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夜伢拉著,匆匆忙忙的回到宿舍,夜伢嚴肅的表情,讓我滿肚子的困惑都不敢問出口。

 

「你們兩個怎麼了?走的這麼急?」果力多出現在宿舍門口,見到我們的樣子,他好奇的問。

 

「三藏回來了。」夜伢語調僵硬的回答。

 

原來那個人叫做三藏啊……

 

「那傢伙回來了!」果力多的音調提高了些,緊接著他迅速消失在我們面前。

 

不會吧?果力多一聽三藏這名字就立刻跑了?那傢伙有這麼恐怖嗎?

 

「三藏他……是個怎麼樣的人啊?」我看著夜伢問道。這個人能讓他們幾個出現這種反應,

想必是個很特別的人物。

 

「他是一個見錢眼開、六根不淨、到處被人追殺的傢伙。」歐羅陰沉的聲音自我身後響起。「看來往後的日子又會出現一堆麻煩了。」

 

到處被追殺?這個人仇家還真多……

 

「那傢伙回來了嗎?」果力多穿戴著頭巾、口罩、手套、圍裙……全副武裝的出現。「那傢

伙這次消失了這麼久,想必身上一定髒的要命,我絕對要好好的將他清乾淨!」

 

原來,果力多不是因為害怕三藏而逃跑,他是想要對他來個大掃除啊……我這才了解果力多消失的原因。

 

「他算是個不錯的人,不過……」夜伢定定的看了我好一會,接著語氣轉為嚴肅的警告我。「你以後少跟他單獨在一起。」

 

別跟他單獨在一起?聽起來好像很嚴重……

 

「嗨!各位施主,我回來了!」一個極為開朗的聲音出現。

 

眾人口中的主角終於現身,我這也才有機會好好打量他。

 

三藏的肩上背著一個大包袱,額頭上有一個紅色的硃砂印,頸上戴著一串佛珠、身上穿著米色袍子、腳上是一雙草鞋……這、這打扮不正是……「和尚?」

 

「阿彌陀佛。」三藏向我行了個禮。「這位施主,你誤會了,我是個修行者,不是和尚。」

 

「你那個包袱裡帶了什麼東西?」果力多警戒的盯著三藏,他那嚴肅的表情,像是擔心包袱裡隨時會衝出什麼怪東西般。

 

「重要的東西。」三藏語調平淡的回著。

 

「打開來讓我檢查。」

 

「不要。」三藏斷然拒絕。

 

「不給我檢查就別想進這屋子!」果力多殺氣騰騰的瞪著他。

 

「我也是這裡的一員,你沒資格限制我。」說著,三藏便想要強行進入。

 

屋子裡的一員?難道他是……「他是五人幫的……」

 

「第五個。」夜伢語調僵硬,表情有些無奈。

 

「你、你們不是好朋友嗎?怎麼……」一直以為五人幫就是由五個好朋友所組成的,可是,看這情況,他們的交情好像不是挺好?

 

「五人幫只是其他學生私底下取的稱號。」對上我困惑的表情,歐羅冷冷的說著:「我們只是剛好同住這屋子,又剛好相處的來而已。」

 

聽起來,歐羅好像很不喜歡這個稱呼。我冷汗冒兩滴。

 

見我一臉困惑又茫然的模樣,夜伢張了嘴想說話卻又停頓了下,最後,夜伢才語調平板的對我說道:「別擔心,這只是我們的相處模式。」

 

難道,這就是所謂男人之間的相處模式?我這才發現關於「男生」,我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

 

「把你的包袱給我!」果力多伸手去搶三藏的包袱。

 

「不要!」三藏狠狠的扯回來,一轉身,他突破果力多的防守衝進大廳。

 

「給本公子站住!」果力多轉身一記回馬槍抓住了包袱。

 

「放開!」

 

就在他們一拉一扯之間,包袱鬆開了,裡面的東西跟著掉出來。

 

「啊!」兩人同時發出慘叫。

 

「我的錢!」三藏大叫。

 

「我的地板!」果力多怒吼。

 

兩個人同時蹲下身,三藏拚命將掉落的東西撿回包袱裡,果力多則是拚命拿酒精消毒地板。

 

錢幣、古壺、短匕首、小瓶子、骨頭、獸毛皮、牙齒、金色眼珠……這個人到底是從哪邊找到這堆東西的啊?看著地上的東西,我突然想到奶奶煉製巫藥的房間。

 

「該死的傢伙!別人的東西不可以亂動,難道你不知道嗎?」三藏咬牙切齒瞪著果力多。「看來我需要好好的教教你。」

 

「這句話該是本公子說的!」果力多扯下口罩吼了回去:「什麼叫做乾淨、清潔你知不知道?本公子今天非要好好的將你清理乾淨!」

 

凝重、火爆的氣氛瀰漫在兩人之間,一場決鬥即將展開……

 

我們靜靜的退了幾步,讓出一塊空地給他們廝殺。

 

「玄天連擊!」三藏手中出現數十顆拇指般大小的光珠,光珠飛快的朝著果力多衝去。

 

「旋˙風舞!」果力多舉起雙手,掌心向外,一道漩渦形的防護壁出現,三藏所發出的光球全被擋下。

 

緊接著,果力多對著三藏發出十字型的飛鏢,三藏側身閃過飛鏢正準備對果力多進行反擊時,果力多卻消失無蹤,見這情況,三藏也跟著停下動作。

 

「鏘!」一個金屬相擊的清脆聲音響起。

 

果力多忽然現身在三藏身後,他的雙手戴著半截式黑色手套,手套上各有三根長鐵勾,看上去如同野獸的爪子般,利爪與脖子的距離不到半吋,就在那鐵爪即將割開三藏脖子時,一節短鋼棍擋住了它。

 

「這麼快就想洗我的脖子?」三藏用力的將果力多的勾子震開,手上的短鋼棍拉開後變成了九節棍。

 

「你髒成這樣,不洗一下怎麼行呢?」果力多左右手各出現一顆火球。「本公子順便幫你消毒一下吧!」

 

哇塞!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果力多跟人對決,沒想到果力多還挺厲害的。這時,我對他的印象可說是大大的改觀。

 

「終於讓我找到你了!」一道黑影擋在兩人中間打斷了決鬥。「三藏!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定眼一瞧,現身的竟然是一隻兩公尺高、頭上長著兩隻角的綠皮妖怪,妖怪身上還發散著一股腐屍的惡臭,蒼蠅、蚊子、小蟲在妖怪身上飛著、爬著。

 

唔……好臭!這傢伙簡直比臭屍草還臭!我捂著鼻子退了好幾步,沒想到追殺三藏的仇家中竟然有妖怪,這還真是叫我意外。

 

「乖乖的讓我吃了你吧。」妖怪對著三藏咧嘴笑著。

 

「哪裡來的骯髒垃圾!」果力多見到那妖怪臉色變得十分鐵青。「垃圾跟害蟲都一樣,根本不該存在這個世界上。」

 

說著,果力多手上的火焰迅速增大,火球化為兩條火龍衝向那妖怪,妖怪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火龍給吞噬,熊熊的火焰直衝上天,燃燒時,火中還不時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音以及惡臭。

 

「障礙去除了。」三藏笑著抓緊九節棍。「繼續吧。」

 

果力多此時卻停下手,雙眼直盯著燃燒妖怪所產生的煙霧,當他看著它們緩緩的飄向宿舍時……他飛快的轉身衝進屋子裡,大門跟著「碰!」的一聲關上。

 

「啪!啪!啪!啪!」宿舍窗戶關上的聲音跟著傳來。

 

「他該不會……」歐羅像是已經想到原因的問著。

 

「應該是。」夜伢心有靈犀的回著。

 

又在清掃了……這是眾人心中的答案。

 

竟然連煙霧都不放過,他可真是……此刻,我對果力多的潔癖認知又更加深了些。

 

既然已經沒戲看了,我們也跟著打算進屋子休息,不過,當我想推開宿舍的門時……

 

「門……鎖住了。」我楞楞的看著其他人。

 

「果力多,開門。」夜伢對著宿舍裡面叫著。

 

「不行!」果力多的聲音從頂樓傳來。「要是開門,那些髒煙霧就會飄進屋子裡面!不能開!」

 

「可是你也不能將我們鎖在外面啊!」歐羅一改平日冷靜的態度大吼著。

 

「等那些煙霧散了之後你們再進來!」果力多跟著吼了回來。

 

等煙霧散?看著那堆還在猛烈燃燒的火焰,我想我們可能要等上好幾個小時吧……

 

「果力多!快開門!」眾人憤怒的聲音響徹屋外。

 

「不開!」

 

最後,我們撞開大門衝進屋內,將阻止我們進入的果力多給綁起來,吊在屋外接受煙霧的薰陶。

 

 

房間裡,整潔乾淨的桌面上堆放數本厚重的書籍,《怪物介紹》、《魔物大百科》、《怪物習性分析》,書本旁邊還有幾捲羊皮紙捲,房間的主人,迪亞,此時正拿著羽毛筆快速的在羊皮紙上書寫……

 

黏液怪,身長三尺長,形狀像是蜥蜴,皮膚顏色為綠色,棲息於沼澤地帶,雜食性動物,行

動緩慢,攻擊時會從口中噴出黏性極強的黏液將食物纏住……

  

「呼……終於寫完了。」我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放下了羽毛筆,活動了下酸痛的手。

  

教導攻防魔法的老師竟然要我們分析十種怪物,而且每一種怪物都要寫一張一尺半長的羊皮紙介紹,害我在書桌前奮戰了三個小時才寫完。

  

「叩!叩!叩!」正當我準備撲到床上小睡一下時,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

  

啊哩,該不會是麗莎跟夜伢又要抓我去做特訓了吧?我胡亂的猜想著。

 

他們倆個現在只要想到一種新的特訓,就會立刻將我抓過去練習,名義上說是要訓練我當個「堂堂正正、儀表非凡的紳士貴族」,可是我總覺得……他們好像將我當成玩具,只要有時間就會抓我過去玩玩。

 

我懷著緊張不安的心情,上前開了門,發現站在門外的竟然是……「三藏?」

  

「你叫做迪亞對不對?」三藏劈頭就問了一句讓人疑惑的話。

  

「是啊……」喔喔!我又用語助詞了,真是的,要是讓麗莎聽到她一定又一掌劈過來。

  

「你的全名是迪亞˙阿德烈米斯拉契對不對?」三藏又跟著追問。

  

「對。」

  

「沒想到這個任務這麼簡單。」三藏喃喃自語的說,接著,他從懷中拿出一個方形銀牌看著。

 

「任務?」三藏到底在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

  

「你的頭髮給我一些吧。」說著,三藏亮出剪刀、臉上帶著燦爛笑容,緩步向我走來。

  

「等、等等。」現在是什麼狀況?他怎麼突然跑來要幫我剪頭髮?我慌張的後退了幾步。

  

「一些些就好,我不會剪太多的。」三藏快速的衝到我面前。

  

喂!雖然說我戴的是假髮,可是我只有這一頂,要是被剪去一角,那不就變的很醜!

  

「不行!不能剪!」我急忙拒絕著。

  

「反正剪了還會再長出來,你就讓我剪一些。」

  

屁啦,假髮哪會長啊!「你幹嘛沒事跑來剪我的頭髮啊!」

  

「有人出二十枚金幣買你的頭髮,你就當作是做功德吧,施主!」

  

施你個大頭鬼!哪個傢伙錢多到沒地方花?竟然用二十枚金幣買我的頭髮?

  

在此順便提一下,一個金幣可以換一百枚銀幣,一枚銀幣可以換一百枚銅幣,五十枚銅幣可以吃一碗牛肉麵,兩枚金幣大概可以當五天的生活費,所以說,二十枚金幣可是一個極高的數字啊。

  

掙扎中,我不小心絆到地毯,整個人跌倒在地,三藏趁這時機坐在我身上壓制住我。

  

「別緊張,只要一會就過去了。」三藏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眼中似乎出現金幣的圖案。「我會儘量溫柔一點的。」

 

「不!住手,不要啊!」我的眼眶開始泛出淚光,難道說,今天我就要「失髮」於三藏了嗎?

 

「別亂動,我怕我會不小心傷到你。」

  

愕!對喔,他的手上拿著剪刀,要是不小心……我可能就會被他毀容了。

  

怎麼辦?掙扎也不是,不掙扎又不行!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我只好放聲大叫:「救命啊!」

 

來個人救救我這個弱小的女子吧……泣……

  

「別白費力氣了,他們現在全都不在。」三藏有如惡魔般的聲音出現。

  

什麼?這傢伙是有預謀剪我的頭髮的!聽到沒有救兵,我又開始奮力掙扎。「不要這樣!快放開我!」

 

看著三藏手中的剪刀緩緩向我移動,我急的滿頭大汗。

  

「三藏,你在做什麼?」門口出現一個陰沉的聲音。

  

「夜伢?」三藏看著門口的來人,他臉上的笑容跟著僵住了。「你現在不是有課嗎?怎麼會在這裡?」

 

「我回來拿東西。」夜伢現在的臉色可說是極為鐵青。

  

 

這個該死的傢伙,竟敢將我老婆……看著眼前的畫面,夜伢心中燃燒著熊熊的憤怒火焰。

  

此時,三藏跨坐在迪亞身上,一手拿著剪刀,一手壓制住迪亞的手,迪亞的衣衫凌亂,眼角泛著淚光,看上去像是即將任人宰割的小雞一般。

  

「夜伢,救我!」發現救兵出現,迪亞楚楚可憐的看著他。

  

聽這求救聲,夜伢的心揪了一下。舉高了手,掌心出現強大的氣波。

  

「等、等一下!我可以解釋……」三藏連忙跳了起來。

  

「震天氣!」夜伢毫不留情的對三藏發出氣波,一道強大的氣流狠狠的往三藏衝去。

  

三藏連忙跳開閃過,氣波將房間牆壁轟出了個大洞。

  

「夜伢,你聽我解釋!」面對夜伢手中又匯集出的另一個氣波,三藏連忙叫著。

  

「碰!」一隻兔子的腳不偏不倚的印上三藏的臉,三藏摀著鼻子縮到一旁牆角邊。

  

兔子在空中轉了幾圈之後,姿勢優美的落在三藏面前,眼神中透著殺氣。

  

『臭小子,竟敢偷襲迪亞!』狂惡狠狠的瞪著三藏。

  

才剛踏進屋內,狂就聽到迪亞的求救聲,當他趕到房間見到三藏跟迪亞的情況時,一股怒火從心頭竄起,要不是受制於兔子的身體,狂真想將三藏大卸八塊。

  

『女人,快點召喚本大爺!大爺我要給這個色魔一個教訓!』

  

『色魔?誰啊?』迪亞楞楞的看著狂跟夜伢。事情演變成這種狀況,我還真是被搞糊塗了。

  

『還不就是這個臭小子!』狂氣憤的瞪著三藏。『他剛剛那樣對你,難道你都不生氣嗎?』

 

剛剛我是真的有點生氣啦,可是,現在想想,事情好像又沒有那麼嚴重,我只不過被三藏莫名其妙的舉動嚇了一跳而已。可是……狂幹嘛氣成這樣啊?看著兔子瞪著大大的眼睛,一副想將三藏海扁一頓的表情,迪亞感到非常困惑。

  

『狂,你好像很生氣喔?』迪亞開始懷疑自己有沒有看錯兔子的表情。

  

『廢話!』

  

『為什麼你要生氣啊?』迪亞對狂的反應感到莫名奇妙,若真要生氣,也該是自己這當事人氣才對啊!

  

『我……』這個問題讓狂無言以對,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那麼大的火,最後,他找到一個勉強可以接受的理由。『大爺我只是看不慣他這種舉動!』說著,狂又惡狠狠的瞪了三藏一眼。

  

「喂……」看著眼前一人一兔的凶惡眼神,三藏無奈的叫著:「你們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啊,我只不過想跟迪亞要一些些他的頭髮而已。」

 

「要頭髮?」

  

『頭髮?』夜伢跟狂同時帶著困惑的表情轉頭看迪亞。

  

「他說的是真的?」夜伢看著迪亞追問。

  

「是啊,他剛剛突然跑來說要剪我的頭髮。」迪亞伸手摸摸假髮,慶幸著假髮還是完好無缺。

  

「你受傷了。」歐羅無聲無息的現身在迪亞身邊。

 

哇咧!幹麻突然出現啊!看著突然出現的歐羅,迪亞覺得自己早晚有一天會被歐羅嚇死。

  

歐羅拉起迪亞的右手。「你的手流血了。」

  

因為歐羅的提醒,迪亞才發現自己的手背上出現一道數公分長的傷口。

 

應該是剛剛掙扎時不小心被剪刀傷到的吧,那把剪刀還真銳利!看著紅色的血液不斷的自傷口流出,迪亞開始四處張望,尋找止血的布塊。

  

突然間,歐羅將迪亞的手拉了過去,跟著,他緩緩的往迪亞手上的傷口……親了下去!這個舉動讓迪亞還有其他人都愣住了。

  

可惡的歐羅!竟敢親迪亞的手背!我、我也好想親……真是羨慕他啊!夜伢憤恨的盯著歐羅。要是眼神可以化為武器,歐羅早被萬劍穿心了。

 

早就聽說吸血鬼都是一些怪傢伙,沒想到這個臭小子竟然……狂邊想邊火速的衝上前,正當他準備給歐羅一記飛踢時,歐羅卻早先一步閃開了。

 

『去!竟然被這小子閃過。』攻擊落空的狂表情嚴肅的站在另一邊。

 

「真是美味的血……」歐羅舔舔嘴唇,眼神盯著已經止血的傷口,表情像是有點意猶未盡。

 

 

原來……他剛剛不是親我的手,而是在吸我的血!這時候,我才猛然憶起歐羅的身分。

  

「你的血跟我以前嚐過的不同。」歐羅像是很意外、很興奮的對我笑著。「你的血很甜、很好喝,還有一種很靈秀的氣息!喝了你的血之後,我覺得整個人充滿活力!我第一次喝到這

樣的血!」

 

聽起來好像是美食家在比較一般牛肉跟高級牛肉的差別,看樣子,我在歐羅的眼中是屬於可

以滋補身體的高級牛肉……不自覺的,我冷汗冒了三滴。

 

「歐羅!」三藏從牆邊站起來,眼神中帶著殺氣,「你這個萬惡的根源,竟然在我眼前又玷污一個清純的靈魂!」

  

清純的靈魂?這是在說我嗎?這麼形容我還真是不好意思。

  

「今天我非要好好的淨化你不可!」三藏甩著九節棍往我們打來。

 

哇咧!就算要開扁,也該注意一下還待在歐羅身邊的我好嗎?我才想起身逃開,一股拉力將我拉了過去。

  

定眼一看,原來剛剛拉我的人是夜伢,現在的我正被他抱在懷中。

  

夜伢,今天的你實在是太帥了!你的救命之恩我會銘記在心的。要不是夜伢迅速的將我拉走,我現在可能成了棍下肉餅了。

 

我眼睛閃著亮晶晶的光芒看著夜伢,此時的他卻沉著一張臉,表情極為不悅。

 

他怎麼了?看起來好像很生氣?順著夜伢的視線望去,發現他正盯著打鬥中的歐羅。

  

此時,我看到盯著歐羅的夜伢表情中充滿著忌妒與憤怒。

 

我看看歐羅再看看夜伢,我想我理解夜伢不高興的原因了。

  

喂……吃醋也該有個限度吧?我也是無辜的啊,我可沒有引誘你們家的歐羅,剛剛是他自己拉我的手去吸血的。

 

(夜伢的心裡話:歐羅這小子,還以為對他可以放心,沒想到他竟然對老婆……可惡!)

  

我睜著眼睛無奈的看著夜伢,他的視線正好從歐羅身上收回來跟我對上。

  

「呃……」尷尬,我現在真不知該跟他說什麼。

  

「我幫你治療。」夜伢開口打破僵局。

  

說著,夜伢將我放到一旁的椅子上,口中念著治療咒文,一會兒後,我手背上的傷口就消失了。

我緊接著注意場中的戰況。

 

「九轉鞭!」三藏揮著九節棍朝著歐羅劈下,歐羅一個側身閃過,但是他身後的書桌就沒那麼幸運了。

  

「碰!」巨大的響聲出現,書桌被打出了一個大洞。

  

喂……那個書桌才剛換新的耶……我看著那殘破的桌子,心中為它感到小小的無奈。

  

原本光滑的桌面毀了,桌上的東西東倒西歪的散著,桌上的幾捲羊皮紙也變的殘破不堪……

 

呃?羊皮紙?我的……作業!看著我花了三個小時寫完的報告竟然全毀,我頓時腦中一片空白。

 

「你們兩個……」我緩緩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要是各位以為我要拿刀扁他們,那可就錯了,將我辛苦三小時的心血毀了的人,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

  

「馳騁於大地的精靈啊,請傾聽我的聲音,回應我的召喚,借我五界之力,驅除世上一切罪惡……」

  

這個咒語是我很小的時候爺爺教我的,聽爺爺說,這是一個攻擊與防守並行的絕佳咒語。

  

「轟隆!」數道雷電出現在我四周。

  

「迪、迪亞……」發現即將大禍臨頭,兩個人退遠了幾步。

  

「你們竟敢將我的作業給毀了,那可是我花了三個小時才寫完的作業耶!」準備受死吧!該死的傢伙!

  

我雙手一揮,兩道雷電對著他們劈了過去,兩人連忙各自跳開逃離攻擊。

  

「別這麼生氣啊……」三藏連忙陪笑試圖安撫,「我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

 

原諒?哼,不好意思!這兩個字目前暫時消失在我的字典中。右手一揮,一個小型龍捲風向他們捲了過去。

  

「困魔陣!」歐羅發出魔法震將龍捲風擋住。

  

「琉璃光!」三藏跟著發出一道強光打散龍捲風。

  

好傢伙,看來小龍捲風對他們沒什麼用。微笑中,一個中型龍捲風在我面前成形。

  

「等、等等!」見這情況,三藏連忙叫著:「大不了我幫你寫作業!」

  

幫我寫?這主意還不錯。聽見三藏願意幫我寫作業,我這才解除了咒語。「明天早上將作業交給我。」

 

「沒問題。」三藏這才鬆了口氣。

  

戰鬥結束後,一旁的夜伢才緩緩的開口問:「你剪迪亞的頭髮做什麼?」

  

「我在任務公告那邊看到有人出二十枚金幣要買他的頭髮,所以就……」

  

任務公告?那是什麼東西?

  

「三藏,經過之前的教訓你還沒學乖嗎?」夜伢皺著眉頭,眼神透著憤怒。

  

「我想……這次應該不會啦……」三藏不以為然的聳聳肩,「而且,就算他真的被下咒了,我也可以幫他驅邪啊。」

 

下咒?驅邪?這跟我的頭髮有什麼關係?「你們之前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夜伢恨恨的瞪了三藏一眼,一副不想多說的模樣。

 

夜伢不說,那我只好轉頭向歐羅詢問:「你們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歐羅先看了夜伢一眼,而後才緩緩開口:「三藏以前為了任務,跑去剪夜伢的頭髮,後來,買夜伢頭髮的那個人竟然……」說到這邊,歐羅止了話,似乎是不想再說下去。

  

「對夜伢怎樣?那個人對夜伢做了什麼?」看歐羅這吞吞吐吐的樣子,還真是令我好奇啊!

 

一旁的三藏笑嘻嘻的接話。「那個女生對夜伢下了愛情降頭啦。」

  

哇!愛情降頭耶!傳說只要中了這個降頭,男生就會對女生死心塌地窮追不捨。真難想像夜伢瘋狂愛著那女生的模樣。

  

我的眼神偷偷瞄向夜伢,發現他板著臉,臉頰還微微的泛紅。

 

呵……夜伢也會不好意思啊!這還真是個大發現,我還以為他是個冰塊哩!

 

「還好那時候希杰發現夜伢不對勁,及時出面制止……」歐羅又跟著往下敘述:「要不然,夜伢就……」

 

「就……怎樣?」說話別斷斷續續、吊人胃口咩!

  

「也沒怎樣,不過是『差點』失身給那個女生。」三藏笑著將話給接了下去,臉上依舊帶著燦爛的笑容,「我們趕到的時候,他跟那個女生正在床上……」

  

哇塞,真是香豔刺激的情節啊!真希望能親眼見到那畫面……

  

「喂,我們打個商量吧。」三藏突然向我提議著,「你給我一小撮頭髮,得到的錢我們三七分帳,我七你三,如何?」

 

「呃……」聽起來真是蠻心動的,而且這是假髮,就算被用來下降頭,那個降頭也不會成功。

 

「啪!」三藏的頭上冷不妨的挨了一記,我彷彿看到夜伢的頭上正在冒煙。

  

「不准再做這種事!」夜伢咬牙切齒的警告三藏。

  

「反正最後也沒什麼事情發生,」三藏雙手捂著頭,痛的眼淚快掉出來,「而且就算有事情發生,我也可以幫他解除降頭啊。」

 

「不行就是不行!」夜伢冷冷的瞪著三藏,他可不希望迪亞也被人下降頭啊!

  

「可是,才一撮頭髮就有二十枚金幣啊!」快到手的錢就這麼沒了,三藏似乎有些不甘心,「要不然,到手的錢我們三個人分……」

 

三藏的話還沒說完,夜伢的身邊出現一條冒著黑火的巨龍。

  

哇!沒想到夜伢能使出「黑火」耶!看著那條黑龍,我對夜伢又出現小小的崇拜,那可是可以將人轟進地獄去的究極魔法,我目前還使不出來呢。

 

「呃……現在想想,二十枚金幣也沒多少嘛。」三藏非常識相的打消念頭,雖然錢很重要,可是要是沒了命,錢再多也是沒用的,「算了,這個任務我不接了。」

 

唉……我的金幣飛了,剛剛本來想答應三藏的呢。我真是覺得有些無奈。

 

不過,因為三藏的關係,我現在對「任務公告」感到非常好奇,那是什麼樣的地方?公告又是公告些什麼東西呢?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