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著馬車,我們越過了一座山、一座小湖,途中還跟妖魔們打了幾場,經過兩天一夜的時間

,我們在一座雨林外停了下來。

 

「思哩˙思里沼澤就在這座雨林的中央。」三藏看了捲軸地圖後對著我們說著。「現在

開始我們要步行進入雨林,要走到沼澤地帶大約需要四小時左右。」

 

站在雨林外往內部看去,高大而又濃密的樹群將外界的陽光遮蔽掉大半,樹身長著碧綠、黏

滑的青苔,麻繩般粗大的藤蔓攀在樹幹上,茂盛的雜草高至腰部,蛙鳴、蟲聲、鳥啼、獸嚎

……雜亂而熱鬧的聲音迴響在耳邊。

 

看樣子會是個很辛苦的路程啊……打量雨林的情況後,我不由得發出一聲嘆息。

 

雖然我家就住在深山裡,對於森林的一切我也大致熟悉,但是,我爺爺常告誡我,森林是一個美麗安詳卻又變化萬千的地方,尤其是雨林,雨林擁有種類繁多的生物,它充滿蓬勃的生

氣但也處處是危機,你永遠無法得知,你將會在雨林裡遇到什麼事……(斷句)

 

現在,我們除了要進入雨林找尋思哩˙思里沼澤的特產「思哩˙思里蛙」之外,我們另外還

有一個大麻煩……

 

「希杰,去看一下麗莎醒了沒?」我對希杰說著。

 

在我們離開神三刀的村子後,麗莎開始發起酒瘋,她先是掐著三藏的脖子逼迫他轉回先前的

餐館買酒,在我們趕路的途中,麗莎開始在馬車上唱歌、跳舞、大吵大鬧……還有吃希杰豆

腐,當我們忙著跟擋路的妖魔戰鬥時,麗莎也興致高昂的湊上一腳,她胡亂放出魔法、不分

對象的發動攻擊,最後,狂終於受不了麗莎這模樣,他狠狠給了麗莎一腳,將她踢暈,我們

這也才能順利的趕路。

 

「麗莎姊姊,妳不要再喝了啦!」希杰制止的叫聲從馬車內傳出,「妳之前已經喝好多酒了

!」

 

哇咧……麗莎才剛醒來,她就立刻找酒喝?我轉向馬車處看著,麗莎手上拎著兩個酒瓶,

整個人搖搖晃晃的從馬車內走出來。

 

「人家口渴嘛……」麗莎用著溫軟略帶撒嬌的語調回道,她手上拿著兩壺酒,搖搖晃晃的從

馬車內走了出來。

 

「麗莎,妳別再喝了!」我走上前準備制止她。

 

「不要!不准拿我的酒!」就在我伸出手拿走麗莎的酒時,她立刻將兩瓶酒緊緊的抱在懷中

,並且用極度怨恨的眼神看著我。

 

喂……我是想將酒拿開,又不是要跟妳搶希杰,用不著這麼防備我吧?我無奈的搖搖頭。

 

「吼嘎、吼嘎!」一陣奇怪的聲音自空中出現,緊接在聲音後頭的是一股熟悉的惡臭。

 

不會吧?妖魔怎麼又來了。我跟其他人立刻拿起自己的武器準備應戰。

 

將近五十隻的妖魔從天而降,它們出現後立刻分散攻擊我們,其中,有四、五隻妖魔衝向希

杰與麗莎。

 

「麗莎姊姊小心!」希杰搶先一步在麗莎四周設立防護魔法陣,他自己卻被一隻妖魔擊中,

飛了數丈遠。

 

「希杰!」麗莎高分貝的尖叫著,她的臉上盡是擔憂與心疼。

 

希杰摔飛到一旁的草叢,幾隻妖魔跟著蜂擁而上包圍住希杰,果力多跟歐羅隨後衝入妖魔群

中將魔物打退。

 

「該死的妖怪!竟敢打傷我家希杰!」麗莎唸出魔法咒,一陣龍捲風立刻出現,風迅速將幾

隻妖魔捲上天際。

 

天啊!麗莎竟然能發出龍捲風!別怪我訝異,麗莎可是個連火球咒跟火焰咒都分不清楚的人

啊,現在她竟然能準確使出風系的高級魔法,這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麗莎狠狠的灌了一口手上的酒:「你們竟然敢欺負希杰!我絕對饒不了你們!」麗莎開始念

動咒語連連發出魔法。

 

地面裂開一張大嘴,站在嘴上面的妖物隨即被吃進土裡,而後土中長出一棵粗壯的藤蔓,藤

蔓開出了幾朵花,先前被吃進去的妖魔出現在花中央。

 

這是……土系魔法加上變形魔法?我楞楞的看著眼前的混合魔法。

 

另一邊的妖魔被數十顆水球追趕、轟炸,但奇怪的是,被水球炸到的妖魔竟然全身變成石頭

石化了!不僅如此,被火球砸到的妖魔理當被燒成灰,但是妖魔們卻是變成花瓶!被落雷劈

到的妖魔竟然變成冰柱!

 

好棒的混合魔法啊!看著四處暴走的麗莎,我在心中讚嘆著。

 

混合魔法可是難度很高的魔法,而且,讓我更佩服麗莎的是,她目前所發出來的魔法,可都

是魔法書上沒有出現過的新招式啊!

 

「吼嘎!吼嘎!」妖魔的哀嚎聲不停的響著。

 

讚歎歸讚歎,我們還是要制止麗莎啊!若她再不停下,恐怕這雨林也要讓她給毀了。「三藏

,夜伢,你們快點阻止麗莎!」

 

夜伢自正面衝向麗莎,擋下她所施放的魔法,三藏則是潛到麗莎身後抓住她的雙臂。

 

「放開我,我要好好的修理他們!」麗莎大叫一聲,連帶的發出一陣衝擊魔法將三藏震開,

三藏往後飛退了十步之遠。

 

哇!好厲害!沒想到喝醉了的麗莎竟然變的這麼強!不過,現在好像不是崇拜她的時候。我

連忙衝向麗莎想要制止她。

 

「連你也要阻止我?」麗莎幽幽的看著我,表情像是極為委屈的樣子。

 

幹嘛這樣看著我啊?我只是不希望妳發酒瘋將這裡毀了。我在距離麗莎五步遠的地方停下腳

步。「妖魔已經夠慘了,妳就放過他們吧。」

 

「不要!我還沒打夠!」麗莎任性的搖頭,「不要阻止我!」

 

唉……看來要來硬的了。我瞧見夜伢正悄悄的繞到麗莎身後,我跟他相互交換了個眼神,隨

即我們兩個同時展開行動。

 

我快步跑向麗莎,麗莎面對我發出雷電咒,我連忙張出防護盾擋下,夜伢則是趁機向她使

出束縛術困住她。

 

「放開我,快放開我!」麗莎生氣的掙扎著。

 

「麗莎姊姊。」希杰連忙跑到麗莎面前試圖安撫她,「別這樣,我真的沒事。」

 

「真的?」麗莎定定的看著希杰好一會,「你真的沒事?」

 

「是啊,妳就放過妖魔吧!他們不是故意要傷害我的。」希杰央求的道。

 

呃?妖魔不是故意要傷人?我在旁楞了下。希杰說的這句話就如同,奸商並不是故意要賣黑

心貨││完全沒有可信度。

 

「我聽你的就是了。」麗莎乖順的點頭答應。

 

「夜伢大哥,請你放了麗莎姊姊吧。」希杰轉而對夜伢說著。

 

夜伢詢問似的看著我,我則是示意要他鬆開束縛咒,當咒語解除時,麗莎像隻乖巧的小貓膩

在希杰身邊。

 

這時候,我突然覺得希杰好像一個馴獸師,輕易的就將麗莎這頭母老虎給馴服了。

 

麗莎要考魔法考試的時候也許可以喝點酒,這樣她一定會過關,不過,重點是,希杰一定要

待在她身邊。先前麗莎還在我耳邊叨念著,她擔心無法通過魔法考試,看著她現在的情況,

我已經在心中幫她擬好計策了。

 

『希杰,將麗莎手上的酒拿給我。』我用心通術對希杰說著。為了怕麗莎再度暴走,我要希

杰將麗莎手上的酒瓶取下。

 

希杰對我點頭回應著,他像是哄小孩般,輕聲的對麗莎說:「麗莎姊姊,妳手上拿著酒瓶很

不方便吧,來,將酒瓶給我,我請迪亞哥哥先幫妳拿著。」

 

麗莎聞言,她用一種警戒審視的眼神盯著我。「要是他偷喝……」

 

哇哩咧,虧我跟妳還是認識將近十年的麻吉!妳竟然這麼不信任我?

 

「迪亞哥哥不會偷喝的啦!」希杰連忙對麗莎拍胸脯保證道,「對不對?迪亞哥哥?」

 

「放心,我絕對不會喝妳的酒!」我沒好氣的回著。我只會將酒拿去倒掉!

 

從麗莎手中接過酒,我將酒瓶繫在腰帶上。

 

「麗莎醉成這樣,我看,我們還是別讓她進入雨林吧。」夜伢詢問著我。

 

「說的也是。」夜伢所說的話我也是認同的。要是麗莎在雨林裡亂跑亂走,那可就麻煩了。

 

要是麗莎留下,希杰勢必也要待在她的身邊,可是讓他們兩個留在這邊我又不是很放心……

我環顧周遭的眾人考慮人選。

 

「夜伢跟歐羅、希杰留在外面。」我對著眾人說著,「雨林就由我跟三藏、果力多去就可以

了。」

 

「為什麼做這樣的安排?」夜伢率先提出抗議。

 

「三藏出任務的經驗豐富,而且只有他知道要去那邊找思哩˙思哩蛙,所以三藏是進入雨林

的必要人選。」我對夜伢說明著。

 

「為什麼我要留下?」夜伢的疑問在這裡。

 

哎呦,我可是用心良苦耶,我想為你製造跟歐羅相處的機會咩!這點都猜不到,笨啊!我無

奈的翻翻白眼。

 

一路上,我跟麗莎都不斷的為夜伢與歐羅製造機會,畢竟兩個都是朋友咩,當然希望他們能

有完滿的結局囉,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夜伢少根筋,還是他不懂把握機會,每次我藉故離開想

讓他們兩個獨處時,他總也會跟著我離開,這是一種變相的害羞嗎?

 

「因為我覺得你跟歐羅是留守的最適合人選。」我語氣堅定的對夜伢說著。

 

「可是我……」夜伢才想爭論,一旁的果力多先搶了話。

 

「本公子才不要去又髒又臭的沼澤!」

 

喂……你以為我真想找你去啊?要不是為了要幫夜伢……我不滿的瞧著果力多。

 

「不想去就別去。」歐羅忙不迭的接話,「夜伢跟果力多交換吧。」

 

「嗯,就這麼決定。」夜伢說完後便急忙要進入雨林,「走吧!別再耽擱時間。」

 

唉……沒辦法,最後又變成三藏、我、夜伢進入雨林了。

 

(夜伢的心裡話:老婆,我是要陪你進入雨林保護你啊!

 

才踏入雨林,一股潮濕氣味就迎面而來,氣味中摻雜著植物、動物的腐爛氣味,腳下的泥土

鬆軟而又泥濘,踩在泥上的步伐彷彿被緊緊吸附住,需要使力才能解困,風似乎在進入這裡

之後便凝固了,鬱悶與燥熱全被鎖在這雨林之中。

 

「三藏,沼澤怎麼還沒到啊?我們已經走了很遠了吧?」在雨林東走西繞了一陣子,我疲憊

不堪的喘著氣。

 

真是的,這泥地真難走!

 

「大約再走半公里應該就能看到了。」三藏氣喘噓噓的回著我,大滴大滴的汗珠不斷自他額

頭上滴落。

 

「再半公里就到了?那我們快走吧!」一聽到就快到達目的地了,我加快腳步往前走,並且

連聲催促著跟在後頭的三藏跟夜伢:「你們兩個怎麼越走越慢啊?再不快點天就要黑了。」

 

「等等……先停一下……」三藏停下腳步倚在一旁的樹旁,他的唇色蒼白,表情似乎很難受

,「我、我覺得很不舒服……」

 

「不舒服?你怎麼了?」我連忙趕到三藏身邊詢問著。

 

「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很不舒服……」三藏手支著頭,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

從剛開始就覺得頭很暈、胸口悶漲的難受。」

 

「是……瘴氣……」夜伢虛弱的吐出這句話之後,人也跟著搖搖晃晃像是快暈倒一般。

 

「夜伢,你怎麼了?」我急忙將夜伢扶到三藏旁邊坐下。

 

「糟糕,我怎麼會沒注意到這一點。」三藏這才恍然大悟的甩甩頭,「剛剛進入雨林前應該

先吃解毒劑,這下可好了!」

 

原來他們是中了瘴氣啊!我記得書上曾說過,沼澤地帶有很多混濁的惡氣,這些氣體通常是

由死亡的屍體、停滯流通的死水、腐爛的植物……所形成,由於沼澤地帶的空氣流通微弱,

這些氣體無法順著風排出、替換,氣味混合後便形成毒氣終年迴繞在沼澤附近,這些毒氣也

就是所謂的瘴氣。

 

「三藏,你有帶解毒劑嗎?」我著急的詢問著,要是三藏沒有帶,那可就麻煩了。

 

「有,不過好像剩下沒幾顆。」三藏從腰間拿出一個小瓶子,他倒出了兩顆白色藥丸,「剩

兩顆。」

 

三藏服下一顆藥後,將另一顆藥遞給夜伢。

 

「給你。」夜伢沒將藥吃下,反而將藥遞到我面前。

 

「給我?我又沒中瘴氣,你還是快點吃下它吧。」我催促著夜伢。

 

「我休息一下就好。」夜伢搖頭拒絕,「雖然你現在沒事,可是不保證等一下不會中毒。」

 

「厚,現在中毒的是你不是我耶!逞強什麼?」看著夜伢死命硬撐的樣子,我真是覺得好氣

又好笑。男生都是這麼愛面子的嗎?

 

「三藏,幫我架住夜伢!」我對三藏命令著。

 

當三藏將夜伢捉住後,我隻手撐開夜伢的嘴巴,硬將藥丸往他嘴巴塞去,夜伢則是鐵著臉掙

扎,不過,就算他平常再怎樣厲害,手被三藏制住的他,此時也只能乖乖的任由我擺布,幾

分鐘之後,我將藥成功的塞入夜伢的嘴巴。

 

「不准吐出來!」我威脅他。

 

大概是沒遭受過這種對待,夜伢一邊吃著藥一邊用著埋怨的表情看我,他的臉頰更是微微泛

紅。

 

障毒解除需要大約半小時,這段時間我跟他們就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

 

「迪亞,為什麼你都沒事?」三藏問我,他指的當然是瘴氣的事情摟。

 

這我怎麼知道啊。其實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是覺得有些不舒服,可是後來身體就好像適應了呢

……

 

「可能是因為……」我開始猜測著理由,「我常常被我奶奶抓去喝她實驗的湯藥,久而久之

,我體內累積了一些藥的效能,身體也跟著產生對毒氣、毒藥的抗體,所以瘴氣對我就沒用

摟……」這應該是唯一能合理解釋的理由。

 

談話中,遠處草叢突然傳來「沙沙」的騷動聲,一發現狀況不對,我們三個立刻警覺的豎耳

傾聽,夜伢跟三藏因毒氣的關係根本無法打鬥,要是現在突然出現猛獸,那可就大事不妙!

 

「喂!我只不過跟你們拿個卵,你們用不著追的那麼急啊!」一個人影突然衝出草叢,現身

在我們面前。

 

「哇!」一個不小心,那人踢到了三藏的腳,狠狠的跌在地上,三藏跟對方同時發出慘叫聲

 

「你搞什麼?竟然踢我的腳!」三藏怒吼。

 

「沒看見我在逃命嗎?你幹麼躺在這邊擋路啊?」對方跟著抬頭吼了回去。

 

「姬!」三藏與對方對看之後又同時驚愕的叫著。

 

「三藏?」對方開心的尖叫。

 

三藏訝異不已的看著對方:「妳在這裡做什麼?!」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名年約十五歲的女生,她有著漂亮健康的麥芽色膚色,美麗勾人的雙

眸是火焰般的紅色,捲曲、俏麗的紅色短髮繫著橙色緞面髮帶,身上穿著一件連身橙紅色系

短袍,袍子長及大腿中段,顯露在袍子外的美腿十分修長勻稱,腳上踩著一雙高統靴,整個

人散發著不受拘束的野性與活力。

 

美女!真是一個性感野艷的美女!看著姬,我在心中尖叫稱讚著,除此之外,我也開始猜測

姬的種族身分,畢竟,一般人類可不會有紅色的髮色與瞳色啊。

 

「親愛的三藏,姬好想你!」姬快速的撲倒三藏,將三藏緊緊的抱住。

 

「不要抱我!」三藏拚命想推開姬卻徒勞無功,三藏無奈的瞪著姬再一次問道:「為什麼妳

會在這裡?」

 

「姬想你啊……」姬親暱的將頭靠三藏懷中磨蹭著,「姬聽說你會到這裡來,所以就先一步

過來這邊等你。」

 

哇塞!沒想到三藏竟然會認識這麼漂亮的女生,看起來他們的關係匪淺啊……我訝異的打量

著眼前親暱的兩人。

 

「呃……我……」看著我的表情,三藏本想說些什麼,但是他的話被突然傳來的蛙鳴聲淹沒

 

「思哩、思里!思哩、思里!」腥臭味伴隨著蛙鳴聲傳來。

 

仔細一瞧,我們幾個被一群大……青蛙包圍,青蛙身長三尺,眼睛有如大碗,嘴巴裂開猶如

鱷魚,青蛙的顏色是墨綠色,身上還有橙紅色與淺藍色相間的菱形花紋,蛙群們的口中不停

發出「思哩、思里」的叫聲。

 

「這……該不會就是思哩˙思里蛙吧?」三藏像是認出了青蛙的來歷般喃喃的說著。

 

「是啊。」姬開心的對三藏笑著。

 

「為什麼他們會在這裡?」夜伢跟著追問。

 

「因為他們在追姬。」姬簡潔爽朗的回著。

 

「為什麼他們要……追妳?」我開始有不好的預感了。

 

「因為姬拿了他們的卵。」姬開心的從腰上的袋子裡拿出一顆卵,卵約莫手掌大小,卵身呈

現半透明狀,在卵的中央有著一隻未成形的綠色蝌蚪。

 

「姬聽說你來這邊是為了要抓思哩˙思里蛙。」姬勾著三藏的手臂邀功的說,「姬本來想抓

一隻給你的,可是他們實在是太難抓了,所以姬只好拿他們的卵充數。」

 

三藏聽了姬的話之後,表情變的非常詭異,他深深的吸了口氣,而後他對姬大吼著:「笨蛋!

誰跟妳說我要抓他們了?」

 

「不是嗎?」姬側著頭滿臉困惑,「可是我聽說……」

 

「我是要找思哩˙思里蛙沒錯,可是我要的是他的大便啊!」三藏極為無奈的澄清著。

 

「要大便?」我、夜伢、姬異口同聲的問:「要大便作什麼?」

 

「敷臉。」三藏簡短的回著。

 

「嗄!!!」我們三個人,一人出現一個大大的驚嘆號。

 

天啊!拿大便敷臉?這、這不會被臭暈嗎?

 

看著我們一副無法置信的模樣,三藏又跟著為我們解說,「委託者說思哩˙思里蛙的大便可

以美白、緊膚還有滋養皮膚的功效,他說這是傳說中最古老的美容秘方。」

 

「……」眾人無言以對,為了美麗,人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啊。

 

要是將這件事情告訴果力多……不知道他會怎麼做?那個潔癖男一定會在美麗與大便中掙扎

吧。想到這邊,我突然很想知道看果力多的反應。

 

「思哩、思里!思哩、思里!」蛙鳴聲越來越大、越來越響亮,此刻,我們身邊陸續聚集了

六、七十隻思哩思里蛙。

 

好樣的,看看四周,夜伢與三藏目前還沒恢復力氣,那……唯一能跟蛙群打的人只有我了?

 

「夜伢、三藏,你們還能跑吧?」我抽出腰間的刀,「等一下我先牽制住蛙群,你們趁這時

間跑走。」

 

唉……要跟這群大青蛙戰鬥實在是不智之舉,但是,目前好像也只有這方法可以脫身了。

 

「不行!」夜伢不同意的叫著:「我不能讓你冒這種險!」

 

三藏從懷中拿出一個由黃、綠、黑三色所織成的卷軸,它的邊緣略帶斑駁的痕跡,看來頗為

老舊,軸身的布面上密密麻麻的寫著一些看似古文的字樣。「雖然我現在還不太能打,不過

我可以找幾個助手幫你。」

 

三藏唸出一段咒文,卷軸化出了黃、綠、黑三道清煙,在煙霧散去後……

 

「黃色小猴、小黑豬,還有綠色的……」我楞楞看著眼前出現的東西,「人形青蛙?」

 

是的,我沒說錯,那是隻有著青蛙頭、青蛙蹼,頭上戴著水碟子,長的像人的青蛙。

 

「我不是青蛙!」那綠色不明物體對我生氣的大吼著:「我是河童,河童!」

 

「河童不是青蛙的一種嗎?」三藏像是有點不解的反問。

 

「誰跟他們同類啊,青蛙是青蛙!河童是河童!」河童氣的臉頰都鼓起來,頭上的水碟開始

冒著煙,「好歹你也是我的主人,沒知識至少也要有常識好嗎?」

 

呵……現在我倒分不清哪個是主人、哪個是手下了,這河童的脾氣未免也太暴躁了吧。

 

「該死的,你竟然罵我親愛的三藏!」姬生氣的擋在三藏面前跟河童對峙著,「要不是看在

你是三藏的手下,我早把你吃了!」

 

說話當中,姬的頭上出現了一對紅色毛耳朵,手指的指甲也化成利爪,她的身後更是出現…

 

「姬。」三藏無奈的喚著她。「妳的狐狸尾巴露出來了。」

 

「啊……糟糕……」姬連忙往尾巴一揮手,火紅色的狐狸尾巴頓時消失。

 

原來姬是獸人啊……看到姬的尾巴,我這才恍然大悟。

 

獸人,動物與人的共和體,他們擁有動物的特性也可幻化成人,姬是屬於狐狸一族中的「火狐」,火狐一族的特色就是擁有火紅的毛色與瞳色。

 

「煩。」猴子一副冷然的模樣,他表情平板的盯著三藏,「什麼事?」

 

「真是的。」小黑豬先打了一個大呵欠之後才緩緩道,「睡的正香,就被挖起來,有事就快

說……」

 

「我們遇到了點麻煩,所以找你們出來幫我將蛙群打退。」三藏依舊是和顏悅色的笑著。

 

「不幹!」河童一口拒絕。

 

「我不想打。」小黑豬也跟著道。

 

「喂……」三藏無奈的轉向猴子看著,「幫個忙吧。」

 

「……」猴子沉著臉,而後他瞧了河童與小黑豬一眼,「打。」猴子手上跟著出現一根長棍

 

河童與小黑豬表情極為不悅,但是他們還是乖乖聽猴子的話,河童的左右手上各出現一隻半

月形的鐮刀,小黑豬則是拿出一隻鐵製釘耙,「打就打。」

 

他們是要去耕田嗎?河童與黑豬的武器,讓我聯想到老爸下田種菜時,總會先用釘耙鬆一鬆

土,用鐮刀割雜草。

 

「我不會丟下你一個逃跑的。」夜伢出現在我身旁,他語調堅定的對我說著。

 

「你……」看著夜伢,我的心中跟著湧起一股感動。

 

友情!這就是男人的友情啊,變成男生這麼久,我終於感受到男生跟男生之間的堅定友誼了

 

那……現在我該回什麼?要怎麼回話才會像男生?而後,我腦中出現了一句話……

 

「我們一起戰鬥吧!」我激動的對夜伢說著。這句話正是故事中,男生之間的經典對白。我

開始感到熱血沸騰了!

 

「嗯!」夜伢也跟著興奮起來。

 

(夜伢的心裡話:老婆怎麼突然這麼興奮?不管啦,只要老婆開心我就開心!)

 

很快的,我們與思哩˙思里蛙的大混戰展開了!

 

青蛙們不斷的用黏稠而又肥大的舌頭攻擊我們,我們則是用魔法防禦與反擊。

 

「等一下我會用魔法製造逃跑空隙,一聽到我的指示就立刻分散行動!」夜伢對我們喊著。

 

「知道了!」我回頭對夜伢喊著。

 

『別分心!』狂的警告聲突然出現,而後我的眼前迅速閃過一道粉紅色影子。

 

「碰!」一隻想偷襲我的思哩˙思里蛙被狂的旋風兔腿踹飛。

 

『狂?你不是在馬車裡睡覺嗎?怎麼會跑來這邊?』剛剛要出發時,看見狂窩在馬車內睡覺

,我便沒叫醒他,沒想到他現在竟然出現在這邊。

 

『麗莎那女人實在是太吵了!大爺我被她吵的睡不著,所以就到這邊散步。』狂的語氣充滿

不滿,『這群大青蛙是怎麼回事?你們要煮青蛙湯嗎?』

 

『……』我無奈的看著狂。雖然吃是人生中的大事,可是你也別看到動物就想抓來煮啊!

 

「轟!」夜伢突然施放出一個大型的煙霧魔法,四周頓時陷入濃霧中。

 

「快跑!」夜伢的聲音自霧中傳出。

 

接到指示,我抓著狂拔腿就跑,途中,我看到三藏跟他的三隻手下陷入苦戰,我衝過去抓住他的手快速逃離。(斷句)

 

跑了一小段路,就在我眼前的霧快散去時,我突然腳底一滑,拉著三藏,我們雙雙跌入一個

漆黑的地洞。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