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乘著涼爽的清風緩緩在藍天移動著,森林裡的小徑鋪滿了楓紅的落葉,不知名的蟲聲、

鳥聲迴盪在樹林間,松鼠在草叢間忽快忽慢的跑著、跳著,一陣風吹過,幾片火紅的楓葉被

帶離原本生長的樹枝,輕輕的、緩緩的在半空飄著、舞著,最後,那醉人的楓紅落至潺潺流

動的小溪上。

 

「迪亞哥哥,麗莎姊姊,你們看!」希杰從草叢中竄出來快速跑向我們,他的懷中捧著一堆

收集來的楓葉,到達我們身邊之後,他用力的將楓葉拋向天空。

 

漫天飛舞的楓葉自身旁飄落,略為透明的嫩黃色、琥珀般溫潤的紅橙色、野艷玫瑰的鮮紅色

,每一片楓葉都有它與眾不同的風情,無數的楓葉交織成夢幻般的楓葉雨,在這雨中我突然

產生了迷濛的錯覺,仿若置身於仙境一般。

 

「好漂亮……」這是我唯一能說出口的讚歎。

 

「很漂亮,對吧!」希杰在撒完楓葉之後,他又從懷中拿出幾片楓葉,像是極為珍重般,他

將它們小心翼翼的放在掌心呈現在我們面前。「這是我剛剛特別挑的喔!回學校之後我要將

它們做成楓葉墜鏈,我撿了八片,每個人都有!」

 

希杰真是細心,他連撿楓葉都還會想到大家。看著希杰手上的楓葉,每一片的色澤都是橙紅

通透、葉形優美,看的出他花了很多心血找尋。

 

「為什麼是八片?」麗莎算了人數之後,不解的追問,「我們不是只有七個人?」

 

「還有棉花糖啊!」希杰對我們笑了笑,接著又將楓葉收回懷中,「棉花糖也是我們的朋友

,他當然也要有一片囉!」

 

呵……希杰不提我都忘了還有兔子的存在,這傢伙打從我們上路之後,就一直窩在我斗篷

的帽子裡睡覺,雖然只是隻兔子,可是他還是有重量的啊!我都快被他勒死了!

 

「棉花糖還在睡覺嗎?他怎麼從出發之後都一直在睡覺呢?好不容易能夠到森林中玩,他應

該很高興的不是嗎?」希杰嘟著嘴不解的問著,他本來還計畫跟棉花糖在森林中賽跑呢!可

是棉花糖卻一直睡個不停,害希杰只能看風景、撿楓葉解悶。

 

說的也是,森林中有這麼漂亮的景色可以看,要是一路都在睡覺,那不是很可惜嗎?

 

『狂!你給我醒醒,別睡了!』我用力的震了一下斗篷,試圖將狂吵醒。

 

『幹嘛啦!大爺我睡的正舒服。』兔子揉著雙眼起身,抬起前腳趴在我的肩上。

 

「棉花糖醒了耶!」希杰開心的將兔子抱到懷中。「我剛剛有撿了一片楓葉要給你喔!等我

做成項鍊之後我再為你戴上。」

 

『楓葉?』剛睡醒的狂愣了一下,隨後他像是想起什麼般跟著笑開了,『本大爺以前也經常

收集楓葉……』

 

啊哩?這傢伙竟然會收集楓葉?我有沒有聽錯?聽到這話真是讓我訝異。

 

曾經聽人說過,秋天是屬於詩人與浪漫的季節,我本來以為這只是針對一些多愁善感的人所

說的,沒想到秋天氣氛竟然也能讓狂這種人變得感性?這真是太……神奇了!

 

麗莎聽見狂的這句話,臉上也是出現極不可思議的神情。『狂,你……也會收集楓葉?』

 

『幹嘛?本大爺不能收集楓葉嗎?』狂沒好氣的白了麗莎一眼。

 

不,收集楓葉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收集楓葉做什麼?』

 

『烤地瓜啊!』狂斬釘截鐵的回著,他邊說臉上邊出現飢餓的表情,『秋天吃烤地瓜真是最

道地的享受!地瓜烤好之後又香、又甜,那滋味真是天下第一美味!』

 

我、就、知、道!這傢伙的腦袋裡根本沒有所謂的感性或者浪漫,我跟麗莎真是想太多了。

 

麗莎面帶抽搐、表情僵硬的看著他。『看來……我太高估你了。』

 

『高估?』狂困惑又不解的望著我們兩個。

 

『沒事。』我立刻將對話終結。要想跟狂談論關於浪漫這種事情,鐵定扯上三天三夜也

說不清,還是別自找麻煩吧。

 

剛睡醒的狂打量了一下周遭環境,最後,他的視線定格在前方不遠處,在那裡,三藏正獨力

跟三百多隻妖魔打鬥。

 

『那傢伙還沒打完啊?』狂記得他剛剛要睡著時他們已經開打了,現在睡醒了還是同樣的情

形,唯一有改變的就是妖魔的數量有減少一些。

 

麗莎看著眼前的狀況也跟著嘆了口氣。「都已經半個小時了,怎麼還沒解決?」

 

打從我們離開學校之後,一路上一直有妖魔前來糾纏,妖魔的目的當然就是三藏囉……無可

奈何的情況之下,眾人只好邊走邊戰。不過,當我們進到這個森林之後,妖魔的數量突然增

加擋住我們的去路,由於出了森林便是三葉村了,為了不讓這些妖魔跟著我們跑進村子裡,

眾人便先在森林停下來,打算先解決它們。

 

不過,所謂的解決可不是眾人齊力對抗,引起妖魔大騷動的禍源是三藏,既然禍端是他惹出

來的,當然是交由他自己去解決,其他人則是待在一旁,看戲的看戲、休息的休息、撿楓葉

的撿楓葉……

 

原本倚在大樹下休息的歐羅,此時半瞇著眼打量眼前戰況進度,「三藏,你動作快一點,要

不然我們今天可能出不了森林。」

 

歐羅說這話只是一句戲言,要是三藏連這區區的幾百隻小妖都解決不了,那他根本活不到現

在。

 

「什麼?」麗莎聽到這話驚訝的大叫。「那我們不就要在這邊過夜?這怎麼可以?」

 

「在這裡睡?」果力多開始觀察四周環境,「這裡的景色剛好可以搭襯本公子的氣質,不過

,要是想要在這裡過夜的話,最好先整理一下,這樹上的葉子都沾染了灰塵,樹枝上也掛了

一些蜘蛛絲,還有,那邊的那個鳥巢……」

 

果力多老大……難不成你想要將葉子一片片擦乾淨,將樹上的蜘蛛網全清掉嗎?看著果力多

那專注盯著樹上葉子看的樣子……我真擔心他會這麼做。

 

「不想在這裡睡覺就來幫我啊!」三藏邊跟妖怪打鬥邊回頭對我們吼著,「你們也太狠了

吧,讓我一個人對付這麼多的妖魔!」

 

「那些可是你招惹來的,本來就要你自己解決。」歐羅慢條斯理的回著,「各人造業、各人

擔。」

 

「話不能這麼說。」三藏抓著九節棍往一旁的妖魔揮去,妖魔立刻消失了幾隻,「我們好歹

也是朋友,身為朋友的你們應該要有菩薩愛、憐憫心,見我有難應該來幫我啊!」

 

「囉唆。」夜伢順手拾起地上的楓葉朝著妖魔射去,楓葉像是流星般貫穿幾隻妖魔,妖魔發

出慘叫後隨之消失,「幫你了。」

 

「喂!這位施主,要幫就幫全套,殺個幾隻有什麼用啊?」

 

看三藏單獨奮鬥的辛苦模樣,我還真是有點可憐他,「我去幫三藏好了。」我抓著刀站了起

來。

 

「真是太感激你了!迪亞施主!」三藏在奮力斬妖之餘還轉過頭來對我笑著,「種善因、得

善果,像你這麼善良的人,佛祖一定會保佑你的!」

 

我看你還是叫佛祖先保佑你吧。看他身陷妖魔群中卻還一副輕鬆自得的樣子,我真懷疑他是

不是少了某根筋。

 

「不用幫。」夜伢搶先擋在我前方,「降妖伏魔是他的專長,這些妖魔對他構不成威脅。」

 

「夜伢!怎麼一陣子不見,你變得越來越狠心了?」三藏開始發出悽慘的哀號,「就算我能解

決他們,你也要給我時間唸咒趨妖啊,現在我連停下來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你要我怎麼除

掉牠們?」

 

「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歐羅似笑非笑的望著他,「你用你跟我們聊天的時間去呼吸就綽綽

有餘了。」

 

「歐羅!你這個冷血的萬惡之源、世界的墮落惡果!」三藏氣呼呼瞪著他,「等我收拾完這

批妖魔之後,我接下來就要淨化你!」

 

「那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歐羅對他的威脅絲毫無動於衷。「現在這種情況,我只要一

隻手就能解決你。」

 

「那就來試試看吧!」三藏衝出妖魔群朝著歐羅跑去,妖魔們也跟著三藏移動。

 

「麗莎姊姊,小心!」待在麗莎身邊的希杰連忙起身發出防護屏障。

 

「空龍斬!」看到妖魔群向我衝過來,我連忙拔刀斬了幾隻。

 

「炎龍波!」夜伢發出一道火焰,將他跟迪亞身旁的妖魔全數清除。

 

「風中血櫻!」一陣旋風繞著果力多的身體盤旋而起,在風包覆住果力多之後,白色的櫻

花花瓣自旋風中射出,十多隻接近果力多的妖魔被櫻花射成了蜂窩。

 

「三藏!你搞什麼?」夜伢板著臉一臉不悅的瞪著三藏。「突然帶著妖魔衝過來,要是不小心傷到我老……呃……我們怎麼辦!」

 

「嘿嘿!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三藏燦爛的對夜伢笑著:「大家剛剛坐了那麼久,起身活動

一下筋骨也不錯!」

 

「夜伢大哥,我們還是快點解決妖魔吧!」希杰邊張著防護屏障邊嘟著嘴說道:「都已經中

午了,我肚子好餓喔。」

 

歐羅起手一揮,身旁的妖魔碎成了數塊,他望著三藏冷笑了聲,「我看我們乾脆設個結界將

他跟妖魔困在這裡,我們先到村子去吃飯好了。」

 

「好啊、好啊,這樣也就不用擔心妖魔會跑到村子裡傷人了。」希杰聽到要去吃飯開心的叫

著附和。

 

「別這麼無情啊!給我一分鐘唸咒語,一分鐘就好!」三藏急忙對我們請求著,「幫我擋一

下妖魔吧!」

 

「我來幫你吧。」我衝上前擋住準備攻擊三藏的妖魔。

 

「謝啦!迪亞施主!你的大恩大德我無以為報,改天我有空的時候一定會念經迴向功德給你

。」

 

「還不快唸咒!」夜伢生氣的對三藏吼著。

 

奇怪,夜伢是怎麼了?以前他都是一副冷漠的樣子,現在卻常常發脾氣,臉上也常出現一些怪表情。當夜伢吼完三藏轉頭看我時,我意外的發現,夜伢的臉上竟有著怨恨的眼神?這真是叫我感到納悶。

 

(夜伢的心裡話:三藏這個死傢伙,竟然讓老婆出面保護他!要是老婆受了傷怎麼辦?)

 

我衝上前替三藏擋下妖魔,霎時間,數量龐大的妖魔將我團團包圍,看著四周擠滿醜陋、噁心、恐怖的妖物,真是讓我覺得……噁心想吐啊!

 

「我幫你!」夜伢迅速出現在我身邊,為我解圍一大半妖魔。

 

得到喘息時間,三藏立刻雙手合掌結起手印,口中跟著唸唸有詞。「萬法自然˙

晦氣驅散˙八方威神˙使我自然˙斬妖伏邪˙殺鬼萬千˙凶穢消散˙除萬苦惡˙淨萬物源˙

行菩薩道˙渡萬惡果……」

 

咒語唸出之後,三藏的手印開始發出光芒,光芒化成萬道金劍朝著妖魔射去,剎那間,為數

眾多的妖魔全都消失不見。

 

好厲害!才一眨眼的功夫那些妖魔就消失了。看著眼前的景象我訝異的不得了。「剛剛那是

什麼咒法?」

 

「淨妖魔法咒。」三藏開心的向我走來,他一把勾住了我的肩,「走,我們吃飯去!」

 

夜伢一把將三藏勾在我肩上的手抓開:「你去駕車。」

 

由於學生不能將自身的座騎帶至學校,所以當有人要外出執行任務的時候,學校就會借給學

生馬匹或馬車當交通工具。為了避免眾人在行動時走散,夜伢借了一輛配有六匹馬的馬車,

一路上大家就輪流當車夫前進任務目的地。

 

「什麼?我剛剛跟妖魔打的那麼辛苦你還要我當車夫?」三藏不滿的抗議著。

 

「……」夜伢不發一語的看著三藏,冰冷的眼神叫人不寒而慄。

 

「我去駕車……」三藏乖乖的轉身往馬車的方向走去。

 

 

駕著馬車快速的在森林中奔馳,不一會,我們便進到三葉村,進入村子的第一件事當然就是

找人問路。

 

「請問一下。」坐在前方駕車的三藏叫住了一名路人。

 

「有什麼事情嗎?」路人停下腳步反問著。

 

「請問你知道……」三藏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另外兩個聲音打斷。

 

「食堂在哪裡?」

 

「哪裡有吃的?」希杰跟我同時開口。

 

「呃……」路人楞楞的看著我們。

 

「喂……」三藏無奈的看著我。

 

喂什麼喂,現在都已經中午了耶,再怎麼急也要先吃東西啊!我惡狠狠的反瞪回去,要是三

藏敢不讓我吃飯我就要開扁了。

 

「你們再往前走一百公尺就會看到食堂了……」路人回答之後便離開了。

 

「太好了!我們快去吃飯吧!」希杰興奮的叫著,「我快餓扁了。」

 

「可是……」三藏本想先問神三刀住所,趕緊完成任務的,可是當他看到馬車內眾人飢餓、

凶狠的目光之後,他只能無奈的嘆口氣,駕著馬車往食堂的方向前進。

 

將馬車停在食堂門口,一行人快步往裡面走去。

 

「歡迎!幾位客人想吃些什麼?」店小二提著一壺茶水上前招呼著。

 

「我要檸檬烤魚!」希杰一坐定位就率先開口:「還要糖醋魚、蜂蜜炸蝦捲、海鮮濃湯、烤

麵包、一杯特……大杯的牛奶……」

 

「那個……」店小二面有難色的道:「很抱歉,小店只有烤魚、青菜豆腐湯、饅頭、丸子湯

、炒牛肉、肉包子、炒青菜,飲料的話只有酒以及清茶。」

 

「這樣啊,那我就吃烤魚、肉包子、炒牛肉……」希杰有點失望的扁扁嘴,接著又用著充滿

期待的眼神看著店小二,「你們真的沒有牛奶嗎?」

 

「我……」店小二看著希杰眼中那帶著純真、期盼的閃亮亮光芒,他嚥了嚥口水,「有,我

等一下拿給你。」

 

「謝謝你!」希杰高興的笑著,「大叔你人真好!」

 

果然啊……任何人只要一看到希杰那閃亮亮眼神,絕對不會拒絕他的要求。我又再一次見識

到希杰閃亮亮眼神的功力了。

 

「我要一份蕃茄蔬菜濃湯、蕃茄白酒炒麵、蕃茄烤肉串。」歐羅跟著點出他要的菜,「還要

一杯蕃茄汁。」

 

「呃……」店小二的表情又僵了一下。「實在是很對不起,小店只有烤魚、青菜豆腐湯、饅

頭、丸子湯、炒牛肉、肉包子、炒青菜,飲料的話只有酒以及清茶。」

 

「唔?」歐羅雙手支著下巴,嘴角略微揚起,碧綠的眼神直盯著店小二,那略帶媚惑的神情

叫人無法轉移視線,「你去外頭樹上看看有沒有長蕃茄,幫我採一些加進菜裡吧。」

 

呃?蕃茄……長樹上?記得以前我都是跟老爸到菜園採蕃茄的啊,難不成我家的蕃茄是老爸

的發明之一咩?聽著這話我頭上冒著問號。

 

「我、我等一下會去幫您找找。」店小二拚命的點頭答應。

 

唉……我能說什麼呢?真不愧是吸血鬼啊!就算不使用催眠術,光靠他們漂亮的外表、超凡

的魅力就足夠讓一般人折服了。

 

「我的餐前開胃菜要一份龍蝦沙拉……」麗莎跟著開口了,「餐前酒要北百銀龍酒,主餐要

佛跳牆、七色水晶餃、麻辣龍蝦湯、菲力牛排、黃金蒟蒻卷,甜點要一份布丁燒,飲料就…

…紫蘇梅汁好了。」

 

「很抱歉。」店小二臉上出現幾道黑線,語氣變的有些生硬,「本小店只有烤魚、青菜豆腐

湯、饅頭、丸子湯、炒牛肉、肉包子、炒青菜,飲料的話只有酒以及清茶!順便再說一下,

酒只有米酒頭跟白乾!」

 

「怎麼這樣……」麗莎無奈的嘟著嘴,像是百般委屈的瞄了店小二一眼,「可是人家想吃這

些嘛……」

 

麗莎那撒嬌的表情,略帶嬌嗲的聲音,讓店小二全身一陣酥麻,「我、我請我們廚子做做看

好了。」

 

狠角色,果然是狠角色!我還沒見過麗莎使出這招後,還有哪個男人能拒絕她的。

 

「不過,我們這裡沒有妳說的那種酒,可不可以請妳換一下?」

 

「那……給我白乾好了。」麗莎對店小二甜甜一笑。

 

「好、好。」麗莎這一笑讓店小二的魂像是被勾了去般,他整個人也跟著呆愣的站著傻笑。

 

她要喝白乾?聽到麗莎所點的酒,我暗暗捏了把冷汗,雖然知道麗莎的酒量很好,可是這種

連聽都沒聽過的酒,她怎麼會想要嘗試呢?

 

「咳咳!」我乾咳了兩聲,將店小二的魂給招了回來。

 

「請、請問這位客倌您要什麼?。」回過神的店小二連忙詢問我。

 

在聽了店小二前面說了一堆「很抱歉,本店只有……」我現在也懶的動腦筋點菜了。「全部

的菜都來一份。」

 

「好的。」店小二接著轉向夜伢詢問,「這位客人要點些什麼呢?」

 

「一樣。」夜伢想也不想的回著。

 

「等等!」三藏突然出聲制止我們。「你們未免也太浪費了吧!我們才幾個人,你們點那麼

多菜吃的完嗎?要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吃不飽、穿不暖,我們怎麼可以這麼奢侈,

這實在是太浪費了!」

 

然後,在三藏呱拉呱拉說完一堆話之後,我們所點的餐點被減去了一半。

 

「這位客人呢?」店小二最後轉向果力多詢問。

 

「我要烤魚、炒牛肉、一盤燙青菜還有一碗白飯,魚要剛抓到的鮮魚,魚鱗跟內臟絕對要去

除乾淨,牛肉要上等牛肉,牛肉的油脂分佈要像雪花一樣均勻,青菜要一片一片洗而且要洗

過三遍,白飯的米粒要粒粒飽滿,在光照之下要呈現晶瑩通透的樣子,飲料就給我清茶,泡

茶的茶葉要用新春的嫩茶,泡茶的開水要……」

 

果力多滔滔不絕的說著,要不是我們強力制止他,他可能說一小時也說不完。

 

不一會,我們所點的酒菜陸續上桌,餓到發昏的我們,立刻開始享用各自的餐點。

 

「這酒聞起來好奇怪。」麗莎將酒湊在鼻子前聞著,「跟我以前喝過的都不一樣。」

 

「妳沒喝過幹嘛點這種酒啊?」我無奈的瞄了麗莎一眼,要是等一下她喝醉了那可就麻煩了

 

「就是因為沒喝過才要喝喝看啊。」麗莎不服氣的反駁著。

 

去!要是等一下妳真的醉倒了,倒楣的人可是我們耶!「妳還是喝茶吧。」我伸出手打算將

她的酒杯拿走。

 

「不要。」麗莎搶先一步將手中的酒一口乾掉。

 

喂!就算怕我拿走,妳也不用喝的這麼猛吧?我開始擔心接下來的事情了。

 

「好、好辣!」麗莎眼睛冒著淚光、手不停的往嘴巴搧風,「怎麼會有這麼辣的酒啊?」

 

「叫不要喝,妳硬要喝。」我連忙倒了杯茶給她。

 

我有時候真是擔心她這種凡事好奇的個性,要是告訴麗莎前面有個坑,她一定也會跳進去試

試看那個坑夠不夠深……

 

麗莎並沒有接過我倒給她的茶,她反而再倒了一杯酒,接著,她又一口將酒乾掉。

 

「妳……」麗莎的舉動讓在場的我們全愣住了。

 

「麗莎姊姊,妳沒事吧?」希杰擔心的看著她。

 

「沒事、沒事。」麗莎豪爽的呼了口氣,「這酒真是辣的夠嗆!辣的豪爽!辣的暢快舒暢啊

!」接著,她又飛快的乾了一杯。

 

啊?辣的暢快舒暢?這是哪門子的形容詞啊?

 

「迪亞,這酒很好喝喔!你也喝一杯吧。」麗莎順手為我倒了杯酒。

 

好喝?真的嗎?看她那猶如嚐到人間美味的表情,我也跟著有點心動了。

 

「別喝。」夜伢在我準備要喝酒之前制止了我,「酒很烈。」

 

「喔……」聽到夜伢的話,我乖乖的將酒杯放下,我可不想等一下醉倒在這邊啊。

 

正當我準備拿起肉包子吃時,背後傳來了一股不尋常的氣息……

 

「碰!」我在座椅被砍成兩半之前迅速逃離,才站定腳,一把亮晃晃的刀便向我劈來,我

連忙起刀擋住。

 

「鏘!」兩刀相撞的聲音清脆的響起。

 

攻擊我的是一名披著灰色斗篷、臉上蒙著布的人,我奮力的將對方的刀子震開,跟著出手攻

擊,「行風斬!」

 

行風斬是斬龍快刀的變化招式,出刀猶如急風掃地,身形遊走如同緩風流暢,以刀領人攻擊

,以身化刀行動,這是這招式最深奧之處。

 

「妳還太嫩了。」對方兩三下便解了我的招式。

 

「空龍斬!」我發狠的向對方劈去。

 

「新招式?」對方仍舊不費吹灰之力將招式接下。

 

「迪亞。」麗莎板著臉站起來,「你們要打去外面打啦,這裡都快被你們拆了。」

 

這女人……我沒好氣的瞪了麗莎一眼,不過,也因為她的提醒,我這才注意到這店裡有幾張

桌子被我們給劈成碎塊了。

 

「出來吧。」屋外傳來了對方的聲音,不知何時,對方已經退到外面去了。

 

出去就出去!我握緊了刀,準備跟到外面去,夜伢卻擋在我面前,希杰跟著拉住我。

 

「迪亞哥哥不要去,太危險了!」希杰擔心的看著我。

 

「沒事的。」我笑著將希杰的手拉開。

 

「我跟你去。」夜伢語氣堅定的說。

 

「跟我去?」夜伢這句話讓我訝異極了。「對方可是很厲害的喔!」

 

「我知道。」夜伢回給我肯定的答案,「那個人的實力絕對在我們所有人之上。」

 

「知道對方是高手,還要跟對方打?」我真是無法相信。要是我,我才不做這種蠢事!

 

難道,夜伢跟狂一樣也是個戰鬥癡?我在心中猜測著。也許,男生都是好戰份子吧!

 

「你不也一樣。」夜伢對我笑了笑,「明知對方比你厲害,你還是堅決要跟他打,雖然獲勝的機會不大,但,既然你想跟那個人打,無論如何我都會幫你。」

 

原來,夜伢是因為我才……我這才恍然大悟。

 

「沒關係的,其實那個人……」正當我想解釋時,屋外的聲音跟著又傳來。

 

「還不出來?你的動作變鈍了嗎?」

 

唉唉!幹麻一直催我啊!「不准插手。」對他們丟下這句話後,我飛快的衝了出去。

 

才跨出門口,眼前隨即出現一道刀光,我連忙側身閃過,我身後的木門被劈成了兩半。

 

「喂!太奸詐了吧,我都還沒有準備好。」我不滿的抗議著。

 

「打架還要準備什麼?難不成你還要選良辰吉日嗎?」對方語帶譏笑的回著。

 

去!現在的我可不是以前的我了,今天我非要將以前受到的折磨全部討回來!

 

我筆直的朝著對方衝去,在距離蒙面人大約五十步時,我快速的發了幾顆火球過去。

 

「這種小火球,連讓我熱身都不夠。」對方閃也不閃,順手揮刀將火球斬成兩半。

 

「騰蛇!」在火球散去後,抓緊時機,我對蒙面人發出威力強大的一擊。

 

打中了嗎?這麼近應該避不過吧?眼前沙塵飛揚,沙塵裡的景物讓我看不真切。

 

「這個招式不錯,只可惜……」我的頭頂上空出現了聲音,對方安然無恙的坐在樹上,顯露

在外的雙眼帶著笑意,「動作還是慢了點。」

 

可惡!看著對方那副輕鬆悠閒的模樣,一把火從我心頭冒起,站穩了腳,深深的吸了口氣

……「八魁殺!」

 

刀光化成流星在空中閃過,長刀劃過空氣的聲音串成清脆的曲調,在我停下動作時,四周跟

著恢復靜默,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額上出現了汗水,一滴水珠緩緩劃過我的臉龐,滴落…

 

「啪答!」水滴在黃土上濺起一個小土丸,面前的樹跟著發出雜亂的支離、碎裂聲。

 

「碰!」揚起聳天的灰塵之後,大樹成了一堆木條攤倒在我面前。

 

這下應該成功了吧?看著面前那堆碎木以及枝葉,我不確定的猜想著。

 

「這招式真不錯……」對方的聲音自濃密的樹葉中出現。

 

哇哩咧!這樣還沒被我打倒?我害怕的後退幾步。

 

「剛剛那招真是讓我捏了把冷汗,看來你進步不少啊。」聲音依舊是一派輕鬆,接著,一隻

腳踢掉了擋在上頭的枝幹,一個身影從雜亂的葉叢中出現。

 

媽呀!這樣還閃的過?妳到底是不是人啊?我先前就知道你很厲害,可是我沒想到你強到這種地步!我真是低估你了。我驚愕的看著蒙面人,一股寒意直冒頭頂。

 

蒙面人從碎木中走出來之後,大大的活動了下筋骨,「看樣子,我現在可以更認真一點跟你

打了。」

 

更認真?難道說,以前跟我只是玩玩而已嗎?

 

「準備好要接招了嗎?」對方笑的更得意了。

 

「住手!」希杰跑到我身邊,他氣呼呼的對蒙面人吼著,「你是誰?為什麼要攻擊迪亞哥哥

?」

 

「迪亞,抱歉了。」夜伢跟著擋在我面前:「我不能坐視不管。」

 

沒關係、沒關係!你出現的真是剛剛好。看見夜伢出來為我擋刀,我總算鬆了口氣。

 

「你想要幫他?」對方揚著眉、音量微微的提高:「不怕我殺了你嗎?」

 

「雖然你的實力高過我們,跟你打實在是沒什麼勝算。」歐羅出現在對方的身後,「不過我

也不會任由你對付迪亞。」

 

「看來你這傢伙比妖魔還難纏啊。」三藏無奈的搔搔頭,「我們還要趕路,最好別拖太久。」

 

啊哩……情況好像不太妙。看著面前的氣氛,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就憑你們也想打贏我?」對方笑著反問。

 

果力多現身在對方的左側。「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真是一群重義氣、有膽識的孩子。」一股強大的殺氣自對方身上發出,「那……我就成全

你們,讓你們一起下黃泉!」

 

感受到對方氣勢的改變,眾人也跟著嚴陣以待。

 

一股氣流往蒙面人匯集,像是有生命般,氣流交叉的盤旋在蒙面人四周,而後,它們往刀口

凝聚。「蒼穹之刃!」

 

刀一揮,原本凝聚成一道的氣流分成了五條,氣流帶著強大的刀氣衝往眾人。

 

「震天擊!」夜伢揮刀震地,揚起土牆擋住攻擊。

 

「千手法輪!」三藏面前出現一個圓形大法輪為自己護身。

 

「風中血櫻!」果力多在閃過攻擊之後立刻反擊,白色的櫻花花瓣乘著旋風衝向蒙面人。

 

蒙面人利用刀氣將風給劈成兩半,歐羅緊跟著現身在蒙面人身後,歐羅的手狠狠刺向蒙面人

的身體,但蒙面人的動作快他一步,手一揮便將歐羅震開。

 

「冰珀光針!」希杰緊接著發動攻擊,不讓蒙面人有喘息的機會。

 

天啊,他們真的打起來了!看著眼前激烈的打鬥,我站在一旁又心急又擔心。

 

『喂!女人,你快點讓本大爺附身!這傢伙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本大爺要好好跟他打一場

!』粉紅兔跳到我身邊催促著我。

 

『厚!現在情況已經夠亂的了,你別來插花啦!』我惡狠狠的對狂吼著。

 

不行!不能讓他們再打下去了!我跑到兩方人馬中間擋住他們。「夠了!全部都給我住手!

 

「迪亞?」眾人全停下手,臉上出現困惑的神情。

 

「媽!妳別鬧了好不好!」我轉身瞪著蒙面人:「他們都是我的朋友,妳不要捉弄他們啦!」

 

「媽?」眾人的表情從困惑轉為訝異。「她是你媽?」

 

「唉呦……難得遇上不錯的對手,你就讓我活動一下筋骨嘛!」老媽心不甘情不願的叫著,

她順手將斗篷跟面巾拿下。

 

「用這方法活動筋骨妳不覺得太危險了嗎?」我無奈的嘆口氣,「為什麼妳會來這裡?」

 

這裡離我家少說也有兩千多公里遠,老媽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呢?

 

「我來買菜刀啊!」老媽將手中的刀拿到我面前,「家裡的菜刀都鈍了。」

 

哇咧!老媽剛剛是拿菜刀跟我打啊?看著她手中的刀,我才驚訝的發現剛剛我以為是短刀的

東西原來是菜刀。

 

「鈍?」希杰看著閃閃發亮的刀鋒不解的問,「它看起來還很鋒利啊。」

 

「我找個東西切給你看你就知道了。」老媽走到一棵樹旁邊開始她的示範。

 

老媽朝著樹木揮了幾刀,接著,一根像手臂一樣粗的樹枝掉了下來。

 

「看吧,這刀子很鈍吧!」

 

「……」眾人無語。

 

連樹都能砍斷了還說刀子鈍?那她所謂的鋒利是……

 

「你們看不出來嗎?」看著眾人困惑的眼神,老媽追問著,「以前我隨便揮幾刀就能將樹砍

成木塊耶!現在卻只是刻出幾刀刀痕而已。」說著,她像是極為不滿意的瞄了樹身一眼。

 

順著老媽的眼神往樹幹看去,我們這才發現粗壯的樹幹上出現了四、五道極深的刀痕,那刀

痕幾乎刻入樹身一半。

 

「……」又一次沉默。

 

看著其他人臉上出現呆滯的神情,我再度嘆口氣,「我們先回食堂吃東西吧。」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