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食堂,見到麗莎坐在原位喝著酒,她的面前已經擺了三個空酒壺。

 

麗莎怎麼喝那麼多啊?她沒事吧?我打量了下麗莎的樣子,她的兩頰透著微微的紅暈,但是

她的表情並沒有醉態,看起來還是跟平常一樣。

 

「你們回來啦?」見到我們,麗莎揮手向我們招呼著。

 

好像沒喝醉,沒想到她的酒量這麼好!這真是令我對麗莎刮目相看。

 

「伯母,好久不見!」見到老媽,麗莎甜甜的對她笑著,接著她為她倒了杯酒,「這酒很好

喝喔!妳喝喝看。」

 

「是白乾啊!」老媽拿起酒杯一口乾了它,「妳真識貨,這家店的白乾可是很有名的。」

 

老媽,妳等一下還要回家耶!要是妳醉在這邊那該怎麼辦啊?「為什麼妳一個人出來?老

爸呢?他怎麼沒有跟妳一起出來?」

 

「別提他了!」老媽氣呼呼的拿起一個肉包子啃著,「他這幾天都在田裡照顧他的新發明,

根本連理都不理我,我這次出門打算要在外面玩上一陣子,讓他也嚐嚐被冷落的滋味。」

 

唉……我這老爸就是這樣,他只要一開始專注他的發明,就算旁邊出現殺手要殺他,他都無

動於衷。

 

「媽,要是妳不回家,誰來照顧爺爺跟奶奶呢?」我試著說服老媽回去。

 

「他們不在家。」老媽吃完肉包子又接著吃烤魚,「前兩天他們說要出門找朋友,要七、八

天才會回來。」

 

「可是……」我努力的想著要老媽回家的理由。

 

「對了。」老媽像是想起什麼般叫著:「我剛剛在路上遇到瑞,我有跟他閒聊了一下,那小

子真是一點都沒變,還是跟以前一樣……」

 

瑞?我的腦子開始搜尋這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有聽過這個人……

 

啊!我想到了!他不就是……「哥!妳說妳遇到哥?」

 

「是啊。」老媽點點頭。「我跟他真是好久不見了呢,算一算應該也有十六年了吧。」

 

老媽啊……為什麼妳說這件事情的口氣,像是在路上遇到老朋友一樣啊?他不是妳兒子嗎?

「為什麼妳不帶他回家?」

 

「因為他在忙啊,他說他在一個很遠的地方打工,我遇見他的時候,他正抓著一個人準備離

開,聽說那個人是被通緝的重大罪犯之一,瑞就是被派出來抓他的。」老媽臉上露出極為欣

喜的樣子,「一陣子不見,那小子的氣勢比以前強上許多,看樣子,那小子的身手又進步了

。」

 

老哥打工的工作是幫忙抓重大罪犯?這種工作未免也太危險了吧……聽著老媽的形容,我想

,我那未曾見過面的老哥真是一個很厲害的傢伙,想到這裡,我不禁開始跟著得意起來。

 

我有一個很厲害的老哥耶!不知道老哥長什麼樣子,我真期待見到老哥的那一天。「哥

有沒有說他什麼時候回家?」

 

「有啊。」老媽笑著回道:「瑞說等他處理完手上的事情之後,他會找時間回家。」

 

「真的嗎?有沒有說大概是什麼時候?」我著急的追問著。到時候我一定要衝回家跟他相認

 

「還再過一陣子,他說他們最近很忙。」

 

「喔……」老媽,這回答有說跟沒說一樣啊。

 

「瑞說他會盡快完成手上的工作回家看妳。」大概是看我表情很沮喪吧,老媽又補了這一句

 

「真的嗎?」這答案讓我原本失望的情緒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興奮。

 

我的腦袋跟著開始幻想跟老哥相遇的情節……

 

「妳、妳就是迪亞嗎?」老哥一臉激動的看著我,「沒想到我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妹妹。」

 

呵呵……反正是幻想,自誇一下也可以吧!

 

「哥,我好想你!」我激動的對老哥說著。

 

「我也是,以後哥哥一定會陪在妳身邊,我絕對不會讓其他人欺負我最最……可愛的妹妹。」

 

「哥!」

 

「妹妹!」

 

然後,我跟老哥深深的對望一會,接著,我飛撲到哥哥溫暖的懷中!

 

哇!好害羞,真是不好意思,不過……做妹妹的撲倒哥哥應該是可以的吧?嘿嘿嘿!

 

 

「對了,你還沒跟我說你怎麼會在這裡?」老媽的問話打斷了我的幻想,「你不是應該在學

校嗎?該不會,你跟他們翹課出來玩吧?」

 

拜託!學校管的那麼嚴,四周還設下魔法陣,誰能從學校溜出來啊?「我們才不是出來玩,

校長他突然說要舉行任務競賽,我們幾個就一起出來找任務上的東西。」

 

「任務競賽啊,沒想到那傢伙竟然想的出這一招……」老媽喃喃自語的說著。

 

「什麼?什麼這一招?」

 

「沒、沒事,對了,這幾位就是你在學校的朋友嗎?跟我介紹一下吧!」老媽扯開話題,眼

神跟著環顧同桌的其他人。

 

對喔……我都忘了我還沒跟老媽介紹他們,我連忙從左至右跟老媽介紹著。「我左手邊的這

位叫做夜伢,他旁邊是歐羅、果力多、三藏,麗莎旁邊是希杰……」

 

老媽順著我的介紹一個個的打量著,巡視一圈之後,她的視線停在夜伢身上。

 

「剛剛真是很抱歉。」對上了老媽的視線,夜伢連忙跟她道歉著,「初次見面就對您做出失

禮的舉動,我以為有殺手要對迪亞不利,所以才會……」

 

「沒關係、沒關係。」老媽毫不在意的揮揮手,「我好久沒活動筋骨了,剛好趁這機會動動

,你剛剛出手防禦的那一招非常不錯,力道、速度都掌控的剛好,改天有機會我們兩個再來

過幾招吧。」

 

『不會吧!老媽,妳平常虐待我還不夠,現在竟然還要對我的朋友下手?』我楞楞的看著她

 

『老是跟妳對打,我已經膩了,我想找其他人玩玩,換換口味。』老媽毫不留情的回著我。

 

嗚……老媽,妳竟然玩膩我就將我拋棄,妳這個沒心肝的……我現在的心情可說是……快樂

的不得了!我終於脫離我老媽的魔爪了!

 

「是。」接到老媽的邀約,夜伢毫不猶豫的一口答應,「到時候請您多多指教。」

 

大笨蛋,我老媽只要一拿起刀可就完全變了個人,到時候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雖然為夜伢

感到小小的擔心,不過……這總比老媽抓我陪她練習來的好。

 

「很乾脆,不錯!」老媽極為高興的笑著,接著,她將視線轉向夜伢身邊的歐羅,「你的藏

氣的技巧很高明,很少有人能夠逼近我五步而不被我發現,看你的身手……你應該是『史托

克』家族的人吧?」

 

史托克是歐羅的姓氏,之前也說過,歐羅他們家是最頂尖的殺手家族,不過,我沒想到歐羅

他們家竟然有名到連老媽都認識。

 

「是的。」歐羅維持著一貫的溫和笑容,「您真的很厲害,很少有人在那樣的距離還能躲過

我的攻擊。」

 

「你用不著給我面子了,你知道我沒有躲過。」

 

什麼?沒躲過?我好奇的看著老媽。

 

「唉……安逸了太久,我的反應果然變遲鈍了。」老媽像是很不甘心的搖搖頭,她順手將放

在一旁椅子上的斗篷拿起來,斗篷上出現一道被撕裂的缺口,「位置抓的很準確,要是剛剛

我沒閃過,我的心口就開了個洞了。」

 

哇咧!要是老媽剛剛反應再慢一點,她不就……一想到這裡,我的背脊起了一陣寒意。

 

「喂,歐羅,你出手會不會太狠了啊?」我不甚高興的看著他。

 

「狠?對付敵人的時候不就是要這樣嗎?」歐羅一臉無辜的看著我。

 

這是什麼話啊!我沒好氣的白他一眼。「攻擊的時候,只要制服對方就好了啊,沒必要致人

於死吧?」

 

「這……」歐羅聽著這話像是不可思議的瞪大眼,「難道說,這世界上有不必殺人就能制服

對方的招式?」

 

「……」歐羅的話讓我愣住了。

 

好吧,我不該用一般人的標準橫量歐羅,他家是殺手世家,家人教他的當然都是能迅速殺死

對方的方法。

 

我無奈的看著歐羅,「殺不死人的招式我知道很多,改天我教你。」

 

「三藏,我怎麼越看越覺得你很像一個人?」老媽轉過身開始跟三藏攀談起來,她瞇起眼睛

上下打量著他,「對了!法華,你長的跟法華很像!」

 

法華?我怎麼覺得這名字很耳熟?我開始在腦中尋找有關這名字的記憶。

 

對了!他就是祭司界最受推崇的聖祭司!聽說他的學生遍佈全大陸,而且個個都是成就非凡

的高階祭司,另外,他還寫了很多關於白魔法、古文經典的名書,在文學界也是赫赫有名的

人物,不過……奇怪了,老媽怎麼會認識這麼有名的人啊??

 

「呃……」三藏搔著頭笑著,「他是我父親。」

 

什麼?三藏是聖祭司的兒子?騙人的吧!「三藏!你老爸是祭司,為什麼你是和尚?」

 

「我是修行者,不是和尚。」三藏糾正著我。

 

「隨便啦!那個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怎麼會學佛教的東西?」在那種環境之下,三藏應該

是跟著他老爸學習祭司的東西吧?

 

三藏無奈的聳聳肩。「祭司那套東西我不喜歡,我對佛教、道教的東西比較有興趣。」

 

這……你爸知道你學這個沒有氣到吐血嗎?聽到這話我真是不敢相信。「你家人不反對嗎?」

 

「他們一開始是很反對啦……我花了好大一番功夫跟他們溝通,最後他們勉強答應讓我在求

學期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三藏還是像往常一樣的笑著,但在那笑中,我似乎看到一些

無奈。

 

「那……你畢業以後……」我小心翼翼的問著,深怕觸碰到三藏隱藏住的傷口。

 

「畢業以後我還是繼續堅持我的想法,這是我的人生,我想照著自己的意願走。」三藏極為

瀟脫的笑著,在他的眼中,我看到堅定不移的信念。

 

「說的好!自己的人生本來就該按照自己的意思走,我支持你!」老媽像是極為同意的附和

著。

 

是啊!人生就該照著自己的想法走。老媽的這句話我打從心底贊同。

 

雖然三藏看來還要跟家人溝通很長的一段時間,不過,換個角度想想,三藏也算是一個很幸

運的人,畢竟,這個世界上,能夠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想做什麼的人真是不多……

 

我很欣賞三藏能堅定的朝著立下的目標前進,但是,對我而言,「目標」是一個不需要的東

西,而「未來」,它更是一個充滿很多變數的未知世界……

 

立下目標不一定就能達到,就算做到了也不見得會是當初想的那個結果,就算現在想破了頭

,未來的事情會怎麼演化還是無從得知,既然這樣,那還不如將注意力放在現在,未來的事

情就應該讓未來的我去解決,對我來說,只要照著自己的想法認真的過每一天,這樣就足夠

了。

 

誰說人生一定要有目標?誰說一定要為自己的未來規劃出每個階段?誰說人一定要往高處爬

,成為人中之龍、人中之鳳?

 

我、偏、不!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只要過的充實、過的精采,就算往後只是一個平凡

的小人物,那又如何?這,就是我要的人生。

 

『唉……當男生真好……』麗莎略帶哀怨的語氣突然飄進我耳朵。

 

『幹嘛突然這樣說?』突然聽到這莫名奇妙的話讓我摸不著頭緒。

 

『你不覺得嗎?』麗莎微嘟著嘴、眼神出現迷惘。『男生能照著自己的意思生活,可以朝著

自己的夢想前進,也可以一個人去冒險,不管做什麼事情都不會有人反對,而女生呢?出去

玩的晚一點就被說成野蠻,就算有夢想又如何?一旦嫁了人,那些夢想、理想也全都是屁!

 

咦?這女人怎麼了?今天竟然會這麼正常的跟我討論人生呢!以前跟她的談話內容都是從她

見到一個很可愛的美少年開始,然後在她充滿吸口水聲的配樂中結束,難道,麗莎她喝醉了

嗎?

 

『唉……』麗莎又再度嘆了口長氣,『就算我夢幻樂園蓋成了又如何?我還是必須要嫁人,

而且,很有可能是嫁給某國一個我不認識的王子,你能理解哪種不知道丈夫是誰的恐懼嗎?

不管他長的帥不帥,他絕對不可能是我喜歡的美少年啊!結婚之後,我就只能孤零零的待在

無聊的王宮裡,再也不能看到像天使一樣的美少年,等到我年華老去……不,說不定還沒等

到我老,我的丈夫就會另結新歡……』

 

『喂,妳幹嘛將自己設定成悲劇女主角啊?』我無奈的看著她,這女人哪根筋不對了?『

不想嫁就不要嫁,想做什麼就去做啊!誰規定女生不能冒險、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那麼幸福啊。』她瞇起眼睛瞪向我。

 

『幸福?』

 

『不是嗎?你家人從沒有逼你遵守禮儀的規範,你想做的事情也從不阻止你……』說到這裡

,麗莎突然像是失了魂般的停頓住。

 

『喂,妳還好吧?』我擔心的問著。

 

麗莎楞楞的看著我,眼神有些茫然與空洞,而後,她突然像是回過神般,雙眼發著閃耀的光

芒。

 

『迪亞。』麗莎用溫柔而甜美的聲音輕喚著我。

 

『幹嘛?』見她這模樣,我跟著起了警戒。

 

『你娶我好不好?』

 

『啊?』麗莎的話讓我無法反應過來,我呆呆的看著她。『娶妳?』

 

『是啊!』麗莎用力的點著頭,眼神中充滿期待與希望。『這樣我就不用嫁給一個我不喜

歡的人,我們兩個還可以一起到各國旅遊,到各個地方欣賞美少年,等到我的夢幻樂園蓋好

之後我們還可以一起管理!』

 

我感覺到我的頭上出現很多滴冷汗。『這主意是不錯啦,不過……妳是不是忘了一件很……

重要、很……重要的事?』

 

『有嗎?什麼事?』

 

『我……是、個、女、的!』馬的咧!竟然忘了我的身分?『妳竟然叫我娶妳?』

 

『你是說這件事啊。』麗莎語調平淡的看著我。『沒關係啦,我不介意……』

 

『……』好妳個不介意……我嘴角微帶抽搐的看著她,再跟她說下去我一定會氣到爆血管。

『這個主意被否決,不過,看在我們朋友一場,我會幫妳多加留意丈夫的人選的。』

 

『妳怎麼這樣見死不救,真是夠沒良心的……』麗莎開始嘮嘮叨叨的數落我。

 

我冷冷的瞪她一眼,決定將注意力轉向其他人不再理她,麗莎見我不再理她,她便開始在一

旁喝酒解悶。

 

「果力多,你爸媽現在過的如何?還是跟以前一樣喜歡吵架嗎?」老媽轉向果力多問著。

 

「是啊,我聽家臣說他們兩個還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果力多無奈的笑著。

 

老媽跟果力多認識?他們的對話讓我集中注意力聽著。

 

「真是好久沒看到你了,上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還只是個十一歲的孩子,沒想到你已經長這麼

大了。」老媽側著頭看著果力多笑著。

 

「跟您真是好久不見,不過……」果力多將身體移向前直盯著老媽看,「為什麼您看起來還

是跟以前一樣呢?不,您的皮膚似乎看起來比以前更光滑、更細緻,可以告訴我您是用了什

麼樣的保養品嗎?」

 

「保養品?」老媽皺著眉頭想了會。「我沒用什麼保養品啊,洗臉的時候也只有用山裡的

泉水洗臉。」

 

「山泉水?原來洗山泉水可以讓皮膚光滑。」果力多低著頭沉思著,跟著他又抬起頭追問道

,「請問您是用哪一座山的山泉水?」

 

喂……果力多,你夠了喔……我無言的看了老媽一眼。

 

「……」老媽的頭上也跟著出現好幾條黑線。

 

「阿姨……」希杰紅著臉像是有點不好意思的道:「剛剛對妳那麼沒禮貌真的很對不起。」

 

「你叫做希杰是吧?」老媽意味深長的看著他,「你剛剛輔助攻擊的時機掌握的很好,真是

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能有這種實力。」

 

「我只是剛好抓對時機而已。」希杰不好意思的笑笑。

 

「剛剛看你使那個招式我覺得好眼熟,我以前好像也有跟同樣的招式過招過,可是我就是想

不起來……」老媽像是自言自語的說。

 

「……」希杰微微的低下頭並沒有答腔,我發現他的笑容似乎僵了些……

 

「希杰真是又厲害又可愛!」一旁的麗莎突然抱住希杰,親暱的親了他的臉頰一下。

 

麗莎的這個舉動讓我們全都跟著楞住。

 

「麗莎她是不是喝醉了?」老媽困惑的問著我。

 

「應該是吧……」我臆測的回答著。如果她不是喝醉,她怎麼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對希杰下

手?

 

麗莎此時將下巴枕在希杰的肩上,身子也幾乎是黏在希杰身上,她的左手摟著希杰的腰,右

手則是捲著自己的頭髮玩著。

 

這女人,原來是在演戲啊……當我觀察完麗莎的舉動之後,我得到這個結論。

 

啥?為什麼我會說她是在演戲?

 

那是因為麗莎她有個習慣,每當她心裡在盤算某件事情,或是在計劃什麼壞主意的時候,她

就會開始捲著她的頭髮玩,臉上的笑容也會比平常更美上幾倍,就跟現在一樣。

 

「麗、麗莎姊姊……」希杰被麗莎這麼一親,整個臉紅的像蕃茄一樣。

 

「希杰,要是以後我遇到危險,你會不會保護我?」麗莎雙手捧著希杰的臉,眼神專注的望

著他。

 

「會!我一定會保護麗莎姊姊。」希杰不停的點頭,表情極為認真。

 

「好可愛的表情!」麗莎的眼神閃過一絲亮光,臉上的笑容更是甜到膩死人,她輕輕的在希

杰的唇上啄了一下,「希杰真是好可愛,我好喜歡希杰!」

 

「……」希杰的臉更紅了。

 

『麗莎,妳要是再這樣親下去,希杰的腦袋就會燒壞掉了啦。』我沒好氣的對她說著。隱

約中,我好像看到希杰的頭上冒著熱氣。

 

『可是,他真的好可愛嘛……』麗莎將懷中的希杰摟的更緊了些。

 

『那妳也不能趁喝醉的時候吃他豆腐吧。』不,更正確的說法是,她是「假裝喝醉」趁機

吃豆腐。

 

『難得有這機會,當然要好好享受啊。』話一說完,麗莎又往希杰的嘴唇偷襲過去。

 

「麗、麗莎姊姊……」被麗莎抱在懷中的希杰完全無法反抗,只能乖乖的任憑麗莎偷襲他。

 

「嗯?」麗莎含糊的哼了聲,隨後,她整個人往希杰身上倒了過去,「我頭有點暈,借我靠

一下。」

 

「麗莎姊姊身體不舒服嗎?」希杰聽了連忙騰出手扶著她的肩膀,「要不要到馬車上休息呢

?」

 

希杰,你別將自己推入火坑啊!要是你跟她單獨到馬車上,你一定會立刻被她吃掉的!

 

「老媽!我們現在要趕快去找人,沒時間陪妳聊了。」為了希杰的貞操著想,我快速的起身

,一手抓著刀、一手將麗莎拉離開希杰身邊,「妳買完菜刀趕快回去吧。」

 

「迪亞,等一下。」見我急忙的準備往外衝,三藏連忙叫住我,「我們還不知神三刀的家在

哪裡呢。」

 

「要去找那老頭子最好帶幾罈白乾過去。」老媽慢條斯理的接話道:「他最喜歡喝這家店的

白乾了。」

 

聽老媽這口氣……該不會老媽……「媽,妳認識神三刀?」

 

「認識啊。」老媽邊喀著瓜子邊說著:「我們家的菜刀、剪刀、割菜用的鐮刀、劈柴用的柴

刀、砍樹用的斧頭都是跟他買的。」

 

老媽,妳說的會不會太離譜了?神三刀不是只做菜刀、剪刀、刮鬍刀三種而已嗎?哪來的鐮

刀、柴刀、斧頭啊?我開始懷疑老媽是在騙我們的。

 

「還有啊……」老媽跟著說出了更離譜的一句話。「我送你的紫珀星刀也是神三刀做的。」

 

好,很好,我確定老媽是在唬弄我的了,神三刀哪有可能幫人作武器嘛!

 

「神三刀不是不幫人製做武器的嗎?」夜伢困惑的反問。

 

「不,以前的神三刀可是專門製造刀、劍的兵匠,他是在打造出紫珀星刀之後才收手不做的

。」老媽神秘的笑著。

 

打造出紫珀星刀就收手不做?為什麼?我跟其他人的頭上全冒出了問號。

 

「既然阿姨知道神三刀的住所。」三藏急忙的上前詢問著,「可不可以請妳帶我們過去?」

 

「好啊!反正我也是要去找他買刀的。」老媽站起身走到櫃檯,「小二,給我來十罈白乾。」

 

十、十罈?我瞪大眼驚愕的看著老媽。「妳會不會買太多了啊?」

 

「多?還好吧,一人搬兩罈剛剛好。」老媽像是理所當然的說著。

 

一人搬兩罈?我看了看其他人,開始篩選人選。

 

麗莎根本沒什麼力氣,當然不可能叫她搬酒罈,希杰年紀太小了也不能讓他搬,那……

 

「媽,那個……我也要搬嗎?」我私底下偷偷問著她。

 

「當然。」老媽肯定的回著。

 

『老媽!妳未免也太狠心了吧,我可是妳的女兒耶,妳竟然要我搬酒罈!』我眼神哀淒的看

著老媽,老媽則是表情堅定的看著我。

 

『你現在可是個男的。』

 

『話是沒錯啦……可是我……』我試著想辯解。

 

『既然打扮成男生就不要再將自己當成是女生。』

 

「……」老媽一句話就讓我無話可說。

 

哼!搬就搬!既然現在我是個男的,那我也絕對會表現出一個男生該有的樣子。深深的吸了

口氣,努力的提振自己的精神。

 

可是,當我看到店小二搬出來像是米缸一樣大的酒罈子時,我的臉跟著垮了下來,原先的氣

勢也跟著消失無蹤。

 

靠!這家店的酒罈未免也太大了吧!別說是搬了,就算是用拖的,我都懷疑自己能不能拖的

動。

 

不過,這麼大的一罈酒,其他人應該也拿不動吧?我在一旁等著其他人的行動。

 

歐羅起腳將兩罈酒踢到半空中,接著,左右手各接下一罈,十分帥氣瀟灑的走了。

 

哇!歐羅真是酷斃了!

 

果力多走到酒罈前方,口中唸動咒語,兩個小型的龍捲風出現在酒罈邊,一個龍捲風捲起一

罈酒移動到果力多的左右兩邊,踩著優雅的步伐、擺出美美的笑容,果力多帶著兩罈酒往門

口移動。

 

喂……既然要搬,幹嘛不搬多一點?再多叫幾個龍捲風出來啦!我恨恨的瞪著果力多的背

影。

 

三藏也跟著走到酒罈前面,一手抓起一個,輕輕鬆鬆的便將兩罈酒扛在肩上,經過我身邊時

還向我丟下一句話:「時間不早了,快將酒搬到馬車上去吧。」

 

掯!要是搬的動我早就搬了!看著眼前的酒,我開始感到頭痛了。

 

「別發呆,快點搬。」老媽在一旁催促著我。

 

「你跟麗莎先過去馬車那邊,這些交給我吧。」夜伢走上前準備搬酒。

 

夜伢,你真是個大……好人!真是太感謝你了!我感激涕零的望著他。

 

「各自搬各自的。」惡魔老媽上前制止夜伢,「迪亞,別偷懶!快過來搬!」

 

媽!妳、妳、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回去要跟老爸說!我咬著唇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酒

罈前。

 

不知道可不可以用滾的將酒給滾出去?不,這樣酒一定會打破……唉……如果酒可以像棉花

一樣輕就好了……咦?輕?對了!我腦中靈光一現想到了辦法。

 

我對著酒譚使出漂浮術,兩罈酒便飄到了我的面前。

 

嘿嘿嘿……我得意的向老媽笑著。

 

「想這麼久才想到辦法,妳的應變能力真該好好加強一下,腦袋瓜真是太遲鈍了。」老媽邊

搖著頭邊走出去。

 

「……」我無言以對。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