研究團隊,還有其他人過來這裡嗎?」

「誰知道?」特倫斯雙手交疊於腿上,另外兩隻手則是置於扶手。「那些傢伙向來行蹤不定,我很忙,沒那種閒工夫去探聽他們的下落。」

語氣停頓了一下,特倫斯像是想到什麼般瞇眼笑著。

「你該不會是擔心『他』會來這裡找你吧?需要我告訴『他』你的行蹤嗎?」

「要說你早就說了,還等到現在嗎?」魈無視他的威脅,神情自若的笑笑,「我想你也很清楚,要是我被『他』找到,你就永遠無法得到我,如此一來,你對我進行的那些研究,花費多年的心血全部都會毀於一旦,你……捨得嗎?」

雖然特倫斯是L組織的一員,但,為了他的研究實驗,他寧可選擇背叛,也絕對不會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咯咯咯,說的真好,完全猜中我的想法,咯咯咯……」特倫斯發出一連串沙啞、聲調奇怪的笑聲。

「第二個問題……」

「等等,什麼『第二個』問題?」特倫斯抗議的喊:「你剛才已經問兩個去了,現在是第三個!」

「那些只是第一個問題的延伸題。」魈無辜的聳肩,「誰叫你說話要那麼不甘脆,不肯一次全都說個明白?」

「咯咯咯,你還真是一個狡猾的傢伙,不愧是在街頭長大的野狗,對於算計這種伎倆特別擅長。」特倫斯皮笑肉不笑的損著。

沒有理會他的嘲諷,魈繼續往下說道:「第二個問題,你做出這一連串行動,用意到底是什麼?你的計畫是什麼?」

「這個問題我剛才已經回答過了。」特倫斯慢條斯理的回道:「我正在進行一場實驗──用最便利、快速的方法,製造出大量的怪物。」

「然後呢?」

「誰知道。」特倫斯四手一攤,「或許我會命令這些怪物佔據一個地方,自己成立一個怪物國,不然就是叫他們跟人類宣戰,來一場全球性的大戰,又或者繼續實驗,看看能不能創造出終極新人類,也許以後我還會有新的靈感,想出新的實驗。」

微笑著,特倫斯說出這番半真半假的的發言。

「看來你真的很討厭人類。」魈搖頭苦笑。

「不不,你錯了,我喜歡人類,喜愛的程度僅次於實驗。」特倫斯否認的笑著。

「身為人類的你,為了科學捨棄人的身分。」魈微偏著頭,唇角勾勒著淡笑。「為了研究,你殘害跟你相同血緣的人,你所謂的『喜歡』還真難以判定。」

「因為上帝造出的人類並不完美,我喜歡完美的藝術品,所以我決定要改造上帝留下來的缺陷。」特倫斯高傲的回道:「為了達成這個至高無上目標,自然需要有人犧牲。」

「少用那些唬人的話回我,事實上你只是一個喜歡凌虐別人的科學變態。」魈笑著,眼神中卻透出寒意。

幾次在特倫斯的手上死裡逃生,魈對他的實驗手段可是瞭若指掌。

「咯咯咯,你要這麼說我也不反對。」特倫斯開心的捧腹笑著,「人是一種最有趣的實驗品,可塑性高,生命力脆弱但是又很頑強。如果你有看到他們在實驗中掙扎的樣子──為了能夠活下去,什麼都可以捨棄,你一定會覺得很有趣。」

「不好意思,我跟你的品味不同。」魈輕輕搖晃手上的玻璃瓶,打量裡頭的溶液。

「耗費了這麼多心力、人力,就只是為了將人類改造成妖怪?你不覺得太過大費周章了嗎?」

「只要能夠成功,不管花費在多時間跟心血都值得。」特倫斯篤定的回道。

魈反覆思索著特倫斯的話,他知道他的答案裡有幾分真實,但,若要說特倫斯只有上述的目的,並無他想……魈可不這麼認為。

「沒有其他問題了嗎?你應該還有一個問題還沒問吧。」特倫斯急躁的催促,他想要快一點從魈手上拿回樣本。

「那個天使是你們組織的新成員?」魈問出最後一個問題。

「你是說伊格爾?」特倫斯發出咯咯咯的笑聲:「他只是我的合夥人。」

「他跟L無關?」魈確認的追問。

「不知道。」特倫斯聳肩回道:「組織想收他,他沒拒絕也沒答應。」

「你們合作的內容是什麼?」

「天使跟科學家的合作,你覺得會是什麼?」特倫斯笑著反問。

「要是這位先生對這項合作計畫感到好奇,要不要考慮加入我們,一起合作?」

光影隨著柔美的聲音灑入屋內,驅走一室的黑暗,身穿一襲米白色套裝,伊格爾現身門口。

「這算是委託嗎?」魈緩緩站起身,雙手交疊胸前,「通常我會先聽完雇主的委託內容,再來決定要不要接案,而且知道案子的內容,我也才能決定要收多少費用,你們有計畫書或者是相關資料提供給我做評估嗎?」

「咯咯咯,如果要你當我的實驗品,你想要估價多少?」特倫斯開玩笑的探問。

「很遺憾,你說的案子我恐怕接不了。」魈投降似的舉起雙手。「雖然我很愛錢,可是我更愛我的性命,你的案子我要是接了,恐怕有錢也沒命花。」

「咯咯咯,如果是那個女孩子呢?」特倫斯緊接著問:「那個叫做季薰的女孩。」

「你要她?」魈皺起眉頭,「別怪我沒警告你,她可是很兇悍的小鬼。」

「你應該知道,我有很多能讓人乖乖聽話的方法。」特倫斯信心滿滿的說道:「只要你將她交給我,我除了給你一大筆錢之外,還向你保證,我五十年內不會追捕你,你可以平安而且快樂的度過五十年,如何?」

「一陣子不見,沒想到你變得這麼會說笑話?」魈笑了,笑容裡卻毫無歡意,「不過就是一個小鬼,她有什麼本事換我五十年的安定?要說謊騙人也該說的像樣一點,還是說……一段時間不見,你開始對小孩有興趣?」

「別裝蒜了,魈。」特倫斯斂起笑容,目光轉為銳利,「那個女孩的眼睛不尋常,你知道、我也知道。」

「是這樣嗎?我怎麼從來都沒有發現?」魈依舊打哈哈的笑道:「真遺憾,那個小鬼欠了我一筆錢,在她把錢還清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動她一根寒毛。」

「我想要的東西,從來不會拿不到。」特倫斯挑釁的對他說道。

「喔?是嗎?」酒紅色雙瞳黯了黯,魈的笑容透出冷意。「或許你現在就可以嚐到拿不到東西的滋味了。」

朝特倫斯晃晃手上的玻璃瓶,魈的形貌在瞬間化為影子,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該死!」發覺魈將玻璃瓶一併帶走,特倫斯氣的捏碎椅子扶手。

「可惡的傢伙,竟敢欺騙我!要是你再度落到我手裡,我一定會在你身上進行一百種以上的實驗,我要讓你嚐盡痛苦!」

當特倫斯暴躁如雷的怒罵時,被魈附身的潘拉蒙悠然醒來。

「唔?發生什麼事了?」揉揉眼睛,他還搞不太清楚狀況。

「你!立刻去重拿一次樣本,快點!」特倫斯急躁的命令道。

「還要去?喂,我才剛回來耶,你好歹也讓我休息一下。」潘拉蒙抗議的埋怨。

「你想休息是吧?」特倫斯突然起身向他走去,不給對方說話的時間,他一手就將潘拉蒙的脖子給扭斷。

身子一軟,潘拉蒙就此倒地氣絕,死前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現在你可以好好休息了。」看著地上的屍體,特倫斯冷聲說道。

「殺了他,你該怎麼在短時間內收集樣本?」伊格爾語氣淡漠的詢問。

「我要的是他的能力,不是他的腦袋。」特倫斯命人將潘拉蒙拖走,「之前幫他製造身體時,我在軀體裡加裝了複製機器,只要他發動力量,儀器就可以吸收並且複製他的能力,雖然現在機器大概只吸收了50%,但是只要加上其他輔佐設計,將能力加強到80%應該沒問題。」

打從一開始,特倫斯就沒有收留潘拉蒙的想法,要不是對潘拉蒙的能力感到有興趣,他才不會留他這麼久。對特倫斯而言,潘拉蒙只不過是一個能用的工具,用完即丟,沒什麼好猶豫。

「你說想研究那個叫做季薰的女孩,是因為她對我們的計畫有助益嗎?」伊格爾追問。

「咯咯咯,目前還不確定。」特倫斯眼中閃爍著光芒,「只是我的直覺告訴我,她肯定是一個很好的研究題材!」

「……是嗎?」伊格爾若有所思的沉默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