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迪亞家附近的菜園裡,一對男女正蹲在菜園的田埂上聊天,女生是迪亞的母親,青羽;男生則是迪亞的父親,東閔。

 

「東閔,我覺得好無聊喔……」青羽蹲在丈夫旁邊大大的打著呵欠,「迪亞不在家,都沒人可以陪我對練……」

 

「喔。」東閔簡短的回應著,他的眼神正盯著眼前的初生的小菜苗,雙手正忙著翻土除草。那菜苗是東閔最新研發出的「地瓜仙人掌」,現在好不容易冒出了小芽,說什麼也要小心照

料。

 

「不知道迪亞現在在做什麼?她的刀術應該有進步了吧?」青羽望著遠方的天空臆測著。

 

「大概吧。」

 

「早上切菜的時候我發現菜刀有點鈍了,改天我想將菜刀拿去給神三刀磨鋒利些。」青羽又說著。

 

「喔。」

 

「爸跟媽說要去學校找道耳,不知道他們會談些什麼?我也好久沒去學校了呢……」

 

青羽口中所說的「道耳」,就是帝華納科學院的校長,道耳與他們家的人可是有極……深的交情。

 

「嗯。」

 

「……」青羽沉默的看著丈夫,她發現他根本就沒在聽他說話。

 

「欸,中午我們吃人肉叉燒包好不好?」

 

「好。」

 

「等一下我買條裙子給你好不好?」

 

「嗯。」

 

「老公……」青羽用著極為輕柔的聲音喚著丈夫,「我想要離家出走,你說好不好?」

 

「好。」

 

「好你個頭!」青羽生氣的站起來,她一腳對丈夫的屁股踢去,東閔跟著摔入田裡,「我受夠了!我要出去玩!我要離家出走!我不理你了!」

 

說完,青羽氣憤的衝回屋子,隨手抓了斗篷披在身上,臨出門時見到廚房的菜刀便順手將它帶上。

 

「順便去找神三刀磨刀子好了。」青羽喃喃的說著。

 

青羽騎著馬快速的奔馳著,在她路經一處荒漠時,一陣叫喊聲引起她的注意。

 

「我不要回去!放開我!聽到沒有!」一名瘦小年邁的老者大聲的叫著,那老人留著兩條細細的鬍子,駝著背,手上拿著根柺杖。

 

此時,這名老人被粗繩牢牢的捆住,繩子的另一端握在一個黑衣男子的手上。

 

「欸,路過的好心人啊!」老人見到青羽高興的大喊著,「妳瞧瞧,這個年輕人竟然不分青紅皂白將我抓起來,我這把老骨頭可都快被他折斷了,求求妳救救我吧!」

 

「這是……」青羽瞧著眼前的狀況好奇的發問著。

 

「好久不見。」黑衣男向青羽鞠躬笑著。

 

好久不見?我認識這個人嗎?青羽困惑的眼著眼前留著平頭,有著綠色髮色的男子,「請問你是?」

 

「瑞。」黑衣男簡短的答著。

 

「瑞?瑞……」青羽喃喃的重複著,她盯著黑衣人的臉想了好一會,「瑞!你是瑞!」

 

青羽終於想到了,他就是離家十多年的瑞啊!「你的頭髮怎麼變成這樣?」

 

「我吃了一種藥草,吃完之後我的髮色就變成這樣了。」瑞一臉無所謂的摸摸頭髮。

 

「你離家出走之後去了哪裡?怎麼我們都沒聽到你的消息?」

 

「冥界。」

 

「冥界?」青羽愕然的看著瑞,她面色哀淒的伸手摸摸瑞的臉,「可憐的瑞,沒想到我們才一段時間沒見……你就死了……」

 

「我還活著。」瑞將青羽的手抓下,面無表情的說著。

 

「還活著?」青羽瞧了瑞好一會,「那你怎麼會在冥界?」

 

「我旅行時不小心闖進冥界。」

 

「呼……說清楚啊,害我嚇了一跳。」青羽換上副輕鬆的笑臉,「那你現在都待在冥界?」

 

「嗯。」瑞點頭回答,表情仍是淡然。

 

「在那邊做什麼?」

 

「打工。」

 

這小子還是老樣子,問一句答一句!青羽深深吸了口氣,「你在那邊打什麼工?做什麼?老闆是誰?說清楚!」

 

「幫忙處理冥界瑣事,老闆,冥王。」瑞的回答依舊簡潔有力,不帶任何情緒。

 

「你什麼時候要回家?迪亞她很想見你。」青羽說到這,停頓了下,她想起瑞應該不清楚迪亞的事,她連忙補充著。「你應該不認識迪亞對吧?聽了之後別太驚訝,迪亞她就是……」

 

「我妹妹。」瑞將話接了下去。

 

「你知道?」這下換青羽訝異了,「你怎麼會知道?」

 

「世上所有發生的事情都會傳回冥界。」瑞語調平淡的回答。

 

「那你應該知道迪亞她很想見你吧?」青羽跟著笑著,「你什麼時候要回來?」

 

「最近很忙,將手邊的事情處理完我就回去。」瑞收緊手上的繩子。

 

「哎呦,別拉的這麼緊啊!」一直被青羽忽略的老人,此時因身上繩子的收緊而痛的大叫。

 

「你抓他做什麼?」

 

「他是冥界緝捕的要犯,冥王叫我抓他回去。」

 

「要犯?」青羽打量著老人,「他也是鬼?怎麼看起來像個平凡老頭?」

 

「想看他的原形嗎?」瑞手一抽,將繩子鬆開。

 

得到自由的老人立刻跳離瑞身邊,他一反先前求饒的態度,怒目對瑞叫著:「小子,你死定了!我要吃了你!」

 

說著,老人身形逐漸變大,身上的衣服跟著被身體撐破,他的手長出了三吋長的爪子,膚色變成鐵灰色,乾扁的臉逐漸扭曲,嘴裡長出雜亂的獠牙,不一會,一個三層樓高的巨人出現。

 

「原來這就是他的原形啊!」青羽面不改色的打量著。

 

「他的力量可以輕鬆擊碎大岩石,身材非常高大,靈活度跟反應都不錯。」瑞在一旁為青羽解說、分析:「另外,雖然他長相愚蠢,攻擊時卻懂得耍小手段,一旦抓到對方弱點,就會專挑要害攻擊。」

 

「喔?」青羽臉上出現躍躍欲試的笑容,「讓我玩玩吧!」

 

「請便。」

 

青羽快速往空中一躍,抽出腰間的刀往妖怪劈去,妖怪退避的速度慢了些,迎面被擊中一刀,正當青羽想將刀子抽出時,她意外的發現刀子正不斷被吸入妖怪的身體。

 

這!青羽楞了下。

 

「他的身體會吸食對手的武器。」瑞的聲音自旁邊傳來。

 

「把刀給我吐出來!」青羽聚氣在掌心,她對著妖物狠狠擊去。

 

妖魔被青羽這麼一擊,龐大的身軀也跟著倒了下去,青羽將刀抽出妖魔的身體。

 

「這樣就倒了?」青羽無法置信的看著妖物,瑞不是說這妖物是要犯嗎?怎麼這弱啊?

 

一個失神,妖魔突然化成一灘灰色液狀物體,自青羽的腳邊往上侵襲她的身體,青羽倒抽了一口涼氣,正當她想舉刀反擊時,瑞出現在青羽身邊,一手抓住妖物的一端,手猛力一收,妖物便被抽離青羽的身邊。

 

「這傢伙……」青羽真是沒想到這妖物還會詐死啊。

 

「他的特性是狡猾。」瑞淡淡補充說明著,話說完後,瑞對青羽一點頭,「先走了。」

 

可惡的小子!這種事也不會提早警告我!青羽被妖魔擺了一道,心裡實在悶得不得了,隨後青羽跟著無奈的嘆氣,「這小子還是沒變。」

 

瑞的態度總是不溫不火的,遇到問題也總是有問必答,可他回話也不會多說,問他什麼他答什麼,活像本教科書一樣。

 

望著瑞遠去的背影,青羽搖搖頭,而後她重新躍上馬背,朝著神三刀所住的村子飛奔而去。

 

 

在進到村子時,照慣例的,青羽跑到酒館準備買些酒給神三刀,才剛踏進店內,她便瞧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咦?迪亞怎麼會在這裡?青羽臉上跟著出現一個調皮的笑。

 

嘿嘿嘿……這麼久不見,試試他的刀法吧!青羽從懷中拿了塊布蒙住臉,綁緊了身上的斗篷,青羽躡手躡腳來到迪亞身後,她高舉手中的菜刀對著迪亞狠狠劈去。

 

「碰!」迪亞在座椅被砍成兩半之前迅速逃離。

 

呦!反應還不錯嘛……青羽不打算給迪亞喘息時間,她緊跟著又是一刀砍去,迪亞快速的抽出長刀擋下。

 

「行風斬!」迪亞開始展開反擊。

 

不錯嘛……出招比以往熟練多了。青羽在心中評估著。

 

不過,這種程度就想打贏我?「你還太嫩了。」青羽三兩下便解了迪亞的招式。

 

隨後,兩人將打鬥場地移到餐館外頭。

 

「螣蛇!」迪亞對青羽發出威力強大的一擊。

 

招式一出,刀氣所引起的力道引起一陣沙塵。

 

呦,新招式啊!青羽迅速的攀上樹避開,這新招式讓她感到意外與驚奇,「這個招式不錯,只可惜……動作還是慢了點。」青羽坐在樹上俯瞰著底下的迪亞。

 

迪亞瞪著眼,氣呼呼的看著青羽,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八魁殺!」

 

刀光化成流星在空中閃過,長刀劃過空氣的聲音串成清脆的曲調。

 

又是一個讓青羽感到陌生的招式,這一次,青羽來不及避開,她硬生生的接下它。

 

「碰!」青羽所處的大樹,因為承受不住這招式的力道而碎裂、倒下。

 

「這招式真不錯……」青羽讚歎著,這還是迪亞第一次讓她有心驚膽顫的感覺,「剛剛那招真是讓我捏了把冷汗,看來你進步不少啊。」

 

青羽將擋在上頭的枝幹踢開,她迅速從雜亂的葉叢跳出,活動了下筋骨,「看樣子,我現在可以更認真一點跟你打了。」

 

「……」迪亞蒼白著臉,退了兩步。

 

「準備好要接招了嗎?」青羽見他這模樣跟著笑了。

 

「住手!」希杰跑到迪亞身邊,他氣呼呼的對青羽吼著:「你是誰?為什麼要攻擊迪亞哥哥?」

 

「迪亞,抱歉了。」夜伢跟著出現,他橫擋在迪亞面前,「雖然你要我不要插手,可是我還是不能坐視不管。」

 

這些應該就是迪亞在學校的朋友了吧?雖然青羽在「紀錄書」上看到迪亞交了幾個朋友,不過書上沒有圖像,光憑一堆文字敘述青羽無法分辨對方的身分。

 

紀錄書,一本用來紀錄迪亞生活的書籍。在迪亞離家的那天,東閔對迪亞施了追蹤術法,迪亞每天所發生的事情都會化成文字,詳盡的顯現在紀錄書上面。

 

而後,青羽跟夜伢他們小小的過了幾招。在對招結束之後,真相大白,眾人也跟著回到餐廳用餐、閒聊,迪亞為青羽一一介紹著朋友。

 

「我左手邊的這位叫做夜伢,他旁邊是歐羅、果力多、三藏,麗莎旁邊是希杰……」

 

青羽順著迪亞的介紹一個個看著,最後,青羽的視線停在夜伢身上。

 

聽說這個叫做夜伢的人,是目前新生代中極受矚目的一名,年紀雖輕但知識廣博,舉凡:軍事、文學、武術、魔法、禮法……皆有涉獵,很多王室官員都想攏落他,一些貴族夫人也將

他視為最佳女婿人選。就青羽所聽到的消息中,已經知道有三、四名政官積極蒐集關於夜伢的情報,貴族夫人中,也是有不少人勤勞的往夜伢家走動。

 

「剛剛真是很抱歉。」夜伢滿臉歉意的對青羽解釋著:「初次見面就對您做出失禮的舉動,我以為有殺手要對迪亞不利,所以才會……」

 

青羽毫不在意的揮揮手。「沒關係、沒關係,我好久沒活動筋骨了,剛好趁這機會動動,你剛剛出手防禦的那一招非常不錯,力道、速度都掌控的剛好,改天有機會我們兩個再來過幾招吧。」

 

「是,到時候請您多多指教。」

 

接著,青羽將視線轉向夜伢身邊的歐羅,「你的藏氣的技巧很高明,很少有人能夠逼近我五步而不被我發現,看你的身手,你應該是史托克家族的人吧?」

 

史托克,頂尖殺手的代名詞,雖然史托克家族成員行蹤神秘、處世低調,但是他們那高明的暗殺技巧,還是讓他們受到極大的關注。

 

「是的,您真的很厲害,很少有人在那樣的距離還能躲過我的攻擊。」歐羅笑著對青羽說道。他說話時的溫和表情,跟先前攻擊青羽時的狠樣簡直判若兩人。

 

真不愧是史托克家族的人,就算剛剛真的差點殺了對方,他們下一刻還是能神情自若的跟人喝茶聊天。青羽之前也跟史托克家族的人有所接觸,對於他們這樣視生命於無物、漠視周遭一切的行徑,青羽早也見怪不怪。

 

青羽將視線調向歐羅身邊的三藏,瞧著三藏的臉,青羽總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三藏,我怎麼越看越覺得你很像一個人?」

 

瞬間,青羽腦中閃過一個臉孔,她興奮的對三藏叫著:「對了,法華!你長的跟法華很像!」

 

三藏的臉閃過一絲窘困,他搔搔頭笑著回答:「他是我父親。」

 

迪亞在聽到三藏回答之後,表情轉為訝異:「三藏,你老爸是祭司,為什麼你是和尚?」

 

「我是修行者,不是和尚。」三藏糾正的道。

 

和尚?修行者?聽著這話青羽也是感到意外,她仔細瞧了瞧三藏的打扮,三藏他頸戴佛珠,身著米色袍子,果真很類似僧人裝扮。

 

「你家人不反對嗎?」迪亞語調委婉的問著。

 

是啊……法華怎麼會讓他的孩子……青羽跟法華是老交情了,法華那固執的脾氣她可是非常了解的。

 

「他們一開始是很反對啦……我花了好大一番功夫跟他們溝通,最後他們勉強答應讓我在求學期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三藏的眼神流露出些許的無奈,但那表情只有一順間,很快的,他又立刻武裝起自己對著眾人笑著。

 

「那……你畢業以後……」

 

「畢業以後我還是繼續堅持我的想法,這是我的人生,我想照著自己的意願走。」三藏的眼中發散著光芒,那是追尋夢想的神采。

 

看著三藏的模樣,青羽突然憶起她以前曾經跟三藏有過一面之緣……

 

某天,青羽前往神學院找法華,在神學院的庭院中她瞧見了三藏,那時候的三藏只是個七歲的孩子,他用著小小、瘦瘦的雙臂抱著幾本厚重的書,安靜地站在法華身邊說著事情,青羽還記得,法華還在她面前誇三藏是個心思縝密、聰穎的孩子。

 

沒想到,才過了一段時間……三藏竟然有這麼大的變化。

 

青羽臉上漾起笑容,「說的好!自己的人生本來就該按照自己的意思走,我支持你!」

 

說實在話,比起那時候毫無情緒的三藏,青羽還比較喜歡現在堅持自己想法的他。

 

「果力多,你爸媽現在過的如何?」青羽將目光調向在場唯一一個熟人,「還是跟以前一樣喜歡吵架嗎?」

 

「是啊,我聽家臣說他們兩個還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那兩個人還是老樣子啊……青羽對這件事情也是習以為常了,「真是好久沒看到你了,上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只是個十一歲的孩子,沒想到你已經長這麼大了。」

 

果力多他們家是四大古武術流派之一忍者世家,果力多的父親位居領導者地位,同時也是忍者城城主。

 

青羽與果力多算是舊識了,雖然期間有幾年不見,但在談話中,青羽發現果力多那愛漂亮的個性可是一點也沒變哪……

 

一一巡視過後,青羽最後將目光放在與他們同行的小男孩身上。

 

希杰,一個可愛的小男孩,在剛剛青羽與希杰過招時,青羽意外的發現,這個孩子所使用的可不是尋常功夫,印象中,那好像是一個特殊種族的獨門功夫。

 

「剛剛看你使那個招式我覺得好眼熟,我以前好像也有跟同樣的招式過招過,可是我就是想不起來……」

 

「……」希杰微微的低下頭並沒有答腔。

 

在隱瞞嗎?青羽敏銳的從希杰的眼神中找到防備的神情。

 

眾人在餐館聊了一陣子之後,便動身前往神三刀的住所,原本,青羽打算好好跟神三刀喝上一杯的,沒想到竟然有不識相的打手前來討刀。

 

「神三刀!我們家主人前天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如何?要是你肯為我家主人打把絕世名刀,我家主人絕對不會虧待你!」

 

「又來了,真是一群掃酒性的傢伙。」神三刀無奈的搖頭說著。

 

「死老頭!別在裡面拖延時間,快點回答我!」屋外的人又再次叫著。

 

神三刀站起來緩緩走到門口,他斜倚在門邊上看著對方。「回去告訴你家主人,老頭子我做刀一向很乾脆,只要實力夠我自然會幫他做,不過,以你家主人的實力……想要拿我的刀,他還不夠格。」

 

呵……這句話說的真是好啊!青羽暗暗稱讚著,不過,外頭的人可不這麼想,對方快步衝向前想給神三刀一個教訓,青羽搶先一步擋住。

 

「妳這娘兒們給老子閉嘴!識相的話,最好少管閒事!」帶頭的人語帶不悅的瞪了青羽一眼,隨後對方又對著一旁的神三刀大吼,「死老頭,叫你鑄刀是看得起你!少給我敬酒不吃吃罰酒!」

 

煩人的傢伙,要不是我今天心情好,不想跟你們計較,你們早就不知死到哪去了。青羽不耐煩的瞄了對方一眼,「聒噪的男人可是很不受女生歡迎的喔。」

 

「死女人,妳找打是嗎?」其中一個人上前揪著青羽的領子吼道。

 

對方的恐嚇青羽根本不放在眼裡,她一派輕鬆的對迪亞笑笑,「想打我?這你可要問我兒子同不同意了。」

 

「妳兒子?哼哼!就算妳叫妳老子來,我……」對方話還沒說完,脖子上就已經被架上了一把刀。

 

「放手。」迪亞冷冷的看著對方,他那略帶憤怒的眼神,發散出一種不容抗拒的氣勢,對方見他這模樣臉上露出畏懼,立刻識相的鬆手。

 

這孩子真的成長了。青羽明顯感受到迪亞的轉變,以往,迪亞在感到生氣時,他會很明顯的表現出來,那是一種直接又純粹的情緒,現在的他卻懂得克制與壓抑,但,儘管他壓抑、他克制,他還是能讓對方明顯接受到他的憤怒與氣勢,這是一種經歷過磨練與沉澱才會有的成果。

 

「這群人就交給你了。」青羽決定讓迪亞解決眼前的狀況。

 

「知道了。」迪亞語調冷淡的回著。

 

一場大混戰隨之展開,剛開始是迪亞他們跟打手們對打,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妖魔群竟然從天而降,加入這場戰鬥。

 

在迪亞與對手戰鬥期間,青羽一直暗中觀察著,敏銳的她立刻察覺到迪亞與狂的關係,戰鬥結束後,青羽送走了迪亞,丈夫東閔剛好抵達,於是,三個人便一同進入屋子喝酒聊天。

 

天色漸晚,陽光已經無法供應木屋內照明的需求,神三刀往一旁的爐火丟了些木碳,爐火內的火苗頓時茁壯起來,紅通通的火光將整個屋子照個通亮。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三人坐定後,神三刀急切的開口問著。

 

「其實也沒什麼啦……」青羽說出了整件事情從頭至尾的經過。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

 

某天,皇后突然跑來他們家,說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談,而後皇后將她與麗莎打賭的事情告訴了青羽他們。

 

「讓迪亞去學校也好……」爺爺邊飲著花茶邊說著,「前幾天,道耳一直跟我埋怨學校很枯燥、很無聊,我看,就讓迪亞去陪他玩玩吧。」

 

「那傢伙該不會趁機報仇吧?」東閔略略感到不放心,畢竟,道耳會成為學校的校長……是因為被爺爺陷害……

 

「這樣他才對迪亞『好好訓練』啊。」奶奶不以為意的接話:「我相信我們家迪亞一定能挺過磨練!」

 

青羽這時臉上浮現一個詭異的笑,「反正都是要訓練,那我們不如趁這機會來測試一下迪亞的能力極限,雖然我對她作了很多高難度的訓練,但是,我總覺得迪亞還沒有真正發揮出她的力量……」

 

「這主意不錯!」爺爺立刻笑著附和,「那我們就……」

 

在眾人討論之下,一個『迪亞訓練』計劃就此展開,由於他們不方便出現執行整個計劃,於是他們衝到學校,找了道耳擔任整個計劃的『幕後推手』。

 

在聽完青羽所說的話之後,神三刀頗感無奈,「說了這麼多,你們的計劃到底是……?」

 

「讓他做一些我們以前曾經做過的事情。」東閔緩緩喝了口酒繼續說道:「我們這麼做並不是期望她超越我們,我們只是希望讓迪亞體驗一下,我們幾個以前曾經歷過的事件。」

 

「全部?」神三刀不解的問道。

 

就神三刀對他們的認識,他們家這四個人所做過的事情可是不勝其數,要是想讓迪亞一一去實行……那可能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吧。

 

「迪亞有他朋友幫忙啊。」青羽對神三刀笑著。

 

青羽這句話讓神三刀會意過來,「該不會,那孩子口中所說的任務……」

 

「聰明!一點就通。」青羽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我們想要讓迪亞參與的事件實在是太多了。」東閔開始對神三刀解釋,「要是一件件慢慢來肯定會花費很多時間,所以我們找了道耳商量,希望他能想出一個縮短時間的方法,不過,我們也沒想到道耳會設計出這樣的競賽。」

 

「光是這樣還不夠……」青羽想是想起什麼般搖搖頭,「這才只是剛開始,迪亞還有很多事情還沒做……」

 

「你們確定一個學期的時間夠嗎?」神三刀提出質疑。

 

「當然不夠。」青羽斬釘截鐵的回答:「不過,這不是什麼大問題,我看迪亞好像還蠻喜歡學校的,所以學期結束時,她應該會主動繼續留下……」

 

是這樣嗎?神三刀很懷疑。不過,就算迪亞不想繼續待在學校,他們也會想出方法將他留住。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