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人家店裡吃飯就要守規矩,這個基本常識你們不知道嗎?被你們這樣一吵,這些好吃的餐點都變難吃了!」

「妳是……那個傢伙!安卓!」阿奇爾認出對方的身分。

「沒禮貌,怎麼可以用『那個傢伙』稱呼一位淑女?」安卓回他一記白眼。

淑女應該也不會自稱自己是「本小姐」吧?阿奇爾臉冒黑線。

拿起桌上的水壺,安卓起身走到阿奇爾面前。

「要水是吧?拿去!」她將水壺塞入他手中。

「老闆,這個是飛空船屋給我的通行卡。」她將一張金屬卡片遞上前,「我剛剛吃的那些餐點費用,請你拿收據去跟他們請款。」

「好,我知道了。」波奇點頭答應著。

「欸!等等。」在她離去之前,阿奇爾出手拉住她的手臂。

「有什麼事?」她沒好氣的質問。

「妳忘了我了嗎?」阿奇爾指著自己,「是我啊!那天在空賊的飛空船上救了妳──」

「啪!」

一個紅色巴掌印印在阿奇爾臉上。

「我、不、認、識、你!」安卓一字一句地說道。

這一巴掌打楞了阿奇爾,也讓其他三人知道有一場好戲可看。

嘴上是這麼否認,但她那咬牙切齒的表情,實在不像是不認識阿奇爾。

「他叫作阿奇爾,現在你們認識了。」蓋特威好心地幫他報上名字,讓對話繼續。

「誰要認識這種大色狼啊!」安卓怒沖沖的罵。

大色狼?三人一致將目光定在阿奇爾身上。

「妳還在記恨那時候的事情?」阿奇爾後知後覺的想起,「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那時候妳也已經打了我兩巴掌了。」

「不要再說了!我不想聽!」安卓提高分貝大吼,轉身就要離開。

「等一下!」阿奇爾再度拉住她,「我要找妳加入我的空賊團。」

「不要。」她毫不考慮的回絕,「我才不要當什麼空賊!」

「喂!妳好歹也考慮一下,我……」阿奇爾再度拉住了她。

「不要就是不要!」瞇起眼,她瞪著他警告道:「要是你再拉著我,我就要大叫了。」

「叫什麼?」阿奇爾困惑地望著她。

「『非禮啊』、『這裡有色狼』、『這個傢伙是個變態性騷擾男』之類。」

「胡說什麼,我才沒有!」

「沒有嗎?」安卓逼近了他,藍眸中燃著怒火。

「呃,我……那次真的是失手。」他怯怯的退了一步,避開安卓殺人的目光。

「臭小子,你倒底對她做了什麼『好事』,讓這位小姐這麼生氣?」瓦爾特面露詭異的笑,雖然大概可以猜到,不過他還是想確認一下。

「我只是不小心……」

「不准說!」安卓伸手摀住他的嘴。

「不小心什麼?你該不會親了她吧?」瓦爾特戲謔的笑問。

「才沒有!」安卓大聲反駁。

「或許他搶了她的重要物品,像是內衣什麼的。」達倫想著他可能做出的行徑。

「誰要搶那種東西啊!」一把抓下安卓的手,阿奇爾氣呼呼地喊冤。

「該不會是不小心看到她洗澡吧?」蓋特威笑嘻嘻地猜著。

「嘖嘖嘖!沒想到你這個臭小子也到了偷看女生洗澡的年紀了。」瓦爾特嘻皮笑臉地瞧著他。

「我沒有!」阿奇爾氣急敗壞的辯解,「我沒有偷看她洗澡,只是不小心摸到她的胸部!」

「喔~~原來是『胸部』啊?」蓋特威望向瓦爾特,臉上的笑容加深。

「該死!怎麼會是胸部?」瓦爾特一臉不滿,「臭小子,你就不會摸屁股嗎?」

摸……屁股?阿奇爾楞楞地看著他們三人。

「願賭服輸,老大。」達倫嘴角勾起淺笑。

悶著臉,瓦爾特付錢給達倫跟蓋特威。

「你們……」阿奇爾這才注意到,原來他們趁他不注意時,私下開了賭盤。

「啪!」

又一個紅色巴掌印出現在阿奇爾臉上。

「幹嘛又打我?」阿奇爾生氣的瞪向安卓,卻發現對方比她更加生氣,一張臉都氣紅了。

「你真是個大混蛋!」她憤怒的對他大吼,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嘖嘖嘖!真丟臉,竟然被女孩子給甩了。」瓦爾特不給面子的取笑。

「他的搭訕方法太糟糕了。」達倫語帶同情的建議:「這幾天去買一些搭訕技巧方面的書看看吧!」

「就怕他買了還是看不懂。」蓋特威半損半揶揄的笑道:「需要的話,我可以教你幾招。」

「我才不是要搭訕!」阿奇爾簡直快要氣炸了,「剛才不是說了嗎?我要組空賊團,要她當我的團員!」

「你要組空賊團?就憑你?」瓦爾特爆出連番的笑聲,「沒想到你這個蠢小子還挺有志氣的啊,不過……有人會想加入一個蠢小子組的團嗎?」

「當然有!我一定會成為很厲害的空賊老大!」阿奇爾信誓旦旦的重申:「我一定會比你厲害一百倍、一千倍!」

「說的還真囂張。」瓦爾特抹去眼角笑出的淚水,「老子倒要看看,像你這種只會橫衝直撞的臭小子,會組出什麼樣的空賊團。」

「我一定會成功!」握緊拳頭,阿奇爾篤定的做出宣告。

要成立空賊團,一定要先找到優秀的飛空船技師!阿奇爾握緊拳頭,他一定要讓那個女生加入!

 

隔天一早,阿奇爾便在街上到處兜轉,試圖找尋安卓的行蹤。

街上人潮聚集、熱鬧繽紛,到處都能見到一群又一群前來遊玩的旅人,但他找來找去,跑得腿都痠了,還是沒見到任何一個類似安卓身影的人。

「奇怪,聽維修廠的人說,她打算利用今天結緣之日的休假,好好參觀這裡的慶典活動,怎麼都沒見到人?」阿奇爾苦惱的抓亂一棕髮。

就在他思考著接下來該去哪邊找人時,附近傳來路人的驚呼聲。

「啊啊!那棟屋子冒煙了!」

「著火了嗎?快去叫滅火隊來啊!」

順著人群目光的方向望去,他見到一棟煙霧瀰漫且冒出點點火星的房屋。

「各位不用擔心,那種事情我們已經習以為常了。」

彌賽亞的居民們笑嘻嘻的安撫。

「賽依雅的雜貨屋『又』燒起來了嗎?」

「今年已經是第幾次了?」

「好像是四十五、還是四十六?」

「我記得去年的紀錄是將近五十次,看來賽依雅的技術有進步喔!」

「要是再多燒幾次,賽依雅的雜貨屋大概就成了彌賽亞的觀光景點之一了。」居民玩笑的說道。

「哈哈,是啊、是啊!多個景點也不錯。」

冒出這麼大的煙霧,真的不要緊嗎?帶著滿腹的好奇,阿奇爾跟隨人潮的腳步,朝冒煙的屋子走去。

在他接近時,屋裡傳出像在棉被裡放鞭炮似的悶爆響聲,接著轟然一聲,整棟屋子燃起了熊熊大火。

「嘩!好大的火勢!」

「真的不用叫滅火隊嗎?這、這樣真的不要緊嗎?」

圍觀的人群擔心的退了退,生怕遭到波及。

「走開、走開!危險啊!」

雜貨屋裡頭衝出兩名女子,一名是有著深紫髮色,服裝奇特的女子,另一名則是阿奇爾尋找多時的安卓。

是她!阿奇爾喜出望外的擠過人群,朝她走去。

「咳咳!咳咳咳……」安卓狼狽的咳嗽。

「呼~~總算逃出來了。」深紫髮色的女子笑道:「看來今天又沒辦法營業了。」

「賽依雅,妳這店舖怎麼突然爆炸?該不會妳在製作炸藥吧?」附近的居民不解的詢問。

「當然不是,炸藥的威力可沒這麼小呢!」賽依雅燦爛的笑著,「剛才製作藥劑的時候,攙入的藥量似乎稍微多了一點點,不礙事。」

「……妳剛才一倒就是半瓶,應該不只超過一點點吧?」安卓臉冒黑線的回道。

「呵呵呵~~人都會有失手的時候嘛!」她以笑聲掩飾尷尬,「我店裡的藥都是自己調的,調藥過程中藥量算錯、催化劑放錯是常有的事……不過!我這裡的藥品在彌賽亞中可是非常有名的呢!品質絕對沒問題唷!」

她朗聲對圍觀的眾人提出保證。

「妳的說法好像前後矛盾了吧?」安卓不給面子的回嘴。

「哪有矛盾,明明就……」

「兩位小姐,現在不是爭論這些的時候吧?」路人不安地插嘴。

「再不找人來滅火,這店舖就要被燒光了。」

「放心、放心。」賽依雅篤定的揚笑,「我的店是採用特殊防火材質搭建,等一下火就會自己熄滅了。」

「妳確定?」安卓可是非常質疑。

「當然!都已經燒了那麼多次,我早就做好預防了。」一轉身,賽依雅見到了阿奇爾。

「這位是想買東西的客人嗎?抱歉,現在店裡出了一點點狀況,今天沒辦法營業,你過兩天再來吧!」

「不,我找她。」阿奇爾指指安卓。

「又是你?」安卓不悅的擰起秀眉。

「是認識的朋友啊?」賽依雅直接認定兩人的關係,「那你們聊吧!我先去忙。安卓,明天有空的話,歡迎妳再過來店裡參觀。」

待賽伊雅走後,安卓同樣轉身要走,卻被阿奇爾一把拉住。

「放手!你還想再挨巴掌嗎?」她威脅似的舉起手。

「妳可以動手,不過我不會再乖乖挨打。」阿奇爾警告地晃晃大刀。

摸一次胸部被打了三個耳光,他覺得兩人已經扯平了。

「……」斜睨了他的武器一眼,安卓悻悻然地放下手。

「找我做什麼?」安卓悶聲質問。

「我要妳加入我的空賊團。」

「我昨天已經拒絕過了。」扠著腰,她無奈地看著他。

「經過一晚上,我想妳應該會改變心意。」阿奇爾蠻橫地回道。

「沒有。」安卓回的篤定。「我的想法還是一樣,你找別人吧!」

她轉身往另一條街道走去。

「為什麼?」阿奇爾追在她身後。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麼事?」

「找我的老師。」

「老師?你們走散了嗎?我可以幫妳找。」阿奇爾毛遂自薦,「我從小就跟著我老爸在各個地方旅行,認識的人很多,一定可以幫妳找到他。」

「你真的能幫忙我?」疾走的腳步逐漸趨緩,安卓不確定該不該相信他。

「當然!」阿奇爾拍胸口保證,「我一定可以幫妳找到人,但是作為條件交換,妳要加入我的空賊團。」

「不行。」安卓直接了當的回絕,「等找到他之後,我就要結婚了。」

「啊?」阿奇爾愕然的發出一個單音。「妳說什麼?結婚?妳?」

「沒錯!」安卓滿心歡喜的點頭,「這是我的夢想,從小我就希望能夠嫁給我最最最喜歡的老師!」

「嫁給妳的……老師?」阿奇爾驚愕的瞪大眼,「真的假的?妳是在開玩笑吧?」

「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安卓沒好氣的瞪他一眼,負氣的加快腳步離去。

「喂、喂!妳這樣就生氣了?」阿奇爾急忙跟上。

「當然生氣!」她頭也不回的吼:「你就跟村子那些大人一樣,以為我只是一個小孩,都不將我的話當真,我已經十六歲,不小了!」

「十六?那妳跟我同年耶!我老爸也常常把我當小鬼。」阿奇爾非常能理解她的感受。「我明明就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他還是覺得我能力不夠,哼!他根本就是怕我搶了他老大的位置。」

「對啊、對啊!」安卓附和的直點頭,「比起那些大人,我懂得東西比他們多更多,我會維修各種機器,會自己製造飛空船,還會畫構造圖,結果呢!他們敬我的年紀小,就是小孩子。」

「那種說法真的很討厭!」阿奇爾非常厭惡人加以年紀作為評斷,「年紀小又怎樣?有些大人比我還幼稚!」

「沒錯!」

遇到了同伴,累積了諸多怨氣的兩人,開始不斷數落那些可惡的大人,聊得極為熱烈,就像是相識多年的好友。

「……妳怎麼會想要嫁給妳的老師?」

宣洩完不滿,話題繞回最初。

「因為他對我很好、很體貼。」一提起他,安卓的語氣頓時轉為溫柔。「我爸爸去世之後,都是他在照顧我,難過的時候他會逗我笑、被人欺負的時候他也會幫我。他教我唸書還有飛空船的維修技術,教我該怎麼做生意賺錢、該怎麼過生活……」

「聽起來他是一個很棒的長輩。」阿奇爾稱讚的點頭。「哪像我老爸,我被人欺負、跑回家的時候,他卻再把我丟出去,說:『臭小子,竟敢讓老子我丟臉!沒打贏你不准回來!』不過也因為這樣,我現在變得很會打架喔!」

像是在展現一樣,阿奇爾還特地舉起他的手臂,拍一拍肌肉。

「呵呵,我是女生,老師他不會這樣對我。」安卓被他逗得哈哈大笑,「不過有時候他也會出一些難題給我,像是要我設計十艘飛空船、改造假學器械的功能,或者是維修已經快要變成廢鐵的假學機器,有時候我光想那些構造圖腦袋就快要想到燒掉了。」

「哈哈,妳說的那種圖我曾經看過,一堆線密密麻麻的線畫來畫去,根本看不懂那是什麼東西。」

聊得興起,兩人一邊逛著街上的商店、一邊東拉西扯的談天說地。

「對了,妳的老師幾歲啊?」喝著飲料,阿奇爾隨口問著。

「不知道,他從不跟我說他的年紀。」安卓無奈的聳肩,手裡拿著冰淇淋吃著,「每次問他,他都說他已經很老了,其實他根本不老,村子裡有好多女生都很喜歡他呢!」

她從口袋中拿出一張邊緣有些泛黃的照片,遞給阿奇爾看。

「你看,這就是我的老師,他長的很帥吧!」

照片上的男子抱著一名小女生,有著墨黑色頭髮與深邃的黑瞳,膚色是健康的古銅色,笑容十分燦爛好看。

「這個小女生是他的小孩?」阿奇爾好奇的問。

「錯了,那是我。」安卓將照片收回,笑嘻嘻的說道:「我很小的時候,老師就跟我還有我爸爸住在一起了,他們一起工作,當他們幫人維修假學機器、飛空船時,我就幫他們拿工具、倒茶、跑腿買東西,現在想想,那時候的生活真是很快樂。」她臉上出現緬懷的神情。

「真希望可以快點找到她。」摸著照片上的臉孔,安卓期待的說道。

「妳沒有更新的照片嗎?」阿奇爾抓抓頭髮,「用以前的舊照片找人,難怪妳會找不到人。」

「用舊照片有什麼不可以?師父他一點都沒變,還是這個模樣啊!」吃完冰淇淋,安卓拿出手帕擦手。

「胡說,至少會有白頭髮、皺紋吧!」他嗤之以鼻的回道。

「才沒有,他從以前到現在完全一模一樣!」

「那是因為你們每天見面,當然覺得他都一樣。」

「才不是!他是真的、真的都沒有改變!」安卓試圖解釋清楚,卻發現阿奇爾根本不信。

「……不相信就算了。」安卓撇過頭去,不打算再跟他對話。

「喂,幹嘛這樣?這麼容易就生氣。」阿奇爾無奈的皺眉,「難怪我老爸都說你們女人的心情就像天氣,反覆無常、瞬息萬變,前一刻還是大晴天,下一秒就刮風閃電。」

「怎樣?我就是愛生氣,不高興你就走開啊!」安卓挑眉回道:「像跟屁蟲一樣跟來跟去,我有說你可以跟著我嗎?」

「誰跟著妳啊!」雖然那是事實,但阿奇爾還是強硬的否認,「我只是剛好跟妳走同一個方向,不行嗎?」

「就是不行!」安卓蠻橫的回嘴,「我不想看到你,你去別的地方逛!」

「為什麼我要聽妳的話?」阿奇爾痞痞的回道:「路又不是妳家開的,不想看到我,妳就自己閃開啊!」

「你──」安卓頓時語塞,她恨恨的瞪了阿奇爾幾秒,最後冷哼一聲,鑽入人群。

「沒見過這種凶巴巴的女生。」阿奇爾不滿的扁嘴,但他也沒有掉頭離去,而是追在安卓身後。

「你跟在我後面做什麼?不准跟!」安卓氣呼呼的吼。

「喂!妳不過是『剛好』走在我前面就說我跟著妳?」阿奇爾加快腳步繞到她前方,「吶!現在換成妳跟在我後面了,去去去,不要像跟屁蟲一樣的跟著我。」

學著安卓的語氣,他像是驅趕蒼蠅一樣的甩手。

「你這個……」安卓簡直快要氣炸了,她學著阿奇爾的動作,衝到他前方。

「現在是本小姐在前面。」她得意的扠腰。「跟屁蟲!」

「是嗎?」

打算故技重施,阿奇爾想要繞到她前方,這一次,安卓偏偏不讓他「超前」,刻意加快腳步往前直衝,兩人就這樣在路上「競走」起來。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