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哭喊著死都不要再搭綠皮小怪開的車,但,當克莉絲汀獲知蜜亞與小怪們前去賣場採購物品後,竟將家裡的採購事項丟給她負責。

歷經一次又一次精采刺激的玩命飛車冒險,蜜亞從一開始緊抓安全帶、神經緊繃的大聲尖叫,到最後竟然也逐漸習慣,甚至還能在車上跟他們談笑風生,一邊吃東西、一邊幫忙進行指揮。

小孩子的可塑性真強。小怪們感嘆的寫下這句話。

「克莉絲汀,我們回來囉!」提著大包小包採購品進門,蜜亞朝裡頭嚷著。

在這裡待了幾個月,蜜亞總算了解她的「老師」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克莉絲汀不僅不會煮飯、打掃,用過的東西更是隨處亂丟,每當要用到某樣物品時,她跟綠皮小怪們總是要將整個房子翻找過一遍。

若要說到整理環境,綠皮小怪可說是十分擅長,但,偏偏他們對「收納」這個詞彙有另一種理解,對小怪們來說,同樣的東西堆疊在一起,就等於已經收納整理完畢,也因為這樣,克莉絲汀的屋子裡總是堆放著成疊的東西。

無可奈何之下,蜜亞只好著手協助物品收納,日子久了,她竟然不知不覺成了克莉絲汀的助手,包辦這個家裡的大小事。

「你們回來的正好,我肚子餓了,有幫我買早餐嗎?」穿著一襲絲質睡袍,克莉絲汀懶洋洋的坐在沙發處,在她正對面有一名男子正襟危坐,眼神有些尷尬的盯著地面。

「咦?有客人啊。」將早餐放在桌上,蜜亞皺眉瞧著她,「克莉絲汀,有客人在,妳怎麼穿著睡袍?」

「他要走了,送客吧!」克莉絲汀打開裝有早餐的紙袋,拿出生菜三明治跟黑咖啡。

「克、克莉絲汀榮譽顧問,請妳再考慮一下吧!」膚色為灰藍色的男子一臉著急。

「不要。」篤定的回絕,克莉絲汀大口咬著三明治。「唔,這個三明治真好吃,哪邊買的?」

「木熊他們餐館做的。這位先生要喝茶還是咖啡?」蜜亞客氣的詢問。

「呃,都可以。」男子抹去額上的汗水,「榮譽顧問,您有好多次會議都沒有參加,這次的會議很重要,書記長交代一定要請妳到場。」

「我現在正在休假,難道他沒看到我的假單?有什麼事情等我放假完再說!」抹抹嘴,克莉絲汀開始品嚐咖啡。

「這個恐怕沒辦法。」他面露苦澀,「可不可以請您將假期縮短一點?」

「縮短?」瞪著眼,克莉絲汀音調上揚一些,「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久沒有放假?每天睜開眼就是出差、出差、出差,本小姐也需要放鬆、約會、休息,為什麼你們老愛找我參加那些枯燥的會議?知不知道壓力會讓女生老化加速?」

「對、對不起。」對方隨即低頭道歉,「我知道榮譽顧問很辛苦,我們也能夠體會您的辛勞,只是最近那些邊緣部落動作很多,半個月前薩格爾德跟阿遜特打起來了,本以為只是像以前一樣稍微打打就沒事,誰知道他們這次戰火越演越烈,總部派出不少小隊……」

「停。」克莉絲汀制止他接續說下,「我說過,我正在放假,有事等我結束休假再說。」

「那裡怎麼可能撐到妳休假結束。」哭喪著臉,他顯得極度沮喪。「如果可以撐三年,我也不會來這裡煩您。克莉絲汀榮譽顧問,您真的不將假期縮一下嗎?再怎麼說,一次請假請三年,未免也……」

「三年?」蜜亞詫異的瞪大眼。「妳請假請這麼久?」

「我這也是為了妳啊。」克莉絲汀將事情推到她身上,「之前不是說了嗎?我既然收妳當學生,就會全心全意教妳,那些瑣事當然就沒時間管了。」

……妳哪有教我東西?不就是成天都在玩電動而已嗎?蜜亞想反駁,卻又礙於有客人在場,要為她顧全面子。

「原來這位是您新收的學生?」聽見這項消息,那人喜出望外的笑了,「妳好,我叫做傑克,請問尊姓大名?」

「蜜亞。」蜜亞伸手與他回握。

「蜜亞,真是不錯的名字,年紀輕輕,竟然能成為榮譽顧問的學生,肯定天賦極為驚人。」

向蜜亞恭維一番後,傑克又將話題轉回克莉絲汀身上。

「從榮譽顧問這裡畢業的學生,在各方面的成績都是有目共睹,同時也是我們聯盟不可或缺的人才,先前榮譽顧問說不打算再收學生時,聯盟真的十分擔心,雖然我們本身也有進行成員培訓,但是素質方面還是……」

「說那麼一堆做什麼?」克莉絲汀不耐煩的揮手,「我收學生可不是為了讓他們加入聯盟,他們在我這裡學了東西,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麼就作什麼,我可沒限制他們,誰規定學了東西一定要忙東忙西、為聯盟出生入死?」

「是、是,這樣說也是,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規劃。」他打哈哈的陪笑,「對了,最近因為爭亂太多,我們損失了不少成員,如果您願意,其實我們有不少新手成員表明想跟您學習。」

「不要,我為什麼要將時間浪費在他們身上?」斜睨他一眼,克莉絲汀豪不客氣的道:「聯盟想省教師費也不是這樣省的。」

「當然不是為了省錢。」傑克澄清著,「再說,要是真的請到您來任教,聯盟肯定會高薪聘請,絕不會讓您吃虧。啊,話題似乎扯遠了,克莉絲汀榮譽顧問,我知道您現在正在休假中,不過明天的會議真的很重要,還是請您撥空參加,拜託您了。」

請託時,他甚至起身向她鞠躬行禮,就差沒有下跪哀求。

「不要、不要、不要,你是要我說幾次?一大早將我吵醒,本小姐心情已經夠差了,現在還死纏著我,信不信我咒殺你?」克莉絲汀手一揚,指尖泛出黑色光芒。

「對、對不起,請原諒我。」傑克撲通一聲下跪,苦著臉哀求,「我、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啊,上頭說,要是我今天還是沒辦法請妳去參加會議,他們就要將我降職,讓我去當清潔工,我、我加入聯盟為的是要拯救弱勢族群,雖然我沒什麼能力,但我也想要為他們出一份心力,就算我的職位不是很起眼,可是我是真心喜歡這份工作,我不想要被調職!」

「那又如何?」克莉絲汀不以為然的笑笑,「就算會被調職,那也是你的問題,自己的麻煩自己解決,本小姐可沒空管那麼多。」

「是、是,很抱歉。」

「聯盟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蜜亞詫異的嚷嚷:「就算克莉絲汀不去開會,要罰也是應該懲罰她啊,怎麼會懲罰你?」

「是、是啊,我也覺得很無奈,突然被派遣了這份工作,啊,我不是不想見到克莉絲汀榮譽顧問,我很崇拜您,真的,只是在這種情況下碰面,任誰都會覺得有壓力……」他無奈的嘟嚷著。

「真奇怪,我記得聯盟不會拿這種事情壓人才對。」克莉絲汀托著下巴,皺眉苦思。「我打個電話問問,看看內部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制度會變成這樣。」

「不、不用了!」聽到她要去電詢問,傑克嚇出一身冷汗。「怎、怎麼好意思為了這點小事麻煩您,也、也許是我說的誇大了,我想我的上司應該也只是嚇唬我,不會做出這麼無情的事情。」

「苦肉計?」克莉絲汀神情一轉,露出狡詐的笑容,「說謊之前,最好先確定一下,這個招式之前有沒有人用過喔!」

「是,對不起,我錯了,請您原諒我。」他抹去額上冷汗,尷尬的坐立難安。「我、我這也是逼不得已的,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方法可以說服您參加會議。」

「說服人最基本、最有效的方式就是『誠意』。」克莉絲汀輕笑道:「想讓我答應的話,就展現你的誠意給我瞧瞧。」

「當然,我一定會好好表現,只是……不知道榮譽顧問希望我怎麼做呢?」傑克戰戰兢兢的問。

「他們會跟你說。」克莉絲汀彈彈手指,綠皮小怪們團團包圍住他,將清掃用具全塞到他手中。

「這……要我清掃嗎?」傑克面露猶豫。

「你瞧不起清掃的工作?」克莉絲汀冷哼一聲。

「不、不,能夠為榮譽顧問做這些事情,我感到很榮幸。」傑克諂媚的道。

「那就加油吧!我跟蜜亞還有事情要忙。」克莉絲汀起身往樓梯走去,「蜜亞,教學時間到了,快上來。」

「好。」蜜亞快步尾隨其後。

…這算是哪門子的教學?坐在電腦前,蜜亞打開電腦桌上的喇叭與麥克風,連線進入遊戲。

今天是他們公會的例行出團日,如果是以往,一到約定的時間,大家都會準時出現,然而,今天公會的線上成員卻是異常冷清。

才剛現身公會頻道,蜜亞立刻被抓進團隊裡。

「麥克風測試、麥克風測試,一、二、三。」渾厚、帶著點滄桑的男子嗓音從喇叭傳來,「我的朋友,克莉絲汀、小蜜亞,早安。」

「圖阿納,早安。」蜜亞禮貌的回應。

「人都到哪裡去了?」克莉絲汀懶洋洋的發問。

「不知道。」公會的牧師莉莉亞回道:「今天真的很奇怪,就算是在年末聯盟事情最多的時候,線上成員也不至於這麼少。」

「應該是在開會吧!」法師威廉似乎知道箇中原因。

「你知道發生什麼事?」莉莉亞好奇了。

「身為榮譽顧問,有些事情還是不要知道太多會比較好。」克莉絲汀意有所指的道。

「是啊,知道越多,就會越累。」威廉附和的輕笑。

「了解。」

「啊啊啊!我被咬到了!被咬到了!」花圃處傳來傑克的慘叫,「我中毒了!這是有毒的對吧!是有毒的對吧!」

「被咬到了嗎?」蜜亞擔心的探出窗口查看,「冰箱第二層有解毒劑,白色的那瓶!」她朝他喊道。

「誰啊?誰中毒了?」聽到騷動聲,莉莉亞困惑的發問。

「克莉絲汀那裡似乎有個不幸的人啊。」圖阿納朗聲笑著。

「喔?是誰是誰?」莉莉亞好奇心大起。

「一個笨蛋。」克莉絲汀咯咯的笑著。「早上聯盟派他找我去開會。」

「妳要去?」莉莉亞追問。

「誰知道呢?」她依舊笑著。

「克莉絲汀,我的朋友,妳已經做太多、太多了,還不打算放下嗎?」圖阿納好意勸著。 

「聯盟有四位榮譽顧問,其中三位跑的不見蹤影,就剩下我。」克莉絲汀苦笑,「你要我怎麼放下呢?」

「我可沒跑,他們不來找我,我也沒辦法。」威廉澄清道。

「要是我、我也絕對不會去找你。」莉莉亞笑著揶揄。「你住的地方那麼冷,去你那裡當冰棒嗎?」

閒聊中,其他公會成員陸續上線了。

「累死了。」

「好累。」

一加入隊伍裡,此起彼落的哀號聲響起。

「那兩個死蟲族真的很煩人!」隊員不滿的報怨,「如果可以我真想去他們的地穴裡丟炸彈!」

「同感。」另一人有氣無力的道:「要不是他們已經嚴重干擾鄰近國家,我還真不想理他們。」

「好了,不要閒聊,快點進入副本吧!」克莉絲汀催促道。

「啊,報告女王會長,我等一下要出差去前線,副本沒辦法去了。」

「我也是。」

「我是明天早上出發。」

「幾位榮譽顧問有聽說薩格爾德跟阿遜特的事情嗎?」有人突然發問。

「應該有聽說吧?」他們還沒回應,有人就自顧自接下話,「這件事情在裡世界鬧很大耶!」

「為了這兩個爬蟲類,我們軍務處開了三天三夜的作戰會議,所有人都被搞得焦頭爛額,差點沒爆肝身亡。」

「薩格爾德、阿遜特!你們到底要吵到什麼時候啊!」

「這兩個爬蟲族經常在吵,有必要為了他們開會嗎?」莉莉亞感到不解。

「因為他們這次搞大了。」威廉語氣悠哉的回道:「半個月前薩格爾德突然偷襲阿遜特,在雙方邊境大肆破壞,阿遜特非常生氣,也跟著跑去偷襲他們的村莊,後來事件越鬧越大,最後兩邊就向對方宣戰。」

「……好像小朋友的爭吵。」蜜亞臉冒黑線。

「蟲族本來就很幼稚。」克莉絲汀輕笑道。

「女王會長,我們需要妳~~」有人突然大喊出聲。

「對啊!女王會長,請妳上陣指揮吧!我不想要上前線一、兩個月才能回家啊!」

「回的來還好,就怕回不來。」圖阿納笑笑的回道。

「圖、圖阿納先知,請不要說這麼恐怖的話。」

「是啊,請賜予我們祝福,不要給我們上詛咒。」

「怎麼,你們對詛咒有意見嗎?」克莉絲汀促狹的笑著,「就算是詛咒,我也可以詛咒你們長命百歲、身體健康、任務順利!」

「哈哈,這麼棒的詛咒,我們當然非常樂意接受。」眾人大笑著。

「請女王順便詛咒我們,這次的任務能夠快點解決,我們可以早早回來!」

「啊啊──不要追我!不要咬我的頭!」傑克的慘叫聲再度傳出。

「什麼聲音?」

「誰叫的那麼慘?」隊伍裡紛紛有人詢問。

「克莉絲汀,妳到底對那個可憐人做了什麼?」圖阿納笑問。

「我不是好端端坐在這跟你們聊天嗎?哪有可能對他做什麼。」克莉絲汀笑嘻嘻的回答。

「我去看看。」蜜亞跑向窗邊,發現花園裡的石像怪、骷髏動物們正追著他跑。

「欸!你們不要捉弄那個人,無聊的話去玩球!我不是有買球給你們玩?」她朝怪物們大喊。

然而,怪物們完全不理會蜜亞的話,依舊追著傑克身後跑。

「喂!你們再這樣,我要生氣了喔!」她恐嚇著。

「他們只是在逗他玩,不會傷害他,妳就讓他們玩玩吧!」克莉絲汀將她拉回。

「啊,糟糕,我快來不及準備行李了,抱歉,我先下線了。」

「我也是,改天見。」

幾個人紛紛登出遊戲,線上人數瞬間少去一半。

「現在怎麼辦?還要打副本嗎?」莉莉亞確認的詢問。

「當然。」克莉絲汀回的篤定,「不夠的人數就找路人吧!」

待她們打完副本、結束所有行程,時間已經是晚上。

「札克應該快下班了吧?」克莉絲汀將電話塞給蜜亞。「跟他說我肚子餓了,叫他快點過來煮飯。」

自從蜜亞到這邊學習後,每回札克前來接她時,總會被迫下廚煮晚餐(雖然他自己吃的最多),久而久之,晚上三人一起用餐,這似乎成了一種慣例。

「肚子餓先去吃布丁,我早上還有買一些餅乾。」蜜亞不打算打這通電話,但,電話鈴聲卻在此時適時響起。

「妳好,這裡是克莉絲汀的住家。」蜜亞報上了克莉絲汀的名號。

「蜜亞,我是札克。」話筒一端傳出倉卒的聲音,「我現在要出差,短期內不會回來,這段時間妳就住在克莉絲汀家裡吧!就這樣了。」

交待完畢,札克便掛了電話,蜜亞連詢問出差地點的時間都沒有。

「誰啊?」見蜜亞抓著話筒發呆,克莉絲汀挑眉詢問。

「札克,他說他要出差一段時間,要我先住在妳家。」蜜亞簡短將札克的話告知。

「這時候去出差……大概就是去『那裡』了吧!」克莉絲汀直接聯想到今日聊的事件。

「那邊會很危險嗎?」蜜亞有些擔心。

下午聽到那些人的哀號慘叫,雖然他們看來像是開玩笑,可是語氣中的無奈感卻也十分濃厚。

「就跟打副本一樣,默契很重要。」克莉絲汀聳肩。

「喔……」淺白的說明,蜜亞卻理解了。

要是團隊的隊友之間有良好默契,就算是大型副本也能輕鬆闖關,但,如果有人沒有配合好,就算是最簡單的小副本,也會全軍覆沒。

「希望札克平安回來。不,他一定會平安回來。」蜜亞相信著。

「別先管他了。」克莉絲汀雙手橫過蜜亞,整個人靠在她背部,下巴枕在她的肩窩。

「我肚子好餓……既然妳要住在這裡,我們今天就出去吃飯,吃完繞去妳家拿衣服?」

「好。」

「我想穿上個月買的V領紅色洋裝,還有上星期買的新絲襪。」克莉絲汀說道。

「上個月買的?長袖、短袖、七分袖還是無袖?」蜜亞努力回想。

克莉絲汀每次採購總是一大批,購買的衣服又都是紅色調,這實在叫人很難猜出她說的是哪件新衣。

「七分袖。」

「裙襬是魚尾式、開高叉還是不規則狀?」

「魚尾。」

「好。」自克莉絲汀的懷抱脫身,蜜亞走向隔壁房間替她拿衣服。

等克莉絲汀更衣完畢,兩人走下樓時,恰好見到癱倒在沙發上的傑克。

「榮、榮譽顧問,我事情做完了。」他尷尬而狼狽的起身。

原本衣著光鮮、西裝筆挺的他,現在脫去外套、卸下領帶,頭髮凌亂,皺巴巴的長褲沾有泥巴與牙齒印。

「辛苦了,我們正要去吃晚餐,一起來吧!」克莉絲汀好心的邀約。

「好,那我去開車……」

「不用了,今天你辛苦一天,還讓你當司機就太可憐了,坐我的車就好。」克莉絲汀笑吟吟的道:「晚餐我請,就算是慰問你今日的辛勞。」

「謝謝、謝謝。」傑克暗暗鬆了口氣。

在折騰一天後,他現在就連站著說話都覺得吃力,根本沒有多餘的精力充當司機。

本以為克莉絲汀是為了叫他充當駕駛,才會邀請他一起用餐,沒想到她竟說不讓他當司機,這真是讓他極為感動。

「你要不要先吃一顆暈車藥?」蜜亞擔憂的詢問。

「不用了,我不會暈車。」他笑嘻嘻的婉拒。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蜜亞有些尷尬,「請問你喜歡玩雲霄飛車或者飆車嗎?」

「喜歡啊!」傑克開心的點頭,「我每次到遊樂場,一定會跑去玩雲霄飛車!」

「那就好。」蜜亞稍稍鬆了口氣。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情況,卻不如她的預期……

「啊啊啊──車!小心車!」緊抓著上方的把手,傑克臉色發青的縮在副駕駛座上。

「看路!看路啊你們!要撞上了!」

「開、開開開開慢點──我們不趕時間!」

「轉!快轉彎!你們逆向、逆向了啊!」

「紅燈!停!快停紅燈!啊──你、你們竟然闖紅燈?」

前往餐廳的一路上,就只聽見傑克淒慘的哀號,聲音都快叫啞了。

「你、你們有沒有駕照?你們是無照駕駛對吧?是違規駕駛對吧!」

「我有駕照,讓我開!讓我來開車!」

「嘰──」車子突然一個急轉彎,緊急在路旁剎車,引發極為刺耳的聲響。

將車子的置物箱打開,從裡頭拿出一樣物品,綠皮小怪將物品拿到傑克面前,像玩撲克牌一樣的展開。

「國際駕駛執照、賽車執照、大卡車執照、飛機駕駛執照、坦克車……」琳瑯滿目的證件,讓傑克看得眼花撩亂。

「你還有什麼疑問嗎?」坐在後座的克莉絲汀笑問:「雖然他們長的不起眼、個子嬌小,但小怪們非常聰明,只要你說的出口的交通工具,他們全都有專業證照喔!」

「是、是,真是十分了不起。」傑克抹去額上的冷汗,面色難看得笑笑。

轉動方向盤,車子又一個急彎橫到車道中央,往目的地疾駛。

他們在一間高級餐館前停下,才剛打開車門,傑克就立刻蹲在地上吐了。

同情的遞上一盒面紙,蜜亞非常了解他的感受。

「好可憐,竟然吐成這樣,你們扶他進去吧!」克莉絲汀跟蜜亞走在前頭,而傑克則是由小怪們又扶又拖的扛進餐館。

直到克莉絲汀點餐完畢,傑克還是面色蒼白、神情痛苦的伏在餐桌上。

「喝點水會舒服一點。」蜜亞將水杯推至他面前。

「謝、謝謝,嘔……」強忍著胃部的翻滾,傑克努力灌下一大杯水。

不一會,熱騰騰的餐點送上。

「這是您點的培根奶油沙拉、海鮮奶油濃湯、菲力牛排……」

「看起來真可口,快吃吧!」克莉絲汀率先開動。

「……」傑克面有難色的握著刀叉,越看,他越覺得這些濃湯、奶油很像是他剛才「嘔」出來的東西。

「怎麼了?快吃啊!」克莉絲汀困惑的催促。

這要我怎麼吃啊。他在心底慘叫,一聞到這些油膩的食物氣味,他又開始不舒服了。

「快吃啊!我可是為了你才點這麼多耶!」克莉絲汀喝了一口紅酒,「你吐了那麼多東西出來,總要補充一些回去啊!」

……她到底是不是故意在整我?傑克真的有被惡整的感覺,可眼前的人卻是一臉無辜,讓他完全無從反抗。

無力的,他顫抖的叉起沙拉,才入嘴,奶油與培根濃郁的油膩味隨即襲來,再度讓他胃裡一陣翻滾,強忍著作嘔感,他努力的喝水嚥下。

看著他臉色由青轉白的模樣,蜜亞真是感到十分擔心。

「沒事吧?還是你想吃清淡點的東西?」她問。

「可、可以嗎?」他萬般感激的點頭。

「不行。」克莉絲汀嘟嘴拒絕,「我點了這麼多菜,他不吃,光只有我們兩個吃怎麼可能吃的完?」

「可是他看起來不舒服……」蜜亞皺眉。

「這樣吧!要是你吃完你的那一份,我明天就去參加會議,如何?」克莉絲汀提出交換條件。

「真、真的嗎?」傑克雙眼登時發亮。

「絕不食言。」克莉絲汀擔保道。

「好、好。」重新振作精神,傑克開始努力吃著食物,就算中途幾度差點吐出,他還是硬灌水,讓自己嚥下。

花了兩小時的時間,這場痛苦的晚餐終於結束。

「我、我吃完了。」

「很好。」克莉絲汀叫來服務生結帳,「我們回家吧!」

一聽到回家兩字,傑克原本恢復紅潤的臉再度變得慘白,「我、我自己搭車回去就可以,就不跟妳們同行了。」

「可是你的車子還放在我那邊。」

「沒關係,我、我明天再去拿車。」慌張的起身,傑克不斷向她鞠躬道別,「感謝您的晚餐,很美味,路上小心,再見。」

一直到目送他離去,克莉絲汀這才笑了出來。

「妳好過份。」蜜亞不滿的抗議,「怎麼可以這樣整他?」

「這不是整。」克莉絲汀粲然一笑,「我只是想知道,他的極限可以到哪裡。」

這樣還不叫整?蜜亞無奈的搖頭。

 

次日,克莉絲汀依約前往總部開會,帶著蜜亞一起。

會議廳中坐滿了聯盟各部門的長官,每個人臉色凝重,大螢幕上跑著戰區前線的記錄影像。

「……阿遜特族不曉得從哪邊弄來腐毒種子,他們將它大量灑在薩格爾德的土地上,現在有不少區域長出腐毒草,嚴重影響生態環境,我們有不少隊員因此中毒。」

「現在雙方幾乎每天都會爭戰,綠色川流這個區域變成他們的戰場。為了阻止兩族繼續擴大戰事,我們分別派了兩小隊前往談判,可是兩族的蟲王完全不聽,甚至揚言殺害干預這場戰爭的人。」

「我有接到他們的信件。」聯盟總長揚揚手上的大型葉子,「上面說,要是聯盟再干預這件事情,他們也會將聯盟視為敵人、發動攻擊。」

「去!他們這是在囂張什麼?以為我們真的想管蟲子的事情?如果不是擔心鄰近的小部落遭受波及,就算他們打死、打到絕種也沒人會理!」

「這該怎麼辦?不干預有失我們聯盟的信條,但是干預了……恐怕會損失更多成員。」

「是啊,這件事情真是麻煩。」

嘴上說的困擾,但他們的視線卻一個接著一個轉向克莉絲汀。

被注視的她則是一臉悠哉的喝咖啡,目光緊盯著電腦螢幕的遊戲畫面。

「蜜亞,妳怎麼突然停住了?在打王耶!快出手啊!」克莉絲汀皺眉催促。「嘖!這個補師是怎樣?戰士的血都掉一半了還不幫他補?」

「克莉絲汀,那個……」蜜亞用手肘輕撞,試圖提醒她注意。

「什麼?」將王打倒後,克莉絲汀這才抬起頭來,接觸到眾人的視線,秀眉一皺。

「開會不開會,看著我做什麼?」

「呃,我們想聽聽您的意見。」

「這種事情還要什麼意見?」雙手環胸,湛藍眼眸停在影片的影像上,「立場中立,維護裡世界秩序,保護稀有弱小種族,這不就是聯盟的宗旨嗎?既然用說的說不聽,那就打啊!」

「可是這樣似乎有點過度干涉。」有人猶豫著。

「有干涉嗎?隨便想也知道,戰場前線的事情,總部怎麼可能第一時間知道?」克莉絲汀用理所當然的口吻回道:「軍事作戰準則,戰場上的突發狀況由前線指揮決定,將事情解決後再寫報告通知總部,因為是『事後才知情』,很多事情就算不太妥當,總部也沒辦法反對,畢竟事情都已經結束了,總不可能叫時光倒流吧?」

「這個主意不錯!」有人恍然大悟的搥掌。

「什麼主意?我只是在跟你們討論,可沒幫你們出主意。」眨眨眼,克莉絲汀一臉無辜。

「是、是,的確是這樣。」眾人口徑一致的點頭。

「既然有了結論,會議算是結束了吧?」克莉絲汀站起身,「我先回去休息了。」

「克莉絲汀榮譽顧問。」聯盟總長叫住她,「前線的戰況不太樂觀,不曉得妳能不能去『指導』一下?」

「不好意思,我現在還在休假中。」嫣然一笑,克莉絲汀抓起隨身物品,轉身往外走。

「……再見。」尷尬的點頭道別,蜜亞急忙跟上克莉絲汀的腳步。

「克、克莉絲汀。」蜜亞叫住她,「我想去一個地方。」

「去吧!我在車裡等妳。」揮揮手,克莉絲汀蹬著高跟鞋,「叩叩叩」地往大門走去。

沿著走道左拐右繞,蜜亞很快就抵達熟悉的地方,E-23小隊的辦公室。

開門進入,她立刻見到雙子兄弟倆。

「啊,蜜亞,好久不見!」艾希開心的向她打招呼。

「嗨。」奧勒朝她點點頭。

「好久不見。」她走向他們,神情有點緊張,「你們有札克的消息嗎?」

「消息?什麼消息?」艾希不解的反問。

「就是……他在那邊的消息。」蜜亞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在那邊有沒有吃飯?有沒有受傷?跟其他人相處的好不好?」

在會議上聽到戰區有不少人受傷後,蜜亞的擔憂就一直懸著。

「噗~~」聽到她這些問題,艾希笑了出來,「妳這樣子好像是札克他老媽!哈哈哈……」

相較於艾希笑得趴倒在桌上,奧勒只是罕見的笑出聲音。

「笑什麼?你們都不會擔心札克嗎?」蜜亞有些動怒,「聽說那邊很危險,有很多人受傷了,要是札克發生什麼事情──」

說到這裡,她警覺的止住。

「不不不,呸呸呸!札克不會有事!不會有事!」她不斷搖頭,努力甩去這種想法。

「放心吧!」艾希搭上她的肩膀,「就算別人都死光了,札克也絕不會死!他可是最強的男人喔!」

「是海盜。」奧勒糾正。

「啊,對對!他都說他是最強的海盜!」艾希頑皮的吐舌。「雖然這麼大的戰役他也是第一次參加,不過以前更驚險的狀況他都平安回來了,這次當然也不會有事!」

「頂多重傷,在醫院躺幾個月。」奧勒附和。

「第一次?札克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戰爭?」這番話並沒有讓蜜亞放下心來,反而使她更加緊張。

「因為我們人少。」艾希聳聳肩膀,「扣掉我們兩個,隊上能執行任務的只有三人,上頭當然就只有派小任務下來啊!大一點的任務少說也要十人以上的小隊才能接。」

「其實我們可以出任務。」奧勒不服氣的強調。

「就是說嘛!札克老是將我們當成小孩,」艾希同聲附和,「每次都叫我們待在辦公室,無聊死了!我也想出去玩!」

「這、這樣他們跟其他人會不會配合不來?」蜜亞憂心忡忡的問。

儘管沒有實際的作戰經驗,但,藉由玩線上遊戲,她也從中學到不少知識,第一次去的副本,通常都會很吃力,滅團個幾次是正常的,要是隊上成員又是臨時組成,彼此間沒有好一點的默契,情況就會更慘。

玩遊戲可以復活重來,可是札克他們的命只有一條啊!

「放心吧!因為我們小隊成員少,所以他們常常被調去其他小隊支援,配合上絕對不會有事!」

「那就好。」蜜亞才稍微寬心,奧勒又丟下一顆炸彈。

「札克問題比較大,他每次都不服從指揮。」

「……」蜜亞的眉頭再度皺起。

「對對!」艾希拍手道:「札克不愛聽別人指揮,所以他每次都會被其他隊長投書抗議。」

「他說那些隊長能力很爛。」奧勒點頭附和。

「……」越聽,蜜亞的心情越沉重。

不服從指揮、傲慢、橫衝直撞……這些全是團隊行動的大忌啊!

她還記得之前公會打副本,在組隊頻道找過路人參加,就曾經遇過幾次這樣的害群之馬,當時的隊長直接踢對方離隊,不讓他再繼續干擾團隊行動。

公會裡的人不止一次說過,團隊重要的是默契跟配合,不容許個人式的英雄主義。

主啊,請保佑札克乖乖聽話、平安回來……她祈禱著。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