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季薰準時抵達佐˙司魂院。

「我先帶妳參觀環境吧。」玹澄楓領著她到處走動,讓季薰能熟悉往後的工作場所。

「……所以說,我的工作就是銷售員,當客人打電話採購或是在網路下單的時候,我要彙整資料、列印出貨單,並在送貨員抵達前將貨物包裝完畢出貨,這樣就行了?」,聽完玹澄楓解說的工作內容,季薰確認的重覆一次。

「沒錯。」玹澄楓點頭回道:「另外,有些客人會直接到我們這裡買東西,這些事情通常是小彌跟其他人負責,不過要是客人很多、或者剛好有進貨需要清點,人手不足的時候還是要請妳幫忙一下。」

「嗯,我知道了,沒問題。」

了解工作概況後,季薰隨即坐在電腦前,瀏覽網頁上是否有客戶下單訂購貨品。

「嘩,訂單還真多。」看到網頁上十多張訂購單,季薰連忙將單子印出。

「觀落陰用的陰界遊覽卷五十張、十二歲以下小孩專用收驚用符咒兩百張。」

「驅魔香環三十盒、護身符十包、清靜咒十包……」

「姻緣紅線七十束、財運符咒一百張。」

「開運吊飾兩百組、健康加持襪子兩百雙、招財金元寶七十組……」

一邊對照訂單上的產品資料,季薰一邊將商品收到小箱子裡,清點無誤後,她將一個個箱子封箱包裝,堆疊在送貨區。

才剛忙完一批貨,景泱的叫喚聲隨即傳來。

「季薰,新的一批貨送到了,我要去點貨,妳去幫小彌結帳。」

「喔,好。」

季薰連忙跑向前門的店鋪,卻在跑到一半時被喊住。

「妳要去哪裡?不是前面的店面啦!想也知道,這些東西怎麼可能會擺在那邊。」景泱直接朝她衝來,拉著她往佐˙司魂院的側門跑去。

不同於正門店舖坐落在大街上,側門的店面位於一條寧靜的偏僻小巷,店裡擺著紙紮的童男童女、紙糊的汽車、房子以及各式各樣的符咒、紙錢,大體上跟一般的金紙店差不多。

「原來這裡還有另一個店舖啊?」季薰訝異的問。

「廢話,能賺錢的生意誰不做?」景泱沒好氣的回道。

環顧四週,店舖的裝潢古樸而且陳舊,就像是開立了數十年的老店一般。

像這樣的店鋪,照理說應該是安安靜靜,或者是播放著佛經樂曲,然而,這裡卻是異常吵鬧,除了電視傳出的喊叫聲響之外,還有一名少女的吼叫聲。

「上啊!打!給他一記直拳!右鉤拳!」少女緊盯著拳擊節目,情緒激動的又叫又跳。

少女年紀看起來跟季薰相仿,一頭漂亮的粉紅色長髮紮成了辮子,隨著她激烈的揮拳動作甩動,雙瞳的顏色是比髮色還要再深一點的粉紅色調。

她的服裝十分奇特,上半身是改良式寬袖短袍,上頭有奇異的圖騰花色,手上帶著黑手套,上頭還綴有皮鏈裝飾,下身的裝扮則是極短的黑色皮褲、高筒長靴,另外再綴以皮鏈、金屬飾品作為裝飾,整體風格十分特殊與前衛,跟這間古老的店舖完全不搭嘎。

漂亮,是少女給人的第一印象,儘管看起來就像是個時髦且平凡的女生,但,季薰卻感覺到對方擁有強大的氣場,如同火焰般驚人的熱力聚集在女孩四周。

「幹嘛呆站著?還不快去幫忙!」景泱催促道。

「幫什麼忙?」季薰困惑的四下張望,「這裡又沒有客人。」

「樓上。」景泱踩著位於門邊的木造樓梯,「咚咚咚」的往上跑。

跟一樓的店面完全不同的光景,二樓聚集了滿滿的人潮,有些人站在結帳區等待結帳,有些人則是拿著提籃,像是買菜一樣的挑選商品,有時還會相互交換使用心得。

「請問一下,前世鏡的使用卷放在哪邊?」

「在第二排走道,最後面。」

「小姐,月老的姻緣紅線還有嗎?這邊剩下兩束。」客人抓著剩餘的紅線詢問:「我要買十束。」

「有,請等一下,我馬上請人拿過來。」

「我要黃泉列車車票八十張。」

小彌跟幾名鬼差們忙得不可開交,恨不得身上有三頭六臂可以加快工作的速度。

「嘿!我幫你們找幫手來了。」景泱朝他們喊道。

「太好了!我快要累死了。」鬼差們開心的喊。

「感謝啊~~你們來的真是時候!」

「……」相較於其他鬼差的熱烈歡迎,小彌卻是頭一低,急忙轉身結帳。

小彌她究竟怎麼了?儘管對她疏離的態度感到不解,現在時機也由不得季薰多想,她快步走到櫃檯,幫忙客人們結帳與包裝貨物。

「季薰,倉庫那邊忙著盤點進貨,沒有人可以幫忙送貨過來,可以請妳過去拿一下嗎?」鬼差將缺貨的清單遞給她。

「好。」

抓著清單,季薰快步跑向倉庫,在她抵達時,倉管人員已經將清單上的商品堆疊在門口。

「還真多……」望著小山似的箱子,季薰想也不想的喚出式神,讓它們幫忙搬運。

然而,當式神搬著貨物來到側門的店鋪入口時,卻像是遭受阻礙,一個個消失不見,只剩下掉落的箱子堆疊在地上。

「咦?怎麼會……」季薰訝異的左右張望,這才發現角落處設有斷絕一切法術的結界。

「為什麼要設這種結界啊?」季薰垮下臉慘叫,在這種情況下,她只能苦命的一箱箱搬進去。

來來回回跑了數趟,好不容易她才將「大部分」的貨物搬到二樓。

「累死了。」

坐在樓梯口,她以手背拭去額上的汗水,連續跑了十幾趟樓梯、不停的彎腰搬重物,讓她覺得雙腿發軟、腰背部有些酸痛。

「這些是樓上要用的嗎?」先前見到的粉紅髮色少女,指著放在下方樓梯口的貨物問道。

「對。」

「我幫妳拿上去吧。」

她將箱子一個個堆疊起來,全數堆疊整齊後,十多個箱子少女一口氣全數拿起,不費吹灰之力,彷彿她只是拿著一堆空箱子般。

「呃……需要我幫忙拿一些嗎?」儘管對方看起來遊刃有餘,基於禮貌,季薰還是開口詢問。

「不用。」少女緩步走上樓梯,將手上的箱子跟其他貨物擺放在一起。

「謝謝。我叫做季薰。」藉機,她向對方自我介紹著。

「納羅。」少女朝季薰回了一個美麗的微笑。

「季薰,可以請妳幫忙將商品上架嗎?我們這邊走不開。」鬼差央求道。

「好。」季薰才想將行動,那名少女卻制止了她。

「妳去幫他們結帳,這邊交給我。」

沒有使用刀子或其他器具割開箱子上的封箱膠帶,納羅隨手一拉一扯,紙箱口就被撕開一個大洞。

見對方手腳俐落、動作熟練,季薰便將上架的工作交給納羅,自己快步走向櫃檯,幫忙結帳與包裝商品。

「小姐,請問一下,這裡還有天兵天將的召喚符咒嗎?」一名年輕男子走到納羅身旁詢問。

「……」沒有理會,納羅繼續忙著手邊的事情。

「那個……那位客人,你要的召喚符咒在第四排的架子那邊。」鬼差面色尷尬的朝他喊道。

「喔,謝謝。」對方朝小彌點點頭,但是並沒有就此離去的意思。

「小姐,妳好,我叫作林XX,是張天師的弟子,我想跟妳做個朋友。」男子笑容可掬的對納羅說道。

「……」忙著上架的吶羅,依舊沒有理會對方。

「那位客人……」另一名鬼差跟著出現著急神色,「要是你找不到東西,我可以請人幫你拿。」

「沒、沒有,我只是有事情要跟這位小姐聊。」

停下手,納羅緩緩的起身。「你剛才一直叫『小姐、小姐』……是在叫我?」

「是啊。」對方笑嘻嘻的點頭,「雖然這麼說妳可能不相信,可是我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像妳這麼漂亮的人。」

「真是感謝你的讚美。」納羅嘴角有些抽蓄的說道。

「妳是這邊的員工嗎?怎麼我前幾次來的時候沒見到妳?妳應該還是學生吧?是高中還是大學生?」

「糟糕了……」眾鬼差們神色慌張的退了退。

「糟糕?」季薰無法理解的皺眉。

還沒來得及詢問,納羅響亮的怒罵聲,如同五雷轟頂般,直接灌入眾人耳中。

「臭小子!你說什麼?欠揍是不是啊你!」

天啊,好大的聲音。季薰難受的摀著耳朵,有那麼一瞬間,她還以為自己的耳膜要被震破了呢!

「小、小姐,妳、妳不要激動……」搭訕的男子被納羅的音量震退數步,臉色發白的靠在牆壁上。

「姐什麼姐!你的眼睛是不是要挖下來洗一洗?老子是男的!男的、男的、男的!」

伴隨著這番罵人的話,室內突然颳起莫名的狂風,將眾人跟商品吹得東倒西歪。

「『她』……是男的?」季薰訝異的詢問。

「嗯。」鬼差尷尬的苦笑,並附在季薰耳邊小聲說道:「雖然他長的很漂亮,但是納羅的確是男生。」

說到漂亮二字,鬼差還刻意壓低了音量,生怕納羅聽見。

「小、小姐,妳、妳不要生氣,我沒有惡意。」不知道是不是被嚇傻了,那名搭訕的男子依舊喊著「小姐」二字。

「靠!」納羅直接朝對方豎起中指,「你這個死人類是聾了還是沒有腦袋?老子說的話你沒聽見嗎?老子是男的!」

如同響雷一般的吼聲、龍捲風般的龐大氣場,將那名男子給擊倒在地。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小姐……」伏在地上,對方發顫的求饒,只是他嘴上的稱呼依舊沒有更正。

「你是故意的嗎?一定是故意的吧!你想要被老子挖出眼睛嗎?還是要老子一把掀了你的頭殼,看看你的腦漿還剩多少?」

隨著納羅的怒火上升,室內的溫度也逐漸升高,納羅身邊的氣場逐漸聚形,出現如同金色火燄般的模樣。

「納、納羅,不可以殺人,不可以!」小彌緊張的大喊。

「納羅大人,請息怒啊、千萬不要動氣!」

「納羅大人,要打你就將他拖出去打,我們是無辜的啊~~」沒良心的鬼差如此喊道。

「是啊、是啊,不用為了他一個人,殺了我們全部啊!」

「納羅大人,有事弟子服其勞,要圍毆他不用弄髒大人的手,大家隨便踹他幾腳就能讓他送醫院,你、你千萬不要出手啊……」

對於這番制止的發言,納羅全然沒有聽入,陷入暴怒狀態的他,滿腦子只想著要揍扁眼前這個不長眼的混帳!

「我該從那邊下手呢?先將你的舌頭割掉好了,然後再挖出你的眼睛……」

「慘了,納羅已經失去理智了。」鬼差們苦悶的慘叫。

「逃!快逃!」

「要逃去哪裡啊?這裡唯一個出口就是樓梯!」

而樓梯口卻剛好被納羅擋住了!

「為什麼這裡不多設一個逃生出口啊~~」眾人再度慘叫。

「找掩護!大家快找掩護!」

不知道是誰喊的話,就在這聲令下後,小彌縮著身體躲在季薰身後,店裡的店員跟顧客們也各自找尋庇護的場所,窩牆角的窩牆角、躲櫃子的躲櫃子,有些人甚至還想鑽到垃圾桶裡去。

「季薰姐姐,拜託妳將納羅帶走,不然等一下這裡就要被他給毀了。」小彌拉著她的手央求。

「我?我怎麼可能……」應付這種情況啊?季薰困難的嚥了嚥口水。

「妳可以的,我相信妳可以。」一旁的鬼差信心滿滿的點頭。

「你們是哪裡來的信心啊?」季薰臉冒黑線的問。

「要是連妳都沒辦法,我們就更不用說了。」鬼差苦悶的回應。

「快點去吧,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一名身穿道士服的中年人催促著。

「這位小姐,妳不要再猶豫了,這裡有一堆人的命等妳出手救援啊。」

那為什麼你們不來救?你們是有領牌的道士耶!季薰不滿的咕嚷著。

儘管沒有把握,季薰還是硬著頭皮衝上前,一把抓住納羅的手,在他打算動手掙扎時,她飛快對他下了定身術,讓他無從反抗。

「快,趁現在快帶他出去!」

幾名鬼差一擁而上,七手八腳的將納羅給扛了出去。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