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後,札克帶著蜜亞來到克莉絲汀的住所。

「克、克莉絲汀住在這裡?」看著眼前的房屋,蜜亞困難的嚥嚥口水。

寬敞的花園、噴水池,走道兩端立著灰白色的動物雕像,寬敞的大房子,可以看得出來,這棟房屋曾經是華美的豪宅。

是的,曾經。

現在呈現在蜜亞眼前的景象,美麗的花圃種植著奇怪生物,對,是「生物」,那些被「種」在土裡的東西會扭來扭去的活動,有的長有尖牙大嘴,有的外型如同昆蟲。

噴水池噴出的不是清澈泉水,而是泛著奇怪寒氣的黑水,陰沉的灰白色霧氣籠罩著水池。而立在走道上的動物雕像,走近一瞧,竟然是由一根根骨頭拼湊成,而且「它們」似乎還會動。

「它、它在對我笑!」蜜亞緊張的抓住札克。

她非常肯定,剛才那隻巨大的三頭犬雕像,其中一顆頭朝著她咧嘴笑。

「喔。」札克不以為然的應了一聲,「克莉絲汀那個女人,品味其實不怎麼好。」

這、這不只是品味的問題吧?這裡根本就是鬼屋吧!她感到頭皮發麻。

來到房屋前,紅色的大門敞開,數隻綠皮小怪群聚在門口、窗邊,張著大大的眼睛觀察蜜亞。

「克莉絲汀!妳在哪裡?」札克逕自走入房內,朝著不知位於何處的她大喊。

然而,他的叫喚沒人回應,屋裡唯一有的聲響就是綠皮小怪的吱吱喳喳聲。

「好多東西……」蜜亞眼花撩亂的張望。

寬敞的客廳內擺滿各式各樣物品,堆滿書櫃的厚重書籍、成疊的符咒、一疊又一疊的紙箱,琳琅滿目的銅器、鐵器以及各種材質的製品,水晶石依照顏色成堆的堆放,另外還有一大堆用途不明的物體,總而言之,這間屋子,很亂。

屋內幾乎沒有能供人行走的通道,他們的前進全靠著綠皮小怪將物品挪到一旁,清出一條路之後才能前進。

雖然看起來雜亂,但屋裡倒是連一點灰塵也沒有,地板十分乾淨(至少被清出的部份是如此),天花板跟窗戶也是,看得出來似乎有在打掃,只是沒將東西收納好而已。

「喂!臭女人!要是妳再不出來,我就把小鬼帶走了!」一直得不到回應,札克發怒了。

「……吵死了。」披著睡袍,克莉絲汀睡眼惺忪的自二樓走下,出現在樓梯口。

「都幾點了還在睡?妳是睡蟲啊?」札克尖酸的諷道。

「放假不休息要做什麼?」克莉絲汀回他一記白眼,「好了,現在沒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她朝他擺擺手,敷衍的催促他離開

「喂,臭女人,妳這是送客的口氣嗎?」札克不滿的指責,卻被蜜亞攔住。

「札克,你上班快遲到了,快去吧!我會好好用功的!」她將札克推出門外,笑嘻嘻的送別。

皺了皺眉,札克不滿的咕嚷幾句,隨後騎著機車離開。

目送札克離去,蜜亞一直到札克的身影消失,這才轉身進屋。

說實話,要她單獨待在這種地方,她心底其實也非常忐忑。

「好了,人都走遠了,快進來吧!」翹腳坐在客廳的沙發處,克莉絲汀懶洋洋的喊道。

「克、克莉絲汀老師,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絞著雙手,蜜亞緊張的走至她面前。

「叫我克莉絲汀就好,在我這邊不用那些繁瑣的稱呼,有什麼問題就問吧!」她慵懶的打了個呵欠。

「我真的可以嗎?」蜜亞不安的問:「我不擅長唸書,而且也沒有很聰明,之前在孤兒院幫忙作家事的時候,經常打破碗盤……」

眼神黯了黯,她的聲音越來越小聲。

「這樣的我,真的可以當克莉絲汀的學生嗎?」

「說這什麼話?」克莉絲汀眼一挑,沒好氣的反問:「我是找妳來做家事的嗎?妳是女傭嗎?不會做家事又怎樣,我這裡處理家務的幫手一堆,用不著多妳一個,不擅長念書又怎樣?本小姐看到密密麻麻的字就頭暈,超過兩百字的文章不看,寫報告用不到五十字,我還不是成為偉大的術士了?」

說到渴了,她手一揚,綠皮小怪立刻遞上備好的蜂蜜水讓她潤喉。

「學習的重點是在於心跟天賦,用心、沒天賦可以靠勤勞彌補,有天賦、不用心最後還是一事無成,瞭解?」

「嗯,我會努力的!」蜜亞認真的點頭,克莉絲汀這一番話,讓她的擔憂瞬失無蹤。

「很好。」克莉絲汀滿意的點頭,「那我們就開始吧!」

她起身領蜜亞走向另一個房間──廚房。相較於外頭的凌亂,這裡倒是十分乾淨與寬敞,完全沒有任何雜物堆放。

本以為克莉絲汀是要到廚房吃早餐,沒想到她纖指一彈,命令綠皮小怪將預備好的材料搬出。

「開始吧!」她催促著蜜亞。

「……烤布丁?」看著桌上的食材,蜜亞也只能做此聯想。

「沒錯!」克莉絲汀開心的笑,「吃過妳做的烤布丁之後,我就一直念念不忘,雖然也曾經叫人做給我吃,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些布丁都沒有妳做的好吃,嘖!虧他還是五星級甜點師,連個烤布丁都做不好,真沒用!」

「……」蜜亞無言了。

所謂的「開始」是這個意思嗎?要她做烤布丁的開始?

「好了,妳開始做吧!要是忙不過來,可以使喚這群小怪,我在外面等妳。」拍拍蜜亞的肩膀,克莉絲汀往外走去。

「那、那學習呢?」蜜亞著急的追問。

「等妳布丁先做出來再說。」

「……」垂下雙肩,蜜亞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綠皮小怪跳到流理台上,拍拍她的肩膀,滿是同情的望著她。

「謝謝。」臉色一沉,她不太開心的瞪著他們,「沒人跟你們說,料理食物的桌子,不可以跳上去嗎?還有,你們的手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髒?這樣要怎麼煮東西?要是食物讓人吃了拉肚子該怎麼辦?」

「嘎嘎?嘎嘎?」綠皮小怪們不解的側頭。

「嘎什麼嘎?先去把手洗乾淨,快點!」她大聲催促,小怪們急忙聽從命令行事。

「這樣子叫做有洗嗎?你只是沖水而已吧!再去洗一次!」

「不行,指甲縫裡還髒髒的,再一次。」

就這樣,綠皮小怪們反反覆覆洗了數趟,直到手部幾乎要洗掉一層皮了,蜜亞這才滿意的點頭。

「好了,先將圍裙跟手套穿上。」

蜜亞開始分派工作,打蛋、刷洗器皿、為材料秤重與製作焦糖等等。

因為是新手,綠皮小怪們難免因為手忙腳亂而翻倒物品、弄砸材料,但,忙了一上午,最後終於順利完成工作。

在他們見到烤布丁出爐的那一刻,大大的雙眼泛著驚喜。

「辛苦了。」蜜亞將一個烤布丁推到他們面前,「給你們一人一個,這還很燙,你們要小口吃喔!」

「嘎嘎、嘎嘎!」開心的跳上跳下,綠皮小怪們拿著小湯匙,滿心感動的吃著。

端了幾個烤布丁走到客廳,蜜亞叫醒沉睡中的克莉絲汀。

「唔?已經做好啦?謝囉!」克莉絲汀開心的接過湯匙吃著。

一直等到她吃下十個烤布丁,摸著肚子說再也吃不下時,蜜亞這才開口。

「克莉絲汀,我們可以開始學習了嗎?」

「當然。」她笑吟吟的起身,「跟我來吧!」

兩人走上二樓,來到克莉絲汀的房間,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一張火紅色的特大床鋪,而後是裝飾著紅色窗簾的落地窗,接著是一張暗紅色大桌,上頭擱著兩部電腦,其中一台有著紅色外殼。

「白色那台給妳。」克莉絲汀坐在佈置舒適的椅上,指指旁邊的位置。

要用電腦教學嗎?蜜亞訝異不已,她還以為會像一般上課那樣,採用課本跟筆記的方式上課。

「妳有玩過線上遊戲嗎?」克莉絲汀突然發問。

「沒有。」她搖頭,面前的螢幕出現遊戲的登入畫面。

「……World of Warcraft,魔獸世界?」她困惑的唸出遊戲名稱。

「沒聽過嗎?這是現在最流行的線上遊戲呢!」克莉絲汀將一個厚重的紙盒遞給她,「這是他們這次改版出的紀念典藏包,裡面有畫冊還有幕後花絮DVD,妳可以看看。」

「喔。」愣愣的打開盒子,蜜亞拿出畫冊翻閱。

「要玩遊戲之前,妳要先創造一個角色。」克莉絲汀移動滑鼠,自行幫她挑選人物與職業──人類術士。

角色的髮色、眼色跟蜜亞一樣,名字也是,唯一的差別只是,遊戲角色是一名成熟女性,而蜜亞只是個孩子。

「移動的方法可以按鍵盤移動,也可以用滑鼠移動,看到NPC頭上有金色的驚嘆號,就表示他有任務給妳,如果驚嘆號是銀色,表示妳的等級未到,還不能接任務,回任務的時候要找頭上冒金色問號的人……」克莉絲汀教了她一些基本技巧,以及遊戲中的基本知識。

「官網有新手教學,要是妳還搞不懂操作方式,可以看官網的解說,其他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問我,或者上網到討論區找資料。」簡單的交待完畢,她將滑鼠與鍵盤往蜜亞面前一推。

「好了,開始吧!」

「開始?」她臉上寫滿疑惑。不是要上課嗎?怎麼會叫我玩遊戲?

沒有理會她的疑惑,克莉絲汀開啟自己的人物,開始玩了起來。

無可奈何地,蜜亞開始笨拙的移動人物,接任、詳細閱讀上面的說明、找尋任務指名要獵殺的怪物……

越玩她越覺得困惑。克莉絲汀為什麼叫我玩這個?這個跟學習有關嗎?

儘管滿心困惑,但遊戲裡充滿童話風格的美麗景象,以及任務中一則又一則的小故事吸引了她,逐漸地,她全神貫注在遊戲裡頭。

等到她因疲憊而回神,肩頸痠痛的起身活動時,透過落地窗望去,這才發現外頭銀月高掛。

「晚上了?」她驚呼著。

「唔?已經七點多了啊?」克莉絲汀伸伸懶腰,表情同樣有些疲憊。

「七點!」蜜亞大感意外。從開始遊戲至今,她玩了六、七個小時?

「蜜亞,我肚子餓了,妳去煮東西給我吃。」克莉絲汀催促著。

「可、可是我不會煮飯。」蜜亞尷尬的道:「我只會做烤布丁。」

「試試看嘛!妳的烤布丁做的那麼好吃,煮飯一定也不差。」克莉絲汀說出奇怪的理論,「這次就當作是實驗吧!」

無法反駁,蜜亞只好起身往廚房走去,不一會,廚房裡頭傳出砸盤、摔碗的聲音。

「怎麼了?弄倒東西?」克莉絲汀好奇的探身查看,只見廚房一片狼籍,食材、碗盤碎片掉滿地。

「我、我手不小心滑了一下。」她尷尬的紅了臉。「對不起,這些碗盤一定很貴吧?」

「沒關係,都是人家送的,倉庫裡還有很多,妳人沒受傷就好。」克莉絲汀不以為意的擺擺手。「那些就交給小怪們清理,妳專心做菜。」

熟練的抓了掃除用具,綠皮小怪們開始清掃廚房。

「不好意思,我會小心一點。」尷尬的點頭,她轉身回到料理台,拿起菜刀,小心翼翼的切菜。

倒油入鍋,鍋裡激起的劈啪聲響讓蜜亞膽顫心驚,慌張的將菜丟入後,她一手拿著鏟子炒菜、一手拿著鍋蓋防禦噴濺起的熱油。

就這樣在廚房忙了老半天,她終於端出幾盤菜。

「……這是什麼?」望著黑黑糊糊、冒著奇怪焦味的「晚餐」,克莉絲汀拿起叉子,狐疑的戳了戳。

「我很努力了。」蜜亞虛軟無力的躺在沙發上,煮這一頓飯用去她所有體力……也幾乎摔破廚房所有碗盤。

「嗯……這是所謂的傳承嗎?果然是同類相近。」單手托著下巴,克利斯汀喃喃自語的道。

「什麼?」蜜亞困惑的追問。

「沒什麼。」將叉子一放,她懶洋洋的倒在沙發上。「啊啊,肚子好餓,好餓、好餓。」

「冰箱裡有布丁,妳要不要……」

「不要。」克莉絲汀一口回絕,「我現在不是吃甜食的心情,我想要吃熱的菜,而且要鹹的。」

「……」蜜亞無語了。

「臭女人,我不是跟妳說過上完課要將蜜亞送回去?你把老子的話當耳邊風嗎?」札克現身客廳,滿臉不悅。

「札克,你怎麼來了?」蜜亞感到有些意外。

「我回到家裡沒見到妳,所以就過來這邊看看。」他斜眼掃向克莉絲汀,「果然,女人說的話不能信。」

「札克,你來的正好。」克莉絲汀一把拉住他的手,激動的道:「去煮飯吧!我快餓死了。」

「啊?為什麼老子要煮飯給妳吃?」一把抽開被拉住的手臂,札克沒好氣的反問。

「因為本小姐肚子餓了。」克莉絲汀理直氣壯的到。

「肚子餓自己想辦法!老子又不是妳的佣人──」

「咕嚕咕嚕……」蜜亞的肚子在此時不爭氣的發出聲響。

「妳也還沒吃?」他皺了皺眉,目光移向桌上的餐點。

「那幾盤黑色的是什麼?」

「呃,那個是……我煮的東西。」蜜亞羞窘的低下頭,尷尬的搓著雙手。

「妳的手受傷了?」札克拉起她的手細瞧,白細的手上出現一點一點的紅色小點,那是被熱油燙傷的痕跡。

「克莉絲汀,妳都幾歲的人了,竟然叫小鬼煮東西給妳吃?」札克不悅的挑眉,語氣透著一些火藥味。

「如果是我去煮,她的傷勢可能就不會這麼輕微。」攏了攏金髮,克莉絲汀慢條斯理的回道。

「……」這一點札克倒是無法反駁。

雖然只有見識過一次,不過那次克莉絲汀的下廚經驗,可真是把他嚇了一大跳,料理做壞了不打緊,摔碗摔盤也無所謂,令他百思不解的是──不過就煮幾樣菜,為什麼她能煮到將廚房給炸了?難道她的調味料是放火藥嗎?

「札克,快去煮飯,我快餓死了,快去煮給我吃,快快快……」克莉絲汀抱著暗紅色抱枕,倒在沙發上嚷嚷。

「吵死了!妳這個傢伙……」

「札克會煮東西?」蜜亞訝異的追問。

「廢話!那是基本的生活技能吧!」他回的理所當然。

「好懷念你煮的菜。」回想起之前吃過的美味,克莉絲汀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雖然個性這麼糟糕,對女生不溫柔、粗魯、說話沒水準、腦袋只有鴿子蛋大小,可是做出來的料理卻是出乎意料的好吃!簡直是奇蹟!」

「老子的腦袋就算只有鴿子蛋大,也比妳這個腦袋跟心都是黑色的臭女人要好!」札克憤怒的回嘴。

「札克,煮飯給我吃。」克莉絲汀嚷著。

「不要。」

「就算不想特地為了我煮飯,你也該想想蜜亞吧!」克莉絲汀轉而用蜜亞當做藉口,「她年紀這麼小,現在又是發育的關鍵時期,難道你忍心讓她餓肚子?瞧瞧,她的手、她的腳、她的腰全都這麼瘦,一點肉都沒有,要是不趁現在多補充營養,她以後一定會發育不良,說不定就連食人妖見到她也會提不起食慾,說她的肉不夠塞牙縫!」

「不夠塞就不夠塞!難道老子將她養大是要給他們吃的嗎?」札克怒沖沖的罵。

「我只是假設,那麼激動作什麼?」克莉絲汀調整了下姿勢,轉為側躺在沙發上。「我的意思是說,你是她的監護人,當然要好好的教養她,雖然現在一大堆的人都不看好你,覺得你根本沒辦法養育這個孩子──」

「這是那個傢伙說的?老子去劈了他!」札克臉色難看得道:「馬的,敢說老子不會養小孩?我已經養她幾個星期了,她到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什麼叫做不會養!」

「又不是活著就算好,如果是這樣,那也不會有一堆父母花大把的錢,把孩子送去學校、安親班跟才藝班了。」克莉絲汀搖頭苦笑,「再說了,就算你讓她學很多東西,腦袋裡的外人看不到,評論一個人最基本的方法就是從外表下手,要是蜜亞長大了,變成一個發育不良、瘦巴巴、乾扁扁的女生,你覺得那些人會怎麼想?」

繞了一圈,克莉絲汀繞回最初的點。

「拿藥膏給她擦燙傷,老子去煮飯!」札克快步朝廚房走去。

「煮多一點喔!」克莉絲汀朝著廚房喊:「對了,我要喝濃……蜜亞說她要喝海鮮濃湯,還要吃蔬菜奶油義大利麵,對了!上次你煮的海鮮全餐也很棒,那個也煮一份吧!廚房有的食材你全煮了沒關係!」

全煮了?那麼多能吃的完嗎?吃不完很浪費耶。蜜亞從綠皮小怪手上接過燙傷藥膏,一邊塗抹傷處、一邊擔心的想。

不到一小時的時間,菜肴上桌了。

「好棒,札克竟然會做這麼多菜,好厲害!」看著擺滿整個桌面,色香味俱全的餐點,蜜亞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光是麵食就有三種,奶油培根義大利麵、焗烤通心粉、茄汁豬肉馬鈴薯義大利湯麵,生菜沙拉有南瓜沙拉跟馬鈴薯沙拉,另外還有其他配菜,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小披薩,簡直是一個小型的自助餐。

「這些東西對我來說不過是小事一件。」札克可不是自誇,要不是廚房裡的材料有限,他甚至可以做出宴客用的大餐。

「吃吧!」拉了椅子一坐,札克立刻夾了大堆食物到自己盤子裡。

一旁的克莉絲汀更是毫無形象的埋頭猛吃,回頭瞧見蜜亞手上沒有動作,札克又夾了一堆食物到她的盤子裡。

「快吃。」他催促著,「妳要是再不吃,就要被克莉絲汀吃光了。」

看著盤子裡小山似的食物堆,蜜亞很想說她吃不了這麼多,但,一接觸到札克的目光,她又將話嚥回去了。

簡單做了餐前禱告,蜜亞用叉子捲起麵團吃下。

「好好吃!」她雙眼閃閃發亮的驚呼。

「比修女做的料理還好吃!簡直是人間美味!札克你好厲害!」她握著叉子,滿臉崇拜看著他。

「札克是天才!簡直是五星級大廚!」雖然她沒吃過五星級料理,不過眼前的菜餚對她來說可真是最棒的一餐!

有、有這麼誇張嗎?儘管心底這麼想,札克說出來的卻又是另一番話。

「那當然,老子的手藝可是一流的!」

「嗯嗯!真的是一流!」蜜亞豎起拇指,「明明是同樣的材料,札克竟然可以做出這麼棒的食物!」她深深感到佩服。

「這些不過是隨便煮煮,下次我再做更好吃的給妳!」看蜜亞極為滿足的吃相,札克自豪的揚笑。

「啊,你的嘴巴沾到東西了。」蜜亞指指他的嘴角,上頭沾著義大利麵的白醬。

「哪裡?」札克不太確定位置。

「我幫你擦。」蜜亞拿了紙巾為他擦式嘴角。

「……」意外的僵住,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做出這種舉動。

異樣的感覺自心底竄出,驚愕、尷尬、不知所措,卻又感到極其溫暖。

以前跟女人混在一起的時候,那些女人也會盡力伺候他,按摩肩膀、以嘴巴餵酒,比擦嘴更加親密的事情他都做過,但……她們從沒帶給他這樣的「震撼」。

這就是所謂的家人嗎?雖然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他卻很喜歡這樣的接觸。

「嘖嘖,我們的札克隊長害羞了。」克莉絲汀瞅著他,戲謔的笑笑。

「說什麼屁話!不過是擦個嘴,害羞個屁!」札克面色尷尬的回嘴,「妳以為老子是變態嗎?她只是一個小鬼,發育不完全的小鬼,老子可是正常的男人!」

「這麼激動作什麼?我又沒說是男女之情。」以小指掏掏耳朵,克莉絲汀語中的笑意仍在。「再說,不是害羞,你的耳朵為什麼那麼紅?」

「天、天氣熱不行啊!」他用力往桌面一槌,桌上碗盤齊飛,「臭女人,妳管老子這麼多做什麼!」

「沒什麼。」克莉絲汀粲然一笑,「第一次看見你害羞的模樣,想要趁機嘲笑你而已。」

「妳這個臭女人……」站起身,札克卻被蜜亞一把拉住。

「札克,不要吵架。」

「老子沒打算跟她吵!老子是要開扁!」

「打架更不好。」

「嘖嘖嘖,真是好暴力啊。」克莉絲汀故作害怕的縮了縮,「蜜亞,以後找男朋友眼睛要看驚楚,像他這種會打女人的男人,絕對是下下下等貨,路邊水溝裡的爛泥。」

「哈!妳是女人嗎?」札克反脣相稽,「要說到打架,妳比男人還狠,心腸比鋼鐵還硬,說話比怪物的腐蝕液還毒!」

「說話不毒怎麼行呢?」克莉絲汀回以甜美微笑,「畢竟我可是以詛咒維生的術士,要是連基本的咒殺都不會,我不就不用混了嗎?說實話,要不是看在你有好手藝的份上,像你這種討厭的傢伙,我大概早就將你殺了吧?所以說,你應該要心存感激,每天到我這做飯進貢,回報我對你的恩情。」

「貢妳個大頭鬼!什麼鬼恩情!妳才應該要感謝老子手下留情,饒妳一條小命!」惡瞪她一眼,札克站起身,「再跟妳說下去,老子剛才吃下去的東西就要吐出來了!蜜亞,回家!」

「呃,可是我……」為難的看著食物,她才吃不到四分之一。

「沒吃完的全部打包帶走!」

「打、打包?」蜜亞往克莉絲汀瞧了一眼。

「都帶走吧,我吃飽了。」克莉絲汀彈彈手指,讓綠皮小怪拿了食物保鮮盒給他們裝菜。

回到家裡,蜜亞洗澡、吃過晚餐後,直接往房間走去。

「妳今天不看電視嗎?」坐在客廳沙發上,札克隨口問道。

每天下班回家,她總是喜歡窩在電視機前,收看表世界的卡通節目。

「今天不看了,我想睡覺。」她疲倦的苦笑,雖然一整天沒做什麼體力勞動,但是玩電玩也是很傷神的吶!

「啊,我忘記了。」走入房裡的她,又折了出來。

「札克晚安。」她往他額頭獻上一記晚安吻。

「晚安。」

沒有初次的訝異反應,在每天都經過這種「睡前習慣」的洗禮後,札克已經習以為常。

返回房間,蜜亞爬上她與札克的床鋪,原本札克打算佈置一個專屬於她的新房間,但,她不希望增添札克經濟上的負擔,所以婉拒了,現在的蜜亞跟札克共用一個房間,共睡一張床,睡覺時身邊有人陪伴,讓她感到很安心。

 

※  ※  ※  ※

 

某天早上,札克一如往常送蜜亞到克莉絲汀的房子。

「對了,妳上課學了什麼?」發動機車,札克突然想起這件事。

這個問題,原本他應該在第一天就該說出口,只是蜜亞每晚一回到家裡,總是早早就寢,讓他根本沒機會過問。

意外聽見這問話,蜜亞不知所措的一頓。

「……魔獸世界。」她低聲回道。

「啊?」

「我、我快遲到了,先進去囉!」朝他揮揮手,蜜亞快步衝入房裡。

「大概是教她認識這裡的種族吧?」札克自顧自的下了這樣的定論。

躲在門後目送札克離去後,蜜亞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跟隨克莉絲汀學習的這段時間,蜜亞做的事情只有兩種,玩遊戲跟烤布丁。

雖然她也挺喜歡玩遊戲,但……她心底總覺得有些不安,畢竟她來這裡的目的是要學習的啊!

還是跟克莉絲汀說一下吧!除了遊戲以外,總應該要學一些東西才行。她想著。

「要學東西?我不是有教妳嗎?解任務的方法、操縱方式……」說話時,克莉絲汀打了個大呵欠。

「妳昨晚又玩通宵了?」蜜亞無奈的看著她。

「公會昨天說要將納克薩瑪斯二十五人的副本一次衝完,所以就跟他們一起衝了,衝完後我們又去打亞夏、黑曜。」疲倦的臉上出現淡淡的黑眼圈。

「玩遊戲不用這麼累吧?」蜜亞苦口婆心的勸。

「在團隊裡面,大家就是要齊心一致、同心協力。」克莉絲汀極有義氣的回道:「會長說要去打,就算爆肝也要奉陪!」

「妳不就是會長?」蜜亞透出質疑。

「對啊!所以說,既然我這個會長說要打,其他人就算累得半死也要跟我一起出征!這樣才叫做團隊嘛!」

……這樣叫作任性。蜜亞額冒黑線。

「妳現在幾等了?」克莉絲汀隨口問道:「寵物應該全部都會召喚了吧?小鬼、魅魔、虛無行者還有地獄犬。」

「呃,還……沒有全部。」

「唔?缺什麼?」探頭看她的人物等級,克莉絲汀秀眉隨即蹙起。

「都已經快兩個星期了,妳還不到二十級?」

像她這樣的新手,克莉絲汀自然知道她不可能衝等級衝很快,但也不至於這麼慢吧?像她這樣一天有八小時以上遊戲時間的玩家,正常區間應該是在三、四十等左右,再怎麼低,至少也該有二十五以上吧?這樣的時間,高手級的人都能練到七十幾等了。

「呃,因為我一邊看故事、一邊解任,所以玩的比較慢。」她尷尬的抓頭笑笑。「而且我經常迷路,常常繞來繞去找路。」

這個遊戲的地圖十分廣大,她現在的等級不夠,還不能買騎乘用寵物,只能讓人物慢慢跑,加上中途迷路、繞路的時間……她曾經花費兩個小時的時間,就為了解一個任務。

「就算是那樣,也不可能……妳任務有不知道解法,或者妳是卡在團體任務沒人幫忙嗎?」克莉絲汀點開她的任務選單,打算給予指點協助。

「這些灰色任務已經沒經驗值了,妳留著它做什麼?」看著滿滿的一片灰色任務,克莉絲汀臉冒黑線。「妳跑到夜精靈的新手區做什麼?咦?怎麼還有藍謎島的任?那邊是德萊尼的出生地耶!我應該有教妳看任務顏色吧?當任務變成灰色時,幾乎沒有經驗值,綠色是……」

「有,我知道。」蜜亞急忙點頭,「我只是很想知道其他種族的故事,所以就跑過來看,我會盡量玩快一點。」

「不用了,現在這樣也不錯。」理解她的意思,克莉絲汀伸伸懶腰,從位置上起身,「玩遊戲本來就是要好好享受內容,妳就依照妳的步調去走吧!」

「好。」稍稍鬆了口氣,蜜亞不安的情緒終於鬆下,「那個……關於學習的事情。」

她還是想要多少學點東西,就算不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札克。總不能讓他以為自己在認真念書,結果她卻只有學到玩電玩吧?

「妳中午有空幫我照顧一下花圃,餵一下飼料好了。」趴倒在床上,通宵玩遊戲的她現在正是補眠時間。

照顧花圃跟學習不相關吧?蜜亞頗感無力。

「還有,烤布丁吃完了,晚點再作一些來。」

「但、但是……」才想發問,卻見克莉絲汀已經沉沉睡去。

無奈的嘟嘴,蜜亞起身走到樓下,綠皮小怪們正盡責的清掃環境。

「請問你們知道花園裡的植物該怎麼照顧嗎?」她客氣的詢問。

「嘎嘎?嘎嘎、呱嘎嘎……」

不約而同丟下手上的清掃用具,綠皮小怪們蜂湧上前,拉住蜜亞的手與衣角,將她帶到書櫃前。

跳上書櫃,四隻綠皮小怪合力取下一本白色的精裝書,書本幾乎就像的大型資料夾,厚度就像是兩本字典疊成,擺至蜜亞面前後,小怪們又跑去取另一本。

「叩、叩、叩!」一隻綠皮小怪在書本封面上輕敲幾下,封面緩緩變形,一張臉孔從中浮現。

說臉孔似乎也不盡然,因為它只有雙眼以及一張嘴,沒有眉毛、鼻子。

「有什麼問題?」蒼老的聲音出現,白色書本睜開眼。「妳是誰?克莉絲汀呢?」

「我、我叫做蜜亞,是克莉絲汀的學生。」驚奇的瞪大眼,蜜亞緊盯著書上臉孔,這種魔法般的景象,只有在童話故事中才會出現吶!

「喔?我還以為她已經不收學生了,這樣才對,有知識的人本來就要進行傳承。」彎嘴笑著,書本顯得心情很好。

「說吧!有什麼問題想問我?」

「我……」才想說出問題,聲音卻被另一個有點尖銳的女聲打斷。

「哎呀呀,今天是下冰雹還是藍雨?怎麼今天會找我呢?」說話者是一本深藍色書皮的書,體積較白色書籍小一些。

陸陸續續,綠皮小怪們又翻找出黃色、綠色、灰色等書。

似乎是許久沒有人使用,每本書說話時都顯得十分開心,嘰嘰喳喳的聊個不停。

後來蜜亞才知道,因為克莉絲汀懶得一頁頁翻書閱讀,所以就請人在書本上施加法術,讓所有書本都具有靈魂,可以就自己知道的內容跟使用者對話。

在這些書本的協助下,蜜亞終於知道花園裡種著什麼。

 

腐蝕草:汁液帶有強酸般的腐蝕性,生長在受到毒物污染的區域。

 

獵食花:肉食性植物,具攻擊性,會以利牙咬住獵物,而後釋放毒液麻醉獵物,再將獵物吞蝕。

 

風燃花:花朵與葉子帶有粉末,一沾染上身,就會立刻起火燃燒。

 

金面曼陀羅花:全株有毒,花形像是蛇頭,尖刺帶有劇毒。

 

發狂草:遭受攻擊時,會發出高頻率聲音震暈對方,長時間處於這樣的聲音下時,會陷入瘋狂。

 

除了上述的主要植物之外,花園裡還有幾株罕見、被列為危險層級的植物。

為什麼克莉絲汀要在家裡種這些東西啊?知道這些植物的來歷後,蜜亞有些不安。

因為這些植物身分特殊,餵時的方式也是與眾不同,別的花花草草是要乾淨的水源,它們卻是要在水中攙添加物,毒液、酸腐液、金屬化合劑……每一種植物需要搭配上不同的「飼養配方」。

要不是有教學書籍以及綠皮小怪的協助,那些計算精細的配方比例,恐怕會讓蜜亞忙得眼花撩亂。

待她完成整個花圃的工作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

「啊,烤布丁的材料沒了。」本想製作烤布丁,但廚櫃裡卻空無一物。

「怎麼辦,我沒有帶錢,沒辦法買材料。」蜜亞猶豫著該不該去將克莉絲汀吵醒。

衣角突然被人拉了幾下,綠皮小怪將一個紅色錢包遞到她面前。

「咦?這是克莉絲汀的皮包嗎?」打開皮包,她發現裡頭裝著一疊鈔票。

「呱嘎、呱呱嘎嘎!」綠皮小怪不斷比手畫腳,試圖進行溝通。

「你們是要我拿這些錢去買材料?」蜜亞約莫理解,但是,「這樣不好吧!這是克莉絲汀的錢,要是沒有經過允許……」

「嘎哇嘎、嘎嘎呱呱嘎嘎嘎!」

「恰哇嘎啦嘎啦……」

綠皮小怪七嘴八舌的嚷嚷,但蜜亞依舊聽得一頭霧水。

幾分鐘後,綠皮小怪們放棄這樣的「對話」,他們圍成一圈聚在一起,嘎嘎呱呱的討論一番後,開始展開行動。

「欸欸,你們要推我去哪裡?」蜜亞困惑的嚷嚷。

四隻綠皮小怪又推又拉,將蜜亞推向門口,此時,門外停著一台大紅色跑車,兩隻綠皮小怪在駕駛座上跳著。

「你們……要載我去買材料?」說話當中,她已經被推到副駕駛座上,還被扣上了安全帶。

駕駛座擠著三隻綠皮小怪,後座兩隻,蜜亞腿上一隻,待她坐穩後,他們立刻轉動鑰匙,開車上路。

駕駛們分工合作,兩隻負責上方的方向盤、一隻負責下方的煞車與油門,坐在蜜亞腿上的則是負責指揮方向。

一路上,他們橫衝直撞、左彎右拐兼急彎甩尾,有時還逆向行駛,著時嚇出蜜亞一身冷汗,沿途都聽得見她的尖叫聲。

「停!前面有車!車!要撞上了!」

「這是逆向!逆向!」

「等、等等,剛才衝過的那個……是紅燈吧?是紅燈啊!」

「小心!有人站在路中央!」將行人撞飛的那一刻,她眼面尖叫。

慌張的探出窗外查看,只見那個摔在地上、碎成數塊的「人」,重新逐一拼湊完正,不滿的握著拳頭放聲大罵。

「對、對不起!」儘管對方應該聽不見了,蜜亞還是大聲的陪罪。

「你們怎麼可以將人撞飛!這樣是違規的行為!」她驚魂未定的責備。

肩膀傳來拍打,回頭一瞧,後座的兩隻綠皮小怪不知從哪邊找出紙筆,他們在一本白色簿子上面寫著。

搭車時,不可以將頭伸出車窗外,危險。

「你們這種開車方法才危險吧!」她翻翻白眼,「路上有看到人就應該要踩煞車啊!還好那個人是石頭族,要是撞到別人,害對方受傷那該怎麼辦!」

後座的綠皮小怪又在紙上寫下幾個字。

我們會看種族。

「啊?」思考了幾秒,蜜亞這才理解他們的意思,「就算對方撞了不會死掉,也不可以這樣做啊!那樣他們太可憐了!」

「嘎──」

才想回話,車子突然一個急轉彎,在毫無預警之下,蜜亞措手不及的貼在車窗上,臉擠得扭曲。

「你、你們有沒有駕照?」她狼狽的質問,雖然依照他們現在的狀態,再去詢問駕照似乎已經太遲了。

簿子遞到她面前,上頭寫著兩個字。

當然!

當然?是「當然有」還是「當然沒有」?話要說清楚啊!她想哀號,但張嘴時卻想吐。

「拜、拜託你們開慢一點,我、我暈車了。」胃裡酸水翻滾,她努力強忍著。

車子整整旋轉了一圈半,才猛然停住,而蜜亞已經被轉得暈頭轉向,一息奄奄。

「嘎啦嘎啦!」

以甩尾的方式停好車子,駕駛座的綠皮小怪開心的互相擊掌。

也不知道該說他們駕駛技術好還是不好,這種無視交通規則、安全準則的駕駛方式,他們竟然還是安全抵達了目的地,除了半途發生了點小意外之外,沒有造成其他人員傷亡。

「終於……到了。」癱軟在椅子上,蜜亞臉色蒼白、手腳發顫,還要靠他們的攙扶才下的了車。

走沒幾步,蜜亞就忍耐不住的乾嘔幾聲,而後「嘩啦──」的吐了。

小怪們訓練有素的遞水、遞紙巾、拍打她的背部,照顧的十分周到。

「這應該是我一生中最恐怖的經驗。」趴坐在一旁的行人椅,蜜亞面色如土。

拍拍她的肩膀,綠皮小怪將簿子遞到她面前。

妳太嫩了。

「這個跟那個無關吧!那有人這樣橫衝直撞的!」她埋著臉,難受的哀號,「以後我再也不要搭你們開的車了!」

簿子再度送到她面前。

還有回程。

「我、我、我從『明天開始』都不要坐你們開的車!」她改了說詞,「回程時……可不可以開慢一點?」

人生就是要享受速度的快感!他們如此寫道。

「快個頭!」她無力的慘叫:「我才十二歲!我還不想死!」

拍拍她的肩膀安慰,綠皮小怪們笑得極為燦爛。

這就是人生啊!

寫出這句話後,他們拖著她進入賣場。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