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後,不知道是高興還是難過,蜜亞見到了她最想見的人。

「快!這名傷患頭部大量出血,腹部、大腿被刺穿,右手臂有綠線蟲侵蝕,呈現中毒感染反應。」

傷患的臉部受傷,鮮血染紅半邊臉,身上衣服破爛不堪,長袖被撕裂、褲管扯破,一根像是巨刺的物體插在他腿上,血流如注,模樣極其狼狽。

「札、札克?」認清來人,蜜亞心頭一沉,臉色瞬間轉白。

「你們將刺在他腿上的東西拔出來,驅蟲粉給我。」凱特迅速下令,所有醫護人員緊急動了起來。

將驅蟲粉灑在他右臂傷處,在傷口蠕動的綠線蟲一接觸到粉末,隨即全身僵硬、動作停滯,一隻隻掉落在地上。

清除掉綠線蟲,凱特開始替傷口消毒,同時施與解毒術,讓侵入他體內的毒素排出,排毒時,毒素從毛細孔隨著汗水排出,在表面上凝成綠色水滴,蜜亞急忙用毛巾幫他擦拭身體。

忙了兩小時,他們終於將所有傷口處理完成。

「札克他沒事吧?」蜜亞擔心的追問。

「嗯,已經緊急進行處理了,他還真是頑強,一般人光是被一隻綠線蟲咬到,就立刻痛得死去活來,馬上跑來找醫生,他竟然可以忍受這麼一大堆。」

用腳踢踢地上的綠線蟲屍體,凱特的語氣透著些許佩服。

「札克很厲害,很能忍痛。」蜜亞笑嘻嘻的道

「不過他也是個笨蛋。」點燃香煙,凱特緩緩抽著,「這些綠線蟲雖然不是劇毒,可是要是被他們鑽入體內,四十八小時內不想辦法將蟲逼出,鐵定沒命。既然他經常出任務,這點常識應該知道,難道他不想活了嗎?」

「不過才過十小時。」昏迷中的札克突然回話,聲音乾啞。

「札克,你醒了嗎?要不要喝水?」蜜亞急忙端了一杯溫開水給他。

喝了一口水潤喉,札克將水杯一推。「我要啤酒。」

「病人喝什麼啤酒?」凱特不悅的挑眉。

「老子用酒精消毒不行嗎?」沉下臉,札克隨口扯了個理由。

「要消毒是吧?」凱特從旁抓了一瓶消毒水給他。「喝吧!」

「妳這個女人!」札克激動的起身,卻被凱特一拳揍向眉心,整個人又昏了過去。

「病人就該好好休息。」丟下這句話,凱特轉身走出醫護站。

當札克再度醒來時,已經過了好幾個小時。

「該死,我的頭……」被凱特打那一拳,札克到現在腦袋都還昏昏沉沉。

「醒了嗎?吃飯吧!」凱特將餐點推向他。

「不吃!老子要喝酒!」他任性的別過臉去。

一把揪起札克領子,凱特冷聲威脅。「這裡是我的醫護站,你在這裡就是我的病人,必須服從聽我的命令。」

「命令?哈,妳算老幾?」札克挑釁的冷笑,「少用規矩壓我,老子可不吃這一套。」一把扯開凱特的手,札克從病床上起身。

「你去哪?」

「離開這裡。」

「在你體內的毒素清乾淨之前,哪邊都不准去。」凱特抓住他的肩膀,卻被札克扭手反制。

「不想被老子折斷手,就少管閒事。」他恐嚇道。

凱特抓起旁邊桌上的手術刀,刀光一閃,那把刀刺入札克胸口,卻不見鮮血流出。

「不想死就給我躺回床上。」只要凱特再施點力道,札克的心臟就會被刺穿。

「哎呀呀,怎麼一進來就看到這麼火爆的場面?」克莉絲汀現身門口,臉上帶著慵懶的笑。「怎麼辦?現在我該幫誰呢?」

「誰都不用幫。」

「老子的事不用妳插手!」

兩人口徑一致的回應。

「你們這麼體貼我,真是令人高興。說實話,這幾天一直開會開會開會,我累都累死了,哪有力氣跟你們玩呢?」大大打了個呵欠,克莉絲汀隨手拉了椅子坐下。

「可是……該怎麼辦呢?蜜亞好像快來了呢!要是讓她看見這樣的景象,不知道她會怎麼想?」

「蜜亞在這裡?」札克訝異的愣住,抓著凱特的力道跟著鬆下。

他還以為那是一場夢,因為發燒、昏睡所以將現實與夢境搞混,沒想到蜜雅真的來到前線了?

「你被送來這裡之後,她就一直守在床邊照顧你,午餐也只有吃幾口。」見札克鬆手,凱特跟著收回刀,順手整整衣服。

「是啊,剛才我要她做烤布丁給我吃,結果她說什麼也不肯離開。」克莉絲汀嘟嘴埋怨,「要不是我跟她說,『說不定札克睡醒會很想要吃烤布丁,要是吃不到會很失望吧!』聽我這樣說,她才肯離開這裡,為我去做烤布丁。」

「妳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札克額冒青筋。

「為了吃不擇手段。」凱特無奈的接話。

「這裡這麼悶,總要找個喜歡的事情放鬆。」克莉絲汀懶洋洋的掃去一眼,「況且,蜜亞做的烤布丁是這裡唯一算得上美食的東西,除非札克肯為我下廚,那就另當別論了。」

「妳想得美!老子是來這裡作戰!可不是來當妳的廚子!」

「咦?札克醒了嗎?」蜜亞現身門口,手上推著餐車。「你怎麼跑下床了?身體有好一點了嗎?」

擔憂的上前,蜜亞墊高腳尖,為他測量額溫。

「還有點燙,凱特說,你的身體裡還有一些毒素,要等到毒素清完、退燒了才能下床。」

拉著札克的手,蜜亞將他推回床上。

「放心,他身體可好的呢!一醒來就說要離開,還差點跟凱特打起來呢!」

「離開?他要去哪裡?」蜜亞眨眼反問。

「這個妳就要問他囉!」克莉絲汀打開餐車的蓋子,烤布丁的甜美香氣隨即在房裡漫開,醫護站裡的病患、醫護人員全被這香氣吸引,就連經過的路人也不由得停下腳步。

「札克,你要去哪裡?」蜜亞追問。

「我……老子肚子餓想找東西吃不行啊?」他迴避了蜜亞的視線,「給老子拿幾個烤布丁過來!」

「好!」聽到札克想吃自己做的點心,蜜亞燦爛的笑了。

拿了幾個烤布丁放至札克面前,蜜亞順口詢問在場的眾人。

「你們要吃烤布丁嗎?我做了很多。」

「好好好……」

眾人一逕的點頭,光是聞到那香氣就讓他們嘴饞的快要流口水了,怎麼可能會拒絕蜜亞的邀請。

然而,下一秒他們的食慾卻被兩道殺氣逼退。

「呃,我突然想到,我受了傷,醫生交代我不能吃甜食。」

「我、我也是。」

「我在減肥。」

「我有蛀牙,不能吃甜的。」

「這樣啊……」蜜亞有些失落。

「他們不吃沒關係,我會吃光這些布丁。」殺氣的元兇之一,克莉絲汀笑吟吟的道。

「這些烤布丁還不夠老子塞牙縫!」殺氣的元兇之二,札克大口大口的將烤布丁掃入嘴裡,吃相極為豪邁。

「凱特,妳要吃嗎?」

「好。」

沒有理會那兩個目露凶光的傢伙,凱特拿了一個享用。

 

在凱特與蜜亞的堅持下,札克足足休養了兩天,傷勢全數痊癒才得以重回戰場。

一路跟著札克來到營地門口,蜜亞臉上寫滿不捨與擔憂。

「你要平安回來,不,就算受傷也沒關係,只要你能夠回來,但、但是不可以逞強,絕對絕對不可以亂來。」她不斷叮囑著。

「知道啦!這些話已經唸十次以上了,不煩嗎?」札克沒好氣的搔搔頭。

「誰叫你每次都不聽。」蜜亞無奈的扁嘴。

「廢話,為什麼老子必須聽妳的?」

「因為我會擔心你啊!」扯住札克的衣袖,蜜亞鼻頭泛紅,眼眶裡有淚水打轉。

「……真囉唆。」被這樣放在心上,札克其實十分感動,但,嘴上說出的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老子要去工作了,妳給我乖乖在這裡待著。」

「……」嘟著嘴,蜜亞拉著他的衣角不放手。

「又怎麼了?」

「打勾勾。」她強勢的要求。

「啊?」

「打勾勾。」她重複了一次,「你要回來,不管發生什麼事,不管受傷多嚴重,你都要回來,不可以丟下我,這是約定。」

「妳在胡說什麼?老子哪有可能回不來,少瞧不起人!」拉開她的手,札克準備離開。

「打勾勾,不然我要哭喔!」追上前再次抓住札克,她賭氣威脅著,「我會哭很大聲、很大聲,讓所有人都聽到。」

札克原本不想理會,但,蜜亞皺著小臉,滿是委屈的神情卻讓他無法拒絕。

「好好好,打勾勾。」無奈的,他將蜜亞拖到一旁,閃避路人的眼光。

「勾勾手,約定要遵守,不然就屁股就會生蟲蟲。」勾著小指搖晃,蜜亞開心的說道。

「……這是詛咒嗎?」札克額冒黑線。

「才不是,這是懲罰,不可以違約喔!」她再次叮嚀。

「知道了。」揮手道別,札克快步跳上交通車,往戰地前進。

目送他離去後,蜜亞心情愉快的回到醫療站,繼續她忙碌的一天。

 

兩天後的夜裡,蜜亞突然被一場惡夢驚醒,驚魂未定的喘著氣,全身冷汗淋漓,淡金色的頭髮貼在臉上,眼神充滿惶恐。

「札克……」揪緊胸口,她莫名的感到不安。

那個夢境,實在是太過真實了。

「不會的,札克不會有事,他會安全回來。」

用力的搖晃腦袋,她想將腦中不詳的想法除去。

倒回床上,她強迫自己再度入睡,卻是轉側難眠,一直熬到天色微亮,她才起身更衣梳洗。

「咦?克莉絲汀怎麼不在?」站在房門口,蜜亞緩緩關上門。

她本來想拜託克莉絲汀打探札克狀況,沒料到她卻不在房裡。

「難道他們還在開會?」

快步往會議室走去,才接近門口,紛亂且急迫的討論聲隨即傳入她耳中。

「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然他們都會沒命!」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貿然行事,我們又不知道他們的確切位置。」

「那要怎麼辦?難道要眼睜睜看隊員死去?」

「打吧!那些蟲族已經擺明要跟我們宣戰,這次就是最好的証明!我們還顧慮什麼?」

「救人要緊,我們不能再失去更多成員了。」

「所以我才說要快點行動!他們不是單獨掉下去,是跟那兩族的蟲王還有護衛隊一起,要是那兩族在地底繼續開打,我們的人肯定必死無疑!」

「碰!」會議室的門突然被打開,蜜亞臉色蒼白的現身門口。

「札克、札克出事了嗎?」問話的聲音微微發顫。

「蜜亞,妳怎麼……」克莉絲汀對她的出現感到意外。

「札克?誰是札克?」

「告訴我,札克是不是出事了?」蜜亞直盯著克莉絲汀追問:「我、我剛才做了一個夢,札克還有一些人跟兩種奇怪的蟲子打架時,地面突然裂開,他們全部摔到裡面去,被困在一個很深的洞穴裡……」

眾人面面相覷,蜜亞所說的夢境跟他們獲得的情報雷同。

「大致上就像妳說的那樣。」克莉絲汀沒有隱瞞,「札克他們跟兩族的蟲王一起掉進地穴,目前沒有任何消息。」

身子晃了晃,蜜亞全身不斷發抖。「札克受傷了,很多人都受傷了,我、我要去找札克!」

在眾人都還沒反應過來時,蜜亞已經轉身往外奔去,克莉絲汀連忙抓了魔杖與外套跟上。

「蜜亞、蜜亞等等!」好不容易,克莉絲汀在她跑出營區門口前拉住了她。

「我要去找札克,放開我,我要去找札克!」她哭喊著,臉上佈滿淚水,「札克受傷了,其他人也是!」

緊追在克莉絲汀之後,凱特與其他人也追了上來,七手八腳的將蜜亞抓住。

「冷靜點,妳又不知道他在哪裡,妳要怎麼找?」

「是啊,蜜亞,妳乖乖待在這邊,我們一定會將他們救出來。」

「我知道,我知道!他就在那裡、在那裡!」蜜亞指向某一個方向。「是真的,妳們要相信我,我真的知道他在哪裡。」

「別鬧了,妳怎麼可能會知道。」旁人不信的搖頭。

「我可以感覺的到。」用袖子抹去臉上的淚水,蜜亞滿臉狼狽,「札克在叫我,他在叫我的名字。」

「走吧!」克莉絲汀穿上外套,「來個人開車載我們。」

「但、但是……」他們猶豫著。

「我來開車吧!」凱特向人取了鑰匙。

「只有妳們兩個去怎麼行?算我們一份吧!」狼人雷門與諾克毛遂自薦。

「美女出門,怎麼說都要有保鏢陪伴啊!」

「也好,說不定會需要苦力。」凱特將鑰匙丟給雷門。

一行人就這麼浩浩蕩蕩的出發,循著蜜亞的指示,他們來到一處陰暗的洞穴前。

「這裡?」眺望四周,雷門有些遲疑。「這裡離戰場有段距離,可能跑來這裡嗎?」

「在裡面,他們就在裡面。」

蜜亞快步衝了進去,其他人緊追在她之後。

一行人在洞穴裡彎彎繞繞,走了將近一小時,沿途只有撞見幾隻不長眼的野生怪物,並沒有見到他們要找的人。

「欸,妳真的確定是這裡嗎?」雷門滿身大汗的問。

「在裡面,還要更裡面。」儘管走的氣喘吁吁、滿頭大汗,蜜亞的腳步始終沒有停下。

就這樣,又過了半小時,他們來到洞穴底部,面前只剩下一面泥牆擋著。

「沒路了。」諾克環顧這個空無一物的洞窟。

「果然走錯了啊。」無奈的抓抓頭,雷門直接坐在附近的石頭上休息。

「在裡面,他們就在裡面。」

不願放棄,蜜亞開始徒手扒著泥牆,試圖將它挖出一個洞來。

「蜜亞,別這樣。」克莉絲汀抓住她的手。

不過就抓這麼幾下,她的指尖竟滲出血絲,混雜著泥砂。

「相信我,他們就在裡面,就差一點點、差一點點。」她無助的哭著。

「我沒有說不相信妳。」克莉絲汀燦爛的笑笑,「我不是說了嗎?像這種體力勞動的工作,應該由男人去做。」

「咦?」現場唯二的男人,意外的瞪大眼。

「發什麼愣?還不快點挖?」凱特冷聲催促。為蜜亞清潔傷口後,她施予治療術為她療傷。

「嘖!俺還以為俺是來當保鑣,結果是當挖牆工?」細碎的嘟嚷著,雷門與諾克走向泥牆。

「小姐們,請後退一點。」出手前,他們好心的提醒。

也就在蜜亞他們退到安全範圍後,兩人握拳用力捶向泥牆,「碰碰碰」的幾下後,泥牆被他們捶出大凹洞,牆面上的泥沙如同水流一樣宣洩而下,淹沒了他們的鞋子。

「要挖隧道的話,人多比較好辦事吧?」

回頭一瞧,奧格爾、安德烈、阿羅約等人現身通道口。

「你們怎麼會……」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跟著出來參觀囉!」

「要是再待在營區裡,肯定又有開不完的會。」

人數一增加,挖牆的工作也快速有了進展,在他們挖出十多公尺的隧道後,終於將牆面挖空了。

在泥砂揚起的塵土散去後,他們見到失聯的聯盟成員,以及還在打鬥中的兩隊蟲族。

見到援兵,那些人又驚又喜,眼神重新恢復光采。

「先不要動,我進行集體治療。」凱特命令著。

從口袋中拿出一把掌心大小的迷你劍,當她將劍上的鎖鏈拆下時,劍逐漸變大成正常規模,喃喃唸動咒語,雙手持劍,劍端向下,在咒語結束的同時將劍插入土裡,地面引發細微的震動,一陣清風突兀的刮起,捲向眾人,在這陣魔法消逝後,所有人身上的傷勢好了大半。

「……」無力的鬆開劍柄,凱特單腳跪地。

「辛苦了。」雷門上前將她伏起。「今天特別優待,妳可以靠在俺身上。」

雷門嘴上說的紳士,手卻不規矩地在她的腰臀之間游移。

用劍柄往他的腹部一擊,凱特冷冷掃他一眼。「今天特別優待,讓你斷一根肋骨,沒有砍掉你的手。」

「札克、札克呢?札克在哪裡?」蜜亞慌張的在人群中搜尋。

「應該是在蟲堆裡吧!」旁人回道。

「我們掉下來之後,兩邊的蟲王越吵越大,還說什麼要殺光所有人,乾脆同歸於盡。」

「對對,蟲王身上有帶一種特殊武器,如果將它啟動,這裡所有人都會死,所以他們才去阻止那兩隻蟲王。」

「沒事的人先退出去。」克莉絲汀隨即下令。

「札克,札克你有聽到我的聲音嗎?」蜜亞心急如焚的喊,若不是克莉絲汀緊抓著她,她肯定會衝進蟲堆裡去。

「退下,這裡交給我。」克莉絲汀配戴上翻譯器,朝著打鬥中的蟲族喊話。

然而,不管她怎麼嘗試,蟲族不理就是不理,氣得她動怒。

「可惡的死蟲子!本小姐這樣低聲下氣跟你們溝通,竟然敢叫本小姐閃邊去?乾脆我把你們全部滅了算了!」

也就在她這句牢騷話一出,所有蟲族全停止動作。

「哎呀,我說的太大聲了嗎?」她甜甜的笑著。

兩隻蟲王朝她發出一串尖銳的聲音,聽來十分激動且氣憤。

「克莉絲汀,他們說什麼?」蜜亞好奇的問。

「也沒什麼。」她無所謂的聳肩,「不過是要殺光我們全部,把我們拆成肉塊下酒。」

「……」這算沒什麼嗎?

「吵死了,嘰嘰喳喳的吵個沒完。」克莉絲汀打了個大呵欠,「要打就打啊,像這種無聊的戰爭,本來就該早早結束。」

被克莉絲汀如此輕視,蟲族們更加生氣了,他們激動的揮動爪子,彷彿即將開打。

「克莉絲汀!」蜜亞一把搶過她的翻譯器,不讓她繼續挑釁。

「對、對不起。」戴上翻譯器,蜜亞結結巴巴的道歉。

「愚蠢的聯盟!今天絕對不放過你們!」

「殺光!殺光礙事者!」

「請、請聽我解釋,請你們冷靜一點。」蜜亞緊張得手心出汗。

「囉唆!殺了妳!」

「人類!殺!」

就在蟲族打算行動時,札克閃身上前,攔住兩隻蟲王。

「小鬼,快點離開這裡!」

「不要!我們要一起走!」

「快走!」就在札克分心時,其中一隻蟲王掙脫箝制,一擊將札克打飛。

「竟敢攔住本王的路?殺死無禮者!」

「不!不可以!」蜜亞急忙衝向札克,護在他身前。

「冷靜一點,你們冷靜聽我說,拜託你們。」她向蟲王央求著。

「小鬼,滾開!妳會死!」札克試圖將她推走。

「我不要!」一邊應付札克,蜜亞一邊不斷向蟲族祈求,然而,雙方都沒人聽她的話,蟲族們的怒氣依舊。

「冷靜一點,蟲王,拜託你們冷靜一點!你們、你們……結冰!全部都給我冰凍起來!」心煩意亂的她,胡亂喊著。

就在這聲令下,蟲族們全數被冰塊冰住,無法動彈,被這莫名的景象嚇到,蟲族難得的出現恐懼。

「這種『冷靜』方式還真不錯。」一直袖手旁觀的克莉絲汀,促狹的笑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無力的坐在地上,這下她真不知道該怎麼收拾殘局了。

「通訊器給我吧!」克莉絲汀重新取回翻譯器。

踩著優雅的步伐,克莉絲汀嘴角揚著燦爛的笑容,緩步走向被凍住的兩隻蟲王,附在他們身邊,她低聲說了幾句,最後順利與蟲族達成協議。

「好了,接下來的五十年,他們答應要和平相處,為他們解凍吧!」克莉絲汀催促。

「好。」蜜亞聽話的解除冰層。

交戰近一個月的戰亂,就因克莉絲汀的幾句話結束,這讓所有人大感好奇。

「克莉絲汀,妳跟他們說了什麼?」坐在返家的飛機上,蜜亞好奇的追問。

「也沒什麼。」她淡淡的輕笑著,「我只是跟他們說,妳是我們聯盟最厲害的術士,要是他們不肯乖乖和好,妳就會將他們兩族全滅了,連蟲卵都不留,讓他們兩族徹底消失。」

「妳、妳怎麼可以……」蜜亞訝異得完全說不出話來。

這根本是恐嚇!是黑色謊言!

「好累,我要睡覺了。」將眼罩戴上,克莉絲汀調整了一個舒服的睡姿。

「對了。」臨睡前,她突然開口,「回去之後我開始教妳召喚術。」

「咦?怎麼突然說要教我召喚?」

「保護妳啊。」她理所當然的回著,「那兩個蟲族根本不可能會安份五十年,但是他們又怕被妳滅族,最好的方式當然就是想辦法除掉妳,要是想好好活著,當然要召喚一些保鏢在身邊保護妳。」

「意思是說……我以後會被偷襲?」蜜亞抓緊身上的薄被,害怕全寫在臉上。

「正確的說法是『暗殺』。」克莉絲汀拍拍她的臉,「好了,睡覺吧!我累了。」

「這、這要我怎麼睡得著啊!」蜜亞發出無力的慘叫。

 

 

 

 

    全站熱搜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