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與學生宿舍的中間地帶,漂浮著一面七彩光牆,光牆長約十尺、牆身薄如紙張,光牆的名稱叫做「任務公告版」,也就是讓人張貼公告任務的地方。

 

所謂的「任務」,其實並不如字面上那麼正式,說穿了,它只是學生或老師因為某些需要所張貼出來的告示。舉例來說,作業寫不完,不會寫?上課用的材料找不到,沒時間找?沒問題,到任務公告板貼張任務公告,保證馬上有人出面幫你寫作業、找材料。當然,這代價就是與任務困難度等值的錢囉!

 

任務一共分為三種等級,分別以金牌、銀牌、銅牌三種牌子作區分,每個牌子大小有如手掌,厚度約為半公分,形狀統一為長方形。

 

 

「為什麼迪亞哥哥突然想要來任務公告版這邊?」帶我前來公告版的希杰不解的問,「迪亞哥哥想要委託什麼事情嗎?」

 

「我只是覺得好奇而已。」

 

今天早上聽到三藏說要過來公告版接任務時,我本來想跟他一起過來看看的,可是夜伢卻拚命阻止我,不肯讓我跟三藏一起行動,沒辦法,我只好拜託希杰帶我來這邊。

 

任務公告版這裡除了擺滿任務公告之外,圍在公告版旁想要接任務的人也非常多,這一點還真是讓我感到意外,照理說,能夠進到這邊唸書的都是一些名門貴族的孩子,他們應該不需要來這邊接任務賺錢吧??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想要接任務?」我困惑的看著希杰。

 

「他們想要增加自己的人氣、名聲。」一個希杰以外的聲音回答了我,三藏此時笑容滿面的出現在我們身邊。

 

「人氣?」接任務跟人氣有什麼關係?三藏的這個回答真是讓我糊塗了。

 

「接任務除了可以賺錢之外,別人也會藉由你的任務成功率以及任務困難度來了解你的能力,換句話說,承接的任務越困難、完成的任務越多,你在學校的名氣就會越響亮。」

 

原來如此,就跟在榮譽塔對決一樣,晉升的層數越高,在學校的名氣就越大,可是……照這樣聽來,我又有一個問題了。「別人怎麼會知道你接過哪些任務?成功過幾個任務?」

 

「接任務的時候都會有記錄,想要查的話到任務公告版旁邊看就知道了。」三藏指著公告版旁邊說著。

 

聽三藏這麼說,我好奇的走到他所指的地方,在那裡,立著一面兩尺高的鏡子,我站在鏡子前往裡頭看去,鏡面光亮亮的卻是什麼都瞧不見。

 

這……是鏡子吧?我站在鏡子前面張望了一會,鏡子裡完全沒出現東西,連我的倒影也看不見。

 

「幹嘛楞在這邊?」三藏跟著走到我身邊。「想知道什麼就問鏡子啊。」

 

「問鏡子?這鏡子是……」我不知所措的站著,總不能叫我像個笨蛋一樣對著鏡子說話吧?

 

大概是看出我的疑惑,三藏對我笑著介紹。「這個是詢問鏡,專門讓學生查詢有關任務的各種事情,像是某樣任務的最新進度、完成者是誰,還可以看任務名人排行榜……」

 

「任務名人排行榜?」這個學校的排行榜真多,名人排行榜、人氣排行榜,現在還有一個任務名人排行榜。

 

「我想要看名人排行榜!」這句話可不是我說的,說這話的人是希杰。

 

話一說完,鏡面逐漸出現影像,不,應該說是一排名字。

 

任務名人排行榜:

 

第一名,三藏,任務累積數量:三萬七千八百三十一件,任務成功率:九成五。

 

第二名,姬˙特特落兒,任務累積數量:三萬七千八百一十七件,任務成功率:九成五。

 

第三名,仲天,任務累積數量:三萬六千一百三十三件,任務成功率:八成一。

 

第四名……

 

三藏是排行榜的第一名?當我看到三藏的名字時真是嚇了一大跳,看他總是嘻皮笑臉的模樣,真是讓人難以想像他是個很厲害的高手……

 

不過,第二名的姬˙特特落兒也很厲害,看這名字應該是女生吧,她簡直跟三藏不相上下。

 

「三藏同學?請問你是三藏同學對吧?」一個如雷般宏亮的聲音傳來,聲音的主人是個身材壯碩的中年人,「我有任務想委託你,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看著眼前這名穿著短袖上衣、腰帶上綁著條毛巾、腳上穿著一雙木屐,留著滿臉大鬍子的男人,我不禁感到納悶了……

 

這個人看上去少說也有三十多歲,他……應該不是學生吧?雖然聽說這個學校當人當的凶、留級留的厲害,可是也不至於唸到三十多歲還沒畢業啊?就算他一直被當、被留級好了,貴族子弟的臉皮總是比較薄,通常被當個三、四次就會自動休學,根本不可能在這邊待到三十多歲……照這邏輯推算下來,這個人肯定不是學生!

 

那……他是老師嗎?不,不可能,學校老師的穿衣風格大致上分為三種,一種是華麗貴族風、一種是學者保守風、另一種則是頹廢邋遢風,像他這樣粗獷、豪邁的穿衣風格可是我從未見過的,所以,他也絕對不會是老師,這樣的話……問題來了,這位老伯是誰啊?

 

三藏聽到對方說的話,雙眼好奇的打量著他。「請問你是……」

 

「我?啊……哈哈!抱歉,我忘記自我介紹了。」中年人拍了下自己的頭大笑著,「我叫做韓大,我是學校的工友。」

 

原來是工友啊……不早說,害我猜了那麼久。

 

「請問你要委託什麼任務呢?」三藏跟著追問。

 

「我想要請你幫我買刮鬍刀。」韓大說出了他的請求。

 

「刮鬍刀?」聽到韓大所說的任務,我們全愣住了。

 

希杰眨著眼睛好奇的望著韓大,「刮鬍刀很難買嗎?為什麼要特地請三藏幫你買?」

 

「我所要買的可不是一般的刮鬍刀啊……」韓大望著遠方的天空緩緩說出自己的理由,「你們也看到了,我有著滿臉的鬍子,我可不是懶得刮鬍子或是為了耍性格故意留這些鬍子,我可是每天都有將鬍子刮乾淨的啊!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才刮過鬍子,隔天又是長滿臉,而且我的鬍子比一般人的鬍子還要堅硬,一般的刮鬍刀根本刮不下去,所以我都是專程去『三葉村』買刀,那裡有一個很厲害的刀匠,他所製作的刮鬍刀不僅刀鋒銳利、刀身堅硬,更重要的!它是一把專門提供給男子漢所用的刮鬍刀!它是一把……屬於男人的刀!」

 

男人的刀?真是一個……奇特的形容詞。我呆楞楞的看著韓大。

 

「不過,就在前幾天,我不小心將我最後一隻刮鬍刀給弄壞了。」韓大長長的嘆了口氣,「這幾天我忙著修剪花木根本沒辦法到那邊買刀,所以……我想委託三藏同學幫我過去買刀。」

 

「三葉村啊……」三藏從懷中拿出一個捲軸:「地圖˙開啟。」

 

捲軸聽從三藏的命令開始捲開來,待它完全開啟時,一條五十尺長的布條出現在我們面前,布條上顯示著密密麻麻的線條圖案。

 

「我看一下……三葉村是在……」三藏看著地圖找三葉村的位置,最後他在左邊的角落看到標示著三葉村的圖樣。

 

真是遙遠啊,那邊離學校有七百公里呢!看著三葉村的位置,如果我是三藏我鐵定不接這任務。

 

從地圖上的標示看來,要到三葉村需要經過兩條河流、翻過三座山……這麼辛苦的跑到那邊只是為了買刮鬍刀?這未免也太勤勞了吧!這時候我不禁佩服起韓大的毅力了。

 

「我這次接的任務是要到『思哩˙思里沼澤』抓那邊特有的生物,思哩˙思里蛙……」找到三葉村之後,三藏又緊接著找另一個地方,一番找尋之後,三藏的視線最後落在地圖的右邊。

 

「好像有點不順路……」三藏皺起眉頭沉思著。

 

什麼叫做「有點」不順路啊?根本就是不同的方向吧!,思哩˙思里沼澤跟三葉村的距離有四百公里呢!

 

「拜託你,請你務必要幫我這個忙。」韓大見三藏這模樣不禁著急了,「我願意出五十枚金幣酬謝,請你幫我跑一趟吧!」

 

「五十枚?」聽到這麼大的金額,三藏的眼睛開始發亮,「好,這個任務我接了!」

 

「太好了!謝謝你!」韓大跟著拿出一張紙,「我已經事先跟對方訂刀了,這是我的訂購收據,你只要將這張紙拿給一個叫做『神三刀』的刀匠看,他就會將刮鬍刀交給你了。」

 

「神三刀?」接過紙條,三藏困惑的看著他。

 

「神三刀他在三葉村很有名,三葉村的人都認識他,要找他的話隨便找個村人問就行了。」一提起這個刀匠,韓大興奮的開始說著關於他的事情:「神三刀是個很特別的刀匠,他的製刀技術精湛,他所打製出的刀不僅鋒利,而且極為順手好使,就像是身體的一部分,不過呢,神三刀是個怪人,雖然他的技術高超,卻只肯製作刮鬍刀、菜刀、剪刀,其他像是刀、劍、槍、斧等等的兵器一律不幫人製作。」

 

聽起來,這個神三刀真是個很特別的刀匠啊……聽到韓大這麼形容我真想見見這個人。

 

「時間差不多了,我該去忙了,三藏同學,一切就拜託你了。」韓大向我們點頭致意之後隨即離去。

 

目送韓大離開後,三藏跟著命令捲軸收起,順手整整衣服。「我也差不多該出發了。」

 

「你不先去拿通行證嗎?」我叫住三藏。

 

記得學校有規定,學生要離開學校必須先得到老師或者校長的同意,並且要拿到「校外通行證」才能外出。

 

「我早上已經先跟校長報備過了。」三藏從懷中拿出一個長條型的水晶棒子。

 

「迪亞哥哥。」希杰拉著我的手央求著,「我們跟三藏一起出去玩好不好?」

 

「這……」我猶豫著。

 

我是很想離開學校出去逛逛啦,可是我一想到地圖上那兩個地方相隔的距離……實在是讓我提不起勁,別忘了,我這個人向來以懶為宗旨,這兩個任務聽起來可是不輕鬆啊。

 

「我們就一起出去吧!」三藏臉上出現期待的笑容,他張開雙臂勾著我跟希杰,「我每次都是自己去執行任務,一個人行動真是好悶啊!有你們陪我的話,這趟旅途就好玩多了。」

 

「三藏,放手。」一個既熟悉又冰冷的聲音出現在我們身後。

 

「夜伢大哥?你怎麼會在這裡?」希杰訝異的看著夜伢,「你現在不是有課嗎?」

 

「我剛好路過。」夜伢走到三個人面前,接著他「很順手」的將我拉到自己身邊,眼神跟著冷冷的瞄了三藏一眼。

 

(夜伢的心裡話:該死的三藏,竟然將手搭在我老婆肩上?)

 

「希杰……」一個嬌滴滴的聲音跟著出現,希杰也被拉離三藏落入另一個人懷中,「我剛剛聽到你說要出去玩?你們要去哪裡?」

 

「麗莎姊姊,我跟迪亞哥哥要跟三藏一起出去執行任務。」希杰歪著頭一派天真的說著。

 

喂,我可沒答應啊。我無奈的看著悉杰。

 

「你要跟他出去?」夜伢瞪著眼追問。

 

「我……」還來不及回答,一旁又有聲音出現了。

 

「迪亞同學來這邊是想要接任務嗎?」校長出現在我身邊,笑吟吟的問。

 

「沒,我只是對任務公告感到好奇,所以過來參觀一下。」

 

「喔?」校長挑著眉打量我。「你不打算接個任務玩玩看嗎?」

 

接任務叫做玩?這應該比較接近自虐吧。我連忙搖搖頭澄清:「我對接任務沒興趣。」

 

「唉……怎麼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懂得冒險呢……」校長像是感嘆萬分的走到公告版前,「這裡的公告實在是太多了,該清一清了……」

 

校長將一隻手平放在公告版上,他的口中喃喃唸著咒語,公告版上的任務牌子因咒語漂浮至半空中,而後,校長彈了一下手指,一個紅色的浮嗶蜜蜂出現在他面前,那蜜蜂的大小比我們學生所佩帶的大了三倍。

 

校長他該不會又要搞些怪比賽了吧?看著校長的舉動,我感到十分……恐懼。

 

在學校待了一段時間,我對學校的一些事務也逐漸熟悉,這學校的校風可說是極為自由與開放。

 

有多自由呢?只要校長心血來潮,隨時都可以停止上課,將上課的時間用來辦活動、辦競賽。還記得前不久麗莎與夜伢對我做的夾綠豆特訓嗎?後來校長也仿照這個特訓,在學校舉辦了一場全校師生夾綠豆比賽,那時候,每個人可說是夾的臉色發白、手抽筋……

 

學校有多開放呢?隨便說個例子好了,在學校裡有一條不成文校規││學生可以挑戰老師,甚至校長。

 

夠酷吧!學生可以找老師打架或者進行比賽哩!校長說,就算身為老師,他們還是有許多地方需要學習,老師們可以藉由跟學生的切磋互動,聯絡彼此的感情,除此之外,老師們更會因為學生的挑戰而修練自己、精進自己。

 

不過,學生們想要對老師或校長下戰帖,也是需要一些基本資格的,這些資格就是老師們所開出的挑戰條件,條件的內容不一,全看老師們的心情而定,舉凡:鑄劍、煉藥、抓魔獸、打掃學校、幫老師按摩三天三夜……這些皆有可能成為老師們對挑戰學生所開出的條件。

 

校長對著紅色浮嗶蜜蜂咳了兩聲,清清喉嚨,然後他對著蜜蜂開口說道:「各位同學,我們來玩個競賽遊戲吧!」

 

校長的聲音自我胸前佩帶的浮嗶蜜蜂傳出,原來那個紅色的浮嗶蜜蜂就是校長每次宣佈事情的傳達器。

 

「競賽遊戲的題目就是……『任務競賽』!」校長邊說還邊往我這邊瞧了一眼,他的臉上更是出現一個詭異的笑。

 

等等!校長該不會是想……我擔心的退了兩步。

 

「……等一下我會讓任務牌飛到半空中,各位同學可以依著自己的能力與喜好抓取任務牌,競賽時間訂為十五天,十五天後的此時大家必須回到學校集合,競賽的評分標準依照任務等級與任務完成的數量來計算,金牌可以得到一百分榮譽分、銀牌可以得到七十五分榮譽分、銅牌為五十分,抓取任務牌時請量力而為,若是各位同學拿了很多任務牌卻無法完成任務,那麼,一個任務沒完成扣榮譽分數三十分,兩個任務扣榮譽分數六十分,依此類推……」

 

原來是自由抓取任務啊?聽到校長說的話我跟著放心不少,還以為校長想強迫我參加競賽,現在既然可以自由選擇,那我當然是選擇不參加囉!

 

「……各位同學可以獨自參加競賽,也可以找其他同學組隊參加,得到第一名的人學校會給予一百五十枚金幣獎勵,第二名一百枚,第三名七十枚,請大家加油!現在,比賽開始!」

 

校長話一說完,任務牌立刻在校園中四處飛舞穿梭著,同學們的嘈雜聲也跟著出現。

 

看著金牌、銀牌、銅牌在天空亂飛,我突然覺得好像看到流星雨一般,我靜靜的站著,悠閒的看著天空。

 

「迪亞哥哥,小心!」希杰的叫聲突然從旁傳來。

 

天空中,一群不明飛行物體正朝著我衝來,我連忙敏捷的側身閃過,那群物體在經過我身邊後停在半空中。

 

任務牌?我看著那群攻擊我的任務牌,心中感到納悶不已,它不是讓學生抓取的嗎?怎麼會突然向我衝過來?

 

不等我反應,那群任務牌又快速向我飛來,我連忙使出反彈咒語,將它們一個個反彈至半空中。

 

到底是怎麼回事?任務牌怎麼會……我連忙回首看著校長,校長則是對我笑著。

 

「年輕人就該多冒險。」校長將手一揮,任務牌又向我衝來。

 

哇哩咧!不是說隨便人家選擇的嗎?竟然用這種手段!我連忙使出捲風咒,將那群任務牌給捲到別的地方去。

 

「嘖嘖!我可是一片好意啊。」校長一副惋惜的看著我。

 

「你根本是想整我吧!」我生氣的吼著。我知道我這樣很沒禮貌,但是我實在是很討厭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

 

「整你?」校長撫著鬍鬚,笑著搖搖頭。「現在這種程度不叫做整……」

 

接著,校長一隻手高舉向天,口中又開始唸出咒語,然後,我看到一百多個任務牌出現在空中……

 

「這樣子才算整你。」校長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

 

靠,算你狠!竟然耍這種賤招!我看著那堆任務牌,心頭跟著涼了一大半。

 

一大堆的任務牌分成兩組接連向我攻擊,它們的速度讓我來不及使出捲風咒反擊,我只能狼狽的躲著、避著,閃躲中,我的衣服被割開了幾道裂口。

 

「震天氣!」一旁的夜伢出手幫我將任務牌震開。

 

「夜伢同學,你這可是犯規喔。」校長對夜伢一揮手,夜伢自頸部以下全變成石頭。

 

「你就先乖乖待在那邊吧。」校長對夜伢笑了笑,而後又對著空中的任務牌招招手。

 

任務牌在空中重新聚合,緊接著,一群任務牌又飛快的向我衝來。

 

看來只能先防禦了!我連忙張出防護盾準備抵擋攻擊。

 

「啪啪啪啪啪啪……」任務牌衝向了防護屏障,還以為它們會被彈開,結果……它們竟然黏在屏障上!

 

我看著屏障上面黏著的任務牌,發現每個任務牌上都發著一層淡藍色的光芒。

 

「超強黏黏魔法光?」我驚呼出口,在極度震驚之下,我忘了維持防護屏障,在屏障消失後……

 

「啪啪啪啪……」又是一堆撞擊聲出現,這一次……任務牌是黏在我身上。

 

「超強黏黏魔法光」,顧名思義,它有著極強的黏性,有些人會將它用於捉捕獵物,一旦被這種魔法光黏上,不管怎麼掙脫都無法掙開,必須等到施法者將魔法解除後它的黏性才會消失。

 

嗚!痛痛痛痛……好痛啊!我好像全身被連續打了一百多個巴掌,真是痛到最高點!我一動也不動的站著,全身黏滿了任務牌,乍看之下還以為我穿了一件戰袍哩。

 

「迪、迪亞。」麗莎跟其他人驚愕的看著我,「你還好吧?」

 

「……」我哀怨的看了麗莎一眼,現在的我已經痛到說不出話來。

 

「呵呵呵……真是個上進的孩子。」校長沒頭沒腦的對我笑著,「沒想到迪亞同學竟然拿了這麼多任務牌,看來你很想得到第一名啊……」

 

什麼?死老頭!這明明是你故意黏住我的。「你這個該死的死老頭!我受夠了!我要挑戰你!」

 

人家總說,生氣會讓人喪失理智,這句話用來形容我現在的狀況,可是再好不過的,我竟然對校長下戰帖!從剛剛發生的狀況看來,校長只要用一根手指頭就能解決我了吧。

 

「現在還不是時機,想挑戰我,以後你會有機會的。」校長意味深長的對我笑著,「加油吧!我們十五天後見。」

 

校長說完便離開了,留下了無奈又錯愕的我……還有解除魔法後,掉了滿地的任務牌。

 

「這麼多任務你一個人怎麼辦的到呢。」三藏走到我身旁拍拍我的肩,「我來幫你吧。」

 

「三藏……」三藏適時對我伸出援手,真是讓我感動不已,我的眼中跟著泛著淚光。

 

三藏,你要幫我當然很好,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碰我?我現在全身痛的要死啊!

 

 看著我一副淚光閃閃、感激涕零的樣子,三藏又跟著接口說:「得到第一名後,獎金一人一半。」

 

「……」原來你的目的是獎金啊,我早該猜到這一點。

 

「只有十五天的時間,要想完成一百多個任務真是有點難度。」三藏將任務牌一一撿起。

 

「不是『有點難度』,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我無力的看著手上的任務牌,既然事情發展至此,我只好想辦法將任務達成,雖然我實在很不想理會這件事,可是我也無法將它擱著不管。

 

「現在要怎麼樣才能快速解決它們?」我看著三藏,希望他這個任務老手能給我答案。

 

「簡單的任務先解決。」這句話可不是三藏說的,是夜伢。

 

夜伢將任務牌拿了過去,「回宿舍再想辦法。」

 

「喔。」我乖乖的點頭。

 

 

宿舍的大廳內,平常用來喝茶聊天的桌子堆滿了任務牌,眾人忙碌的跑來跑去,大伙全忙成

一團。

 

「紅色雉雞毛!我找到紅色雉雞毛了!」希杰抓著三根長長的羽毛跑到大廳,他衝到桌子旁,從任務牌堆中拿起一個銅牌,然後希杰將羽毛放到銅牌上,銅牌化成一個光球將羽毛包覆住,而後,光球迅速飛往外面去。

 

「魔障森林的七種怪物介紹、野外救命藥草分析、水系魔法與火系魔法融合辦法、魔法由來與概論、科學與魔法學應用原理,這些我全寫完了!」三藏興奮的抓著十多捲羊皮紙叫著,隨後,三藏跑到桌前抓起任務牌,同樣的,跟羊皮紙捲接觸之後,任務牌化成光球將羊皮紙包住而後飛走。

 

「來個人幫我一下。」歐羅抱著一大疊書出現,那些書全高過他的頭,他的視線也全被遮去。

 

希杰跟三藏連忙上前接手,書跟任務牌結合之後,一堆光球又跟著飛走了。

 

夜伢此時也從屋外走入,他的肩上背著一個大袋子,來到任務牌堆旁,他將袋子裡的東西一個個拿出。「赤尾青蛇、五毒菇、地熱泉泉水、紫貂、食肉蟲……」

 

剎那間,繽紛的光球漫天飛舞著,眼前景象煞是壯觀。

 

「呼……好累。」夜伢靠著椅背一臉疲倦。

 

「夜伢大哥,你還好吧?要不要先回房間睡一下?」希杰看著夜伢關心的問著。

 

夜伢當然想要休息,為了找尋任務牌上的東西,他可是在外奔波了三天三夜呢!但是,比起自身的疲倦,他更擔心迪亞的任務。

 

「還剩多少?」夜伢問著其他人。

 

「三十幾個。」希杰屈指算了算,「等迪亞哥哥將藥調好之後,就只剩下二十……」

 

「果力多,你別這麼小氣嘛!反正這些東西再買就有了啊!」麗莎的聲音打斷了希杰的話。

 

 「這些東西外面買不到!」果力多的聲音跟著出現,「這些可是我自己親手做的啊!」

 

「既然你會自己做,那你還叫什麼叫?」麗莎對果力多吼了回去。

 

「麗莎跟果力多在吵什麼?」夜伢聽著樓上的吵鬧聲不解的問。

 

「呃……」希杰面有難色的笑笑。

 

「蹦蹦蹦蹦……」一陣急躁的跑步聲出現,麗莎現身在樓梯口,她將數十個玻璃罐子丟給坐在桌旁的夜伢等人,「接好!」

 

「住手!」果力多跟著跑了下來,他面色哀淒的看著夜伢他們,「那可是我的寶貝啊!你們將它拿走,我以後該怎麼辦?」

 

寶貝?夜伢跟三藏等人好奇著看著手中的玻璃罐。

 

「不過就拿你幾罐美容藥膏,你幹嘛叫成這樣啊!」麗莎惡狠狠的瞪著果力多,「現在是非常時期,你就發揮一下同學愛、幫一下忙啊!」

 

「不行!這些藥材非常難找,我可是蒐集好久才蒐集到!」果力多堅決反對,「要是你們敢將我的保養品拿走!我就……」

 

果力多話還沒說完,他的美容藥膏就跟著任務牌飛走了。

 

「嗄!」果力多驚愕的看著飛遠的光球,臉上完全是呆滯而又震驚的表情,他就這樣化成一尊石像站在樓梯口。

 

「喂!」麗莎用手指戳著果力多的手臂,「你還好吧?」

 

「不用理他。」歐羅將視線轉回桌上的任務牌,「還有多少任務?」

 

「還有二十三個。」希杰數了數牌子數量後回答著。「等到迪亞哥哥的巫藥調製完成,就剩下九個。」

 

「迪亞還沒調好?」麗莎從樓梯跑下來,她接著轉身往屋子後方跑去,「我去找她。」

 

 

靠近後門處的角落,有著一個大房間,房間裡擺滿了藥鍋、調藥器材、藥草、藥粉以及各式各樣的巫藥藥方、書籍……一個白衣少年正站在藥鍋前專心的調藥……

 

 

「好了沒?大家都已經將手上的任務解決囉!」麗莎的聲音自門口傳來。

 

「快好了。」我頭也沒抬的回答著。現在只剩下最後幾個步驟,越是接近完成階段,可就越馬虎不得啊,「麗莎,拿兩顆虎鯊牙齒給我。」

 

「拿去。」麗莎將兩顆牙齒放到我手掌中。

 

我輕輕的、小心翼翼的將牙齒放進藥鍋,為了煮這一鍋藥,我已經在藥鍋旁站了兩個小時了,將牙齒放進去藥鍋之後,面前的藥鍋不斷的冒著煙,只要再熬煮十分鐘,我所調製的『氧氣劑』就大功告成了,順帶說明,氧氣劑是一種可以讓人在水中呼吸的藥劑,主要是用於長時間的水中探險。

 

「啊……糟糕……」麗莎突然小小聲的叫著,「迪、迪亞……」

 

「什麼事?」我的雙眼仍直盯著藥鍋,絲毫不敢鬆懈。

 

「我拿錯了……」麗莎怯怯的退了幾步。

 

「啊?」我楞楞的轉頭看她。

 

「我剛剛拿給你的是山羊的牙齒。」說完話之後,麗莎飛快的逃離現場。

 

「轟!碰碰碰碰!」爆炸聲接連的響起,濃濃的煙霧跟著產生。

 

突如其來的爆炸聲跟震動,讓待在屋前的眾人嚇了一跳,他們連忙趕到調藥室,在那邊,他們見到站在屋外的麗莎。

 

「怎麼了?」夜伢見著麗莎劈頭就問,「發生什麼事?」

 

「呃……」麗莎的聲音才開了頭,調藥室內便傳來迪亞的怒吼聲。

 

「咳咳!麗莎!妳搞什麼?虧妳還是西學院的,妳竟然連虎鯊牙齒跟山羊牙齒都分不清楚!咳咳咳……妳知不知道氧氣劑有多難調?妳真是……」我狼狽的從濃煙瀰漫的調藥室走出來,剛剛那兩顆山羊齒,毀了我兩小時的心血。

 

「對不起啦……」麗莎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你還好吧?」夜伢詢問著我。

 

「不好!」我生氣的大吼。

 

「這下子,又要重新調藥了。」歐羅帶點無奈的聲音跟著出現,「所有的藥都毀了嗎?」

 

「沒,我救回了一些。」我將手上提著的包袱遞給希杰。還好剛剛爆炸的時候,我及時保護住一些已經調製好的藥,要不然,我這兩天的辛苦可就全白費了。

 

「十五、十六、十七。」希杰數著手上剩下的任務牌,「還剩下十七個。」

 

掯!如果剛剛的藥沒被炸掉,任務就可以去掉一半了!我舉起一隻手,對著仍漫著濃煙的房間施放風咒,將房間裡頭的濃煙全給捲出屋外。

 

「歐羅,你來幫我。」我對著歐羅說道,「兩個人一起做比較快。」

 

「我也來幫忙。」夜伢跟著接口。

 

「迪亞哥哥,我也來幫你!」

 

「那……我……」麗莎看著我,一副也想湊熱鬧的樣子。

 

「妳在外面等。」我連忙拒絕她。我可不希望又被她毀了我的藥。

 

「……」麗莎用著哀怨的眼神看看我又看看希杰,「我知道了,我在前面客廳等你們。」說這話時,她的眉頭微皺,眼中好似有淚光在打轉。

 

喂……幹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面對麗莎又悲淒又無辜的眼神,我也只好轉身對希杰說道:「希杰,調藥的人手已經夠了,你去陪麗莎姊姊玩。」

 

「可是我也想幫忙,迪亞哥哥,你就讓我幫你嘛……」希杰用著充滿純真、渴望的眼神看著我。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兩個都用閃亮亮的眼神攻擊我?我在心中哀嚎著。最後,我發狠的別過頭,避開希杰的眼神,「不,調藥的人手已經夠了,你跟麗莎到前面去。」

 

「迪亞哥哥……」希杰嘟起嘴,用撒嬌的語調喊我。

 

不!別這樣叫我,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我一手抓著歐羅、一手抓著夜伢衝進調藥室,並且快速將門關上,將他們兩人隔離在外。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