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媽的帶路之下,我們繞著村子的外圍往西邊走去,穿過一個小樹林之後,一間小木屋出

現在我們眼前,木屋四周用柵欄圍出了一個小院子,三藏將馬車停在院子的一角,老媽跟著

迅速跳下車,手上順便抓起一罈酒往木屋走去。

 

「刀老頭,我幫你帶酒來了。」老媽一邊走一邊對著木屋喊著。

 

聽到聲音,木屋內快速的跑出一名老人,「青羽啊!見到妳真是太好了,我才想出門去買酒

呢!」

 

說著,老人一把將老媽手中的酒接了過去,連個招呼也不打便火速衝回屋內。

 

「青羽!還楞在外面幹嘛?快進來陪老頭子我喝兩杯!」老人的叫聲自屋裡傳出來。

 

「你們快將其他的酒搬進來吧。」老媽說完後也跟著走進屋子。

 

怎麼覺得我們好像變成搬運工了?我跟其他人無奈的對看一眼。

 

房子的內部擺滿了鐵、木材、製刀工具,屋子角落有一個火爐,已經降溫的炭火仍微微發著

紅光,屋子的另一邊有著一張木桌以及幾條長凳子,老媽跟神三刀正坐在那邊愉快的喝著酒

 

「那幾罈酒就幫我放在門邊。」神三刀將幾個碗擺在桌上並且對我們招手著「你們也過來

一起喝吧!」

 

「好!」聽到邀約麗莎立刻跑過去。

 

『喂……妳還喝?剛剛喝那一堆還不夠啊?』看麗莎這樣毫不節制的喝酒,我還真是替她擔

心。

 

『唉呦,我再喝一些些就好,不會醉的啦……放心、放心。』麗莎迅速在桌旁坐下,雙眼直

盯著酒罈。

 

「神三刀先生。」三藏迫不及待的自懷中拿出一張紙:「我們是受韓大先生所託前來跟您拿

他訂購的……」

 

話還沒說完,神三刀就截斷三藏的話,「架子上最大包的那一包就是了。」神三刀指著位於

門口左邊的架子。

 

那是一個嵌入牆壁內的大木架,架子一共有五層,每一層都放著大小不同的包裹,在第三層

的最右邊有著一包需要用兩隻手才能抱住的大包裹。

 

不會吧,這麼大一包?韓大買那麼多刮鬍刀做什麼啊?看著那個大包裹,我開始懷疑那個工

友私底下有在兼差賣刮鬍刀。

 

三藏快步走到架子前,他從懷中拿出一個黃色小錦袋,將袋口打開之後他跟著唸了一段咒文

,袋口發出了一道光芒,那個大包裹就被光芒給吸進了袋子。

 

那、那不是乾坤袋嗎?沒想到三藏竟然有這種好東西!我半羨慕半忌妒的看著三藏手中的袋

子。

 

乾坤袋的外型看來像是個小袋子,但是袋子的內部是一個魔法空間,不管多大多重的東西,

只要收進袋中,全都會變成像小石頭一樣的小、像羽毛一樣的輕。

 

「你們幾個小毛頭別杵在那邊,快過來一起喝酒!」神三刀向我們招手著,「喝好酒就是要

有一堆人一起喝才痛快!」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出現三十多個人,其中看似頭頭的人物對著屋內大聲吆喝著。

 

「神三刀!我們家主人前天跟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如何?要是你肯為我家主人打把絕世名刀

,我家主人絕對不會虧待你!」

 

「又來了,真是一群掃酒性的傢伙。」神三刀無奈的搖搖頭,跟著,他將酒杯中的酒一口乾

掉。

 

「死老頭!別在裡面拖延時間,快點回答我!」屋外的人又再次叫著。

 

神三刀站起來緩緩走到門口,他斜倚在門邊上看著對方,「回去告訴你家主人,老頭子我做

刀一向很乾脆,只要實力夠我自然會幫他做,不過,以你家主人的實力……想要拿我的刀,

他還不夠格。」

 

咦?照這麼聽來,神三刀還是會幫人製作兵器的嘛……

 

「死老頭!你說什麼?我家主人還不夠格拿你的刀?」門外的人被這句話給激怒了,他快

步衝向前本想給神三刀一個教訓,老媽卻搶先一步擋在對方面前。

 

「刀老頭,你怎麼說話還是這麼誠實、這麼直接啊?」老媽懶洋洋的瞄了神三刀一眼,「有

時候也要給人留點面子啊。」

 

「沒辦法,我這個人的缺點就是沒辦法說謊,真是對不起啊。」神三刀嘴上是這麼說,可是

表情卻見不到一絲歉意,「青羽啊,妳就幫老頭子我送一下客人吧。」

 

「沒問題。」老媽一口允諾,她面帶溫和的笑容對他們說著,「幾位,你們也聽到他的話了

,他沒辦法幫你家主人製作刀,要是沒什麼事情的話,你們就請回吧。」

 

看著老媽的舉動,我真不知道她是少根筋,還是她根本不將那些人放在眼裡,要是這麼說幾

句他們就會乖乖聽話的話,這世界上就沒有壞人也沒有戰爭了。

 

「妳這娘兒們給老子閉嘴!識相的話,最好少管閒事!」帶頭的人語帶不悅的瞪了她一眼,

隨後他轉向一旁的神三刀吼著,「死老頭,叫你鑄刀是看的起你,少給我敬酒不吃吃罰酒!」

 

「就是啊,你別逼我們來硬的!」

 

「真吵。」老媽順手用小指頭掏了掏耳朵,「聒噪的男生可是很不受女生歡迎的喔。」

 

「死女人!妳找打是嗎?」其中一個人上前揪著她的領子吼道。

 

「想打我?」老媽不慍不火的瞄著對方,「這你可要問我兒子同不同意了。」

 

「妳兒子?哼哼!就算妳叫妳老子來,我……」對方話還沒說完,他的脖子上就已經被架

上了一把刀。

 

「放手。」我冷冷的看著他,對方立刻識相的鬆手。

 

「兒子啊。」老媽拍拍我的肩膀,跟著走到我身後,「這群人就交給你了。」

 

「知道了。」依照我的個性,我實在很不想插手麻煩事,可是,這傢伙竟然欺負我老媽!衝

著這點,我可就要好好的教他們一點「禮貌」了。

 

不過……雖然說我想要好好的教訓他們,可是實際開打時,我還是不得不為了他們的生命安

危著想。

 

「喂!歐羅!打斷他們的手腳就好,不要殺人!」我提醒著一旁準備刺穿對方心臟的歐羅,

「這裡可沒有魔法陣可以幫人復活啊!」

 

歐羅聽著這話,停止了動作,臉也跟著板起來,「好難。」

 

「這算是一種訓練。」我對歐羅頑皮的眨眨眼,「還有,打斷手腳時要從關節處打斷,別從

骨頭直接打斷啊!這樣接骨師父要幫他們接回去時也比較方便。」

 

「……」歐羅沉默的賞我一記白眼。

 

幹嘛用那種委屈的眼神看我啊?不殺人真的很難嗎?「要不然你待在一邊看戲好了。」我對

他揮揮手說著。

 

「不,我想試試看。」歐羅固執的拒絕我。

 

試試看?要是沒試好……我真是擔心那群人啊……

 

「希杰,你不要跟著跑進去玩啦!」一轉身,我對著混戰人群中的小小身影叫著,「你待在

麗莎的身邊就好。」

 

「可是人家也想玩……」希杰不高興的嘟著嘴,在他分心的時候,一個人舉著拳頭揍向他,

希杰被這麼一擊,小小的身子立刻跌的老遠。

 

「希杰!」我跟麗莎同時擔憂的叫了出來。

 

「沒事!」希杰拍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他的嘴角處出現一些血絲,「我沒關係。」

 

「該死的傢伙,竟敢打我家可愛的希杰!馬的!你個XXOO!」麗莎在一旁生氣的咆嘯

著。

 

『麗莎,形象,注意一下形象啊……』看著麗莎即將開始暴走,我連忙暗自提醒著她。

 

雖然我已經習慣她這個樣子了,可是其他人……我轉頭看著夜伢他們,他們每個人都驚愕的

看著麗莎,完全忘記要繼續打鬥。

 

「麗莎姊姊,妳沒事吧?」希杰跑到麗莎身邊擔心的問著。

 

「呃……我……」麗莎先是為自己脫軌的舉動楞了一下,而後她雙手按頭蹲下身子,看起

來一副快要暈倒的模樣,「我頭好暈,我好像喝太多酒了……」

 

「麗莎姊姊,我扶妳到旁邊休息好了。」希杰立刻攙扶著麗莎走到一旁。

 

『迪亞,你等一下給我好好扁那群王八蛋!』麗莎偷偷用心通術對我傳著話。

 

『知道了啦。』真是的,這女人翻臉比翻書還快。

 

正當我準備加入戰鬥時,卻突然聞到一股奇怪的腥臭味。

 

奇怪?這臭味好像在哪邊聞過?我困惑的東張西望著。

 

「迪亞,小心上面!!」夜伢的聲音從旁傳來。

 

上面?我抬頭往上一瞧,發現天空出現一大片黑雲。

 

要下雨了嗎?不過,那黑雲的樣子怎麼那麼詭異啊?

 

「碰!碰!碰!碰碰碰……」巨大的響聲接連的響起,地面也跟著產生不小的震動,沙塵

被這場騷動惹的漫天飛舞,在沙塵散去後,數十隻巨型妖怪出現在眾人面前。

 

「迪亞!」夜伢大聲的叫著,他的臉上更是充滿擔心的神情。

 

靠!你們這群死妖怪,真會挑降落的地點!我伸手抹去額頭上被妖怪嚇出來的冷汗,妖怪們降落的地方正是剛剛我所站的地方!

 

「迪亞哥哥!你沒事吧?」希杰的臉上也是出現緊張、著急的神色。

 

「沒事。」我笑著向其他人揮揮手,現在的我距離妖魔們只有兩步之遠。

 

『沒事才有鬼!要是大爺我的動作再慢一點,你就變成肉餅了。』狂不滿的嚷著。

 

『我以為那是一片烏雲啊!誰知道那是妖怪。』我沒好氣的回著。

 

『哼!你這女人的反應也真奇怪,既然有時間唸召喚咒,你剛剛不會用那個時間逃嗎?』

 

『沒有啊,我沒有唸召喚咒。』我連忙跟狂澄清著。

 

『沒有?那大爺我是怎麼進來的?』

 

『那是因為我跟你有簽訂契約啊,當身為主人的我有危險時,就算沒有召喚,你也會直接附

身到我身上保護我。』

 

『看來本大爺不只變成你的僕人,大爺我還是你的保鑣啊。』狂語帶自嘲的說。

 

『喂!當我的保鑣有什麼不好?我有虧待過你嗎?』聽著狂的口氣,我不服氣的叫著。

 

『本大爺……』

 

「迪亞哥哥,危險啊!」希杰的聲音打斷了我跟狂的談話。

 

一隻長的像螳螂的大妖怪舉起它那鐮刀般的利爪向我揮來。

 

「煩死了!」我大刀一揮,妖怪就被斜切成兩半,「三藏,我先拖住妖怪,你趁這機會使出

你在楓樹林清除妖怪的那個招式。」

 

「不行啦。」被妖怪群團團包圍住的三藏無奈的叫,「那個招式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啊哩,一天只能用一次?那要是一天之內遇到很多次妖怪襲擊,你不就死定了?

 

「啊!救命啊!」妖魔出現後,大肆攻擊著在場的人,剛才前來跟神三刀要刀的打手們,不

停的發出慘叫聲。

 

『糟了!要快去救人才行。』我看著眼前混亂的場面,心裡著急的不得了,『狂!快點,快

去救他們!』

 

『大爺我好久沒活動筋骨了。』狂笑著抽出長刀,隨即衝向妖魔群。

 

 

神三刀跟青羽站在一旁觀看著,一會兒後,神三刀對青羽說出他的觀察結果,「這孩子還算不錯,雖然剛剛還覺得他有些生澀,不過現在他好像開始進入狀況,整個步調流暢很多。」(有斷句)

 

「他是打的不錯,不過他……不是『她』……」青羽意有所指的道,她的臉上跟著勾出一抹

笑。

 

「什麼他不是他?」神三刀滿是困惑,而青羽只是笑而不答。

 

迪亞的刀術可是青羽一手調教出來的,迪亞的每個招式、每個細微的動作青羽可說是瞭若指

掌,眼前的迪亞讓青羽感到非常陌生,不管是步伐、出手速度、氣勢……完全跟迪亞不同。

 

因為個性慵懶的關係,迪亞的氣勢略帶散漫,出招也較溫和些,攻擊時,迪亞專挑對方手腳

、肩部等等非要害部位,但是眼前的他卻是招招迅速、刀刀直逼要害,這不是迪亞的風格。

 

剛開始青羽也是感到很困惑,如果這個人不是迪亞,那他是誰?也許應該說,是誰在暗中幫

助迪亞?

 

後來青羽瞄到躺在一旁的粉紅兔,接著,她會意了過來。

 

原來是他啊……我剛剛怎麼會忘了他……青羽開始笑著自己的糊塗,明明自己已經在「紀錄書」上看過他的事情,怎麼會在遇見時將他給忘的一乾二淨?(斷句)

 

眾人與妖魔的打鬥很快就結束,迪亞的身邊揚起一陣風,清風吹向原本躺在一旁的粉紅兔,

這一切都看在青羽眼裡。

 

兔子在經過風吹拂過後,突然跳起來生氣的跟迪亞對峙著。

 

 

『迪亞!你為什麼將本大爺抽離?』粉紅兔開始暴躁的跳著,『本大爺還想跟那女人打一

場!』兔子短短的手指向一旁的青羽。

 

『你想跟我老媽打?再練十年吧!』開玩笑!要是我被我老媽海扁怎麼辦?

 

「好久沒看到紫珀了。」神三刀笑著向我走來,他的眼中燃著如同火一般的光芒,「這把刀

可是我的畢生的心血,我的封刀傑作啊!」

 

畢生心血?紫珀真的是神三刀做的?那……老媽是怎麼跟神三刀拐到這把刀的?看著神三

刀望著紫珀激動的神情,我連忙將刀拿到他面前,讓他跟他的心血好好的相聚。

 

神三刀將刀抽了出來,仔仔細細的端詳著刀身,「不是老頭子我自誇,這把刀絕對可以名列

千古名刀之流!」

 

「既然是你的心血,為什麼你會將這把刀送給我媽?」如果是我,我絕對會捨不得送人。

 

「好刀當然要有好的主人,這把刀也只有像青羽的高手才配的上。」神三刀說到這突然直盯

著我看,「小子,老頭子我說話不喜歡拐彎抹腳,所以我就跟你直說了,你目前的實力根本

還不夠格使用這把刀,不過既然青羽已經將刀給了你,我也不便再說什麼,你就給我加把勁

修練,好好將紫珀的真正力量發揮出來,別讓它成了廢刀一把。」

 

紫珀的……真正力量?廢刀?神三刀的話讓我腦袋一片空白,胸口更是有如被大石壓住般的

沉重。

 

「你現在的情況只是將紫珀當成兵器使用,你並沒有跟它有共鳴。」老媽跟著補了這一句。

 

共鳴?又是一個讓我充滿問號的句子。

 

「迪亞,時間不早了」三藏上前催促著我,「我們還有別的地方要去。」

 

「嗯。」我向三藏點頭當作回應,「媽,我們還有別的事情,先走了。」

 

雖然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我想就算我問了也得不到答案吧,老媽一定會要我自己去找

答案。

 

『不!本大爺不走!』粉紅兔生氣的跳上跳下,『大爺我要跟她一決高下!』

 

『你想被我老媽抓去煮嗎?』我冷冷的瞧著狂。

 

一直保持沉默的老媽突然將兔子抓起,她神情嚴肅的盯著兔子看,兔子則是奮力的掙扎。

 

『放手!快放開本大爺!聽到沒?』狂生氣的瞪著老媽對她大吼。

 

『她聽不到。』我瞧了狂一眼。老媽怎麼可能聽的到狂的話?

 

不過……老媽幹嘛抓住狂?該不會……老媽在想晚餐菜單吧?我開始猶豫要不要將粉紅兔

搶回來。

 

「很不錯……」老媽突然沒頭沒腦的冒出這句話,看著狂,老媽嘴邊出現一個很奇怪的笑容

 

很不錯?是說狂的肉很結實很適合煮菜嗎?我看了兔子一眼,兔子的頭上出現冷汗與黑線。

 

「不過……」老媽緩緩靠近粉紅兔,「兔子……就該有兔子的樣子。」

 

『嗄?』兔子聽到這句話,表情呈現呆滯,原本掙扎的動作也停了。

 

老媽說話怎麼變得這麼深奧啊?我發現我頭上的問號越來越多了。

 

「快去忙你們的吧。」老媽將兔子遞給我,笑著催我們上路。

 

 

目送迪亞等人離開後,青羽瞄了神三刀一眼。

 

「刀老頭,你剛剛說的話未免也太毒了吧,在我這個作母親的面前,你說話好歹也留點面子

。」雖是抱怨語氣,但青羽臉上並未有不悅的神色。

 

「我說的是實話,他還太嫩了,依他目前的水準根本配不上紫珀。」神三刀毫不留情的說著

 

雖然神三刀只是個兵匠不懂武術刀法,但是他看人的眼力可是一流的,只要觀察一下,他隨

即可以看出對方的實力。

 

「你的意思是說,只要假以時日,迪亞就有資格拿紫珀了,是嗎?」青羽跟神三刀畢竟是認識多年的老友了,她怎麼會聽不出他話中的含意呢。(有斷句)

 

「很難說。」被看透心思的神三刀心有不甘的反駁,「妳也看到了,他的刀術水準還不是很

穩定,而且,這孩子的個性太過慵懶,要是他繼續用這樣的態度過日子,就算先天的資質再

好也沒用。」

 

「所以你剛剛才會故意用話激他?」青羽臉上出現促狹的笑。

 

原本青羽還擔心神三刀見到紫珀換主人會生氣的大罵,沒想到他竟然會暗自幫迪亞一把,這

表示……他心裡已經認同迪亞當紫珀的主人囉?

 

「這孩子很像當初的妳。」神三刀轉了個話題,嘴角浮現極深的笑容。「不過,妳跟你家那

幾個又在搞什麼鬼?為什麼將妳女兒搞成這樣?」

 

雖然青羽之前有稍微跟他提過這件事情,不過,神三刀還是萬萬沒想到有人會將自己的女兒變成男的。(斷句)

 

「只不過是在跟她玩一個小遊戲罷了。」青羽臉上出現一個鬼靈精的笑。

 

難怪別人都說他們是一個奇怪的家族,竟然連自己的女兒也玩……神三刀開始同情起迪亞來

了。

 

「好了,我要回去了。」青羽望著遠方的天空笑著。「我老公來接我了。」

 

蔚藍的天際出現一條青龍,在青龍的頭部站著一名男子,龍緩緩的降落在青羽面前。

 

「青羽,我們回家吧。」東閔跳下青龍,笑著走向青羽。

 

「這樣就想叫我回去?我的氣可是還沒消喔。」青羽故意刁難著丈夫。

 

東閔也不多說什麼,他從懷中拿出一道黃色符咒並將它往空中一拋,符咒在半空中起火燃燒

,隨後,天空飄下了各種顏色的玫瑰花花瓣,粉白色、鵝黃色、粉紅色、嫩綠色……一個

發著彩虹般七彩光芒的光環跟著降下圈住了他們,兩個人便沐浴在花瓣雨與彩虹中。

 

「好美。」青羽感動的讚歎著。

 

「願意接受我的賠罪嗎?親愛的老婆大人?」東閔上前牽起青羽的手。

 

「好吧,就原諒你這一次。」青羽輕捏丈夫的臉頰威脅似的說:「要是你下次再敢只顧著你

的菜園不理我,我就真的離家出走!」

 

「是,我以後一定會注意的。」東閔笑著允諾。

 

「你要是來的早一些,你就能見到迪亞跟他的朋友了。」青羽勾著東閔的手說道,「我剛剛

還有看到那隻粉紅色兔子!他叫什麼來著?」

 

「你是說狂嗎?」東閔打斷青羽的話接口問著。

 

「是啊!是啊!」青羽開心的笑著,「剛剛見識到他出手的樣子,那傢伙的刀術真的很不錯

!我真想跟他打上一場!」

 

「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我一句話都聽不懂?」一直被兩人冷落在旁的神三刀忍不住開口抱

怨著。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啊……」東閔跟青羽對看一眼。

 

「進屋去再慢慢聊吧。」青羽率先走進屋內,「刀老頭,今天我要跟你好好喝上幾杯,不醉

不歸!」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