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幾天,決心更投入湘北女籃的紅葉,開始積極地參與練球,早上將早餐往流川楓桌上一丟就跑去進行晨練,中午也跟學姐們一起用餐,拋棄了流川楓,下午的練習結束後,她還會留下來跟學姐們進行三對三或一對一的對練,有時候也會與學姐們討論戰術。

也因為這樣,她連續好幾天沒有去男籃社,變成安西教練前來接她一起回家。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數天後,某天,流川楓突然在中午下課前跑到她的教室,無視課堂上老師的勸阻,拎著紅葉跑到天台,強迫她陪自己一起吃飯,還跟她定下了一定要一起吃午餐的約定。

無可奈何之下,紅葉只好退出與學姐們的午餐約會。

雖然有一段時間沒去男籃社,但那邊的一些消息她還是知道的,女籃社的消息傳遞可遠比男籃社靈通許多,儼然像是學校的情報交流站。

從日吉亞衣、小川明日香兩位學姐口中,紅葉知道住院的宮城良田已經回到學校、重新歸隊,又聽說他一開始跟櫻木花道起了爭執、大打了一場,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的感情變好了,現在還稱兄道弟的一起進行訓練。

「男生的友誼真是奇怪。」紅葉笑道。

「不好了、不好了!」朋子神色慌張地跑入體育館內。

「怎麼啦?」

「不要急,慢慢說。」

「剛、剛才有四台摩托車騎入校園,擋住大門不讓我們的學生放學,那些人看起來很像混混,大概有七、八個人,他們在打探男籃社的事情,現在跑到舊體育館那邊鬧事了!」

「什麼?」

「有通知老師了嗎?」小松胡桃追問。

「有、有人去說了。」

「這下可糟了,地區預賽就要到了,要是男籃的人跟他們打起來,是會被禁止出賽的啊!」

「學姐,我去看看。」一想到男籃那兩個問題兒童,紅葉不免擔心起來。

「小心點,要是發現情況不對,立刻逃跑。」小松胡桃叮囑著。

「嗯,我知道。」紅葉快步朝男籃社的方向跑去。

當她抵達體育館時,正好見到流川楓滿頭是血的被人揍著,連衣服上也染了血跡,而二年級的安田倒在地上,鼻子不斷流血,除了這兩人之外,還有一位紅葉沒見過的卷髮男也是鼻青臉腫。

「全給我住手!」紅葉衝上前,一腳將正在打流川楓的流氓踹倒。

「這裡是怎麼回事?你們是誰?」她擋在流川楓前方,目光凌厲的瞪著對方。

「呦?怎麼突然冒出個女的?個性挺潑辣的嘛!」一個缺了門牙的長髮男笑著,他身上同樣穿著湘北的制服。

「這女人合我胃口,把她交給我吧!」另一名長捲髮、膚色黝黑,穿著紅色背心的男子笑道。

「呵呵,這可真是有趣吶!」紅葉才想動手,卻被流川楓一把抓退。

「流川楓,你……」

「退下。」不容反對的口吻。

流川楓走向剛才揍他的那人,朝對方的肚子狠揍了一拳,而後又往臉頰揮出一記勾拳,那人被撂倒了。

「白痴。」

「喂喂,你這樣好嗎?你出手打人是會被禁賽的。」紅葉身上沒有手帕,乾脆脫下運動外套,拿它來替流川楓擦血。

「妳也是。」流川楓看著她回道。

「我?我們女籃可不缺我一個。」紅葉笑了。

「我想看妳上場。」

「那上次我們跟陵南的練習賽,你怎麼沒來看?」她不滿的回嘴。

「……睡過頭。」

「哼!」

「下次會去。」

「……」

「妳叫我起床。」

「喂……」

「聊夠了沒有?」缺門牙的長髮男打斷兩人的談話,「你出手了,現在你會被禁止出賽,你們會被取消參賽資格!哈哈哈……」他得意的笑著。

「碰!」流川楓往他的臉頰揍了一拳,同一時間,紅葉則是揍向對方的腹部。

「呃啊,怎麼連紅葉也……」男籃社等人額冒黑線。

「那、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宮城良田錯愕的問。

「她是安西教練的孫女。」安田介紹著。

「湘北的魔女。」櫻木花道接口說下,「千萬別惹到她,那傢伙很恐怖的!」

「……我離開籃球社太久了嗎?」宮城良田額冒黑線,為什麼好像一切都變了?

「快、快阻止他們啊!要是再揍下去,那人就死定了。」木暮不安的叫著。

「住、住手!流川,住手!」宮城良田急忙衝上前去。

流川楓一把抓住長髮男的頭,「是這個傢伙的錯。」

「嗯嗯,的確是他的錯。」紅葉點頭附和。

「混帳!」長髮男的夥伴想上前制止,卻被紅葉一腳撂倒了。

「現在還沒輪到你們,全都給我安靜的等著。」她瞇起雙眼,周身殺氣騰騰,「敢在球場上鬧事,你們就要做好下地獄的準備!」

「……」被她這麼一瞪,那些混混們全都退了幾步。

「好、好驚人的氣勢啊……」男籃社等人再度確信了一件事──絕對不能惹火紅葉!

「好耶!魔女大姐!上啊!揍死他們!」櫻木花道惟恐天下不亂的喊。

「……」紅葉無奈的聳肩。

「對不起。」流川楓放開了抓著的混混。

「混帳,早就鬧大了!」那混混甩了上前攔阻的彩子一巴掌,將她打倒在地。

見到喜歡的人被打,一直隱忍的宮城良田撲了上去,發火地狠揍對方。

流川楓上前攔住了要來幫忙的混混,卻被背心男給一拳揍倒。

「下一個。」對方挑釁的笑道。

「流、流川楓!」紅葉急忙趕到他身邊,檢查他的傷勢。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背心男又踹倒了一個男籃社的成員。

「再下一個!」

「我來當你的對手,如何?」紅葉讓其他人將流川楓搬到旁邊安置,緩緩站起身,來到對方面前。

「石井!快點將門窗關起來,連窗簾也一併拉上,快!」木暮下令道。

「呵呵,脾氣夠嗆,我就喜歡妳這種女人。」背心男舔了舔嘴唇,笑容猥瑣。

「喂,魔女,打架是男人的事,妳閃邊去。」櫻木花道擋在她身前。

「滾開。」紅葉一腳將他踢到別處,「那幾個混混交給你,這個男人,我要親手宰了他,把他的骨頭一根根折斷!」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生氣了。

場上的混戰很快就開始了,在一陣激烈的混架後,宮城良田被撂倒了,櫻木花道被揍了好幾拳,全身是血,紅葉的嘴角被打破,白皙的手臂全是瘀青,被衣服蓋住的地方也隱隱作痛。

然而,對方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混混只剩下兩人,紅背心的那人被紅葉踢斷三根肋骨,臉也被打得鼻青臉腫,鮮血淋漓。

「死女人,看來我不應該對妳手下留情。」背心男被激怒了,他朝紅葉的腹部狠狠揮出一拳。

紅葉雙手交叉防禦,腳步也跟著往後跳開,減緩攻擊力道,但整個人還是被打飛了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後,又滑行了數公尺。

「紅葉!」彩子等人擔心的尖叫。

「咳、咳咳、咳咳咳……」紅葉趴在地上,狼狽地咳嗽著,吐出了幾口鮮血,直接承受對方拳頭的手臂已經腫了起來。

「喂!魔女,妳沒事吧?」

「還好,手沒斷。」她緩緩翻轉過身,吃力地撐起身體。

「真是的,就說打架這種事情不適合女人,妳就乖乖坐在那邊吧!」櫻木花道埋怨道。

「流、流川楓!」彩子等人的驚呼聲緊接著傳來,昏迷中的流川楓,再度站了起來。

「流川?」紅葉瞪大眼睛看著他。

不會吧?那小子都流那麼多血了,剛才好像還被打中了太陽穴,現在還要逞強嗎?

流川楓的目光環視場內一圈,在對上紅葉的雙眼後,他像是鬆了口氣的露出笑容,而後搖搖晃晃地朝她走來。

「笨蛋!」紅葉快步朝他跑去,在他倒下時順利接住了他,兩人雙雙跌到地板上。

「流川、流川楓!你沒事吧?」看著緊緊抱著自己腰部的他,紅葉擔心的問。

「……」沒有回應,他已經再度暈倒了。

「這個傢伙,真是亂來。」紅葉無奈的扶額。

調整了下姿勢,她坐起身,讓流川楓枕在她腿上,順便趁這機會檢查他頭上的傷口。

還好,血已經止住了。紅葉慶幸的呼出一口氣,要是他再繼續流血,恐怕就會因為失血過多、危及性命了。

「呦呼~」

體育館上方傳來高宮望的聲音,吸引了場內眾人的注意。

還沒找出他的位置,身材圓胖的他就拉著繩子,像泰山一樣地從二樓盪下,落在櫻木花道身上。

「啊咧?明明應該要帥氣的降落的,怎麼會這樣?」

「死胖子,你快點從我身上下來!」櫻木花道快被壓扁了。

在他出現後,櫻木軍團其他三人也跟著在二樓看台現身了。

「正義的一方登場了!」水戶洋平笑道:「紅葉大姐,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

三人拉緊繩子,從二樓跳下,順帶踢倒了重新站起的幾名混混。

「既然要打,那就要狠狠的揍,最好讓他們住院半年,千萬不要放水啊!」紅葉朝他們笑著。

「遵命!」

「碰碰碰碰……」關緊的大門傳來搥打聲,「你們在裡面做什麼?為什麼把門關上了?」教師的聲音從外頭傳入。

「看來要快點解決了。」水戶洋平等人走向混混們。

接下來又是一陣混戰,打架的拳頭聲伴隨外頭老師的敲門聲與喊話聲,聽起來還真是有一種相當奇特的惡趣味。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