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注意、請注意,彌賽亞冒險公會正在募集全新冒險隊伍,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加入。」

「請注意、請注意,『彌賽亞冒險公會』正在募集全新冒險隊伍,歡迎想要成為冒險者的夥伴加入。」

十字路口,一名身穿女僕裝的女生不斷重複叫喊。

「碰!」

「哇啊──」

一不小心,安卓撞上了那名女生,雙方重重的跌倒在地。

「好……痛。」揉著發疼的臀部,安卓狼狽的坐在地上,強大的衝撞力讓她頭暈目眩。

「沒事吧?」阿奇爾將她攙扶起身。

「英格利德,妳還好吧?」

被安卓撞倒的女子,由另一名男子扶起。

「抱歉,我剛才沒有注意到,妳沒受傷吧?」安卓歉然的問道。

「沒事。」拍去身上的灰塵,英格利德回話的語調平淡,彷彿剛才的撞擊只是幻覺。

「你們好,我叫做燧火。」扶起英格利德的男子燦爛的揚笑。

身穿黑色緊身背心的他,身材結實,身上的肌肉全都經過鍛鍊,看得出不是什麼尋常人物。

「俗語說『相撞即是有緣』,在這麼廣大的人海中,妳竟然會撞到英格利德,而英格利德又『恰好』為彌賽亞冒險公會招募新成員,這簡直是緣分中的緣分!既然雙方都這麼有緣,你們要不要加入彌賽亞冒險公會呢?」

燧火流利地說完開場台詞,嘴角因那完美地說詞得意的上揚。

「啊?」

聽到對方硬生生將話題轉到招募成員的事情上,安卓與阿奇爾只能愕然以對。

「怎麼?被這麼好的機會嚇到了嗎?覺得這是天上掉下的大禮物?也是啦!如果我是你們,聽到我可以加入這麼棒的公會,我也一定會愣住!」燧火口沫橫飛的接續說下,完全不理兩人呆滯的反應。

「彌賽亞冒險公會可是最最有名、最最厲害的大公會,很多人想加入都不一定有這種機會!你們一定很心動吧?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不、不是,我對冒險者沒興……」腦筋好不容易運轉過來,安卓想婉拒,對方卻不給她回話的機會。

「你們還要考慮?」燧火瞪大雙眼,佯裝出萬分驚愕的神情,「天啊!你們難道不知道彌賽亞冒險公會招募的名額有限嗎?很多人都擠破頭,都想要快點簽下賣身契……呃,不,是加入公會,成為冒險旅人的一員,馬上就可以享有很多會員福利喔!」

「什麼福利?」阿奇爾脫口發問,儘管他壓根沒打算加入。

「呃……」前一刻還口若懸河的燧火,突然像被人掐住了脖子,只能發出一個單音。

「現在加入彌賽亞冒險公會,前三個任務可以免仲介費。」英格利德接口回答道。

「對對對!就是這個!」燧火反應飛快的接口,「聽到沒有?前三個任務不收仲介費耶!我的老天爺啊!這消息真是太棒了!我燧火跑遍大江南北數十載,還沒看過這麼棒的優惠!如何?心動了吧?心動就不如馬上行動!讓我們……」

「既然這樣,那你還不快去加入。」安卓將話題轉回燧火身上。

「我已經加入了啊!」燧火拍拍胸口說道:「這麼好的機會,我哪有可能放過,來!我帶你們去公會填寫入會單吧!」

「不要。」阿奇爾直接回絕。

「我也不要。」安卓接口說道。

「嗚啊~~我有聽錯嗎?」燧火以小指掏掏耳朵,而且還掏了兩耳,「你們兩個竟然要放棄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前三個任務免仲介費耶!免、仲、介、費喔!這麼好的冒險公會哪裡找?天底下只有彌賽亞冒險公會才有這種福利啊!」

「我對冒險者沒興趣。」安卓聳肩。

「女生不喜歡冒險,這一點我能理解。」燧火轉而將目標放在阿奇爾身上,「這位小兄弟,你身上帶著這麼大~~一把的大刀,感覺應該很強,你不想到處冒險、試試身手嗎?說不定會有女生因為你的英雄氣魄而喜歡上你喔!」

他朝阿奇爾揹在背上的大刀瞧了一眼,光從那刀的奇特造型跟材質看來,他就知道那不是一把普通的武器。

「我的目標是當最厲害的空賊,不是成為什麼冒險者。」阿奇爾拒絕的乾脆。

「哎呦,空賊跟冒險者其實都差不多嘛!都是找東西跟拿東西,工作性質一樣!」燧火打哈哈的乾笑:「而且你不覺得冒險者的名號聽起來比較好聽嗎?」

「不覺得。」阿奇爾挑眉的反駁:「我覺得空賊的名號比較帥!」

「哎……」被這麼直接的回應,燧火頓時語塞。

「兩位,拜託一下啦~~」他轉為軟聲軟語的哀求,「我已經在這裡拉七天客人了,要是在期限到之前我還沒有拉到一組冒險獵人入會,我們家會長大人一定會殺了我,你們兩個看起來是心地很善良,應該不會想見到像我這種年輕有為、英俊非凡的大哥哥英年早逝吧?」

「英俊非凡的大哥哥?誰啊?」阿奇爾額冒黑線。

問句一出,只見燧火很用力的指著自己。

「原來你剛才都在演戲?」安卓冷眼瞧著他。

「啊?」

「說什麼自己才剛入會,結果是被公會派出來拉人的。」阿奇爾戲謔的笑著,「這位『年輕有為、英俊非凡的大哥哥』,欺騙小孩是不好的行為喔!」

「我、我……」發現自己說溜嘴,燧火也只能尷尬的苦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而且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啊!人生本來就是充滿欺騙,其實我是在幫你們長智慧!」

最好這樣能長智慧啦!兩人一致回給他一記白眼。

「下午三點整,委託時間到。」英格利德突兀的插嘴。

「咦?等、等一下!」燧火臉色瞬間刷白,「英格利德等等!再、再給我一點時間,他們就快要答應了!」

沒有理會燧火的哀求,英格利德朝附近掛著「彌賽亞冒險公會」招牌的建築物走去。

「英格利德!不要進去!」燧火慌張地追了上去,「我已經連續四個月沒有達成業績了,要是這次又……我會被會長用鐵錘搥死啊!妳給我等一下──」

「搞什麼啊?怎麼突然跑掉了?」阿奇爾完全摸不著頭緒。

「剛才那個女生不是說了嗎?時間到了,也許他們時間一到就不能繼續招募會員吧?」安卓推敲的說道。

「啊?難道招募會員也有上下班的時間限制?」

「也許吧?」

就在兩人為燧火的離去感到納悶時,一陣尖銳的女子吼叫聲突然傳出,聲音響亮、氣勢如虹。

怒吼聲的源頭是彌賽亞冒險公會。

「笨蛋!豬頭!你說,你已經連續幾個月沒有拉到人了?虧我還讓公會服務員英格利德幫你!你竟然還是沒有拉到人?你太讓我失望了!」

「對、對不起,會長,我已經很努力了。」

「少廢話!從現在開始,你的薪水扣掉三分之一!委託仲介費加倍!要是再找不到人,我就用鐵鎚砸扁你!」

「嗚~~親愛的伊莎貝菈會長大人,請給我一次將功折罪的機會吧!今天晚上的『彌賽亞大亂鬥』我一定會好好努力!」

「哼!那種事還用說嗎?今年絕對、絕對要贏過梅魯他們!」偉大的依莎貝菈會長信誓旦旦的道:「好!現在距離大亂鬥還有一點時間,燧火,你現在馬上去跑一千公尺、仰臥起坐五百下、交互蹲跳五百下、伏地挺身五百下!」

「啊?」

「這是什麼表情?你剛才不是說要好好努力嗎?要是沒有做好適度的暖身,戰場上怎麼發揮實力?」

「這、這種暖身未免也……」太過量了吧?

「還在囉唆什麼?快去暖身!」

「但是會長大人……可不可以打個折扣啊?」燧火可憐兮兮的哀求。

「滾!」

高分貝的吼聲一發出,燧火馬上從公會裡頭衝了出來,開始進行他的「暖身運動」。

「……還好沒有答應加入他們公會。」望著燧火悲慘的背影,安卓慶幸的拍拍胸口。

「這位會長大人比我老爸還要凶狠。」阿奇爾心驚的瞪大眼。「簡直是猛獸。」

「呵呵呵,伊莎貝拉會長的脾氣可是他們公會的象徵。」旁邊小攤販的商人笑吟吟的說道:「唯一能跟她匹敵的,大概就只有『利奇曼冒險旅團』的團長梅魯吧!」

「能夠當那位會長的對手,想必這位梅魯團長也是個恐怖人物。」阿奇爾挑高眉頭,表情複雜,「難怪利奇曼冒險旅團會那麼有名。」

「利奇曼冒險旅團很有名?」安卓完全沒聽說過它的名號。

「咦?這位小姐不知道嗎?」攤販有些意外的望著她。「利奇曼冒險旅團可是兩次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是冒險旅團的第一名!」

「沒錯、沒錯!」旁人附和的點頭,「尤其是去年的英靈之塔事件,他們從大惡人薩耶夫手上救出百姓,現在北聯邦的人都非常感謝他們。」

「拯救?」安卓納悶的皺眉。

「妳沒聽說過?」阿奇爾為她的反應感到詫異,「那可是轟動南北方大陸的大事耶!」

就連小孩子也知道這個事件,怎麼她會不清楚?

發現安卓一臉茫然,攤販索性將事情的經過為她簡述一遍。

「以前北方聯邦有兩股勢力,一個主張與南方談和、一個則是主張與南方作戰,薩耶夫是主戰派的議員,中間的過程就不多說了,總之,後來薩耶夫成了北方聯邦的代理首相,他命令華格那煽動烏拉諾斯,引發『赤月戰爭』,還將赤月戰爭的錯推給南方,後來南方的蓋亞大人親赴聯邦議會報告赤月戰爭的真相時,薩耶夫在聯邦議會上殺死與會的眾多議員,打算嫁禍給蓋亞大人,不過這項陰謀被華格那揭穿了,發現自己的野心被破壞,薩耶夫索性召集厭惡南北方和平的勢力,打算血洗南方、一統世界。」

「為了對抗他,當時聯邦僅存的議員『尤里西斯.伊薩卡』臨時繼位成為第四任宰相,他率領第五軍團,並在南方蓋亞與晶耀的援軍支援下,朝『英靈之塔』展開包圍突擊,同時,他還委託利奇曼冒險旅團,請他們幫忙這次的戰役,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大獲全勝,只可惜尤里西斯宰相不幸在這場戰役中犧牲了,真是可惜,他是個很不錯的好人……」

說到最後,攤販惋惜又無奈的搖頭,氣氛頓時陷入低迷。

「呃哈哈哈,真是的,今天這種大好節日,我怎麼跟你們扯這些……」

攤販尷尬的乾笑,立刻轉開了話題。

「對了,你們知道『結緣繩傳說』嗎?」

「不知道。」兩人同時搖頭。

「相傳在我們彌賽亞的結緣之日當天晚上,在煙火下用『結緣繩』綁住自己跟對方的雙手,只要兩個人都相信可以永遠的在一起,那這願望就會實現喔!吶,這個就是結緣繩。」攤販指著攤位上一捆捆的紅繩。

「你說的是真的嗎?真的會永遠在一起?」安卓對這浪漫的傳說心動了。

等到她找到老師,兩人一起綁上紅繩,共度天長地久,永永遠遠在一起……

「當然是真的!很多情侶都會特地選今天買結緣繩,希望兩人的愛情能長長久久!」攤販信誓旦旦的說道:「怎樣?兩位要不要買一條?」

「要!我要買!」安卓點頭如搗蒜的道:「這繩子要用多長啊?」她抓了幾圈紅繩在手上,不太確定的問。

「不用那麼多,妳又不是要將他整個人捆住。」攤販見她手上拿了一長段,打趣的笑道:「只要能綁住兩人的手腕就好。」

綑人啊……攤販的話讓阿奇爾腦中出現一個點子。

「老闆,這個結緣繩多少錢?」阿奇爾詢問著價格。

「這位小哥,一對情侶買一條就夠了,既然你女朋友已經買了,你就不……」

「老闆,我不是他女朋友。」聽到對方誤解了,安卓急忙澄清。

「我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這種兇巴巴的女生……」

阿奇爾的咕嚷引來安卓的一記白眼,外加踩在腳上的一記重擊。

「痛痛痛!妳竟然踩我的腳!」阿奇耳痛得以單腳直跳,眼泛淚光。

「哼!」

「原來你們不是一對啊?抱歉、抱歉,是我誤會了。」攤販打哈哈的笑著。「不過兩位看起來也很登對啊!很可愛的小情侶。」

「我才不喜歡他這種小鬼!」安卓冷哼一聲。

她喜歡的男生是像老師那種成熟穩重,卻不會將她當成小孩,還會跟她一起玩鬧的人。

「彼此彼此。」阿奇爾橫她一眼,「老闆,我要買這些。」他抓起一大綑紅繩。

「你要買這麼多?」老闆顯得有些錯愕。

「你買那麼多做什麼?」安卓同感納悶。

「呃,我要……回去分給其他人啊!」阿奇爾隨口扯了個謊言:「蓋特威跟達倫都沒有女朋友,大家都是好夥伴,我當然要幫幫他們。」

雖然覺得這種理由很牽強,但安卓也沒有多作理會。

「謝謝惠顧,祝兩位都能跟喜歡的人長長久久!」收下錢,攤販開心的說道。

收起結緣繩,兩人又繼續在街上繞繞走走。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