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終於搞定了!」以手背擦去額上的汗水,金髮少女開心的揚笑。

是她?在她轉過身後,阿奇爾立刻認出她就是之前差點被賣掉的女生。

沒想到她還會維修飛空船……早知道她擁有這些專長,他當初絕對不會讓她溜掉!

不過,現在也不晚。

深棕色雙眸掠過一抹光芒,他開始盤算該怎麼說服對方。

「謝謝你們提供場地跟零件給我。」沒有注意到站在人群後頭的阿奇爾,少女開心的跟飛空船技師們道謝。

連日來的奔波讓她忽略了飛空船的檢查,剛才飛到一半,她突然發現飛空船不太對勁,嚇了她一大跳!

還好她在狀況還沒擴大時,先一步發現這座城市,緊急降落在此,否則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不用客氣,我們也沒能幫上什麼忙。」一旁的飛空船技師朝她笑笑。

檢查跟維修都是她自己動手處理,他們唯一幫上忙的只有將這艘飛空船挪入廠內。

「對了,這位小姐……」

「我叫作安卓。」她報上名字。

「安卓,妳是一個人出來旅行嗎?」

「不是,我是出來找人……對了,請問你們見過這個人嗎?」她從口袋中拿出一張照片,指著上頭的男生問道。

幾名飛空船技師探頭打量了一會,而後又紛紛搖頭。

「這樣啊,我知道了……」她將照片收回,神情沮喪。

「別難過。」旁人好心的安慰:「雖然我們沒見過這個人,但是不代表其他人沒見過,妳可以到處問問。」

「我知道了。」她重新打起精神,點頭笑著,「請問我的飛空船可以停在外面嗎?」

「不用移到外面,妳可以放這裡沒有關係。」

「可是……」安卓為難地蹙眉。

「我們這邊不會收飛空船放置管理費,妳不用擔心。」旁人打趣的說道。

「不是這樣的。」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因為我身上的旅費不多,為了節省花費,我晚上都是睡在飛空船裡面。」

「原來如此。」對方遲疑了一下,「安卓小姐,我們來做個交易如何?」

「交易?」安卓愣了一下,隨即警戒地護在飛空船前,「我可不賣飛空船喔!」

「妳誤會了。」對方安撫地笑道:「我只是想要請妳將飛空船交給我們幾天,讓我們可以研究學習它的設計,在我們的研究完成前,妳待在這裡的住宿跟餐費都由我們支付,妳覺得如何?」

「只要將飛空船交給你們研究就好?」她遲疑了,對這個提議有些心動,「你們應該不會拆走我的零件吧?」

「當然不會。」技師們信誓旦旦的道:「這艘飛空船的構造妳最清楚,離開之前妳可以先進行檢查,確定沒有損失之後再走。」

「會花上很多天的時間嗎?我還要找人不能待太久。」

「大約需要十至十五天吧?」

「要這麼久?」她皺眉猶豫了。

「妳不是說缺少旅費嗎?」擔心她會拒絕,對方提出另一項利誘,「我們可以讓妳在這邊打工,讓妳順便賺旅費。」

「真的?那就這麼說定了!」聽到可以賺錢,她立刻點頭答應。

這趟旅行比她預料中的還要花錢,她身上的錢已經花去大半,再不賺錢,她恐怕就要去向人乞討了。

「這張卡片是我們飛空船屋專屬的通行卡。」對方將一張金屬製成的卡片遞給她,「只要將這卡片給店家看,他們就會來向我們收錢。」

「謝謝。」安卓笑嘻嘻地將卡片收下,「我現在先去找住宿的旅館,明天就開始來這裡打工!」

「不,明天是『結緣之日』,休息一天。」對方朝她搖頭笑著。

「知道了,那我後天再過來。」

朝他們揮手道別後,安卓一溜煙的跑走。

「喂!等等!」見到她跑掉了,阿奇爾隨即想要追上前,但卻被人給按住肩膀。

「阿奇爾,現在不是讓你泡妞的時候。」蓋特威將他給拉了回去,「現在飛空船技師正在說明颶風號的事情,老大要我們過去聽。」

「等、等等,我不是要泡妞,我有事情要──」阿奇爾掙扎著。

「好好,我知道、我知道,你只是想找那個金髮小姐聊天。」蓋特威敷衍的笑笑,「不過現在颶風號比較要緊,這世界的美女很多,漏掉一個無所謂,不用在意。」

「就說我不是那個意思……」

被蓋特威半拖半拉的抓著移動,他們回到其他人身邊,飛空船技師正在說明飛空船的狀況。

「……除了甲板跟船身補強之外,其他地方需要進行零件更換跟調整,預估要花上二十天的時間,另外,因為明天是結緣之日,維修廠休息一天,所以交船時間也要跟著往後挪一日。」

「結緣日?那是什麼?」達輪困惑的反問。

「那是彌賽亞的一個傳統節日,紀念彌賽亞的十三騎士相遇。」對方笑著說明:「更正確來說,是紀念彌賽亞十三騎士裡頭的『克洛克雷歐』和『娜西迪雅』相遇的日子,彌賽亞的十三騎士會團結在一起,這兩人可是功不可沒。」

「十三騎士?」聽到這節日還有特別的典故,阿奇爾起了聆聽的興致。

「我們是外地旅人,對這裡的情況不熟,可以請你解說一下節日的由來嗎?」蓋特威笑嘻嘻地央求。

「這就有點說來話長了。」被問的人苦笑了下,決定用簡短的方式進行說明。

「很久以前,南北方的相處狀況並不像現在這麼和平,經常出現各種的鬥爭……」

在他的解說之下,眾人這才對這裡的歷史有更深入的瞭解。

 

大陸曆六百七十五年,南北雙方的緊張關係逐漸升溫,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

為了阻止南北方無意義的戰爭,當時守護彌賽亞的艾里歐特爵士,堅持不開彌賽亞大門,結果惹火了南方,對方便進攻彌賽亞。

因為堅持中立的立場,艾里歐特爵士拒絕了北方的援助,結果北方因為擔心彌賽亞會被南方擊敗,成為南方的領地,也跟著派兵進攻彌賽亞,形成了南北雙方夾攻的局面。

後來,艾里歐特爵士與守護他的六名隨從,還有另外六名外地旅人奮勇對抗,堅持了七天七夜之後,全員犧牲,但也因為這樣,南北雙方被他們感動,經過協議,彌賽亞成為了不屬於任何一國所有的特殊領地。

十三騎士這個稱呼,就是指艾里歐特爵士跟那十二個人。

 

「……為了紀念他們的犧牲,我們彌賽亞人選了他們相遇的那天──七月七日,當成是人與人之間的『結緣之日』,用這樣的節日來歌頌與紀念他們。」

「原來這個節日是這樣的意義啊……」阿奇爾理解的點頭。

「要是想要知道更加詳細的情形,你可以到城裡的圖書館找書,很多書上都有詳盡的介紹。」飛空船技師遞給他一張地圖。

「這是彌賽亞城的導覽圖,上面標示了彌賽亞各個有名的景點跟店家,幾位可以利用這幾天的時間到處逛逛。」

「謝謝。」達倫禮貌的點頭道謝。

「走吧!先去找吃的,老子餓了。」瓦爾特朗聲吆喝道。

 

走在彌賽亞城的街道,一行人依照地圖上的指示,來到一間名為「波奇的店」的地方。

「這家店看起來好像不錯。」達倫看著地圖上的導覽說明,「上面說,這家店是最近才竄紅的餐廳,有很多風格獨具的料理。」

「那就在這裡吃吧!」瓦爾特立刻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一名紫髮少年笑嘻嘻的現身招呼。「我叫作波奇,是這裡的老闆。」

「咦?店老闆這麼年輕啊?」阿奇爾詫異的打量他,「你看起來好像跟我差不多年紀。」

要是對方不說,他們大概會錯將他當成店裡的工讀生吧!

「年紀輕輕就經營了一家這麼棒的店,很了不起喔!」蓋特威笑著稱讚。

「沒、沒有啦!」波奇不好意思的羞紅了臉,「多虧很多朋友幫忙,這家店才能經營成功。」

「好了、好了,要聊天等等再聊。」瓦爾特摸著肚子大喊:「老子我快餓扁了,把你們這邊的招牌料理全拿出來。」

「啊,你們……不先看一下菜單嗎?」波奇不安地追問。

「不用了、不用了,直接送料理上來。」瓦爾特粗裡粗氣的揮揮手。

「好、好的。」緊張地答應了聲,他急忙跑入廚房準備。

不一會,幾盤香氣撲鼻的餐點就這麼端上來了。

「這是大海鮮拼盤、大海嘯披薩、草莓醬牛肉拌飯、焗烤巧克力南瓜燉飯、超級辣辣麵、豪邁烤肉大餐……」波奇逐一說出餐點名稱。

「等、等等。」阿奇爾面色古怪地望著他,「你說……這個是草莓醬牛肉拌飯、焗烤巧克力南瓜燉飯?」他重複著食物名稱。

這麼奇怪的食物搭配,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是、是的。」少年害羞的回應,「這是本店的創意料理,也是十分受歡迎的菜色。」

「甜的東西交給笨小鬼解決。」瓦爾特將那兩盤餐點往阿奇爾面前一推。

「臭老頭,你明知道我不吃甜的東西!」阿奇爾抗議的大喊:「這些是你點的東西,你要負責解決!」

「開什麼玩笑,像老子這麼豪邁的空賊,當然要吃超級辣辣麵、豪邁烤肉大餐這種東西才對!」

說著,瓦爾特用叉子叉起超級辣辣麵吃了一口,突然,他的動作就這麼僵了幾秒鐘。

「那個……是不是太辣了?」看著他的表情,波奇會意的遞上一壺水。

「不、不辣,這種程度,老子怎麼可能會覺得辣?你不要小看老子!」瓦爾特緩緩咀嚼著辣麵,嘴角抽蓄的笑著。

你的表情明明就覺得很辣……眾人臉冒黑線。

「老大,吃不下去就吐出來吧!」達倫好心地提議。

「要不然喝水將麵灌下去也可以。」蓋特威為他倒了一杯水。

「老子說不會辣就是不會辣!」用極為辛苦、勉強的表情,瓦爾特硬是將嘴裡的麵給吞了下去。

「水……」吃得滿頭大汗的他,聲音沙啞虛弱的道。

「吶。」蓋特威將水杯遞上前。

「咕嚕咕嚕~~」用一杯一口的速度,瓦爾特快速的灌著。

「不能吃辣就不要逞強。」阿奇爾惡質的揶揄道:「老頭子就該吃清淡一點……唔!」

趁著他張嘴說話之際,瓦爾特往他嘴裡塞了一團辣麵。

「嘿嘿!會辣嗎?」瓦爾特賊賊的笑著。

「……不、不會。」阿奇爾逞強的搖頭,硬生生將辣麵吞了下去。

在他要伸手拿水喝的時候,瓦爾特先一步將水壺拿走。

「不是不辣嗎?那應該不用喝水吧?」

「我、我口渴不行嗎!」阿奇爾額頭冒汗、雙頰漲紅的忍著。

「喔?是嗎?」瓦爾特對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嚕咕嚕地喝著。

「啊!這水真是清涼好喝!」他發出一聲滿足地讚嘆,「又解渴又消暑,冷水滑入喉嚨裡的時候,那真的是──」

「死老頭,快點把水壺給我!」阿奇爾額爆青筋的跳起身,他已經忍耐到極限了。

當他伸手想搶水壺時,瓦爾特硬是不給。

「臭老頭!你想打是嗎?」抓著大劍,阿奇爾氣沖沖的罵:「要是再不將水壺交出來,我就劈了你!」

「請、請冷靜一點。」波奇慌張的勸阻,「我、我現在就去拿水來,請兩位不要打架。」

「不准拿!要是你給這個臭小子水,老子就揍扁你!」瓦爾特威脅的道。

「怎、怎麼可以這樣……」

「快點給我水!」揪著波奇的衣領,阿奇爾發出怒吼:「要不然我就砸了你的店!」

他的喉嚨就像有一把火在燒,已經辣到快要噴火了!

「我、我……」左右為難的波奇,臉上充滿驚恐,眼中還有淚水打轉。

「吵死了!用餐的時候可不可以安靜一點啊?」女生的責備聲出現,幾個人這時候才注意到,店內的角落處坐著一名金髮少女。

她插著腰,表情十分不滿。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